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可她的指尖還未觸及到容則,一隻修長的手就突然伸出,啪的將我的手打開。

“別亂摸。”轉頭,就看見容祁不悅的臉色,“別忘了,這可不是你的身體。”

慕晚晴愣了一下,下一秒,她用我的身體笑道:“容祁大人,你還真是喜歡舒小姐。”

容祁怔住,但片刻後,他淡淡道:“你誤會了。”

“誤會?”這下換慕晚晴訝異了,“你倆不是夫妻嗎?”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容祁簡短道。

我的心鈍痛了一下。

彷彿感覺到我的心痛,慕晚晴擡手捂住了胸口。

片刻後,她喃喃自語般道:“原來是這樣……舒小姐還真是可憐啊……”

容祁蹙眉,“你什麼意思?”

慕晚晴張嘴剛想說什麼,可突然間,她看見容則的手動了一下。 “容則!”

頓時,慕晚晴也顧不上我和容祁了,趕緊撲倒容則身邊。

容則費力地睜開眼,看見慕晚晴,哦不,看見“我”坐在他牀邊,溫柔地看着他,頓時一臉懵逼。

“則兒……”慕晚晴此時情不自禁,完全沒注意到容則認不出自己,只是流着淚道,“你總算醒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擔心……”

容則這纔回過神,驚恐地看了一旁的容祁一眼,哆嗦道:“那個……淺淺你冷靜……你別那麼激動……你這麼關心我,我怕容祁把我打死……”

慕晚晴一愣,然後噗嗤地笑了。

“小傻瓜。”她捏了捏容則的臉,“是我啊,我是媽媽。”

容則的表情,在那一剎那凝固了。

下一秒,震驚、喜悅和痛苦,全部閃過容則的眼底。

“媽!”他激動地想要保住慕晚晴,哦不,更確切的說,是我的身體。

可他還沒碰到我,一股凌厲的鬼氣就傾斜而來,將容則從我身上彈開了。

“你們倆,給我注意點。”容祁鐵青着臉站在我身後,“弄清楚這是誰的身體。”

容則有點尷尬地摸摸鼻子,道:“不好意思。”

容祁冷哼一聲,退到後邊。

慕晚晴看向容則,眼眶微溼,低聲道:“疼麼?”

容則一愣,然後苦笑一聲,“肯定沒你當初疼。”

我感到慕晚晴微微抽搐了一下。

“則兒。”她猶豫再三,終於開口,“我立下的術法,是爲了防止自己被仇恨矇蔽,殺了你父親……並不是故意讓你看不見我……你要相信我……”

“我信。”容則微微一笑,“您的話,我從小到大都信。”

慕晚晴哭得泣不成聲。

容則擦出去她的淚水,低聲道:“媽,你想過你要一直這樣嗎?以冤魂的形態遊走?”

“我也不願意。”慕晚晴擦去眼淚,“可我心中執念太深,哥哥都沒法超度我。”

“容祁大人或許可以。”

容則說着,看向了容祁。

容祁蹙眉,有些不情願,但還是道:“應該沒問題。”

“謝謝你,容祁。”容則欣喜道,又看向慕晚晴,“媽媽,不要再漂泊了,安心去投胎吧。”

慕晚晴哭得更厲害,“可是你……”

“我已經長大了,你不用擔心。”容則笑笑。

慕晚晴哽咽着,終於點頭。

她轉身看向容祁,道:“容祁大人,麻煩你了。”

容祁看了慕晚晴一眼,“你不會後悔?”

鬼魂,都是因爲執念才留在時間,既然是執念,便是放不下。

從開始到現在 慕晚晴笑笑,“若是後悔,喝了孟婆湯,便也不記得了。”

我意識到,慕晚晴雖然看起來是個溫柔的女人,但內心十分堅強,做了的決定,便不會改變。

容祁終於直起身子,道:“好。”

話落,他擡手,可這時,慕晚晴突然開口:“等一下。”

容祁挑眉,“你後悔了?”

“不。”慕晚晴笑笑,“只是在你幫我之前,我有些話想替舒小姐對你說,算是我報答你們幫我和則兒相見的恩情。”

替我和容祁說?

我愣住。

容祁蹙眉,“是舒淺要你跟我說的?”

“不是,是我自己想說的。”慕晚晴道,“而且我已經封閉了舒小姐的感官,所以你放心,她並不知道我要和你說這些話。”

我更加詫異。

慕晚晴明明沒有封閉我的感官,此時她和容祁的對話,我聽得清清楚楚。

她爲什麼要騙容祁?

“你到底要說什麼?”容祁的臉色已經有幾分不耐。

“我想說的,是關於舒小姐的心上人。”慕晚晴不急不慢道,“容祁大人,你知道,舒小姐有喜歡的人嗎?”

我頓時慌亂起來。

慕晚晴附了我的身,其實能夠讀到我腦子裏的很多東西,但因爲我很信任她,所以纔沒有多想。

可她現在,到底要跟容祁說什麼?

“我知道。”容祁的臉色微沉。

“那你不好奇是誰嗎?”慕晚晴挑眉。

容祁沒有答話。

“我知道你很好奇。”慕晚晴笑道。

“誰?”容祁終於擠出一個字。

“這個人。”慕晚晴緩緩道,“其實就在這間病房裏。”

容祁怔住。

很快,他看向病牀上的容則。

容則嚇了一跳,趕緊拼命搖手

慕晚晴笑得有些無奈,“你別看了,不是則兒。”

“那會是……”容祁不耐地問,可突然間,他意識到什麼,身子一僵。

“沒錯。”慕晚晴道,“容祁大人,舒小姐喜歡的人,就是你。”

不!

