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我在想回頭時,鳳子煜已經把我快速拉進小巷子中。

跨出拐角口,雯雯蹲在地上哭,啓風一臉的無奈,想進來卻發現不能撇下她,左右爲難。

見到我們從裏面出來,鳳子煜一身的血跡,快速奔上前扶住他,驚訝道:“主子,怎麼會成這個樣子。”

“沒事。”

鳳子煜咳嗽幾聲:“遇到厲害的了,沒死已經不錯了。”

啓風不相信:“怎麼可能,這世間豈會有人能將你打傷,除了……”

啓風臉色一變,目光在我和鳳子煜之間穿梭:“真的是他,怎麼尋來了?”

“沒什麼,我們走把。”

雯雯見到鳳子煜滿身是血也嚇了一跳,哭腫了眼睛把淚水擦乾,跑過來扶住鳳子煜朝來時的路走。

我對雯雯說:“程家古宅的鬼清理乾淨了。”

雯雯驚訝道:“這麼快就清理乾淨了?最厲害的那隻呢?”

“讓他跑了,不過沒關係,他受了重傷,以後不敢在回襄南鎮了,回去告訴你奶奶,襄南鎮以後能住人了。”

鳳子煜扶着胸口咳嗽幾聲,我心疼的想幫他順氣,結果雯雯快一步,手迅速的幫他順着胸口,我尷尬的把手收回。

鳳子煜卻皺眉把她推開,說道:“雯雯,一會我讓啓風把你送回去。”

“那你們呢?”雯雯紅着臉,立在半道上。

鳳子煜皺眉道:“我們連夜離開,小幽陪我去醫院,我現在全身是血,別嚇着你家裏人。”

“可是……”

鳳子煜手搭在我的肩上,走出小巷子,沒在理她。

我看的出,鳳子煜的溫柔只對我一個人的。

對別的女人,哪怕是我的好朋友,他永遠一副生人勿進,冷漠疏離。

走到車子旁,我才知道啓風沒有跟着我們出來,許久後我等的不耐煩了。

朝鳳子煜道:“我在進去看看。” “別去,他居然敢擅作主張尋那人麻煩,他怎麼可能是那人對手。先上車把,小幽你有駕照?”

我把鳳子煜扶上車,等了一會,啓風過來黑着一張臉回來了,我上下打量一圈,幸好他沒有受傷。

他也太沉不住氣了,怎麼可能是君無邪的對手呢!

鳳子煜冷冷對他發號施令:“開車,送雯雯回去,我們連夜趕回?”

雯雯道:“小幽,你們先在我們家住幾天把。”

我皺着眉頭道:“不了,鳳子煜傷的挺重的,我要先帶他去醫院看看,做個檢查。開車把啓風。”

我和鳳子煜都不願意留下,雯雯沒有在強求。

把她送回家時,一口是凌晨兩點了,他們全家都沒睡覺,在院子外面守着。見我們想走,

說服我們留下,無奈鳳子煜不肯,只得繼續上路。

臨走時,奶奶給我摘了一籃石榴和柿子當上車,說是路上吃。

在襄南鎮沒有什麼大的旅店,只得開車一個多小時往別鎮去,在陳鎮我讓鳳子煜去醫院。

鳳子煜卻拒絕:“這傷怎麼好和醫生說,如果讓記者知道,明天估計見報了。爸媽知道,以後不會讓我出來。”

我雖覺得也是這個理,但是還想讓他去醫院看看。

鳳子煜笑着說:“洗洗包紮一下就好了,不礙事的,都是一些皮外傷。”

我看着挺嚴重的,都吐血了,臉色都白了,怎麼能說是皮外傷呢。

啓風像是鳳子煜肚子裏的蛔蟲,在四點的時候,找到一家還不錯的旅店,當晚我們就住下。

我開的是單間,啓風卻進來跟我搶房間:“你去給主子上藥,我一個大老爺們手粗,做不來細活。”

