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就是姿,我跟你們提過的,澈的妻子。”

緱明姿笑着說道,臉上帶着溫柔的笑容。

那些千金小姐們只是禮貌性的點了點頭,就沒有再說什麼。

黎姿笑了笑,說道:“我跟我朋友四處轉轉。”

說着,拉着林琳就離開了。

“我還以爲是什麼人呢,哎,明姿,這狄總和你纔是一對了,你是怎麼想的啊?”

“就是啊,在我們眼裏,你們兩個纔是一對,怎麼突然跑出來了一個女人,這女人還這樣子,這.”

“姿是個好女孩,你們不要這麼說。”

安菱聽不下去了,淡淡的說道,“她的好,是你們沒有的。”

“我說菱,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我們還不如她那樣的女人呢?”

“就是.”

安菱挑了挑眉毛,笑了:“沒有你們的父母,你們算什麼?”說着,走了過去。

“哎,你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她就是這樣的直性子,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緱明姿笑着打起了圓場,衆人見此,這纔沒有理會起來。

黎姿和林琳兩人一邊走着一邊聊着,倒也開心不已。

而這時,緱明姿和安菱兩人也走了過來,四個人在一起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四個人站在屋檐下,上面就是一個巨大的牌子,看着四周的景色,黎姿露出了笑容。

然而,就在此時,四人的頭頂上,突然出現了一片黑影,四人立馬擡頭,看到了那巨大的牌子朝四人砸了下來,林琳連忙拉着黎姿逃離起來。

安菱也跑了出來,唯有緱明姿因爲腳扭了一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牌子掉了下來。

黎姿想也沒想的衝到了緱明姿的身邊,抱住了她。

“黎姿!”林琳尖叫一聲,緊接着,就聽到了“砰”的一聲,黎姿的頭上立馬涌出了鮮血。

林琳連忙衝了過去,罵道;“你傻啊!你能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你這個神經病!”

黎姿蒼白着臉,看着林琳着急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的。”

“沒事會留這麼多血!”林琳氣不打一處來,別人不知道她爲什麼要救緱明姿,但是她知道。

緱明姿先是一愣,然後立馬撥通了急救電話,她的手臂上也劃出了血痕。

很快,救護車就來了,將兩人送往了醫院,而安菱見此,也撥通了狄澈的電話。

“澈,是姿,她爲了救明姿被東西砸到了,現在去了第一醫院,你趕緊過去吧!”

狄澈微微一愣,皺了皺眉頭,交代了小萬幾句,這才離開。

醫院裏,林琳看着頭上圍着一層布的黎姿,嘆了一口氣:“你說你,你要我怎麼說你纔好?”

“我知道是我莽撞了,但是那時候根本就容不得我想,若是緱明姿受傷了,他一定會傷心的。”

黎姿的聲音越說越小,黎姿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她就知道是這樣!

“對了,緱明姿的腳沒事吧?”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關心人家的腳?你知不知道,醫生說你有輕微的腦震盪?知不知道你的傷口很嚴重?”

林琳怒了,恨不得將黎姿的腦袋撬開,看看到底裏面裝的是什麼。

黎姿暖暖的笑了,她知道,林琳是在擔心她:“呵呵,我知道了,那你趕緊給我弄點好吃的,給我補補好了。”

林琳無奈了。

這時,狄澈也趕了過來,跟緱明姿碰了一個照面:“怎麼樣?你沒事吧?腳怎麼樣了?”

狄澈的聲音傳到了兩人的耳朵裏,林琳挑了挑眉頭,那意思再說,看到沒,人家最關心的還是緱明姿,你做的一切人家都不放在心上。

黎姿低下了頭,並不做聲,但是也在暗暗慶幸,慶幸自己救了緱明姿,不然,狄澈會更加擔心的,她捨不得。

林琳正要說什麼的時候,門開了,看着狄澈走進來,林琳讓開了地方。

黎姿擡起頭,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笑容:“狄澈,你來了。”

狄澈你看着臉色蒼白的黎姿,皺了皺眉頭:“你就在這裏養傷,不要出去了,等醫生說你好了之後再出去。”

“嗯,我知道。”

聽着狄澈的聲音,黎姿的心情十分的好,雖然語氣裏沒有一丁點感情,但是她還是覺得十分的幸福。

林琳看着黎姿的表情,再次翻了一個白眼,想她林琳這麼精明的一個人,爲什麼會有這麼傻的一個朋友。

這時,緱明姿在安菱的攙扶下也走了過來,看着黎姿,抱歉的說道:“謝謝你,姿,要不是因爲我,你也不會受傷。”

“沒事的。”

黎姿笑了笑,並沒有放在心上。

幾人說了幾句,這才離開了,黎姿一個人躺在牀上,身邊是林琳在給她切着水果。

“黎姿,我再次跟你說一遍,狄澈的心裏只有緱明姿,我今天算是看透了。”

林琳看了一眼黎姿,皺了皺眉頭,“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啊?”黎姿連忙從雜誌裏擡起頭,笑了起來,“有啊,我知道他心裏只有緱明姿,所以,他們倆要結婚的時候,我絕對會離開的,一定不會打擾到他們兩人。”

“你.”林琳無語了,搖了搖頭,專注於手上的事情來。

聞聲而來的張遠揚走了進來,看着黎姿的樣子,皺了皺眉頭:“醫生怎麼說?還好嗎?”

