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啊?幹嘛?”我愣愣的答,跟個愣頭青似得。

“我記得我被芳百煞給吞噬了,然後被強烈的煞氣入侵,之後的事,就沒有印象了,但是我現在沒有什麼難受的感覺,是不是你——”

“不是我,不是我。”我立馬把他的話堵了回去,生怕他說出‘吻了我’這三個字!車上這麼多人,我可不要再丟人一點了。

“不是你什麼?”孫遇玄輕哼一聲,說道。

“不是我……”我尷尬的紅了起來,特別是因爲陳迦楠坐在我旁邊,吻孫遇玄這個提議可是當初他說給我的!我現在這麼反常,他應該察覺到我爲什麼會這樣了吧!

“是陳迦楠,你問他好了。”我一次毫不臉紅的把黑鍋丟給了陳迦楠,只見他聞言,嘴角抽抖一下,罈子裏孫遇玄也不說話了,估計是心底升出了一股惡寒。

車裏的氣氛尷尬了一會兒,還是陳迦楠率先打破了沉默:“反正這事阿玄早晚也會知道。”

我聞言,靜靜的開車不說話,陳迦楠說得沒錯,孫遇玄哪能忍受的了別人騙他,就算今天不知道,明天也會知道。

於是,陳迦楠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孫遇玄,但出於好心,沒有把孫遇玄被魔化,要殺我的那一段告訴他。陳迦楠這個小小的舉動,不禁打動了我,讓我再一次動搖了自己對他的戒備,以及對他和姑姑聯合目的的猜測。

陳迦楠……我們真的不是一路人嗎?

車子停到了一家商場,我們去了五層,去吃咕嚕魚,商場裏面沒有陽光,小十三和孫遇玄終於得以解放。

小十三各種嫌棄各種抱怨,孫遇玄坐在靠裏的位置,手肘撐在桌面上,虎口撐在下巴處,臉頰微揚,露出優越的下頜線,眼皮微耷,對小十三的抱怨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

我坐在孫遇玄對面,小十三坐在我的旁邊,陳迦楠坐在小十三得對面。

他們兩個又高又帥的男的坐在對面,確實很養眼,但是仔細觀察,就能看到他們兩個人之間微微流露的尷尬,比如他們倆個的視線根本不接觸,而且故意錯開,再比如,他們兩個的動作都很收,好像生怕一個擡手就能碰到對方似得。

陳迦楠笑了一下,說:“好久都沒有一起打架了。”

“嗯。”

孫遇玄一聲淡淡的嗯,讓氣氛瞬間便的尷尬無比,於是我就當這中間的催化劑,好奇的問道:“真的嗎,孫遇玄會打架,可是他看起來花拳繡腿的,能打過誰呀?”

孫遇玄聞言,眯着眼睛打量我,尖尖的虎牙咬住嘴脣的一角,那俊俏的模樣,此時正凝聚着危險的味道。 我厚着臉皮裝不知道,咧起嘴巴,對孫遇玄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然後扭過頭不再看他。

陳迦楠說道:“阿玄以前打架很厲害,每次都得靠他救我。”

他說完之後,飯桌再度餘留可怕得沉默,哪怕多個曉冉,也比現在得情況要好的多,我實在是找不出話題了,於是說了句:“我要去洗手間,你們慢慢聊。”

隨即,我便逃一般的跑了,他們三個人愛怎麼尷尬怎麼尷尬去吧,反正我先撤了。

從洗手間出來的那一刻,只覺得無比輕鬆,雖然三爺會再度找上門來,芳百煞不會善罷甘休,還有不能掉以輕心的煉骷,他雖然被束縛住腳步,但不代表他對我沒有威脅。

當然,現在首當其衝的就是芳百煞,無影殺手會出現兩次,不代表着他會出現第三次,如果下次沒有無影殺手,我還能逃脫嗎?

