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說了沒事了!起來吧!”高天不耐煩的看了看牡丹,加重了語調說道。

牡丹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高天看着牡丹,心裏盤算着:“自己是不是在下人眼裏太過可怕了?這樣的話以後還得注意了,這種時期家人們的擁戴還是挺重要的……萬一要從家人們那裏打聽點什麼呢……

他自顧自的想着,站着的牡丹卻嚇得不輕,還不知道這“閻王“會怎樣懲罰自己呢?淚水在眼眶裏涌動,雙腿已經打顫了。高天回過神來,問道:“拿花幹什麼?”

牡丹忙回答:“二姨太要我拿的,說是屋裏沒生氣,要點裝飾……”

“嘿嘿”高天心裏暗笑了一聲,“沒生氣? 二婚嬌妻很搶手 那自己是不是該去送點生氣呢?”心裏想着,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表現,低着頭“嗯”了一聲,轉身走了兩步,又回頭對牡丹說道:“再重新去那一盆花,讓家丁把那碎片收拾了!”

深夜,高天悄悄地溜出客房,藉着夜色的掩護,熟練得繞過燈籠,來到了二姨太房間的後窗,在窗臺上居然沒有如他所想的擺着玫瑰花!他彎下身子,輕輕地叩了叩窗楞,沒有迴應!便起身推了推窗子,果然沒栓!小心的推開後,屋子裏一片黑暗,高天提身躍了進去,熟悉的摸到牀邊,牀上人發出均勻的呼吸聲,看來已經睡着了!

高天在黑暗中摸向牀上人的臉,牀上的人被驚醒了,見牀邊一個黑影,正想大聲叫喊,高天一把捂住她的嘴,低聲說道:“別叫,是我!”

牀上人聽了,連忙壓低聲音道:“你要死啊,這個時候還敢來?”二姨太倪敏珠的聲音中帶着驚愕.

高天順勢向牀上一躺,一把摟住二姨太的身軀,卻被倪敏珠攔住了,“怎麼?想偷腥了?”

高天色色的笑了笑,“當然了,就想偷你的腥!”又向倪敏珠豐滿的身軀摸

去,倪敏珠打開他的手,坐在牀上推開了高天!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想偷腥啊?可以,幫我殺掉田老婆子!我答應你任何要求!倪敏珠正色道。

高天頭一回被倪敏珠拒絕,感到很驚訝,聽見她這末說,翻了個身,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剛颳得鬍鬚又冒出了硬茬!看着牀頂,高天沒有說話!他在等,等他想要倪敏珠說的話!

倪敏珠見高天沒有回答,而是翻身看着牀頂,心裏一涼,自己已經打算用自己的身子和高天做交易了,只要他能幫自己殺了田慧妮,讓自己幹什麼都行!看着高天一動不動,倪敏珠嘆了口氣,自己有件事是不能告訴高天的,是對任何人都不能說的!否則的話,幾十年的隱忍可就白費了!只要高天殺了田慧妮,自己就可以告訴他了,可現在……

倪敏珠想了想,說道:“我可以先告訴你一件你非常想聽的事,但你必須幫我殺了田慧妮!”

高天雖然沒動,但腦子卻在跳動着,“非常想聽的?難道和陰棺有關?不管了,先答應她,別的以後再說!反正田老婆子遲早要死……”想到這兒,高天舒了口氣,“好,我答應你!”

倪敏珠心裏一喜,“好!我就知道天哥是不會不心疼敏珠的!” 總裁的蜜愛新妻 說完,抱住了高天,將自己豐滿滾燙的身子緊貼在高天身上!

高天“嘿嘿”笑了一聲,眼神閃了一絲光芒,轉瞬即逝。手在倪敏珠背上撫摸着,“當然了,敏珠的事就是我的事了……說吧,什麼我想聽的事?”

倪敏珠趴在他的胸口,從繡枕下摸出一個玉鐲子來,對着高天說道:“這是老爺帶我進高家大門是給我的首飾,說是高家的太太的一直戴着它!以前我沒注意,中秋那天我戴着它玩時候,發現這鐲子在月亮下面居然能看到字,而白天卻看不到……”

話還沒說完,高天腦子已經在琢磨了,難道這鐲子於三寶有關?要不爲什麼高老大要姨太太一直戴着?有可能!高天堅信了自己的想法,拿過鐲子細細的看着。“現在你看不到,得等到有月亮的時候在月光下看……”倪敏珠解釋道。

“那上面什麼字啊?”高天漫不經心說道,“鐲子上有字很平常嘛,也許高老大寫的什麼家訓的,三從四德的……”

“不像啊,再說了,刻家訓什麼的就不會這麼隱蔽了……刻的大概是八卦的卦象吧..什麼‘坤,坎,艮,巽’,就這四個字!”倪敏珠想了想接着說道。

高天轉了轉水泡眼,仔細地聽着,又拿起鐲子仔細的看了看,想了想說道:“敏珠,這鐲子能先借我幾天嗎?”

