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不用獎勵,我有工作的……」她搖搖頭。

「沒事!這是您應得的,您就拿著……給孩子買點好吃的。」樂天強行將錢塞了過去。

劉洋看了看,沒說話。

幾個人從瞎女人的家裡離開。

沒人在乎那幾千塊錢,劉洋眉頭緊鎖他在想著剛剛的話。

「樂天,你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那個女人是我的!這樣的話不是應該出現在夫妻之間的對話……這應該是兩個男人之間的對話!」他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別在這瞎想了,樓下沒有問題,去樓上!」他說道。

三個人再次來到兇案現場的對門,劉洋敲了敲門,可是門裡面沒有反應。

「沒人!」劉洋說道。

「去上面。」樂天指了指。

三個人繼續往上。

「咚咚咚……」劉洋繼續敲門。

他敲的這一道門沒開,對門倒是開了。

「你們是什麼人?這家裡面沒人……」出來的是個女人,她說道。

「我們是警察!可以問您幾個問題嗎?」

劉洋出示了自己的警證。

女人看了看,點了點頭。

「您樓下發生命案的那一晚,您在家嗎?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劉洋詢問。

「在家……動靜嘛……沒聽到,我這個人睡覺比較死。」女人搖搖頭。

撒旦危情:總裁,我要離婚 「那……您那前一天見過有什麼奇怪的人嗎?在這幾層活動的陌生人。」劉洋繼續問。

女人想了想。

「時間有點長啊,我想想……哦,我想起來了,我還真的見過這樣一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個當官的!走起路來是個樣子的。」她比劃了一下。

劉洋看了看,這是什麼走路方式?

「您說的當官的是什麼意思?政府官員嗎?」他問。

「不像……不像是一個大領導,倒像是一個企業裡面的當官的!」女人回答。

「他的樣子您還能記住嗎?」樂天問。

「這個我哪能記得住?這都過去多久了……」女人搖搖頭。

劉洋看了看樂天,只有這樣的一個消息,聊勝於無。

「對門沒人?」樂天又問了一次。

「沒人,房子倒是賣出去了,可是沒人來住……」女人點點頭。

「這樣啊……那謝謝你了,沒事了……你去忙你的吧。」樂天說道。

女人回去了,樂天仔細的看著沒人這間屋子的門把手。

「發現什麼什麼?」劉洋問。

「水珠……」樂天回答。

劉洋一愣。

「在哪?」

這裡怎麼可能出現水珠?最近有沒有下雨也沒有氣霧……天氣好的異常。

「你沒看到嗎?」樂天指了指。

劉洋仔細地看了看,他還真的發現在門把手的下方有一層細密的露珠一樣的東西。

「卧槽……這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這個屋子裡有寒氣很重的東西!」樂天眯了眯眼。

有了這個發現,他倒是不敢貿然打開這個門了。

「開門看看啊。」蘇紫影問道。

「開門倒是可以……不過你們要躲得遠一點。」樂天看著她。

蘇紫影毫不猶豫的拉著劉洋去了上一層,兩個人趴在地上探著腦袋看著樂天。

樂天的手上已經握住了銅匕首。

「卧槽……你幹嘛?」劉洋嚇了一跳,這可是私闖民宅了。

至尊王妃請當家 話音剛落,樂天依舊一刀刺向了那道門,防盜門就像是紙糊的一樣被割開了。

樂天慢慢的打開了門,迎面一道白霧涌了出來,同時湧出來的還有一股極其濃郁的腥臭味。

「嘔……我出現場的時候聞到的就是這個味道!」

劉洋喊道。

樂天眯了眯眼,他早就屏住了呼吸,這種味道……這樣的白霧……

他走進了房間內。

「樂天……」蘇紫影急忙跟了上去。

走進了屋子,蘇紫影就感覺身上涼颼颼的,劉洋也是一樣,兩個人奇怪的四下看著。

「冷氣沒關?」劉洋嘟囔著。

可是這屋子空空如也,哪來的空調?

樂天在這間空屋子的大廳看到了一攤痕迹,這是一團看起來很黏的東西,有些發黃,看起來很噁心。

「屍氣……屍液……」

樂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

這特么殺人的居然是高手啊!

「你說什麼?」劉洋看著樂天。

「劉洋……我勸你還是將這個案子結了吧,對方你惹不起。」樂天說道。

劉洋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到底發現了什麼?」他追問道。

「你看到這是什麼了嗎?」樂天指著地上的黃色粘稠物。

「大糞?」劉洋看了一眼,噁心的不行了。

「這是屍液!這個東西可不是一般的死屍的屍體能有的東西!這具屍體……估計死了上千年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聽到到這個聲音我愣了一下,然後連忙問他,“你是沈立新?”

“不錯。”沈立新冷笑了一下說,“你給老子聽着,你後媽在我手裏,她這麼漂亮,你說我要是讓兄弟們一人來一次,會怎麼樣?”

