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金髮美女說了起來,原來那教授是想要通過發電的蜘蛛來研發一種能源,生物能源!但是明顯他們小看了這電網蜘蛛的能力,最後功敗垂成。

那金髮美女也走到了一邊用手拉下一個閘門,頓時整個房間亮了起來。特別是那幾個玻璃試管內,那些電網蜘蛛一個個亮了起來,原來它們被裝在十個充滿藍色顏體的試管內,然後隨着試管上一些操作面版亮起,這隻電網蜘蛛也開始發電起來。

試管內整隻蜘蛛開始發電,然後城堡各處能源亮起。不凡看了一下,現在只有兩隻試管在發電,而這兩隻試管就可以支持整座城堡的電源,這一筆能源的確是夢寐以求的神奇能源。

外面那隻巨大的電網蜘蛛本來還在很袁園幾個人纏鬥這,但是它突然渾身一僵,頭上八對眼睛猛的看向那城堡。

明顯城堡內有充滿了電力,讓他憤怒了!

嘶吼又一次響起,它也不管那幾個人類了,直接一個縱身撞向那城堡。

“不好!”

這蜘蛛開始撞城堡內部了,看來小白他們現在很成功,但是也引起了這電網蜘蛛的憤怒,巖峯二話不活,又是一標槍射了過去,能拉住這電網蜘蛛多久就多久!標槍直接在那蜘蛛的尾部炸開,一般來說,蜘蛛的尾部就是其弱點,但是它好像不是,那炸開的標槍只是狠狠的給電網蜘蛛來了一下,但是沒有破開它的身體給予重大傷害。

那蜘蛛也是被巨大的力量一頂,跌落到一邊,這一次可不比第一次,巖峯記得第一次他的爆裂標槍可是在這蜘蛛的腦袋上炸開的,不過這蜘蛛居然用了兩條前肢擋了下來,一點事都沒有,而這一次可以說是真的攻擊到了!

一邊休息夠了的老黃也可是發威,他衝是衝不動了,畢竟背部受傷,力量減少一半不止,只能用了幾個燃燒彈扔了過去,現在蜘蛛在地上沒有起來就看見三個燃燒彈飛來一下爆開,滾滾火焰把它燒了一圈。

孫哲也是連發十幾槍,槍槍都在這蜘蛛腦袋上開花,黑色的霧汁擴散已經極度影響到了它的視力。

但是就是在這情況下,那蜘蛛也憑藉着自己的感知,又向那城堡撞去,這一次它成功了,一下就撞開那石砌的磚牆,然後衝入其內。

“糟糕!”

袁園追了過去,是要攔住它,不過她一個人能力有限。

而小白他們也感覺到了,就在把電源打開的一刻,外面的戰鬥明顯變得更加激烈了,一次次震動不斷傳來,最後一下他們更是覺得整個城堡都在搖晃,這蜘蛛應該是衝進來了。

娜娜,李成你們出去看看。絕對不能讓怪物破壞這裏。

(本章完) 第4243章

就在帝溟寒低頭想著什麼的時候,就在他身後出現兩個人,其中一位是剛才帝溟寒見過的老者,另外一個也是和老者同樣身穿白衣的男子……

這個白衣男子,就是曾經在尹哲夫妻來到天地殿時,幫過帝溟寒的人!

「我還是覺得,有些事情隨緣就好,你又何必非要在這個時候見他呢?」老者看著不遠處帝溟寒的背影說道。

「我只是不想他再錯一次,那怕知道結果不一定能夠如意,我還是想再提醒他一次,何況我也確實很久沒見他了!」白衣男子微微勾唇道。

「哎……隨你吧,我是不希望你們兩人的關係,變得比從前更加惡劣!」老者輕嘆一聲。

「你比我們兩人都更加清楚,最後這天地間,我和他只能有一個,除非……」白衣男子眼神一閃的說道。

「不可能的,九狸的身份不用我多說,你們兩個怎麼斗我都不會幹涉,但是如果你們其中一人敢傷害九狸,我是不會允許的,那怕犧牲你們兩人!」老者說完,直接消失在白衣男子身邊!