思忖間,不知不覺的走到了護欄處,商場的每層樓中間都是空的,空出一個正方形的模樣,以至於我現在在五樓的護欄處,可以看到下面三四層樓的情況。

我正準備回去吃飯,無意間瞟見四樓女裝區的一對身影,要說我爲什麼會隨便一瞟就瞟到他倆,可能是因爲他們站在人羣中太突出了吧。

我本來打算瞟一眼就走的,可也就是這一眼,讓我挪動不了腳步,因爲我總感覺,這個男人我好像認識。

於是我趴在護欄邊緣,把頭都伸了出去,卻仍然看的模模糊糊,這男人看起來怎麼有點像孫書煜呢?但他旁邊的女生穿着韓式粉色風衣,這穿衣風格,應該不會是李瀟婷,而且個頭也差很多。

直到他們進了一家女裝店,我才收回了目光,就算那男人真是孫書煜,旁邊的女的不是李瀟婷也不足爲奇,因爲孫書煜絕對是那種換女朋友比換衣服還快的人。

再說,很可能是我看錯了。

等我再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就只剩下孫遇玄一個人了,我訝異的問道:“怎麼就你一個人,陳迦楠跟小十三他們兩個呢?”

孫遇玄難得耐心的說:“陳迦楠有事,至於你說的那個小十三,他不想和我呆一起。”

“你怎麼不留留他,現在大白天的,他一個人能去哪啊。”我焦急的說道。

“醜女人,就知道你捨不得我。”小十三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把我給嚇了一跳,我讓他趕緊出來之後,他便從桌子下方露出了半個黑罈子腦袋。

我點了一下他的罈子,說道:“誰說我擔心你了,雖然你沒有功勞,但也有苦勞嘛,要不是你,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這口惡氣,小十三,你真厲害,竟然把三爺都給騙住了。”

“首先,本少爺要糾正你一句話,本少爺明明既有功勞又有苦勞,其次,本少爺確實很厲害。”

孫遇玄聽着我們的對話,臉越變越黑,差點就拍桌子走人,他跟陳迦楠還真是好兄弟呀,連討厭人都那麼的相似,可是小十三那麼可愛,哪裏有他們眼裏的那麼討厭。

饒是如此,我也沒敢爲小十三伸冤,而是不再跟他嬉皮笑臉,閃躲着孫遇玄灼灼的目光。

過了一會兒,我實在忍不住了,對孫遇玄說道:“你總看我幹什麼。”

“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

我癟癟嘴,雖然這句話聽起來幼稚到不行,但卻讓我無言以對。

“至少我是正大光明的看,不像某人,自以爲掩飾的很好。”

我聞言,臉立馬就變得通紅,因爲被他戳穿了心事,我是想看他,想好好的看他,可是,我沒有那個勇氣。

“薛燦。”孫遇玄突然叫了一聲我的名字,我不由的心裏猛然一緊張,咚咚的打鼓,本以爲他要說什麼好聽的話,卻沒想到他竟然說:“我們該說說陰陽戒的事了。”

說完,他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小十三,我當然懂他眼神的意思,因爲他之前就一直在懷疑小十三。

我對他擠眉弄眼的示意他不要再說了,但是小十三這個鬼靈精已經發現了,他說:“行了,當本少爺傻,我都聽出來你們是在懷疑我。”

“不是。”我聲明道:“是他,不是我。”

就在這時,飯終於被端了出來,服務員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怪異的走了。

我吐了吐舌,尷尬無比。

孫遇玄看着小十三,嚴肅的說:“既然這樣,我也不用顧忌什麼情面了。”

小十三聞言,哼了一聲。

“陰陽戒在哪?”

“不在本少爺這,那破東西本少爺纔不稀罕呢。”

“哦?”

“你應該去懷疑那臭道士,本少爺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比他善良多了。”

我聞言,插了一句:“小十三你別瞎說。”

陳迦楠和孫遇玄好不容易纔重歸於好,要是他們之間的關係再度出現裂紋,只怕是永遠無法迴歸原樣了。

“那我就不說了。”小十三撂下這句話之後,便賭氣似得不再說話。

孫遇玄細細的打量着我,也不顧小十三在場,我不敢和他直視,人一旦心裏有了小九九,連接觸他的目光都會變膽怯。

我真的是高估了自己,以爲我還能坦然的面對他,以爲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以爲我,可以將那偷生的情愫連根拔掉。

所謂越剋制,越瘋長,就是如此吧。

“你很關心陳迦楠?”

“不是。”我囁喏的說,仍是不敢和他對視。

“那是?”