“沈立新,我上次給過你機會了,別讓我覺得你活着對我有威脅,不然你活不長的。”我聲音一下子冷了下來。

“別廢話,時間不多了,二十分鐘內趕到紅燈區,兄弟們沒耐性。”

說完那邊就掛了電話,聽着“嘟嘟”的聲音,我氣得直接把手機砸在了沙發上,沈立新那個煞筆肯定被人利用了,不然他不可能知道鎖魂咒的事情,更不可能大晚上的跑到紅燈區去,那裏已經成了鬼街,我想這是有人專門給我設下的套,可是我又不能不去。

“怎麼了?”知音看我憤怒的樣子,有些擔憂的問了我一句。

“出了點事,你在家裏等我,我要去一趟外面。”我說着扯了一件外套就準備離開。

“我跟你一起去。”知音一看也跟了上來,說她會道術,可以幫得上我。

我一想也是,畢竟要去紅燈區,那裏現在是鬼街,有知音這樣一個會道術的人,確實方便很多,於是我答應了。

我車子開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鐘就趕到了紅燈區,我直接把車子給開了進去。

下車之後我看了看四周,空蕩蕩的,沒有看到沈立新他們,這裏面現在又黑暗又陰森,完全沒了以前紅燈區的繁華,我覺得現在叫它鬼街應該更爲貼切。

我掏出手機撥通了之前打過來的那個電話,對方竟然沒有接,直接給我掛斷了,我還準備再打過去,忽然就來了一條信息,說讓我往上看。

我幾乎下意識的擡頭看了上去,只見上面樓上很高的位置,一個窗口露出來一個女孩的前半截身子,她的嘴被封着,看樣子是被人抓着從窗口塞出來的。

雖然離得遠看不太清楚,但我想應該是林新月沒錯了,她還在掙扎,可是很快就被人拉了進去。

我連忙數了一下樓層,我靠,足足有十四層,他們在十四樓。

來不及多想我就直接進去了,進了樓裏面之後我連忙過去按了電梯,可惜等了幾秒鐘,電梯還是停在十四樓的,根本不下來,我想應該被他們擋在了十四樓。

沒辦法我只好跟知音爬樓梯,別說這十四層樓爬上去可真不容易,等我和知音跑上去的時候,都已經累得喘不過氣來了。

我站在樓梯口緩了一口氣,然後朝樓道里面看了看,空蕩蕩的,燈也沒開,只有走廊盡頭的窗戶有微弱的亮光透了進來,大概能夠看清楚走廊的輪廊。

之前在樓下的時候我也只是看了個大概,這會還真不確定林新月她們到底在哪個房間裏面,我只記得是整頓樓比較靠中間的位置吧。

打量了一下,發現樓道里面沒有人,我就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邊走邊仔細的側耳傾聽,生怕錯過哪個房間裏傳來的聲音。

走了幾步,知音忽然拉住了我的胳膊,然後指了指前面旁邊的一個房門,小聲跟我說,“這房間裏有濃重的死亡氣息,應該是死人了。”

我聽完頓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就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那個房間的門。

門一推開,我忽然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過屋子裏太黑,沒有開燈的緣故,我一下子也看不清楚具體情況,只好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口朝裏面仔細地打量。

看了一會我稍微適應了這種黑暗,剛剛一適應,我忽然就看到一個人影向我撲了過來,嚇得我猛然退後躲在了一邊,緊接着“彭”的一聲,一個人豎着倒在了門口。

我這才反應過來,剛纔這個人是朝我的方向倒了下來,不是撲了過來。

我和知音湊過去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個人因爲是面部着地,暫時看不到他的臉,不過從衣着和身形來看,是一個男的,而且年齡應該不大。

這個人我覺得他應該已經死了,身體以一種奇怪的方式扭曲着,尤其是胳膊、腿,這些肢體幾乎已經全都斷掉了,而且那種斷掉的方式讓人感覺很恐怖,它不是直接斷掉,而是肢體扭曲到一定程度,骨骼碎裂的那種樣子,有的骨頭茬子都從他的皮肉裏面戳了出來,尖銳的暴露在外面。

鮮血是以這個人爲中心向着四周蔓延的,差不多他全身都在流血,我跟知音看了一會都不由的後退了一下,不然鮮血就流到我們腳下了。

接下來整棟樓再一次安靜了下來,我和知音貼在門的兩側等了一會,裏面沒動靜,但我感覺這屋子裏一定有東西,不然這個人就不會死的這麼慘,而且是從裏面倒出來了。

我輕輕的從腰後把滅魂錐拿了出來,這東西用處很大,不光可以滅鬼,殺人也可以。

我對知音使了個眼色,讓她在門口等我,然後我就踩着滿地的鮮血向屋子裏摸去,剛剛跨過門口的那具屍體,我另一隻腳還沒有進去,忽然就被人抓住了腳腕。

這個變故搞得我心臟猛然抽了一下,不過我沒有表現出過激的反應,也沒有大叫,只是連忙回頭看了一下,抓住我腳腕的竟然是倒在地上那個死人。

“這尼瑪詐屍了吧?”我這麼想着連忙用力的抽了一下腳,可是抽不出來,這傢伙抓的還挺緊的,我都不知道他胳膊斷了還怎麼能用這麼大的勁抓住我的腳腕。

我只好退了出去,然後用力一抽,屍體被我拉扯的出來了一些,可是他這隻手,就是不鬆開。

我只好蹲下身子去扳這家化抓住我腳腕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扳開,可是這剛一蹲下,他忽然擡起了頭,滿臉都是鮮血,臉也扭曲着,陰慘慘的,直接就跟我打了個照面。

