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一動,立即想到先問問唐瑾能不能幫這個忙?這總好過我去求盤俊。

所以我跑過去,不由分說將唐瑾拉着就跑到一邊,躲開秦宅,我也不管他現在對我什麼看法,只想讓他幫着我救阿牛。

一開始見到我,唐瑾清清冷冷的,身上、眼裏都是着寒意,但等我將情況跟唐瑾一說,他毫不猶豫的跟着到了城外。

瞧了阿牛的情況之後,他才說,“你是女人,體質屬陰,所以你的真氣救不了阿牛!他現在是消化不了那個內丹的寒氣,等我幫他寒氣逼出體外,他也就沒事了!不過,殭屍的內丹雖是增加修爲的至寶,但也容易讓人步入邪道,所以也不是什麼大福!”

唐瑾說的這一點兒,對我來說都是次要的了,事情已經這樣了,就只能先將阿牛救過來再說。 「那就開始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宗政博和韓雷等人聞言一愣,不懂墨九狸說的開始吧,到底是什麼意思?

「哎呀,你們真的是笨死了,夫人的意思就是你們必須全部認韓老為主!」花護法看著宗政博等人發獃,有些無語的說道。

「認主?」宗政博和韓雷聞言疑惑的說道。

「沒錯,就是認主,發誓是沒用的,所以想死的可以閉嘴,不想死的直接認主,時間有限,都麻溜的!」花護法不耐煩的直接說道。

聞言,宗政博和韓雷等人對視一眼后,還是只能妥協,因此兩個家主率先來到韓瑜面前滴血認主,其餘人見狀也紛紛上前認主……

很快,留在外面的宗政家族和韓家人,就已經認主完畢了!

「去把坑裡面的人撈出來吧!」墨九狸看向韓瑜說道。

「一起去吧!」韓瑜點點頭,看著眾人說道。

宗政博和韓雷等人聽了韓瑜的話,紛紛跳到了坑裡面,把裡面的人一個個都給撈了出來,實在是中間的巨坑太深,掉下去的人數又眾多,韓瑜等人花了好一會兒的時間,才把所有人都給撈了出來……

他們在坑裡的時候,上面墨九狸等人說的話,都聽的十分清楚,因此一個個上來之後,也不敢墨跡,紛紛上前認韓瑜為主,最後只剩下韓閱,看了眼韓雷,然後上前認主……

等到所有人都認主之後,墨九狸看了眼宗政博等人道:「好了,這裡沒有什麼事情了,距離秘境關閉還有段時間,你們也都散了,去尋找寶貝去吧,我知道你們在外還有族人沒有匯合和沒有進來,你們自己想怎麼做自己看著辦,讓那些人反抗也可以,只要他們的命夠硬!而你們的體內的毒,靈力已經解了,但是還有一種毒卻是無解的,懂毒的人一檢查就能查出來,解藥一年後找韓瑜拿,這種毒隨時能夠發作,只要你們聽到或者看到一個宗政家族和韓家人,想要背叛韓瑜和我們夫妻,而不去阻止不去解決,那麼三天之內必定會自爆而亡!當然了,不信的話,你們大可以試試看,不過後果自負哦……」

眾人聞言心中一驚,卻是也沒敢說什麼,最後都紛紛看向韓瑜,畢竟現在韓瑜是他們的主子了!

「該說的,我剛才已經說了,所以都散了吧!記得把周圍的人都給清一清……」韓瑜直接說道。

「是,主人!」眾人聞言說道。

接著隨著宗政博和韓雷紛紛離開,周圍有一些小勢力的人,還有一些散修的修鍊者,從開始就看熱鬧到現在的人,也都宗政博等人全部轟走了……

雖然宗政博等人在墨九狸他們面前慫了,但是面對別人那可是一點兒都不慫的!

等到宗政博和韓雷等人都離開后,這個地方瞬間又剩下墨九狸,帝溟寒,韓瑜,花護法,風護法,暗護法,雲夏,雪封幾個人了……

韓金武還有宗政家族的七個老祖宗,也都被打發走了…… 果然如唐瑾所說,阿牛得到唐瑾相助,慢慢的恢復正常,只是人變得很虛弱。

唐瑾揹着他回到我們借宿的農戶家裏,將阿牛安頓好了,我和唐瑾才一起到了外面。

唐瑾問我爲什麼會在這裏?我不想說太多,就回了一句有點兒事!

