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有着陰陽二氣的支撐我恐怕直接撞破結界,墜落無盡深淵。

嘭!

一聲震響,一時之間整個空間都是猛地一顫。

我身子剛剛穩住,剎那之間四周結界都瞬間破碎,原本濃郁的雲層瞬間碎裂,我幾乎看到了腳下那無盡的深淵。

此時此刻在這一片雲海之中,我幾乎能夠感知到四周無數的妖域強者都緩緩的走出。

而我眼前出現的一幕,更讓我震驚不已。

那修爲幾乎是妖君的紫衣女子此刻這一掌直接落在了林夢君的後背,而林夢君似乎並沒有絲毫要躲的跡象,而是死死的護住早已失去生機,瞬間變成了一個蒼白老者的蕭子卓。

“嗯?”

紫衣女子臉色微微一變,當即收回了手掌。

噗!

林夢君一口鮮血噴出,突然之間我看到了她笑了。

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撕心裂肺。

我發誓這種笑聲是我這一生聽過最讓人心痛的聲音。

林夢君一掌打出一個結界,將蕭子卓包裹在結界之中。隨即轉過身,我沒有再看到她流一滴淚。

人其實和妖一樣,最大的痛莫過於心死!

而此時蕭子卓的死對林夢君的打擊太大了,幾乎讓她一瞬間跨越了妖的界限,我甚至擔心林夢君會因此引來命結。

這個時候林夢君轉過身,看着眼前這個紫袍妖君,隨後冰冷道:“你們這些人,一個個何曾想過自己不過也是卑微的螻蟻,今日我要你們都死,統統都死,子卓死了,我要所有的人都陪葬!”

一時間我看到了林夢君身體周圍出現了滾滾的妖氣,而且這一刻她眉心之中的那個“妖”字更加的明顯,甚至一度那古樸的紋絡將她整個身軀都包裹住了。

“去死!”

林夢君突然雙目血紅,那滾滾妖氣幾乎瞬間魔化了!

(本章完) 我們連忙後退幾步。

這一刻的林夢君成魔了,周身滾滾妖氣剎那間魔化。

“哈哈哈哈,沒想到曾經風光一時,受妖域太上長老看重的繼承人竟然爲情成魔了,哈哈哈……”

那紫衣妖君放聲大笑,似乎原本就與這林夢君有着莫大的仇怨一般。

“紫殤,現在你滿意了,但是就算我林夢君入魔,也是妖域太上長老最看重的人,你根本就沒有資格!”

林夢君站在那裏,她的雙眼之中了露出了一絲戲謔。

那個叫做紫殤的妖君突然臉色一變,冷笑一聲。

“被太上大長老看重,哼!可能你還不知道如今的妖域已經不是曾經,太上大長老自身難保,在我們的眼裏你不是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罷了,現在我纔是妖域的焦點,只有我才能成爲妖葬之棺真正的主人!”

此話一出,我心中一陣驚疑。

看來之前在林夢君眉心閃爍的那個“妖”字,便代表着林夢君便是妖葬之棺的棺奴?又或者說林夢君的體內封印着妖葬之棺的棺奴?

正在我心中不斷猜測之間,兒子開口了。

“沒想到當年妖主得到妖葬之棺之後,並沒有將棺奴釋放出來,這個‘妖’字,乃是保存最完成的上古字體,看來當年葬妖迷城之中的那座大陣並沒有完成呀!”

“凡兒,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聽到兒子的話,我再一次心中震驚不已,我雖然已經知道兒子或許是哪個大能的轉世,但是究竟是什麼人,竟然知道如此多的上古祕聞。

“父親,這個你就別問了,到時候凡兒自然會告訴你!”

“葬妖迷城乃是當年的一座神祕城池,其中有一個妖主,也就是這個叫做紫殤的女妖口中的妖域太上長老,而妖葬之棺當年似乎就是這個妖主在掌管,既然林夢君是這個妖主最看重的人,而且將妖字封印在了她的身體之中,就說明妖主有意讓林夢君繼承他的衣鉢,將他培養成一代妖主,掌管妖葬之棺!”

