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尼有點擔心地向張若寒望去,卻突然聽到張開嘴的張若寒,說出了一句今所有人不敢置信的話。

“你們也一樣!”

霸道總裁,誘妻拐娃 這句比卡特還要冰冷的話,傳進了卡特的耳朵裏,使得正想跑離山貓隊半場的卡特,突然轉過身。饒有興趣的打量張若寒一眼後,輕輕地說道:“我等着。”接着跑離了山貓隊半場,

那道有若實體化的火花。在兩名新老扣將之間,萬分激烈的閃爍着!

……

你無法想象張若寒在做什麼!

空切到網隊三分線內的張若寒,一邊用背部死死地靠住卡特,一邊向是中鋒低位強打那樣,運球向後撞去,竟然在每撞一下之後,都能撞得身高一米九八,身體壯得向是一頭牛的卡特,不住地向後退去。再退去!

“好強的爆發力!”

卡特在心中嘆道,然後勁沉雙腳。用力地持住地板,不相信自己會被一個身高只有一米八三的矮個強員強打成功。

卡特的胸膛用力地對撞着張若寒,終於在發狠,用出全力的狀態下,將張若寒生生地擋下來,並在擋下張若寒的剎那,再次發力向前一挺胸膛,想迫使張若寒退出禁區之外。

可是,就在卡特的胸膛,再次向張若寒頂去的剎那,張若寒突然用左右雙手互擊籃球一下,並在剎那間,向卡特的左右兩側轉去,致使卡特一點也無法猜到張若寒要從他哪一側突破的剎那,突估爲在場的觀衆們,送上了本場比賽裏,張若寒第一次的精彩表現。

只見身形向左右虛擺的張若寒,突然向卡特右邊轉去,一下便轉到了網隊的籃下,緊接着全力一蹬地板這後,躍在了空中,而這時,卡特也緊跟着張若寒跳了起來,他想封擋住張若寒,但是,身體隨着起跳的身形,同時在空中一扭的張若寒,依靠超強的滯空能力,在空中完成一個轉體一百八十度的轉體後,背對着籃框,空中掄臂倒扣,將籃球砸進了籃框裏,驚起碰地一聲巨響,而這時的,他的身體,正在卡特的頭頂上!

先起跳零點零幾秒的張若寒,直到此時,方纔令人咋舌的和卡特一起向下落去,全場一片寂靜無聲。

也許比扣籃的泄空能力,張若寒是無法和卡特相比!

但要比誰能在空中停留的時間更長一些!

張若寒絕不會怕卡特,更有信心將卡特一舉擊敗!

“耶~~~~~~~~~”片刻後,全場的山貓隊球迷們,響起了巨大的喝彩聲,

比扣籃,他們的貓王張若寒,也許會在某一方面比扣特差一些,但同樣會在某一方面,要比卡特更強一些!

……

“扣得真是漂亮!”

立於籃下的卡特,向落在他身前的張若寒讚道。

張若寒非常詫異的說了一聲謝謝,然後跑離了卡特的身邊。

……..

第二節比賽一開始網隊的理傑德傑狒遜突然開始發威,包攬了網隊第二節比賽前的前六分,率領網隊打出一個十比四的*,逼出了雙方在整體實力上的差距。

而卡特也開始在外線遠投,在第二節裏,命中二個三分,再次率領網隊打出一波六比二的小*,將兩隊的比方差擴大到八分!

如果不是山貓隊的貓王張若寒,以及傑威廉姆斯,手氣其佳,通過擋折,突分等配合,在外線經常出手命中,一直死死地追咬着比分,山貓隊肯定會在第二節結束時,被網隊領先兩位數以下的比分差。

僅憑張若寒一個人,便在第二節裏,拿下了十一分,傑威廉姆斯也拿下了七分,並在第二節結束之前,有如神助般,再次命中了一次三分遠投,幫助山貓隊將比分差向上追趕了三分,最後,兩以五十五,比五十一的四分之差,結束了上半場的比賽,並在第三節比賽的剛開始階段,換下了雙方的主力球員,準備在後裏兩節的比賽裏,大戰一場,徹底地分個高下。

第三節比始開始後,雙主的替補球員,發揮一般,兩隊互有進賬,比分差一隻維持在五分左右,接着,第三節比賽開始三分鐘過後,雙方的主力球員,一起上場,展開了本場比賽中最艱苦,也是最精彩的對決。

…….

