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可惡的東方人,居然敢在我Du王的地盤上出手,看來,你們是真不打算活著離開這裡了。」

亞爾弗列得冷聲說道。

吳老眉頭一皺,臉上的神情掠過了几絲驚訝。

「好強的勁氣,居然擋下了老夫的寒冰掌……」

吳老說道。

亞爾弗列得冷冷一笑,露出得意的神情。

「沒有點兒實力,你們以為我這個Du王,能在西方地下世界安然活到今天嗎?」

亞爾弗列得說道。

「那就讓老夫看看,堂堂西方地下世界的Du王,到底有多少實力。」

吳老說道。

話音落下,吳老雙手一揮,勁氣凝聚,氣發丹田,兩道寒冰掌,隔空打出。

砰!

砰!

兩聲巨響,亞爾弗列得硬生生靠著兩個鐵拳,接下了吳老兩掌,而且安然無恙。

「老東西,你就這幾下子嗎?」

「現在,輪到我了!」

言罷。

亞爾弗列得身影一閃,快速出現在吳老面前,鐵拳仰面而起,徑直朝吳老心口打去。

吳老身影側閃,快速躲避,回身一掌,朝亞爾弗列得正面反擊。

面對吳老的攻擊,亞爾弗列得並沒有躲閃的意思,揮起鐵拳,直接正面硬杠。

拳掌交接。

又是一聲響動后,方圓十幾米,座椅顫抖,酒杯破裂,雙方互不退讓,兩股強大的力量,陷入僵持狀態。

「老東西,想不到,你還有點兒實力!」

亞爾弗列得冷聲說道。

「哼哼……不教訓你一下,真以為我們東方沒有古武強者嗎?」

吳老冷聲回道。

言罷,吳老凝聚心神,再次運轉全身勁氣,畢其周身勁氣於一掌之間,發出更加有力的反擊。

四周百步之內,寒氣驟起,氣溫瞬間下降幾度。

「寒冰破!」

吳老一聲怒吼,身體隔空飛轉,夾雜強大的冰寒之氣,瞬間朝亞爾弗列得胸口撞去。

亞爾弗列得急忙格擋。

兩人交鋒碰撞過後,雙方各自反彈後退十幾步,才站穩腳跟。

亞爾弗列得雖然是西方地下世界的Du王,但是打鬥並非他的強項,能和吳老斗個旗鼓相當,這份實力,也不算低了。

此刻,亞爾弗列得也終於明白,自己把秦穆然和華僑會想的太簡單了。

他以為,華僑會還是曾經的華僑會,除了上官雷闕,沒有一個高手,但是他想不到,如今華僑會的三大堂主,全都是古武強者,而吳老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三大堂主一起出手,亞爾弗列得只有跪地求饒的份兒。

此刻,秦穆然嘴角帶笑,走到亞爾弗列得面前。

「我以為你有多厲害,原來就是一隻弱雞,連我的手下你都打不過,還想跟我斗,哈哈……」

秦穆然笑道。

弱雞?

亞爾弗列得臉色難堪,卻又無話反駁。

自己的實力,確實連秦穆然的手下都擺不平,又有什麼資格讓秦穆然親自出手?

「姓秦的,別得意,這個仇,我遲早會找你的報的!」

亞爾弗列得冷聲說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回道:「弱雞,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我隨時恭候……」 夏雨青看着龍王嚴肅的表情,目光閃爍,好半天才問道:“你口中的他們當真有這麼強麼?”

龍王冷冷一笑,道:“放心吧!現在我們可以說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我是不會那我們性命攸關的事情開玩笑的。”

“最好是這樣!”夏雨青語氣生硬的回道,然後轉身離去。

她要防患於未然,按照龍王的指示開啓法陣。

龍王看夏雨青消失在眼簾,臉上的表情漸漸冷漠起來,轉頭看向屏幕上的趙小川,幽幽地嘆息道:“第二世你真的成爲過去了麼?”