之後兩個人就都靜了下來,似乎找不到什麼可說的話題,氣氛有些讓人無措的尷尬。

後來還是唐瑾先說了話,說雲小諾和黃毛都在他住的地方,兩隻鬼跟唐瑾回到金秀後,雲小諾就吵着想見我,他說我現在有喜事,不易和那小鬼相見,所以就告訴我一聲,等我過段時間記得去看看那小鬼。

我這纔想起將雲小諾和黃毛託付給唐瑾的事,很欣慰那兩隻鬼都沒事。

不過,唐瑾的那句什麼我有喜事,讓我有些耳朵疼,突然不想送他了。就說自己累了,讓他自己走好!

唐瑾應了一聲,淡淡的月光下,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唐瑾的身影略顯淒涼。

感覺唐瑾應該走遠之後,我才又折返回來。靜夜下,連蟲兒都歇了,我的心也靜的沒有一絲生機!

我就那樣久久的站在那裏,大腦裏一片空白。

直到後來站的累了,我纔想到回去,沒想到一轉身,就“砰”的一聲撞到一堵牆上似的,撞得我鼻子都酸了!

我被撞得有點兒懵,心裏還想呢,這裏啥時候多了一堵牆?

等我擡起頭才發現阿牛居然站在這裏?

看到他好了,這也算是唯一讓我開心一點兒的事了!

阿牛問我怎麼在這裏站着?

我只說“覺得悶吧!”

之後阿牛問起是不是因爲盤俊,對我說我要是不喜歡盤俊,明明可以直接跟他說清楚的,明明一句話的事,現在卻弄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以後都不好見面了!

我心裏苦笑,如果一切都只是一句話那麼簡單,那麼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苦了! 桃源仙庄 不過,我也知道阿牛是好心,所以故意調侃他,“喂,明明是誰?他和我有關係嗎?”

一句話,讓阿牛直摸腦袋,他本來人就憨,被我一逗,就更不知道說什麼了!

看到他的窘迫又着急的樣子,我反倒開心的笑了。其實做人還是像阿牛這樣簡單點兒好吧,最少會開心很多?

當然這只是我自己這麼覺得!

天亮的時候,我和阿牛就只能離開那個村莊了。阿牛說要不然帶我去投奔他的遠方親戚。但我們剛走到村外,就看到唐瑾的路虎停在那兒。

看到我們,唐瑾從車上下來,他全身仍是像冰山一樣冷峻,不過說出的話卻不冷。

唐瑾居然幫我們安排好了住處,還說阿牛的工作也已經安排好了,在宗教局當保安。

對唐瑾的能力,我一直不懷疑,但他能這麼幫我,這真是讓我想象不到的!

我開始還有些猶豫,因爲並不想再欠唐瑾的人情了。

唐瑾卻說,房子其實是宗教局那邊幫我安排的,我幫局裏找到劍虹,這麼大的功勞,理應得到些獎勵。

我心裏卻無比清楚,唐瑾只是找這樣的藉口罷了,我當日親自將劍虹交給姜領導的時候,可沒聽他要給我什麼獎勵。

說到底,唐瑾這藉口也算是一個很好的臺階,我借勢也就下了,對他點點頭。

然後我問阿牛,他自己有沒有什麼想法?阿牛隻呵呵笑着說,“我一切都聽師父的!”

那一切都好辦了!

就這樣,我和阿牛跟着唐瑾去了他給我們安排的地方。

那地方離着宗教局很近,比秦老道那處宅子還要氣派,我一看就更加確定這絕不是什麼宗教局給我安排的房子。

不過,唐瑾之前那麼說,我現在就順着裝傻得了!

這房子裏,什麼都有。住的也舒適。

晚上的時候,唐瑾將雲小諾和黃毛都帶了過來。

我見到雲小諾就想要將她留下來,那小鬼卻說她喜歡和唐瑾這個大哥哥,尤其唐瑾還找了塊翡翠讓她宿身,那玉有天地之靈性,滋養着她,所以她現在纔好的不得了,纔不願意過來和我同住呢!