“呵呵,你怎麼知道了?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還好啦,其實我現在就可以出院的。”

說着,笑了起來。

這時,狄澈再次走了進來,看到張遠揚的身影,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什麼。

黎姿卻是訝異他怎麼又回來了,只見狄澈掏出錢包,抽出一張口,放在了黎姿的手邊,淡淡的說道;“這裏是十萬元,密碼和以前的一樣。”

“狄澈,你這是什麼意思?”林琳“噌”的一下站了起啦。

臉上滿是怒火。

而黎姿則是很快的反應過來,拉住林琳,揚起了笑容:“狄澈,謝謝了,這個回報我很喜歡。

十萬元,看來,又可以買很多好吃的和名牌衣服了。”

說着,喜滋滋的收了起來,那表情貪婪無比,讓狄澈皺了皺眉頭,走了出去。

張遠揚跟着出去,叫住了狄澈。

“你這是在侮辱黎姿。”

張遠揚盯着狄澈,狄狄的說道。

“她喜歡錢不是嗎?”狄澈勾起了一抹笑容,一雙手插在褲袋裏,“她救明姿無非就是想賺點錢罷了,我也只不過是成全了她。”

“你根本就不瞭解她!”張遠揚怒了,他怎麼可以這樣想黎姿,那樣一個單純的女孩,怎麼會因爲錢而.

聽到張遠揚的話,狄澈挑了挑眉頭:“我瞭解不瞭解她跟你無關,她現在是我的妻子。”

說着,轉身離開了。

看着他的背影,張遠揚緊緊的握住了拳頭,若不是因爲這裏是在醫院,他早就一拳頭揮過去了。

林琳看着黯然傷神的黎姿,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這又是何苦了?爲什麼要在他面前這樣作踐自己?”

黎姿搖了搖頭,並不說話,林琳見此,也閉上了嘴,看着張遠揚走了進來,朝他搖了搖頭。

兩人來到外面的走廊上,林琳皺起了眉頭;“看來,上次我說的話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嗯,狄澈只會相信自己看到的,不會相信別人說的,更何況你還是黎姿的朋友,他就更不會相信了。”

張遠揚淡淡的說道,對於狄澈,他還是有一定的瞭解的。

林琳聽此,皺了皺眉頭,隨即說道:“黎姿還真是傻瓜,算了,既然她感覺到幸福,那我也不能說什麼了。”

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回去吧,我守着她就好。”

張遠揚想了想,走了出去,他也想守着黎姿,但是又怕被媒體看到,傳出對黎姿不好的東西出來,也只能離開了。

病牀上,黎姿已經熟睡了過去,看着她那瘦小的身體蜷縮在一起,林琳的不禁爲她心痛起來,拿起旁邊的開水瓶走了出去。

她剛一出去,黎姿的眼睛就睜開了,翻了一個身,看着外面的景色,想着今天狄澈來到醫院的情景,就不禁嘆了一口氣。

“爲了不讓你傷心,我選擇救了緱明姿,可是,爲什麼你總是以爲我是爲了你的錢了?”

“狄澈,爲什麼我就感動不了你。”

月亮高掛天空,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醫生,應該沒有什麼大事吧?”林琳看着醫生爲黎姿檢查完後,緩緩問道。

“嗯,暫時沒有什麼事,在觀察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謝謝你,醫生。”

看着醫生護士走了之後,林琳這才放下心來,看了看錶,說道;“我去上班了,下班了來看你。”

“好,你路上小心。”

“嗯。”

目送着林琳的背影消失後,黎姿纔回過神來,拿出報紙一看,不禁滿頭黑線,這些記者還真是,還真是迅速的,昨天自己才住院,今天就登了報紙。

搖了搖頭,放下了報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黎姿一愣,說道;“請進。”

看着來人,黎姿微微一笑,說道:“安小姐,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

說着,將水果放在了桌上,緩緩問道,“你怎麼樣了?”

