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帝玄胤瀲灧的紫眸微閃,臉色突然有些不好看,伸出雙臂緊緊地扣住她的腰肢,霸道的將她摟進懷裡。

夜冰依狠狠的撞進他的懷中。

帝玄胤語氣帶著濃濃的威脅:「我的女人,你叫你的男人什麼?」

「噗……」夜冰依聞言,瞬間忍不住噴笑出聲。

我的女人,你的男人?這是什麼鬼稱呼。

沒好氣的翻了個大白眼,然後伸手扯了扯他的俊臉,笑嘻嘻道,「胤!小胤胤!親愛的小胤胤……」

煉獄的弟子們看到這一幕,渾身一抖,嘴角齊齊抽搐。

原諒他們實在不能將剛才那個彪悍的女子和眼前這個小鳥依人的小女人聯合在一起啊。

但是他們帝尊大人卻是無比的享受夜冰依這樣的稱呼,他一臉受用模樣,挺拔的鼻子寵溺的蹭了蹭夜冰依的鼻尖,「乖。」 之前夜冰依沒回來,他很生氣,但是見到她之後,帝玄胤心中所有的怨氣,瞬間煙消雲散。

九辰默默的看著這一幕,嘴角狠狠一抽,他發現,他們帝尊大人,可真有當妻奴的潛質吶,竟然如此好哄!

這究竟是夫人的手段太過高超?

還是帝尊大人太容易被滿足?

彼時。

全場一片鴉雀無聲,所有人看著眼前尊貴的紫眸男子,紛紛猜測他的身份。

當聽到從夜冰依口中叫出來的名字,眾人得雙腿一軟,直接撲通一下跪了下來!

帝玄胤是誰?

這不是他們煉獄的的主子嗎?!

天吶!

帝尊大人怎麼會來到這裡?

他們竟然有幸見到了帝尊大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一個個今天好像打了雞血,無比的激動,興奮!

等等!

那這位彪悍的姑娘!難不成就是帝尊大人的女人了?

畢竟看著親密無間的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沒有人會不這麼認為。

「恭迎帝尊大人,夫人!」

一時間,眾人很有眼見的齊刷刷向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跪了下來。

高聲呼喊,響亮的聲音,傳遍了整個雲魔之眼,異常洪亮,透徹雲霄。

隨即夜冰依只覺得腰間突然一緊,回過神來,雙腳便已經離地。

轉瞬間,兩人便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

眼前是翠綠,一排排的參天古木大樹,猶如碧海連天,各種奇珍異木,珍貴的花草,玉石,應有盡有。

整一片山,充斥著滿滿的生機。

偌大的宮殿,白玉為階。

亭台樓閣,輝煌富麗,四處煙霧繚繞,哪裡都是飄渺的仙氣,宛若仙境一般。

煉獄中的弟子們一個個訓練有素,精神抖抖,容光煥發的站在各自的崗位之上。

倏然——

弟子們看到手牽手的一男一女,眼睛立即一亮。

隨即全部都很有眼見的對著兩人打招呼,「參見帝尊大人!夫人!」

「屬下們歡迎夫人回家!」煉獄的弟子們很是熱情的齊聲說道,風凌大人和九辰大人早就吩咐過他們,若是他們帝尊大人帶著一名女子回來,那一定就是他們的夫人!

眾位弟子們眼睛一亮,他們夫人好美啊,果然如傳說中的那般!

夜冰依微微一愣,沒想到她居然如此受歡迎,隨即淺笑著點點頭。

帝玄胤牽著夜冰依的手,繼續往裡面走。

越往裡面走,夜冰依越是驚嘆。

這就是煉獄,她們的家?

不僅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還大無邊際,她覺得就是走好幾天,也走不完。

夜冰依想過煉獄輝煌華麗,或者很可怕等等,但是怎麼也沒想到,這樣更多的卻是和世外桃源一樣,四處充滿了生機。

看著就很舒心,也一直是她要嚮往的。

她很喜歡!

