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駕,駕!」後邊藍兒等人反應過來,趕緊策馬離開。

嘭嘭嘭……

唐宋毫無保留的對著衝過來的血人狂轟,對方也不甘示弱,兩股力量不停的碰撞,周遭很快形成能量罡風。

這人實力很強,而且他的殺氣前所未有的恐怖!

唐宋真不敢大意,這個人感覺就是沒了理智,一雙眼睛跟猛獸一樣,見到活物就想殺。

轟了好一會,唐宋發現一個更可怕的事情,對方的力量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是在增強!

媽蛋,這都什麼怪物,他都已經夠變態了,這人感覺更變態……

緊咬著牙,唐宋右手繼續轟出拳頭,左手則是往前伸,三叉出現在掌心壓迫過去。

對面的血人根本沒有懼怕的意思,雙手推出,跟他硬碰硬。

滋滋……

兩股力量在中間碰撞,肉眼可見的看得到相互泯滅撞擊。唐宋散發出來的金色力量已經足夠強大,可對方的血色力量一點都不含糊,衝擊得唐宋的手臂都有些發麻。

緊咬牙關,丹田儘可能催動,賣命的用力往前壓迫。血人被壓迫得不停往後滑行,地上的屍體被震開,形成一條血色通道。

往前推行約莫十米左右,唐宋按捺不住,猛地大喝一聲,體內所有力量迸發而出:「哈!」

嘭!

血人扛不住,身子忽然往後倒飛。可他非常靈活,起飛之後立即控制身體平衡,快速壓制倒飛趨勢,一個翻轉又衝過來,雙腿飛踹過去。

大佬從不吃軟飯 唐宋雙手交叉,跟前形成防護罩,對方正好踹在防護罩上。

啪……

衝擊力到不是一般的大,唐宋又被踢得往後滑行。血人腳下散發出力量,不停的壓迫唐宋的防護,正好抵在三叉正中央。

不是一般的強大!

如果是十成功力,唐宋當然不用擔心。可他現在只有四成功力,而且對方的力量一直都沒有任何削弱!

眼瞅著就要滑行道街角,唐宋心頭一橫,左手壓著三叉,右手忽然收回握緊拳頭,然後一拳轟在三叉上。

啵!

三叉突然迸發出強大的力道,如同能量炮一般衝出。血人猝不及防,腳下防護被擊碎,身子快速往後倒飛而出。

沒有等他落地,唐宋已經往前沖。一個閃身衝到前方,血人也正好砸在地上,唐宋的右手抓住三叉,奮力朝著血人紮下去。

血人駭然,想要掙扎已經來不及,鋒利的三叉刺穿了他周身的防護,狠狠刺在他的胸口上。

嗡嗡……

一個強大的力量忽然從血人身上洶湧出來,快速被三叉吸收,順帶著還湧入唐宋的手臂,從而進入到丹田之內。

唐宋不敢大意,儘可能催動丹田釋放出力量,強勢的壓迫著。這個人真的很可怕,而且所有的出招都是要命,稍微放鬆一點就沒命了!

血人被壓著動彈不得,再加上力量不停往外洶湧,他的身子不自主顫抖得厲害。

很明顯的,隨著體內力量流失,他那雙血紅的眼睛漸漸消退,總算露出正常人的眼珠。

感受不到他的殺氣,唐宋這才拔出三叉往後翻轉。吸收到的力量還真多,從三叉瘋狂湧入丹田,不停的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不過唐宋現在可沒心思消化,保持警惕的凝視那人,雙眸寒光閃爍。

血人已經停下抽搐,雙眼也沒再血紅,而是帶著驚恐的往後爬,兩眼直勾勾盯著唐宋。臉上因為都是血,看不到任何錶情。

很奇怪,他的力量好像被自己吸幹了,人卻沒死。而且他好像,恢復了正常意識。

綳著神色,唐宋陰沉道:「清醒了?他們都是你殺的?」

血人吞咽著口水,一雙眼睛依舊是恐懼。似乎想到什麼,忽然側頭四處張望,看到身旁堆積如山的屍體,頓時又瞪大了雙眼。

這表情更是讓唐宋確定,他剛才根本沒有自主意識。他的力量,也並非受控制。

「啊!」

血人忽然驚叫起來,讓唐宋意外的是,發出的卻是女子的聲音。

只見她驚恐掃了一眼周圍,猛地咯噔一下,兩眼發黑的倒下,然後就不動了。

唐宋嘴角一抽,嚇暈了?