這下我真被嚇到了,連忙猛的向後退去,可是這傢伙抓着我一的腳,往後一退我頓時重心不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傢伙還扯着我的腳往上來爬,我急了就用力的踹了他一腳,踹在了臉上,這才把他給踹了出去。

我爬起來一看,那傢伙竟然還在動,我想着上去再給他來兩腳,就算是詐屍我也給他弄死。

這時知音忽然上來拉住了我,然後她打量着地上那傢伙說,“這應該是一個活人,他可能還沒死。”

“沒死?”一聽這話我也有點懵,轉頭看了一眼,那傢伙竟然趴在地上點頭。

我連忙湊了過去說,“你真沒死啊?還是借屍還魂的鬼?”

“我……我是人。”那傢伙有氣無力地說。

他這一說話,我算是確定了,他真的是人,可是都成這個樣子了,竟然還沒死,感覺真的有點不可思議。於是我直言不諱地問他,“你都這樣了,怎麼還沒死?”

“我……你大爺。” 刀叩諸天 那傢伙聽這話竟然有氣無力的罵了我一句。

“你是跟沈立新他們一起的吧?沈立新在哪裏?”我說着在他腦門上抽了一巴掌。

“死……死了。”說着那傢伙腦袋一歪,嚥氣了。

我一聽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是沈立新他們把林新月抓到這裏來的,現在他們竟然死了,那林新月的處境恐怕也不妙了。

想着我就連忙起身準備進屋子裏去看看,可是剛一走,我的腳又被抓住了,我低頭一看,那傢伙竟然沒死,他似乎有話要說,於是我只好又蹲了下去。

“我……我是沈立新的表弟輝輝。”他就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腦袋一歪,又死了。

我臉直接就綠了,心想你他麼要死就快點死,要說就說重點,這死了又活了,說話又不說重點,純屬耽誤事麼。

我一把扯開了他的手,然後就向着那個屋子裏走去。

這屋子裏的血腥味更加濃重,進去之後我在牆上摸了半天,終於找到了開關,可是當我按下去的時候,卻沒有什麼卵用,這燈似乎壞了,我又摁了幾下開關,燈也沒亮起來。

沒辦法我只好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朝屋子裏照了照,可能是在黑暗中呆的久了,我感覺這手電筒還挺亮的。

在屋子裏打量了一下,地上有不少血跡,不過我沒有再看到其他的東西,屋子裏的佈置很亂,傢俱什麼的也是橫七豎八的躺着,地上還有不少碎玻璃渣子,我想這屋子裏之前應該經歷過打鬥。

看了一會沒什麼發現,我只好退了出來,可是一轉身,我忽然發現知音不見了。 劉洋一時間不能理解,一具上千年的屍體,他的屍液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完全不能解釋吧。

「這屍液其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這屍氣!」樂天說道。

「是死氣的意思嗎?」蘇紫影問。

樂天搖搖頭。

「死氣這個東西比較的特殊,他有另一個名字……魔氣!屍氣這個東西……怎麼說呢,簡單的說就是人死後屍體發出的氣味,就是你聞起來的那種腥臭的味道!」他解釋道。

「只不過是味道而已,味道也可以殺人?」劉洋問。

「你不懂,我剛剛說的屍氣是一種廣泛意義上的屍氣,和我們現在聞到的東西完全不同!在專業人士的口中,真正的屍氣就是人死後口中最後的那一口氣!」樂天回答。

劉洋驚訝的看著樂天。

「殭屍片看過沒有?那些殭屍為什麼能動?知道嗎?就是因為這一口屍氣的原因!」樂天哼了一聲。

「真的假的?這麼厲害?」劉洋有點似懂非懂。

「樂天你是說……殭屍可是被活人吸引是因為他體內的屍氣?」蘇紫影問。

樂天點點頭。

「所謂的詐屍就是這個意思!屍氣是可以被人口中的陽氣吸引的……這也就是那些殭屍咬人的由來,其實根本不是咬人,只是為了吸取那一口人的陽氣罷了。」他說道。

這麼一說劉洋基本就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死者其實並不是他老婆殺死的?」他看著樂天。

「準確的來說……他依舊是死在他老婆的手裡,只不過我猜測那個女人可能當時只是被一口屍氣控制了!那個男人的死因是什麼?」樂天問。

劉洋愣了一下。

「匕首刺穿心臟。」他回答。

「脖子沒有其他的痕迹?」樂天問。

「這個……屍檢報告上沒說!」劉洋搖搖頭。

「回去之後馬上重新檢驗屍體!」樂天哼了一聲。

劉洋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