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對不起,我真的幫不了,他們兩人光匕首發出的氣流,都讓我覺得震驚,現在讓我過去,直接等於送死,死我到不怕,我只是怕自己上去後幫不了許迪不說,反而還害了他,他們兩人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分不清誰是誰,就好比現在給你一把槍,讓你射殺灰,你能自信一定打中的那人就是灰嗎?我現在疑惑的就是之前在墓室時許迪怎麼沒對我使出這招?“青青竟然會這樣說?不過我也理解,現在還我拿槍,我可能還真打不準,可我是普通人啊,我只是沒想到在我心中同樣也是牛逼人物的青青竟然此時也沒了辦法,不過關於許迪沒對青青用出這招,我也覺得奇怪,當時在墓室的時候,許迪是用普通的嗜血刃跟青青對打,那時的青青只稍微處了一點點下風而已,難道那時的許迪根本沒想要傷害青青?此時我是明顯感覺到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青青是真的害怕了。

“你最好別讓那小女孩過去,以免讓她自己也受了傷,實話和你說吧,在我們這裏,沒人打得贏灰。”這時旁邊的恆在聽到我的話後,說出了這話。

“你們這裏灰是最厲害的?我日~~那你趕緊讓他別跟許迪打了啊。” 重生異世尋夫 我跟恆說道。

“不行,我要知道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乾脆你直接讓這小子投降算了,這樣也不會產生不必要的傷害。”這時發話的是2號長老。

“陳西,你別在旁邊羅嗦,這人打不贏我的,你好好看戲就行了。” 武破九荒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打鬥中的許迪竟然還對我這話話,這讓我覺得完全是熱臉貼了冷屁股。

可我哪能真的不管他啊,我永遠記得當時以爲許迪死去後,那種心痛的感覺。

此時我看到他們兩人再度分開了,灰和許迪都在輕輕的喘氣,這次好像兩人還沒有分出勝負,不過從臉上的神情看得出來,灰是越來越生氣,但許迪臉上的神情卻滿是輕鬆,我趁這個功夫跟許迪說道:你千萬要小心這個男人,不知道你記得不,之前在武漢時他差點幹掉了你。

“就他?如果你說的是真的話,那我可要認真了,我剛纔只是跟他玩玩而已,你等着。”許迪說完就雙手把匕首舉過胸前,然後閉上眼睛,嘴裏這時在念叨着什麼,只見這時他手中匕首的漣漪越來越亮,而且漣漪還在慢慢擴張,最後那漣漪竟然擴張到了許迪的身上,最後他整個身上的一圈都是紅色的漣漪,就好像許迪身上會燃燒一樣,這時許迪張開了眼睛,他的眼瞳如火一樣發着紅光。

灰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愣得說不出話來,許迪嘴角微微勾起對灰說道:我勸你趕緊準備好,我來了。

說完許迪就腳下一發力,朝灰衝了過去,在許迪衝過去的時候,他臉上的漣漪就如燃燒的火焰一般,不停的像周圍散發開來,不是誇張的說,現在這屋子就算不開燈,只靠他身上的紅色漣漪都可以看得異常的清楚。

許迪什麼時候學會了這招?看着是異常的牛逼,光從氣勢上就壓過了灰。

明顯的看出許迪這次的速度快了許迪,當他衝到灰的面前時,灰才反應過來,許迪拿起匕首就朝灰刺去,灰本能的拿起自己的匕首去擋,只見到許迪匕首中的紅色漣漪,就如有生命一般從許迪的匕首上延伸開來,直接把灰的黑色匕首給抱住了,可以的清楚的看到那紅色漣漪竟然把灰匕首上的黑色漣漪給漸漸吸收了,很快那黑色的匕首周圍已經沒有了任何黑色漣漪。

灰也發現了這點,猛的抽出自己的匕首,他一個側身滑步就閃到了許迪側面,估計許迪得意忘形了,當灰拿起匕首就朝許迪的脖子劃去,許迪卻壓根沒反應過來,我‘危險’兩個字還沒喊出來,就看到灰的匕首已經劃開了許迪的脖子。

