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102間房子,102個人,好似就是爲我們量身定做般,讓我最驚訝的是,這房子外觀看起來也就最後二十間房子,但裏面一個個合起的門,都像極了古代皇上妃子所住的地方,

當我把這個發現告訴雲景的時候,他卻說是我想多了,就只是房子而已,說我們剛開始來的並不是那麼多人,如果沒有出事情的話,房子也不會再多出來幾個,

讓我恐懼的就是這個,這幾天所住之處,均發生了意外,而且每次意外都很突然,就仿若一切都在別人的掌控之中,說不定,是那些人已經算好了我們就只有那麼多人到這裏呢,

蘇珏也是勾了勾脣角提醒着我想多了,還告訴我剛剛的計算是錯誤的,因爲有一人是後面進來的,所以我並未察覺,應該是102個房間,103個人,

不知爲何,蘇珏不說還好,他這樣一說,我更覺得等下發生意外的可能性,更大了……

大家都擠在一起,這幾天的舟車勞頓,讓我很困,上眼皮和下眼皮在打架,但是,卻怎麼都睡不着,內心就是在恐懼,那是一種第六感,我覺得會有事情發生,並且會是大事情,

蘇珏一直摟着我的腰,看我眸中有些擔憂,便將攬着我的手倏然收緊了,我臉色蒼白,朝他笑了笑,他身體往下傾斜,嘴脣似有似無的磨蹭着我的額頭,本和蘇淳玩着的雲景見狀抖了抖身子,一副嫌棄的模樣,

蘇淳不諳世事的咿咿呀呀的說着不聽,雖然聽不懂他說什麼,可是卻能感覺到他心情不錯,讓我的緊張減少了一點,雲景唉聲嘆氣的搖搖頭:“蘇淳受罪了,跟着我們作息都改變了,要是以後不適應怎麼辦哦,”

雲景的語氣有些後悔,其實我何嘗不後悔呢,我不應該自私的將他帶出來,或許跟在孟老身邊,纔是正確的,至少不會跟着我們顛沛流離,不會遭受這種痛苦,

蘇珏見我愧疚,雙眼不滿的瞪着雲景,並不贊同我們二人的想法,語氣淡淡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這是他早晚都要經歷的,現在經歷,總好過以後,”

蘇珏的讓我啞口無言,這個孩子的人生,註定是不平凡的,他絕對不會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想,就可以的,現在有多少人虎視眈眈的盯着他,以後,那些敵人就會有多強大,只是心裏還是有些不捨,畢竟,他年紀真的太小了,

“你是不是親爹,這個時候不應該是符合一下然後心疼你家孩子嗎,”雲景不滿的嘟囔幾聲,蘇珏並未答話,只是沉着神色望着他,

作爲父母,我希望蘇淳和同齡人一樣,能夠無憂無慮的長大,不再經歷我們所經歷的事情,但因爲我和蘇珏的結合,他的人生註定是不同的,我不能永遠陪伴他,只能讓他去經歷,

雨深仿若知道我心中擔憂的是什麼,雙眸信誓旦旦的看着我,語氣鄭重:“聖女,詛咒解除,我等願意永遠爲小主子效勞,”

我感激的望向他,雙眼帶着期許,我知道這代表什麼,其實在這件事情上,我並未做什麼,只是給了他們一個希望而已,能夠將願望實現的,只有他們自己,那些痛苦的過程,只有他們能夠承受,

蘇珏挑眉,意外的看向雨深,似乎沒想到他能說出這般話,他們勢力有多強大,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如若蘇淳以後有他們的幫助,蘇淳的危險就減少了很多,再者,雨深這般高冷的人,竟然能願意跟隨,這是以前從來都沒想到的,

雨深後來說,這是他們一致同意的事情,只爲了感激我,我有些受寵若驚,慌忙搖頭,我從開始答應幫他們解除詛咒,到現在,除了傳遞信息,將他們到來這裏,好像什麼事情都沒做,

