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頷首,嘴角閃過一絲僵硬的笑容,夏蕾咬着脣,看了一眼四周:“那你現在先把自己的傷口弄好,然後再說其他的事。”

她說着,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大塊布條,將他的傷口包裹好,或許是包裹之中,觸碰到了左彥的傷口,左彥悶哼一聲,夏蕾一怔,手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左彥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沒事。”

“唔……”

她鼻頭又是一酸,廢了好半天的力氣,這才把他的傷口包好,看到他那傷口幾乎都快露出了骨頭,她心裏沒理由的一陣抽痛。

她真的好怕、好怕他出事,因爲,他就是她的天啊!

“左彥,我警告你,不準再出任何事!”

“嗯。”

他點頭,握起她的手,他掌心內的溫度,徑直傳到她的手心裏,站在旁邊的夏妍望着,眼眸卻不自覺的溼潤起來,幾個人正想着,只聽得外面傳出一聲又一聲的談論聲–

“王!您看!這裏有一棵大樹!”

“嗯?”

是狄青的聲音!

幾個人面面相覷,一時間都有些沒有緩過神。

“這裏,似乎是有什麼被開啓的痕跡,我們找了許久,都找不到左彥,您說,會不會……”

“你的意思是說,他很有可能在這裏?”

“是啊!”

士兵重重點頭,狄青望着樹研究了好一陣,驀然,眼眸瞥到了在樹旁邊掉落的一個小東西,這,似乎是夏蕾的東西……狄青想着,蹙住眉頭:“好了,他們肯定不在這裏,我們走吧。”

“啊?!”士兵有些沒有意料到狄青會說這番話,狄青瞥了他一眼,眼眸裏,摻雜了絲絲的冷峻–

“怎麼,我說的話,你沒聽懂?!”

“不!不是!”

“那還不走?!”

“是!”

“呃……”

望着外面那些聽話,夏蕾跟夏妍彼此對視一眼,兩兩相望,彼此的眸子之中都帶着深深地不解。 ?

她們剛剛沒有聽錯吧?!

狄青那口氣似乎明明就知道他們在這裏,可是他卻……他卻沒讓他們來搜?!

呃!這未免也太詭譎了吧?

夏蕾想着,不禁又把目光看向身後的左彥,見他不說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麼事情,夏蕾覺得更加詫異。

“左彥……”

她輕輕叫着,可是過了很久,男人都未曾答話出聲,她擡起頭,懵懂而木訥地凝視着眼前的男人,一時間不知道他爲什麼一語不發……

“唉!左彥!”

她又叫一聲,試圖讓他說話,可是他兀自不發一語,夏蕾嘟了嘟嘴吧,看向旁邊的夏妍:“你說,狄青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

“陰謀?”

她挑了挑眉骨,對於夏蕾的這句話,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丫頭,你是不是科幻片看多了啊?!”

竹馬難當 “不是啊!姐!我真的隱約覺得狄青已經知道了我們在這裏,可是,他就是故意不去告訴那些人。”

洪荒娛樂帝國 她的猜測一直都十分的準確,這一次,她覺得她也是對的,況且,狄青剛剛說話之間,肯定是發現了什麼,這個毋庸置疑,只是他後來又蒼白的掩飾了過去,那樣的藉口,或許在外人耳朵裏聽起來沒有什麼,但是,她仔細一聽,還是可以聽辨出什麼來着的。

“你確定嗎?”

“嗯!我真的有那種感覺!狄青的手段,向來陰狠毒辣,這次……”

也不知道是她的感覺還是什麼,她察覺到狄青這次來狼堡,好像並不是單純的跟承澤那個傢伙一樣的企圖,他……

夏蕾正想着,倏然,肩膀上感覺到一股壓力,順勢回頭望去,正好看到左彥正挑眉看着她,夏蕾倒吸一口氣:“啊?!你幹嘛啊!差點嚇死我!”

見狀,左彥放開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一邊醞釀着身體內最後一點混亂的真氣,一邊啓脣開口:“狄青似乎根本不想來傷害我們。”

“啊?!”

“他是故意的,你沒看出來嗎?”

