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言爲定!”葉知秋的牙縫裏蹦出四個字。

姚老大點點頭,一轉身,帶着師兄弟們揚長而去。

葉知秋氣得臉色鐵青,罵道:“天師大真人溫文敦厚,長者之風折服天下。這姚黃宋吳四大弟子,也一把年紀,簡直……活在狗身上!”

今日之辱,葉知秋永世難忘。

丟了令牌,也不是故意的,龍虎山四大弟子,有必要這麼羞辱自己嗎?

柳雪拉着葉知秋,在路邊的山石上坐下,說道:“知秋你別生氣,好在龍虎山還答應了三個月的期限,我們可以想辦法。”

嫁入豪門之後 “真傻,你剛纔爲什麼不說三年呢?或者乾脆說三十年,到時候,這四個狗屁老道都翹辮子了,誰找你要通幽令牌啊?”小太歲又來馬後炮,表示關心。

“閉嘴閉嘴!”葉知秋氣不打一處來,指着小太歲,說道:“你以後少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關我屁事?又衝我發火!”小太歲撇撇嘴,拉着秦毛人一邊玩耍去了。神經病戀愛指南

葉知秋氣得蛋痛,卻無可奈何。

柳雪安慰着葉知秋,說道:“先別管通幽令牌的事,我們先去閣皁山,會合蘇珍幼藍,然後回茅山,讓煙兒復原,再製定下一步的計劃。”

葉知秋點點頭:“是啊,費盡千辛萬苦,總算找回了柳煙的命魂。別的先不管了,等柳煙恢復以後再說。”

這次找回了柳煙的命魂,卻丟失了龍虎山的寶物,葉知秋也修爲大降。

得失之間,葉知秋無法衡量輕重。

休息片刻,葉知秋等人繼續趕路。

沒想到,腳下的山路一轉,卻看見夏偉玲帶着蘇珍幼藍,迎面而來。

“師父師公!”蘇珍幼藍驚喜地大叫,一起撲來。

兩個多月沒見,蘇珍幼藍都精神很好,道行又有長進。

“夏道長,你怎麼來了?”葉知秋和柳雪也覺得親切,急忙見禮。

夏偉玲打量着葉知秋和柳雪,笑道:“蘇珍幼藍擔心你們,纏着要來,我只好帶着她們來尋。對了知秋,剛纔我在路上遇到龍虎山的姚黃宋吳四大弟子,說了幾句話,感覺他們……”

葉知秋苦笑:“看來夏道長也知道這件事了。沒辦法,是我的錯,弄丟了人家龍虎山的通幽令牌,自取其辱。”

夏偉玲嘆氣:“我也是兩天前,知道了通幽令牌丟失的事,所以不放心,帶着蘇珍幼藍來看看。對了知秋,聽說你的修爲,都消耗在弱水裏了?”

葉知秋點頭:“沒錯,所以剛纔吳老幺罵我廢物。我也覺得,自己現在很廢物。”

夏偉玲看看柳雪,又看看葉知秋,忽然壞壞地一笑,說道:“我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讓葉老弟迅速恢復修爲!”

葉知秋和柳雪都是一愣,同時問道:“迅速恢復修爲?什麼辦法?”

夏偉玲卻又賣關子,揮手道:“不急不急,先找個安靜的地方,我檢查一下你們兩位的身體。”

“還要體檢啊?爲什麼雪兒也要體檢?跟她也有關係?”葉知秋更是莫名其妙,不知道夏偉玲的葫蘆裏賣的什麼藥。〔5.7日,第二更。〕

今天繼續加更,先來兩章,晚上還有兩章。

〔本章完〕 “我看看你現在的基礎,還有多少。”夏偉玲壞笑,對蘇珍幼藍等人說道:“我跟知秋雪兒說正事,你們不許打擾,不許偷聽。”

蘇珍眼珠子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笑道:“這麼說,你們說的就一定不是正事!”

柳雪大約也知道了夏偉玲的意思,揮手對蘇珍等人說道:“大人說話,你們別偷聽,都去玩吧。”

蘇珍嘻嘻哈哈,拉着幼藍,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離開。

夏偉玲也招呼葉知秋和柳雪走向另一邊,繞到山坡背後,這才站住腳步。

葉知秋也猜到夏偉玲的意思了,一定又是推銷閣皁山的男女合氣修煉之術!

夏偉玲嘿嘿一笑,說道:“我先和雪兒說幾句,知秋,你要不要旁聽?”