我侷促了:“可是我也不會上啊,我從來沒有給人包紮過。”

他揪了我一眼,不管我答不答應,把揹包往沙發上一放,開始脫外套了。

我看着架勢,嚇的趕緊往鳳子煜房間跑,啓風這個人也太不注意形象了,我還在房間裏呢,他怎麼能這麼做呢。

不得已,我只得去隔壁鳳子煜房間裏,還好他房間沒鎖門。

這個酒店恐怕是小鎮上最好的,鳳子煜的房間比我寬敞,牆上貼着精緻壁紙,水晶壁燈打開了,空間寬敞明亮。

一進他的房間涼絲絲的,我把空調溫度調高。

洗手間裏水流聲嘩嘩響着,鳳子煜在裏面洗澡,我有點尷尬了。陌生酒店房間裏,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是男女關係,很難讓人不往那方面去想。

我甩了甩頭,拼命令自己鎮定下來,把鳳子煜的行禮打開,我知道那裏面他裝着醫藥箱,等他洗完澡後得給他上藥。

行李包裏,他東西摺疊的很整齊,突地有幾張照片跌落到地上,我把照片撿起。

照片裏全部是我,各種各樣的我,有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有走在路上的側面,有坐在學校里長椅上打着哈欠的,還有我住院時躺在病牀上的。

每一張角度不同,每一張都顯得極不精神,青春肆意的我愣是拍的醜不垃圾的。

我邊看照片撇嘴吐槽:“拍的也太難堪了,真人比照片好看一百倍。”鳳子煜的拍照技術還有待提高。

浴室的門打開,鳳子煜赤粿身體出來了。

毛巾擦頭站在浴室門口,看見我翻他行李箱的照片,當即愣在那。

我擡頭,見他赤粿的身體,目光從他完美的臉龐移到赤裸滴着水珠的上身,完美比例的身材,皮膚光潔如玉,映着水晶燈瑩瑩淡光,水珠緩緩從胸膛流到下面,下面幸好圍了毛巾。67.356

我突然轉頭,臉色紅的滴血,鳳子煜身材完美的不像話,我原本以爲他會很瘦,沒想他居然有胸肌和腹肌,人魚線很明顯。

肩寬腰窄,倒三角的身形堪比任何一個男模,穿衣顯瘦,脫衣有料。

“小幽。”他聲音充滿戲謔之色,踩着拖鞋走過來。

我紅着臉不敢去看他,結結巴巴的說:“那個……啓風叫我幫你上藥,他說他一個大老爺們,手糙怕弄疼你。”

“嗯,好,你幫我上藥,醫藥箱在右面。”他帶着笑意站在我面前蹲下,把醫藥箱拿出來。

我轉過頭,把手中照片揚了揚:“什麼時候拍的?”

“有的是最近,有的是你剛來時候拍的,不過每次拍都不盡人意,所以不停的拍,想拍一張最像你的洗出來,掛在我的房間裏。”

鳳子煜說話時,盛滿瑩光的眼睛一直看着我,像告白,像是讓我知道他的心意,他的心裏一直都有我的。

我把照片還給他,低着頭:“這些都太醜了。”

“沒關係,我不嫌棄。”

他把藥水棉籤塞入我手裏,含笑道:“先幫我上藥,不論醜美,只要是你我都喜歡。”

他躺在牀上,身前背後好幾道傷痕,傷的很重皮開肉綻,但皙的皮膚卻已癒合,透過蒼白的皮膚我可以窺見裏面的傷皮肉劃開的,只是不知,爲什麼表皮會癒合。

我小心翼翼的幫他上藥,看着他的傷口都會覺得很疼。

我問他:“痛的話喊出來,不要憋着。”

偏寵:三爺寵妻太操心 他搖頭:“沒事,放心幫我包紮。”

我上好藥,纏上繃帶,弄好天色已經漸漸了,有些困,打了個哈欠。

他坐起來把我擁入懷中:“睡把,你累了。”

