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或許在這隻女鬼看來,應該是跟自己最親近的,最應該一條心的丈夫都能背叛自己,你這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真的也就只剩下兒子了。

還有,既然他選擇背叛了,那自己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早點兒結束這一切,或許自己也就能早些解脫了。

“你聽我解釋,你做的這些事兒真的不是什麼好事兒,就算是你用他們的魂魄換了孩子的成長,但是你想過以後嗎?你這麼做不會給這個孩子帶來任何好處,反倒是會給這個孩子帶來災禍的啊!”孫老闆繼續苦口婆心的勸說着。

他說的也都是事實,這個孩子現在就已經以鬼爲食物了,還吃了那麼多,現在年紀還小,等着稍稍大一些的時候,吃的鬼也夠多的時候,那就很容易變成魔了。

要真的有那麼一天,就算是人間的那些能人異士不來消滅這個孩子,也會有其他的傢伙來收拾掉他的,畢竟他本身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當中。

“我不管!我現在只希望我的孩子過的開心,跟其他的孩子一樣。”女鬼的偏執已經到了一定的程度了,根本就不應孫老闆的解釋,甚至還不讓孫老闆解釋了。

張昊天知道這件事兒暫時掰扯不明白,再說了,這是人家的家務事,自己一個外人的,也不好插嘴,再說了,自己這邊還有很多事兒要做呢。

看了看那邊傻乎乎站着的周偉光還有他爺爺,張昊天開始研究着要如何讓他們恢復意識了,要是就這麼走了,回頭重新回到身體裏的時候,他們會不會還保持着這種傻乎乎的樣子?

要是真的還保持這樣的樣子,那他們餘生可怎麼辦?就這麼傻乎乎的嗎?

張昊天不敢繼續往下想,生怕自己想的那些事兒變成了現實生活,要是真的成了,那這事兒自己的責任肯定是逃不掉的,自己也真的沒辦法跟周家的人交代了。

周瑩瑩自然也知道張昊天正在想什麼,實際上週瑩瑩也正在擔心這件事兒。

雖然跟周偉光認識的時間不是很長,有的時候還挺討厭這個傢伙的,但是更多的時候還是覺得這個傢伙不錯的,作爲朋友,他也是相當夠意思的,所以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就這樣下去!

只是,他現在肯定是被鬼給迷惑了,自己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和他爺爺恢復正常的意識呢?

就在張昊天和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邊的孫老闆和那隻女鬼也開始動手了!

“你想幹什麼!你是真的看我不順眼嗎?”那隻女鬼質問着孫老闆。

“不是的,你聽我解釋!”孫老闆想要解釋,這件事兒真的不是她想的那樣的。

“呵呵,解釋? 超級大農民 我看你是想掩飾!別以爲你做過什麼事兒我不知道,要不是你攔着,今天的事兒何必拖延到現在才發生?”

“那你怎麼不說,要不是因爲我,你現在說不定早就被雷劈了!”孫老闆也來勁兒了。

這兩隻鬼越說,手上的速度也就越快。

眼看着那隻女鬼真的被孫老闆給拖住了,張昊天開始着急了,“那邊情況還不知道會怎麼樣,所以咱們還是趕緊想辦法弄醒他們!”

“這怎麼弄啊!”周瑩瑩實在是不知道,這種事兒,貌似也真的是太邪門了,自己從來沒遇到過。

穿書後我成了國寶級女神 張昊天也知道周瑩瑩爲難,這事兒就別說是周瑩瑩不知道了,就連自己應該怎麼做都不知道!

看了看周瑩瑩背後的那個揹包,張昊天猛地看到了那個很大的盒子,“那個是什麼?”這東西以前從來沒見過周瑩瑩用過,還有,周瑩瑩一項喜歡小巧的東西,今天爲什麼會帶着這麼大一個?

周瑩瑩把自己的揹包轉到前面來,指着揹包裏的盒子,“這個?”

