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安小天點了點頭,“絕對可靠,至少那五個天階高手,我是親眼看見了。”

“那他們如此大舉來到雲南,就不忌憚會驚動妖王?”這話是龍小蠻問的,她也是聽得一臉的糊塗。

“呸!”

提起妖王,安小天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被提了,從頭到尾,都是歐陽鐵蛋搞的鬼,我們都給它耍了!”

說着,他做出一個極度怨恨的表情,接着道,“歐陽鐵蛋對我們一直不滿意,早就和秦氏家族那邊搭上線了,這次秦家敢如此大舉進犯雲南,就是得到了妖王的默許。”

“妖王暗中支持它們,所以他們來了那麼多人,我們卻全然沒有發覺。而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滅掉我們,成爲妖王在雲南的新的代言人。”

“該死!”

我聽完後咬牙罵了一聲,恨不能將歐陽鐵蛋扒皮拆骨,沒想到最終我們還是被它狠狠陰了一手。

“操,歐陽鐵蛋真特麼是個孫子!”

志剛怒罵一聲,“要不咱跟它拼了,管他什麼妖王還是秦家,大不了決一死戰,就算死,也特麼拉幾個人墊背!”

“我說志剛哥哥啊!”

安小天哭喪着臉道,“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苦心經營的基業,可不能就這麼糟蹋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趁他們還沒準備好之前,趕緊撤出雲南,然後想辦法另謀出路。”

(本章完) “撤?怎麼撤,人家現在已經堵到了家門口,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與其決一死戰!”

我狠狠一拍桌子,“傳令下去,天玄教所有教衆立刻集合……”

“別!”

安小天連忙阻止道,“我倒是有一計,能讓我們悄無聲息的撤出雲南。”

“快講!”我是有些着急了,說話嗓門兒也大了不少。

安小天連忙道,“我繼續假扮山鼠精,回去想辦法拖住他們,然後你們連夜分批次扯出雲南。”

“不行!”

我毫不猶豫的否決了這個提議,“這樣的話,你太危險,事情敗露以後,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沒別的辦法了,就這麼辦了吧,犧牲我一個,總不能全軍覆沒的好!”安小天做出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我還想說點兒什麼,安小天連忙擺手道,“現在沒時間說這麼多了,要是再拖下去,我們一個跑不了!”

說完之後,一把撿起地上的人皮面具扭頭衝出了門外。

“安小天,回來!”

志剛正準備追出去,卻被我一把拽住,志剛紅着眼怒喝道,“難道你們眼睜睜的看着安小天去送死嗎!就算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

我衝着志剛輕輕搖了搖頭,然後下令道,“傳令下去,紫嫣營和虎威營,立刻撤離,狼騎營重甲營待命,偵察營繼續偵查!”

“得令!”

做完這一切後,我連忙給醜奴和秦月打了個電話,讓他們趕緊過來,立刻商討怎麼把安小天救出來。

“救出來?既然要救的話,那剛纔怎麼不攔着他?”志剛一臉的糊塗。

侯小飛懶洋洋的說了一句,“那個安小天是假的,真正的安小天,恐怕已經被他們扣下了。”

“啥,剛纔那個安小天是假的!”志剛一臉的驚訝之色。

志剛的性子比較暴躁,而且比較直來直去,所以沒有看出端倪,其實從安小天剛回來說了幾句話之後,除了志剛以外,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出這個安小天是假的。

一個人的模樣可以假扮,但言談舉止和氣質卻是裝不出來的,如果是真的安小天,即使遇見這事兒,憑着他的性子,斷然不會一個勁兒的鼓動我們扯出雲南,他雖然平日裏嘻嘻哈哈的,但要真碰着事兒,也是個寧死也不後撤,要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的狠角色。

但是剛纔那個安小天,卻一個勁兒的讓我們逃跑,這斷然不是他平日裏的作風。

而且剛纔那聲“志剛哥哥”便將他假冒的身份徹底暴露,安小天平日裏要麼喊志剛名字,要麼稱其傻大個子,是絕對不會稱呼志剛爲“志剛哥哥”的。

我沒有當場揭穿他,就是想來個將計就計。

那個假冒的安小天,如此極力慫恿我們迅速撤出雲南,說明他之前所說的什麼上千號人,五個天階高手都是危言聳聽,目的是爲了讓我們知難而退。

如果他們的勢力真有如

此強悍的話,斷然不會讓惹假冒安小天讓我們撤退。

這就說明他們心虛,什麼上千號人五個天階高手都是扯淡,估計他麼也就那區區百號人馬。

秦月來了以後,我向她問了幾個問題,就更加證明,連那羣人是秦氏家族的也是瞎說。

秦月說她們家族不可能有五個天階高手,而且現在剛剛易主,地位還未完全穩固,根本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派出上千號精銳遠征雲南。