“既然你們兩個已經和好了,我不想你們之間在有芥蒂。”

孫遇玄聞言,不說話了,大概是礙於小十三在場,沒有把話說出口,我趁這時趕緊快速往嘴裏送了幾口飯,咽掉喝了口水之後,纔對孫遇玄說道:“對了,吃完飯的時候天還沒黑,我們逛會兒商場吧,之前一直想給你買件衣服,我問過陳迦楠了,他說燒給你你就可以收到,但是一直都沒有機會。”

“嗯。”

“嗯一聲就完了?”我擡頭看着他說:“你不應該很感動嗎,雖然錢是你給我的,但你知不知道從鐵公雞身上拔毛有多痛。”

他聞言,敷衍道:“嗯,感動。”

我撅着嘴,怨恨的看着他,手裏抓着筷子,憤憤的插着米飯。

他挑挑眉,手指撐在嘴脣旁邊,蠱惑的說:“我該怎麼回報你。”

我看着他那副姣好的皮相,差點脫口而出‘用你回報我’,還好,我管住了自己的嘴,要不,我一定會把自己的嘴用針一針一針的縫起來!

小十三見此,不樂意的開口,說:“本少爺的呢。”

“讓你出來見我,你又不肯,誰知道你長什麼樣子,怎麼給你買,沒你的份,還有,今天買書包的錢,記在你頭上。”想到此,我使壞的說:“你知不知道人越缺什麼就越愛說什麼,你天天說我醜,說不定你比我醜多了。”

一談到外貌這個話題,小十三就不淡定了,他說:“笑話,本少爺醜,本少爺可是靈界第一帥,像你對面的這位,長得不及我十分之一好看。”

孫遇玄聞言,臉色瞬間就暗沉了下來,顯然,被小十三說的不高興了。

我見狀,起鬨道:“眼見爲實,耳聽爲虛,有本事就出來讓我看看,孫遇玄可是我見過的人裏面長的最帥的。”

果然,經過我這麼一吹捧,孫遇玄的神色緩和了不少,就差笑了。

小十三聞言,悶悶不樂的說了句:“懶得和你講,頭髮長見識短。”

“小十三,你爲什麼不出現呢,而且我聽孫遇玄說,呆在罈子裏很耗靈力的。”

小十三漫步在乎的哼了一聲說:“這點靈力本少爺耗得起,不過換做他的話,嘖嘖,懸!”

孫遇玄聞言,眉頭再度鎖了起來,要是我不在場,估計他早都把小十三扔下去了吧。

“算了。”孫遇玄竟滿不在乎的說道:“我不和娃娃音計較。” 小十三聞言,氣得大聲說道:“你說誰是娃娃音,你纔是娃娃音呢,帥不過本少爺就懷恨在心,切。”

小十三這麼說完之後,氣得不再說話,憋在罈子裏一言不發,我怎麼勸都沒有用,反倒孫遇玄心情大好,眉頭舒展開來,我還真的沒有發現,原來孫遇玄得嘴竟然這麼損。

真是一語中的,戳到了小十三的痛處。

於是我快速的吃完飯,跟着孫遇玄一起逛商場,然後買了個雙肩揹包把小十三裝在了裏面,孫遇玄說要先去買把黑傘,方便他下次的時候在陽光下行動。

結果我就說好吧,反正想着一把傘也沒有多少錢。

可是……可是!我們的孫大少爺,挑了一把了兩千多的傘!

“這個不好看。”我故意找茬道。

“不用好看。”

“質量不好。”我繼續挑刺道。

孫遇玄點點頭,贊同的說:“畢竟價錢便宜,所以質量不會太好。”

我聞言,深深的感嘆了一下窮苦人家的艱辛,於是咬着牙,肉疼的說:“不用看其他的了,這把挺好的。”

孫遇玄擡頭看了看我,眼底帶着淺淺的笑意。

買完傘之後,我已經沒有興趣再去買衣服了,感覺自己血槽已空,渾身肉疼。

孫遇玄哼笑一聲說:“看你那樣。”

“我哪樣了。”我立馬挺起腰板,重新做人,特別豪氣的說:“孫遇玄,你喜歡哪件衣服就買哪件,千萬不要客氣。”

“我不會客氣。”他淡淡的答,絲毫不理會我的言下之意!

於是我難爲的說:“額……適當客氣一下也是可以的。”

孫遇玄聞言,轉身,側着臉對我說:“怎麼會。”

他說完,便轉身繼續走在前面,我小跑着追上他,分明在他的側臉處,抓到了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捉弄我很好玩吧!

我氣鼓鼓的走在他的旁邊,看着身旁走過的一對對情侶,頓時覺得被虐的連渣都不剩。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其中的一個女孩一樣,攬着孫遇玄的小臂,靠在他寬闊的肩頭,該有多好。

婚內迷情:腹黑老公不好惹 想到這,我心頭不由的一陣子心酸,爲什麼,總要去貪戀莫須有的東西呢?

