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端端的一個人突然得了絕症,換做誰誰都接受不了啊!

「不是,這位先生,你的病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

崔士元說到了一半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沒有生命危險?到底什麼?你告訴我!」

男子徹底懵了,怎麼感覺這醫院的醫生跟鬧著玩兒一樣啊,想一出是一出呢?

「你真的要我說?」

即便是崔士元這麼大年紀了,依舊有些難以啟齒。

「有什麼不能說的!」

男子理直氣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那我說了?」

「你說吧!」

「你有了…….」

崔士元說完,低下了頭。

「什麼?我有了?我有什麼了?」

男子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在一旁的秦穆然等人卻是聽的一清二楚。

有了?還不是代表有身孕了?一個大男人有身孕?難怪崔士元和金正泰會是那個表情!

「你有身孕了!」

金正泰解釋了下道。

「什麼?你說我懷孕了!你在逗我呢!別以為你是名醫就可以拿我開刷!信不信我打你!」

男子知道自己懷孕了,頓時就怒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呢!一個大男人懷孕,這隻要稍微有點正常的腦子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這位先生,我們沒必要拿你開刷,不過從你的脈象來看,確實是懷孕了,這也是我們很好奇的地方!」

金正泰點了點頭,哪怕是他這麼多年都是頭一次遇到男人懷孕這種事情。

恐怕這要是傳出去,諾貝爾醫學獎絕對會落在他們的頭上。

男人懷孕,這可就打破了能量守恆定律了啊!

「放屁!你們都什麼醫生!虧你們還是名醫呢!我看你們就是沽名釣譽,浪得虛名!」

男子被金正泰和崔士元說的惱羞成怒,立刻發脾氣吼道。

「神經病!我要去投訴你們!」

男子暴跳如雷道。

「這位先生,你先不要生氣,不介意的話,我給你看看吧!」

秦穆然這時候,臉上帶著笑容,對著男子說道。

「你給我看?你這麼年輕,會什麼啊!」

男子顯然氣還沒消,沒好氣地說道。

「我是夏國中醫代表隊的成員,今天是夏國和寒國兩國醫術的交流,既然你們寒國本土的棒醫覺得你懷孕了,你生氣,不如讓我們中醫看看。反正又不花錢,不是嗎?」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夏國中醫?我倒是知道一點,就是些跟道士一樣的東西,弄個小藥丸這種吃吃的把戲吧!能有用?」

男子懷疑地看著秦穆然道。

「中醫可不止這些,若是我能醫好你怎麼辦?」

秦穆然看著男子問道。

「我是個報社的編輯,若是中醫真的有用,我幫你報道!」

男子氣不過,如此說道。

「好!那就一言為定!」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彷彿一切都在算計之內。

「好!」

男子說著便是坐回了位置上,等待秦穆然給他看病。 “終於開始了麼?”

趙小川在黑暗中幽幽的醒來,看着周圍面色凝重的鄭老、主任、李明浩,還有幾個全副武裝,帶着面罩的人影,心中想道。

“現在是十一點一刻,我們還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來進行調整!”

李明浩擡起手腕的手錶看了一下,然後凝重的對着趙小川說道。

趙小川沒有回話,而是盯着李明浩手中的匕首皺起了眉頭。

“現在特殊時期,而且劉子豪也駕馭不了這麼厲害的鬼器,所以我就先拿來借用一下!”

億萬逃婚:天下醋王一般黑 李明浩的手中真是劉子豪的那把匕首,當他看到趙小川望過來時,對他解釋了一句。

“我不管什麼原因,這是耗子的東西,還給他,不然的話,我們之間的協議終止!”

趙小川沒有理會李明浩,而是轉頭看向鄭老,口中冷冷的說道。

鄭老看到趙小川堅定地目光,皺了皺眉頭,而李明浩臉上明顯閃過一絲不情願,說道:“今天晚上的事情重大,我的鬼器級別太低,有一把玄冥級的鬼器再配合我已經達到了信仰境界的精神力,一定會將它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況且現在劉子豪已經昏迷,相當於一個廢人,我.。”

“呲~”

趙小川手中的青銅雙蛇瞬間出現在衆人面前,對着李明浩吐着蛇信,頓時讓他閉上了嘴巴。

“我不想說兩遍,這件東西是耗子的,你們這些人不配用它!”