“恩,就是這個,這是什麼?” 囚寵歡顏 張昊天一邊好奇的問着,一邊仔細的看着周瑩瑩手上的盒子。

“這是個羅盤,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楚,總之,就是我們家的傳家之寶,我本來不想拿來的,但是六叔說這是寶貝,能保護我,所以我就給帶來了。”周瑩瑩簡單的回答。

張昊天沒說話,仍舊仔細的看着那個盒子,周瑩瑩以爲張昊天是在研究這個盒子是如何打開的,實際上週瑩瑩多少也有點兒想在張昊天面前炫耀技能的意思,乾脆把那個盒子從揹包裏拿了出來,輪番按下了四個角之後,盒子中間神奇的咔噠了一聲,之後就這麼打開了。

眼看着盒子裏的羅盤,張昊天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這個羅盤周圍有一圈兒光一樣,可仔細看的時候又覺得那是自己的錯覺。

此時那邊的孫老闆正在想辦法制服那隻女鬼,現在這種時候,如果這隻女鬼不被制服的話,那接下來不管是誰,都要遭殃了!

但是孫老闆的本事根本就沒那隻女鬼強大,張昊天看到了,想過去幫忙,但是又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幫起。

眼看着孫老闆又一次被那隻女鬼控制住了,周瑩瑩下意識的後退,省的那隻女鬼衝上來,再對自己做一些不好的事兒,畢竟自己身後現在站着的,可是張昊天,周偉光,還有他爺爺啊!

要說女鬼剛纔還會手下留情的話,那現在,她根本就什麼情面都不給了!又一次把孫老闆控制住了之後,直接把孫老闆的一魂抽調了出來,“這個暫時讓我來保管,至於其他的,等我收拾了他們在說!”

這話說完,女鬼衝着張昊天他們就衝了過去,張牙舞爪的,像是恨不得一口就把他們全都吃掉了一樣。

周瑩瑩趕緊後退,想要拽着周偉光和周偉光的爺爺離開這裏,他們現在這種狀況,要是真的留下他們兩個,真的是必死無疑!

然而當女鬼到了近前的時候,瞪着那雙已經開始變成血紅色的雙眼,看了看周瑩瑩和張昊天,又看了看周偉光和他爺爺,隨後咬牙切齒的指揮着周偉光和他爺爺,“給我抓住他們!”

話音剛落,周偉剛和他爺爺就突然活過來了似的,本着周瑩瑩和張昊天就衝了過去!

張昊天也還好,之前就知道周家爺孫倆被那隻女鬼控制住了,所以大概也猜到了她會利用那對爺孫倆對付自己,但是周瑩瑩並不知道這件事兒,對於突如其來的攻擊沒什麼防備,就這麼被周偉光抓住了揹包。

周瑩瑩猛的一掙,力氣十足,原本結實耐用的揹包竟然被他們兩個撕扯出一條口子來,揹包裏的東西散落一地。

張昊天本想過去幫着周瑩瑩一把的,但是這會兒,周偉光的爺爺也已經衝了上來了,瞬間纏住了張昊天。

周瑩瑩用力的掙扎着,希望可以讓周偉剛鬆開對自己的鉗制,可這會兒周偉光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根本就沒有要鬆開周瑩瑩的意思!

拉扯當中,周瑩瑩背後的揹包裏,又掉落出來不少東西,周瑩瑩沒時間也沒心情去管,一門心思的只想知道自己怎麼做才能掙脫開周偉光的控制。

要說周偉光的本事還真的是不小,但是這些本事要是用在鬼的身上也還好,可偏偏就用在了周瑩瑩的身上,這讓周瑩瑩叫苦不迭。

又撕扯了一小會兒,周瑩瑩原本寶貝似的那個盒子也掉落在了地上,並且,在跟張昊天撕扯的時候,無意中還踩到了那盒子的邊緣。

周瑩瑩靈機一動,既然這盒子裏的羅盤是寶貝,那直接那出來也就是了,正好這地方的陰氣太重,清理清理終歸也是好的!

想到這些,周瑩瑩的腳下開始有目的的動了幾下,當那個盒子被打開的時候,周偉光瞬間不動了,就像是變成了雕像一樣!

周瑩瑩稍稍鬆了一口氣,看向張昊天那邊的時候,發現周偉光的爺爺也一樣,根本就保持着剛纔最後的動作,一動不動的像是一尊雕像一樣了。

那隻女鬼之前還很得意,讓他們自己人打自己人,多好玩兒啊!但是看到現在這一幕,女鬼原本的微笑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憤怒。

“你們!該死!”