忽然,外面傳來“桀桀”的聲音…… 那陰森的聲音讓瞬間繃直了身體,雙眼驚恐的望着外邊,所有人都呼吸一緊,望着外面,眼中帶着擔憂。

蘇珏把我拉到身後,菲薄的脣緊抿在一起,眉宇之間皆是霸道的神色,蔥白的手放在門把上,朝着雲景看了一眼,雲景點了點頭,旋即站在他身後。

門被緩緩的開啓,剛開開,一道疾馳的身影便朝我撲來,我嚇得連連後退,避之不及,蘇珏看到這一靖邊,想要跑到我身邊,可是,那個東西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讓他根本沒有回神的時間。

當觸摸到那柔軟的時候,我眼中閃着欣喜,剛剛的緊張也瞬間消失不見了,只見撲在我身上的,是一直渾身雪白的小貓,此刻她正慵懶的躺在我的懷裏,蹭來蹭去,一副求關愛的姿態,蘇珏見狀,鬆了一口氣,眉眼之間的緊張也慢慢的在消失。

“那聲音,是它發出來的?”

我疑惑的望着那隻小貓,很難想象,那陰森冰冷的聲音,竟然是從他嘴裏發出的,蘇珏輕點頭,眼中帶着懷疑,這個看似熱情的小東西,竟然會發出那般的聲音!

蘇淳看到這生物,雙眼泛光,嫩白的小手上前就要抓,小貓吃痛的叫了以上,這下更讓他興奮了,樂得大笑起來,這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見到蘇淳這麼開心的笑。

蘇珏神色凝重的告訴我,這隻小貓來路不明,萬一有什麼傳染病就不好了,還是不要讓蘇淳抓着了,可是蘇淳卻倔強的一直和小貓咪玩耍着,每次我想要抓回來的時候,他都可憐兮兮的望着我,我心一軟,乞求的雙眸看着他,語氣也略顯哀求道:“應該沒事的吧,就是一隻小貓而已,兒子好不容易有喜歡的東西,就放在身邊吧。”

蘇珏見我堅持,只是皺了皺眉,並未說什麼,雲景倒像是來了興致,抱着蘇淳和小貓兒在一起玩着,蘇淳的笑聲一聲接着一聲,按時來自內心的歡悅,我的心情,也開始慢慢好起來。

“爲什麼這個地方會有貓?”

雨深兀自響起的聲音讓我眸色一凜,對啊,這個地方人跡罕至的,這麼豪華連一個人都沒有,爲什麼會有貓的存在?這隻貓並不同那些流浪貓額,而它渾身雪白,毛髮也並無嘈雜,分明就是有人專門打理的啊,一般有主的貓,主人都會細心的照看着,跟班不會讓它自己跑出來,而這隻貓,來的真的太奇怪了……

“會不會是這隻小貓調皮,自己跑出來了?”我忐忑的開口,明知道這個理由連我都不能說服,可是,看到蘇淳這麼喜歡,我真的很難狠下心。

雨深雙眸深沉的看着我,搖了搖頭,嘴脣輕啓道:“剛剛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根本不是他能夠發出的聲音,所以,還是別靠近小主子了,以免再遭受意外。”

他這樣一說,我哪裏還有不扔的道理,雖然再喜歡,但是兒子還是第一位的,不能夠因小失大。

蘇珏上前一把將它拎起,那小貓眼中帶着驚恐,使勁的蹬着雙腿,蘇淳見已經抓不到小貓,便扯着嗓子大哭起來,那哭聲讓我心疼不已,雲景只得抱着他哄着,以前哄一會兒就好了,但這會兒,他好像很委屈的模樣,一直都在抽噎着。

“放開我的貓!”

一道凌冽的聲音呵斥着,我們都齊刷刷的望着外面,只見一英俊的少年臉上帶着怒氣,瞪着雙眸看着蘇珏手中的小貓。

那少年頭髮微卷着,單看的話,高高的鼻樑,劍眉怒瞪着,那並不精緻的五官放在一起,略顯清秀,泛藍的眼珠讓我有種熟悉感,我見過他!