倪敏珠當然知道高天想幹什麼,嬌笑了一聲,“好啊,可是你得拿更好的來換!還有你答應的事……”

“一定一定,哈哈..”高天笑了一聲,一把摟住倪敏珠,色色的說道:“那現在是不是讓我偷點腥啊……”說完便將手摸進了倪敏珠的衣服裏……

倪敏珠任由着高天的輕薄,咬了咬嘴脣,臉上閃過一絲苦笑,鑽進了高天的懷裏……

(本章完) 田慧妮今天看起來和平日裏沒有什麼兩樣,仍然是威嚴凜凜,不怒自威,端坐在議事廳中間的大椅上,旁邊站立着她的貼身丫鬟映雪。但是仔細看來,就會發現田慧妮雙眼中隱隱含着悲憤,圓潤有光的臉龐也有些消瘦黯淡,高家一系列的事情讓這個要強的女人日漸消瘦……

田慧妮掃了一圈,見高家的幾個當家管事的都默默地坐在廳兩旁的椅子上,靜靜地等着她說話,田慧妮眼神掃過二姨太倪敏珠時,刻意的停了一會兒,見二姨太只是低着頭,看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那是高瀚生前經常把玩的東西,田慧妮心微微一痛,喪子之痛的悲傷自己也是能夠體會的,心裏輕輕的嘆了口氣,擡起頭正色道:“今天把各位叫來主要是聽一下各位對最近高家發生的事的看法,任何人都可以說話,包括家丁丫鬟!”說完,坐在那裏看着廳下或站或坐的人,眼睛在衆人身上掃視着。

廳下的家丁們聽完田慧妮的吩咐,便小聲的議論着,甕聲甕氣的,卻沒有人站出來大聲的說出自己的想法,田慧妮只是靜靜地看着衆人,任由衆家丁議論着,一旁的高天卻是不能容忍,眉頭漸漸地皺在了一起,水泡眼發出陰狠厭惡的光芒籠罩着廳下竊竊私語的衆家丁,衆家丁一時紛紛議論着近日一系列的恐怖的事情,並沒有人注意這個正惡狠狠地盯着他們的二閻王!

高天不由得大怒,看來自己在高家還是沒有震懾力,一拍桌子,怒聲喝道:“要說出來說,一個個的說,吵吵嚷嚷成何體統?”衆人一驚,紛紛看向坐在大姨太旁邊的高二爺,見他鐵青着臉,陰狠的水泡眼正發出毒蛇一般的光,家丁們心裏一寒,不由得緊緊的閉上了嘴,低下頭,大廳裏瞬間變得靜悄悄的,時間彷彿靜止了,衆人在高天的眼神籠罩下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惹爆了二閻王!

田慧妮在高天拍桌子的時候側過頭看了看高天,眼神中光芒一閃即逝,見此刻衆人靜悄悄的,正欲開口說話,高天搶先開了口,“最近府裏發生的事情僅限於在高府裏說,誰要是敢給我傳了出去,我廢了他!”

衆家丁心裏又是一顫,對高天的暴戾衆人毫不懷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高天的手段就算沒有親眼所見也早有耳聞,據說高天在一次前往滇南購買藥材時遇到山賊,他一個人殺了七名手持鋼刀的兇惡大漢,嚇退了山賊,七個大漢全都是喉管被人捏碎……

聽見高天的警告,衆家丁唯唯諾諾,紛紛點頭,小心翼翼的站在廳下,高天環視了一下衆人,起身站在廳上,高大的身軀遮住了田慧妮,在衆人的注視下,說道:“高家最近的事情離奇古怪,我看還是請有法術的高僧仙道來府上驅驅鬼,高鬆……”高天喊了一聲,站在田慧妮身邊的管家高鬆看了看身邊的田慧妮,見後者臉色平常的注視着高天的背影,應了一聲.

高天轉過頭來,對着高鬆說道:“這事你去安排,口風要緊,不能讓外人知道!”高鬆答應了一聲,高天看了看坐在大廳正中的田慧妮,緩了緩臉色說道:“大嫂最近太累了,近期還是好好休息吧,家裏的事交給我了!”

高強聽後,眉頭

一動,和對面的紫玉對視了一眼,低下了頭,田慧妮看了看高天,想了一會兒,“那就有勞二爺了!可是你剛剛說要找人驅鬼,不知道這鬼是誰啊?”

