言情小說

李天霸找的那兩個胖妞也就是一個丫鬟價位,還得再打個五折。

“那就辛苦巫師去一趟了,我現在先回殿內處理政務了。”

兩人將要分手的時候子涵急忙的跑了過來問:“仙帝他們走了嗎?”本來他一大早也要送行的,只不過李天霸等人一直不回來,他帶人出門找了。

等回來的時候在門口看到了他的父王跟巫師,他就知道秦巖他們走了,花精也走了,心情有些沮喪。

“別傷心,以後會經常見面的,他們還會再回來的,你跟我一起回殿裏吧。”國王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花精,沒能送行肯定非常的遺憾,趕緊寬慰道。

霸上軍官大人 媽媽見周小雨李天霸他們走的時候提都沒有提地頭蛇,猜測他們肯定是忘記了地頭蛇的存在。

地頭蛇被綁了一晚上,睡都沒有睡着,心情非常的不好,因爲他一直在擔心着自己早晨醒來的命運。

他昨天雖然不是故意而爲之,但是畢竟是他用藥在先,如果他沒有用藥還說的過去,自己不知道周小雨的身份,把她當青樓女子了,但是偏偏他鬼迷心竅用了不該用的東西,現在有理也說不清了。

媽媽趕緊小跑到地頭蛇的身邊說:“恭喜哥哥了,他們走了,估計已經忘了你了,我這就給你鬆綁,你趕緊回家吧。”

“妹子,謝謝你了,日後有人敢在你地盤上鬧事,你就提我的名字,誰跟你過不去那就是打我的臉。”

“您快走吧,如果有人問起,我就說您自己逃走的,你多理解。”媽媽也怕李天霸等人來找後賬,他們沒有把人帶走,人跑了跟她也沒有什麼事情。

她救了地頭蛇,地頭蛇以後還會非常感謝她的,一舉兩得的事情。

放走地頭蛇後,媽媽就趕緊回房間睡覺了,一般他們店都是白天關門晚上纔開始營業的。

所有的人都是白天的時候休息,只有看家護院的下人作息是正常的。

媽媽睡着了後一直睡不安穩,突然間覺得一條黑蛇把她的錢全吃了,嚇得她立馬醒了過來。

她一點睡意都沒有了直接走出房間問:“小三子他們回來了嗎?”

小三子是她的得力助手,她有什麼事情都會交給小三子,跟着李天霸回去拿錢的人裏面就有小三子。

“還沒有回來呢?媽媽您放心吧,李將軍不會少了您的錢的,他那麼大的將軍擺在那裏,他肯定要臉啊。”

聽了下人的話,媽媽心裏稍微安穩了一些,剛睡着就被叫醒了。

巫師來了,店裏值班的人趕緊把媽媽叫了起來,因爲巫師還帶着很多的侍衛。

他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但是昨晚上地頭蛇被關起來他們是知道的。

“巫師大人您怎麼來了,這是哪陣風把您吹來了呢?”媽媽知道巫師來肯定跟昨晚地頭蛇有關係,她還以爲李天霸忘了呢,沒想到他們還記得。

“打擾媽媽了,我是來抓人的,昨天有人色膽包天想欺辱我們樹人世界的女大人,人在哪裏?”巫師看着媽媽問道,巫師來的時候已經碰到了逃跑的地頭蛇,已經將他收押了,現在他來店裏無非是找媽媽的事情而已。

平時這個女人只認錢不認人,昨天周小雨在她這裏差點出事,她肯定有責任。

“昨天的那個流氓呀,在我們柴房裏呢,巫師大人您趕緊把他弄走吧,總在我這裏也不是個事呀!”

巫師對身後的侍衛說:“去房間把人帶走。”

侍衛見到空空如也的柴房大喊道:“大人您趕緊過來一下,柴房沒有人。”

巫師看了媽媽一眼沒有管她,直接向柴房走去。

媽媽此時的心裏撲通撲通的,她聯想到剛纔的夢再加上巫師的衣服,她有種預感巫師就是那頭蛇,看來她今天要破財了,她可是視財如命的人,讓她把財拿出來簡直是在要她的命。

就在此時小三子回來了,媽媽開心的問:“李將軍的二百二十金拿回來了嗎?”