鄭老嘆了口氣,擺擺手,對着李明浩說道:“把東西換回去!”

李明浩看着鄭老還想說些什麼,但是鄭老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李明浩咬咬牙,離開了。

“趙小川,我們不希望在百鬼夜行前發生一點意外,更不想因爲一些小事而破壞我們之間的合作,所以希望你能控制自己情緒!”

一直不說話的主任忽然開口,對着趙小川強調了一句,道:“希望你遵守你的諾言!”

趙小川出一口氣,似乎在發泄自己心中的憤懣,然後看向主任,說道:“我自然會遵守我的諾言,幫你們得到鬼璽,不過前提條件是你們不許傷害我朋友的利益。”

“好了,你說的我們都做了!保證了郝大寶和蔣舟舟的安全,也將劉子豪的東西換給了他!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們你怎麼知道鬼璽的下落吧?不然我感覺我們是不會達成相互的信任的!”鄭老感覺氣氛有些凝重,換了個話題。

趙小川並沒有立刻回答他的話,反而左右看了看,疑聲道:“歐陽蘭若和趙琳呢?”

主任眉頭不可察覺的翹了一下,而鄭老則見趙小川並不回答他的問題,臉上浮現一絲怒色,道:“趙小川,你不要得寸進尺!單單憑藉你對菲兒做的事情,我都可以把你槍斃一百遍了。”

趙小川撇撇嘴,譏諷的說道:“鄭菲兒?她不也是你們的一顆棋子麼?你又何必裝作一副偉大父親的模樣?你這樣子,真的很想讓我吐啊!”

主任臉色大變,而鄭老則臉色喊道:“趙小川,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呵呵,還需要我明說麼?”

趙小川笑道:“你們將鄭菲兒從小帶到這裏不就是覬覦她媒靈的體質,想要藉助她的體質得到鬼璽麼?怎麼現在又怕人說了?”

“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件我從沒又告訴過任何人!”

鄭老驚呼一聲,看向趙小川,猛然轉頭看向主任,喊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們走漏了風聲?”

“不可能是我麼?我們爲了得到鬼璽,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謀劃了,根本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還有爲了這次行動,只是派了我和歐陽、趙琳來到這裏啊!”

主任被鄭老一雙赤紅的眼睛盯着,嚇了一大跳,連忙矢口否認道。

鄭老聽到主任這麼說將目光投向了趙小川,卻發現趙小川一臉邪笑的看着他們兩人,頓時臉上青白不定。

“趙小川,你必須告訴我這些事情是怎麼回事?不然,雖然你很重要,但是我們也不會讓你參與接下來的計劃的!”

氣氛沉默了許久,主任臉色難看的看着趙小川,開口說道。

“因爲自己的女兒是媒靈之體,可以溝通鬼物,以爲劉莊子的夜叉級別的鬼物就會看上你的女兒,你們就會有機會得到鬼璽?還真是天真的想法!”

“不過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你們爲了得到鬼璽,竟然從幾十年前就開始策劃,甚至不惜犧牲一村子人的性命,就爲了逼出他,還真是夠喪心病狂的!”

趙小川看到兩人的表情,臉上譏諷的神色越加的濃重,嗤笑的說道。

“說吧!你到底屬於哪一方勢力?來到這裏到底是爲了什麼?”

鄭老不愧是久經風雨,不一會兒變冷靜了下來,然後看着他說道:“能知道這麼多,想必你的身份也不僅僅是一個新生那麼簡單,恐怕你的背後是有大勢力纔會讓你瞞過了貴族校園的調查吧?”

主任聽到鄭老這麼說,也漸漸冷靜下來,看向趙小川的眼睛中閃過一絲寒光。

趙小川心底暗生疑惑,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白狐兒給他的那張內存卡中得知的,只不過聽鄭老這麼說,似乎還另有隱情。

“呵呵,沒錯!其實你們的計劃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被我們察覺了,但具體的情況,我們並不是很清楚!”