高天當然明白田慧妮的意思,心裏暗暗地說了一句:“好個田老婆子,果然不一般!”臉上卻顯出一副傷心的表情,“當然是驅散一下閒散地鬼了,也好讓大哥靈魂安息呀……”

“老爺屍骨未寒,就讓方外之士進入高府作法,會不會不妥呀?”田慧妮看着外面的天空問道,“再說了,三姨太事情還未平息呢,高瀚的事也在擱置中,現在高家能騰出身來接待那些方外之士嗎?”

坐在下面的二姨太倪敏珠聽到田慧妮說了句“高瀚“,猛地擡起頭,眉目中滿是恨意的死死的盯着田慧妮,此刻,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一個人的話,估計她已經把田慧妮凌遲了!田慧妮絲毫沒有去理會從她那裏射過去的凌厲眼神,仍然看着外面的天空。

高天一仰頭,大手一揮,“沒事的,死者已矣,重要的是要活着的人安逸!就這麼決定了,高鬆,明天你去請來三仙觀的青雲道長!還有,最近家裏的各項生意暫時交由我管理,賬目總結的時候都直接交給我!大夫人需要休息!”轉頭看了看廳下的家丁,“嘴都放嚴實點,該幹嘛幹嘛,不要多嘴!好了,都散了吧……”

衆人當中有明白人,不由得看了看坐在當中椅子上的田慧妮,只見她臉上波瀾不驚,好像這事與她毫不相關一般,仍然靜靜地看着天空,不由得心裏一陣嘆息,紛紛慢慢的散了開去……

田慧妮在丫鬟的陪伴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映雪關上了門後,小聲的問道:“大夫人,二爺這麼做您難道不生氣?” 國民老公的一億寶妻 田慧妮嘴角勉強聚起一絲笑容,卻沒有回答映雪的話,而是吩咐道:“映雪,你去休息吧!”

映雪上前一步,關切地說道:“大夫人……”

“沒事的,你去休息吧!”田慧妮打斷了映雪的關切,又看了看牀邊的掐花琉璃燈,輕輕地說道:“快了,一切都快結束了……”

映雪從來沒見過大夫人這個樣子,正想說話,田慧妮揮了揮手,回身躺在了牀上,映雪擔心的看了看面朝裏躺着的大夫人,扯過棉被爲她蓋上後,轉身輕輕地走了出去……

二姨太的房間裏,高天正喝着上好的普洱茶,倪敏珠爲他捏揉着肩膀。

“爲什麼要請道士做法啊?“倪敏珠突然問道

“做法?嘿嘿……”高天低低的笑了一聲,“明天晚上會有好戲看的!哼哼……”水泡眼中射出陰狠的,毒蛇一般的光芒,倪敏珠觸上他的眼光,竟覺得從心底裏一陣膽寒……

高強一個人靜靜地站在荷塘邊,將手裏的石子扔進水裏,“咚”,水面上漾起圈圈波紋,高強微微皺了皺眉頭,高天終於耐不住了,高家的家產他可是垂涎已久了,剛剛的氣勢完全是一家之主的樣子,完全沒有將田慧妮這個臨時當家人放在眼裏,這倒也沒什麼,高家的家產無論落在誰的手裏跟自己也沒關係,可是,隱隱間,高強總覺得不對勁,具體是甚麼地方卻又說不上來。

“唉”身後響起了一聲嘆息,高強轉過頭一看,老管家高鬆正晃着腦袋,看着自己。

見高強看着自己,高鬆接着說道:“又有事情難住二少爺了!二少爺只要一想事情就會來這湖邊,這次估計有難事了……”

高強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在他眼裏,高鬆就像是個睿智慈愛的老父親一樣,望着高鬆笑意盈盈的臉,高強的眼神中卻閃過了一絲痛苦……

“少爺肯定再爲剛纔的事情煩吧?”高鬆站在高強的身邊,望着漸漸平靜的湖面,“高家以後也許就是高二爺的了!這高二爺以前可從不會這樣啊,即使老爺不在了,他也不會像今天這樣啊……唉,人心難測啊!”

高強聽着高鬆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突然心頭一閃,好像抓住了自己覺得不對勁的地方了,低下頭想了一會兒,眉頭漸漸舒開了……

“原來是這樣啊!”高強舒了口氣,一旁的高鬆“嗯?”了一聲,問道:“二少爺,什麼是這樣啊?”