媽媽覺得她這麼久沒有見到小三子,小三子肯定把事情辦妥當了,今天的金子有點多,他搬運也需要時間的。

小三子無奈的對着媽媽搖搖頭說:“媽媽,李將軍走了,把還錢的事情交給了巫師大人。”

大佬穿成了小炮灰 媽媽聽了小三子的話差點沒有站穩,“什麼李將軍走了?那完蛋了,看來錢是還不了了。”

小三子說:“應該不會賴賬吧,他們那麼大的領導至於差我們這點錢嗎?”

媽媽說:“先不討論這個了,先把地頭蛇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借條的事情吧。”不過媽媽現在唯一慶幸的事情就是讓李天霸給她打了欠條了,有了欠條不怕李天霸不還她的錢。 巫師走到柴房拿起地上的繩子看了看,又看了看整個柴房沒有一點破損的痕跡,就算是個傻子也知道這是有人故意把人放走的!

侍衛說:“巫師大人,我們接下來怎麼做呢!”

“查封青樓!把媽媽抓起來審問!”私自把人放走,媽媽還真不是一點半點的膽大!

媽媽此時剛到柴房門口就被侍衛控制了起來,媽媽急忙喊:“巫師大人你這是做什麼呀?出什麼事情了?”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巫師把繩子扔到地上對媽媽說:“媽媽,你難道不知道我爲什麼抓你嗎?”

“地頭蛇跑了?昨天是李將軍喝多了捆綁的他,一定是他喝多了沒有綁結實!這跟我沒關係呀!”媽媽解釋着,想把這件事情說的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巫師笑着說:“不要狡辯了,是自己跑的還是人放走的,抓到犯人只要一審問就知道了!人是在你這裏丟的,事情也是在你這裏發生的,我看你這裏該是時候整頓一下了!”

“巫師大人,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小喬跟大喬可是我這裏培養出來的跟了您的,你就高擡貴手放我一馬吧!”媽媽把巫師從她這裏要走的姑娘搬了出來!

巫師說:“這麼說,我多少還是欠你一點人情的,這樣吧,我退一步不封你這裏了,但是人是在你這裏出事情的,那就罰款吧!”

媽媽覺得自己的夢太真了,這個巫師簡直就是來消耗她的錢財的!

媽媽咬咬牙痛苦的問:“巫師大人覺得罰款多少合適呢!”

“我聽說你這裏最難看最胖的姑娘都一百金一個,你說說你犯了這麼大的疏忽我該罰你多少金呢?”

媽媽突然微笑了一下,她早就猜出來了巫師的用意,“那我賣給兩位姑娘的兩位花魁可是隻有二十金的,價位很合適!”媽媽這麼說是希望巫師高擡貴手少罰一些!

“既然這樣,我也給媽媽一個良心的價位,就罰款三百金吧!”媽媽一聽差點暈了過去!

一下子讓她損失了四位姑娘,還讓她多賠八十金出來。這簡直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媽媽急忙說:“巫師大人,你看看我這一個弱女子哪裏有三百金呀,您這是在逼我去死呀,您看在大喬小喬的面子上,也不能罰款這麼多。”

“那媽媽覺得我罰款多少合適呢?”巫師試探性的問。

媽媽笑着伸出五個手指頭,又收回兩根說:“三十金怎麼樣?”

巫師說:“媽媽你這是在開完笑,三百一分不少,如果你不出錢,我只好封了你的店,你自己想清楚了。”

媽媽見巫師態度堅硬:“三百金我真的拿不出來,能不能再便宜一點點。”

巫師說看在大小喬兩位姑娘的面子上我給你便宜一百金,你只要出二百金就好了,媽媽整個人快哭了,咬着牙對小三子說:“小三子把李將軍的欠條拿過來。”

小三子把欠條給了媽媽,媽媽拿給巫師說:“二百金我真沒有,這個是李將軍欠我的,現在轉給巫師大人,您找他要錢吧。”

巫師拿過欠條笑着說:“那我們就這樣,今日打擾了,改天我帶弟兄們過來捧場。”