“父親,此人不是林夢君的對手,他的修爲乃是通過煉級塔上去的,你要注意的是站在她身後的那個黑色羽毛的鳥人,而且我感覺似乎在那雲層之後還隱藏着高手,不過他們這些都是衝着髒妖迷城來的,只要父親不先大大出手,我想他們不會攻擊我們,不過父親髒妖迷城之中大陣未成,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得到妖葬之棺,待會兒林夢君一動手,我們便開始動手進入葬妖迷城!”

我點點頭。

現在兒子就是我的主心骨,我心中雖然有些驚愕兒子的身份,但是我卻是沒有再多問。

暗暗的運轉體內的四大古咒,四大古咒此刻不斷的糾纏在一起,統御古咒更是高高在上,散發着無比威嚴的氣勢。

此時此刻的紫殤突然伸出雙手,他的手上妖氣沖天,剎那之間凝結成了一口半圓形的妖刀。

“你現在是魔,已經不是我妖域之人,看你那般的痛苦,作爲曾經的朋友,我還是來替你解脫吧!”

說話之間,紫殤突然出手,快如閃電,那一口妖刀剎那之間已經出現在了林夢君的身前,對着林夢君的肩頭便是一刀劈下。

與此同時紫殤眉心一顫,一道道鋒芒的利刃,瞬間穿過了林夢君你的胸膛,這一切都太快了,快到了我都還沒有看過來。

情深似海:我的首席戀人 接着紫殤又是一刀落在了林夢君的臉上。

頓時在那美麗,略顯蒼白的臉蛋上顯出了一個血口,鮮血瞬間印紅了林夢君的臉。

小蝶站在我的身邊,緊緊的抓着我的手。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小時候在妖域我沒有朋友,只有你照顧我,我感激你,這三招算我還你的,你我從此再無恩情,接下來我不會再有任何的留手。”

林夢君站在那裏,冰冷的說了一句話,然後我便看到了她那被劃破的臉蛋一點點的復原起來,就如絲毫沒有受傷一般。

“哼,我要你讓?去死吧!”

紫殤似乎是被林夢君一句話給氣的不清,頃刻之間出手,手上的半圓形彎刀飛幾乎是一瞬間飛出,朝着劈砍而來。

林夢君站在那裏,一身魔氣漫天涌起。

林夢君一伸手便一把抓住了那半圓形的彎刀,一把捏碎。

“這一次我不會再留手,我說過你們都要去給子卓陪葬!”

聲落,林夢君已經站在了紫殤的面前,此刻的紫殤根本就來不及出手,便已經被林夢君一把抓住,整個人頓時猛地一顫,可是她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會這般輕易就被自己最嫉妒的人捏在手上。

“死!”

“夢君,我們……你忘了我們小時候,你不能殺我……你不能!”

這一刻紫殤一個堂堂的妖君,在林夢君的手上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整個人就如一個麪糰一般。

林夢君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下一聲,便要猛地捏下去。

“放肆!”

就在林夢君出手的剎那之間,那個一身黑色羽毛的鳥人出手了,雖然他只是一個妖皇巔峯的修爲,但是出手之間整個空間都扭曲了。

林夢君那捏下的手竟然完全不能用力,趁着這個空擋,那鳥人一抖動翅膀,便飛到了紫殤的面前,伸出的

手化作了一隻巨大的爪子,一把便將紫殤抓在了手上,逃離而開。

“擋我者死!”

林夢君一步踏出,頓時幾個妖皇飛到了林夢君的四周,非快的結成了一個大陣,就在這個大陣出現的剎那之間,林夢君突然冷笑一聲。

突然之間他身下猛地飛濺出無數的魔氣利刃,這利刃一出,原本結陣的妖皇紛紛後退。

“死!”