不等話音落下來呢,女鬼就已經又衝着張昊天的方向衝了過去了,畢竟在這些人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張昊天了,因爲李不忘最終要交易過去的,只有張昊天自己的魂魄,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張昊天也不是傻的,眼看着女鬼衝過來了,直接衝到周瑩瑩跟前,拿起地上的那個羅盤,對着那隻女鬼照了過去。

羅盤瞬間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全都照射到了那隻女鬼的身上! 第38章我幫你洗澡

陸司寒的這句話讓姜南初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自己答應過會好好照顧好他的,但是洗澡這件事情也太曖昧了吧。

天使姜南初:畢竟他是你的未婚夫,平時對你可不差!

惡魔姜南初:可不要忘了昨天是誰對你不管不顧的!

姜南初感覺自己的頭頂有兩個小人在爭吵,實在太糾結了。

「你回去吧,讓你做這種事的確是為難你了。」

陸司寒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去穿拖鞋,他的傷口原來這麼嚴重嗎?

「陸司寒,你停下來,我幫你洗。」姜南初抿了抿嘴說道。

在姜南初轉身去拿毛巾的瞬間,陸司寒露出了一個奪人心魄的笑容。

那年青春人和事 姜南初準備好了洗漱用品,就扶著陸司寒前往浴室。

將白色襯衫的紐扣一顆一顆解散,露出了結實充滿力量的八塊腹肌,姜南初的臉不自覺的紅了,連帶著耳垂也變成了粉紅色。

「好看嗎?」

姜南初點了點頭。

陸司寒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意識到做了丟人的事情,姜南初立刻就搖頭,自己居然被美色所惑了。

溫熱的毛巾輕輕拂過肌膚,陸司寒的眸光漸漸幽深起來。

解決完上半身,接下來才是最困難的。

姜南初顫抖著手開始接皮帶,但是那皮帶似乎是在和自己作對一般,怎麼解都解不開,姜南初的額頭都冒出了細碎的汗珠,不只是姜南初熱,陸司寒同樣不好受,她的小爪子實在有些不安分。

「陸司寒,我……我是不是碰到了什麼不該碰的東西了。」

姜南初支支吾吾的說。

「出去。」

「可是我答應你的,要幫你洗澡的。」

「我現在自己可以的,你出去。」陸司寒聲音沙啞的說,明明就是要戲弄姜南初的,卻沒想到最後是自己情難自控。

「那好吧,我在外面等你。」

「陸司寒,你可千萬不要碰到水,不然就糟糕了,如果有擦不到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

姜南初體貼的為他關上了門說。

「嗯~」

浴室內傳來了一道極為性感的悶哼聲。

一個小時后,陸司寒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姜南初在自己的大床上睡著了看來是等的太久,所以困了。

陸司寒半躺在大床上,在姜南初的額頭印下了深情的一吻之後也閉上了眼。

一夜好眠,第二天醒來姜南初在悅龍灣用過早餐就前往了帝都大學。

舞蹈教室內大家都已經在訓練了,姜南初的小腿有傷,所以只需要坐在一旁看著就行。

幾天沒見,姜南初發現潘曉曼的頭髮怪怪的。

「別看了,她現在沒頭髮了,戴的是假髮。」

謝半雨在姜南初的耳邊輕聲的說。

「半雨,她不是最寶貝那長發了嗎,怎麼給剪了?」

「還不是之前在墨都的事情嗎,被狗血淋了一身,當天她就把頭髮剪了,所以最近都是戴的假髮。」

「南初,你可千萬不要過去惹她,最近她脾氣差的很。」謝半雨擔心的說。

「她不來惹我,我才懶得搭理她。」

姜南初與謝半雨竊竊私語的樣子,盡收潘曉曼眼底,她們一定是在嘲笑自己,潘曉曼雖然沒有證據,但是可以肯定那黑狗血最後淋在自己身上一定是和姜南初有關的! 原本還張牙舞爪的女鬼瞬間沒了氣力,站在那裏雖然憤恨,可也無計可施。

周瑩瑩看着那邊站着的女鬼,心說,看來自己帶着這個羅盤來還真的是正確的決定啊!還有,也真的讓六叔給說對了,這個羅盤真的會在關鍵時刻救自己的性命。

眼看着那隻女鬼越來越痛苦,那邊之前被女鬼控制住的孫老闆不高興了,就算是她做了再多錯事兒,那終究是他的妻子,孩子的母親,他不能坐視不理。

但是因爲孫老闆的嘴也被堵住了,所以這會兒說不出什麼話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張昊天聽到了聲音,朝着孫老闆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了他懇求的目光,張昊天大概也知道怎麼個情況了,孫老闆這是希望他可以放了他的妻子啊!

