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等到周圍沒有人了,他才鬆開葉薇薇的嘴巴。

“秦哥,你也欺負我是吧!”葉薇薇很委屈。 “你這丫頭,有沒有腦子。”秦陽直接一句話懟了過去,手指戳着她的太陽穴,“且不說今天是你哥的婚禮,誰不是和和氣氣的,就你鬧騰。你看看你這樣子,平時也就算了,今天那麼多人在,你不是應該裝出一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的麼,怎麼就原形畢露了?”

葉薇薇委屈:“我……我就是被他給氣着了。我給他買衣服,把他帶過來,他還這麼嫌棄我!”

秦陽一手抱胸,一手摸着下巴。

“所以……你們倆不是才說了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麼?怎麼才兩天不見,就親密到買衣服了?”

葉薇薇被堵住了,“我”了半天,說了一堆語無倫次的話。

調侃得也差不多了,秦陽清了清嗓子,乾咳兩聲:“我把你們拉過來是有正事要說的。今天婚禮上,被邀請的人肯定很多,那個方曉曉是不是也會來?”

葉薇薇點頭,也冷靜下來:“會有什麼危險麼?大庭廣衆之下,她總不可能出花招吧?”

秦陽搖了搖手指:“那可不一定。苗疆的人想要使用蠱術,哪裏需要那麼興師動衆。說不定就在你根本沒察覺的時候,她就已經完成了。”

高子騫也看了過來。

秦陽繼續說:“所以,今天你們必須不能出岔子。都給我hold住了。我會讓蘇婭盯着方曉曉,你們兩個最好不要有交集。方曉曉可能已經知道你中情咒了,但是不一定確定跟你中情咒的是誰。我上次忘了說了,血煞做出來的情咒還有一個直接明瞭的特點。”

“什麼特點?”

“那就是,你們中任何一個人死亡的話,另外一個人也會死。所以,爲了你們自己的小命,也爲了對方的小命,千萬不能亂來了。葉薇薇家保鏢多,想要害你不容易,如果方曉曉要動手的話,只會找小高。所以,在解決這個後患之前,你們最好還是保持距離。小高,你就當作是跟我們一起來的。”

葉薇薇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臥槽,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秦陽聳肩:“我也是現在纔想起來的。最近事情比較多,誰能什麼細節都記着。”

就連高子騫也有些吃不消。

那就是說,他和這個女人的命從此就要綁在一條線上了?!

秦陽帶着“非常抱歉但事實就是這樣”的同情態度,看着他然後點頭。

提醒完之後,秦陽一行重新回到了家宅中。還是有一些人看過來,但看到沒有後續也就不再關注了。

目前在場的都是他們葉家比較親密的親友,方曉曉等人還得等這邊的人去女方家中迎親,接到教堂進行婚禮儀式,最後,等到他們回到葉家,正式參加晚宴的時候才入宴。

同理,姜浩澤他們也是一樣。只是單純生意場上的夥伴,並不會那麼早到婚禮現場。

婚禮過程倒是沒什麼波折,不過有點尷尬的是,葉家那些親友與女方家親友都多多少少認識,只有秦陽他們三人算是最突兀的存在了。

有人湊近他們問了一下身份,秦陽倒也不客氣地自我介紹了一番,並且同時給自己打了一波廣告。

除此之外,他們三個與整體氛圍格格不入。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迷信,有些人在知道他們爲什麼能來的時候,態度頓時變得不屑與輕蔑,隨後不再搭理他們。

估計是把他們當成江湖騙子了,或許還會在內心嘲諷一下葉傢什麼時候竟然也這麼愚蠢了,竟然會真的信他們這種“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風水師傅”的江湖騙子。

秦陽自然是懶得在乎別人看他的眼光,蘇婭和高子騫也不是那種在乎旁邊人的人,一個比一個悶。

教堂裏,看着最前面一對新人正在宣誓,交換戒指,接吻。秦陽側過頭,餘光看向蘇婭。

蘇婭注意到他的視線,轉過頭來看他。

“怎麼?”