「依依,這就是我們的家,你喜歡么?」帝玄胤瀲灧的紫眸含滿興奮,詢問著夜冰依,他真的很在意,她是否喜歡他們的家,他一手營造的家。

望著男人深情瀲灧的眸子,夜冰依又怎麼能說不呢?何況她也是真正的喜歡這裡。

但是,夜冰依卻是搖了搖頭。

帝玄胤的面色頓時一僵。 等了沒一會兒,一名身姿婀娜的美豔少婦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哎呀!實在是怠慢了貴客!我是西普思此間分店的店長。”雙手遞出了那張花旗銀行的至尊黑卡,她笑顏如花、語帶十二分真誠的說道,“手下真是不懂事,若有得罪的地方,還望諸位貴客海涵。”

懶得再糾纏下去的陳志凡,接過銀行卡挑眉問道:“衣服具體什麼能拿到?”美豔少婦恭敬不已的回道:“明早九點左右,貴客就可以派人來取貴服了,或者您留一個地址,到時候鄙店可以給您送過去。”

陳志凡不說話,轉身昂頭就走。尼瑪沒卡之前就得老老實實的等三天,見了卡之後,不僅提前了至少兩天時間,居然還熱心地提供送貨上門的服務。頂你個肺哦!用得着這麼現實?

剛走出兩步,跟在陳志凡身邊的晴子忍不住回頭問了一句:“貴店真沒有姓史密斯的先生?”

美豔少婦微微一愣後立即回道:“貴客您問的是小史密斯先生,還是大史密斯先生?”晴子聞言拉着陳志凡的手高興的說道:“志凡,你聽到沒?這裏本來就有史密斯先生嘛,還有兩個呢!”

“現在還重要嗎?”某青年揚了揚手上的銀行卡。“……”晴子張了張小嘴,傻傻的看起來很可愛。

西普思的門口,目視着陳志凡一行人離開後,美豔少婦這才轉身返回店裏。剛纔那名美女接待小心翼翼的湊到她跟前,一副可憐兮兮模樣的求饒道:“店長大人,人家錯啦!人家也不知道那年輕人會有至尊黑卡呀!”

美豔少婦狠狠剜了她一眼:“平時我是怎麼跟你們說的啊?出入我們店裏的,說不準就有哪個是有錢有勢的大人物。幸好這回那位年輕的貴客沒有太計較,要不然的話,我都保不住你。這次就算了,以後記得把眼睛給我擦得再亮點!”

美女接待微微躬身應道:“知道了,我漂亮的店長大人。”隨即,她直起腰肢不無奇怪的問道:“對了,店長,我都在店裏工作一年多了,怎麼就不知道店裏還有大小兩個姓史密斯的人呢?”

美豔少婦神情莫名的盯了她好一會兒,臨離去之前才幽幽的說道:“小史密斯先生,是西普思整個亞太地區的總監,而大史密斯先生,則是整個西普思集團的執行總裁。”

聽完這些,美女接待那圓潤小嘴張得老大。不愧是擁有至尊黑卡男人身邊的女人,開口問的,都是至少店長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

燈火輝煌的街頭,突然傳來了一陣年輕人的打鬧聲。

望着那羣年輕人呼嘯着穿入人羣,陳志凡抖擻起精神,衝着霓虹燈閃爍的大廈揮了揮手說道:“難得來一趟,又不差錢,你們都不要客氣,缺什麼就說,我只有一個字,那就是:買!”

“大凡哥萬歲!我缺一套美麗的晚禮服。”“買。”

“缺兩件漂亮的衣服!”“買。”

“還缺幾個好看的包包!”“買。”

“嗯,大凡哥,人家還缺一套非常非常誘人的首飾!”“買……不過得找你未來的老公給你買。嗯,我看夜刃就不錯,幹活賣力,還不會抱怨。嘿!你看他居然還點頭了。”

“大凡哥,不許亂說啦!人家跟夜刃是兄妹之間的感情啦!”“咳咳,凡哥,我之所以點頭,是因爲贊同你說的我幹活賣力。”

“不同意拉倒,咱又不是你倆的媒人。”某青年悻悻的回了一句。

接下來的時間裏,四人說笑打鬧間,沿着繁華的街道一家家商店一路掃了下去。而銀座不愧聞名世界的購物中心,只要你有錢,就能在這裏買到全世界大概七八成的商品。

得益於某青年身擁數千億扶桑幣的存款,某兩位漂亮的女士一路從街頭橫掃到街尾,真的是過足了瘋狂血拼的癮。

而某兩位男士就慘了,手上提着,肩上掛着,甚至背上還揹着。小至一對米粒大的耳釘,大到一個有人高的巨大狗熊布偶;便宜的有區區幾百塊扶桑幣的鑰匙扣,貴的有一副價值千萬華.夏幣的帝王綠翡翠手鐲。

