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段慕全、狄青城二人討了個沒趣,也沒心思抽了,剩下那個吉,肯定就是他們武神宗的了。

“臭娘們,遲早要把你們搞到手,到時候你就知道本少的厲害與好處了。”

段慕全冷哼了一聲。

奉令成婚 “狄少,宣佈吧。”

段慕全一甩手,冷麪回到了座位。

“我現在宣佈,武神宗獲得吉字,作爲被挑戰一方,首先登場的是武神宗武神殿弟子程影!”

狄青城朗聲道。

但見一個年級在三十多歲之間的乾瘦漢子,人如長鶴沖天而起,穩穩落在了擂臺上,衝四方抱拳道:“武神殿一百三十九號弟子程影有禮了。”

彼之深情,此之毒藥 衆人一看,這個程影完全就是名不見經傳,一百三十九號,那豈不是相當於乾道宗的乙級弟子?

其實程影正是武神殿,第二梯隊的首徒,修爲是罡煉後期巔峯大宗師,有接近二十萬斤的氣力。派他上場,無非是走個過場,順便鍛鍊一下,讓第二梯隊的人長點見識。

“明慧大師,你們聖齋派誰應戰?”狄青城問道。

“一戰,我們棄權!”

“我們門派人少比不得你們兩大派,今日參戰的只有萱然一人,決賽之前,萱然不接受任何挑戰。”

明慧大師合十朗聲道。

聖齋本來人少,又是女弟子,她這麼說其他兩大門派倒也能接受,衆人把目光落在乾道宗。

“玄土長老,你們乾道宗過去可是崑崙山執牛耳之輩,門下弟子也是三大宗門最多的,卻不知道能否派出三人蔘戰,誰可與我程影師弟一戰的?”

狄青城言語中夾雜着極度的不屑。

“我們當然也是出戰三人,分別是孫飄雨大小姐、孫無忌聖少、還有大長老弟子武思源。”

“首戰,我看還是由思源應戰吧。”

玄土長老道。

武思源心頭無比惱火,玄土長老這介紹就有問題,要換了以前按武力值、乾道宗的影響來排,他絕對是報在第一位的,要戰程影這種垃圾也輪不到他。

寶貝,請你將就一下 如今孫飄雨起勢,他的地位一落千丈,很是不爽。

“長老,我本事微末,還是讓給聖少出戰吧。”

武思源憋足了勁,想來個天下大驚,當然不會現在把底子交出來。

“好,那就本少來取這個開門紅吧。”

孫無忌還以爲武思源識時務變老實了,欣然出戰。

畢竟首戰很重要,誰要贏了,無疑對師門士氣有很大的提升作用。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孫無忌是個沒有什麼心眼的人,他絕不是個壞人,由於自幼在父親的庇佑下成長,他對人心缺乏一定的認知,完全沒看出武思源的那點小心思,想都沒想就飛身上了擂臺。

“程影,聖少可是難得的絕世天才,你要在他手下過三招,這場比試你就算賺了,不要慫,給我好好打。”段慕全坐在臺上,傲然笑道。

這話的諷刺意味不言而喻,孫無忌以聖少之名享譽已久,居然跳出來跟一個二流弟子比試,無疑是大跌身價,當然了,不管乾道宗派出誰,除非是賈思道之流,否則都是拉低身價,勝之不武。

“聖少,請吧。”

程影神色有些激動,他這輩子只怕沒有機會跟孫無忌交手,今日不管勝負,回到宗門必定聲望必定是水漲船高。

“三招,想多了!”

孫無忌涉世不深,但絕不是傻鳥,怎麼可能會給程影刷聲望的機會?

但見他擡頭望天,右手大拇指與食指一合,天際金光大放,雲端陡開,一道金劍穿透虛空而來!

“乾坤訣,落劍術,這個瘋子。”

段慕全面色微變。

落劍術!

這可是乾坤訣中較爲上乘的功法,是與他、狄青城之流使用的道法,孫無忌一來就下死手,擺明了是不想給程影任何的機會。

程影眼看飛劍驚天而來,暗叫倒黴,罡氣催發到極致,如幽靈般化作一道虛影遁去,他名中有影,正是因爲身法獨具一別,上臺來就是爲躲招而來。

然而,他快,又如何能躲避修爲差了好幾個大境界的上乘之法?

孫無忌發出一聲冷笑,閉上眼隨手一揮,金劍自衆多虛影中閃電而過,嗖!的一聲便將程影給貫穿了。

噗!

程影吐血長空,仍在思考怎麼變身法,製造幻影,迷惑孫無忌,哪料他那點小伎倆實在難登大雅之堂,人還在半空,就已經徹底氣絕。

砰!

