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餛飩!給我加點醋。啊,再加點蔥。”

秦陽又衝廚房喊:“大小姐要吃餛飩,記得給她加點蔥和醋。”

廚房裏傳回來高子騫低沉的聲音:“我沒聽到。”

秦陽又笑得仰倒在沙發上。

這一對冤家,簡直了。

“我突然覺得,他們倆簡直就是絕配。你看看,以前的小高,陰沉着臉,一身黑,天天都像奔喪的,還說着跟王大哥那樣的古話,整得跟個活死人似的。現在多好,還能生氣,還能傲嬌了。”

廚房又傳來聲音:“我聽得到。”

秦陽不理他,繼續跟旁邊的媳婦兒說道:“你再看,他倆也算是一起睡過覺的人了,該有的接觸不該有的接觸都有了,再加上還有那情咒,不在一起都天理難容了。”

廚房的聲音更加低沉:“我聽得到。”

洗手間裏也走出葉薇薇,走過來:“秦哥,你說這些話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秦陽坐了起來,還是笑嘻嘻的表情:“喲,不叫我秦陽哥哥了啊?”

葉薇薇:“哼。你變了,已經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秦陽哥哥了。”

……

但早飯上桌以後,餛飩還是加了蔥和醋,還加了一點醬油和香油,整個香味撲鼻而來。

“這餛飩可真香啊。”秦陽朝着餛飩深吸一口氣,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高子騫:“……”

高子騫:“湯底都是一樣的。”

秦陽當然知道是一樣的。但生命不息,搞事不止。他看向葉薇薇:“咱們家的掌勺大廚,你想學中國菜,一定要拜他爲師。不管是浙菜、粵菜、川菜、魯菜、蘇菜、閩菜還是別的什麼菜,他都已經有模有樣了。”

“我纔不要。我對做飯沒什麼興趣。”葉薇薇挑眉,高高地擡起下巴,“我不需要會做飯。”

秦陽一邊吃水餃一邊點頭。

“說得也是,有一個人會做就可以了。”

結果引來兩個怒瞪的目光。

蘇婭在旁邊已經見怪不怪了。秦陽就這樣,老招熟人嫌。

葉薇薇嚐了一口餛飩,味道還真不錯。不再廢話,開始專心吃餛飩,最後連湯底都喝得一滴不剩。

秦陽又故意討嫌道:“真愛啊,一滴都不剩。想再吃讓他再做不就得了。”

葉薇薇嚥下最後一口湯,看向他:“你可閉嘴吧。”

週末,四人都沒什麼出行計劃。

葉薇薇在她那個掌上電腦上飛快敲擊。秦陽上了閣樓去做一批新的符紙和護身符。高子騫去書房看書,只有葉薇薇一個人無所事事,感覺就像是多餘的。

她湊到葉薇薇旁邊,想着大家都是女生,總該有點共同語言的。結果湊過來,看了一眼掌上電腦屏幕上的內容。

“你這是在……炒外匯?”

蘇婭點頭,也沒避着她,繼續敲着鍵盤。

“蘇婭姐,你跟秦哥該不會都靠着你炒外匯這點錢過日子吧?”

蘇婭:“陰陽師也賺錢。”

葉薇薇想起來了這點。

“但這套房子,靠他賺的那點錢,買不起吧?”

“當初向姜浩澤借了四百萬,我們這邊出了一百萬買下的。”

雖然蘇婭句句都在提到秦陽爲這個家付出了不少,但葉薇薇看得懂屏幕裏的內容。蘇婭把握行情非常敏銳,幾乎有利就上,每筆都穩賺不賠。而且,也不知道她哪兒貸了那麼大一筆錢過來,原本微弱的賺率,在龐大的基數下面,就成了一筆可觀的數字。

“天吶……蘇婭姐,你要每天都這麼賺下去,過陣子我家就不如你有錢了。”

蘇婭:“並不是每天都炒。”

葉薇薇:“……”重點不是這個啊。

熟悉的手機鈴聲響起。

蘇婭停下敲鍵盤的手,起身去接電話。

“喂?……嗯……好……對……馬上過來。”

她掛斷電話,出去,上了閣樓找秦陽。

秦陽下來的時候,又已經是他的標配褲子。

“大白天鬧鬼?最近的鬼怎麼都越來越囂張了。”他到書房,敲了敲門,“有任務,去嗎?”