巫師剛走兩步又轉身回來,媽媽以爲巫師又反悔了,急忙說:“巫師大人我真沒有錢。”

巫師笑着說:“我們兩位女大人不是還欠你二十金嗎?她們囑託我一定要替她們還給媽媽。”

說完巫師從身上拿出了二十金的金票給媽媽說:“這是二十金的金票,你們的賬兩清了。”

巫師把自己帶來的二百金金票也讓媽媽見了一眼,現在的她別提多後悔放了地頭蛇了,就這麼一個舉動二百金沒有了。

現在的媽媽痛苦萬分,媽媽說:“巫師大人我們兩清了,您以後可要多多關照。”

巫師走後,媽媽直接開始大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罵:“這個巫師真不是東西,心眼最多了。”

小三子說:“媽媽,你別傷心了,就當破財免災吧。”

“你吃我的喝我的還幫着外人說話,這個月工資是不是不想要了。”媽媽生氣的說,現在的她心疼的在滴血。

小三子急忙說:“媽媽我這不是在安慰你嗎?我怎麼可能幫着外人呢。”

人族世界人潮涌動,秦巖等人所到地方都特別的繁華,花精還是第一次來到人族世界。

“師父,人族世界這麼繁華呀,我還是第一次來。”花精興奮的對李天霸說。

“那就留下來多住一些時日再回你們花草世界。”李天霸能夠看出花精心情不好,一般心情不好的人都不喜歡跟熟人呆在一起。

花精說:“你在這裏也不會呆很久吧?我在這裏又不認識幾個人,我在這裏看看就好了,我過兩天就回家。”花精知道樹人世界有李天霸喜歡的姑娘,他肯定在這裏呆不了太久,肯定是想去樹人世界生活的。

李天霸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呆不長久呢?我都不知道我現在適合什麼世界了。”

周小雨跟九窈公主是走在李天霸跟花精的前面的,兩人的對話她們兩個聽到一清二楚。

“李天霸,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歡跟着主人東征西討了嗎?”周小雨是覺得李天霸等人在秦巖的身邊,有她沒她一個樣,她想重新投胎轉世了,李天霸要是有這樣的心裏她肯定是不放心的,如果李天霸想着閒在下來,那麼她肯定要另做打算的。

李天霸是知道周小雨的心思的,“你放心吧,只要主人需要我,他在哪裏我就在哪裏,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想太多。”

李天霸怕周小雨擔心,趕緊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夠義氣,以後我去了人間,你記得一定要找到我,不要讓我無依無靠的在人間獨自存活。”周小雨怕她跟普通人一樣經歷生老病死,李天霸找到她,她就可以慢慢修煉了,還能達到自己現在的法術水平,甚至是更高的法術水準。

“你放心的去吧,別人如果去我肯定不管,你去了以後我一定會找你的,就算我不找你,主人也捨不得你在那邊受苦呀,只是我就不明白了,你現在的生活多好啊,想要什麼要什麼,爲什麼偏偏想去投胎成人受苦呢。” 當人確實很苦的,小的時候上學,放假的時候課外班,工作的時候早晚加班。

最可怕的是還要面對生老病死!他實在想不通周小雨想玩什麼。

“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們小雨是想完成她上一世的心願,現在的她就是因爲什麼都有了,纔想去體驗一下自己沒有經歷過的過程。”九窈公主看着李天霸跟花精說道。