秦陽什麼都沒說,就這樣看着她,眼中帶着笑意。

直到蘇婭被看得眼神有些閃躲。

悄悄湊到她耳邊:“如果可以的話,咱們有空把證給扯了吧。”

不管詛咒多麼嚴重,可能一輩子都不能碰女人,但有那張紅紅的結婚證在,配偶欄上有蘇婭的名字,看着也能稍微痛快點。

蘇婭的耳尖又紅了起來。

秦陽趁着周圍人都看着前面,偷偷拉住了她的手,悄悄撓她手心。

蘇婭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也就隨他去了。

天色漸暗。

對於秦陽他們來說,真正需要警惕的時間也就是這個時候了。

來到葉家的人越來越多,大多數都是一些穿着非凡的商業界有頭有臉的人物,包括那些小輩。

姜浩澤一家來的時候,一時間吸引了現場不少人的目光。

姜浩澤一進來就東張西望,看到秦陽之後,直接朝這邊揮了揮手。

秦陽正端着一杯香檳裝紳士呢,看到他,舉了舉香檳示意,同時對耗子的父母和姐姐點了點頭。

雖然這只是一個細節,但姜家畢竟算是在a市舉重若輕的人物,姜浩澤又是a市最有名氣的富二代,不少人還是順着姜浩澤的目光,看到了秦陽。

姜浩澤他們先去跟葉家的人寒暄幾句,秦陽抿了一口酒,開玩笑扭頭,看向旁邊的兩位。

“信不信,不出十秒,就有人要過來套近乎了。”

他的聲音不大,他們站的位置又比較偏僻,只有高子騫和蘇婭聽得到。

話音剛落,就見有一個相對比較年輕的女子走了過來。

妹子年紀看上去是不大,但身材還真是……豐滿。一條價值不菲的連衣裙穿在她身上,只感覺窒息。

“你們認識姜家麼?我以爲你們是楊家的親友。”

秦陽心中在點頭。

雖然夠直白了,但說話還算有點講究。

楊家遠遠不及葉家,更不用說姜家。他們三個是生面孔,會這樣想也是正常。

秦陽也不解釋,笑眯眯地衝着她笑:“只是機緣巧合,認識了一下而已。”

“小秦師父,我就知道你也在。”一聲呼喊,當即把秦陽附近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能這麼喊秦陽的,基本上只有一個人了。

範青。

沒想到他也來了。

範青在目前的a市名聲不錯,爲人又豪爽。他這一嗓子,當即讓原本就對秦陽他們有些疑惑的諸位感到更奇怪了。

從來不曾見過的生面孔,怎麼會跟好幾個商業界的大人物認識?而且,看上去還很熟悉的樣子。

特別是這一聲“小秦師父”。

讓三十多歲的範青尊稱一聲師父的,用膝蓋想都覺得很可怕啊。

特別是,再看看他的樣子——這絕對還只是一個小夥子吧。

一時間,周圍不少人已經開始眼神交流、竊竊私語。

範青已經大步來到了他們面前。

“你們這是隨了哪門子的親呢?”範青拍了拍他的肩,又看了看旁邊的蘇婭,“郎才女貌啊郎才女貌。”

秦陽優雅不失禮貌地笑着迴應:“跟葉家一直關係不錯,今天過來……也算是保駕護航了。你不去跟葉老爺他們先打個招呼麼?”

範青忙點頭:“對,是該打聲招呼。只是沒想到你也在,有點意外。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待會兒再聊。”

說着,範青暫時離開。

原本湊上來打招呼的女子臉上有些尷尬。

“你們是葉家的親友啊。剛纔失禮了。”

秦陽搖頭:“沒什麼。我就是一個陰陽師,替人祛災祈福的。你們不認識也正常。”

“不過,要是你們遇到什麼不乾淨的事情,可以找他。價格公道,童叟無欺,絕對靠譜。”

不等秦陽自己說完,不遠處一個大大咧咧的嗓音已經替他說完了。

姜浩澤這嗓門喊出來,相當於就是最給力的廣告了。

秦陽哪兒能還不知道他的意思,給了他一個眼神。姜浩澤得意地挑了挑眉,走了過來,一把摟住他的脖子,貼着耳朵說道:“陽哥,待會兒你得幫我一下。”

“怎麼了?”