他的屍身在空中滑翔了數丈遠,重重的砸在擂臺邊,已是飲恨而去。

嗖嗖!

孫無忌瀟灑的轉過身來,金劍在頭頂盤旋一圈,迴歸天靈!

“段少,如果你們上場的都是這樣的阿貓阿狗,我看也不用比了,你們武神宗可以滾了。”

孫無忌鄙夷笑道。

那一刻的孫無忌仿若聖光加身,這話一出霸氣無比,震駭全場。

誰都知道武神宗現在是三宗之首,而且素來霸道,便是孫天罡平日也不敢隨意挑釁武神宗,如今孫無忌公然在大會上如此損武神宗,絕對是膽大妄爲。

但這就是孫無忌,狂起來可以無法無天,管他是誰,先懟了再說。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誰也沒想到孫無忌這麼強橫,唯有孫飄雨心有感悟,大哥平時連武思源都避讓三分,頂着聖少之名,這些年的大戰卻是屢戰屢敗,心裏也是一直窩着火的。

他爲什麼今日變的如此強橫,不是因爲自身,而是出於對自己的信任啊。

因爲他相信,孫飄雨必定今日能奪魁,洗刷乾道宗這幾年被壓制的屈辱。

“呵呵,聖少就是聖少,一出手就殺了一個宗師級弟子,牛氣啊。”

“既然如此,狄少,你也同爲聖少,不如上場與他比比,看看你們到底誰真誰假吧。”

段慕全皮笑肉不笑的對一旁的狄青城道。

他這話把武神宗的臉給圓了回來,而且順便還刺激了一把一直對自己位置虎視眈眈的狄青城,可謂是一箭雙鵰。

狄青城暗罵,去你先人個板。

他要贏了還好,他要輸了,豈不是就是個假水貨?

偏偏人家就是大師兄,武神宗現在的執事,他還沒法反駁。

“是,大師兄!”

“聖少,你我同宗同源,點到爲止即可。”

“請吧。”

狄青城飛身躍上擂臺,拱手拜道。

“同宗同源,雙姓家奴,你配嗎?”

孫無忌不屑道。

天下人都知道狄青城是萬神宗宗主南宮烈的義子,南宮烈被燕九天斬殺後,狄青城貴爲聖少,未出一刀一劍,就率部投降了。

而且在武家莊,狄青城慘敗於秦侯之手,一連串的事,壓的他早已經擡不起頭來。

在崑崙山上,也算是臭名昭著了。

“可惡!”

“看招!”

狄青城被刺痛了,大喝一聲,“炎劍陣!”

數十把赤炎劍自擂臺地底涌出,劇烈的衝擊波,引的碎石浮空而起,形成了一道紅色的光罩,牢牢的鎖死了孫無忌。

這一出手就是壓箱底的功夫!

什麼點到爲止,顯然是要孫無忌的命了。

“以劍成陣?”

孫無忌心頭大驚,武道之法,以陣殺爲最難,狄青城一出手便可開劍陣,足見這段時間修爲暴增。

事實上,確實如此,自從被秦羿慘敗後,狄青城勤修苦練師父留下的祕訣,竟是化恥辱爲力量,修出了這赤炎劍陣。

他原本是想留着最後上陣使用的,說真格的,孫無忌他還真沒放在眼裏。

哪曉得段慕全這老狐狸讓他先上,此刻這等絕技也斷然是藏不住了。

果然,段慕全眼中閃過一絲伢色,不過也就是一點點的驚訝而已,相比於他,劍陣還是不足爲慮。

孫無忌就不同了,他的修爲比就不如狄青城,這半年長進又慢,面對劍陣頓時有些慌了神。

“乾坤劍訣,護身劍盾!”

孫無忌雙手結印,一柄金光閃閃的長劍籠罩住整個身形,採取了守勢。

“呵呵,聖少,看來你還是一個只能捱打的草包啊。”

“起!”

狄青城冷笑之餘,負手一喝,劍陣劇烈的旋轉了起來,捲起一股強烈的罡風,一點點的收縮,往孫無忌壓迫而去。

陣,必有其長!

隨着劍陣每壓縮一分,威力就會劇增,陣法瘋狂的吸聚着崑崙山源源不斷的靈氣,最後變成一個飛輪,猶如電鋸上的轉輪飛齒,嗡嗡作響,瘋狂的切割着孫無忌的護體劍盾。

嗡嗡!