白衣男子聞言,臉色一冷,變得十分難看,但是他清楚老者的話不是開玩笑,但是看著眼前不遠處的帝溟寒的靈魂,白衣男子眼底閃過一抹不甘還有狠厲……

白衣男子平復了自己的情緒,這才身影一閃,來到帝溟寒的對面!

察覺到有人來了,帝溟寒緩緩抬起頭,眼神平靜的看向對面,只是當帝溟寒看清楚對方的容貌時,再次忍不住皺起眉頭!

他想不起來眼前的人是誰,但是卻又覺得對方十分熟悉,而且還帶著一種反感!

這讓帝溟寒有些不解!

「看樣子你還是沒想起我是誰啊?」對方看著帝溟寒微微一笑,略帶諷刺的問道。

「你是誰跟我沒什麼關係!」帝溟寒冷漠的說道。

「嘖嘖嘖,帝溟寒你還真的是一點都沒變,如果沒有我的話,你現在已經再次魂飛魄散了好吧,你竟然一點都不知道感謝我這個救命恩人……」對方聞言笑看著帝溟寒道。

「我好像沒讓你出手吧?」帝溟寒心中震驚,面上絲毫不顯的勾唇道。

「哼……我只是不想再等你罷了!你也不用現在就警惕我,因為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我是不會對你如何的,畢竟你也算是我敬重的對手,這次把你叫來,只是看你恢復的太慢了,來給你提個醒,希望你能快點恢復起來,這樣我才有機會正是開始對付你,作為我的對手,你可是讓我等了太久呢……」白衣男子看著帝溟寒語氣淡淡的說道。

說完也不等帝溟寒回話,起身離開,走到一半的時候,腳步微微一頓,頭也沒回的道:「如果你不想害死九狸,我勸你離她遠一點……」

然後直接消失在帝溟寒的眼前了!

帝溟寒回神,對方已經離開了!

而帝溟寒也被剛才對方說的話,震撼到了,對方說的話,讓他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為對方說的事情。 地下幾個人現在都是一驚,剛找到地下實驗室還沒來得及仔細勘察一番就被上面突如其來的巨響震了一下。

“娜娜、李成!”

兩界真武 “明白!”

兩人這時全都衝上一樓,絕對不能讓這個傢伙在城堡裏大肆破壞,不然一切希望都要破滅。

娜娜首當其衝,第一個衝至一樓,當她的頭剛出樓梯這探出來,突然渾身汗毛炸立,這時身體遇到危險的條件反射,什麼東西?娜娜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感覺,在強的對手娜娜都對付過,但是現在這一種壓迫之力,居然另她的身體都自己產生了反應,這一次娜娜遇上的是她這一生中最強的一個對手‘電網蜘蛛!’

而就在娜娜感覺到它的存在時,那蜘蛛也把頭望向這邊樓梯,碩大的腦袋看着娜娜緊接着它咆哮起來。

“呲呲呲~”這聲音雖然很怪異但是十分響亮。

娜娜已經看見那巨大的腦袋上八雙眼睛裏都反出自己的身影,一下娜娜就跳了開了,她剛跳開,原本的樓梯那裏就被一支巨大的蜘蛛腳踩塌,還好李成也早就發現情況不對,迅速逃下樓梯,但是因爲樓梯狹小,他的速度並不快,一塊不知那飛來的巨石直接砸中他的後背,把李成砸下樓去。

一口鮮血從李成嘴裏噴了出來,他現在也直接翻滾到了地下一樓。

“李成!”

“不好!”