站在那裏我只看到林夢君身子一閃,之前那四周圍上來的妖皇強者,此刻竟然紛紛的化作了枯骨,完全的隕落了。

連一身的妖氣都被吸得乾乾淨淨。

身子一閃,一把便朝着那鳥人抓去。

“有意思,沒想到妖域竟然有這樣的好苗子,不過已經入魔了,實在是可惜呀!”

這個聲音,聽着讓人是毛骨悚然。

因爲這個聲音完全都是骨頭與骨頭之間摩擦產生的。

這一刻坐在我肩頭的兒子抓住我頭頂頭髮的小手突然一緊。

“父親,不好了,這次又是一個天界強者。”

又來一個,加上之前的已經是三個了。

我退後一步,此刻的佛龍隱藏在茫茫雲層之中,而我踩着陰陽二氣,只在等待一個機會,便直接衝過去,用精血劃開結界,進入了傳聞之中的葬妖迷城。

果不其然,就在林夢君一步踏出,伸手的片刻,虛空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在這個漩渦之中首先出現的是一個骷髏的馬頭!

這個馬頭說大不大,說小卻也不小。

幾個呼吸之間,我便看到了那從那巨大漩渦之中來人的真實面目。

只見那漩渦之中,走出了一個渾身都沒有半點血肉的身軀,但是這個身軀之上卻是有着一股爭霸天下的氣勢,讓我幾乎是退後幾步才勉強站穩。

這是一個骷髏人,騎着一頭同樣骷髏的高頭大馬。

在他的手上拿着一杆長槍,這杆長槍妖氣沖天,整個他的出場其氣勢都已經完全的控制了整個雲海。

“你是什麼人!”

林夢君雖然入魔了,但是凡兒說因爲她的身體之中封印着“妖”字古咒,所以她的意識之一直受到了妖字的保護。

這才讓林夢君雖然表面上看着入魔了但是她的意識還是屬於她自己的,和正常人相當不大,只是實力在瞬間提升了數個檔次。

那騎在骨馬上手提妖槍的魁梧骨人,突然露出了讓人生畏的笑容道:“我是誰你沒有必要知道,此刻我只想要你體內的古字!”

聲落,骨馬直接踏空而來,朝着林夢君衝來……

(本章完) 雲海,骨馬。

魔氣,血腥。

妖槍,殺氣。

一幕幕都組成了一幅氣勢磅礴的畫卷。

站在陰陽二氣所化的陰陽圓盤之上,我都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那骨馬的入骨嘶鳴,那踏破虛空結界的碎裂之聲。

坐在骨馬之上的骨人此刻揮舞着手上的妖槍。

沒有絲毫的花哨,一槍落下,直接朝着站在那裏魔氣翻涌的林夢君刺下!

林夢君周身魔氣瞬間沖天而起,化作一隻巨大的魔手想要直接抓住這一槍。

但是這個來自天界的強者的力量豈是之前那紫殤可以比擬的。

後來我才知道在四域之中真正達到了君字號強者極少極少,爲什麼會突然之間冒出來這麼多的君字號強者,他們大多是因爲兩個原因,一個便是煉級塔的存在,而另一個真正的原因便是被天界降臨下來的高手直接灌頂。

而之前出手的那個紫殤便是其中的一個。

而這樣的現象在屍族之中就更多了。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魔手還沒有靠近妖氣滾滾的長槍,便直接被震碎。

林夢君連忙躲閃,在那一槍的追蹤之下,林夢君幾乎整個人都顫抖起來,龐大的威壓之下,接連幾口鮮血噴出。

“天地之術,結!”

那骨人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最簡單的一槍刺出。

嗤嘭!

最終林夢君還是沒有逃過那一槍,在這一槍之下林夢君的胸口被直接洞穿,那原本瘋狂在林夢君身後翻騰的魔氣瞬間散開。

噗!