文斯卡特不快不慢地運着籃球,打量着在他面前的張若寒,然後將籃球分給了基德,帶着張若寒一起向山貓隊的籃下跑去,並一邊跑,一邊向張若寒問道

“張,你扣籃確實很漂亮,但你最渴望完成的一個扣籃動作是什麼?”

張若寒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沒有想過,反正我只想將籃球用自己的雙手送到籃框裏!”

“呵,是嗎,你知道我扣籃時,最大的夢想是什麼嗎?!”文斯卡特向張若寒笑道。

“不知道!”張若寒搖搖頭,實話實說。

“我的夢想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抱着籃球在空中完成一次前空翻,然後雙手灌籃!”

卡特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然後猛然加速,驟然跑離因爲他的一句話,而愣在當場的張若寒身邊後,高高地躍起在空中,但在場的所有人,卻幾乎沒有一個人知道他想做什麼,因爲他是背對着籃框,向後倒飛而去。

直到一道穿過衆人頭頂上方的桔黃色虛影,出現在所有人眼中後,所有人方纔得知,卡特想要做什麼,

於是,全場比賽裏,最爲精彩的一個進球,在剎那後,出現在所有人眼中。

向籃框倒飛而去的卡特,在張若寒緊縮的瞳孔中,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視線中,倒飛到籃框的正前方,一把接住基德吊到籃下的籃球,看也不看籃框一眼,就那麼隨意的地向後一揚雙臂。

“碰!”

所有人的視線,都彷彿在這夢幻到極點的一次扣籃下,變成了一副副肢離破碎的畫片。

“來吧,張,這是我的極限,雖告訴我,你能做到什麼?!”

卡特落在籃下,左手掐着腰,右手向張若寒指去,凌厲的雙眼中,充滿了比烈火還要狂熱的東西。

而張若寒在卡特的這種目光下,只能死死地咬住自己地嘴脣,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也許,本場比賽從這裏,才真正的開始了!

ps:一本競技的書,過百萬字後真的好難寫,小鬱這個月是更新的少了點,希望在下個月中,多寫一些吧,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謝謝

鬱郁林中樹2005/10/29 文斯卡特盯着張若寒的眼睛,此刻,那雙眼睛佈滿了深深地震憾。

文斯卡特非常滿意自己這一球的所引起的震攝力!

今晚,他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將張若寒深深地震攝住,然後輕輕鬆鬆地擊敗張若寒。

因爲看到一個傳說中的強大對手,被自己徹底壓制住,像似一個掌下游魂一般,在自己掌下苦苦地掙扯,想怎麼玩他,就能怎麼玩他的那種感覺真是太爽了。

美妙到極點!

…….

看清了吧!

這樣的動作就是我的極限,是我苦練出來的,就算你能跳得再高,也無法做到不去籃框而倒扣吧!

重生之都市仙帝 雖然拒離我的夢想還有十萬八千里的差距,但是除了我之外,已經很難再有別人能夠做到這樣的一球!

後宮長梧傳 別以爲你跳得很高,就可以成爲扣將裏的頂尖高手!

其實你還差得遠呢!

文斯卡特輕輕地搖搖頭,跑離山貓隊的籃下,當他經過張若寒的身邊時,他將自己的右手放在耳邊,然後閉上眼晴,看臺上的七百八名網隊的球迷們,頓時拼命的撕喊起來,集體狂呼着文斯卡特的大名,那狂爆的喊聲,向所有山貓隊的球員們瘋狂撞擊着,彷彿在向山貓隊的球員和球迷們吶喊道,

他們的網隊和文斯卡特,將在今晚,踏着山貓隊的隊員和球迷們的肩膀,向前飛去。

…….