我想掙扎起來,他現在是個病人,還赤裸上身,白毛巾圍着下體,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穿上內內。

如果沒有……

我們這樣豈不是很危險。

他環着我腰,迫使我安靜躺在他懷裏,我心砰砰砰的直跳,跳的很快,很緊張,臉貼着他的頸脖,想逃離他。

他厚重的鼻音從頭頂傳來:“別動。”

我安靜的躺好,不在敢動了。

“放心,你冥婚一天不解除,我就不會碰你,小幽,我不會傷害你的,相信我。”

我擡頭對上他的目光,眼角有些潤,點點頭。

他看着我,把我往上扶,淺吻我的額頭:“如果你按耐不住想要,我也會滿足你的。”

我撇了他一眼,推開他:“不許胡說八道。”

“好了,休息把,乖乖的。”

“你的身體真沒事嗎?”

“沒事,你不用擔心。”

重生之跨國巨頭 他這邊有兩張牀,我待他入睡後把他手拿開,爬到另外一張牀上睡去了。

許是一晚上沒睡,迷迷糊糊中我很快睡着了。 入夢後,我來到一個之前夢裏經常來的地方,是一個古香古色的房間,我那時候經常坐在牀頭等一個看不見臉的黑衣男子。

這次,依舊是這個房間,我走到牀頭卻發現君無邪坐在牀頭。

我嚇得慌忙往後退去,拔腿就跑。

我跑到門口,想把房間的雕花紅門打開,嘭的一聲,門瞬間關上。

我拼命的敲打門,如論如何也打不開。

君無邪站起來,寒冷如幽靈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爲什麼要背叛我?爲什麼要跟他在一起?”

我轉過身,靠在門後,驚慌失措的看着他,想找一個地方藏起來,偌大的房間內,我找不到任何地方。

他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來,如刀削的俊臉凝寒如冰,瀲灩的鳳眸像千年寒冰,他每走近一步,我的身體就寒冷一份。

我害怕,我好怕好怕,怕他殺了我,怕他強迫我做不想做的事。

我靠着門口咬脣,眼淚不聽話的流出來。

看他一步步走到我面前,居高臨下的望着我,節骨分明的手挑起我的下巴,迫使我對上他。

他說:“小幽,你傷了我的心。”

我含着淚拼命的搖頭:“我沒有。”

“呵,沒有嗎?說,你和鳳子煜到底苟且到什麼地步了,拉手,親吻,還是……”

他如墨的瞳孔幽冷的像千年寒潭,眼底暗藏的陰鬱暴戾卻讓我驚悚。

我想後退,我想逃離,我想擺脫他……

撕——

他手掌凝聚寒冷鬼氣,朝我身體揮來,嘶一聲,我身上寒徹冰骨的冷意傳來,身上的衣服被他撕碎,成爲粉末落在地上。

我低頭一看,赤粿的身體露在他面前。

他在羞辱我,他在把我最後一道自尊心撕碎。

淚水在我的眼中打轉,我拼命的隱忍,不讓淚水流下來。

我擡頭咬牙,啪的一聲……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甩完後我眼淚流下來了,我的手掌很疼很疼,像脫臼了一般,我一巴掌呼在一個冰疙瘩上。

他朝我冷笑,薄脣似血,在譏笑諷刺我:“呵,你和鳳子煜到了什麼地步?已經上牀了瞞着我做過什麼?”