我笑罵她是個沒良心的小鬼,之後也沒再強求。其實說起來,有云小諾和黃毛留在唐瑾身邊,我還真是很安心的。因爲至少雲小諾和黃毛還可以好好守護唐瑾。我希望他安安全全的!

這樣,我和阿牛在唐瑾安排的宅子裏住了下來。

我起初擔心離着盤俊近了,他就會有辦法找過來,到時候真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不是我不肯跟盤俊說清楚,而他一直都不肯放手。

不過,一連住了十幾天,也不見盤俊的找過來,我就覺得有些奇怪。

因爲盤俊的卜算能力特別厲害,他要是想找我,肯定會找的到!

所以我反而有些擔心了,擔心盤俊身體是不是有事,我所謂的逃婚,是不是氣得他病更重了?

不管怎麼說,除了我無法答應和盤俊在一起外,其他的,只有我欠盤俊的!

我本來想偷偷去看看盤俊,但夜裏走在街上,冷不丁瞧見左臂上的蛇紋又幽幽的發着光,我心知有事,就開始加倍小心,結果發現有隻鬼一直在跟蹤我,之後我就將那隻鬼給捉了。

原本想去看盤俊,這下子也就只能改了計劃。我收了那隻鬼,帶着他回到家裏。

一審才知道那隻鬼竟然是城裏的一個冥師家養的鬼,專門幫那個冥師打聽我的消息來的。

我這時候才知道我找到劍虹的事,並且接任山字派冥師掌門的事,早已經在金秀一帶的冥師圈子裏引起震動。甚至連兩廣的冥師圈子都驚動了。

有一個在冥師圈子裏舉足輕重的人物,已經動身從廣州那邊趕過去。而那個想用小鬼監視我的冥師,就是爲了那個大人物收集我的資料。

我一聽這個,真是有點兒鬱悶。這還真是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雖然秦老道早就跟我說過,我接任了這山字派的掌門,以後難免就會有些門派事端,但我又沒招搖,又沒刨他們家祖墳,那些人這麼針對我幹嘛?

不過,既然有人要找上門來,我也只能坐等接招了!

放了那隻小鬼,我讓他回去告訴他的主人,不用這麼鬼祟的打聽我的消息,想見我還不好說嗎?約個地方,當面鑼對面鼓的豈不更好?

那個小鬼唯唯諾諾的應着,回去報了信兒!

第二天,就有人給我鄭重其事的下了請帖,約我去間茶樓會面。 「小紅,那傢伙到底什麼時候能睡醒啊?」墨九狸扯過肩膀上面的小紅問道。

「主人,已經醒了,剛才它一直在看熱鬧呢,我覺得它可能對你有些好奇!」小紅眼神一亮的說道。

「真的?你確定它醒了?」墨九狸詫異的說道。

「我早就醒了,那些人掉進去時震動把我吵醒了!」墨九狸的話剛落下,一隻渾身雪白,跟小紅一樣只有巴掌大小的小老虎,就出現在墨九狸的面前說道。

墨九狸一看到鑽山虎的樣子,瞬間就被萌到了,這小老虎簡直太可愛了!最主要的是,墨九狸還驚喜的發現,這隻鑽山虎竟然成年了,所以說對方不僅僅是鑽山虎,還是一隻尋寶虎了!

「剛才那些人不能說話,是你給他們下毒的嗎?」小白老虎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它剛才被那麼多人調入大坑裡的顫動吵醒了,然後看到那麼多人掉在大坑裡面,它還在偷笑,那些人類太蠢了,竟然那麼多人一起掉下去,難道都瞎么……

可是,很快它就察覺到不對勁了,因為它發現那些人躺在坑裡,竟然不出去,它好奇的仔細看了看,越發好奇了,因為那些人不僅不出去,一個個張嘴卻不出聲,好像是說不了話……

它是一隻精明的小白老虎,知道那麼多人同時掉進坑裡可能是意外,但是那麼多人同時掉到坑裡,又同時不出來,還同時說話沒有聲,一定是不對勁的……

然後它發現上面的宗政博等人,正在跟墨九狸對持,它也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但是它清楚看到宗政博等人實力,都強過墨九狸等人的,結果倒好,強者竟然乖乖的因為墨九狸幾句話,就認她的手下為主了……