高強“奧”了一聲,“沒什麼。鬆叔,我還有點事,先走了啊!”不待高鬆說話,高強轉身離開了,高鬆則怔怔的愣了好一會兒才嘟囔着離開……

高家是大戶,外面的街道很寬,也很繁華,但擺攤設點的都知道規矩,高府大院門前是沒有人擺攤的,但即使這樣,外面的街道仍然很是喧譁熱鬧,叫賣聲,吆喝聲,整日的響個不停,穿梭的人羣摩肩接踵。

在一棟房間的牆角,一個蓬髮的邋遢漢子坐在那裏,亂糟糟的頭髮遮住了臉龐,面前擺放着一個髒兮兮的破碗,在繁華的街道,這樣的乞丐很是平常,但這個乞丐只是一動不動的盯着高家大門,連路人施捨給他一點銅板也不道謝,只是緊緊地盯着宏偉的高家大門,亂髮中隱隱射出精光。直到晚上,他纔會收拾起自己的破碗,慢慢的離開……

一個渾身髒亂的乞丐,沒有人願意去接近一個髒臭的叫花子,更不會有人去注意他,可是在不遠的牆角,一個黑影卻看着這個乞丐,似乎還有很大的興趣,乞丐不走,他也不走,只是藏在陰影中,悄悄地盯着那個渾身襤褸的叫花子……

夜晚來臨了,喧鬧了一天的街道恢復了平靜,街道兩側的酒店夥計也忙着打樣了,神色匆匆……

翠花樓的酒保王栓子對着身邊的張四狗叫道:“快點收拾,快點,別再磨蹭了,再晚了的話,那吃人的鬼可就來了……”張四狗是個結巴,“知……知……知道……你…你…咋……咋……不幫……幫忙?”

“你大爺的,聽你說句話能把人累死,來了……快點,先關門!”

這幾天,平安鎮傳言有個吃人的怪物出現,一到晚上就會出來吃人,據說草料場的張阿四被人發現死在草料場,渾身都是牙印,喉管被咬斷了,鮮血流了一地,好多地方的肉都不見了……

夜風拂過平安鎮的街道,幾片門上的對聯紙,夾雜着灰塵和亂七八糟的碎片順着街道飄出好遠,全鎮唯一的一家客棧門前的燈籠在風中搖搖晃晃……

平安鎮,似乎不平安了!

(本章完) 高強從不相信鬼神之說,在這個封建思想橫行的鎮子,高強從來不拜佛,不趕廟會,在他心裏,佛家只是要人學會忍耐,學會認識自己的內心,而所謂的請法師爲死者做法,無非是爲了在世的人儘儘心,聊表心意而已,人死了就是歸於黃土的一堆腐肉而已,什麼靈魂鬼怪,什麼妖孽神仙,都是人們心裏慾望的繁衍,所以他從來不去廟觀之類的地方,但今天他卻得向鎮外的三仙觀去一趟,高天強力主張要請法師做法,而高鬆今天又要去整理高家的生意賬目,這請法師的差事就落在了高強的身上,其實是高強自己要去的,他只是想要看看這所謂的法師是不是真的像高天嘴裏說的那麼神奇,並且,高強也有自己的目的,想要證實一下自己的想法……

來到三仙觀,三仙觀不大,周圍鬱鬱蔥蔥的古樹倒是讓這個地方看起來有些仙氣,由於坐落在山崖上,霧氣從山谷裏飄上來,整個三仙觀看起來像是浮在空中一般,來往的香客不少,觀裏香菸嫋嫋,三清祖師石像高高在上,享受着衆多香客的膜拜,下面廳堂正中一尊石質的香爐正煙霧繚繞,高強靜靜地看着三清祖師的石像,臉上浮現着笑意,一個小道士掃了他一眼,怒聲喝問道:“見了祖師爲何不拜?”

高強轉頭看了看怒意凜凜的小道士,輕輕地笑了一聲,“我既無罪孽,無需懺悔,又不癡心奢求福祿,何必拜它?”

小道士愣了一下,自他進入道觀裏以來,所有的人只要是進入道觀的都無不拜倒在地,求神仙保佑,各個虔誠至極,在他的心裏,拜祖師是天經地義的,沒想到眼前這個斯斯文文的青年竟說出了一個自己無法駁倒的原因,一時竟不知如何作答了!

高強微笑着看了看這位被自己噎在那裏的小道士,又揚起頭來欣賞殿裏的其他塑像,周圍的香客有的看到了這一幕,有認識高強的人不由得豎了豎大拇指,早就聽說高二少爺才思敏捷,不信鬼神,今天一見,果不其然!

這時殿上一個聲音響起,聲音尖銳而嘶啞,“高二少爺今日怎麼有空來敝觀啊?”簾子一動,一個道袍的老者走了出來,臉上掛着笑容,嘴下三縷鬍鬚,倒也顯得有些仙風道骨,只是一雙三角眼時不時閃出精光讓人很不舒服!這是三仙觀的觀主,也是今天高強要請的人——青雲道長!