但是張昊天根本就沒有要放過那隻女鬼的意思,那可是厲鬼啊,或許,她比一般的厲鬼還要厲害上幾分,現在就是機會了,要是真的就這麼放了她,以後還不知道要發生多少事兒呢!

孫老闆看出來張昊天的意思,眼睛裏瞬間出現了血淚了。

正常來說鬼是沒有眼淚的,但是現在孫老闆都能出血淚了,說明他現在真的傷心到一定的程度了。

張昊天心裏也跟着難受,如果這件事兒把自己和孫老闆調換一下角度,自己肯定也會像他那樣傷心難過的。

爲了不讓自己的情緒被孫老闆影響,張昊天轉頭,不再看向孫老闆那邊,想着怎麼儘快了結了這隻女鬼。

許是女鬼被控制住了,也沒什麼氣力分身去控制周偉光和他爺爺了,爺孫倆慢慢的越來越清醒,在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兒之後,也全都站在了張昊天和周瑩瑩的身邊。

“說!你把我們都放在那兒了?”張昊天質問着那隻女鬼。

他們三個全都被靈魂出竅了,現在靈魂還在,但是身體還不知道在哪兒。

正常情況下,靈魂出竅的時間要是太長了,這人就會有危險,就算是到時候有辦法重新回到身體,人也會變得癡癡傻傻的。

女鬼冷笑,“呵呵,你以爲我會告訴你們嗎?別想了!還有,你們是殺不死我的,很快你們就會知道爲什麼了!”

這話女鬼說的相當的肯定,張昊天心裏到底不太明白了。

爲什麼這隻女鬼會這麼說?她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敢這麼確定?

還什麼殺不死的,有幾隻鬼是不害怕這些寶貝的?到時候直接給她來個魂飛魄散,看她還怎麼做壞事兒!

然而,不多會兒,張昊天就發現這隻女鬼說的居然是真的!

周瑩瑩帶來的羅盤本來就是一件相當神奇的寶貝,現在正控制着那隻女鬼,可就是殺不死她,換句話說,那隻女鬼雖然在羅盤的範圍之內,但是並沒有任何要魂飛魄散的意思!

這讓張昊天他們十分不理解了,這隻女鬼到底有什麼本事啊!

本來以爲那隻女鬼會魂飛魄散的孫老闆,在確定那隻女鬼暫時沒什麼事兒之後,心裏多少也放心了下來,本來還在拼命的掙扎,這會兒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了。

張昊天好奇了,在把手上的羅盤交給周偉光之後,張昊天走到了孫老闆跟前,還像是之前一樣鬆開了孫老闆,之後不太好意思的問着,“那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雖然這麼問真的不是太合適,人家可是夫妻倆啊,並且看起來孫老闆對於這隻女鬼的感情還是相當深厚的那種,現在要問人家怎麼收拾自己的妻子,這樣真的合適嗎?

果然,孫老闆也覺得張昊天無腦了,冷笑着,“呵呵,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救她,但是你也知道,她要是今天不魂飛魄散,回頭自由了,肯定還會掀起更大的風浪的,到那個時候,就不像是今天這樣了。”

“你是在威脅我?”

“怎麼會!我就是在跟你說事實,其實很多事兒你比我知道,你見多識廣的,知道的也多,肯定也知道接下來她會發生什麼事兒,還有你的兒子,要是她還繼續在的話,這孩子的教育問題都是個很頭疼的事兒了。”

在張昊天看來,那個孩子原本就是個不應該存在的,現在變成這樣,全都是那隻女鬼鬧騰出來的,要是繼續任由她給那個孩子吃鬼,以後還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兒。

看着孫老闆還是不肯說,女鬼倒是嘿嘿的笑了出來,“你還真是沒腦子啊,你覺得,他會知道殺掉我的辦法嗎?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嗎,你們想傷害我,還是太嫩了一些!”

張昊天看了那隻女鬼一眼也沒說話,直接又看向了周偉光,想知道周偉光還有他爺爺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現在這件事兒還真的是相當的尷尬呢!