“呃……不不不,你們聊着。”葉知秋落荒而逃,急忙背轉身走開幾步。

夏偉玲挎着柳雪的胳膊,附在柳雪的耳邊,竊竊私語。

柳雪神情自然地聽着,時不時地點頭,或者回答夏偉玲的問題。

半晌,夏偉玲滿意地一笑,朝葉知秋走來。

葉知秋臉上有些不自在,訕訕一笑。

“別害羞,剛纔我跟雪兒聊過了,覺得可行。”夏偉玲壞笑着,問道:“知秋,實話告訴老姐,還是童子身嗎?”

“差不多……應該還是吧。”葉知秋說道。

“那就好。”夏偉玲點頭,又說道:“雪兒和你是一對,知秋,你們結婚吧。”

“啊?結婚?匈奴未滅,何以爲家?眼下諸事纏身,四處危機,夏道長,這恐怕不是時候吧?”葉知秋苦笑。

夏偉玲斜眼:“傻小子,就你還不樂意了?裝高冷?雪兒配不上你?告訴你吧,就是因爲現在四處危機,我才建議你和雪兒立刻結婚!”

葉知秋裝糊塗:“我不明白夏道長的意思,我和雪兒結婚以後,就沒有危機了嗎?”

夏偉玲搖搖頭,苦笑:“你是真傻呀,還是裝傻?我的意思是,讓你和雪兒結婚,然後一起修煉,合氣同道,陰陽共濟夫妻互補。明白?”

“明白了……不明白。”葉知秋點頭又搖頭,問道:“結婚以後一起修煉,可以讓我快速恢復修爲?”

夏偉玲點點頭,說道:

“你知道雪兒的身份,她是九天玄女轉世,身上帶有九天玄女的靈力。我剛纔和雪兒聊過,她身上的靈力很強大,可是不能完全催發出來,大多數靈力,還處於休眠狀態。這個,雪兒也跟你說過吧?”

葉知秋點點頭,雪兒的確這樣說過。

夏偉玲繼續說道:“你知雪兒還在休眠的靈力,該如何才能徹底發掘出來?”

葉知秋搖搖頭:“我不知道,或許……要等到斗轉星移最激烈的時候吧。”

夏偉玲搖搖頭,說道:

“那也未必。你說的是外部刺激法,但是男女同修,也一樣可以刺激雪兒的潛能。如果你們結婚了,按照我們閣皁山的方式來修練,很有希望在七日之內,就可以達到陰陽共濟的狀態。”

“七日之內? 腹黑少東無良妻 這麼快?”葉知秋動心了!

“咳咳,七日就是七天,不是什麼七次郎的意思,別想歪了啊。”夏偉玲說道。

七日當然是七天了,還用特別解釋?

葉知秋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不由得滿臉通紅,抱拳求饒:“夏道長,我沒想歪,我明白你的意思……”

夏道長可是超級老司機,合氣同修中的高手,當今天下的飈車冠軍啊。

可憐葉知秋一個雛鳥,哪裏是人家的對手?

夏偉玲露出勝利者的笑容,又說道:

“你和雪兒結婚以後,你勤奮一點,我說的是修煉……勤奮一點,就很有可能,把雪兒的休眠中的靈力激發出來。然而,雪兒的靈力反饋給你,你損失的那點修爲,還不是瞬間回來了?”

說的很容易,能行嗎?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葉知秋不大相信,沉吟未決。

夏偉玲拍了拍葉知秋的肩膀,壞笑道:“別猶豫了老弟,等結婚以後,你第一次修煉嚐到了甜頭,一定會加班加點勤奮修煉的。我相信,以你的天賦,一定進展神速,一日千里啊。”

一日千里?

葉知秋在心裏給這個老司機跪了,抱拳說道:“這樣吧老姐,這件事……讓我考慮一下。”

夏偉玲很意外,瞪眼道:“這種好事,你還用考慮?你不是有毛病,六根不全吧?”

“沒毛病……就是覺得……得考慮一下。”葉知秋結巴道。

“唉,真是個傻瓜,如果我是男人,雪兒這樣的美女在眼前,我嘿嘿……”夏偉玲搖頭一笑,又說道:“你考慮吧,別考慮太久,當心雪兒生氣!”