高強一見,眼神迅速的在青雲道長的身上掃了一遍,嘴角浮起一絲冷笑,臉上卻掛着笑容,來到青雲道長身前彎腰施禮,青雲人老成精,忙扶住了高強下彎的上身,“高二少爺三清祖師猶不拜,卻當着三清祖師的面拜我這個糟老頭子,實在是折殺老夫啊……”

高強一笑,“高強不信鬼神,卻不敢目無尊長啊!”高強看了看青雲道長的臉,接着說道:“再說,世人傳說青雲道長已經是半仙之身,駐容保養有術,宛

若正當壯年,今日一見,見道長脣紅齒白,油光滿面,傳言果然不虛啊!”

青雲道長聽了“哈哈”一笑,一絲輕浮浮現在眼中,當着殿內這麼多的香客,高強的話讓他很是受用,不禁有些飄飄然,挽起高強的衣袖,“走,室內喝茶!”

高強眼神閃爍,將青雲的面目變化看在眼裏,心裏不禁哼了一聲,果然如鬆叔所言,這老道倚老賣老,勢利虛浮,實與傳言相差甚遠!看着老道拉着自己衣袖的那隻白色的手,心裏不禁有些厭惡,但還是走了進去。

青雲一聽高強的來意,心裏不禁一喜,臉上卻是一副仙風道骨的平靜狀態,徐徐吐言:“近日傳言鎮上出了怪物,咬死了好幾個人,死者全都是渾身赤裸,身上滿是牙痕,脖子被撕裂,死相慘不忍賭,求符保佑者不計其數。今日貧道是不能離開三仙觀的!”鎮上出了怪物,高強也有所耳聞,但是他卻不相信什麼鬼神妖孽的,只是認爲是山裏的狼,豺之類的動物要死了個把人而已,只是鎮上傳言三人成虎的,誇大其實了而已!

高強想了想,“鎮上傳言有怪物橫行,高家作爲平安鎮一員,也有義務請得道高人除惡鎮妖,青雲道長要是今日到高府作法,高家願多添金帛以報三仙觀神力護佑,酬謝仙長法力高深!”

青雲等的就是這句話,但仍然故作深沉的想了片刻,面現難色不情願的說道:“既然高家盛情相邀,二少又親自前來,三仙觀又多蒙高二老爺關照,爲高家解難,也是貧道命中的安排。如此,貧道就隨二少前往吧!”

高強心裏冷笑了一聲,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高天果然與這青雲老道有關係!看來,這個作法也是早有預謀的了。高強不動聲色的笑着說道:“如此高強不勝感激,多謝道長拔冗出觀!高強已帶來軟轎,道長要不收拾片刻就隨高強前行?”

青雲道長拂塵一擺,“道者,飄然於萬世者,何必收拾?只帶一小童,做法器械足矣!”說完,便呼喚一個揹着法器的小童出來,整了整道袍,揚首走出內室。

高強看着青雲的背影,輕聲的冷笑了一聲,跟了出去……

夜晚似乎來得比較早,高天讓高鬆安排所有家丁晚上配合青雲仙長作法驅鬼,庭院中,青雲已經將香案擺在正中,三牲祭品也已擺放在供桌上,正中的香案上擺放的銅香爐已燃起了香,嫋嫋煙霧徐徐升起,青雲道長身穿黃色道袍,頭戴七星冠,閉着眼睛赤腳站在供桌旁,手裏的拂塵在夜風中輕輕浮動。衆家丁沒有看過道士作法,覺得很是稀奇,鎮上這幾天有傳言說是有怪物吃人,都希望能夠藉着這仙道作法,獲取點保佑,都紛紛圍在廳下,大廳外,坐着高天,二姨太,高強和四姨太紫玉,大姨太推脫身體不好,呆在房間裏休息。田慧妮當初反對請人做法,高天一手獨斷,也

就作罷,如今當然是不會出現在這裏了!

夜更沉了一些,一直閉目站立的青雲突然揚了揚拂塵,大喝一聲:“時辰已到!”一旁的小童忙遞上七星桃木劍,退在一旁,手裏舉着白色的招魂幡靜靜地站在一邊!

青雲赤着腳在地上走着八卦九宮步,手裏的桃木劍揮來揮去,嘴裏唸唸有詞,小童在旁邊木然的搖晃着招魂幡,走了幾圈後,青雲抓了一把硃砂畫的符咒,放進了早已準備好的雞血碗裏,右手猛的一揮,雞血碗裏的符咒瞬間着了……周圍一片驚呼!

青雲大聲誦道:“人道渺渺,仙道茫茫;鬼道樂兮,當入生門;仙道貴生,鬼道貴終;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兇;高上清靈美,悲歌朗太空。惟願天道成,不欲人道窮。北部泉苗府,終有萬鬼羣。但欲遏人算,斷絕人命門。阿人歌洞章,以懾北羅澧。速送妖魔精,斬堮六鬼鋒。諸天氣蕩蕩,我道日興隆!”