左彥的一句話,點醒了夏蕾跟夏妍,兩個女子彼此對視一眼,兀自是有些迷糊不解–

“可是……爲什麼啊?!”

夏蕾挑了挑眉骨,詫異的問,左彥沒說話,只是聳了聳肩,一臉的無辜:“我怎麼知道啊?”

他臉上並沒有其他過多的色彩,夏蕾卻滿是糊塗。

唔……

怎麼回事?是她太笨的了嗎……

不!不對吧?!

夏蕾挑了挑眉骨,越想越不對勁,看向左彥,見他一臉的神祕,夏蕾詫異無比:“既然如此,他爲什麼又要跟着承澤來害我們……”

她開口問,眼眸里布滿的全都是難以置信,左彥輕輕搖了搖頭:“那就要問他自己了。”

說着,左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好了!走吧,我們現在趕緊出去,老管家那裏,未必還支撐的住!”

“嗯!好!”

夏蕾重重地點了點頭,正欲朝着大門口走去,倏地,手腕被男人猛地一拽:“你去哪啊?!”

“不是說出去了嗎?”

她懵懂地眨着眼眸,傻兮兮的問,左彥忍俊不禁的嗤笑出來,哈哈!這個小丫頭真的是可愛死了! ?

“小笨蛋!那裏是大門!即使狄青放過了我們,我們也不能從哪走!走!我帶你們走祕道!”

說着,他將她朝着牆壁推去,夏蕾站在眼前空蕩蕩的牆壁跟前,卻不禁有些木訥:“你……”

他淡淡的勾脣笑笑,手只在牆壁上輕輕一推,驀然,牆壁變成了一扇門,自動打開,左彥拉着早已驚訝無比的夏蕾走了出去,夏妍尾隨其後

其實,這裏連接的是狼堡的內部,這裏,除了他,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這裏,更不要說是祕道了。

他走的小心翼翼,夏蕾跟在後面心驚膽顫,好不容易,走出了這條黑漆漆的小道,夏蕾正感到鬆了一口氣,驟然,眼前出現一大片的刺眼陽光,夏蕾下意識閉起,直到十幾秒鐘之後,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望向四周,這才發現,原來,左彥帶她竟然來了狼堡內部的陽光室!

“這……”

夏蕾捂住嘴巴,不可置信地望向身側的男人,好奇他帶她們來這裏作甚,只見左彥做了個手勢,示意讓她閉嘴不語,夏蕾乖巧地點了點頭,老實的不再言語,左彥眼眸一眯,俊逸的身軀朝着最上面的臺階走去,這裏由上往下,可以看到外面一切一切的場景。

等他走到那層臺階上的時候,看到老管家正領着一羣士兵奮力作戰,左彥眼眸裏閃過一絲冷峻,很快地,他便朝着夏蕾她們後面做了個手勢,夏蕾點了點頭,快步跟了上去:“怎麼樣?”

“狄青他們分兵三路包圍了這裏。”

他的眼眸,閃過一絲冷峻,夏蕾頓時木訥地瞪大了眼睛:“啊?!”

“看來……事情發展的有些不太好。”

“怎麼了?”

“你們兩個在這裏等着,如果下面的戰爭沒有停息,前面不能出來。”

‘“啊?!你幹嘛去?!”

聽到左彥的話,夏蕾第一反應便是拉住了男人的手臂,她不要他去冒險!她不要!

“好了……蕾,我不會出事的,你先放手。”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夏蕾卻一臉的倔強:“不要!我不要放手!你先告訴我,你要去哪?”

“我自然是下去幫老管家啊。”

“可是……”

她還想說些什麼,旁邊的夏妍走了過來:“如果我沒猜錯,你想下去自己去引誘狄青他們的目光吧?”

夏妍的話語一說既中,左彥沒否認,夏蕾卻急了,小手變成拳頭,一次次的打在了男人的胸膛上:“嘶!左彥!你瘋了啊?!下面多麼危險啊?!很有可能你一去就回不來了!你讓我們怎麼辦?!你讓我怎麼辦?!你讓左婉晴、左巖熙他們怎麼辦?!你怎麼能做一個不負責任的丈夫、你怎麼能做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呢?!”