姜浩澤苦着臉:“待會兒那隻母老虎一家也要來……我怕被姓喬的老頭給瞪死。”

秦陽無語。

“那你找我幫忙有什麼用?還是乖乖地躲在你爸媽還有你姐身邊吧。”

“不行不行。”姜浩澤的臉更耷拉了,“要是我姐沒回來那還好,我姐回來了,我要再在她旁邊,下場不會比被姓喬的瞪好到哪兒去。”

秦陽對姜浩澤這個大七歲的姐姐還真瞭解得不多。只知道她經商能力非常強悍,大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架勢。

這不還有沸沸揚揚的傳言,說姜家很有可能以後是交給耗子他姐,所以耗子纔會早早地開始獨立門戶,自己開公司,而且還是跟他家產業沒太大聯繫的產業。

“你姐怎麼你了?”

“我姐肯定是長時間沒有得到男人的滋潤,一年比一年暴躁。你都不知道她的脾氣啊……從小我就被她虐……最過分的是,她還腹黑啊。在爸媽面前乖巧得不得了,一轉頭在我一個人面前的時候就開始奸笑。我都懷疑她是不是對男人飢渴到連自己的親弟弟都無所謂了……”

秦陽實在笑得無語。

“你這嘴啊……還是閉緊點吧。小心被你姐聽到了,真要按你說的,那你就死定了。”

卻道良人心未變 姜浩澤忙回頭,看了一眼後面,確認了自家老姐還陪在爸媽旁邊,沒有鳥他,鬆了口氣。

秦陽也覺得奇怪:“你姐年紀不小了吧。怎麼還不結婚?沒遇到自己喜歡的對象麼?”

“她從小就特有自己的主見,商業圈裏的人都認識得差不多,每一個看得上的。也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樣子的男人。對了,陽哥,能測八字麼?幫我姐算個命唄,專門算姻緣。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誰能把這隻最大號的母老虎給攻略了,我絕對要給他一百萬個贊。”

秦陽看了看姜小姐那邊,正巧那邊也看過來。

“你姐要是知道你揹着她,把她的生辰八字泄露出來,小心掉一層皮。”

姜小姐高高瘦瘦,非常時髦又不顯得喧賓奪主。她今天穿着的是一卡其色小西裝搭配a字裙,雖然不是連衣裙,但個人色彩非常強烈。特別是那一口烈焰紅脣,嘖嘖……妥妥的御姐啊。

正說話間,高子騫突然動了起來。

秦陽順着他的目光看去,發現了方曉曉的蹤跡。

此刻的方曉曉正走向葉薇薇。看上去沒有任何問題,面帶微笑,好像很熟絡的樣子。

秦陽沒回姜浩澤的話,上前拉住了高子騫,壓低嗓音提醒:“不要打草驚蛇。”

他看向蘇婭:“蘇婭。”

蘇婭點頭,轉身離開。

姜浩澤被他們這一系列的動作搞得一愣一愣的。

“怎麼了?”

秦陽搖頭:“沒什麼……事後跟你解釋。”

姜浩澤怎麼說也跟他有了三年默契了,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現在有任務在身,當即明智地閉了嘴。

很快,範青也過來了,聊了幾句。

但也很快,有一羣並不是很熟悉的人湊了過來,都是想借他這個平臺,希望跟姜浩澤等人扯上關係的。秦陽都是能避則避,打廣告爲主。

看向高子騫,注意到高子騫的情緒有些波動。

“你平時不會這麼激動的,是哪裏有問題麼?”他小聲問了高子騫一聲。

高子騫搖頭:“我也不太清楚。一直鬧心悸。”

秦陽微微皺眉。

心悸?