這是我此刻唯一的想法,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實在是太過於熟悉,我仔細的打量着他,想要透過他找到某人的身影……

蘇珏眉頭輕挑着,嘴角掛着淡淡的笑,笑意不達眼底:“你有什麼證據說這是你的?”

少年似乎沒想到還有這般胡攪蠻纏的人,眼中鄙夷的看着我們,那聲音如涓涓溪水般,清澈而透亮:“加菲,快來。”

正在亂蹬的小貓瞬間安靜下來,可憐兮兮的雙眸望着那少年,我心中已經慢慢的確定了,這的確是他的貓吧,貓是及其聰明的動物,只有在主人面前,纔會流露出這般脆弱的表情。

蘇珏撇了撇嘴,手一鬆,那小貓便如閃電般的跑到主人的懷裏,喵嗚兩聲,那聲音如同小孩子的哭泣,好像在訴說着委屈般。

少年安撫着小貓,臉上的寵溺和剛剛判若兩人,湛藍的雙眸看着我們,語氣很不和善的說道:“你們怎麼會闖到我家?”

難道是賓館的主人?我們對視一眼,許青臉上堆着笑容,上前說因爲看到了門外的招牌,知道這裏是一家賓館,想要住宿所以便進來了。

“你家纔是賓館,你全家都是賓館!你見過哪個賓館是這個樣子!都是那些小兔崽子,又把招牌放到門口了,現在,我隆重的警告你們,這是我家,所以,請你們出去!出門左拐二十米,便是賓館,走走走。”少年不耐煩的催促着,說着便拖着許青往外面走去。

許青哪裏遭受到這樣的待遇,瞬間有些懵逼,被拖着的身體也略顯尷尬,我趕緊上前,想要將那男孩的胳膊給拽開,但是無奈他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我急切的拍打着他的胳膊,語無倫次道:“你趕緊放開他!你門口放着賓館的牌子,現在又怪我們突然闖入兩人,不想讓別人進來,也不要放牌子啊!”

那少年猛然轉身,臉上帶着憤懣的表情,我遊戲後怕的往後走了走,一雙有力的大手拖着我的腰,回眸便看到蘇珏眼中帶着怒意。

少年有些氣急敗壞,臉上漲紅着,語氣連珠道:“你們的教養在哪裏!就算是賓館,沒人接待,你們就能夠自己闖進來?還有,我剛剛已經說過了,門口的牌子,是別人放的,和我沒有半毛錢關係,現在你瞭解了吧?可以走了吧?”

他的話讓我有些尷尬,說的好像很正確的樣子,我們在沒有經過別人同意的情況下,住進了這裏,但是他這樣的語氣,誰也受不了啊,雖然我們是真的闖進來,但他語氣好像我們是小偷一樣……

雙方僵持不下,氣氛瞬間被拉入了高點,所有人都目光帶着兇狠的看着他,最後還是許青出面,說了一些好話之後,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同意我們住下。

當許青說願意出賓館雙倍的價錢住這裏的時候,少年的雙眸倏然放光,連連點頭,雲景見狀,嘲諷的勾了勾脣角,鄙視道:“小爺還真當你是一個有骨氣的漢子呢,這不還是在錢面前低頭。”

此話一出,少年立馬炸毛,雙眼兇狠的瞪着雲景,聲音也陡然上升了幾個音調:“你懂什麼,不懂別bb知道嗎!我纔不是我了我自己,加菲要吃進口的三文魚,吃上等的牛肉罐頭,身爲主人的我,怎麼能不滿足他的這一點小願望!”

不屈的眼神帶着正義凜然,我滿頭黑線,合着這貓還是大爺了?真的是活的不如貓啊……

等到雙方氣消的時候,少年才做着自我介紹,說他叫沈北辰,出生就生活在這裏,從來都沒有看到過外面的世界,無父無母,只有加菲作伴,而當我問到爲什麼要一直住在這裏的時候,他說的話,讓我心中一緊…… 他藍眸中有着迷惑,語句也略顯哀傷,思索良久才緩緩道:“從我記事的時候,我都在這裏守着了,一直都是一個人,其他的朋友也開始欺負我,說我是個沒人要的野孩子,然後久而久之,我也真就把自己當做一個野孩子了,唯一的樂趣便是和加菲玩,”