我艹~~不行!!我都說了要注意注意,許迪這個基霸就是狂妄自大,我立馬就往前面衝,想給許迪報仇,當時的我也管不了自己是不是灰的對手

,我只有一個念頭,誰殺了許迪,我就要誰償命。

可我卻被青青給拉住了,我還沒反應過來青青爲什麼拉住我,卻發現許迪被劃開的脖子並沒有流血,而許迪臉上也沒有任何痛苦的神情,甚至還邪笑着看着灰,這樣看來許迪好像沒事啊,難道許迪修煉成仙了?不怕受傷了?

我還沒想明白呢,突然許迪整個人就變成了一道虛影,最後快速的消失不見,屋子裏瞬間就沒了許迪的蹤影,而灰則到處找着許迪,在我還沒想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時,許迪就如變魔術一般出現在了灰的背後,他身上的紅色漣漪快速的包裹住了灰的全身,而灰此時就如一個在水中要窒息的人那般,拼命的擺動着身子,可就是無法從那紅色漣漪中跑出來。

突然我感覺到脖子一緊,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我身邊,用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脖子,他對許迪說道:你馬上放開灰,要不然陳西的命就沒了。

恆不是說假話,我此時感覺到呼吸都不順暢了,而那邊許迪沒做任何的猶豫,立馬就放開了灰,而灰就像斷了線的木偶那般瞬間就倒在了地上。

而這時恆也很快放開了我,恆轉而問許迪對灰做了什麼?

許迪身上的紅色漣漪漸漸的消散開來,眼睛也恢復了正常的顏色,最後直到嗜血刃上的漣漪也完全消失,這時許迪才笑笑說道:別擔心,沒要他的命,就只是讓他睡一會兒而已。

我心想許迪剛纔那招究竟是哪裏學來的?完全就是把他的‘師傅’灰甩了一大截啊。

不過不管是如何學來的,能把灰打成現在這樣,我心裏覺得無比的爽快。

“是你們先要對我不敬的,現在我沒要他的命,已經算是客氣了,本來聽你們說的那些故事還覺得比較有意思,想繼續聽下去,結果弄成現在這樣了,我說你們是何必呢?“許迪在說這話的時候,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我知道許迪其實是在借說話想走到我身邊保護我。

“呵呵~就算你打贏了灰,又怎麼樣呢?你覺得你能從這裏走得出去嗎?而且你還帶了兩個人的情況下?“恆此時竟然是威脅起許迪了。

而許迪似乎並不怕,他轉頭和我說道:關於武漢的時候箱子是怎麼打開的,我確實是不記得有這事,你相信我嗎?

家有悍妻 我點點頭說道:肯定相信。

接下來許迪沒說任何話,只是看着我,從他的眼神我感覺出他是在思考着什麼,過了大約5秒左右,許迪收起了自己的嗜血刃,再次轉過頭跟長老說道:你的故事挺有意思,爲了能繼續聽下去,我願意回答你我知道的問題,但醜話說到前面,如果我不知道的,那就是不知道。

(本章完) 恆估計剛纔看到許迪傷了灰,他現在臉上的神情還非常不好,他哼了一聲就走到灰的身邊,檢查着灰的情況,直到他回頭朝牀上的2號長老點點頭,2號長老這纔對許迪說道:既然你這喜歡聽我的故事,那就坐下來我們繼續吧。

許迪回頭朝我我和青青擺了擺腦袋,我們也立刻坐回到了椅子上,而恆則揹着灰出了這屋子,隨即還把門給關了起來,許迪此時到還先開口朝長老說道:你們天一的膽量還真打啊,現在這裏就你一個人了,你還是一個臥牀不起的老頭,你難道不怕我對你做什麼嗎?我相信挾持着你,我們三人是完全可以從這裏出去的。