誦罷,大喝一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法術拂過,諸怨皆平!開!”桃木劍猛力向血碗砍去,血濺了一地,桃木劍也斷做兩節,青雲又大喝一聲,向後倒去!

高天連忙起身,衆家丁正看的緊張,忽然見青雲道長倒地不起,不由得心頭一陣慌亂,高天怒聲喝道:“還不快去看看道長!”快步向青雲走去,扶起倒在地上披頭散髮的青雲道長,只見青雲道長嘴角一絲鮮血,在高天的搖晃下虛弱的睜開眼睛,徐徐的說道:“妖孽已平,但妖孽怨意太大,一時失察,竟被重傷!”說完,嘴角又溢出鮮血,高天連忙吩咐家人準備房間,熬製湯藥,先行安排仙長住下。

衆家丁一陣忙亂,收拾法壇的收拾法壇,打掃院落的打掃院落,照顧青雲道長的跑前跑後,都驚恐的議論着,這鬼怪真是厲害,連青雲道長都被它重傷!雖然聽青雲道長說妖孽已服,可還是感覺背心涼涼的!

在衆人忙碌的時候,一個黑影從高家的院牆躍了進來,似乎對高家極爲熟悉,藉着夜色,在走廊裏轉折自如,直奔大姨太田慧妮的房間而去……

不多時,黑影停在了田慧妮房間的後窗,透過窗戶的鏤空,燈光射了出來,黑影熟練地隱身在黑暗中,看着坐在牀邊的田慧妮……

屋裏的田慧妮絲毫沒有察覺自己已經被一雙怨恨的眼睛盯上了,仍然呆呆的注視着面前的宮燈,不知她在想些什麼!黑影正欲從窗戶躍入,窗戶旁邊拐角突然也閃出了一個黑影,手裏也拿着一把明亮的短刀,兩個黑影差點撞在了一起,突然地出現兩個黑影都沒有想到,都怔怔的呆立在那裏,片刻,先到的黑影似乎醒悟了過來,轉身便跑,後來的黑影一把抓去,一股異樣的油膩,黑影轉頭喝了一聲,迎面一股濃重的腥臭氣,不由得掩住了鼻子,眼睜睜的看着黑影消失在黑暗中!

(本章完) 氣憤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一把扯掉蒙面的黑布,高天坐在椅子上抓起茶壺猛灌了兩口,那是個甚麼東西?怎麼會出現在田老婆子的房外?他要幹什麼?那股惡臭又是怎麼回事?一連串的疑問閃在腦中,本來今晚上自己安排青雲道長作法,自己好藉機殺掉田慧妮,自己就光明正大的成爲高家的主人,也好藉機奪得田老婆子手上的鐲子!好進一步自己的奪陰棺打算!爲此,還專門買通了青雲,如今好好的機會竟被這個莫名其妙的黑影打亂了!害得自己和巡夜的家丁兜了半天圈子,本來刻意安排的混亂竟用到了自己身上!氣憤的高天一巴掌拍碎了茶杯,臉上的肌肉抽搐着,難道還有人知道了鐲子的事兒,也想奪取田慧妮手上的鐲子?

看來,自己得加快速度了!高天暗自打算着,一想起剛剛的黑影,那濃重的腥臭味,那異樣的油膩,高天不禁一陣反胃!擡起手輕輕嗅了嗅,那股惡臭直鑽入鼻子,高天厭惡的罵了一聲,起身準備去洗洗手……

“啊……”遠處傳來一聲慘叫,淒厲的聲音劃破了夜空,緊接着隱隱傳來一陣噪雜的吵鬧驚叫聲……

高天一驚,連忙側耳聽着,自己的房間就在前院,聽聲音感覺離自己並不遠,正欲打開門出去看看,門外響起了家人的喊叫聲:“二老爺,二老爺,出事了!”

高天一把拉開門,門外站着家丁呂三,看見他出來了,連忙戰戰兢兢的,哆嗦着說道:“二爺,出……出……”說了好一陣也沒能說出來,看來是嚇得不輕。

高天可沒那個耐性,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出什麼事了?說!”

呂三很瘦弱,竟被高天拽了起來,顫抖着聲音說:“青雲道長……青雲道長……”

“青雲道長怎麼了?”高天大聲的追問道,水泡眼中幾乎爆出了火來。

呂三強行鎮定的回答道:“道長……道長他……他被吃了!”顫抖的雙腿嘩嘩的抖動着,臉色臘黃,恐懼的打着哆嗦。

高天一愣,忽的驚出一身冷汗,“被吃了?一個大活人被吃了?胡說八道!”高天衝着呂三怒吼道。

“二爺,二爺,快去前院看看吧……”另一個家丁從遠處走廊跑來,老遠就哆嗦着衝着高天喊道,“二爺,快……”

高天擡頭看了一眼,只見那個家丁在走廊的燈光下也是臉色煞白,心頭一緊,鬆開呂三,衝着他喝道:“快走!”

