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趙三寶差點沒吐血,切了自己的蛋,是不是意味著自己也變成不男不女?

翻著白眼,趙三寶緊咬著牙:「唐宋,你別得意。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報仇!」

「好啊!」唐宋居然爽快的把手術刀收起來,笑眯眯的歪著頭,「來,我給你一次報仇的機會。」

看他那信心滿滿的樣子,趙三寶反而不敢動了。這小子就是裝逼之王,鬼知道他下一步會怎麼做。

「咋,不來?」唐宋抿著純真的微笑,「你要是不來,我可就來了啊。我真來了啊,你可要小心了啊……」

不停的提醒,卻沒有任何行動,讓趙三寶黑了一臉冷笑:「唐宋,我承認確實沒想到你會這樣。不過,你不敢殺我,否則方正集團會有大麻煩。方家現在岌岌可危,我擁有方正集團不少股份。如果我死了……」

噗嗤!

都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宋忽然箭步衝過去。一手按著他的手臂,一手快速捅著手術刀,一口氣連捅四下。

趙三寶兩眼瞪大,驚恐的往後倒退。想要從口袋掏出武器,可唐宋一直都按著,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

疼痛感很快席捲而來,讓趙三寶的腦子更是混沌,懵得不行。

這丫竟然,真動手?!

靠在他肩膀上,唐宋非常溫柔的笑道:「你剛才說啥,我沒聽清。哦,你有方正集團很多股份,然後你死了方家就完蛋?道理我懂的。」

懂了還他媽亂捅?!

微微弓著腰,趙三寶相當委屈,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特別精彩。抽搐著嘴角,恨意十足:「你是真打算要殺我?」

「不不,別誤會。」唐宋忽然往後退,順勢拔出手術刀,鮮血立即噴出來,「我怎麼捨得殺了你,你可是個大人物,殺了你多可惜。我呢,就想看到你們趙家全家斷子絕孫,你說這樣爽不爽?」

「你……救命啊!」趙三寶驚呼而出,同時驚慌的再次伸手從口袋掏出武器。是一把小手槍,快速對準唐宋。

然而,還沒等扣動扳機,趙三寶忽然發現,手槍莫名其妙從自己手上掉落。定眼一看,手指還卡在上面!

直接被切斷食指!

鮮血不要錢的噴出來,唐宋側身躲避的同時,精準的接住落下的手槍,將噴血的手指給打掉。

「謝啦!」唐宋咧嘴訕笑,「我就喜歡這樣的武器,裝逼絕對合適。來,你可以喊了,越大聲越好。」

趙三寶捂著手指往後退,臉色蒼白得跟死人一樣,疼得額頭冷汗翻滾。可理智告訴他,不能喊!

「救命啊,救命啊!」

唐宋卻毫不客氣的大喊大叫,讓趙三寶心裡更是發涼。

完了,今天怕是真要斷子絕孫……

果然不出所料,外邊很快傳來聲響。就在房門推開的瞬間,唐宋忽然將小手槍的對準趙三寶的褲襠,毫不客氣的開槍了……

啵!

聲音很細微,只是伴隨的好像有一種,雞蛋破碎的感覺!

恰好,門口衝過來的趙剛幾人清清楚楚的看到這一幕,三個人瞬間嚇了一跳,兩眼瞪得老大,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

這,雞飛蛋打?哦不,是槍打出頭鳥……

趙三寶眼珠都快蹦出來了,疼得弓著腰慢慢蹲下,雙腿不自然顫抖,憋著氣抬頭憎恨的盯著唐宋,拼盡了全力才艱難呢喃:「你……不得,好死!」

唐宋沒理會他,沖著小手槍口吃了一下,隨後咧嘴訕笑:「好看不?我最喜歡這一招,槍打出頭鳥,特別爽。來來來,還有一發子彈,誰來?」

刷刷!

趙剛三人本能往後倒退,嚇得背後冷汗翻滾,臉都綠了。

這尼瑪要不要這麼殘暴,專門打鳥,也不怕遭雷劈?

雙眸寒光一閃,唐宋臉上勾起了陰森的笑容,小手槍按在趙三寶的頭頂,冷然輕哼:「把人給我帶過來,馬上!」

渾厚的嘶吼,讓趙剛往後踉蹌兩步,居然沒站穩的摔倒在地上。

倒是旁邊兩個歹徒機靈,趕緊大喝:「你別胡來,否則她一樣會死!」

噗!