2號長老笑着說道:我肯定不怕,我知道自己離死已經不遠了,我已經下過命令,如果我死了,那麼灰就是這裏的繼承人,所有的人都會聽從他的命令,灰現在已經就是這裏的代理長老了,你挾持我的時候,我這把老骨頭也經不得折騰,應該還沒走出這門,我就死了,那時你們如何是好?恐怕那時就算你願意編造謊言告訴他們所有的事,他們也不會放過你以及你的朋友,我相信你是聰明人,不會走這種極端,而且我們這邊天一從始至終都沒想過傷害陳西,我們的目的是希望能得到陳西的幫助,從而能讓天一恢復真正的統一,好了~~我老頭子不像你們年輕人,我的時間是越來越少,我可不想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到這些閒話上面。

許迪雙手抱胸說道:既然你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你有什麼就問吧。

2號長老說道:爲何就非要要讓我問呢?何不你知道什麼就說什麼呢?

2號長老是個老滑頭,他估計是怕問的問題不全面,想要許迪自己全部交待。

許迪說道:你問還是不問?我的耐性有限。

許迪雖然記憶沒有了,但是脾氣還是那樣沒變,說良心話他現在這樣還算是好的,以前我和他一起的時候,就算是我舔着臉去問他一些事,他都不一定告訴我,不是忽悠我,就是說不知道活着是不能說,現在能這樣迴應2號長老,2號長老你就知足吧。

2號長老看出許迪不是好捏的柿子,他咳嗽了兩聲,也不知道是真的想咳嗽了,還是用咳嗽掩飾自己的尷尬,轉而他說道:你背後的人是屬於哪邊的?

“我背後的人?你所說的那邊是指2個天一?暗影?呵呵~~其實我背後那人真沒你說的那些人那麼複雜,就是一個老頭而已,他是我的師傅,是他讓我守在那個墓室,不準任何人進入,可很遺憾,我違反了老頭的命令,不光讓別人進入了,現在甚至還保護去了進去的人。”顯然許迪說的保護人是我,但我奇怪許迪背後還有個師傅?我這個還是第一次聽說,那人既然是他的師傅,那得是有多牛逼的人啊?

只不過感覺許迪對他的師傅有點不尊重啊,一口一句‘老頭、老頭的’,就連違反了師傅的命令,從他的嘴中說出來也是那麼的隨意。

“你師傅?他叫什麼?長什麼樣?你的本事以及嗜血刃是他教給你

的?”顯然2號長老也對許迪的師傅興趣很大,這才連連問出了幾個問題。

許迪想了想,隨後竟然笑了起來,他笑完後說道:你不會是覺得我師傅很厲害吧?

2號長老說道:難道不是嗎?既然是你的師傅,能力肯定不會在你之下吧?

這個也是我的疑惑,能當許迪師傅的人,能不厲害嗎?

許迪說道:我師傅什麼本事都不會,但卻知道怎麼鍛煉出我這樣的人而已,如果讓我打他,應該只用一根手指頭就行,我師傅長什麼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從小就是在山林中長大的,師傅在我小的時候教會我在山林中求生的本事,然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消失,讓我自己在深山中生活,等他在出現時就又會教我新的本事,在我小時候的認知中,我以爲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師傅和我,就再沒有看到過人類,我的夥伴只有動物,而師傅每次出現時都會戴着一個白色的面具,所以我只是熟悉他的聲音而已,並不知道他的相貌。

聽到許迪這樣說,我到還真的奇怪了,許迪的師傅爲什麼還要戴着面具,不過對於他所說的本事是他師傅教的,但他師傅自己卻沒什麼本事,我也是相信的,就好比現在的足球教練,他的手下可能有世界級的明星,但他年輕踢球時,不一定會是很厲害的球員,然後聽到許迪從小就沒父母?他是在山林中長大的?那是什麼樣的山林啊?既然連人類都看不到?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深山老林?特別是當聽到他說小時候的夥伴只有動物的時候,不知爲何我覺得特別的酸楚。

2號長老說道:要不然你看這樣吧,我想知道你從小到大記憶中的成長過程,這個應該也算是我問的吧,也屬於是你的記憶。

其實我也是想聽啊,我之前和許迪一起時,記得他說過他是孤單的,甚至我說起朋友二字,還引得他發怒了,我一直想了解他的過去,可他每次都不想說。

我也充滿期待的看向了許迪,而我發現此時青青竟然是我們三人中最崇拜期待的人。

許迪看了看2號長老,然後看了看我和青青,轉而他對我和青青說道:你們也想知道?