呂三此時已經攤在了地上,聽見高天的呵斥,爬了半天也沒能爬起來,高天罵了一句:“廢物!”扔下呂三快步向人聲嘈雜的方向跑去。

分開人羣,高天臉色陰沉的走了進去,門口圍了很多家裏的僕人,本來今晚上事情就多,家人們大部分也都還沒有睡,聽見這麼大的動靜也都紛紛跑來了。高天衝着圍在門口的人羣吼道:“滾開!”家人們只覺得耳旁響起了一聲炸雷,本就高懸的心絃差點蹦斷!自覺的讓開了門口!

高天陰沉着臉走了進去,地上一灘鮮紅的還未凝固的血跡在米白色的地毯上觸目驚心!這間屋子本是大少爺高瀚的臨時臥房,高

大少並不常回家,但家裏也準備了房間,自高大少出事後,這間房子就一直空着,晚上青雲道長做法暈倒,便臨時收拾出來當做青雲的客房了!屋裏的擺設都沒有變過!椅子上坐着打着哆嗦的二姨太和幾個丫鬟,見他來了,倪敏珠顫抖着向裏屋指了指。

高天看着地上的血跡,那一大塊的鮮紅竟繞得人有些眼暈!嚥了下口水,走進了內室,裏面站着高強,高鬆和幾個膽大的家丁,一個個臉色煞白的看向了走進來的高天!

高天見地上蓋着一塊布單,看了看旁邊的高強,高強點了點頭,轉過了頭去,高鬆和幾個家丁也心有餘悸的轉了過去,高天咬着牙幫扯開布單,不由得“啊”了一聲!

幾個小時前還在作法捉鬼的青雲道長此刻全身都是鮮血,兩眼圓睜,雙眼中似乎又難以相信的恐懼,嘴張得大大的的,似乎還含着最後的一聲驚叫,脣下的鬍鬚已被硬生生的扯斷,脖子上血肉模糊,白色的氣管很明顯地耷拉在外面,血液正冒着泡的慢慢地向外涌着,胳膊上幾個裸露的地方也已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上面還有血色的筋絡,碎肉……整個身體已經從腰上斷爲兩節,白花花的內臟像一大堆豬板油一樣攤在地上,腥臭之氣直撲高天的鼻子,高天差點沒吐出來,青雲道長的身體旁邊還散落着片片碎肉,一塊塊腥紅的令人心驚,噁心欲吐,高天覺得自己的胃在痙攣,在抽搐,這纔想起呂三那驚慌失措的樣子,青雲道長被吃了!

高天強行忍住內心的顫慄和腹中涌動欲吐的衝動,放下了手中的布單,眼神難以掩飾的恐懼,頭腦卻飛速的運動着,難道這鎮上真的有什麼怪物?那又怎麼會出現在高家大院呢?這副慘象,高天想不到什麼東西可以做到這樣。

高強站在旁邊,眉頭緊鎖着,這副慘樣,拿着個兇手的有多狠青雲道長呢?青雲是自己請進高府的,現在居然慘死在高府,就算不是什麼鬼怪作祟,可自己也想不到能把一個大活人弄成這種慘狀的東西是什麼,但高強仍然堅信這不是什麼鬼神之流害人,只是可以肯定,要麼兇手與青雲有很深的仇恨,或者是有人刻意安排的慘狀以達到什麼目的……

高天鎮定了下來,對着家丁們吩咐道:“還不快收拾?擺着好聞啊?”

衆家丁推搡着,沒有人願意動這兩塊兒血腥的碎肉!最重要的是,生怕沾上了什麼不祥的東西,在他們心裏,青雲已經是法力超羣了,仍然被這怪物咬死,何況是自己了!唯唯諾諾的,片刻沒人敢上前去!

高天看着家丁們一個個畏首畏尾的樣子,大喝了一聲,倒也增了不少的膽氣,在高天凌厲的眼光注視下,幾個前面的家人被後面推搡了出來,戰戰兢兢的掩着口鼻走上去收拾着……

高強看着家丁們收拾着地上的血跡,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道長的小童呢,誰看見了?”