但現在還有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真的安小天一定敗露了身份,現在恐怕已經被那羣人扣下,是死是活還不知道。

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救出來,能多爭取一秒鐘,安小天遇害的機率就會稍微縮小一些。

那羣人就住在市區的一幢廉租房裏,這裏畢竟是主流社會,我們不敢舉兵大舉攻打,而且安小天還在他們手裏,所以我們只能採取突襲的計策。

看得出,這夥人腦子一點不笨,我們先讓安小天假冒山鼠精打入他們內部,他們反手就將計就計,用假冒的安小天給我們殺了個回馬槍。

如果不是那個假冒的安小天露出的破綻太多,如果被他矇混過去的話,對方將會不費一兵一卒將我們趕出雲南,可謂是計中還有計,黃雀後邊還有黃雀。

我讓紫嫣營和虎威營撤離,去並沒有讓他們真正撤離,只是讓他們做個樣子,以此來迷惑對方,讓對方以爲我們中計。

此次攻打他們不能明目張膽的進行,以免驚動主流社會,所以我讓耳機哥從狼騎營裏挑了二十個精銳,加上我們幾個,悄無聲息的向他們發起突襲。

而重甲營則化整爲零,遍佈在那幢廉租房周圍,喬莊成吃夜攤兒的客人,我讓門大聲喝酒大聲划拳,動靜鬧得越大越好,以此來掩護我們待會兒突襲時鬧出的動靜。

一切部署完畢後,我們幾個悄悄靠近那幢廉租房,發現戒備森嚴,四周都有巡邏的守衛,門口還站着兩個。

我們一直等到凌晨兩點,看見窗口上的燈光悉數熄滅後,然後我才下令開始行動!

那些個守衛也就是一階的菜鳥,在耳機哥等人面前形容虛設,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其無聲無息的搞定。

接着我們幾個按照之前的計劃,把人分成了五組,每一組負責清剿一層。

我和龍小蠻負責第一層,衝進樓道後,我倆相互使了個眼色,便一人帶着幾個狼騎營的精銳分頭行動。

爲了不鬧出動靜,所以我沒有選擇踹門,而是用玄力注入鎖芯,將鎖芯震壞,門便自動打開了。

我猛的將門拉開,便和幾名狼騎營的弟兄衝了進去,裏邊幾人還在睡夢中,就被我們以閃電般的速度解決。

我們如法炮製,很快便將一樓解決趕緊,龍小蠻那邊也很順利,並沒有發出任何動靜。

解決完一樓後,我們迅速朝二樓衝上去支援,看見正好剛剛將二樓清理完畢的志剛和侯小飛。

三樓的小啞

巴和張雅也進行得十分順利,幾乎和我們同一時間完成了任務。

耳機哥和三千公主也迅速將四樓無聲無息的清理了乾淨,剩下的就是五樓,也就是最爲關鍵的一層樓。

我們前四樓的清剿異常順利,說明他們之中的高手一定在五樓,否則也不會在睡夢中一點反應也沒有就被我們輕易得手。

果然,我們還未衝上去,就聽到樓上傳來一聲巨響,接着就是一片廝打的聲音。

我們連忙跑上去支援,碰見幾名正在朝樓下逃竄的人,便順手將其解決。

到了五樓一看,剛好看見醜奴掄起巨錘將一人砸得粉碎,他看着我們嘿嘿笑道,“搞定,這些傢伙真不經打,我還沒過癮呢。”

秦月說樓上有三名三階高手,剛纔那聲動靜就是驚動了他們發出的,要不是醜奴的話,恐怕得把動靜鬧大。

把這羣人都解決以後,我連忙下令分頭去找安小天,並讓在樓下待命的偵察營立刻將每間屋子再次仔細檢查一遍,如果發現還未斷氣的,就地處決,一個活口也不能留。

當我在一個櫃子裏看見被五花大綁,嘴被破堵着,嗚嗚亂叫的安小天時,心裏邊懸着的一塊石頭才徹底落了地。

安小天剛被救下第一件事就是整理了一下他的髮型,然後纔開始罵罵咧咧,說什麼這羣人卑鄙無恥之內的。

他所經歷的過程和我們猜想的差不多,身份敗露以後,這夥人立刻向他發難,安小天的修爲雖然不錯,但也抵擋不住三名三階高手同時向他發起攻擊。

接下來的話,就是安小天添油加醋的胡說八道了,“這羣孫子,趁我不注意偷偷下手,要是讓我反應過來的話,我一個人就給他們全部收拾了。其實我的演技沒問題,只不過我身上的那股子玉樹臨風的氣質卻無論如何也遮擋不住,就像是夜空中閃亮的星那樣璀璨奪目。”