於是,自認十分聰明的小白老虎本虎,覺得坑裡的人,可能也跟墨九狸有關係,便自動出現在墨九狸的面前,問個答案……

「沒錯,是我下毒的!」墨九狸聞言看著小白老虎說道。

「你的毒藥那麼厲害嗎?」小白老虎想了想問道。

「那是,因為我是個厲害的神醫,所以我的丹藥都很厲害!」墨九狸看著小白老虎笑著道。

帝溟寒看到自己小妻子被小白老虎的模樣萌到了,心裡十分不爽,很想一把魔焰把小白老虎的白毛都給燒光光,看它以後還怎麼賣萌,一隻老虎長的還沒有貓咪大,也不怕都了虎臉……

小白老虎要是知道帝溟寒的想法,一定會鬱悶死的!它又不是虎族好么,它本來就這麼大好不啊!

「那你把你的毒藥送給我幾顆好不好?」小白老虎看著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可以,但是我為什麼要送給你呢?」墨九狸聞言笑著問道。

「那你怎麼樣才能送給我?要不我幫你找寶貝,然後你把丹藥送我,我們交換!」小白老虎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聞言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因為她發現成年後的尋寶虎,果然如同天地九神訣上面記載的那樣。 給我下請帖的人姓齊,名字叫做齊國華。

爲了瞭解他的根底,我特地去了宗教局一趟,找了那個姜領導問了,才知道那齊國華在金秀也是響噹噹的人物。

不過,那姜領導說的是那齊國華在人前的身份,開着幾家金店,有一定的資產的大老闆。因爲樂善好施,齊國華在金秀名聲比較好。

除此之外,我沒從姜領導那裏問出更多的信息,也就告辭離開。

走出姜領導辦公室的時候,正巧看到唐瑾,他看到我了,但那眼神冷得就像清晨臺階上的夜露。

我心中一澀,對着他笑笑,也沒說話,轉身下樓。

我走到樓梯轉角的時候,似乎聽到唐瑾問我來做什麼?那姜領導笑着回,說我在打聽一個叫齊國華的人。

之後兩個人應該是進辦公室,我聽到一聲關門的響動,再聽不到其他聲音。

我苦澀的笑笑,不再停留。

晚上,我還是跑了一趟陰間,問秦老道纔是最有效果的。

經過那秦老道一說我才知道,那齊國華事實上也是一個冥師。秦老道瞧不起人家,將人家說的一無是處,我可不敢大意。

後來我將從廣州趕過來一個大人物的事,也跟秦老道講了。

秦老道一雙小眼睛眨巴眨巴,想了半天,才似乎想起來什麼?對我說要當心點兒,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活着的時候根本不將那個齊國華放在眼裏,但我不同,天資差的就跟團牛糞似的,不小心就會被要小命。

我忍不住皺皺眉,這臭老道就沒看得起我的時候。這話說的這難聽。

秦老道可不會管我的感受,繼續說道,“那齊國華原本也是山字派的人,那黑山神當上山字派的掌門後,那齊國華受了排擠,才搬到縣城來住。至於你說的那個大人物,我覺得應該是齊國華的師父盧興良。”

我聽到這裏,就有種不好預感,問秦老道,“他們不會是來尋仇的吧!”要不然還能怎麼着?反正不可能是送禮的!

秦老道說那盧興良當年應該是正宗的山字派掌門繼承人,後來被黑山神奪了位子,這次來多半是來找你要掌門之位的!

我一撇嘴,說道:“這掌門,他們想要我就給他們好了,還當這是什麼好事嗎?”我心裏的話了,什麼破掌門?以爲我稀罕啊?

秦老道笑得有些老奸巨猾,我頭皮一陣發涼,問他笑什麼?

他卻只說,這江湖上爭名奪利之事,哪裏是一個“讓”字那麼簡單,到時候我就知道了!

我心裏就一個“煩”字,回來之後,阿牛瞧我臉色不好,就問我怎麼了?是不是那個齊國華不好惹?

我嘆口氣說不入冥師這個圈子,還真不知道處處有能人。只是這些能人幹嘛爲難我這個山村野丫頭呢?

阿牛憨笑說咱不跟他們一樣兒就行了!