我情不自禁的點點頭,青青也和我一樣,許迪無奈的搖搖頭隨即說道:你們只要不怕無趣,那我也就講講吧。

小時候的許迪,從他記事以來,就是在山林中生活,他記憶中最熟悉的就是那塊白色的面具,那人教會的許迪第一件事就是怎樣去爬樹,怎樣去尋找山洞,爲什麼要教這些呢?

爬樹是爲了餓的時候有果子吃,找山洞是爲了想休息的時候有個棲身的地方,那時的許迪可能只有4、5歲而已,而4歲之前的記憶許迪是完全不記得了,他也不知道是真不記得,還是不願意記起,那時的許迪以爲把白色面具後面的人就當成了是自己的父母,可他卻不讓許迪叫他爲父母,當他教完許迪這些後,就對許迪說道:我一年後再來找你,如果那時你還能活下來,那麼我允許你叫我爲師傅。

年幼的許迪當時根本就不懂師傅這個

詞的含義,以爲是跟父母一樣的意思,當時的他就是爲了能等到那個面具下的男人回來,到時能喊他一聲師傅,靠着這個信念活過了一年,這一年的艱難可想而知,對於一個4、5歲的孩子來說簡直是難上了天,不過許迪還是堅持了下來,一年過後那個男人果然再次來找了許迪。

這次再見到許迪,他就教許迪怎麼去製作一些簡易的陷阱捕捉小動物,以及尋找山林中的水源,隨後就又離開了,還是跟許迪約定了一年後,如果許迪能活下來,他就會再次來見許迪。

就這樣年復一年知道許迪10歲那邊,已經完全學會了如何在山林中生存,甚至可以說山林中除了大型的動物外,都可以變成他的食物,許迪完全可以說就如是山林中的王者。

十歲這年面具男見到許迪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他,雖然許迪說他的師傅不厲害,可比普通人還是厲害許多,而且一個10歲小孩怎麼可能打贏一個大人,面具男把許迪打到暴怒了,他最後問許迪想打贏自己嗎?如果打贏了,他就答應許迪一個要求。

許迪當然想打贏,他從小的個性就是不服輸的,那男人說願意鍛鍊許迪,只不過過程很艱苦,問許迪願意嗎?許迪使勁點點頭,這次那男人沒有立刻就離開,而是呆了將近一個月,把各種鍛鍊體魄,以及格鬥的技巧以填鴨的方式告訴了許迪,隨後就又一次離開了,離開前告知許迪,一年後會來找他,希望這一年許迪能多按照他的方式來鍛鍊自己。如果到時他回來了,許迪可以打贏他,那麼就可以答應他一個要求,但如果打不贏,可能那就是許迪最後一次見到他了。

許迪按照那人教的方式拼命的練習,當時的他就是爲了提出一個要求,以及能一直見到那人,在當時許迪的世界中,那人就是他的全部,是一種比父母還要親的關係,雖然許迪有那些動物當夥伴,可動物畢竟是動物。

一年後那年果然準時回來,而許迪雖然刻苦練了一年,但讓許迪沒想到的是,他還是沒打贏那人,當許迪被那人打倒在地上時,那人拿起了旁邊的一塊石頭,舉起來對躺在地上的許迪說道:對不起了,你沒達到我的要求,我現在要殺了你。

許迪做夢都沒想到,原來那男人說的‘如果打不贏他,那可能就是最後見到他。’的意思不是再見,而是要殺了許迪。

當得知自己內心覺得最重要的人要殺了自己時,許迪流下了淚水,那男人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問許迪哭什麼?

許迪使勁的抹乾淨了淚水說道:你殺了我也行,反正我不怕死,我就想死前提一個要求,行嗎?