高子騫開門,點頭。

葉薇薇連忙跟上:“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她纔不想跟一個女鬼繼續呆在一個屋子裏呢。

一輛車坐了四個人,副駕駛秦陽把蘇婭塞了進去,高子騫和葉薇薇自然就只能坐在後面,擠在一起。

蘇婭手中的掌上電腦一邊切換程序,一邊搜索地圖、路況,一邊跟秦陽報備該怎麼走、目的地附近的地形如何等等。

葉薇薇還是第一次接觸到他們接單捉鬼的模式,看着蘇婭和秦陽配合得無比默契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感到羨慕。

她也好想要他們這樣的感情。可她偏偏只能跟旁邊這個傢伙捆綁在一起。

一想到他,葉薇薇就感覺胸口隱隱作痛。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目的地是一個郊區的家宅。秦陽他們停車的時候,門口已經有專門的管家在等候着了。

a市不大,市中心太繁華,一些上了年紀的富商都樂意在七環開外建個宅院,安度晚年。

這次打電話過來的這個富商秦陽本身不熟悉。他也是在來的路上,聽蘇婭說的關於他們的情況。

這是一個退休了的億萬富翁。十多年前,他靠着珠寶業一躍成爲a市頂尖的珠寶界巨擘。就連現在,他雖然已經退休很久了,但業內還是沒人可以撼動他的地位。 秦陽接觸過的商業巨擘不少,進入過的豪宅也很多。他知道,每個富豪對自己最主要的那套家宅是會下很多心思的。因此,不同富豪的家宅往往會帶上強烈的個人色彩。

比如,姜浩澤他爸媽的家宅雖然很大,但相對來說更加註重的是內涵。 諸天一級保護廢物 比如掛着的字畫出自哪個名家真跡,或者擺着的花瓶來自哪個歷史遺址。

但是葉家就顯得更加低調了。他們的家宅看上去更像是普通富裕人家的家宅,更加註重的是園林景觀,以及書畫茶藝的收藏與品鑑等等。

再比如暴發戶代表人範青。他的家宅就是標準的有錢人住所。沙發是什麼皮打造的沙發,案几是什麼木製作的案几。水晶吊燈,大理石地板,無處不是最好的材料。可以看得出他對這個家的重視,但相比於前兩家,就顯得太金碧輝煌了。

當然,這也沒什麼,有錢愛怎麼裝潢怎麼裝潢。

然而,面前這個家宅,則是秦陽看到過的完全不一樣的風格。

珠寶界大佬卸甲歸田之後,竟然會住在一個像是舊府大院裏,確實讓秦陽有些意外。

“秦先生以及幾位貴賓,請跟我來。老爺在堂屋等候幾位多時了。”管家看上去也上了年紀,兩鬢灰白,眼中已經帶上了一些渾濁。但他的精氣神依舊不錯,對待他們這些年輕人也全無一絲怠慢。

秦陽點頭問好,跟了上去。

跨過如意門的門檻,繞過影壁,走過遊廊,邁過垂花門,秦陽彷彿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這裏比電視劇裏那些假兮兮的古風建築還要古風,還要地道。

這裏目測至少是一個四進院落。在管家的帶領下,秦陽幾人很快就到了堂屋。

堂屋是宅院主人來招待外賓的地方。秦陽還沒進門就看到一個男人正正襟危坐地坐在上座的太師椅上,看到他的時候,站了起來,大步上前。

“黃老先生,久仰大名。”秦陽首先跟他抱拳問好。

至於問他爲什麼要抱拳,大概是受了這裏宅院風格的影響吧。

來的路上,蘇婭已經給他調出了這位珠寶界巨擘的身份和基本情況。聽了他的經歷,秦陽都不得不嘖嘖稱奇。

這還真是一個傳奇人物。

黃啓修,六十九歲,很快就到七十大壽了。他出生在一箇中產階級,從小過得還算幸福,後來因爲大環境原因,他也曾有過下鄉的經歷。但是,下鄉之後,他就在一次災荒中失去了蹤跡,直到十九年前,他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新/疆。

他才一出現,就靠着賭石一戰成名。連續三天,來者不拒的賭石,他不僅切開的塊塊都是寶玉,到後來甚至開出了一塊世間罕見的羊脂白玉。

然後,他買下了一個山頭,很快就開發出了一條玉礦,生意越做越大。

由於他老家是在a市,所以在生意風生水起之後,他衣錦還鄉,回到了a市,一舉攻下了a市的珠寶界市場,用不到兩年的時間,穩定了自己珠寶界大亨的地位。

資料中記錄,黃老先生在最初的一戰成名之後,便很少賭石,相反的,他越來越低調。與他合作過的夥伴也都紛紛表示,黃老是真正懂玉之人,凡事他經手的玉石,從來沒有瑕疵品。

就這樣,他的寶石生意一直做到十六年前。他突然宣佈退休,把偌大的家業丟給了他唯一一個得意門生,從此過上了隱居生活。

到現在還有人對他當年的“一言不合就退休”感嘆不已。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將自己十幾年來打拼到的事業如此瀟灑地轉手送人的。