兩人話音剛落,唐宋已經將手術刀捅在趙三寶的脖子上,陰森冷笑:「試試看!」

這一幕,可真是讓趙剛看傻了。

到底怎麼回事,這是哪兒,這小子不是已經奄奄一息了嗎,怎麼還殺人?! 趕緊給他灌水、揉搓胸口,忙了半天這哥們才悠悠醒轉。

張嘴第一句話就是“我的上帝,這是魔鬼聚集之地,發生的一切簡直太可怕了。”

“你先別急,遇到我們就算是安全了,問題是你剛纔說的萬屍坑,是什麼意思?”

“你們難道沒有看見?”外國人瞪大眼睛道,接着一咕嚕起身道:“你們跟我來。”說罷一路往前繞過山峯一處凹檔,赫然只見滿滿一堆人頭骨碼放在山體巨大的裂縫帶中。

人頭骨是呈金字塔狀碼放的,從底到頂至少有數十米的高度,全部臉朝外所以無數個黑森森的窟窿眼對準我們,看得人毛骨悚然。

一處至少有上萬人的頭骨組成,而這裏一共有四處人頭骨組成的金字塔。

就在這一座山,居然埋葬了幾萬人的靈魂,這裏究竟發生了何種可怕的事情,我們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看見沒有,這裏就是一處屠殺場,這裏就是真正的地獄,這裏埋葬了無數的犯罪,這裏……”不等他抒情完結噗的一聲悶響。

他兩眼瞳孔立刻縮緊,彷彿見到了不可思議的狀況,我心裏也是一陣抽緊剛要問他見到了什麼,這人兩眼一閉摔倒在地。

這纔看到他後腦勺嵌入了一塊石頭。

這人真是倒黴,死的莫名其妙,而我還想問清楚他僞裝自己的手段,看來是等不及了。

餘芹接連看到死人,終於受不了,驚恐無比的喊了一聲“媽呀!”便想往外走,我一把拉住她胳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一時間靜的出奇,只有洞外屍體燃燒時發出的噼啪聲響,我心越靜聽力就越敏銳,漸漸的我能分辨出每個人不同的呼吸聲,在場除了我另外還有四人,但我卻聽到了第五個人的呼吸。

這多出來的一聲……

我不由自主朝地下躺着的那具屍體望去。

咕嚕!他翻身坐了起來,卻盤腿坐在地下,露着一臉詭異無比的笑容。

“王家嫂子,不是俺說你,蘇二年紀也不小,該談親事了,我看劉玲家的閨女不錯,給你撮合一下如何?”他甕聲甕氣的用一口地道的湖北方言眉花眼笑的對着身旁的空氣道。

場面頓時變的詭異無比。

餘芹嚇的一頭鑽進我懷裏瑟瑟發抖,我本來也有點慫了,但忽然成了她的依靠,一股英雄氣概油然而生,拍了拍她的被悄聲道:“別怕,有我呢。”

這老外必定是被鬼上身了,否則怎麼會有如此詭異的狀態,這樣一口倍兒地道的方言?

掌家商女在田園 接着他伸手捏起“瓜子”吃了起來,邊吃邊笑邊聊天,是不是的還用手遮住嘴巴和“身邊之人竊竊私語”。

就在我以爲所有人必定都看的汗毛凜凜時,小六子“英勇”的走到他面前,繞着手舞足蹈的外國人轉了一圈,接着猛的伸手把他腦後那塊石頭拔出,接着點亮手電,蹲在他傷口處。

小六子的行爲不比他正常到哪兒,我小聲道:“你是被嚇瘋了?趕緊回來我們撤退。”

小六子卻聚精會神的看了一會兒,接着他做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行爲,居然伸手進他腦後的傷口處不停攪動起來,不停有腦漿子混合着血液從他的鼻子、耳朵、眼睛裏流淌出來,這人卻渾然不覺,越說越起勁。

然而當小六子手伸出來後,沒有絲毫過度,這人兩眼一翻,噗通一聲摔倒在地沒了氣息。

小六子擡起手只見一隻沾滿血液,身體又肥又白的大蟲子在他兩指間奮力扭動着。

這蟲子沒有頭尾,看起來就像是一截能夠蠕動的年糕,小六子道:“這未必是世上最高明的蠱毒,但絕對是最陰毒的,叫屍腦降,屬於南洋降頭術的一種,專門用以控制屍體,他之所以會出現那種狀態是因爲這蟲子帶有飼養者的記憶,他所呈現的完全是主人的狀態。”

“問題在於……”說到這兒他拿起石頭道:“是誰丟出這塊沾有屍腦降的石頭。”