張若寒接過奈特的傳球,緩慢的彎下挺得筆直的身體,在彎到最合適角度的一剎那。 萬古第一殺神 右手猛抖向前抖射出籃球,身體緊跟着如脫弦的箭一般電般躥出,一把抓住籃球后。高速衝向網隊的半場。

“觀衆朋友們,精彩時刻到了。網隊的溫斯卡特向貓王張若寒發起了挑釁過後,貓王張若寒便依靠自己的速度,支身一人率先衝到了網隊的半場上,看來是準備迎難而上,想依靠他強大的個人能力,以一打多了!”espn的解說非常興奮的叫道。

“我呸!”

“一支新軍球隊的雞頭而已,居然想以一打多,真媽的找死。卡特,這球讓我先來防他,我到要試度他有多厲害!”

理查德傑狒遜非常狂傲的向文斯卡特叫道,文斯卡特笑而不語,一邊打量着運球狂奔中的張若寒,一邊向後退去,將網隊第一道防線的位置,讓給理查德傑弗遜。

理查德傑弗遜一步跨出,補到文斯卡特剛剛站立的位置上,他剛剛彎下腰。便感覺到一陣勁風襲來,緊接着看到了張若寒那雙充滿戰意的雙眼,出現在他的身前兩米之處。

“好快的前衝速度啊!”

理查德傑弗遜一邊暗自叫道。一邊盡其所能的張開雙臂,他的速度在整個網隊內排得上第三,僅次於基德和文斯卡特,可是,直到此刻,理查德傑弗遜才真正感覺到什麼叫做極速,但大話已經出口,他卻沒有任何反悔的理由,所以。他只能挺着頭皮硬上,希望可以僥倖將張若寒擋下來。可這張若寒的真他媽太快了,到底要怎麼擋啊。

理查德傑弗遜和張若寒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一米。下一秒鐘也許他就要被張若寒一穿而過,可不知爲什麼,張若寒卻在他的左腳和地板磨擦出滋得一聲巨響之後,突然停在理查德的傑弗遜面前,只是面帶笑容的看着理查理傑弗遜。

??

怎麼停了!

難不成,他對自己產生了畏懼感。!

心念高速的劃過心頭,理查德傑弗遜的臉上,同樣露出一個笑容,非常得意的猜測道!

這個沒有什麼心計,四肢發達的傢伙,真的以爲僅憑他的氣勢,便震攝住了張若寒,卻不知張若寒只是不屑於從他的面前一穿而過而已,

他想好好地修理修理弗遜和所有網隊的球員!

這是文斯卡特欠他的,因此,他要把自己的極限作出來,讓文斯卡特看一看!

“垃圾,睜大眼晴看着,看看你是怎麼被過的!”

張若寒小聲的說道,然後在理查德傑弗遜的得意笑容,驟然變成瘋狂的憤怒時,突然將身體不可思議的向左右一抖,左腳極速地向右踏去,猛然將運在右手中的籃球扔向理查德傑弗遜的左側,人球合一地衝過理查德傑狒遜的防守,

而這時,理查德傑弗遜,卻只是本能的隨着張若寒突破的方向,動了一小步。

“好快啊!”

電視機前的阿倫艾弗森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並在心下默默地驚歎道,沒想到這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張若寒第一步的速度又有了提高,幾乎和自己獨步地天下的第一步啓動衝刺不相上下了,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

阿倫艾弗森不解的想到,看來下次交手時,要想戰勝張若寒,真的要花更多的精力和心血了。哎,真是一隻可怕的怪物!

…..