聽到這裏,我心裏酸酸的,他現在這種性格,極大的可能就是因爲害怕,所以纔在別人面前裝作很厲害的模樣吧,當我問到他怎麼養活自己的時候,他卻說有一張卡,每個月都會有一大筆錢進賬,那個人也曾出現過,整個人包裹的很嚴實,只是警告他,不能夠離開這裏,他就一直在這裏呆着,

他的話看似天衣無縫,可是我卻聽得雲裏霧裏的,他看起來並不像是那麼好對付的孩子,有人在背後指使的話,他怎麼就相信了呢,怎麼就願意一直守在這裏呢,

蘇珏黑眸一直盯着他,勾着脣角,有着諷刺的笑,那從未有過的笑容讓我心驚,雲景卻在這個時候說道;“這屋子裏面的每一件東西,拿出去都是價值連城的,難道你不知道,”

沈北辰臉上帶着怒氣,似乎對雲景的不敬有些不滿,撅嘴道:“我當然知道了,但是,這並不是我的東西,是從我住在這裏就已經有的,不屬於我的東西,我自然不能夠去變賣,”

旋即便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睜着一雙大眼睛,賣萌的對我說道:“姐姐,這一羣人看起來,也就是你最好看了,你們走的時候,能不能帶上我,”

我奇怪的看着他,不是有人讓他守在這裏嗎,爲什麼要和我們一起走,蘇珏的眼神也有着不善,我看到他藏起來的雙手緊握着,這是準備戰鬥的狀態,

沈北辰呆萌的小眼神轉了轉,眼眶充滿而來眼淚,泫然欲泣的抽噎着;“我只是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相信跟着你們,一定沒有事情的,”

我詢問的看了看蘇珏,他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緊蹙着眉頭,我心裏奇怪,爲什麼要跟着我呢,還未等我說話,雲景便一口答應下來,我訝異的看着他,他示意我稍安勿躁,那眸中帶着興趣,我就知道,他們肯定對他的來歷懷疑了……

所有人都顯得很沉默,只有沈北辰,嘰嘰喳喳的好像不知疲倦一樣,那聲音就連另一個房間的人都招來了,對於聒噪的人,我向來是沒什麼好感,只得皺了皺眉,蘇珏見狀,便冷聲呵斥一聲,他這才收斂一下,噤聲,只是烏黑的雙眼還是望着我們,

夜幕慢慢的降臨,所有人都開始下樓準備出發,我清點人數的時候,發現少了一人,便慌忙問道;“爲什麼會少了一個人,你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

他們都一頭霧水,蘇珏又清點了一遍,眸色一凜,的確是少了一個人,

我們開始在每個房間都尋找,因爲可以確定的是,根本沒有人出去,不是因爲別的,而是因爲,如若有人出去的話,那門便會發出沉重的響聲,因爲年代久遠,那聲音會相當的沉悶,足以讓我們所有人都聽到,但是,一整天,我們都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找了大概半個小時候後,他們每個人臉上灰灰的,猶如鬥敗的公雞般,那個人並沒有被找到,就在這時,沈北辰懷裏的貓猛地跳到了下面,然後往前跑去,

他陰着一張臉,讓我們跟在後面,或許加菲有新的發現,我們沒有耽誤,便趕緊跟上,

當沈北辰停下之後,看到那屋子裏的慘像,我不由往後倒退兩步,臉上煞白着……

怪不得剛剛我們並沒有找到他,他現在身處於一間狹小的房間中,裏面堆滿了雜物,上面結滿了蜘蛛網,而他瞪着雙眼,身體懸空着,被釘在了那牆上,

鮮血將白色的牆壁給染紅,那形狀猶如一朵鮮豔旺盛的鮮花般,讓人不寒而慄,和上次如出一撤的是,他四肢被砍掉,雙耳也已經比割掉,鼻子塌陷着,好像是重物落地砸的,只有那暴出的雙眸,讓我開始胡思亂想,他到底看到了什麼恐怖的畫面,以至於成爲了現在這種慘像,他經歷了什麼……