與此同時,在華夏鬼城中,一口口青銅棺材漂浮在空中,按照玄奧的陣法擺列着,而在所有棺材的中間,軒轅鐵在中間盤膝而坐,身上發出耀眼的金光。

地面,一具具古屍籠罩在金色的光輝中,仰頭望着空中的軒轅鐵,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與不遠處一大幫萎靡不振的御鬼師形成鮮明的對比。

除此之外,那些御鬼師身上還散發着點點光芒向着天空中的軒轅鐵涌去,甚至其中有幾人頭頂的光點匯聚成光柱,沖天直上。

“大人應該快要恢復了吧?”

在不遠處的鬼城樓閣中,龍傲天在上面覆蓋着荒涼的鬼城,出聲問道。

他身後的烏魯木緩緩睜開了眼睛,搖搖頭,道:“大人剛剛恢復就經歷了一場戰鬥,現在身體非常的虛弱,雖然吸收了不少信仰之力,但是還遠遠不夠。畢竟這些人的信仰中摻雜了太多的雜念。”

說到最後,烏魯木的語氣中帶上了一絲不屑,而他的頭頂則是所有御鬼師中最粗的一道光柱。

“這也怪不得他們,畢竟時代在進步,科學讓人類的敬畏鬼神之心少了不少。”龍傲天道:“這也不正是大人們當年會消失在世間的原因麼?”

“你竟然說出這麼大逆不道德話?”烏魯木臉色微微一變,怒道:“待大人醒了,我一定要稟告大人。”

“那你就去說吧!”龍傲天冷哼一聲,道:“我龍傲天還沒有怕過誰!”

烏魯木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手中“唰”的出現一根禪杖,向着龍傲天砸去。

龍傲天嘴角翹起一絲冷笑,伸手成爪,抓向禪杖。

大戰一觸即發,而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他們的中間,左手上顯現出一個龍頭,向着烏魯木砸去,右手星光密佈,向着龍傲天籠罩而去。

轟!

三人碰撞,發出巨大的轟鳴聲,整座鬼城閣樓發出“咯吱咯吱”的震顫聲,氣浪向着四周噴發而出,閣樓廢舊的窗櫺被衝飛。

所有鬼物向着閣樓的方向望去,只見閣樓煙塵滾滾,讓人根本看不清其中的景象。

天空中,軒轅鐵察覺到了地面的波動,眉頭一蹙,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霹靂!

兩道手臂粗細的黑色閃電從他的眼中射出,向着煙塵中射去。

煙塵中傳來兩聲悶哼,軒轅鐵伸手一揮,漫天煙塵消失不見,露出了其中的情景。

烏魯木和軒轅鐵遙遙相對,渾身冒着黑煙,而在他們的中間柯雲泣撐開兩隻手臂,靜靜地站立在原地。

“你們在做什麼?”軒轅鐵注視三人片刻,出聲說道。

所有的古屍齊齊轉頭看向三人,三人身體一顫,眉宇間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很顯然在軒轅鐵說話間對三人施加了某種壓力。

“大人,龍傲天想要背叛你!”烏魯木立刻跪倒在地誠惶誠恐地說道。

龍傲天冷哼一聲,毫不畏懼地直視軒轅鐵。

一旁的柯雲泣皺眉注視場中情景片刻,呵呵一笑,抱着肩膀笑意瑩瑩的看着軒轅鐵。

“背叛我?”軒轅鐵眼中閃過兩道電芒,衝着龍傲天道:“烏魯木,說的是真的麼?”

“老傢伙,說話可要負責。”龍傲天不屑道:“別忘了我們之前的協議,我只答應和你合作,可並沒有說要成爲你的手下!”