“還是九窈最懂我了!”周小雨笑着說。

“我要是能投胎我也去,可是我只是一具殭屍,我沒那個福分了。”九窈公主有些失望的說。

“周小雨一個人無依無靠的,你還有曉曉要照顧呢。”李天霸給九窈公主澆了一盆冷水。

“你不說話,沒有人把你當啞巴!”九窈公主瞪着李天霸,如果眼神能殺死人的話,李天霸肯定就死了。

“你們說的人類世界是不是很好玩呢?我也好想去玩一圈呀!”花精跟三人說道,現在的她又想回家養傷,又想跟着她們見世面,心中特別的矛盾。

“喜歡就去看看,至少自己不後悔,主人一定會帶着你跟你姐姐去的。”周小雨笑着對花精說。

現在秦巖對花王百依百順,花王說的話在秦巖看來就是聖旨,男人追女孩子的時候都是這個毛病。

秦巖感覺身後的人跟他的距離越來越遠了,向後看只見幾人聊得甚是開心。

看來馬上要見到親人朋友了,大家心情都莫名其妙的好了。

“你們四個走快點,快點跟上。”秦巖衝幾人大喊。

李天霸等人快速的閃到了秦巖的面前,“主人你要是着急我們就不要走了,我們直接用法術飛到人族王宮吧。”李天霸提議道。

“飛是很快,我們圖省事了,怎麼視察人族世界的國民生活的好不好呢。民間的聲音是最能代表人族世界統治的聲音,只要老百姓誇我們,我纔會覺得自己做的這些決定沒有錯。”秦巖就是想看看老百姓在他的統治下生活的幸不幸福。

畢竟他以後也不會在大世界呆着,只要他自己來這裏一次,他就要好好的視察一番。

“主人,你剛回來,你不着急見慕容雪菡等人,也該着急見秦傲天吧。”周小雨笑嘻嘻的對秦巖說,她知道就算秦巖生氣也不會當着她這張笑臉生氣的。

秦巖覺得周小雨說的有道理,視察什麼時候都可以,這麼久沒有見孩子了,他心裏也很想念的。

上次回來他也沒有顧上回來看秦傲天。

慕容雪菡昨天收到了周小雨傳遞回來的消息,她今天一早就出宮,在京城城外迎接秦巖等人了,當然跟着她的就有秦傲天。

她知道秦巖這麼久沒有見孩子,肯定非常的想念,如果所有的人都一起出門迎接,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她自己帶着秦傲天出來的,她出來的時候已經告訴了其他的人秦巖他們今日回來,沒有出來的人都在宮中準備。

秦傲天畢竟是小孩子,一點耐心都沒有,本來興致勃勃的秦傲天在等了半天依舊不見秦巖身影:“雪菡阿姨,我爸爸是今天回來嗎?怎麼到這個時候了他還沒有來呢?等的我好着急呀!”

“傲天,乖,再等等,昨天你小雨阿姨給我的消息肯定沒有錯的,除非他們遇到什麼麻煩,不然一定會回來的。”

“那是不是他們真遇到麻煩了,他們今天不回來了,我們今天豈不是白白浪費時間了。”

都說秦傲天聰明,慕容雪菡今日是見識了,“如果他們遇到麻煩了,你的小雨阿姨肯定會給我消息的,她沒有給肯定是回來了。”

慕容雪菡耐着性子,笑着跟秦傲天說。

“那好吧,我們就再等等,如果再不回來我就不叫他爸爸了。”秦傲天人小鬼大什麼事情他都明白,包括秦巖喜歡漂亮的花王,雖然他的媽媽比不上花王漂亮,但是在他心目中他媽媽是最美麗的,秦巖雖然是他的爸爸,但是秦巖很少跟他媽媽在一起,他不開心。

“你這個小鬼頭,你不叫他爸爸你叫他什麼?你爸爸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打你屁股的。”

“哼,他才捨不得打我呢,如果他打我那我就跑,反正他追不上我。”秦傲天自信的說,秦傲天年紀雖小,但是法術可是到了天仙中期了。

等他到天仙巔峯的時候跟秦巖也就不分上下了,秦巖現在也是把秦傲天當接班人來培養的。

畢竟他現在只有一兒一女,位置還是要給自己的兒子。

秦傲天快要睡着的時候,迷迷糊糊的看到了一個身影,然後立馬清醒了過來,開心的大喊:“爸爸!”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秦巖聽到秦傲天的聲音後,開心的立馬飛到了秦傲天的身邊,把秦傲天抱了起來。

秦傲天問:“爸爸,我等了你一上午,你怎麼纔回來啊!”

秦巖說:“我有點事耽擱了,所以回來晚了,想不想爸爸?”