其實,就算理查德傑狒遜能夠對這球作出反應,張若寒也有信心,造成傑德傑弗遜的犯規,畢竟這球是他先動的,只要傑狒遜碰到他的身體,裁判一定會吹理查德傑弗遜犯規的,所以張若寒堅信,

絕對沒有人能夠擋下他的這一球!

來吧,網啊!

來吧,文斯卡特!

給我看清楚,我張若寒的極限到底在哪能吧!

我要將你們的籃框,給生生地扯下來!

“把他攔下!”

臉上寫滿惱意的理查德傑弗遜,轉過身體的剎那,拼命的向籃下的隊友們叫道。

但這時,張若寒已經一陣風似的高速衝進網隊的籃下,一步便衝過了網隊的罰球線,再一步。已經任由左腳上那火熱的力量,瞬間完全爆炸開來,急速衝到腰腹上之後。,蹭得一聲從地板上飛起來,並在心中拼盡全力的吶吼道

擋我者死!~~~~~~~~~~~~~~~~~~

剎時。一股羣臨下天的霸氣從右手抓球高舉於頭頂,雙腿向後全力翹起的張若寒劍撥弩張的身體上散發出來,使得籃下的網隊中鋒,雷納德不由自住的愣了那麼零點零一秒的時間,但對於起跳速度非常快的張若寒來說,這零點零一秒的時間,已經夠他做很多事情了!

例如飛臨雷納德的頭頂上,在雷納德的頭頂上。將籃球生生的轟進網隊的籃框,然後,拼盡全力的撕扯網隊的籃框,用以宣泄心中的戰意和怒火!

…..

天哪,他根本沒把自己兩米一三的身高放在眼裏!

立於籃下的塞黑籍球隊雷納德,眼中閃過一絲恐懼的目光,面對着在空中自由翱翔的張若寒,竟然會在腦海中,浮現出二零零年時,溫斯卡特從法國那名兩米一八的球員頭頂上一躍而過的情形。

難不成?

今天的此時此刻,張若寒也要從他的面前一飛而過嗎?

雷納德的心念電般劃過心頭,張若寒已像是一蓄所座從天而降的威猛山鋒一般壓到他的頭頂上。

雷納德雖然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起跳。是否還能起到什麼作用,可他還是從地板上跳起來,因爲他一點也不想償試,被張若寒從頭頂上一躍而過的感覺,

那是對一名球員的最大羞溽。

“碰”

一聲悶響傳出!

飛在空中的張若寒,和從籃下玩命似躍起的雷納德撞在一起!

雖然張若寒在這一撞下,並沒有處於略勢,可他還是隨着巨大的衝擊力,向後退了一點。眼看失去了扣籃的可能性,但是。但是,這正和他的意思。

從他起跳的那一刻,他便沒有想到過能夠成功的從雷納德的頭頂上飛過,他只是想將籃球當着雷德納的頭頂,送進網隊的籃框而已,用以證明,他擁有一人單挑網隊多人的實力,

他想怎麼玩網隊,就能怎麼玩!

而現在,他終於做到了,

呵!

張若寒的嘴角邊露出一絲笑容,然後,在向後倒飛的過程中,將籃球向雷納德頭頂上的籃框輕輕拋去,

籃球驟然飛離張若寒的指尖,劃出一道優美的孤張向上升去,片刻後即將開始下墜,輕輕地墜進網隊的籃框裏。

可是,一隻黑色的手掌,突然出現在處於上升之勢的籃球和籃框之間,幾乎達到了要和籃板上方平行的可怕高度,使得所有人心頭狂震的剎那時,夾以巨大的破壞力理,居高臨下的向張若寒拋射而出的籃球砸去,驚起一聲近於晴天霹靂似的巨響。

“啪~~~~~~~~~~~~~~”

籃球頓時以更快的速度向下落去,驟然化作一道虛影,擦過張若寒用來拋射籃球的右手後,飛快的衝向地板,帶給張若寒一種莫名的感覺,是心酸,更是無奈,原本以在他拼盡全力之後,必然會進的一球,居然被人給煸下來了,實在是一種張若寒從來沒有經厲過的失落和痛苦啊!