衆人俱轉頭看着周圍,是啊,那個小童呢?自己的師父出了事情,怎麼不見了那個貼身的小童子呢?“還不快去找?”高強吩咐道。

衆家人連忙動身結伴的向外面走去,

高強趁機吩咐幾個家丁將青雲道長的屍體蓋好,將裏屋暫時封閉起來。剛剛只是內屋的幾個家人看到了青雲的慘狀,外面的大部分人都沒親眼目睹,高強擔心造成家丁們的慌亂,可以藉着尋找小道童的機會將衆家丁分散好處理青雲的屍體。

高天看着高強吩咐着家人,不由得暗暗點頭,看來,自己要成爲高家的當家人,還不得不重視一下這個家丁的兒子!一直以來,高天只覺得自己要成爲當家人的最大障礙是田慧妮,其次是高瀚,後者以不必考慮了,現在只要田老婆子死了,自己也就順理成章了!高強和二姨太,以及後進門的四姨太,他都沒有放在眼裏,但看着高強在家人們的心裏,以及處理事情的能力,自己還得多多想想。

衆家丁將整個院子查看了一遍,既沒有尋到小道童,也沒有找到那傳言的怪物,便又一起轉回了前院,這個時候可沒有哪個人敢離開羣體,衆人聚在一起,小聲的議論着,每個人臉上恐懼的神色顯而易見,高天在沉默,高強在旁邊也是低着頭想着什麼,院子裏的氣氛很是沉悶壓抑,衆人都感到這院子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盯着自己,本來還有人小聲的議論着,可片刻之後卻都不由得靜了下來,已經是凌晨了,夜風稍稍有些寒冷,院中樹上的葉子被風吹的簌簌作響,卻顯得有些詭異!

高強又吩咐加大巡夜家丁的數目,並且讓巡夜的家丁都配上了棍棒,刀等平日裏都不用的東西,吩咐他們將院子的前後仔細的在巡查一遍,安排已定,便隨着高天走到了議事廳。家人們也都自覺的跟隨着主子,這個夜晚誰也難以入眠了!

嫡女謀嫁:大魔王,要嬌寵! 衆人在議事廳坐定,隨後來的田慧妮和紫玉聽說到府裏作法的青雲道長死了,也感到十分的驚詫,畢竟青雲道長是鎮上聞名的法師,如今竟死在了自家院裏,這要是傳出去,高家很明顯會成爲衆矢之的。

衆家丁在堂下議論着,矛頭都直指最近鎮上傳言的吃人怪物。

“你說,青雲道長那麼厲害的高人,死的都那麼慘,你說這怪物得有多厲害?”

“據說這怪物身高兩米多呢,青面獠牙的,月圓的時候就會出來吃人,並且直接將人的脖子咬斷,喝人血呢……”

“哎呦,你別說了,我這脖子都涼颼颼的!”一個家人縮了縮脖頸,“你說這青雲道長會不會被這怪物咬了的?”

“有可能,咱是沒看見道長屍體,可是你瞅瞅小剛麻子他們幾個臉色,都嚇綠了,現在還哆嗦着呢……那麻老五的膽子你我還不知道,什麼能把他嚇成那樣子?”

家丁們看了看站在廳上的小剛麻子幾個家丁的臉色,這幾個家丁剛剛一直在內室裏呆着,他們肯定看到了青雲的屍體,如今幾個人都臉色煞白,哆哆嗦嗦的站在廳上,衆家丁不由得心裏一陣慌亂!難道這傳說的怪物跑到高府裏來了?

正在擔心時候,幾個巡夜的家丁瘋子似的跑了過來,手裏的棍棒都不知扔到哪裏去了,發瘋似地連滾帶爬的向議事廳撲來……

“媽呀……”

“救命啊……”

(本章完) 高天高強幾乎同時騰地站了起來,緊張的看着門外,田慧妮等衆女眷也驚訝的看着門外,本就抱着丫鬟的二姨太更是將丫鬟牡丹抱得更緊,恐懼雙眼死死的盯着門外。

家丁們連忙閃開,都是一陣緊張的看着幾個連滾帶爬的巡夜家丁,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幾個巡夜家丁身上,幾個家丁倒進了議事廳,旁邊的家人連忙扶住了他們。

“怎麼回事?”高天緊張的問道。

幾個家人強行的穩住心神,帶頭的福貴結結巴巴地說道:“小道士……小道士……死……死了……”

“什麼?”衆人心裏又是一驚,今晚的事情太多了,也太嚇人了!

高天水泡眼一瞪,嘴角哆嗦着,咬着牙齒問道:“在哪兒?”

“三……三姨太房裏……”福貴顫抖着說道。

高天正準備向外走去,福貴又說了一句:“三……三姨太……也在……”

轟的一聲,這句話像炸雷一樣在衆人的心裏響起,冷汗瞬間涌了出來:三姨太!又是三姨太!上次那詭異的事情還沒有告一段落,這次同樣恐怖的事情又發生在她的身上,難道……

WWW● Tтkan● ¢ o

高強什麼也沒說,快步跑出議事廳,幾個家丁站在路口,高強像是沒看到一樣,直接撞了開去向着三姨太的房間跑去。高鬆緊跟着追了出去,高天愣了一下,也追在了後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