所有人都搖頭,說因屋子裏人數衆多,洗手間被霸佔着,他便說要去別的房間上廁所,大家都以爲這是很正常的,便沒有想那麼多,就讓他去了,他們還記得中間有人來來回回的走着,便以爲是他回來了,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血腥的味道讓我喉口腥甜,濃重的味道讓胃裏開始翻騰,蘇珏皺眉走到我面前,雙手替我遮擋眼前的黑暗,溫熱的氣息包圍着我,他身上好聞的薄荷味,沖淡了這一屋子的血腥,

蘇珏扶着我往外面走去,我亦步亦趨的跟着,黑暗之中的我有些不適應,只得緊緊的抓着他的胳膊,不然就會一不小心摔倒,當重見光明的那一刻,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竟然看到沈北辰勾了勾脣角,

我心中一緊,爲什麼他不害怕,人死在他的地盤上,他甚至連驚訝都沒有,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他無關,平常的人,看到這一幕,第一反應就是驚恐,而他,爲什麼會這麼淡然,

他迎着我的目光,眉毛輕挑,薄脣輕啓道;“要是我說,我昨天就已經做夢夢到這些了,你們會相信嗎,”

不但蘇珏不相信,就連我都覺得扯淡,只當他是在開玩笑,如若說預感的話,我還可以相信,做夢夢到這個,這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看到我們不信,他無奈的聳了聳肩,撇嘴說,既然我們不相信的話,他就沒有說下去的必要了,至於他爲什麼不害怕,因爲他覺得,活人都沒有什麼可怕的,爲什麼要恐懼一個死人呢,

蘇珏深邃的目光望着他,輕哼出聲,然後一個大步便攬着我離去,雲景等人在後面跟着,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細雨也已經停止,空氣都帶着泥土的清香,我貪婪的呼吸着,想要將那血腥味從心裏趕走……

明天就能夠到煉獄深淵了,每個人臉上都帶着凝重的表情,雨深更是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那緊握的雙手泄露了他緊張的情緒,

我嘆息一聲,在蘇珏的示意下,挪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要擔心,相信你能夠挺下來的,”

他勾了勾脣角,枯皺的臉上揚起笑意,眼中有着不容忽視的堅定;“我必須要挺下來,我只是擔心其他的族人……”

他的擔心不無道理,隱族之人已經所剩無幾了,更何況加上上一次的重傷,很多人現在傷還並未痊癒,如若貿然的炙烤的話,恐怕性命不保啊,

那些人見狀,紛紛開始表態,表示他們並不懼怕,反正現在活得生不如死,倒不如痛痛快快的去拼一把,至少還有生還的希望,

雨深這才放下心來,只是臉上始終有着化不開的愁容,幾天下來,許青和雨深的關係已經很親近了,見狀便也湊到這邊,瞳孔略顯空洞着看着外面,嘆息道:“至少,你還有可以爭取的機會,”

此話一落,車內充斥着悲傷,是啊,雨深至少還可以有爭取的機會,而許青的機會,已經徹底的沒有了,不但如此,就連一點希望,都蕩然無存,

有了許青的安慰,雨深好了很多,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當你覺得自己挺不下去的時候,看看身邊的人,他們,是怎樣艱難的挺着, 沈北辰眼神總是似有似無的看着我,眼神之中帶着一絲溫情,那種熟悉感更是讓我心裏打?,爲什麼會這麼熟悉,我開始懷疑,就連這個名字,應該都是假的吧……

“那個,你們得罪誰了啊,怎麼會有人用這麼殘忍的方法對付,還有,我好像忘記問你們要去什麼地方了,要是你們把我賣了怎麼辦……”接連不斷的問題讓我翻着白眼,一臉智障的看着他,這貨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就算是我們想賣掉他,也要看有沒有人要把,