他扭頭看向葉薇薇那邊。

蘇婭站在葉薇薇旁邊,方曉曉全程無法接觸到葉薇薇絲毫。

秦陽沉思片刻,而後看向高子騫:“這樣,你把你的感覺隨時跟我說。我也來表現出跟你一樣的感覺,而你儘量剋制住,不要表現出來。希望我的懷疑是錯的……”

高子騫點頭。

擡頭看向姜浩澤:“如你所見,我們現在這邊有點問題。你認識葉薇薇麼?”

姜浩澤搖頭:“她一直在國外上學,我怎麼可能誰都認識。”

“去認識認識吧,還挺好玩的。”

三個大男人走向葉薇薇。

“秦哥,我有點不太舒服。”葉薇薇一看到秦陽走過來,頓時臉上就露出了一些痛苦的神色。

秦陽點頭:“是不是感覺心悸?”

葉薇薇點頭,而且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

秦陽故意湊近她,壓低了點嗓音:“我也有點。也不知怎麼的,就想過來看看。”

他聲音雖然是壓低了,但還是讓周圍的人聽到了。 最直接的反應就是姜浩澤。

“陽哥!你……你這話說得有點不太對勁啊。嫂子還在旁邊呢。”

姜浩澤那眼神看得,真跟耗子似的有光。

秦陽按住他的肩膀,拍了拍:“放心,蘇婭會理解我的。這件事我待會兒跟你解釋。”

而後,也沒有看蘇婭的反應,直接拉住葉薇薇的手:“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是先找個安靜的地方避一避比較好。”

而後,在姜浩澤一臉“臥槽?這什麼情況?陽哥這是要出軌了嗎?”的表情中,秦陽拉起葉薇薇就走。

把在旁邊的方曉曉徹底無視了個乾淨。

反倒是葉薇薇,被拉走之前衝着她有些爲難地笑了笑。

現場留下姜浩澤、蘇婭和高子騫三人面面相覷。

姜浩澤看了看蘇婭,又看了看高子騫:“我說,你們兩個誰能給我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什麼展開?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嫂子,你這樣都無所謂?!你不是……那啥……應該罰他跪算盤、跪鍵盤、跪遙控板、跪榴蓮嘛!”

蘇婭面無表情,瞥開了眼神,看上去好像確實有些受傷的樣子。

只是,她一言不發。

姜浩澤又看向高子騫:“喂,雖然陽哥是你師父,但你也不能盲目愚忠啊。你不是正義感很強麼,出軌啦,也什麼都不在乎?傻了吧?”

高子騫面色嚴肅:“我只在乎鬼魂問題。人只見的情感……我不擅長。”

姜浩澤簡直氣死,一把抓住兩人的胳膊,朝着秦陽離開的方向大步走去。

“開什麼玩笑。嫂子,我是認準了你是我唯一的嫂子的。我跟你說,咱們這個社會是一夫一妻制的,沒有什麼妻妾成羣的戲碼,更不是什麼小三上位說上就上的情況……咳咳,當然我也不是說葉薇薇那姑娘就不好了……反正,要在出軌的幼苗剛生長起來之前,把它徹底扼殺在搖籃裏。跟我走,這次,我姜浩澤罩你。”

三人就這樣匆匆離開。

周圍原本有不少人關注着他們,但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真的敢追上來一探究竟。

就這樣,五人先後離開了宴會大堂。

等到姜浩澤拉着兩人來到後院池中心的噴泉邊的時候,只見秦陽雙手抱胸,靠在一棵樹旁邊,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們過來。

似乎對於他們現在的出現一點也不意外。

葉薇薇則是坐在噴泉邊,低着頭捂着胸口。

姜浩澤還沒有反應過來,看到兩人分隔那麼遠,還以爲只是做給他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