不過他還是保持警惕,並沒有急著走過去,而是極力控制體內翻騰的力量。從她體內吸收到的力量實在太多,丹田在膨脹,實力在不停的恢復。

很快,唐宋才感覺好受一些。右手依舊抓著三叉,小心翼翼往前挪步。

確實是個女孩,只是因為衣服比較寬厚,所以看不出來而已。

走到跟前,唐宋輕輕踢了她一下,確信已經暈過去,這才鬆了口氣。看樣子,她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控制,本法出來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強。得虧唐宋特別,要不然都不一定打得過說。

左右看了一下,唐宋還是拉著她往拐角走,盡量遠離血腥的戰場。

這女孩的力量雖然強,卻很狂躁…… 把女孩拉到街角,唐宋並沒有急著叫醒她,低頭打量了一番,確認她暫時不會醒來,這才往後退。拉開一段距離,趕緊盤腿坐下。

突然吸收了那麼多力量,再加上之前丹田一直受傷沒有恢復,現在難受得很!

這股力量非常強勢,不停的在丹田內翻騰,再不消化,一會就要炸了!

呼,呼……

不停的大口呼吸,三叉漂浮在頭頂,丹田內萎靡的小人不停的張嘴吸收周圍進來的力量。

過了大概十分鐘,總算感覺好受一些,唐宋趕緊睜開眼,生怕有人來偷襲。

果真是,最好的療傷辦法就是把別人的力量吸收過來。這不,實力恢復到八成,三叉內儲存的力量也不少了。

這女孩真是恐怖,竟然蘊含這麼多力量,要是剛才她懂得控制力量,唐宋根本就打不過……

等到丹田平復,唐宋才站起來。走回到女孩身旁,眉頭緊鎖的俯視著。看不出容貌,渾身都是鮮血,很恐怖。

輕輕踢了她一下,唐宋沉聲喊著:「醒醒!」

女孩朦朧睜開眼,兩眼不再是血紅,倒是讓唐宋鬆了口氣。

茫然地四處看了一下,猛地想到什麼,女孩恐懼的爬起來。看到唐宋,又看了看遠處的屍體,眼珠都要飛出來:「都,都死了……」

唐宋肯定的點頭:「是的,都被你殺死了,還記得嗎?」

「我?」女孩猛地搖著頭,驚恐大叫,「不是我,我沒殺人,不是我……」

看她慌張的樣子,唐宋不由皺眉。確實跟之前不一樣,沒有了任何力量波動,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難不成,她的力量已經被自己吸干?

先前,是被那股力量控制?可如果是這樣,這股力量是怎麼來的?

甩開思緒,唐宋深沉道:「你記得什麼?」

女孩瑟瑟發抖的捲縮成一團,不敢看那些屍體:「我,我記得,他們殺了我爹還有我娘,明明我爹就沒殺人,他們非要說我爹殺了人,還要斬首示眾。我很生氣,然後,然後……不,我沒殺他們,我……嗚嗚……」

說著說著,慌亂的哭起來,雙手拚命抓著頭髮,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唐宋沒有安撫,就是皺眉看著。看樣子,她並不是全部忘記,還知道自己殺了人。

好一會,唐宋心神猛地一顫,警惕的往旁邊跳開,周身力量順勢迸發而出。那女孩停下了顫抖,抬起頭來凝視著遠處的一堆屍體,雙眸又迸發出血紅的寒光,血色的面目極為猙獰:「他們該死!殺,殺!都該死!」

握草,體內又一股力量爆發,怎麼回事?

顧不得多想,唐宋趕緊衝過去,右手抓著三叉扎入她的後背。因為實力提升,再加上女孩散發出來的力量還不是很強,女孩沒有來得及躲避就被刺中了。

進化的四十六億重奏 嗡嗡……

三叉又拚命地吸收女孩身上的力量,還是洶湧到唐宋的丹田內。只是跟之前相比少了很多,一下子就沒了。

女孩再一次癱軟倒下,又暈了過去。唐宋鬆了口氣,苦笑的將三叉收起來,回頭看著一堆屍體,惡寒的將女孩抱起來飛身離開。

這女孩的身體很奇怪,怎麼會不斷地釋放出力量?