一樣樣,一件件,陳志凡和夜刃兩個男人,悲催的成爲了人形搬運機。

前前後後掃了大概二三十億扶桑幣的東西后,四人來到了位於街尾黃金位置的一家大型商店,就是匯聚了世界十大名牌手包的普利斯商店。

“香奈兒、古奇、普拉達……我心愛的包包們,人家來啦!”整個晚上一直處於興奮狀態的小金雀,站在燈光璀璨的商店門口,兩眼直冒星光的望着靠近街邊的櫥窗裏,擺着的那些一個個各式各樣的女士手包。

陳志凡還看到,就連平時表現得很是淡逸自然的晴子,都在金雀的情緒帶動下,精緻小臉蛋上一片紅霞地掃視着那些手包。

“女人啊女人……”身上大包小包無數、兩腿直髮軟的陳志凡,衝站在一旁、背上揹着一個碩大的肥熊、整個人幾乎快被手提袋給淹沒了的夜刃嘆息不已。可憐的夜刃,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眼看着兩個女人興沖沖進了店,陳志凡無奈,立馬跟進。一入店,他就趕緊帶着夜刃找到了專爲男士準備的休息室,一屁股坐下來,就打死都不願動彈了。

近兩個小時的購物歷程,以陳志凡如今的飛屍體質來說,居然也感覺到腿肚子有抽筋的跡象。這無關實力,主要是心累。而女人的天性實在是強大,如果時間允許,她們可以一家店接着一家店的逛下去,直至世界毀滅,宇宙崩塌。

不得不承認的是,在購物領域,女人就是神!而對男人來說,陪女人逛街,那就是一次又苦又累,還不能說的“萬里長征”。

休息了一會兒,緩解了肉體和心靈上的雙重壓力後,陳志凡忽然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後悔不已的哀嘆道:“誒,夜刃,你說我們是不是傻?幹嘛非得自己拿這些該死的東西!完全可以打電話給大鄉,哪怕是讓他叫點人過來幫我們拿也行啊!”

夜刃傻愣愣的點了點頭:“對啊,我們爲什麼非得自己拿這麼多東西?”

“其實也不怪我們沒有想到。”陳志凡一臉的後怕,“那兩個女人,尤其是小金雀,買起東西來實在是太瘋狂了!好傢伙,我剛纔注意了一下,短短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裏,竟然就逛了足足三十家店!”

“凡哥,金雀她本來就有一個‘購物小魔女’的稱號。”夜刃一臉幽然的說道,“曾經有一次,她在一座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商業城裏足足逛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陳志凡兩眼烏芒爆閃。這算得上是購物狂魔了吧! 見夜冰依真的生氣,帝玄胤急忙討好的抱住她的腰,「是我錯了!依依,原諒我好嗎?我發誓,我只愛你一個。」

「哼。」夜冰依傲嬌的轉過頭,淡淡的輕哼,不搭理他。

「依依,對我來說,你就是夜冰依,夜冰依也就只有你一個,根本不存在第二個,我所認識,愛的,都只有你一人而已。

你這麼好,這麼漂亮,難道,你認為,在有了你之後,本尊心中還會再裝得下別的女人么?」

「……」

「油嘴滑舌。」夜冰依毫不給面子的拆他的台,但是不得不承認,聽了帝玄胤這番話,她的心裡很是甜蜜。

「那你也愛不是?」帝玄胤低笑一聲,隨即將她的小嘴滿滿的堵住,含著她的唇瓣輕咬。

夜冰依瞪大眼睛。

他的臉皮還能再厚一點嗎?

不過該死的,他說的好像也不無道理,她確實挺喜歡他這個賤兮兮又傲嬌的臭男人。

隨即也不甘示弱的主動,雙手摁住帝玄胤的肩膀,腿夾住他的腰。

直接彪悍的掛在他的身上。

她之前並不太習慣接吻的,只不過後來被他霸佔,強來,慢慢的就習慣了,漸漸的喜歡被他親。

而且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相擁相吻,她們都覺得很舒服快樂。

只是他們兩個人是玩起來了,玩著玩著,完全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就這麼當著眾多煉獄的弟子們的面前,上演這熱.吻的一幕,看的煉獄的弟子們,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

皆是目瞪口呆。

看著他們高高上在上,冷酷無情,高冷禁-欲-的帝尊大人,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更奇特的是,他們的帝尊夫人,那個看上去嬌滴滴的小女子,既然比他們帝尊大人更要彪悍!