地下一樓幾個人一看就發現滾落下來的李成,馬上跑了過去,看着李成那樣,小白一陣心酸,看來百年大蟲果然不是這麼好對付的,現在他都有點隱隱後悔當初接下這個任務了。

仔細檢查李成的傷勢,還好他背後有一個揹包,那巨石敲到是那揹包裏雜七雜八的東西,像是一些槍支、食品、應急藥品、水壺什麼的,對李成的傷害不算是致命的。

小白擡頭一看那樓梯那裏已經塌陷了一半,不能在這裏等了,所有人必須上去,不然等樓梯全埋了,他們非要困死在這裏不可,在說娜娜一個人在外面對付那東西,小白也不放心。

給李成採用應急包紮後,小白、不凡就攙扶這李成還有老者和金髮美女一起走出那樓梯,現在沒有辦法只能先放棄這緊急應急系統。

五個人一出來,就發現整個城堡一樓被撞的不想樣子,而電網蜘蛛和其他人現在倒是不在這裏,好像又打到外面去了。

“走,出去!”

果然這電網蜘蛛在外面和幾個人正在打着,老黃現在可不比李成好多少,在那苦苦支撐,而巖峯也受了比較大的傷,一看他現在已經脫下上衣撕成一條條的在他那受傷的大腿上簡易的綁上幾圈,還有袁園現在正和娜娜一起對

付這電網蜘蛛,娜娜被逼的只能雙手拿出匕首進行攻擊,因爲她發現她的拳頭根本就別想打壞這蜘蛛的身體半點。

也不知他們這麼又把已經撞擊城堡的電網蜘蛛又引到外面的,反正這一下他們打的是不可開交。

袁園這時只能牽制住那蜘蛛一隻腳,而娜娜現在揮舞這兩把匕首正在電網蜘蛛的正前方,那蜘蛛一腳踩來,娜娜只有避開硬擋已經吃過虧,側身避開那腳,然後娜娜一縮身體,一匕首衝這蜘蛛下腹就是刺去,但是那蜘蛛兩隻後腿早就準備好了,一陣蜘蛛絲在兩隻後腿上纏繞這,然後硬是向娜娜這一邊襲來,這蜘蛛絲上還帶有電流,一看就知道不好對付。

袁園剛纔也吃過這樣一招的苦,所以不敢貿然行動,而娜娜則是藝高人膽大,她就不信,要試上一試,只要能刺開一刀就好,大家現在都清楚對付這電網蜘蛛十分不容易。

娜娜不管那蜘蛛絲,而是直接一刀刺入那蜘蛛的腹部,而蜘蛛絲也裹住了娜娜,一擊電弧閃耀,娜娜被整個電飛出去,而蜘蛛也覺得下面一疼,迅速跳開。

“娜娜!”

大家都是一驚,這麼近的距離受着一下可不是鬧着玩的。

巖峯接近全力又一次衝到電網蜘蛛面前試圖吸引它的注意力,手上拿着燃燒彈,而孫哲也不敢放鬆,槍槍打中這蜘蛛的頭部,然後黑煙爆開。

不過這黑煙好像已經沒什麼用了,蜘蛛好像被娜娜的一刺激怒了,一頭撞上巖峯,直接把巖峯撞開,然後踱步來朝着遠處孫哲跑來,這一下它要把所有攻擊過它的人全部殺死一樣,但是孫哲在那並不逃,而是槍口朝下,瞄準了那怪物身下一片地面,一發子彈飛掠而過打中那蜘蛛正在爬來的一塊地面,然後沖天的火光暴起。

原來孫哲早就埋伏好了地雷,就等這怪物自己跑過來。

“砰!”

劇烈的顫抖中,那蜘蛛只是向後小移半步,結果它自己又踩在其他地雷上,孫哲不知埋了多少地雷,但是看着那蜘蛛身邊不時傳來的連環爆炸就知道一定不少。

劇烈爆炸一共持續了六下,只把那蜘蛛周圍炸的塵土飛揚,這要是還不死就沒天理了。但是一發狠心的小白,直接又拿出了自己的燃燒彈足足五個全部扔了過去,就連被撞開的巖峯,也是一隻爆裂標槍射了過去。

“炸死你!炸死你!”