她咬牙切齒的低吼着,左彥倒吸一口氣:“嗬!夏蕾你……”

“反正!我不允許!左彥!你給我聽好了!我不允許!我不允許你輕易的退出我的生命!我們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她一字一句說的極其用力,其實,以前她挺看不起電視裏那些片段的,總覺得,那些都是虛構的,都是子虛烏有的,真正的愛情,根本不需要那麼多有的沒的,但是她現在才體會到,原來愛一個人可以愛的如此刻骨銘心。 男人線條分明的臉廓,染上一絲悲愴以及疼惜,他不忍心再看她繼續這樣流淚下去了,左彥輕嘆一聲,擁住爆發期了的夏蕾,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示意讓她不要激動,夏蕾的眼角兀自溼潤,未曾停止淚水,可是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了,她越是這樣,心就會越跳的愈來愈快,她的小手揪着他的西服,再度開口:“反正,我不允許你走……知不知道?左彥……我不允許

!我不允許!沒有我的首肯,你休想離開我的世界,你還要孩子要養……你知不知道?你還要給我們好的生活呢!嗚嗚嗚……混蛋!你個大混蛋!每次都想着離開!每次就知道逃避!除了這個,你說!你還會什麼!”

她打着罵着,可是這些卻都阻擋不了她的眼淚,左彥輕嘆一聲,將她緊緊地擁在懷裏,他試圖用自己的這雙手給與她安全感,他曾經承諾過,不會讓她再哭,可是,很遺憾,他還是沒有做到……

“笨女人……幹嘛又要哭?又是我招惹你的嘛?嗯?”

“唔!對!就是你招惹的!就是你這個大混蛋!大流氓!大無賴招惹我的!”

她氣哼哼的說着,左彥輕輕甩了甩頭,“好了,別哭了,我答應你,我不會再拋下你了。”

“你發誓?!”

“嗯,我發誓。”

“那你去哪,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她一臉儼然,沒有半點玩笑的神色,可是聽到此話,左彥的臉色卻有些難看了:“但是這次不可以。因爲,很危險。”

“擦!你既然知道危險,爲什麼不讓我跟你一起去!?”

大笨蛋!大笨蛋!

夏蕾越想,心裏就越生氣!這個傢伙總是這樣,以爲,這樣就可以保護她了嘛?!嗬!他白癡了!他爲什麼就那麼小瞧她?!好歹,她也是狼族人吧?!起碼有血統吧!

“左彥!我告訴你,如果你不讓我跟着你在一起去衝鋒陷陣,你也不允許再走!否則我會永久消失在你面前!”

“夏蕾……別任性,這次,沒有那麼好對付。”

“就是因爲這樣,我纔要跟你同甘共苦。”她咬着小銀牙,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左彥哭笑不得,他真的是快被這小女人打敗了……徹徹底底的打敗了……

“同甘共苦?”

他挑眉,卻不禁因此而笑了出來,夏蕾瞪着眼前的男人,眼眸裏滿是憤懣:“哼!你笑什麼啊!”

“蕾……”

他輕輕地攬着她,仔細的吸允着她髮髻之中好聞的香味,聞着聞着,不禁讓他覺得有些頭暈目眩:“謝謝……”

“什麼?”

第一次,她好像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男人說謝謝二字呢!

夏蕾有些意想不到,瞪大了眼睛凝視着眼前的男人,左彥淡淡一笑,伸出手,緊緊地牽住她的一隻手,一臉的儼然:“我說,謝謝。”

“唔……謝謝什麼?”

“當然是謝謝你這個笨女人!”

“去你的!”

她扔給他一記大白眼,小手卻不由得攥的他更加的緊:“反正,你就是不準再離我而去了!” “嗯……好。”

他頷首點頭,眼眸裏,透露出止不住的寵溺,夏蕾望着,嘴角淡淡的笑開了,正覺得一陣幸福甜蜜充斥在心腹之中,驟然,脖頸上猛地被人一擊,夏蕾甚至還什麼都沒有反應過來,身子便已經慢慢的飄落下去……飄落下去……下去……直到身子完完全全的接觸到地板……