葉知秋看着夏偉玲的背影,心中糾結。

按照夏偉玲的建議試一試,當然也不錯,正是自己所期待的一天。

可是,如此一來,柳煙就真的變成小姨子了。

柳煙命魂歸位,記憶恢復的時候,會怨恨自己嗎?

柳雪卻很大方地走來,拉着葉知秋的手,笑道:“夏道長跟你說的,你覺得可行嗎?夏道長說,讓我們去閣皁山,就在她那裏成親,然後就地修煉。”

葉知秋心跳加快,口乾舌燥:“雪兒,我……想考慮考慮。”

“這需要考慮嗎?就算達不到修煉效果,我們也沒有損失啊,反正遲早要成親的。”柳雪的眼神裏一片無邪。

葉知秋想了想,扯了一個藉口:“雪兒,可是我一想到你是九天玄女的身份,就感覺有壓力啊。唐突玄女娘娘,萬一以後,你重歸神位……”

柳雪噗地一笑:“拉倒吧,到時候你也是九天玄姑爺了,怕什麼?”

葉知秋訕訕一笑:“雪兒,我們先到閣皁山再說吧。就算是成親,也不能在路上,對不對?”

“在路上成親?你還真敢想。走吧,去閣皁山。”柳雪抿嘴一笑,招呼蘇珍幼藍等人,再次出發。

蘇珍趕了過來,斜眼看着葉知秋,笑道:“師公,夏道長是不是要你和我師父洞房?”

“死妖精別八卦,趕路!”葉知秋瞪眼,大步而去。 長話短說,一路上舟車勞頓風餐露宿,都按下不表。

三日之後,葉知秋等人來到了閣皁山。

夏偉玲說道:“知秋,雪兒,我就簡單佈置一個洞房,讓你們完婚吧。事急從權,我毛遂自薦,給你們做主婚人。”

“多謝夏道長的安排,不過……我想先回一趟茅山。”葉知秋說道。

“回茅山?”夏偉玲一愣,皺眉問道:“你的意思,是請示你爺爺和師父?”

葉知秋點頭,說道:“是的,這是人生大事,我必須告知爺爺和師父。還有,我也想讓柳煙的命魂早點歸位。”

暖君 夏偉玲搖搖頭,說道:“我和雪兒都已經商量過了,不用這麼麻煩。你爺爺和師父,電話通知一下就行。柳煙的魂魄,你們交給我,你們結婚以後在這裏修煉,我去茅山,讓柳煙命魂歸位。”

“可是……”

“別可是了,時間來不及!我不是跟你說笑,說正經的。”夏偉玲神色凝重,說道:

“共工之靈跑了出來,隨時會找來,你們隨時會死,甚至,會牽連到所有的親人和朋友。所以,你們要迅速提升修爲,將他幹掉,拿回龍虎山的通幽令牌。你們早一天強大起來,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葉知秋一震,頓時感覺到形勢緊迫,使命感嚴重!

爲了雪兒和親友們的安全,看來,必須採取夏偉玲的修煉之術了!

夏偉玲嘆了一口氣,說道:“斗轉星移,靈界大亂,我不希望天下道門全部覆滅。知秋,你和柳雪,是惟一的希望。說不定,最後只有你們,才能拯救這些人,維護陰陽兩界的平安。”

葉知秋點頭:“行,我聽夏道長的安排。”

“好,明天晚上,你和雪兒就完婚。”夏偉玲這才一笑,轉身佈置去了。

葉知秋的心裏,還是有些糾結,一個人走出無憂觀,在山後的小路上散步。

這時候是下午三點,山路清幽,鳥語相聞。

明天晚上,正是七夕節。

而去年的這個時候,葉知秋也剛好從離開茅山,從此開始江湖闖蕩之路。

才下山的時候,自己遇到的是柳煙,也曾經朝夕共處,形影不離。

現在,身邊的人換成了柳雪,而自己,竟然和柳雪成親在即。

想起這一年來的時光,想起和柳雪柳煙兩姐妹相處的點點滴滴,葉知秋感慨萬千,苦辣酸甜,各種滋味都在心頭。

正在葉知秋胡思亂想的時候,山路上,卻傳來腳步聲和說話聲。

側耳一聽,說話的那傢伙,竟然是老相識,嶗山道士張水生。

他來閣皁山幹什麼?