他看我表情之後,便訕訕的笑了兩聲,略爲尷尬的說,第一次看到我們這麼多的人,所以有些奇怪,又聽到我們和雨深說的那些話,更是覺得前面將不會太平,

閉目養神的蘇珏霎然睜開了雙眼,那眼裏沒有一絲迷茫,盡是清明,眉頭緊蹙着有些不滿,清冷的聲音更像是剛從深潭中拎出來一樣:“聒噪,害怕就走,”

被噎了一下的沈北辰眼中有着怨氣,僵硬着脖子說,他不怕,他也是男子漢大丈夫,他懷中的小貓符合似的叫了一聲,讓那本霸氣的話瞬間變得有些可笑了,

我沒有和他在說什麼,便走到雲景跟前,他一臉的愁容,我小聲問他怎麼了,爲什麼不高興,

雲景臉上的擔憂更甚了,一臉同情的看着我,低聲說:“這個男人,給我的感覺很熟悉,所以我有些擔心,之所以答應他跟着我們,就是在想,如若我們不同意的話,他肯定會有別的招數跟着,倒不如痛快同意,”

我挑眉,訝異的看着他,原來不止是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他們也覺得這個人很熟悉,那麼,就是不是真的代表,這個人,以前和我們,肯定是認識的,

我們腦袋對着腦袋,小聲的討論着,雲景說這人總裝作一副很無辜的樣子,就連我們去什麼地方,他剛開始也不問,至於爲什麼後來會問,肯定是怕引起我們的懷疑,所以才這樣,我不禁開始擔憂,難道,真的如同雲景說的一樣嗎,這所有的一起,都是有預謀的,

我瞟了一眼沈北辰,只見他和那些道士湊到一起說着什麼,一個斜眼我們便四目相對,我眼中的驚恐未來得及收回,他眉眼彎彎的朝我笑了笑,怎麼看,都像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孩子啊,只不過這種人,對我們來說,纔是最可怕的吧,

我讓雲景要一直注意着這人的行動,如若有什麼不對勁的話,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說出來,如若他真的有害人之心的話,我們還可以提前防備,雲景點了點頭,愁容也慢慢的消失,揶揄的看着我,脣角帶着笑容道;“小琉璃,你確定我們還要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嗎,”

我這才察覺到,原來剛剛討論的太過盡興,兩人由並排而坐已經變成了一前一後,那樣子,讓後面的人很容易誤會……

看到雲景揶揄的笑,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身後那道刺熱的目光讓我如芒在背,扭頭一看,果然,蘇淳神色鐵青,赫人的目光帶着怒火,正盯着我們,然後沉聲對我說道:“過來,”

那冰冷的聲音讓我縮了縮脖子,小臉緊皺在一起,哭笑不得,這真的是一個大醋罈子啊,我們就是討論一下事情而已,他以爲會發生什麼事情啊……

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眼中帶着可憐的光芒,身後還傳來雲景揶揄的笑,我恨得牙根癢癢,死雲景,都是因爲他,

龜速的挪到他跟前,我臉上堆滿了笑容,有些狗腿的抱着他的胳膊,誇獎道:“皺什麼眉頭啊,會讓你的帥大打折扣哦,”

他冷哼一聲,我心裏捏了一把汗,尼瑪啊,傲嬌的男人,就這麼難哄嗎,

我一直在他身邊逗着他,讓他開心一點,可是,他卻好像已經打定主意般,就是不理我,我有些挫敗的看着懷中的蘇淳,撒氣道:“你爸爸就是一個大壞蛋,”

然後……蘇珏的更黑了,?腔裏發出恩的一聲,讓我頓時覺得,惹到他了……

我心中的怒氣也噌然上升,什麼嘛,爲什麼要吃醋呢,不一會兒,睏意便漸漸來襲,我困得一直打着哈欠,最終終於沒有抵過周公的召喚,愉快的和他聊天打屁去了,

我脖子一歪,便往蘇珏身上倒去,睡夢中的我,只覺得身上暖暖的,一股溫熱的氣息將我包圍,我舒服的找了個地方蹭了蹭,放心的睡去了,

車子到了顛簸處,便開始劇烈的搖晃,我被晃醒了,一擡頭便看到蘇珏那泛着綠光的雙眸,頓覺一驚,想要往後退,卻被他緊緊的箍在懷裏,我訕訕的笑了兩聲,弱弱的伸手打着招呼:“嗨,你怎麼了……”