“沒事了,醫生說,再觀察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昨天澈有再過來嗎?”安菱隨意的問道,黎姿低下了頭,語氣裏明顯有了失落,“沒有,應該公司太忙了吧。”

安菱微微一愣,看着她,皺了皺眉頭,小聲的嘀咕道:“難道昨天澈一直呆在明姿那裏?”

黎姿心裏一抖,看向安菱,卻見安菱眼裏上閃過一絲懊惱,隨即說道:“想必是因爲明姿的腳,你也知道她那是老傷口了。”

黎姿點了點頭,心裏卻百般不是滋味。

“昨天,遠揚來了嗎?”安菱看着黎姿,故作不以爲意的問道。 黎姿點了點頭:“嗯,來了。

你跟張遠揚挺配的,他是還沒有發現你的好。”

安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笑着說道;“如果我跟他解除了婚約,你會接受他嗎?”

“不會的,我喜歡的只有狄澈,你是知道的。”

黎姿的眼裏有着說不出的認真,安菱點了點頭,“我明白,只是,女人找一個愛自己的男人也許會更幸福。”

“不,若是呆在自己不喜歡的男人身邊,對兩個人都是傷害。”

黎姿搖了搖頭,“安小姐,你和張遠揚要解除婚約嗎?一定要解除嗎?”

安菱點了點頭:“這樣也好,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你說呢?”

黎姿低下了頭,心裏一陣陣的發虛,總覺得是因爲自己,他們兩人才走到了這一步,想要開口說點什麼,但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安菱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圖,笑了笑,說道;“不關你的事情,你不用多想。”

停頓了一會兒,看着黎姿說道,“其實,有時候我倒是覺得你和我有點相像的,你看我們的嘴巴,是不是一樣的。”

說着,從包包裏拿出了鏡子,笑着說道。

黎姿一愣,對比了半天,笑了:“是啊,我也覺得了,哈哈。”

兩個女人就着長相議論起來,看着天色逐漸暗了下來之後,黎姿這才催促着安菱回去。

一個人躺在病牀上,緩緩的睡了過去。

狄澈忙完了公事,想着醫院裏的人,皺了皺眉頭,還是開車來到了第一醫院,走進病房裏,便看到了黎姿躺在牀上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放輕腳步走了過去,剛一靠近,就聽到了黎姿的呢喃聲:“狄澈.”

狄澈挑了挑眉頭,黎姿皺了皺眉頭,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狄澈,愣了幾秒鐘這才反應過來,瞳孔明顯的放大了,坐了起來:“狄澈,你真的來了啊!”

“嗯,怎麼樣了?”狄澈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問道。

黎姿搖了搖頭:“沒事,醫生說再觀察一陣子就能出院了。”

頓了頓,繼續說道,“緱小姐的腳不要緊吧?”

“已經好了。”

“哦,你昨天一直在陪着緱小姐嗎?”黎姿小心翼翼的問道,看到狄澈挑了挑眉頭,連忙說道,“我就是問問,問問.。”一雙小手緊緊的抓着被子的一角,手心裏沁出了汗水,她也不知道怎麼就問出了這句話,她知道,狄澈不喜歡她過問他的事情。

“沒有,晚上公司有事。”

狄澈突然的回答,讓黎姿一愣,隨即笑了起來,月牙兒的眼睛十分的美麗。

“呵呵,這樣啊,你吃飯了嗎?”黎姿找着話題,她怕兩人之間一旦沉默了下來,狄澈就要離開。

狄澈聽此,打了一個電話,說道:“馬上有人送來,我就在這裏吃。”

“好,好啊。”

黎姿笑了起來,掀起被子,想要下牀,狄澈狄狄的聲音傳來,“你要幹什麼?”

黎姿一愣,看着狄澈皺着的眉頭,第一次覺得原來他皺着眉頭的樣子也是挺帥的,他,應該是擔心自己吧。

在心裏小小的得意了一把,這才說道:“我想去洗手間。”

狄澈一愣,眼裏閃過一絲尷尬,點了點頭,示意她離開。

自己則是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報紙。

吃完飯,黎姿看着狄澈,抿了抿嘴脣,問道;“狄澈,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

淡淡的應了一聲,並沒有將黎姿的話放在心上。

黎姿在心裏掙扎一番,這才問道;“我在你心裏,有沒有那麼一丁點位置。”

說着,黎姿還用手比了比,然後解釋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一下,呵呵。”

說着,傻傻的笑了起來。

狄澈微微一愣,挑了挑眉頭,沉默不語,黎姿看着他的神情,緊張不已。

她很想知道自己在他心裏的位置,她只想要一個答案罷了。

但是,過了好久,狄澈都沒有說話,黎姿知道,他一定是不屑於回答這個問題,那麼,這意思是不是就是說,自己在他心裏一點位置都沒有。

想到此,不禁黯淡了眼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