我只能苦笑。

不過,我從不怕事,水來土掩。所以我和阿牛還是大大方方的去了茶樓。

那個齊國華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瞧着挺斯文一人,全身透着種雅氣,至少給人感覺還是很和善的,容易接近。

在他身後站着幾個年輕男人,還有一個漂亮女孩。

我對那幾個男人不感興趣,因爲瞧着那個漂亮女孩溫柔嫺雅,真是美人如水,就忍不住打心裏喜歡。說實話,我遇到過的女孩子,不是盤綺羅姐妹那樣潑辣,就是庭媛那樣的心機女,後來遇到個李魅,也是敢狠敢殺的主兒,全身都透着種蠻氣,哪裏像眼前這個女孩?

所以一時覺得有些驚豔,忍不住想要是有這樣的一個姐姐妹妹的,那多好?

本來我以爲這次會面就一定劍拔弩張似的,所謂宴無好宴,不過目前爲止,氣氛一直挺好,那齊國華一行人,表現的都彬彬有禮的樣子,說話也客氣,我頓時就有些放鬆警惕。

一番客套後,那齊國華招呼我和阿牛入座。

我雖長在山裏,但打小讀遍古書,又有爺爺教導,對禮義廉恥的都有個分寸,所以齊國華讓我坐主座的時候,我謙讓不坐。

但阿牛就不同,真的如一頭牛一樣的,人家讓他坐,他就一屁股坐下了,還是佔了個主座。那齊國華的臉當時就黑了,他身後一個弟子還衝動着要將阿牛拎起來的樣子,只不過被齊國華擋了。

就打這時起,氣氛一下子就變了。即使我讓阿牛起來換了位置,那齊國華也沒再坐那主位,空了那位置,坐到了副主位。

我這時候纔想起來,文人都好講究個什麼裏子面子,還有一番傲骨,不受嗟來之食。

尤其坐下來聽着那齊國華文縐縐,假模假式的各種說辭,就有些想嘔!

以前沒跟這種接觸過,也沒什麼感覺,現在接觸到,心裏就只想送這類人幾個字,虛僞、矯情!

我也不爽,討厭跟這種表面一套,心裏一套的人打交道,這會兒又覺得盤綺羅那丫頭雖然毒辣,但從不掩飾,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那才叫爽氣!

閒話扯了一堆,服務員開始上茶。

這廣西盛產各種茶葉,所以廣西人很愛喝茶。即使金秀這樣的縣城,茶樓茶舍的也不少。

這喝茶有很多規矩,但是我打小在山裏長大,哪裏懂得這些?

我以前在山裏的時候,爺爺會帶我去大瑤山的原始森林的山域,去採一種野山茶,我們自己曬茶炒茶,喝起來也沒什麼講究,衝了就飲,解渴就行。

所以一到茶樓,我和阿牛就出醜了,被人毫不避忌的嘲笑、嘲諷,我們根本不是喝茶,而是牛飲!

而給我們下請帖的那個姓齊的冥師,還人模人樣的責斥他的徒弟,說不要欺負我們這隔世的高人!

阿牛那麼憨厚的人,也聽出對方話語不善,在一邊摸着腦袋嘀咕,“這‘隔世’是個啥意思啊?是說我們死了,還是你死了啊?”之後,他呵呵一笑,接着說道,“我跟我師父都年輕着呢,當然不是說我們死了,另外,我爹死的時候,好像就跟齊大爺您差不多的年紀!”

阿牛人傻話不傻,將那齊國華氣的臉黑的跟鍋底似的,但一時間也說不上什麼話來。

不過人家身後有徒弟,那些徒弟就直接翻臉了,說我和阿牛果然不愧是山野出身,全身透着野氣,不是個好東西!

阿牛聽到這些,嘿嘿一笑,說道:“小時候下地早,沒上過學,說實話認不得多少字。這啥叫不是好東西啊?我瞧着你們也和我們生的一樣,也沒多個腦袋,多條腿兒,那你們到底是東西啊,還是不是東西啊?” 我暗地裏想笑,沒想到阿牛平時憨憨的,真是到了節骨眼上,那話能噎死人。

齊國華那身後的幾個男人都不樂意了,不過齊國華還裝着大師風範,呵呵一笑,說道:“玩笑話,玩笑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