飛輪轉的愈急,強烈的紅光瞬間湮沒了脆弱的護體金光,光從氣勢上兩者已完全沒法比。

衆人肉眼可見,飛輪一點點的切割開護體法盾,距離盾中孫無忌的本體一點點的靠近。

孫無忌強催道法,面對強橫的衝擊,嘴角溢出了血水! 武道之途要想突飛猛進,無非兩條路。

一是在修爲上的突破,另一個就是在武技上的突破。

誠然,兩人的修爲相差並不大,但狄青城在苦修了赤炎劍陣後,已經今非昔比了,有了質的變化。

孫無忌能生生感覺到來自劍陣融合後的強大神威,那一道道飛劍超高速度的旋轉,帶着可穿透世間一切的死亡之力,正在一點點的擊破護盾。

盾未破,強橫的劍氣已經穿透進了他的經脈,重創了肺腑。

但這時候,孫無忌已經沒有退路了,唯有繼續苦撐下去。

“孫聖少,你斬殺程影時,只用了一招,你剛剛不是很得意嗎?現在如何?我也讓你嚐嚐被一招斬殺的滋味!”

“嘿嘿,說真的,與你併爲聖少,我真覺的是一種羞恥。就你這種酒囊飯袋,沒有你父親孫老頭的庇佑,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吧。”

“最多再過半分鐘,我的劍氣就會刺破你的劍盾,到時候你會被肢解。”

“想活命嗎?跪下來求我,我會饒了你,真的。”

狄青城雙手往前一推,幾乎是貼在孫無忌蒼白的面頰上,陰冷的笑了起來。

“要我向你這條兩姓走狗下跪,門都沒有!”

孫無忌咬牙切齒道。

孫無忌是很遜,也很怕死,他可以心服口服的屈服在秦侯這樣的高手之下,但骨子裏的自尊,絕不允許他在崑崙山上向一個卑劣之人屈服,那樣整個孫家和乾道宗永遠都擡不起頭來了。

而這正是狄青城想要的,他現在修出了劍陣,神通大增,幾近神煉中期巔峯了,殺人並非他所要,他最需要的建立起自己的名頭與威信。

折辱孫無忌無疑能讓他名震天下!

“哎,孫家真是沒落了,想當年乾道宗可是天下牛耳之尊,貴爲宗主的兒子,孫無忌竟然會敗給一個兩姓家奴,真是令人大失所望啊。”

坐在上首觀陣的金鵬老祖喟然長嘆道。

“可不是,何止是孫無忌,整個乾道宗如今人才凋零啊。”

“武神宗一統崑崙師父是大勢所趨,照這麼發展下去,我看乾道宗離覆滅之日不遠了。”

旁邊一位觀戰長老附和道。

孫無忌的慘敗,就像是一根刺紮在了那些老人的心中。

“不好,聖少有危險,狄青城動了殺心。”

玄土長老低聲皺眉道。

“我來!”

“木神護體!”

孫飄雨玉面一沉,綠色長裙飄飄,如浮萍般凌空虛渡,人未至雙手一揮,“嗖嗖!”一顆綠光縈繞的參天古樹自虛空墜落,剛好把孫無忌籠罩在內。

古樹符光遊離,堅硬無匹,原本還備受煎熬的孫無忌頓覺體內傳來一股清涼之感,如沙漠之中遭受酷曬之人,瞬間進入了清涼的大森林,壓力全消,呼吸也順暢了起來。

“怎麼回事?”

狄青城眉頭一沉,大喝一聲:“劍陣,增強!”

嗡嗡!

隨着他神力大催,原本只有臉盆大小的壓縮劍陣飛輪瞬間暴漲至車輪大小,威力也增強了一倍有餘,滋滋!

飛劍血芒暴增,旋轉的速度達到了極致,整個擂臺的空間完全被抽空,生出一種令人窒息的錯覺。

孫飄雨神色依舊冰冷,綠裙飄飄,猶如九天玄女下凡,玉指虛空急畫,“以我之名,請召三清元始上尊,賜予我萬木之靈,抵禦天下諸力,急急如律令!”

隨着肅穆的寒音驟起,一道道綠色的符文,如同條幅般緩緩而現,不斷的加持到了古樹之上。

古樹綠光更勝,如同鐵桶一般,分毫難催。

狄青城的飛劍輪,就像是割在了鋼鐵一般,發出刺耳的聲音。

“唪!”

“唪!”

古樹上不斷的冒出濃郁的木元之氣,消解着狄青城的氣息!

“怎麼會這樣?”

“我的劍陣爲何連這娘們的護身之法都破不掉,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啊。”

“我的修爲加上劍陣之威,便是神煉、仙氣後期高手都可以一戰,難道她的修爲已經達到了我無法企及的仙氣後期巔峯境界嗎?”

狄青城內心在痛苦的嚎叫。

“木神之觸!”

孫飄雨再念咒法。

古樹上的枝葉迅速生長,化作萬千觸手,開始反守爲攻,往狄青城襲了過去。

砰砰!

其中一根大樹枝如同擎天大柱般重重的砸在飛輪上,轟,飛輪潰散,化爲了數把飛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