夏蕾的身子咚的一聲眼看着朝着地板躺去,左彥手腳迅速的接住了她的身子,夏妍站在一旁,長大了嘴巴,有些詫異,可是很快的,她便像是明白了什麼,擡起頭,看向左彥:“你確定要這樣做嗎?她醒來之後,如若知道你不在了,她會瘋掉的。”

“現在,只有這樣了……我是絕對不允許她去冒險的。她還有左婉晴他們需要照顧,不能再跟我去冒險,妍,麻煩你了。”

他說着,轉身就欲走出去,夏妍下意識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很快的,她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迅速地放開男人的手,臉上滿是訕意:“咳咳……那個……再怎麼樣,她醒過來,看到你不見了,肯定會大吵大鬧的。”

“嗯?”

“你以爲,你現在這樣下去,生還的機率有多少?”

“再怎麼樣,我不能讓狼族、讓這裏,陷入一片危難之中。”

他大男子氣概展現的淋漓盡致,夏妍鎖住眉:“你這樣,是沒用的。”

“可是起碼也要試一試吧?”

他說,夏妍一聲嘆氣,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夏蕾,她那絕美的面容上不知道是染上了什麼情愫,有些悲愴,有些哀傷,宛若畫中的凌波仙子一般。

“這條路,是一條不歸路,走了,未必可以順利回來。”

“沒關係,我不怕。”

他搖了搖頭,徑直再度轉身,朝着下面走去,這一次,夏妍並沒有再阻攔,她只是一聲嘆氣,走到夏蕾的旁邊,輕輕地扶起她,纖細的手指順着她白皙的肌膚輕輕滑下去:“蕾,你找的男人,的確是個好男人啊!”

剛剛有那麼一秒鐘,她都在妒忌夏蕾了。

左彥以前是什麼樣子,大家有目共睹,然而,今日的左彥,真的是不一樣了,而且是大不一樣,他還是心裏變得容納起來,他開始心裏一次次的將她圈養在心裏,他開始不再一意孤行,在他的心裏,她已然是他的女人,已然,佔領了許多重量。

“夏蕾……你很幸運,知道嗎?”

她說着,嘆息着,扶着夏蕾走了出去……

一時間,天驀然黑了下來,垂首望去下面,一片花火電石……噼裏啪啦……

左彥的從天而降,令誰也沒有想到!就在眼看着老管家即將被那掌打中的時候,左彥忽然跑出來,一掌使得那藍光驀然破碎,承澤倒吸一口氣,有些不可置信地凝視着眼前的左彥,他沒有想到,現在,他竟然都敢這樣出現在他面前!並且,沒有任何的遲疑。

他的元氣,是恢復了嗎?

想着,承澤的眼眸不禁悄然眯起。

這個男人,果然有些令人感到吃驚以及意外。 他真的跟他所認識的那些傢伙不太一樣,他的個性,極其的堅毅,而且,無論什麼樣的風雨都無法阻擋他。

越想,承澤的心裏不禁越來越暗暗佩服起這個男人來了。

“嗬!左彥,你現在都還沒死?!嗯?真的是奇蹟啊!”

他挑挑眉,問。

“你以爲,我會死?”

“不然呢……”

他剛想說點什麼,倏地,左彥一掌率先擊過來,只是一個口訣,四周的樹木刷拉拉的被折斷,天空愈來愈的黑,簡直讓人看不清眼前的一片景象。

承澤掃視一週,眉宇裏帶着幾分無可奈何,他朝後看去,試圖尋找狄青來幫助他,可是卻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狄青的身影!

該死的!

承澤心裏暗暗咒罵着,這時四周的空氣已經變得愈來愈的冷了,左彥,蓄勢待發,一秒鐘之內,他變成了一頭漆黑下散發着銀白色光芒的野狼,那碧藍色的眸子,在漆黑的空氣裏,顯得令人感到觸目驚心。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承澤露了露牙齒,齜牙一笑,也只是一秒鐘,一頭猛虎便站在了土地上,他的肚子,簡直像是貼在了地面上,刷刷的,不斷的起伏……

“左彥……”

他繼續咧着牙齒:“你就不怕,你跟夜浩是一個下場?”

“說起夜浩……我想,你現在真的沒有理由再叫他的名字了!很快,你就要跟他陪葬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