他掃了我一眼,冷哼一聲,我這才察覺到被硌的難受,動了一下後,滿臉通紅……

剜了一眼蘇珏之後,我便站起身子,坐的遠遠的,心裏怨念的想着,流氓……

果然如同雲景所說,就在距離煉獄深淵不遠處,坐在車子內的我都能明顯的感覺到熱度噌然上升,就算空調開到最大,還是沒有將那炎熱給驅散,蘇淳熱的額頭上已經有了一層薄汗,無辜的雙眸看着四周,似乎在思考,爲什麼突然之間就這麼熱了,

我也熱的難受,汗水一滴一滴的落下,心中的擔憂更甚了,距離這麼遠,都能夠感覺到燙人的溫度,如若真的到了裏面被炙烤的話,那溫度,該是多高啊……

天空剛泛起魚肚白的時候,我們終於到了,開車門的瞬間,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那種炙熱讓我的汗瞬間如雨下,往下低落,饒是這次站在蘇珏旁邊,也於事無補,每個人都難忍着炙烤,很多人都受不了的躲在車內不下來,我想了想,反正等下也沒有他們什麼事情了,便隨他們去了,

雲景也是熱的大汗淋漓,不住的用手扇着,我擔憂蘇淳等下回受不了,便讓許青抱着他回車上,孩子太小了,要是中暑的話,就真的麻煩了,許青接過他之後,便讓我們注意安全,就轉身離去,

讓我納悶的是,蘇珏雖然臉色通紅,但是額頭卻光滑的沒有一滴汗,臥槽,這特麼太不公平了,爲什麼我們熱成這樣,他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沈北辰從下車之後就開始沉默,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眸中卻堅定,要和我們一起進去,我和蘇珏對視一眼,奇怪,他爲什麼一定要進去呢,難道他想要得到什麼東西,還是說,就是單純的想要進去看看,

蘇珏眼神示意我稍安勿躁,我們這麼多人,量他也不敢有什麼幺蛾子,我點了點頭,蘇珏走在前面,帶着我們往裏面走去,

越往裏走,溫度越高,我約莫着,這溫度大約已經到了五十度了吧,人體能夠承受的最高溫度應該是四十多度,我竟然在五十度的高溫下也安然無恙,難道是體質慢慢的發生了變化,

往裏越走越遠,那溫度似乎要將鞋子給燙化一樣,我慶幸沒有將蘇淳帶過來,車內有空調,能夠暫時的抵擋一些炎熱,

我們幾人艱難的走着,等看到那深淵形狀的時候,我嘴張的能夠塞進去一個鴨蛋了……

只見那深淵猶如一個碗口狀,下面熊熊火焰在燃燒着,不時的往外冒着火漿,我抽了抽眼角,這特麼分明就是一個火山,裏面噴出的也不是別的,就是岩漿啊,

我有些後怕的吞了吞口水,也就是說,我們要跳下去, 我望向蘇珏,他朝我點了點頭,狹長的雙眸中盡是擔憂,我楞了一下,雖然我不慫,但是要跳進這下面……

單就在外面站着,就能感覺到燙人的溫度,如若是整個人直接跳下去的話,那恐怕整個人都會化爲一把灰吧。

雨深見我有些爲難,便躊蹴的開口道:“要不你也去車上吧,跳進下面之後,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情。你進去安全一點。”

我眸色沉了沉,思索良久,我將他們帶回來了,不能夠扔下他們,我只能夠一直陪着他們。

“不行,我陪着你們,你們炙烤的時候,如若有人打擾的話,肯定就前功盡棄了,我只能在旁邊守着你們,以防被人打擾。”

雖然有云景和蘇珏,但是我還是會隱隱的擔憂,只有親自前去,才能放心一點,雨深聽完,感激的朝我看了一眼。

我斜眼看了看沈北辰,他兀自的望着那岩漿發呆,我以爲他有些害怕了。便讓他回去,不用跟着我們冒險,他卻雙眼泛光,說這是一場冒險,他一定要跟着我們前去,他眸中的堅定不容忽視。我便也隨他去了,只是希望她不要拖後腳就好。