這完全顛覆了他們的世界觀。

天呀,眾人揉了揉眼睛,「我不是看錯了吧?」

「嘖,一點都不疼,看來我真的是在做夢。」

「草!你大爺的!你掐的是老子的胳膊!」

夜冰依回過神來,才發現她幹了什麼,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臉色瞬間爆紅,差點一頭暈厥,狠狠的掐了帝玄胤一把,都是這個男人又勾引她犯罪!

夜冰依將臉埋在帝玄胤的懷裡,像一隻鴕鳥一樣,再也不願意露面了,簡直沒臉了。

「哈哈哈哈……」帝玄胤的胸腔震動,口中發出愉悅的笑聲,滿眼寵溺的看著女子,輕柔著她的柔順長發,含住她的耳垂道,「寶貝,你剛才的膽子哪去了?這會兒害羞什麼?」眼中閃過一抹狹促,被她強吻的滋味,挺好不錯。

夜冰依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否則一定會大罵一聲變態。

「娘親!爹爹!你們回來了!」紅衣俊美的少年肩上卧著一隻雪白的小獸,朝著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跑過來。

聽到兒子的聲音,夜冰依從帝玄胤懷裡抬起頭。

看著眼前唇紅齒白俊美的小少年,和帝玄胤彼此對視一眼。

兩人眼中都閃過一絲滿足。

如今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再也沒有比什麼比這更幸福的事情了。 然而,聽到夜雲澈接下來說的話,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差點絕倒。

「娘親!我們的家好大好大哎!」夜雲澈跑到自家爹爹娘親面前,迫不及待的道。

不等夜冰依說話,夜雲澈又道:「爹爹,你是不是不行?

否則為什麼這麼久,娘親都還沒有懷孕,給小澈生出一個弟弟或者妹妹,陪小澈玩。

我們的家這麼大,小澈一個人好孤獨啊。」

夜雲澈一臉老成的嘆了口氣,頗為恨鐵不成鋼。

「噗!」

夜冰依直接忍不住噴笑出聲!

嘴角狠狠一抽,看著自家不知所謂的兒子,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口中的『不行』是什麼呀。

帝玄胤嘴角狠狠一抽,額角的青筋直跳,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蹙眉看著自家兒子,這個小東西,他是想搞事情嗎?居然敢這麼說他的老子!

感受著男人身上的怒氣和怨氣,夜冰依忍不住偷笑,隨即輕咳一聲,示意夜雲澈不要再說了,小心他的爹爹真的要揍他。

但是一心只想要弟弟妹妹的夜雲澈完全沒有發現他家爹爹一臉怨氣。

猶自說道,「爹爹你要不行就讓我來。」

「咳咳咳……」夜冰依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這熊孩子,他再說下去,她都要救不了他了。

「你說什麼?」帝玄胤看著兒子,幾乎是黑著臉咬牙說的。

冷冷的瞪著自家搞事情的兒子。他怎麼這麼不乖呢,真是一點都不討人喜歡。

但是夜雲澈卻完全不懂他的怨氣。

看著不停向他眨眼睛的夜冰依,疑惑道,「娘親,你的眼睛不舒服嗎?」

「噗……」夜冰依絕倒,嘴角狠狠一抽,暗道這孩子真是沒救了。

夜雲澈又道,「爹爹,小澈剛才說,你不行就算了,換我來吧。

這幾天你就不要和娘親睡在一起了,我跟娘親睡在一起,晚上,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娘親的。

爹爹放心!我很了解娘親的,娘親睡覺愛踢被子,我會注意的。」夜雲澈一張小嘴喋喋不休,絲毫沒有注意到他家爹爹的臉色,還生怕帝玄胤不信任他,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

「爹爹,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弟弟妹妹一定會很快出來的。」

「呵呵……」帝玄胤實在忍不住,突然走上前一步,和自家氣死人不償命的兒子大眼瞪小眼。

也實在不忍心告訴他,有他在,那麼你就永遠做不成哥哥了。

他甚至都懷疑這孩子是不是想弟弟妹妹想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