“你們想想啊,我是什麼人,那可是咱天玄教的頭號形象代言人,無論相貌怎麼改變,就身上那股氣質而言,就算我掩飾一萬倍,也不是那山鼠精可以比擬的,所以,這次我失敗的最大原因,就是我太帥了,以後如果再碰上這種任務……”

安小天喋喋不休的說了一大段話,想表達就只有一個意思:失敗,是因爲我長的太帥。

我懶的鳥他那麼多,趕緊讓侯小飛的偵察營迅速把現場清理趕緊,然後悄無聲息的離開這裏。

回去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把之前那個假冒安小天的人進行審問。

在行動之前,我就下了命令,我們只要一個俘虜就行,剩下的一律不留活口。

這個冒充安小天的人,在一樓就給我撞見了,剛準備動手滅掉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這小子連睡覺都任然帶着安小天的人皮面具,所以就將其制服並打暈,留下了活口。

我並沒有爲難他,而是給了他一把椅子,還給他衝了杯咖啡,然後才朝他平靜的而問到,“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本章完) 這人倒也是條漢子,即使被我們俘虜,可是卻絲毫沒有露出懼意,從頭到尾表情都十分淡定,這也是我對他以禮相待的原因。

他不僅不慢的喝了一小口咖啡,衝我仰了仰下巴,道,“有煙沒?”

“你大爺的,得寸進尺了是吧,你冒充我這事兒還沒完呢!”

一旁的安小天一直憋着一股悶氣,看見此人這副模樣,便更加惱怒,上來就準備揍。

上官塵一把將他拽道一邊,並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這才消停下來。

安小天在我們這羣人當中,最怕兩個人,上官塵和志剛,只要這兩人瞪他一眼,他就會立刻消停。

我衝那人笑了笑,給他遞了一根菸,還親手幫他點上。

這人喝了咖啡,抽了煙,有要了些吃的,我就在一旁靜靜的看着,想看看他到底要耍什麼花招。

待他吃飽喝足以後,我才衝他笑道,“吃飽喝足了,這下可以說了吧!”

他拍了拍肚子,用紙巾仔細將嘴脣擦拭乾淨後,一臉蔑視的看着我道,“如果我要是不說呢?”

我早就猜到他會這樣,可能這人被我們抓住的那一瞬,就沒打算活着,所以並不會輕易開口。

我依然衝他笑道,“我想後果你很清楚,就不用我說了吧。”

他冷哼一聲,不屑道,“不就是一死嗎?我現在吃飽喝足了,麻煩你們快點兒動手,老子正好想下去看看閻王老爺長什麼模樣。”

我衝他搖了搖頭,“沒那麼容易,如果你不配合的話,我會讓你體會道什麼叫什麼叫生不如死。”

“噢,是嘛?”

這人一臉的不屑,道,“可惜啊,你是沒什麼機會了!”

說着,我看見他腮幫明顯動了一動,似乎在咬什麼東西。

“別折騰了!”

我看見他這個樣子,笑道,“你嘴裏那顆毒丸,在你昏迷的時候,就已經被我摳出來扔掉了!”

“卑鄙!”

這人指着我的鼻子大罵道,“識相的,最好把我放了,不然的話……”

啪!

他話還未說完,我突然站起身衝過去就狠狠一耳光摔在他臉上,然後一腳把他踹翻在地,指着他一字一句道,“你給我聽好了,現在給你兩條路,第一,老實配合我們,我可以免你一死。第二,你繼續堅持,我有的是時間和耐心,會用最狠辣的酷刑折磨你,讓你時時刻刻都如同身在地獄一般!”

我之所以一開始對他禮讓有加,是敬他是條漢子,可是他卻得寸進尺,竟然指着我的鼻子威脅,這就怪不得我了。

“你們弄死我吧,我什麼都不會說!”這人從地上爬起來,任然嘴硬得很。

我懶得鳥他,直接衝王虎使了個眼色,“交給你了。”

“得嘞!”

王虎立刻兩眼放光,命令幾名小妖將其拖進了地下室,裏邊立刻就傳來一陣殺豬般的慘叫。

“你們想幹嘛,別脫我褲子……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我完全知道里邊發生了什麼,王虎的虎威營裏,不乏一些雌雄同體的小妖,這些小妖個個醜陋無

比,對於傳宗接代的事,可是男女不分。

我有點接受不了這種變態的聲音,乾脆招呼衆人外邊去吃了頓館子。

等到飯剛好吃完,王虎也來電話了,“那小子招了!”