秦傲天眨着他的大眼睛對秦巖說:“爸爸,我想你,我媽媽也天天的在想你。”

葉曉倩現在沒有在這裏,葉曉倩要是知道自己的兒子這麼跟秦巖說話,肯定想找個洞鑽進去了。

花王等人此時也來到了秦巖身邊,花王聽到秦傲天的話後覺得好尷尬,她甚至有些愧疚,如果不是因爲她,秦巖前幾日就能見到秦傲天。

沒準還會帶着秦傲天去參加七公主跟孟超的婚禮。

“爸爸也很想你們!”秦巖用你們概括了所有人。

慕容雪菡看到花王后也有些尷尬,自從有了花王,秦巖的心思大多用在了花王身上。

秦巖很少跟她們聯繫了,慕容雪菡都覺得她們幾個人被秦巖冷落了。

花王見慕容雪菡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雪菡好久不見!”

慕容雪菡說:“好久不見,花王姑娘這是從花草世界來的嗎?”

花王說:“我最近一直跟着秦大哥,我去參加了魚人世界國王的婚禮,昨天跟着秦大哥在樹人世界呆了一天,今天跟他們一起來的,我跟妹妹也就沒有回花草世界,秦大哥說帶我跟妹妹去人間玩一圈。” 花王不會拐彎抹角的說話,那樣子太累,既然慕容雪菡問,她就把事情全部告訴她,不管慕容雪菡怎麼想,她不想說謊。

慕容雪菡微笑着問:“主人這麼好啊,我也想着回去玩一圈呢!”

“那我們大家一起去吧!”花王笑着對慕容雪菡說。

慕容雪菡走到周小雨跟九窈的身邊,三人擁抱在了一起。

李天霸也伸出雙臂說:“我的肩膀也隨時爲你準備着。”

“你的雙臂還是抱你的美女去吧,我太瘦了怕把你嗝到了。”慕容雪菡笑着說。

秦巖抱着秦傲天向人族世界的王宮走,秦巖邊走邊問:“在家有沒有好好的學習文化課呢?”

秦傲天說:“爸爸,我已經認識好多個字了,你回家了可以考考我。”

秦傲天不是沒有好好學習,而是根本就沒有學習,學習對他來說是最頭疼的事情,秦巖問了,他只好扯開話題說自己認識很多字了。

他認識那些字,但是卻寫不出來,平時葉曉倩讓他寫字,他就特別的苦惱。

秦巖笑着說:“乖兒子你真棒,比你爹有出息。”

秦傲天看着秦巖尷尬的笑了,秦巖只顧着開心了,根本沒有見到秦傲天的表情。

秦巖要是知道秦傲天學習成績差的話,一定會氣死的,葉曉倩對不愛學習的秦傲天除了拿秦巖嚇唬他以外,根本沒有辦法。

“你們今天遇到什麼事情了?”慕容雪菡問周小雨等人。

周小雨說:“說起來就上火,讓李天霸告訴你吧。”

李天霸說:“我怎麼說的出口,你以後不要捎帶上我。”

周小雨說:“你不好意思那我說了,李天霸喜歡青樓兩姑娘,昨天他沒有參加王宮的宴會直接去看姑娘了,我跟九窈公主喝完酒沒事情做,就想去看看他在青樓做什麼呢?結果我們去了喝多了,今天早晨沒有起來。”

慕容雪菡聽完就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那主人有沒有生氣,有沒有罵你們?”

“你說呢,肯定生氣了,不過我們這麼多人他怎麼好意思罵,不過還好有花王姑娘替我們說情。”周小雨無奈的說,順便給花王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花王姑娘果然現在很得主人喜歡,哎,我看我們以後在主人身邊都要排後了。”慕容雪菡感慨道。

“你現在才發現啊,我早已經習慣了。”九窈公主看着慕容雪菡兩人都笑了。

幾人到王宮後,狐小仙跟葉曉倩已經命人準備好了酒菜,給秦巖等人接風。

秦傲天看到葉曉倩後,從秦巖的身邊跑了下來,直接跑到葉曉倩的身邊說:“媽媽,爸爸回來了,以後你再也不用在房間偷偷的哭了。”

秦巖不解的問秦傲天:“媽媽爲什麼哭呢?是不是你惹她生氣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