趙小川樂呵呵笑道,而主任和鄭老對視一眼,臉上都閃過一絲放鬆。

“不過.。”

趙小川看到兩人的神情變化越發的確定自己心中的想法,於是聲音拉的長長的,繼續說道:“你們的基本想法我們還是知道的,無非是藉助媒靈魅惑住這山中夜叉級別的鬼物,藉助媒靈奪取他守護多年的鬼璽,我說的沒錯吧?”

鄭老和主任的心再次提了起來,鄭老罵道:“小子,你到底屬於哪一方勢力?還有現在百鬼夜行前說出這些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主任完全冷靜了下來,冷冷的看着趙小川,一縷黑氣逐漸在他的手中慢慢浮現。

如今百鬼夜行即將開始,鬼璽將現,如果趙小川不給他們一個交代的話,他不介意讓他變成一句屍體。

至於之前的協定,哼,就當是自己和自己開的一個玩笑吧!

趙小川看着兩人,心中升起一絲寒氣,他本來是隻是想發泄一下自己的不滿,同時探知一些李若曦沒有告訴自己的消息而已,卻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哈哈,不要緊張!我只是和你們開個玩笑,其實我只是想要知道到底什麼是鬼璽!”

趙小川忽然笑道,然後看着兩人,一副意味深長的神情。

原本打算對趙小川下手的主任聽到趙小川的話,不由一愣,驚異不定的看向他,似乎在判斷他是不是在說謊。 “鄭老,看樣子他說的可能是真的!他背後的勢力確實對我們的計劃不是很清楚,不然的話,也不會派一個對鬼璽都不瞭解的來到這裏!”

主任看了趙小川半天,確定他並沒有說謊,轉頭笑着對鄭老說道。

鄭老微微點點頭,臉上算是完全放心下來,隨後有皺着眉頭盯着趙小川,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你幹嘛這麼看着我?”趙小川被鄭老盯了好半天忍不住問道。

鄭老搖搖頭,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着主任說話,道:“真是不明白,究竟是那個勢力這麼白癡竟然把這麼一顆好苗子送到了貴族學校?”

主任微笑的臉上一僵,死死地盯着趙小川,問道:“小子,你真的不知道鬼璽?”

趙小川心中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但還是緩緩地的搖搖頭。

“看來,你在勢力中也是個受人排擠的!”

主任看了趙小川半天,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小子,百鬼夜行也將開始,在這之前,我就先告訴你鬼璽究竟是什麼東西,而你告訴我這些消息是如何得來的,可好?”

“爲什麼會改變主意?”趙小川警惕的說道。

“你的目標是你朋友的安全,而我們的目標則是鬼璽,所以我們的目標並不衝突,因此信任成爲了我們之間唯一的阻礙!因此我們不想再一會兒爭奪鬼璽的時候,雙方會意見不和!”

“另外,不管你抱着什麼樣的目的成爲貴族校園的學生,我們也不管,之後會有人覈實你的身份!但絕不是我們,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鬼璽!”

趙小川聽到主任再三強調鬼璽,沉吟片刻,嘆了口氣,道:“放心吧!我會幫你們搶奪鬼璽的!”

主任和鄭老相視一眼,鬆了口氣,然後主任再次說道:“那好,爲了表示我們的誠意,首先我們將告訴你有關鬼璽的事情,之後你必須告訴我們你來到貴族學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趙小川毫不猶豫的點點頭,然後目光看向主任。

主任深吸一口氣,剛打算開口,一旁的鄭老一把拉住了他。

“鄭老,有時候我們應該學會相信別人!”

“你這不是相信別人,而壞死一場賭博,鬼璽有多重要,我不說你也應該知道的!”

“我明白,但是我們雖然做了很多準備,但還是有一些不足,而如果有了趙小川的加入,我們得到鬼璽的機率起碼會增長几分,所以我認爲值得一試!”

鄭老聽到主任這麼說,嘆了口氣,不再勸阻。

主任轉頭再次看向趙小川,微微對他一笑,然後講起了有關鬼璽的事情。

“趙小川,你讀三國麼?”