至於爲什麼是送給了自己的得意門生而不是孩子,那是因爲,雖然黃老先生商場得意,但他始終單身,不曾有哪怕一個女人,更別說是子嗣了。雖然也有過“得意門生其實就是他的私生子”之類的傳聞,但如今繼承企業的那位得意門生跟黃老長得完全不一樣,這種流言沒過多久就不了了之了。

第一次見到黃老先生,秦陽只是微微一怔。

黃老先生步履穩健,迎到門口。

“秦先生纔是。就連我這個半截入土、早已不問俗事的老頭子都已屢屢聽聞秦先生的名頭了。只是沒想到,老頭子竟也有需要秦先生施以援手的一天。”黃老先生雖然年事已高,但精氣神都還不錯。

他一頭灰白背頭,梳得一絲不苟,背挺得很直。乍一眼看像是嚴肅正經的老頭,但又有着文人該有的風度和涵養。

在問候了秦陽之後,他又看向秦陽後面跟着的幾個人。

秦陽趕緊解釋:“哦,這位是我的女朋友,蘇婭,這是我的徒弟,高子騫,這位是葉家千金,葉薇薇。薇薇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暫時住在我家。她不願意一個人留在家裏,便也一起跟着來了。還請黃老先生見諒。”

黃啓修看向葉薇薇,眉眼微展:“原來是葉家的小姑娘。聽說貴府前陣子有大喜之事。恭喜你啊。”

葉薇薇笑嘻嘻:“謝謝黃老。我聽我父母說過您,當初還很好奇您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讓他們倆讚歎不已,沒想到今天就見面了呢。”

嘖,真是說謊不打草稿。

來的路上,她明明對黃啓修這個名字完全沒概念。就是聽了蘇婭說的介紹才知道的這個人,結果轉眼就變成了聽爸媽說的了。

這個鬼精靈,雖然跟葉家其他幾位性格截然不同,但畢竟流淌着葉家的血液,賊着呢。

幾句寒暄之後,秦陽終於點到了主題。

“剛纔我女友接到您管家的電話,說是您府上白日鬧鬼是麼?”

黃老先生也終於面色斂起:“我也不知究竟是不是鬧鬼。只不過……我向來清靜慣了,突然家裏不太平,還發生了一些怪事,所以還是請秦先生麻煩大老遠跑一趟了。”

秦陽忙說:“不敢當、不敢當。雖說我靠着這門手藝吃飯,但身爲陰陽師,除惡鬼,驅污穢本來就是我的職責。”

他看向周圍:“有異樣的地方,應該在裏面吧。” 秦陽一進這個宅院的時候就感覺有點奇怪。

偌大的一個四進院落,怎麼會沒什麼下人。難不成這裏只有黃老先生和管家兩個人麼?

那這麼大一個宅院,未免也太冷清了點。

但是,當他繞過影壁的時候就發現,原本由石雕塑成的一字影壁上面,隱隱約約纏繞着一些陰氣。仔細看,還能依稀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

建在宅門裏面的影壁,又稱蕭牆,原本就是古時候的人們爲了阻擋孤魂野鬼進入,帶來災難禍患纔打造的東西。有了它的話,那些孤魂野鬼在進來的時候,從它上面看到了自己的模樣,就會被嚇走。

而現在,它上面確實有一些鬼影。這已經說明,這裏有些髒東西了。

因爲一般來說,影壁確實能夠阻擋孤魂野鬼。若是它在,那些孤魂野鬼還要執意進來的話,裏面一定有問題。

帶着這樣的心情,秦陽一路從遊廊來到垂花門,又注意到了垂花門上那些蓮葉、花簇頭中,竟然隱藏着有一朵白菊花。

那個時候,他就更加篤定了這裏有情況。

可來到堂屋之後,包括看到黃老先生,都沒有感受到有什麼問題。

黃老先生面相正常,只是印堂並不光亮,眉眼略顯疲憊。雖然他隱藏得很好,看上去很精神,但這些東西都不會逃過秦陽的眼睛。

外面既然沒什麼問題,那有問題的就只能是裏面了。

聽到秦陽的話,黃老先生也微微一嘆。

“不愧是秦先生。”

總裁的小妻 秦陽正想說下去,餘光瞥見站在一旁的管家面露詫異,似乎對他這麼快就發現問題所在很是驚訝。

他看向旁邊的高子騫和蘇婭:“你們說說,剛纔一路進來,發現了什麼,再做一下自己的判斷。”

高子騫只當他是像往常一樣,考驗他們的學習情況。

“站在宅門外面,整個宅院未見明顯陰氣繚繞。但是影壁上可見鬼影,並且伴有隱約陰氣。自此之後,直到這裏,都不曾見有其他異樣。尤其是堂屋,正對庭院,坐北朝南,陽氣充足。所以有可能的只能是內院裏的某處。”

秦陽點頭,又看向蘇婭:“你呢?”