“去死吧!”

小白現在殺紅了眼,因爲娜娜好像被電暈了,一下激發了他的殺意。而手中的燃燒彈拼命的扔過去,一邊扔小白和身不自主的前進這,但是這前進終究讓小白自己吃到了苦果,腳下突然不能在動半分,氣氛的小白看了下來“蜘蛛絲?”自己被

蜘蛛絲纏繞住了,居然不能動半分。

火光中那巨大的身影又一次動了,經過這麼劇烈的爆炸後者電網蜘蛛居然還沒有死,它看向小白,看着樣子就要撲過來,小白立馬脫掉鞋子,赤腳逃跑。

一邊跑還不是用手槍射擊幾下。

這電網蜘蛛太厲害了,不愧是等級37的存在,生命力這麼強。所有人都是一呆,就連一邊的老者和金髮美女現在也不知從哪裏找到槍支,在那對付這。

一下跳起,那蜘蛛就來到逃跑的小白麪前,看樣子是要咬死他,小白突然腳一滑坐在了地上,也不知道這麼回事。蜘蛛正在向他一步步逼近,這時候時間好像凝固了一般。

小白的腦袋飛速旋轉這一切的可能,看着那血盆大口慢慢的張開,一對尖利的牙齒就讓小白神智停歇。

一道寒光照了小白一眼,讓他恢復幾分神智,朝那寒光看去,真是娜娜插在蜘蛛下腹部的匕首。

“娜娜?”

小白也不知道那裏來的勇氣,一下衝了過去,直接滑入蜘蛛腹部,雙手拿住那匕首又一次猛的刺了一下,這一次蜘蛛又一次一疼立馬跳開,也不管小白他了。

小白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剛纔居然和蜘蛛那麼近,當自己滑入蜘蛛腹下的時候,他都覺得有一刻,那利齒尖牙、血盆大口就在自己頭上不到幾釐米的地方。

現在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了,而那蜘蛛也是抖着身體看來也不好受。這蜘蛛一跳而開的地方其實離開老者和金髮美女很近,這一點又讓大家揪心,希望這蜘蛛千萬不要發現這兩人,不然他們絕對沒有自保的能力。

但幸運女神好像不在他們這一邊,蜘蛛一扭頭就看見手中拿着武器的兩人,這蜘蛛現在估計也氣瘋了,一看人手裏拿着武器,他就要攻擊。

立馬大家都看見這蜘蛛後腿撤出一段絲線,而絲線上閃着電弧。

“到現在它居然還有能造電的力氣?”所有人都傻了,原以爲這傢伙已經強弩之末了,但沒想到他居然還….

就在大家吃驚的時候,變數又一次發生了,這蜘蛛好像發現了什麼馬上收回了蜘蛛絲和電弧,然後仔細看着那兩人,原本殺氣騰騰的身體一下縮了下來,一個大腦袋湊近兩人開始聞了起來。

一邊聞一邊還發出小小的叫聲,這叫聲和剛纔那曝氣的叫聲完全不一樣,就好像是小貓小狗在那喃喃叫這。

然後這蜘蛛看了一下週圍,後腿一團絲線再度拉扯,但是這絲線上沒有任何電弧,然後絲線輕輕的抱住了金髮美女半個身體,把她放在自己的背上。

最後看也不看小白他們一眼,就跳上了城堡最高層,揚長而去。

(本章完) 第4244章

他怎麼都想不起來自己經歷過,可是卻又十分肯定對方沒有說謊,因為他總覺得那些事情十分熟悉!

帝溟寒再想看看對方去那裡的時候,已經找不到對方的影子了!