說罷他起身對洞裏吼道:“洞裏高人是誰?還請出來一見。”我們立刻掏出手槍在小六子身後警戒。

片刻之後突然一陣尖利叫聲傳出,洞頂黃影一現,一隻猴子攀爬着朝我們衝來。禁地死囚(追更送ipad)由喜歡禁地死囚的網友上傳到本站,禁地死囚免費提供禁地死囚(追更送ipad)閱讀p>

這作死的猴子簡直堪比訓練有素的殺手,我和盧宇凡立刻舉槍射擊,我勝在看東西清晰,他則是槍法精準,所以猴子雖然移動速度極快,但還是中了兩槍,其中一槍正打在脊椎。

猴子慘叫一聲從洞頂摔落,正砸在一處“金字塔”上。

嘩啦!巨大的人骨堆瞬間垮塌,只見無數雪白的骷髏頭從高處掉落,我們趕緊往外退去,而落地的骷髏瞬間便將老外的屍體掩埋其中。

當骷髏堆完全崩塌,從中露出一個巨大的金罐。

金罐呈圓柱形,大概有五米的高度,直徑約有有一米,金罐表面刻滿了奇形怪狀的文字。

這是什麼東西?想到這兒我將餘芹推到身後緩緩朝金罐靠近。

就在即將到跟前時,忽然一張滿臉微笑蒼白的老太太臉悄無聲息的從金罐後冒了出來。

老太太臉看的真真切切,微笑的面容,佈滿皺紋的表皮,蒼白無血的膚色。

這要不是鬼,那纔是真見鬼了。

我毫不猶豫對準她腦袋就開了兩槍。

沒想到中了槍之後看似蒼白的面孔鮮血飈射而出,接着一具渾身長滿紫毛的身體從金罐後摔倒在地,沒了動靜。

它長滿尖利指甲的手掌緊緊攥着一塊石頭,而所謂老太太的臉不過是一張人皮面具。

揭開面具露出一張猴子的面孔,只是這隻猴子體型遠比普通猿猴要大,不比人小多少,四肢也更爲粗壯,

顯然殺死老外的人並不是小猴子,而是這隻紫毛大猿猴,看來殉葬者爲了對付登山者想盡了各種辦法,而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中,沒人能和猴子相比,利用它們阻止人登山,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你們說這金罐裏是什麼東西?”小六子道。

“我覺得最好不要貿然打開。”我道。

小六子笑了笑摘下脖子上掛着的鐵牌道:“這裏面必定有讓人驚喜的東西。”說罷居然將鐵牌嚴絲合縫的卡在其中一處圖案中,接着轉動了一圈。

咔咔聲中,金罐分兩邊打開……

露出的景象讓我們所有人再一次目瞪口呆的僵住了。 「你……你殺了我吧……」

趙三寶呢喃了一句,終於承受不住疼痛,兩眼發黑的暈了過去。

趙剛嚇蒙了,一直都傻傻的看著。倒是兩個歹徒反應快,趕緊後退出去。緊隨其後,另一個歹徒帶著昏迷的方怡回來,一根鋒利的鋼筋按在她的脖子上。

「放開他,要不然我殺了這個女人!」那人大聲嘶吼。

唐宋不為所動,小手槍依舊對準地上的趙三寶,冷笑道:「你好像搞錯了,我手裡的是人質,你手裡並不是。」

「那你試一試!」那人尤為強橫,鋒利的鋼筋已經刺破方怡的皮膚,眼看著就要出血了。

唐宋沒有任何著急,聳了聳肩:「試試就試試咯……」

話音未落,左手甩出,右手小手槍也抬起來。

啪!

嗤!

幾乎是同時,手術刀擊中對方的手腕,與此同時子彈命中那人的腦門,正好命中額頭正中央!

「啊,握草!」

一直坐在地上的趙剛看得可真是清清楚楚,情不自禁的驚呼起來,眼睛都直了。

這他媽,神槍手啊!

要知道,這種小手槍很不容易瞄準,尤其是長距離,因為子彈威力小,非常容易跑偏。

中槍的歹徒慢慢往後倒下,方怡也跟著倒下,還正好倒在他身上。

旁邊兩個歹徒看傻了,獃獃的看著自己的夥伴死不瞑目,腦子一片空白。

「別愣著了,趕緊報復吧。」唐宋還有點不耐煩的催促,「趁著機會,趕緊衝上去抓住人質,然後來個殊死一搏或者同歸於盡。這點套路都不懂,你們怎麼當綁匪的,哎……」

兩人不為所動,頭皮發麻的看著他,絲襪下邊的臉綠得跟蒼蠅一樣。

那都是電視上才有的套路,現實中的人可沒那麼膽大。更何況,誰活得不耐煩了?