那男人想了想隨後說道:你說。

“我能看看你長什麼樣嗎?對於我來說你就是這世上我唯一的親人,我想死去前,看看你的樣子。”沒想到許迪的這話說完後。

那男人放開了許迪,轉而對許迪說道:你想看我的相貌?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我明年這個時候再來,如果你能打贏我,我就讓你看我的相貌。

(本章完) 許迪沒想到那面具男會再給他一次機會,因爲剛纔許迪是清楚的感覺到那男人的殺氣,爲了活命以及爲了能看到面具下的人究竟長什麼樣,接下來的一年,年幼的許迪更加刻苦的訓練,並且還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訓練方式,訓練之餘他在思考爲什麼那人要教他這些?教許迪這些就等於是救了年幼的他,可既然救他,那又爲什麼又要殺他?

雖然那男人要殺他,可他並不恨那男人,刻苦練習了一年後,只想想搞清楚爲什麼面具男要這樣對他,一年後當那面具男再次來到這裏的時候,這次許迪卻還是沒打贏他,但也沒有被那人打倒,雙方打了很長時間都沒分出勝負。

這時那男人停了下來,說許迪通過這次的考驗了,許迪想着終於可以知道他真實的長相了,哪知那男人卻笑着說道:你真的當我以爲會這麼容易把面具取下來?我騙你的,傻子~

許迪:•••••••

許迪怎麼都沒想到這人這麼不守信用,之前口口聲聲答應的話,後來卻會反悔,不過那男人隨即就想把許迪拉着一起坐下來聊着天,許迪當然不願意,可沒想到的是那男人帶了一塊麪包給許迪吃,畢竟那時許迪還只是小孩,而且從來沒吃過外面世界的東西,看着那金黃色的麪包,許迪沒多做考慮,就搶過來幾口吃了下去,許迪覺得這麪包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比樹上的果子,水裏的魚、林子中的小動物好吃許多,小孩子都不記仇的,吃完隨即就坐在了面具男旁邊。

面具男問許迪知道自己爲什麼要讓他在這裏生活?爲什麼要教他活下去的本事嗎?

許迪吃完麪包後也忘記了剛纔那出,他搖搖頭說不知道。

那男人拍拍許迪的腦袋說道:我培養你,是因爲需要一張王牌,這張王牌要代替我完成一些重要的事,而這些事我目前不能告訴你,你只用知道,你就是我選中當王牌的人選之一。

許迪一聽到王牌,說道:王牌?那是不是代表是最厲害的人?

男人笑道:那肯定是的,就是因爲是最厲害的人,才能幫我做那些事,相對的王牌競爭也是很激烈的。

當時年幼的許迪就下定了決心要當這個王牌,他說道:如果從我當上了王牌的那天,可以揭下你的面具嗎?

“當然。”那男人答應了許迪。

可當時的許迪畢竟還是一個小孩,並沒有聽到那話的重點——競爭,許迪說如果早知道要當上王牌會經歷到的事,他情願永遠生活在那山林當中,許迪說這話時看了我一眼。

接下來的時間,從1年來一次,變成了半年來1次,最後變成3個月一次,面具男開始交許迪方術、風水、欺詐等各方面的知識,而且再不是光口頭教許迪這些本事,而帶了些書籍,這些書籍有的是古書,有的是手寫的一些筆記,其他的一些文化知識,面具男也帶了一些

教材,他告知許迪文化知識才能讓許迪以後再外面的世界生存下去,許迪聽到這話時,簡直不敢相信,雖然他從面具那早聽到過外面的世界,可從來沒想過要去到外面的世界,想都不敢想,是面具男讓他有了這個對於他來是奢望的前景,是的,許迪從那刻開始要在心裏許下了三件事。

1、要當面具男的王牌。

2、一定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

3、把面具男當成自己唯一的親人。

漸漸的等到了許迪差不多20歲的時候。

他已經學會了一身的本事,而也正是這麼多年和麪具男的接觸,他發現這人完全就是一個無賴,很多事都是說了不算數,有時他呆在這裏教許迪東西,會呆上個幾天,經常忽悠許迪給自己做吃的,說是可以給許迪加印象分,這樣許迪更容易當上自己的王牌,之前年紀小的時候,還能樂呵呵的做這些事,等慢慢許迪大了,就明白過來,這面具男完全是忽悠他,所以許迪這纔不尊重面具男(聽到這裏,我感覺許迪平時那麼喜歡忽悠我,估計而已是跟那人學的)