帝溟寒邁步想追著對方離開的方向,去問個清楚,卻發現自己一動,眼前就是一花,接著他就感覺到身體不由自主的飛了起來……

在帝溟寒呆愣之際,耳邊想起之前老者的聲音:「九狸這一世是她的最後一世,如果這次你無法守護她活下來,那麼你將永遠的失去她!」

帝溟寒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說出聲,等到察覺到自己不再繼續飛行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靈魂已經回到身體內,雖然無法醒來,但是帝溟寒卻看到了守護在自己身邊的風護法,花護法,暗護法還有忘川四人……

帝溟寒微微一愣,看了眼身邊雙目緊閉的花護法兩人,他沒記錯的話,之前兩人似乎沒回來,也不知道花護法兩人什麼時候回來的!

而帝溟寒此刻回憶著剛才白衣老者,還有那個白衣男子說的話,對於白衣老者和白衣男子,兩人給帝溟寒相同的感覺是熟悉,覺得自己應該認識兩人的,但是卻想不起來,至少目前的記憶中沒有……

而不同的是,白衣老者除了熟悉,還給帝溟寒一種讓他敬重的感覺,那怕想不起對方是誰,心底依舊是覺得對方十分值得自己敬重!

而那個白衣男子除了熟悉,還讓帝溟寒反感,十分的不喜歡,談不上仇恨,總之就是沒來由的討厭和不喜!

而對方說的話,也讓帝溟寒找到了討厭對方的理由!

對方除了說自己是他的對手外,還說九狸本來應該是他的未婚妻,是被自己搶走的,說九狸最愛的人是他不是自己,真的是開玩笑,自己和九狸之間孩子都有了,怎麼可能九狸愛的是別人呢?

不管怎麼樣,他是絕對不會把九狸讓給任何人的!

何況老者說了,這是九狸的最後一世了,如果這次九狸再出意外,那麼……

想到這裡,帝溟寒就是一陣的心悸,越發著急恢復實力,去到九狸身邊!

帝溟寒的神識看了眼周圍,發現自己還是無法醒來,明白自己必須有所突破,才能醒來,於是直接摒棄雜念,什麼也不想快速恢復著自己的實力!

這次靈魂離體,好處是讓他知道了很多事情,也知道自己醒來后,需要做什麼了……九狸,等我!

——

聖地之巔,聖主殿密室內

尹哲的身上被一層白色的光芒包裹著,尹哲臉上的神情看著有些激動!

此刻尹哲心裡十分開心,他怎麼也沒想到,剛才自己差一點走火入魔,卻忽然間心神清明,感覺極好,讓他直接躲過了走火入魔的重要階段!

那怕現在沒有醒來,他也能夠感覺到身上此刻的力量,十分的純凈,對於尹哲來說絕對是意外直喜,只要自己突破成功,自己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這麼辦?”

現在那電網蜘蛛是走開了,但是滅蟲人這一邊可以說是完全失敗,老黃、李成、娜娜都是重傷,而巖峯和其他人也是傷的不輕,不但如此還被這蜘蛛擄走一人。

“先撤吧,”老者看着小白說道:“我剛纔站在那裏感覺到了,那蜘蛛應該不會對法妮莎這麼樣。”

剛纔和那金髮美女法妮莎站在一起,老者就感覺那電網蜘蛛注意力都在女孩身上,而且它的憤怒在看見女孩後一下全部消失,轉變的是一種好像快樂的心情。

“也只能這樣了。”小白現在全身微顫,雙手抱着娜娜,也只能回去。誰叫他們錯誤的估計了這個疑似百年大蟲的存在?要是先在外圍,大家齊力搏殺,也不會這樣。搞成這樣不但應急設備沒有拿到,反而成了這副摸樣。

這一次小白一下明白了自己的錯誤,不論這一次還是上一次那被船長說的海妖他也小看了,自己雖然在成爲了滅蟲人以後一路走來,都是無往而不利,但是這一次充分讓小白明白了自己的弱點。

“自信心過於膨脹了嗎?可惡!”