軒轅鐵臉上閃過一絲陰沉,但最終還是點點頭,道:“不錯,我們當初說好的是合作關係。”

“既然你承認,”龍傲天聲音頓了頓,轉頭看向烏魯木道:“那就談不上背叛。”

“哼!自然不算!”軒轅鐵沉聲道:“那麼你也應該履行你我之間的盟約吧?你打算什麼時候將輪迴者交到我的手中。”

“那你有打算什麼時候將長生不死之術交給我?”龍傲天反問道。

身旁的柯雲泣眼中一亮,但隨即又黯淡了下去。

“長生不死之術就在我的腦子裏,而且當初我們已經相互結締了天地鬼誓,所以我自然不會賴賬,倒是你如果再不盡快將輪迴者交給我,恐怕你的身體……”

“不需要你操心!”龍傲天臉色一變,冷聲道:“我會盡快將第十世交在你的手中的。”

說完,他悶哼一聲,也不等軒轅鐵回話,轉身化爲一股黑煙消失在原地。

軒轅鐵看到龍傲天離開,轉頭又看向柯雲泣,道:“你不是正在培養第十世的克隆體麼?來到這裏做什麼?”

柯雲泣似乎正在想事情,聽到軒轅鐵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克隆人的事情先放到一邊,我來這裏是想告訴你有關於米國的事情。”

“米國?莫非海族有行動了?”軒轅鐵問道。

“不錯,海族是有行動了。”柯雲泣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似乎在好奇對方怎麼知道有關海族的事情,不過立刻又接口道:“不過我要說的並不是這件事情,而是和輪迴者有關。”

“輪迴者?你有他的消息了?”軒轅鐵驚喜道。

話音剛落,柯雲泣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包裹自己的身體。

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他整個人已經慢慢地飄上了天空,來到了軒轅鐵的面前。

柯雲泣強忍着使出自己右手隱藏的力量,臉色凝重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軒轅鐵,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迫人的壓力,穩住心神道:“還記得我曾經給你說過的我在米國研發的病毒麼?”

“病毒?”軒轅鐵低聲自語一句,道:“你是說類似華夏的濁靈殭屍?”

柯雲泣點點頭,道:“其實我曾經在幾個特殊的種子上設置了一絲鬼氣,讓我時刻可以觀察他們所看的一切,而就在之前不久,我從他們傳來的影像中觀察到了第十世輪迴者的蹤跡。他就在米國。”

“在米國?”軒轅鐵並沒有像柯雲泣想象中的那麼興奮,相反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向四周的青銅棺材,似乎遇到了什麼難題。 “莫非這些所謂的神佛雖然復活了,但是卻又侷限性,根本離不開這座鬼城?”

柯雲泣看着眼前閉着眼睛的軒轅鐵,心中暗暗推測道。

之前軒轅鐵明明還是一直催促着自己快點尋找第十世的下落,可是現在反而猶豫了,而且還閉上眼睛,似乎在考慮着什麼事情,着不能不讓柯雲泣有所懷疑。

然而就在此時,閉着眼睛的軒轅鐵倏然睜開了眼睛,正好和柯雲泣的眼睛對上。

柯雲泣一愣,眼中閃過一絲慌張。

“你在想什麼?”軒轅鐵問道。

柯雲泣心神一顫,強忍着心悸,道:“我在想什麼時候你會兌現你的諾言,將趙小川交到我的手中,讓我好好地進行一番實驗。”

“放心吧,我對他的身體不敢興趣,我只是想要得到他的六道之魂!等事後,你想怎麼處理他的身體都由你決定。”軒轅鐵說道。

“哼!騙鬼去吧!”柯雲泣心中冷笑,但表面卻點點頭,表示贊同軒轅鐵的說法。

以他的眼力,怎麼看不出現在的軒轅鐵根本不是以前的軒轅鐵,而在當初很明顯是被棺材中的那隻白玉手爪奪取了軒轅鐵的身體纔會變成現在這番模樣。

如果真的當趙小川來了,柯雲泣推測對方肯定是要奪取趙小川的身體這樣才最合情理。

“可惜,抱歉!輪迴者的身體已經被我預定了!”

柯雲泣心中冷笑,表面一臉平靜,不論是誰都看不出他心中的真實想法。

“恩~烏魯木,體現你忠心的時候到了!”軒轅鐵忽然開口說道。

旁邊一直不說話的烏魯木聽到後,連忙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抱拳道:“大人!”