這時的許迪已經可以完全靠自己的本事,強行把那人的面具強行摘下來,但他卻並沒有這樣做,許迪雖然表面上不尊重那人,但許心底卻把他當成唯一的親人,許迪是不會不尊重自己珍惜的人。

這時面具男再次找到了許迪,說能教給許迪都已經教給他,許迪本以爲此刻已經能當王牌,因爲這麼多年,每次考驗許迪的時候,面具男都是說許迪如果失敗了,他就會殺死許迪,可除了第一次許迪失敗後,就一直沒失敗過,所以許迪任務這次是宣佈他成功的時候。

哪知面具會說這種話。

許迪說道:你又耍賴?

面具這次沒和許迪嘻嘻哈哈開玩笑,而是嚴肅的告知許迪,他給許迪安排了第一個任務,刺殺一個組織的頭目,但並不是讓許迪一個人去,面具男說還有2個人和許迪一起去,那兩人和許迪的年齡相仿,他警告許迪不準主動去問對方的過去,無比要儘自己的權利去完成這個任務。

以許迪多年來和這人接觸的經驗來看,已經讓許迪已經不相信他的話了,許迪謹慎的說道:你不會又是騙我吧?我說這次任務的事。

面具男立刻正了正身子說道:這說的什麼話?我怎麼會騙你呢?好了,你先在這裏呆段時間吧,之後會有人來帶你出去,你也可以對這裏做一個道別,畢竟是你呆了這麼多年的地方。

經過面具這麼多年的‘栽培’,許迪對他所說的每句話,都會仔細揣摩,因爲以前吃過他的太多次虧了,而讓許迪不得不更加小心,他注意到剛纔面具說的那句‘和這裏道別’,許迪暗自猜測是不是這次的任務很艱難,有可能失敗就•••就失去了生命?

不過很奇怪,之前每次面具男每次都會告知許迪,他

如果失敗的話,就會要了他的命,可這次面具男並沒有說這話,所以最後關於‘會不會失去生命’,許迪自己也拿不準。

可更奇怪的是,爲什麼面具男不讓他去問另外2個人的過去呢?本來許迪還沒覺得什麼的,但他這樣一說,這更加讓許迪疑惑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許迪許迪第一次脫下了他那動物皮做成的遮羞布,而穿上了那男人給他留下的衣服,那時的許迪要說對他所住的地方道別,還不如說更向往外面的世界,試想一個生活在古代的人,他會是怎麼看現代的社會?更何況是許迪一個從小生活在山林中的人,許迪是既期待但又害怕。

過了幾天就有人開着吉普車接許迪離開了森林。

當許迪上車的時候就看到車上除了司機外,還有2個陌生的年輕人,年齡估摸着跟他差不多大,他們和許迪之間互相看了一眼,互相沒再看,許迪心想這兩人可能就是面具男所說的另外2個年輕人吧。

既然面具男不讓他去了解對方的過去,那也就沒什麼多說的,而且許迪這麼多年一個人孤單的生活下來,其實是一點都不會跟陌生人交際的。

車子一路開進了城市,看着城市裏形形色色的行人,許迪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雖然表面上還是裝作沒什麼,可心裏卻滿是翻騰,但許迪發現車上另外的兩個人並不對外面的世界有多好奇,許迪想難道他們和自己小時候的經歷不一樣?