據王虎說,這小子嘴硬得很,普通的皮肉折磨根本不能讓他開口,最後他手下幾名雌雄同體的小妖折騰得連路都走不穩了,這傢伙才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讓我驚訝不已的是,這次來的這羣人,竟然是龍氏家族的人,也就是說,他們是阿木派來的!

“你放屁,龍氏家族的勢力怎麼可能滲透到雲南!”

耳機哥拎着那人的領口,惡狠狠的道,“再有半句假話,我繼續讓你生不如死!”

“龍川少爺,小的不敢撒謊,我說的字字句句都是真話啊!”那人已經被折騰的不成人樣了,渾身上下傷痕累累,連說話都有些費勁兒。

“你怎麼知道我身份的!”耳機哥聽了之後,臉色大變。

龍氏家族遭遇變故,龍致遠被害,家族掌門人被阿木篡位,這一直是耳機哥心頭的一塊心病,他無時無刻都在計劃着復仇,這回聽見龍氏家族這四個字,自然有些失態。

三千公主連忙將他拉到一邊,耳機哥這才稍微平靜了一些。

“繼續說!”我看着那人道。

那人滿臉是血,如同一灘爛泥一般,要不是旁邊有兩個小妖扶着,估計連站都戰不穩。

“木掌門不知道用什麼法子,和妖界的一名重臣達成協議,答應派出一支勢力來到雲南和妖界那名重臣合作,我們作爲外界的策應,到時候聯合那名重臣一起造反。”

“那名重臣答應我們,事成之後,等他坐上了妖王的位置,就全力扶持我們,並把雲南的玄術界交由我們來管理。”

“放屁!”

我朝他怒喝道,“就憑你們這百來個廢物,也想在這裏立足?就你們這點兒實力,怎麼有資格去幫助妖界的亂臣賊子叛亂?”

對於此人的這番話,我一點也不信,阿木既然和妖界的人勾結,必定知道我們在這裏的勢力,又怎會派出百來號人過來送死?

那人哭喪着臉道,“我說的都是實話啊,我們只是先頭部隊,主要是過來摸一摸你們底細的,大隊人馬現在已經集結在雲南附近,只要你麼離開雲南半步,立刻就會遭到剿殺。”

“他怎麼會認爲我們會離開雲南的?”

“從一開始,木掌門就給了我們一個計策,那山鼠精,本來就是個幌子,他早料到你們會殺掉山鼠精取而代之,所以我們就將計就計,由我來冒充你們的人,對你們進行言語上的恐嚇,逼迫你們離開雲南,只要你們一出去,龍氏家族的精銳就在外邊候着。”

聽這人說完後,我感覺後背頓時涌起一抹莫名其妙的寒意,原來從一開始,阿木就已經預測到了我們的一舉一動,如果不是眼前這人演技太差被我們識破的話,恐怕我麼早已遭了他的毒手,這個計策可謂狠辣至極,而阿木的頭腦和他伸手比起來一點也不弱。

想着以後我們遲早會與此人爲敵,便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濃烈的懼意。

我又問,“

秦氏家族和妖王的事,也是你麼的計策?”

那人點點頭道,“這也是木掌門讓我們這樣說的,如果沒把你們清剿乾淨,你們以後必將會把這筆賬算在秦氏家族的頭上,而且你們和妖王也會產生隔閡,到時候不用我們動手,你們自己便會瓦解。”

好毒的計策!

雖然阿木是我的敵人,但此時我也忍不住對他發自內心的讚歎。

這個計策要是讓他們得逞的話,就是一條完美的一石三鳥之計,先設計把我們引出雲南,鑽進他們的埋伏圈將我們一舉殲滅。

如果我們僥倖逃脫的話,因爲對妖王的不信任,所以不可能繼續退回雲南,他們便能趁虛而入。

而作爲四大玄術家族之一的秦氏家族,也會莫名其妙的遭到我們的仇恨,日後我們必將與秦氏家族爲敵,阿木則可以暗中站在一邊看着我們鷸蚌相爭。

我至少稍微想了一下,如果這條計策被他們得逞以後的後果,便不由自主的驚出一身冷汗。

“我什麼都說了,你麼可以把我給放了吧!”

這人慘兮兮的說道。

我長嘆一口氣,衝王虎道,“拖出去,給他來個痛快的,別讓他遭罪。”

“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