彷彿預徵着這場比賽的走勢,真的無法被他掌握,等待着他的只能是一個字的結果,

敗!

並且是不得不敗!

…….

“刷”

基德撿到籃球后,迅速發起恰快攻,非常隨意的一個低手上籃,取下兩分!

此刻張若寒仍然立於網隊形禁區線上,一動不動的站着,和看臺上所有掩嘴而驚的山貓隊球迷們一樣。

…….

身高一米九八的文斯卡特,靜靜地聳立在張若寒的身前,居高臨下的打理着臉上寫滿失落的張若寒,然後緩緩地舉起他那煽下張若寒球的右手,向似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那樣,當着張若寒的面前,接受着看臺上網隊球迷們,俞來俞熱烈的歡呼聲,

從三分線外跑進來的理查德傑強遜。更是滿臉大笑的抱住文斯卡特,彷彿文斯卡特的勝利,就是他的勝利。因爲他堅信,今天。就算張若寒再怎麼囂張和厲害,也必定會倒在他們的腳下…..

和場上的球員以及看臺上的球迷們相比,,網隊得教練勞倫斯弗蘭,到是顯得非常地冷靜,一臉的平靜,彷彿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思料之中,但在他的心中。卻已經興奮的上了天,

第三節經賽即將結束,網隊領先十分的結果,真的很令他滿意,並且這十分裏,有好幾分都是山貓隊的頭號球星張若寒,親手送給他們的,這讓他怎能不興奮,不滿意!

ok,這場比賽算是拿下來了!

一直在場邊站關的勞倫斯弗蘭克。終於坐回板凳上,接受着助練教練們的讚美,讚美他不惜一切代價。換來前加拿大飛人的舉動,是多麼多麼的偉大和正確。

對於助手們的讚譽,勞倫斯弗蘭克笑了笑,然後,一言不發的等待比賽的重新開始和最後的結束,然後帶着笑容回到新澤西

…..

就在勞倫斯弗蘭克坐下來的那一刻,山貓隊的教練伯尼,卻再也坐不住了!

此時距離第三節的比賽結束,還有十幾秒鐘。山貓隊只擁有最後一次的進攻機會,伯尼希望場上的弟子們。能夠抓住這次機會,將比分差追到個位數內。因樂,伯尼在一個短暫停之後,站起身,向走到選手休息區,坐在座位上的山貓隊主力球員們吩咐着最後的戰術,

希望他們不要着急,更不要害怕,他們有的是時間,畢竟還有整整一節的比賽沒打。

伯尼說這話的時候,一直地看着低着頭的張若寒,但張若寒卻還是低着頭,一言不發。

片刻後,哨音響起,山貓隊球員重新走直球場,開球,傳球,然後出手,出手的還是張若寒,伯尼希望張若寒能夠重新找到自信,但面對文斯卡特的緊逼壓上防守,張若寒居然一次中投跳投失誤,身體的姿勢,都因爲過大的壓力,而變了型,直接導致,這球彈離籃框,然後,鋒鳴聲響起,以及伯尼的一聲嘆氣。

張若寒是很強大,但他畢竟只是一名剛剛進入nba的新秀,並且在今年,剛剛年滿二十二週歲,

他今後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很長

…….

第四節比賽開始後,所有的記者和媒體,都將鏡頭對準張若寒,希望張若寒能像以前的比賽裏那樣,在落後時,上演出一幕幕的精彩鏡頭,狂追比分,可令所有人失望的事情發生了,

張若寒停止了自信滿滿的單挑舉動,而是更多的將籃球,向傑威廉姆斯和奧卡福等球員傳去,但他現在的傳球舉動,卻讓所有人卻都知道,這可不是張若寒故意的行爲,而是他在文斯卡特的狂壓政治下,所作出的被迫舉動,

可以非常簡單的形容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