軒轅鐵緩緩一擡手,無形的力量將烏魯木托起。

他說道:“烏魯木,你願不願意和柯雲泣一起去米國一趟,將輪迴者帶到我的身邊。”

“樂意之至!”烏魯木連忙說道。

“等等!”柯雲泣打斷了兩人的對話,道:“我只是答應幫你克隆輪迴者的身體,可並沒有說過要幫你擒住他,而且這次我爲你提供消息已經破壞了我的原則,你別想讓我繼續幫助你。”

“我知道你對九龍印很感興趣,只要你答應將趙小川帶回來,我就可以將鬼璽先暫時借給你!”軒轅鐵出聲道,手中浮現碧綠的鬼璽。

柯雲泣嚥了咽口水,貪婪地看着軒轅鐵手中的鬼璽,大笑道:“好,不就是將趙小川帶回來麼?沒問題,包在我的身上。”

軒轅鐵笑了笑,轉頭又看向烏魯木,衝着他的眉心一指,一道光束射在烏魯木的眉心。

只見他的眉心出現了一隻眼睛,是天眼!

烏魯木感受到了額頭上傳來的氣息,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但話還沒說出來便被軒轅鐵打斷了。

“好了,多餘的話不要多說了!之前我已經感受到海族和輪迴者的氣息攪在一起,很有可能他們已經在大戰了,你們還是快點抓緊時間將他帶到我的身邊吧!”

說完,軒轅鐵一揮手,一個兩人多高的黑色漩渦出現,然後軒轅鐵又一揮手,兩人瞬間進入和黑洞中消失不見。

“哼!柯雲泣,你當真以爲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柯雲泣看到兩人消失不見,低聲冷笑一聲,看向自己的掌心。

只見他的掌心出一隻腥紅的眼睛正在眨巴眨巴的活動着,赫然是之前的那隻天眼。

……

“該死的,到底應該怎麼樣纔可以離開這裏呢?”

趙小川離開實驗室後,本以爲可以很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然而他在四周轉了五六圈後,發現四周的場景又變回了****,而身後的路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儼然他被困在了這裏。

“逃不出去的!這裏可是海族上古時期著名的九幽迷幻章魚煉製的鬼器,沒有我的允許,想要離開這裏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實驗室中,龍王讓夏雨青退下後便觀看着屏幕上趙小川的情況,看到這裏,冷笑一聲。

趙小川不知道龍王正在觀察着自己,此刻的他只想要快點離開這裏。

他嘗試中用鐵鉤攻向****,卻發現那些****雖然會被破壞掉,但又會很快恢復原狀,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不一會兒,他便放棄了嘗試,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血肉上。

“如果我有當初的力量,只需要將六道輪迴之力覆蓋在我的拳頭上,形成漩渦之力擊在****之上,到時候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正當趙小川心中暗暗懊悔時,忽然四周的場景幻化,顯現出了龍王的身影。

“第十世,你還是和我回去吧!這些人類根本不值得你爲他們這麼拼命。”龍王淡淡的說道:“你的生命可要比他們要珍貴的多。”

“不需要你來教我!我問你,這周圍的一切是不是你倒的鬼?”趙小川看到龍王后,腦中一閃,出聲問道。

“不錯,正是我做的!”龍王坦然道:“但我那是爲了你好。”

“滾蛋!”趙小川罵道:“我怎麼樣不需要你來插手,怎麼做是我自己的選擇。”

龍王一愣,隨即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自語道:“這纔像是當初的大人。”

“你說什麼?”趙小川沒有理解他的意思。

“沒什麼!”龍王笑容一收,臉色一肅,道:“趙小川,你必須聽我的,快點離開這裏,如果要是讓華夏的那些老傢伙發現了就不好了。”

“老傢伙?什麼老傢伙?” 將軍夫人有喜了 趙小川好奇道。

“怎麼?你不記得了?”龍王驚訝道。

“記得什麼?”趙小川警惕道。

龍王皺眉注視趙小川片刻,道:“你不要動,我檢查一下你的身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