想着這些他們幾個人已經又回到了那個山崖峭壁處,整個小島除了這裏,他們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憑藉着老者的關係,滅蟲人幾個人又回來了,出去的時候一路風光無限,回來的時候去是如此慘淡,那幾個開門的人,一邊開門一邊嘲笑着,雖然很小聲,但是小白能聽的到。

“嘿,看他們這個摸樣?哈哈。”

“呵呵,就像傻蛋一樣,還以爲自己多了不起呢!”

輕蔑的眼神,喋喋不休的議論聲,甚至是放聲大笑聲,一次次在衝擊這這些滅蟲人的心理。

“失敗了,徹底失敗了。”

小白把娜娜帶回了那棵樹屋然後慢慢放了下來,而老者也請來了醫生,這裏要接受治療的可不止娜娜一個人,可以說全部人都有大小各種傷。

“滅蟲人,出來。”當初那個魁梧的大漢也一步來到這樹屋,他也是這個基地的負責人之一,現在這幫滅蟲人回來了但是法妮莎卻被那電網蜘蛛給帶走了,這是什麼情況?都是這羣滅蟲人沒有保護好她,不然這麼會這樣。

那個大漢一下衝到了小白麪前,雙手揪着他的領子一下就把他拎了起來:“你說啊,法妮莎去哪裏?你們這羣沒有用的廢物!”

而這壯漢一個過肩摔直接把小白狠狠的摔在地上,袁園這時候突然想上前攔住這個壯漢,但是巖峯突然出手拉住袁園,搖頭示意不要去。小白這時候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臉朝地上,看着地上。

“我…我也不想的。”地面上小白緩緩說出了一句話。

而那壯漢蹲了下來,“你不想?你看看你自己的人,還有想想現在

被抓去的法妮莎,你和我說你也不想。”

那個壯漢站了起來,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小白:“我看錯你們了!”

就在壯漢走了不一會,袁園這一次終於過來了,他只是來到小白身邊說了一句話,“記住,你是我們的隊長!”然後袁園也做到一邊休息去了。

巖峯也爬了起來,一瘸一拐的走到小白身邊坐了起來,“起來吧”

小白坐了起來,看了一眼身後的自己的隊員,心中百感交集。

“還記得你第一次坐在我家門口的情形嗎?和現在差不多,那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沒有今天這麼多的同伴,沒有名氣,沒有實力,只不過是一個墊底的小隊!”

“不,那時候,你還不是我們隊伍裏的人,我們來只不過想要知道一下質料。”

“就是,那個時候比現在差多了,這麼當初我願意跟着你們可也是看到了你的熱情啊,還有我的一個願望,要提妹妹報仇。”

“是啊,這麼巧,當時也是一隻蜘蛛。”

……

權寵嫡女:將后重生 就在小白和巖峯這兩人說話的時候,在那不遠城堡最上端,那個金髮碧眼的美女法妮莎一下驚醒過來,原來她被電網蜘蛛抓住的一剎那就暈了過去,而現在她卻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居然沒有被吃掉?

仔細檢查了全身,確定自己身上什麼零部件都沒有少,而且綁住自己的蜘蛛絲也不見了,這才慶幸了一下,然後她開始觀察這裏是什麼地方。

她不看還好,這一看她就發現那電網蜘蛛居然就在離開她不遠大概十米多的地方,那蜘蛛居然在睡覺。

她現在的心臟劇烈跳着,這麼一回事?

這裏應該是城堡最高一層,這裏的房間本來的牆壁居然都被這蜘蛛打碎了,整個三樓現在被全部砸通,形成一個巨大的平臺,然後三樓的天花板也沒有了,擡頭就可以看見那天空上全是星星,“晚上了嗎?”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自己這個房間是什麼地方呢?藉助這星光和月光,法妮莎發現就在自己頭頂上方好像有一張大網,這網應該就是電網蜘蛛的她沒有管那大網,畢竟這裏都是蜘蛛絲,有張大網也不奇怪。

這裏好像是一間臥室,但是牆壁被拆開,所以難以分辨,那裏有一張書桌臺?法妮莎悄悄的走了過去,想找一點線索,這麼說這裏以前也是自己父親工作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