在還有理智說服自己的時候,就停下吧。

我再次追上孫遇玄的腳步,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緒,然後說道:“你想要個什麼樣的衣服。”

拒嫁腹黑闊少 他連看都沒有看我,就說:“你給我挑。”

“我?”我驚訝的說:“我從來沒有給男人買過衣服。”

“今天開始學。”

“嗯?什麼意思。”

“以後,我所有的衣服都交給你買,記住,我很挑剔,就算是衣服上有一個線頭也不行。”

我看着他一副面不改色的樣子,就來氣:“你得寸進尺。”

“嗯,不錯。”他寒寒的誇讚道,頓時嚇得我不敢出聲了,他轉過身,擋住我的視線,高高的個頭壓迫着我,不斷的有低氣壓朝我傳送過來,他聲音的優雅而危險:“敢這麼跟你的金主說話。”

我頓時啞言,跟個怕被切斷經濟來源的媽寶一樣,低眉順眼的說:“我就是過過嘴癮,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

他完全不理會我的阿諛奉承,而是正經的說道:“過嘴癮不是這麼過的。”

“那怎麼過?”

孫遇玄沒有立即回答我,而是凝視我,緩緩伸出點點粉舌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我見狀,瞬間明白了過來,整個人木然的看着他,臉瞬間紅到了脖子根,大腦根本派不上用場,只知道傻傻的看着他,說不出話來!

孫遇玄似乎對我這個反應很滿意,微微勾了一下嘴角,指着旁邊的店說:“就這吧。”

“哦,好。”我呆呆的點了點頭,彷彿說出來的話都在灼燒着嗓子。

我用手輕輕拍了拍臉,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只是這樣的冰涼持續的很短暫,不一會兒,便被燥熱給代替,周圍的人紛紛側目而視,大概覺得我是個喜歡自導自演的瘋子吧。

都怪孫遇玄,爲什麼突然要勾引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很容易被勾引嗎!

真是丟死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改掉臉紅的這個毛病,免得再被孫遇玄笑話,真是太不公平了,憑什麼我要爲他一個小動作而內心波動不已!爲什麼我不像他那樣高冷!

對,我要高冷一些。

隨即,我強裝鎮定,擡起下巴走進了店裏,孫遇玄已經恭候我多時了,手插在口袋裏,站得筆直,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然後我的一顆心七上八下,眼神又不自主的慌亂了,說好的高冷呢!

走進店裏之後,店員上前熱情的服務:“您好,女士,請問您是來給您男朋友挑選衣服的嗎?”

“不是。”

“那是?”

“一個老爺爺。”我用眼角的餘光瞥見了孫遇玄,他眼皮微垂,睨着我,看的我不禁心裏暗爽。

店員面色一干,吱唔的說道:“爺爺的話,可能沒有合適的,我們店裏的衣服都比較偏年輕化。”

“奧,不好意思,我剛剛說錯了。”我對店員說道:“其實是我哥。”

穿越戰國——常磐紅葉 孫遇玄輕哼一聲,似乎對這個稱呼很滿意。

“您哥哥年紀有多大呢?”

“這個具體我也不知道,大概二十六到三十?”我不確定的說道,那店員臉色一僵彷彿在說‘你連你哥的年紀都不知道’

“但是他長得比較老。”我補充道:“所以你幫我介紹一下比較顯年輕的衣服吧。”

孫遇玄聞言,眉頭微壓,他越是這樣,我越是詆譭他來勁。

店員哦了一聲說:“顯年輕的話得要挑個淺色系的衣服,像白襯衫……”

她話還沒說完,我便搖頭打斷了她:“不行,他穿白色太難看了。”

我話音一落,孫遇玄的眉頭壓的更低了,我見情況不妙,趕忙說:“那個,我自己看吧,麻煩你了。”

“哦,好的。”她禮貌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後,便走開了,心裏大概在想‘這女的是不是有病。’

“老爺爺?長得老?穿白色衣服難看?”孫遇玄重複這麼一段話,我假裝聽不見的挑選衣服。

“嗯?”他再次提醒道。

“我現在不能看你,也不能跟你說話,店裏有監控,別人會以爲我是神經病的。”

“你剛纔表現的就不是了?”

我撅起嘴巴,不滿的說:“誰讓你剛剛……”我想說的話噎在了喉嚨裏,該用什麼措辭呢,挑逗我?勾引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