葉知秋皺眉,閃身躲進了路邊的樹叢裏。

張水生意氣風發地走來,身後跟着七八個道門中人,都是年輕一輩。

其中,有龍門派的董曉宇,也有武當派的曾豔萍黃梓軒等人。

“葉知秋弄丟了道門至寶通幽令牌,現在不敢回茅山,也不敢在江湖上現身,躲進了閣皁山做縮頭烏龜,簡直有辱茅山派的聲名!”張水生得意洋洋,一邊走路,一邊說道:

“可是他已經成了衆矢之的,天下之大,卻再也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了。我們一定要把他逼出來,讓他去找通幽令牌。沒有通幽令牌,我們道門中人,就要受制於冥界,今後人人自危啊。”

董曉宇微微皺眉,說道:“張道友,事情還沒搞清楚,我看你也不要過於激動。見了葉知秋,聽聽他的解釋再說。”

黃梓軒說道:“就怕人家不跟我們解釋,畢竟,通幽令牌是龍虎山的東西,不是我們的。”

張水生一揮手:“黃道友這話就不對了,天師大真人也說過,龍虎山的寶物,就是天下道門的寶物。我們都是道門中人,追討通幽令牌,有何不可?”

曾豔萍搖頭:“聽說葉知秋已經修爲盡失,就算他願意去找,估計也找不回通幽令牌了。”

張水生冷笑,說道:“就算是死,葉知秋也得把通幽令牌找回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上 他想借助閣皁山的保護,在這裏做個縮頭烏龜,沒門,我張水生第一個不放過他!”

葉知秋在樹林裏聽得清楚,一股怒氣從腳底直衝頂門!

你張水生算是哪棵蔥,也敢口出狂言?

屎殼螂身上插雞毛,沒見過你這種鳥!

想都沒想,葉知秋從樹林裏走了出來,攔住了張水生等人的去路,冷眼相看。

“葉知秋,你果然在這裏!?”乍見葉知秋,張水生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退了兩步。

董曉宇等人也吃了一驚,隨後鎮定下來,一起打量着葉知秋。

葉知秋緩步上前,笑道:“各位道友,許久不見了,別來無恙?”

董曉宇和黃梓軒等人各自稽首,勉強還禮。

葉知秋看着張水生,問道:“張水生,背後罵人,是不是很爽啊?”

張水生也鎮定下來,嘿嘿冷笑道:“葉知秋,你丟失了道門至寶通幽令牌,讓天下道門失去依仗,從此受制於冥界。難道,不該罵嗎?”

“是嗎?我丟失了通幽令牌,跟冥界有什麼關係,跟你又有什麼關係?”葉知秋淡淡地問道。

“別裝糊塗,別狡辯!”張水生森森冷笑,說道:

“道門弟子都知道,道門中唯一可以剋制冥界的,就是龍虎山的通幽令牌。有通幽令牌在,冥界就不敢欺負道門弟子。現在沒了通幽令牌,陰陽兩界的平衡被打破,冥界一旦翻臉,道門之中,人人自危。你說,跟我們有沒有關係?”

“原來你怕死,做了虧心事,擔心冥界來拘魂,所以希望得到通幽令牌的庇護?”葉知秋笑道。

“放屁,你才做了虧心事!”張水生大怒,裝出一副替天行道的正義形象來,說道:

“我是爲了天下道門的安危,爲了陰陽兩界的平衡!要不,我都懶得跟你這個廢物,多說一句話!”

“張道長說得對,葉知秋丟失了道門的寶貝,必須找回來!”

“通幽令牌事關重大,說不定,是被葉知秋藏起來了,故意說丟了。他藏起令牌,說不定想控制整個天下道門!”

“對呀,要不,那麼貴重的令牌,怎麼會輕易丟失?”

“斗轉星移,無極再生,我們都在劫難逃。可是偏偏在這時候,葉知秋弄丟了道門至寶,實在可疑!”

“葉知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給我們一個交代!”

張水生說得正義凜然,他身後的年輕弟子們,便有人附和。

畢竟年輕人見識不多,又受了張水生的蠱惑和挑撥,根本就不辨是非。

一時間,葉知秋變成了衆矢之的,千夫所指!

葉知秋搖搖頭,瞪眼掃了一圈:“各位,安靜一點可以嗎?”

這些吃瓜羣衆,哪來這麼高的熱情?葉知秋心裏嗤之以鼻,你們見過通幽令牌嗎?知道什麼叫做斗轉星移嗎?

各位老鐵,別忘了投票啊! 那些吃瓜羣衆還在呱噪,喋喋不休,一個個都自以爲是正義的化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