周偉光沒見過這種事兒,自然也不知道要怎麼辦,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鬼不能被消滅的呢!

但是周偉光的爺爺並不是特別的納悶兒,這種事兒,雖然自己也沒見識過,但是貌似一些書上曾經記載過這種事兒。

稍稍往前一步,周偉光的爺爺看着那隻女鬼,隨後又看了看那邊的孫老闆。

這隻女鬼剛纔被控制住的時候,孫老闆着急的樣子不像是假的,那種感覺就像是恨不得用自己來交換這隻女鬼一樣,所以,他對於這隻女鬼不會被消滅的事兒也應該是意外的,不然剛纔他應該不擔心纔對。

所以,這隻女鬼不會被消滅肯定是有另外的原因的,或許,這隻女鬼把她的一部分魂魄藏起來了也說不定呢!

如果這隻女鬼真的藏起來了一部分魂魄,還是關鍵的那部分,那還確實是不太好消滅了呢!只是,她會把那麼重要的東西藏在哪裏?

周偉光的爺爺猛的又想到了那個孩子!

那孩子對於這隻女鬼來說,那絕對是比性命還要重要的,所謂的女鬼生子,弄不好就是她的一部分魂魄生長出來的,也就是說,那孩子就應該是女鬼藏起來的那個部分,並且還是相當重要的那個部分!

想明白這個,周偉光的爺爺衝着樓上的房間就衝了過去,記得剛纔周瑩瑩說過,那個孩子就在樓上,只要找到那個孩子,這隻女鬼還有不被消滅的可能嗎?

當那隻女鬼看到周偉光的爺爺朝着樓上走的時候,歇斯底里的呼喊着,“別上去!別動我的孩子!”

孫老闆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但是他並不知道女鬼這麼懼怕的真正原因,還以爲女鬼是在擔心那個孩子。

女鬼的確是很擔心那個孩子,一方面那是子的孩子,辛辛苦苦,費了那麼大的力氣,用盡了全部的辦法才養這麼大的孩子;另外一方面,那孩子實際上就是那隻女鬼最重要的那部分魂魄,要是那個孩子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隻女鬼就徹底不用存在了。

孫老闆擔心他們傷到那個孩子,畢竟這些事兒都是那個女鬼做的,那孩子從來沒離開過這裏,根本就不會做壞事兒的。

於是,已經自由的孫老闆趕緊衝上前想要阻止周偉光的爺爺,讓他不要傷害到那個孩子,甚至還承諾,說是回頭自己一定會看管好那個孩子的,也一定會好好的改掉那個孩子吃鬼的壞習慣的。

這會兒原本乖乖睡覺的孩子或許也察覺到了什麼,直接從睡夢中醒來,大聲的哭着,喊着自己的父母。

要不是那孩子現在正被捆着,估計肯定直接衝出來找自己的阿爹和阿孃了。

聽那孩子哭的撕心裂肺的,周瑩瑩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兒,甚至都不知道那孩子是如何冒出來的,只是覺得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多少也有些可憐。

本想給那個孩子說上幾句好話的,可看着周偉光和他爺爺的表情,周瑩瑩還是放棄了,他們做事肯定有他們的道理,既然他們都選擇這麼做了,那自己也沒必要繼續阻止了。

孫老闆又阻止了幾次,可每次都被周偉光的爺爺丟出去老遠,也每次都受一次傷,但是仍舊還是不放棄。

原本週偉光的爺爺要是想收拾了孫老闆,這貌似根本就不是一件多麼難的事兒,只是覺得這個孫老闆還有良知,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纔沒趕盡殺絕。

當週偉光的爺爺推開那扇正在着火的門的時候,那孩子正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雖然沒有眼淚,但是也哭的很傷心。

當看到周偉光的爺爺的時候,你孩子稍稍愣了一下,“食物,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問着這個問題的時候,那孩子還眨巴着大眼睛,睫毛忽閃忽閃的,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可越是好看,他嘴裏的那一口獠牙,也就越是覺得刺眼。

周偉光的爺爺纔沒時間更沒心情跟這個孩子解釋這些東西,直接上前一把抓住了孩子,轉身就朝着外面走。

那孩子一邊走一邊繼續哭喊着,希望自己爹孃可以趕緊來救救自己,那哭聲哭的人心裏抓心撓肝的不舒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