主任剛說第一句,就讓趙小川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呵呵,三國是本好書,你可以有空去看看!”

主任忽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然後嚴肅的看着趙小川,說道:“其實鬼璽的出現最早是從三國開始的!”

“陳琳的《爲袁紹檄豫州》中曾經提到過這麼一句‘操又特製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所過隳突,無骸不露’。”

“曹操作爲一代奸雄,當年爲了徵集糧餉,曾經專門設立軍隊挖過那些大族的墳墓。我想你應該知道現在鬼是真實存在的,尤其是古代的鬼魂可比現在要多多的。”

“另外,在古代時,靈體地發展可比現在要強多了,幾乎每個大族都有着養鬼,飼鬼的習俗!而且最關鍵的一點是,對於華夏來說,挖人墳墓那可是不共戴天的血仇。”

說道這裏主人頓了頓,說道:“就像我說的,曹操那種行爲可以說是天怒人怨,可是你知道爲什麼他卻安然無恙,甚至連那些大族都默許了這一點麼?”

趙小川看着主任臉上詭異的笑容,心中冒出一個想法,說道:“莫非是因爲鬼璽?”

“不錯!正是因爲當時的曹操手中有着鬼璽,所以纔敢如此的膽大妄爲的!”

主任應了一聲,繼續道:“鬼璽本身就是上古先民製作的一件鬼器,威能無限,不僅可以號令羣鬼,鎮壓誅邪,甚至還有一種匪夷所思的說法,那就是它可以溝通陰陽,可以讓人長生不死?”

“長生不死?這也太荒謬了!”

趙小川忍不住笑出聲來,但當他看到主任和鄭老嚴肅的看着他時,笑聲漸漸地低了下來。

“很可笑?哼!如果是可笑,以曹操多疑小心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做出掘人墳墓的事情呢?”

鄭老冷笑地看着趙小川說道。

“不可能!這世界上不可能會有長生不老的方法,況且曹操最後不是也死了麼?”趙小川立刻反駁道。

“沒錯,他確實是死了!不過他要是沒死的話,恐怕就沒有之後我們這些人的事情了!”

主任輕笑一聲,然後看着趙小川疑惑的神色,說道:“趙小川,你既然知道他最後死了,那你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死的麼?”

趙小川遲疑片刻,說道:“我雖然不怎麼看三國,但也聽說過,他大概是頭疼死的,而且似乎和華佗發生了一些故事!”

“你說的沒錯!不過也不完全對,他哪裏是頭疼死的?而是被萬鬼噬咬才死亡的,而華佗之所以成爲神醫,除了他的醫術高超之外,還有一點便是,他是其實是一個可以看見鬼怪得媒靈!”

趙小川聽到主任這麼說,眉頭皺了起來,直覺告訴他對方似乎不是在說謊,但這一切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重生之盛世星途 於是他看着對方問道:“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年曹操得鬼璽,以爲可以號令萬鬼,但控制萬鬼至少要是羅剎境的鬼物或者輪迴境精神力的強者纔可以控制。”

“那曹操雖然是一代梟雄,但精神力現在估計也最多處於生死境和涅槃境之間,強行使用鬼器怎麼可能不留下暗疾?”

“原本華佗和曹操就是同鄉!當年曹操使用鬼璽時,華佗早就看出端倪,提出要‘開顱診斷’的要求,但曹操生性多疑,根本不聽。”

“直到後來的摸金校尉王平盜走鬼璽後,才幡然悔悟,可是卻已經太遲了!華佗連忙趕去,卻發現曹操已經被萬鬼噬咬,根本來不及救治,想要逃跑,卻最後落得個身死的下場!” 秦穆然走到了男子的身邊,男子探出手腕,秦穆然一指探出,懸空診脈的技藝再次施展而出。

一旁,針灸大師高秀恩看到秦穆然這麼診脈,眼中頓時顯現出不屑的神色。

診脈就診脈,還一根手指診脈。還尼瑪懸浮在空中,裝逼也不是你這樣裝逼的好不好。

一根指頭能夠檢測出個什麼東西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