蘇珏勾了勾脣角,眼中盡是諷刺的意味,黑眸中的情緒讓人琢磨不透,雲景卻黑着一張臉,嘴角抽動着,嚎叫着:“真想不到,小爺竟然要跳下去……這特麼,一個不小心便會沒命啊,算了算了,還是陪你們體驗一下人生吧。”

我抽了抽嘴角,瞥眼看着他,只見他目光帶着挑釁的看着我,似乎在說,來啊,你先跳,你跳我就跳。

我被激的剛邁出一步,就看到岩漿正在往上冒,差一點就噴在了臉上,我被嚇得趕忙往後躲,就聽到雲景嘿嘿的笑了兩聲,那意思好像是在說,別慫啊,你上啊!

被偷走的那五年 我撇着嘴看向蘇珏,開始告狀,果然,蘇珏冷冷的朝他掃了一眼,那如刀子般的雙眸讓雲景嘿嘿訕笑兩聲,旋即便不再打趣我。

我們在哪上面站了大概十幾分鍾,那燙人的溫度讓我覺得我要融化了,最後還是雨深做了示範,直直的掉了下去,他下墜的速度很快,就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見,甚至都沒有傳來一絲聲音。倒是讓我覺得好了不少,隱族其他人見雨深跳了下去,便一個個的跟着下去……

最後上面站着的只有我們四個人,沈北辰朝我努努嘴,讓我先跳,我沒搭理他。就見雲景鬼鬼祟祟的走到他身後,我嘿嘿一笑,點了點頭,下一秒,就見雲景一腳將他踹了下去……

“啊啊啊!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沈北辰的怒吼聲被淹沒在火焰之中,我朝雲景豎起大拇指。早就看這貨不爽了,囂張的跟什麼似的,這一腳踢得,實在是太解氣了!

雲景揚着眉毛,拍了拍鞋上並不存在的灰,那樣子無限囂張啊。

我看向蘇珏,朝他眨了眨眼,蘇珏瞬間懂得了我的意思,臉上揚着笑意,朝着雲景走過去。

“喂,你幹嘛……臥槽,小琉璃,你給我等……”

話還未說完,便被蘇珏一腳踢了下去,那一腳踢得,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旋即蘇珏拉着我的手。 諸界末日在線 大手包裹着,讓我心中的燥熱沖淡了不少,他磁性的嗓音低沉道:“我帶你下去?恩?”

我點了點頭,有他陪着我一起跳,我就不會再那麼的害怕了。

他讓我緊閉雙眼,然後拉着我縱身一躍,讓我有種我們要殉情的錯覺,掉落的速度極快,那岩漿包裹着我,我只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痛,覺得很快就要融化了,那灼熱的疼痛讓我忍不住都叫出了聲音,一直不敢睜開眼睛,開始大叫着,蘇珏的雙手開始收緊,一直給我無聲的安慰。

大概過了一分鐘,那種灼熱才慢慢的消失,我這才睜開雙眼。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發出了感嘆。

只見我們身處於類似地宮的建築物之中,雨深等人早就在一旁等着,那地宮上面用火紅的水晶給裝飾着,而那水晶也將岩漿和這裏隔開,但是那溫度,並未消散太多,一直都在保持着。

“小琉璃,我好心幫你,你竟然恩將仇報,勞資警告你!以後不要找我幫忙!”

雲景臉上帶着憤怒,氣憤的對我說道。我嘿嘿笑了兩聲,躲在了蘇珏的身後,朝他吐了吐舌頭,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雲景氣結,索性便不再理我。

玩鬧一會兒後,雨深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炙烤,我們按照師父和我們說的方法,開始尋找那地方所在,剛走一步,就感覺到有東西從牆壁而出,朝我們射來,雲景臉色大變,吼了一聲趴下,所有人都沒有遲疑,都趴在了地上,只見那數不清的弓箭朝兩邊射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