神念展開,很快便感應到老夫人她們已經到鎮子外邊,唐宋加速追上去。天色已經漸漸昏暗下來,空氣中的血腥味依舊濃烈。

「唐先生回來了。」藍兒眼尖,回頭見到唐宋飛回來,頓時喜上眉梢。只是見到唐宋抱著一個血粼粼的人兒,嚇得不由驚呼,「呀!」

「吁!」

馬車停下,老夫人也從馬車上探頭出來,見到唐宋懷裡的血人,面色頓時凝重起來。

飛到馬車旁,唐宋沉聲道:「先到鎮子外找個地方落腳……到河邊吧。鎮上住不了。」

老夫人沒有多問,招呼眾人繼續往鎮子外邊離開。

不多會到了鎮子外邊一條小河,天色已經黑了。唐宋將那女孩抱到河邊,直接扔到水裡。

嘩啦!

女孩很快醒來,掙扎的站在河裡。水也就剛到她的肚子,她身上的鮮血染紅了整條河,著實恐怖。

老夫人一行人躲在車子里看著,也不敢過去。那女孩驚愕的四處張望,隨後又將目光落到唐宋身上,再次發抖起來:「你……我,我殺人了,我把他們都殺了,都殺了。」

唐宋右手輕輕一揮,冰冷的河水飛起來嘩啦落到她身上,沉聲道:「清洗乾淨,冷靜下來再說。」

不是說這世界的女子很少有修為嗎,為什麼她會迸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陰氣還這麼重!

女孩顫抖的慢慢蹲下,嘴裡依舊念叨著:「殺了,全死了,全都殺了……他們殺我爹,害死我娘,死有餘辜,該死,都該死……」

瘋瘋癲癲的,唐宋卻沒有任何安慰。這時候說什麼都沒用,等她稍稍冷靜再說。

控制著河水抽沖洗她的頭,等到她身上的鮮血被沖洗得差不多,唐宋才招手,女孩便被拉回到岸上。

嘴唇發紫,依然是神經兮兮的念叨著,身子也在顫抖。唐宋扶著她走向馬車,讓藍兒拿了一件衣服給她換上,隨後有找了些乾柴點火。

不多會,一群人圍在火堆旁邊。

看著還在發抖的女孩,藍兒頗為心疼,不由沖著唐宋低聲問道:「唐先生,怎麼回事啊?」

唐宋沒有回答,打量著女孩。估摸著都不到十五歲,身材也比較矮小。只是,這會兒真感應不到任何能量波動,她的力量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沉了口氣,唐宋輕聲道:「冷靜了么?把你記得的,跟我說一遍。」

女孩兩眼忽然泛起淚光,低著頭哽咽:「都死了,鎮上的人,都被我殺了……」

「啊?!」藍兒等人倒吸了口涼氣,把鎮上的人都殺了?

沒有理會她們,唐宋深沉的繼續問道:「為什麼要殺他們?」

「里長玷污了我娘,我爹去討公道,里長卻讓人抓了我爹,還害死了我娘。他們,他們要把我爹斬首示眾,我……我就喊,然後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殺,把他們都殺了。他們也不跑,一下子都死了。」

唐宋暗暗苦笑,能跑才是奇迹,估計當時她釋放出來的殺氣,足夠讓普通人動彈不得…… 說着李延就準備再次衝過來,不過有陳柏在前面攔着他,所以他暫時也沒辦法那我怎麼樣。

因爲剛剛金蠶蠱的原因,李延的蟲蠱都被嚇跑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一時半會李延也用不了蟲蠱。所以他只能和陳柏拼硬實力,沒了蟲蠱的輔助,李延當然不可能是陳柏的對手,很快的就處於了下風。

我此時還是很難受,但是已經比之前好多了,沒那麼痛苦了,至少能忍受得了了。

一轉眼,李延就被陳柏打得逼人下了臺子,雖然依舊是不是朝我投來憤怒的目光,但絲毫那我沒辦法,甚至連想接近我都不太容易。陳柏把他盯得很死,不給他一絲接近我的機會。

“啊!”再一次被陳柏擊退之後,李延臉色猙獰,怒吼起來。接着就看到他拿出一個罐子,罐子裏不知道裝着什麼東西,只是看到他拿出這罐子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肉疼的表情。但最後還是下了決心,舉起罐子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罐子應聲而碎,一直通體漆黑的像是甲蟲一樣的蟲子從罐子的碎片堆裏爬了出來。一見到地上的那隻蟲子,陳柏的臉色變了變,皺起了眉頭。