毫無預備,他單手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扯到他的面前,如血殷紅的脣瓣離我很近很近。

我似能聞道屬於他的氣味,那種嗜血的味道。

“你是我的,不管身體還是靈魂,都是我的,如果你膽敢背叛我,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永生永世你只能活在我的痛苦折磨下。”

我被他掐的無法順暢呼吸,我拼命拍打他的手,哭泣道:“放手,你這個瘋子,放手……”

我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拍打他,更爭長他的囂張氣焰。

他血紅嘴脣離我很近很近,如墨的瞳孔似鬼魅般近在咫尺,我想遠離他卻根本動彈不得。

我憋紅了臉無法呼吸,在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被他活活掐死。

他低沉陰冷聲音道:“看着我!”67.356

我皺眉狠狠咬牙,轉過頭去不看他。肺部的空氣越來越稀薄,眼睛視線開始模糊,我漸漸看不清東西,腦子越來越沉。

我快死了,快被他掐死了。

眼角落下一滴瑩淚沿着臉頰滑下去,我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我放棄了生存的慾望……

我還沒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沒有和鳳子煜一起逛街看電影,在夕陽下散步,在小巷子裏吃路邊攤,還有好多好多事沒去做。

我嘴角艱難訣別的喊出三個字:“鳳子煜……”

對不起,我不能在陪你了。

就在我即將不行時,他拖着我從門背後狠狠的甩到大牀上,顧不上身上的疼痛,我使勁的咳嗽,咳得我都眼淚都出來了,肺裏空氣進入,我終於得以呼吸。

他高孤悽冷的站在牀頭,居高臨下望着我。

我剛剛緩和過來,看見他蕭寒冰冷的臉,嚇的迅速往牆角內推去,牆角後面是一道牆壁,我死死的抵着牆壁,已無路可退。

我把鴛鴦被慌忙的扯過來,把露出的白皙身子遮蓋住。

他把發冠絲帶解下,黑色發冠往旁邊一丟,如綢的墨發散在額前,黑色披風落下,腰帶解開,黑色龍袍退下……

直到他站在我面前。

我嚇的把被子矇住頭,驚慌失措的大聲哭泣:“你,你別過來,嗚嗚……”不肖想,我都知道他現在想做什麼。

他一把奪過我遮羞的被子,冷冷的甩下牀底,我用手遮住眼睛不敢去看他。

他殘忍的把我的手掰開,迫使我直視他的身體,和他坦誠相見。

我臉色驟然鉅變,霎間漆白。

他的身形很完美,平坦的小腹,腹壁的肌肉,清晰的人魚線條,精緻的無以倫比。

我無力欣賞,害怕恐懼充斥我。

“看着我,鳳子煜那點吸引你,比本尊勇猛?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能讓你欲生欲死?你居然在臨死前唸的是他的名字,曾經以爲你只是受了他的蠱惑忘記我,沒想到你卻對他動了心,龍小幽,你好狠的的心……”

說完,他不顧我的意願,把我的裸腳拖到他的面前,俯下身抱我。

我驚嚇的睜大眼睛,顫抖的身子拼命想逃,雙手被捆的很緊很緊,我無法逃脫。

他直直的俯下身來,殷紅的薄脣含着我身前.,薄脣放肆的邪笑:“本尊會讓你欲仙欲死想起,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女人,鳳子煜敢沾染你,我會把他碎屍萬段,永世不得超生。”

他掐着我的脣,冷幽薄脣在冷笑,口中陰冷氣息噴在我皮膚上,惹得我全身顫慄發抖:“還有你龍小幽,你背叛了本尊,冥界地獄大門會爲你敞開,這世上沒有人能背叛我,你亦不能。”

說完,俯身狠狠吻着我,洶涌瘋狂的吸取我口中氣息,我推他,拍他,打他……無論我怎麼做都無濟於事。

我好恨好恨,恨自己的弱小,恨自己鬥不過他,恨被他鉗制卻無法脫身。

我待卿之以誠 下身,他冰冷的穿透我的身體,撕裂的疼痛感傳來。

我淒厲的尖叫:“啊……”

“小幽,小幽,你醒醒,是不是又做惡夢了?”

我睜開朦朧的眼睛,鳳子煜碧空如洗的眼睛擔心望着我,他已經換上了白襯衫,面色依舊蒼白。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在鳳子煜的堅持下,讓啓風下午就把車開回去,連夜開回凌海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