蘇婭看着他的眼睛:“除了他說的,還有剛纔進來的第二道門上,有一朵白菊。”

秦陽挑眉:“這你也注意到了,不錯啊。小高,我媳婦兒都快趕上你了。”

葉薇薇毫不客氣地嬉笑了起來。

“什麼呀,蘇婭姐從頭到尾就看着你呢。肯定是你看到了什麼,然後她也注意到了什麼。”

秦陽斜睨:“你是在爲未來的老公說好話麼?”

葉薇薇頓怒:“纔沒有!”

高子騫垂眸,眼觀鼻,鼻觀心,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但是,他又回頭,朝着剛纔進來的垂花門方向看去,眉頭微鎖,似乎在回憶剛纔看到的細節。

“不過,你們說的還不夠全面。除了看和想,還有其他幾個方面。比如這個宅院未免有點太安靜了,以及從裏面散發出來的一股很淡的氣味……那纔是我判斷出裏面有問題的主要依據。”

有了他們這麼一分析,管家和黃老先生也都明白了他們並非隨便說說,而是真的有從各方面分析,很是專業。

“黃老先生若是不介意的話,就請帶我們去內院看看吧。”

黃老先生伸手帶路:“各位請跟我來。”

他們穿過堂屋,來到了第三進院。

黃老先生好雅緻。在這裏打造了一副石桌石凳,周圍的園林藝術也着實不錯,要是秦陽這次是來旅遊的,或許還會拿出手機來拍一下。

黃老先生停下腳步,站在石桌面前,看向裏面的那個正房:“怪事是在我住的這個房間裏發生的。”

秦陽:“什麼時候開始的?具體發生了什麼?之後您做了什麼?您請說得儘量仔細些。”

黃老先生點頭:“就在這個月初,我多次從夢中驚醒,且夢的內容都是一些鬼怪的東西。而後,我便感覺,家裏時常會有一些多出來的目光。並且有打掃、做飯的人聲稱見到一個白影。這些事情越來越頻繁,爲了安撫大家,我特地給所有人放了假,只留下老鄭陪着我。我原本是個不信鬼怪的人,也從不信那些宗教佛神。但今日,就連我自己都見到了那個白影。所以,我讓老鄭幫忙,請了秦先生過來。”

秦陽聽完之後,垂眸進入思考模式。

“白影……”葉薇薇嚼着這兩個字,“黃老先生,能具體說說是什麼樣的白影麼?白裙子?還是一塊白布?或者是別的什麼的。”

黃老先生看了一眼秦陽,說道:“今早,我再次從噩夢中驚醒,正打算起身去洗把臉的時候,從門縫裏看到了一個白影快速飄過。 情逢對手,神祕妻子買一送一 說來也是奇怪,我這臥房關得好好的,卻在醒來的時候被誰打開了一個門縫。而後,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感覺整個屋子突然冷了下來。雖然三伏天已過,可現在a市也沒到涼快下來的時候。實在有點詭異……”

秦陽點頭:“我明白了。”

他走向黃老先生睡覺用的裏面那個正房:“先去看看再說。”

臥房的門被推開,沒有發出一點木門吱呀的聲音。雖然看上去像是舊府宅院,但這些細節之處意外的非常新穎,像是剛維修不久似的。

秦陽往裏面簡單掃了一眼,而後轉身看向黃老先生:“宅院是否最近剛剛有經過護理維修?”

黃老先生點頭:“對。就在每月月底。8月31日剛剛進行過日常護理,不過用的是我已經合作了近十年的隊伍。”

秦陽點頭,什麼都沒說,也沒有繼續往裏面看,而是離開了正房,來到了天井之處。

“黃老先生生平可有什麼仇敵?或者說是,一些關係並不好的對手?”

一直站在黃老先生旁邊的鄭管家面色一驚:“秦先生的意思是,近日府上的一些詭事,都是人爲的麼?”

秦陽沒有直接說是,也沒有直接說不是,而是又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這個宅院之前是幹什麼的?” 秦陽並不能算是什麼合格的風水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