最後汽車開到了一棟民房錢,司機給了他們三份信封以及三把鑰匙,隨即就開車揚長而去。

鑰匙上寫着樓層以及房號,不用多想就按照鑰匙開了2樓的一間房,房間是一個標準的小三室一廳,房間裏的各種生活物品都已經準備好,冰箱裏也有吃的,而三間臥室的佈置是一模一樣,每間臥室的門上都寫着號碼,正對應了每個人信封上的號碼。

三人沒任何的交流,各自就按照房間門上的號碼進了自己的臥室。

許迪進臥室第一時間就打開信封,信封中有1000元錢,有一封信,和一個男人的相片,但照片上沒那男人的頭像。

信封中說了要暗殺的男人資料,那人是賭博、洗黑錢、婦女拐賣爲一夥的組織的老大,平時進出門都是一幫保鏢,而且出行都沒有規律,更主要的問題是,那人平時不在一個城市,只是這兩天會在這個城市呆着,明天早晨會去XX會所去打高爾夫。

信封中除了這些就沒再多說什麼,不過這點信息已經足夠,信中的意思就是讓許迪他們去高爾夫球場殺那人,可這時的許迪心中疑惑:難道就是這麼簡單的任務嗎?剛纔雖然沒跟那兩人說話,可光從形體都可以看出他們身手不簡單。

其實許迪最奇怪的是,任務真的就是殺一個人而已?面具男多年訓練許迪,就是爲了殺一個人?還是說這個人有什麼特別之處?

(本章完) 這時許迪的門被敲響了,他打開門一看,客廳那兩人希望許迪能出去下,許迪問什麼事?其中一個人舉着手中的信封說商量下事情。

其實在許迪最初的想法裏,根本沒去想過和他們商量這事,多年來的訓練早就讓許迪對自己的身手自信足足,他也知道這次是對能不能成爲王牌的最後考驗,而且面具男說過王牌就只有一個人,而他們現在是三個人,他們三人應該是競爭的關係,不應該是合作的關係,而結果應該是誰殺死了那個老大,誰就是最後的王牌。

三人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其中一頭黃髮的男人建議大家做個自我介紹,許迪仔細看過他的頭髮,好像是屬於天然黃色的那種。

可讓許迪奇怪的是,他爲什麼現在會提出大家自我介紹?難道面具男沒跟他們說過不準互相瞭解對方的過去?

很快許迪就明白了過來,因爲那個黃色頭髮的人先說道:我相信老滑頭也給你們說過不準去問對方的過去吧?我們現在是自己主動做自我介紹,是不違反他的規定的,對於他這種沒節操的老滑頭,我這樣的方法,我相信也不爲過。

黃毛所說的老滑頭,許迪想了想,從他形容的性格來說,八成是說面具男,而黃毛所指出的面具男話中的‘漏洞’,他不敢表態,原因很簡單,那面具男就是一個狡猾的狐狸,還是一個喜歡耍賴的狡猾狐狸,他怕這個是面具男下的一個套,特地讓黃毛讓他們入陷阱,是其中一個考驗。

許迪沒吭聲,他則注意起另外個男人,另外個男人是個光頭,他也在同時打量着黃毛和許迪,但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黃毛見許迪和光頭都不說話,他似乎對這種情況早有準備,他開口說道:要不然我先開口說話吧,20歲,善於格鬥、隱藏、收集情報,對方術方面善於看相。

黃毛說完後就不說話了,而是看向許迪和光頭,許迪發現黃毛的介紹看起來很籠統,可從內容看來,完全可以看出全部是爲了這次暗殺計劃來說的。

這樣的介紹,完全可以對這次計劃起到幫助,許迪也是明白人,隨即許迪就說道:20歲,格鬥、方術都擅長,另外除疾也比較拿手。

“呵呵~~我們三人既然都擅長格鬥,那看來也沒什麼互相合作的地方了,我沒興趣和你們自我介紹,要不我們現在三人互相打鬥次,贏的人明天才有資格行動,要就明天就看誰先去到現場殺死那老大吧,拼的是速度,怎麼樣?”光頭的話語中充滿了挑釁。

許迪和黃毛都沒吭聲,許迪是不怕光頭的,只是不想這麼快就跟自己人動手,而許迪發現黃毛看着光頭的時候,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