「不玩了?」唐宋略顯不滿的皺眉,左手又翻轉著手術刀,一步步朝著門口走去,「不玩我可要回去上班了啊,趕緊的。你們這麼多人,怕什麼,最多我也就是再殺一個而已。出來混,脾氣大一點……」

刷刷……

還沒等他說完,兩人居然撒腿就跑,一溜煙就消失了。

趙剛一抽,張嘴想要叫喊,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神樹寶典 盯著走來的唐宋,想要跟著逃跑,可雙腿發軟得厲害,根本就站不起來!

走到門口,唐宋望著兩人消失的方向,黑著臉鄙視:「沒骨氣,怎麼能這樣。出來混,講究的就是義氣。不求同生但求同死,這點道理都不懂。」

趙剛就坐在他前邊,渾身肥肉不停哆嗦,就差褲子沒濕了。

眼見著唐宋忽然盯著自己,趙剛忽然一個機靈,臉上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跟我……沒關係,你,你放過我。」

唐宋歪著頭:「不對啊,你之前跟我說過,車禍就是你想出來的。腦子不錯,這腦子我要了。」

「別。」趙剛差點沒尿出來,滿是哭喪,「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只是個小混混,死胖子,我就想賺點錢混日子,是趙三寶讓我這麼乾的。」

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淚,說得相當悲痛,著實讓唐宋鄙視。

蹲下來,唐宋抿著微笑:「死胖子,我給你一次機會。你是趙三寶的司機,肯定知道他的車在哪。帶我去,我會感謝你的。」

趙剛立即拚命點頭:「好,好,我知道在哪。」

想要爬起來,可是雙腿根本提不起力氣,著實讓他嚇壞了。都什麼時候了,還腿軟!

唐宋鄙視一眼,手術刀捅過去。著實稍微刺痛,趙剛立馬蹦起來,比兔子還快:「別殺我,我能走,我帶你去。」

人啊,都有受虐傾向。只有被虐夠了,才會認慫……

將方怡抱起來,唐宋跟著趙剛走下樓。這麼好的酒店,後門卻這麼安靜,還真是遺憾。

在趙剛的帶領下,很快便見到了趙三寶的車。

「開門,你也上,給我開車。」唐宋撇著嘴。

趙剛不敢違抗,綠著臉開了門,然後屁顛屁顛上車。還真有點司機的樣,只是他很不明白,唐宋就不擔心自己開跑偏嗎?

難道,是故意給自己機會,好找借口殺了自己?

心底一機靈,趙剛更是小心謹慎起來。等唐宋抱著方怡坐在後邊,他才顫聲問道:「去……去哪?」

唐宋抿著微笑回答:「你開就是了,我會告訴你怎麼走。死胖子,別緊張。你三叔沒死,會有人救他的。」

趙剛才不管三叔是死是活,他就知道自己現在很危險!

「你有趙旭的手機吧?」唐宋略帶壞笑的挑著眉頭,「來,打個電話給他,我跟他好好聊聊。」

趙剛一抽,哭喪著臉:「我……我沒有……啊別,我有,我打。」

一手開車,一手掏出手機,冷汗不停的翻滾,心裡卻想哭。

總覺得,這不是什麼好事!

滿是陰森,唐宋微眯著眼:「我說一句,你重複一句。錯一個字,我就割你一顆蛋。錯三個以上,連根拔起!」

這話說得趙剛更是哆嗦,又不得不把控好方向盤,別提多痛苦。

手機打了好一會才有人接聽,還真是趙旭的聲音:「喂?」

趙剛沒敢回答,而是回頭看著唐宋,滿是哀求。

唐宋則是壓低聲音,低聲道:「趙旭,你爸被綠了。」

噗!

趙剛差點沒噴血,有種咬舌自盡的衝動。只是見到唐宋兇惡的瞪眼,讓他不得不艱難咽下口水跟著重複:「趙旭,你爸被綠了。」

「什麼?我去你媽,趙剛,你他媽找死啊!」

權寵京華 「你是個野種,你媽跟小叔好上了,你是綠光凝聚而成。」唐宋陰險的繼續呢喃。

趙剛那個淚奔啊,眼淚都出來了,嘴上卻很老實的重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