“母蠱!”他眼中露出一絲凝重,那蟲子似乎大有來頭。

李延臉上依舊帶着肉疼的表情,把母蠱從地上撿了起來,把母蠱拿在手裏之後,讓我意外的一幕發生了。那隻母蠱竟然咬開了他的手掌,然後一溜煙的鑽進了他的血肉。

他的微皺着眉頭,忍着疼痛,只見鑽進他血肉裏的母蠱沿着他的手臂飛快的爬動,很快爬進了他的心臟那個位置。母蠱在他皮膚下爬動的情況用肉眼直接可以清楚的看見,那情況別提有多可怕了。

等母蠱爬到他心臟那個位置的時候,他嘴裏悶哼了一聲,嘴角溢出一股鮮血。而且最詭異的是,他的嘴脣竟然有些發紫,就像是中毒了一樣。

“他這是?”我心裏既震驚又疑惑,不明白李延這是想幹什麼。

聽到我的疑惑,陳柏開始沉聲解釋起來。“他這是要把那些被金蠶蠱嚇跑的蟲蠱招回來。”陳柏說母蠱是蟲蠱中類似於王一般的存在,和蟻羣中蟻后的性質和地位差不多。強行使用母蠱或者控制母蠱,會讓母蠱在那次使用和控制之後立馬失去,以後只能是重新培育一個新的母蠱。還有隻要母蠱受到威脅,蟲蠱肯定會不顧生死,拼命救回母蠱,而且只要是母蠱的命令,蟲蠱一定會鞠躬盡瘁的去執行。

不過想要能控制住母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是做不好甚至會把自己害死,李延這次是豁出去了,他勢必要得到此時在我體內的金蠶蠱。金蠶蠱對蠱人的吸引力果然是十分的巨大,能讓他們不惜冒險也要得到。

李延此時已經緩過來了,他眼中帶着殺意,手裏拿着一個鈴鐺搖了起來。不知道怎麼回事,鈴鐺聲響起時,我感覺自己體內的金蠶蠱似乎有了反應,我能感覺到到它在我肚子裏不安分的動着,這感覺別提有多奇怪了。

在鈴鐺聲剛響起沒幾聲,就聽到大殿外面傳來一陣嗡嗡聲,聽到這聲音我暗叫不好,肯定是那些因爲金蠶蠱而逃走的蟲蠱都飛回來了,心裏擔心起來,蠱人有了蟲蠱,那戰鬥力就大大的提升了。

很快,蟲蠱成羣的飛回了大殿裏,而且和之前相比,我感覺這些蟲蠱比之前還躁動,不等李延發號施令,它們就已經朝陳柏飛撲而去。陳柏也沒慌,拿出幾張黃符扔進蠱蟲羣裏。只是蟲蠱的數量很多,黃符也阻擋不了多少,仍然有很多蟲蠱攻向了陳柏。

沒辦法,陳柏只好猛的退了幾步,拿出長鞭來對付這些蟲蠱。招回蟲蠱的李延也沒閒着,趁着蟲蠱把陳柏纏住的空隙,他朝我衝了過來。

眼看他就要過來了,我撐着身體想要站起來,但忽然肚子裏一熱,還發出幾聲吱吱吱的小聲音,聲音很小,要是不仔細聽,還不一定能聽得到。我腦子裏閃過一個想法,那就是這吱吱聲是我肚子裏的金蠶蠱發出來,難道是它感應到了危險?

就在我疑惑又慌張時,就看到原本已經重新衝上臺子的李延,在衝向我的時候,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臉色一白,哇的吐了一口鮮血。他眼中的憤怒轉化成忌憚,似乎還不甘心,他又試着往我靠近,剛跨出一步,就又吐了一口鮮血。

我愣住了,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李延突然間是怎麼了?

最終李延憤憤的瞪着我一會之後,就不情願的後退了,不敢再靠近我。這情況頓時讓我鬆了口氣,心想難道是金蠶蠱因爲金蠶蠱的緣故?