此時被困在身體裏的我,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我從來沒想過,要告訴容祁我的心思。

更沒想過,會是以這種方式。

我看見容祁整個人,怔怔地站在那,眼底滿是難以置信。

我心裏抽疼。

知道我的心思,會讓容祁那麼震驚嗎?

失態不過片刻,容祁馬上恢復了平靜,對慕晚晴冷冷道:“我憑什麼信你?”

“因爲我沒有必要騙你。”慕晚晴道,“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們兩個,這樣錯過。”

“錯過?”容祁眼色微沉,“我們倆的錯過,或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慕晚晴一愣,還沒來得及說話,容祁就驀地擡頭,用凌厲的目光掃向她,冷聲道,“好了,該說的你也已經說了,可以離開她的身體了。”

“等下!”慕晚晴有些不甘心地喊道,“我的話還沒說完,爲什麼你說你倆錯過,對舒小姐來說是好事?”

慕晚晴還想說些什麼,可容祁眼底已經閃過不耐。

“夠了,我和舒淺的事,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他冷聲道。

容祁一臉冷峻,慕晚晴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體內的我,此時心底已經一片苦澀。

“對不起,舒小姐。”慕晚晴在內心對我說,“我似乎是做了多餘的事,我原本真的以爲容祁大人對你……”

“沒事的。”我對她道,“我知道你是好心。”

我看得出來,慕晚晴似乎很喜歡我,纔對我的事那麼熱心。

慕晚晴內心苦笑,“說來也是多管閒事,我看到你,不由自主就覺得很親切。希望你能比我過的幸福。” “謝謝你。”我真誠道。

“對了,還有件事……我也是附了你的身材發現。”她又道,“你竟然是純陰八字、奇硬命格。”

“是。” 重回二零零五 我感到慕晚晴內心震動,不由問,“怎麼了?”

“我哥哥,就是則兒的師傅,承影,有沒有問過你什麼?”她猶豫道。

她這一說,我想起來承影大師的確問過。

“他問過我身世的事。”我忍不住疑惑,“請問你們是知道什麼嗎?”

“哥哥既然問過了,就肯定不是了……”慕晚晴失望地自言自語,然後纔對我道,“實不相瞞,我們慕家一直在找一個八字純陰、命格奇硬的女孩。”

我愣住。

丫鬟你好毒 慕家也在找我這樣的女孩?

“你放心。”似乎感受到我的想法,慕晚晴道,“我們不是要找你,只是在找一個確切的女孩,她剛好跟你一樣,是八字純陰,命格奇硬。”

我更詫異。

我記得容祁說過,我這樣的命格和八字,是千年乃至萬年難遇,難道世界上還有另一個這樣的女孩?

我正思索着,容祁已經不耐地催促道:“可以超度了嗎?”

慕晚晴看了容祁一眼,張嘴想說什麼,但還是搖了搖頭。

“麻煩容祁大人了。”她低聲道,離開了我的身體。

容祁嘴裏開始唸唸有詞,很快,慕晚晴的身體慢慢單薄起來。

當她就快要消失時,她緩緩看向我,張嘴。

同時,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傳入我耳裏。

“舒小姐,希望你能夠幸福。”

我眼眶微紅,咬着脣,點了點頭。

慕晚晴微微一笑,擡頭看向病牀上額容則,流下淚來。

“再見,則兒。”

容則此時早已經哭得不成樣子。

終於,慕晚晴的身體,徹底消失在房內。

我閉上眼,眼淚也流下來。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哭什麼。

容家人很快就過來了,包括容傲天,容則對他們有些冷淡。

容家人既然來了,我和容祁便離開醫院。

回公寓的車上,容祁一直沉默不語。

而我,心裏頭就像有幾百只螞蟻在爬一樣難受。

容祁這是什麼意思,打算裝作沒聽到過慕晚晴的話?裝作不知道我喜歡他?

我猶豫再三,終於試探着開口,“那個……容祁啊,慕阿姨俯我身的時候,沒跟你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容祁低眸看我,眼底閃爍過什麼。

“你怕她告訴我什麼?”他反問。

我尷尬地笑笑,“比如告訴你我喜歡的人是誰啊。”

我有些緊張地看着容祁。

可他只是別開了眼,看向車窗外。

“她沒有說。”他淡淡道,“你放心。”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容祁,他這是真的打算假裝不知道?

一路無言地回到小區。

到了公寓樓下,我還沒上去,就接到羅晗的電話。

“淺淺!我心煩死了。出不出來聚一聚!” 帝薔 羅晗的大嗓門在電話裏響起。

我現在心情也不好,更不知道怎麼面對容祁,立馬應道:“好,把曉敏也叫出來吧。”

“成,過會兒學校門口小飯館見!”

我掛了電話,便小心翼翼地跟容祁說我要去和朋友吃完飯。

破天荒的,容祁立馬就同意了。

他下車後,我直接讓司機將我送到學校後門旁,下車朝約定的飯館走去。

我、羅晗和曉敏仨人碰頭後,羅晗二話不說,點了一打啤酒。

“你怎麼了?”曉敏蹙眉。

“還不是辦公室那羣小標砸。”羅晗邊喝邊抱怨,“我成天做牛做馬,她們還在背後說我壞話!”

“好了,這種人不值得你生氣。”曉敏安慰,“你說是不是,淺淺?”

曉敏剛看向我,就突然愣住了。

因爲她發現,我竟然比羅晗喝的還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