骨馬嘶鳴,骨人一拉那如脊骨一般的繮繩,頓時抽出長槍,踏空而去。

林夢君的身子轟然倒地,而在他身後那原本包裹着蕭子卓的結界也是剎那之間碎裂。

我飛快的朝着林夢君而去,靈魂古咒瞬間打出,包裹着林夢君。

太強了,這個骨人似乎比之前我在東海水下遇到的那個屍族的太一天要強大一些,這一槍竟然直接洞穿了林夢君妖晶,一擊便直接抹殺了林夢君的生機。

靈魂古咒飛出,完全的包裹住了林夢君。

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林夢君身體之中靈魂在一點點的消失消失,那種感覺就如是大漠上的一縷孤煙,緩緩的消散不見。

“咳咳……”

這一刻被靈魂古咒包裹住的林夢君緩緩的笑了一聲,然後伸出那滿是鮮血的手點在自己的眉心。

嘴角微微一顫,我並沒有聽清楚她說什麼話,但是這一刻我看到了林夢君的眉心飛出了一個古樸的妖字,這個妖字一飛出,便剎那

之間沒入了我的識海之中,妖字一進入我的身體之中,我便能夠清晰的感知到了葬妖迷城的具體位置,我之前還有些擔心自己不能進入這座遠古的迷城之中,但是這一刻我卻是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把我,把我……”

林夢君似乎還要說什麼,但是她的雙目已經微微閉上了,聲音也再也聽不清楚,順着她的手望去,我便看到了躺在結界之上隨着白雲起起伏伏的蕭子卓。

我點點頭,靈魂古咒一點點的回到了我的身軀之中。

這個時候我抱起已經香消玉殞的林夢君來到蕭子卓的身邊,然後將二人放在一起。看着眼前的二人,一個是曾經在一起接近四年朝夕相處的兄弟,一個是有情有義的妖域王者。

此刻……

我的心中有着說不出的愁苦。

我猛地一掌拍出,將他們瞬間打入了雲層之下,站在雲層之上,我能夠清晰的看到二人相偎着墜落下了無盡的深淵。

隱約之中我似乎看到了二人在一起的完美畫卷!

“父親,我們快走!”

就在這時,兒子和小蝶來到了我的身邊,瞬間陰陽二氣包裹住我們,我大喝一聲佛龍。

在幾乎眼前的幾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之下,我們便能踩上了佛龍,嘶吼一聲,直接衝破了層層結界。

“開!”

咬破中指,眉心那個巨大的妖字瞬間飛出,剎那之間我眼前的空間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在頭頂的朝陽突然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層層白雲。

厚重的雲層在我的面前飛快的匯聚,瞬間便形成了一道猶如是古樸大門的樣子,佛龍嘶吼一聲,便飛快的衝入了大門之中。

而這一刻我也清晰的感知到了跟在我身後那高頭骨馬。

“佛龍,那邊!”

一進入這扇門,佛龍便按照我指的方向,瞬間撞破了層層雲霧,直接沖天而起……

下一刻我的眼前年出現了無比宏偉震撼的一幕。

站在佛龍之上,我的身下是一座座坐落在雲霧之間的城池,這些城池和平日看到的城池大有不同,這些城池根本就是一個個巨大妖獸的屍體,這些屍體之中最小也有三層樓房那麼高大,一座座亭臺樓閣,更有着一座座的山脈,完全便是一條條巨大的龍骨。

但是儘管看到了這些,也同樣覺得眼下的這一切十分的飄渺無依。

彷彿這一切都是幻境一般。

凡兒告訴我,葬妖迷城,最大的特點便是重重迷霧,整個空間就如是無數的幻境組成的一般,這座城池原

本就是一個夢幻之地,曾經妖域的無數強者來尋找這座迷城,甚至爲了讓妖域之中一些強大的高手死後能夠進入這裏,不惜將整個妖域最權威的位置拱手讓給妖主。

但是世人其實都知道,這不過是妖域高層想要徹底的掌控妖葬之棺罷了。

畢竟妖葬之棺之中蘊含着無窮祕密,就如是鬼葬之棺一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