果然,很快陳柏的話就證實我的這個想法。

“放棄吧,你也知道他體內有金蠶蠱,金蠶蠱是萬蠱之王,就算是母蠱也對抗不了。你在繼續靠近他,鑽到你心臟那裏的母蠱會察覺到來自金蠶蠱的威脅。受到威脅的母蠱肯定會阻止你繼續靠近,你要是硬來,最後絕對會被母蠱給嗜穿心臟而死。”陳柏一邊應付那些蟲蠱,一邊對李延說。

顯然李延也清楚這個事實,只能是幽怨的瞪了一眼,跳下臺子,不再靠近我。

那些飛回來的蟲蠱也是因爲母蠱的緣故才重新回來的,但要它們靠近體內有金蠶蠱的我,那也是不可能的。它們只會攻擊除了我以外的人,而且也不敢離我太近。

這時,大殿外傳來巨大的響動,原來是冰窟窿與岐山和他召喚出來的惡鬼已經打到了外面,光是聽着聲音就知道他們之間的交手絕對很激烈。同時對付岐山和那個惡鬼,不知道冰窟窿情況怎麼樣,是不是對手。

就在我擔心冰窟窿的情況時,我發現自己現在已經完全不疼了,而且感覺自己神清氣爽,身體似乎變得強壯了不少,我知道這無疑是金蠶蠱給我帶來的好處。

病嬌王爺深深寵 我拉開衣袖,往手臂上一看,頓時大喜,只見原來出現在手上的七顆紅點已經消失不見了,這情況很顯然,果然像張前輩說的那樣,我中的‘七星奪命蠱’已經被金蠶蠱給解了。 聽著女孩所說,老夫人一幫都哭了,可真是同情感爆棚。唐宋倒是沒太大感覺,不是他心冷,在這種世界,死人實在太簡單了。

看著躲在藍兒懷裡哭泣的女孩,唐宋還想詢問,老夫人已經擦拭淚水嘆道:「唐先生,還是等過了再問吧,可憐的孩子。」

唐宋暗暗苦笑,他可不覺得這孩子有多可憐。暴怒起來就將整個鎮子所有人都殺了,關鍵是,她是通過什麼辦法將鎮上所有人都吸引到廣場的?

就也算是斬首示眾,也不可能全鎮男女老少都去吧。上千人啊,而且是傍晚時分,怎麼可能都去看熱鬧。這其中,絕對有貓膩。

凝視著女孩,唐宋暗嘆的站起來:「老夫人,你們吃些東西,我回鎮子看看。」

臨走時,還是多看了一眼那個女孩,心頭隱隱有些擔心。遲疑著,沖著藍兒使了個顏色。藍兒不明所以的起身跟著離開,還偷偷擦了淚水。

走到馬兒旁邊,藍兒低聲問道:「唐先生,怎了?」

唐宋回頭看了一眼,忽然抓住藍兒的細嫩的右手。藍兒嚇了一跳,面頰頓時發紅的想要縮回去,可很快又發現唐朝在自己的手上寫字,頓時驚愕。

「提防她。」

簡單地三個字,藍兒還是分辨得出來,臉上儘是詫異。想要說什麼,手心已經多了一個東西,很是細小,正是三叉。

唐宋繼續按著她的手,寫著字:「東西拿好,一旦有危險,扔過去。」

抬起頭看著他,藍兒忽然露出笑容的點頭,輕柔道:「放心吧唐先生,我會照顧好她的。」

聰明的丫頭,雖然沒有實力,可她並不傻……

翻身上馬,朝著鎮上奔騰而去。那麼多屍體,總該回去處理一下。而且,唐宋真覺得那個女孩不是那麼單純,想回去再看看現場。

很快跑回到鎮上,冷冷清清的,血腥味依舊很濃烈。周遭一片漆黑,很是滲人。

借著夜色回到中央的廣場,還是堆屍成山,月光下顯得更加嚇人,馬兒都不敢靠近。

唐宋翻身下馬,眉頭緊鎖的走過去。散發出來的陰氣特別重,而且唐宋總感覺,他們的傷口不是被刀劍所傷,而是被能量切割。

蹲在外圍一具屍體旁,唐宋面色凝重的看著。越看越感覺不對勁,這裡只有巡邏隊有長劍,可能是身份等級低,他們的長劍並不是很好,應該切不出這麼好的傷口才對。

可那些屍體的傷口相當平滑,可以說就是一刀切完全沒有拖泥帶水,比殺豬還直接。絕非一般兵器,而且力道掌控也極為完美……

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