而這時的光頭說話這麼的嗆,就好像從心裏瞧不起許迪和黃毛一般。

光頭見許迪和黃毛都不說話,他則說道:算了,不想和

你們沒膽量的人多說。

說完就回了自己的房間,而許迪也準備起身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啊,但卻被黃毛喊住了,黃毛說道:我們兩人合作吧,我覺得事情不會如表面看的這麼簡單。

說完黃毛就伸出了手,對許迪做握手狀,許迪猶豫了下,最後還是伸出了手跟黃毛握了下,因爲黃毛和他的想法是一樣的,這事應該沒這麼簡單,還有一點讓許迪伸出了手,那就是他第一次知道了‘合作’這個詞的含義,在山林中的生活,什麼都得靠他自己,面具完全指望不上,而當他聽到‘合作’這詞的時候,第一次感覺到了不那麼孤獨的感覺。

隨即就各自回房,不過回到房子後的許迪立馬就冷靜了下來,細細一想對於剛纔黃毛所說的合作,還是心存戒備的,還是因爲面具男的‘栽培’,他早就不輕易相信任何人,只不過目前來說,他對黃毛的印象比對光頭的印象好了許多。

晚上都是各自做各自吃的,不過吃完後黃毛就出門了,許迪他們也沒問黃毛出去幹什麼,黃毛更沒說爲什麼要出去,隨後許迪和光頭就回各的房,全程無任何的交流。

過了不到一個小時許迪的門再次被敲響,開門一看外面是黃毛,黃毛給了許迪一個小箱子,還沒等許迪反應過來,黃毛就直接把那盒子塞進了許迪的手裏,隨即便轉身,不過轉身的時候說道:也許這次任務會讓我們三人都有危險,對於這個世界我已經瞭解了許多,你可以用我送你的東西,可以更好的瞭解這個世界。

說完黃毛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許迪直接把箱子放在了牀邊,並沒有想要打開那箱子,隨即就上牀躺着,可怎麼都無法入睡,他腦子中還是想打開那個箱子,並不是因爲好奇,在面具男的培訓下,他早就可以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面具男說過很多人的作死就是因爲好奇,而更多想讓他打開箱子的原因,是黃毛當時看許迪的眼神,那眼神是那麼的熟悉,就好像許迪自己的眼神。

最後許迪還是打開了箱子,箱子裏面是一個收音機,還有詳細的說明書。

許迪當時是第一次見到收音機這東西,根本不知道它是幹什麼的,可想到黃毛那句‘可以更好的瞭解這個世界。’許迪最後還是按照說明書上的指示打開了手機音,他這才知道這個小東西,收音機竟然是可以窺視人類社會很多他不知道的東西。

可能收音機的內容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在平常不過了,甚至有些人壓根就不喜歡聽,可對於許迪這個從小就在無人山林中長大的孩子來說,就好比給他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

那一晚許迪很晚才睡,他一直聽到半夜,一直聽到收音機裏只有’男性功能方面的專家講座’,雖然他不明白裏面究竟講的是什麼,但那種隨時耳邊有人說的感覺,就足夠他幸福的忘記了睡眠,最後也不知道

是什麼時候睡着的.

第二天許迪還是起了個大早,多年來已經養成了習慣,其他的兩個人也準時起來了.

他們三人在黃毛的帶領下直接攔了輛車去往那會所,而且他們也壓根沒從正門進去,這樣的會所,不是會員,一般人完全進不去.

他們直接從側面翻進了高爾夫球場,那球場周圍一大圈都是樹林,他們三人就藏於樹林當中.

而此時他們要刺殺的人還沒出現.

這時光頭說道:等下是怎麼上?

光頭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他有自信去幹掉那老大,甚至覺得三人都是多餘的,所以他這話的意思完全是說讓他先上!

黃毛和許迪都沒做聲,許迪知道此刻只要他和黃毛多說一句,可能面具男都會和他們起衝突,光頭看這情況直接說道:既然你們都不做聲,那等下我先上吧.

沒過多久就看到一個看起來非常威猛的男人和一個戴着墨鏡的老者,坐着高爾夫球場的小型車,在球場上慢慢開着,而他們背後有一幫魁梧的人跟着,一看就是保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