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要死了,這筆債豈不是要記在秦太公的頭上,所以,我不准你死!”

秦羿冷冷道。

“我不死,難道被那臭狗、畜生玷污嗎?”

“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管我的生死。”

賈小圇嗚咽出聲,捶打着秦羿。

“哼!”

“你要死,也不急在這一時,先看完了這齣戲。”

秦羿冷笑了一聲,推開賈小圇,殺氣騰騰的走向了紀曉風。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殺機便陡然攀升,大廳內頓時莫名起了一股寒意,仿若進入了寒冬臘月。

“你,你想幹嘛?我告訴你這可是在紀家,我勸你別撒野!”

紀曉風頭皮一陣發麻,嚇的連忙退到了上首,躲在了紀大福身旁。

“撒野?紀家滿門豺狼,蒼天不容,今日我便要滅你全家!”

秦羿負手踏步向前,傲然之聲在大廳內激越迴盪,震的衆人耳膜生疼。

“哈哈!哈哈!”

“滅我滿門?你當老子是被嚇唬大的?”

“原本以爲你小子會識趣賣個乖,爲我所用,沒想到你偏要作死。”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滅我滿門,來人啦,給我剁了他喂狗。”

紀大福大手一揮,大廳百十個斧頭打手,齊齊衝殺了過來。

“完了,完了!”

“還真是來挑人場子的啊,這也太狂了點吧。”

狄風雲與魏威驚的目瞪口呆,萬萬沒想到秦羿居然單槍匹馬,一言不合,就要在紀家的地盤上開幹了。

唰唰!

打手們利斧往秦羿身上劈了過來。

“找死!”

秦羿一拂長衫,輕輕一跺腳。

頓時一道氣浪自腳下如潮水般四散開來。

他現在幾近神煉,氣浪如刀,所到之處,衆人雙腿如被激光所掠,盡皆斷裂。

不少人,腿斷了,卻沒知覺,人依然保持着前衝之態,一頭栽倒在地上,以至於大廳頓時摔倒了一大片。

一時間地上滿是斷腿,鮮血橫流,只是一跺腳的功夫,便已是成了地獄。

“啊!”

打手們這纔回過神來,倒在地上慘叫不已。

“黑老,白老,這,這是咋回事?”

紀家父子嚇傻了,他甚至都不明白秦羿是怎麼出手的,這些人的腿就全斷了。

黑白二老乃是武道界邪派有名的高手,此時一見那些打手斷腿處,平切整齊,便知秦羿所放勁氣之霸道、鋒利。

“勁氣外放,殺人如無形,是宗師!”

“這小子居然是宗師。”

黑老驚叫了起來。

他們原本以爲秦羿再能打也就是個內煉巔峯,便是絕世天才了,不曾想這小小的鳳安,竟然來了一位如神龍般的少年宗師。

“宗師!”

紀家父子不懂武道界的規矩,但狄風雲與魏威卻是明白的很。

宗師如神!

他們秦羿的大哥竟然就是一位宗師,難怪他如此傲氣,天下之人不入法眼。

此刻,他們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對秦羿又多了一分敬意。

“原來是宗師當面,倒是我兄弟二人失敬了。”

白老拱手拜道。

“白老,宗師很了不起嗎?”紀曉風不滿的大叫了起來。

“紀老闆,老夫建議你最好斟茶,道個歉,賠點禮,這事就算了了。”

“鬧起來,對誰都沒好處。”

白老微微嘆了口氣道。

他倒不是嚇唬紀大福,能成爲一方宗師,還如此年少,即便不是出自名門大派,也必有高人指點。

這絕對不是一個凡夫俗子所能惹得起的。

“我說你們兩個老東西,我們紀家花這麼多錢,養你們吃白飯的?”

“艹,你們不也是宗師嗎?跟他幹啊。”

紀曉風急了,直接爆了粗口。

“沒錯,我紀家是秦侯義族兄弟,要是被這麼個毛頭小子給嚇唬住了,以後這臉還怎麼擱啊。”

紀大福附和道。

“這位小兄弟,我二人是塗山彭氏兄弟,給個薄面,請吧。”

黑白雙煞聞言頗是無奈,上前拱手拜道。

“區區螻蟻,狗一樣的東西,也配跟我談臉面。”

秦羿夷然冷笑,踏着血水,揹着手往上座逼了過去。

“小子,你這是給臉不要臉,今日便要讓你領叫我黑白雙煞的厲害。”

黑老頭脾氣暴躁,那容得了秦羿當面受辱。

他二人都是踏入罡煉的宗師,各修冰火絕學,聯手同心,便是一些門派掌教都要忌憚三分,在武道界那也是橫着走的主。

他們料定秦羿也就是出生名門,天縱奇才,摸到了宗師門檻,這才狂妄自大,囂張無比。

今日就是不打殺,也一定要給這小子點教訓瞧瞧。

老哥倆互相望了一眼,同時爆喝,運足了十成罡氣,往秦羿狂轟而來。

轟!

黑老使出的是烈炎掌,全力之下,烈焰滔滔,當空而舞。

大廳衆人頓時如同身置烤爐,皮焦肉疼,好不難受。

白老也是不甘示弱,寒冰掌緊隨而上,霎時,又是一股奇寒襲來,茶盞結冰,大柱凝霜,氣勢驚人。

這一冰一火,可是讓人體會了一把冰火兩重天,受盡了苦頭。

老哥倆一個凌空冰勁奇襲,一個火攻下盤,一上一下,配合極爲默契,幾乎封死了秦羿的所有退路。

單從局面來看,兩大宗師全力圍剿秦羿,怎麼看都是勝算十足。 秦羿並沒有動,漆黑如墨的瞳孔,沒有半點情感!

就在二老近體之時,他的瞳孔內,陡然寒光四射,嘴角浮現出了一股森寒邪意。

哼!

“區區初期宗師,不足三萬斤氣力,也敢與我爲敵?”

秦羿不閃不避,生受了二老雙拳。

唪!

冰火之勁狂催而入!

然而,讓黑白雙煞失望的是,秦羿如泰山般紋絲不動,臉上的笑意反而是更勝了。

怎麼會這樣?

二人心下大驚?

要知道他們修煉的是冰火兩種截然不同的罡氣,無論如何化解,必中另一人的氣勁,可謂是無解。

便是一般的罡煉中期宗師也不敢說生吃他們的全力一擊。

唯一的解釋,面前這位少年!

根本不是宗師,而是武道界鳳毛麟角的罡煉後期大宗師!

不好!

二人心下大驚,飛身疾退!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秦羿那張邪氣的臉,如同死神一般,深深的烙印進了他們的靈魂深處。

“龍雷動!”

秦羿輕描淡寫的斜裏一記衝拳!

雙拳敵四手!

沒有劇烈的轟聲。

隨着一聲輕微的摩擦聲,時空在這一刻彷彿完全靜止了下來。

三人依然面對面,安然的站着,連衣衫都不曾有絲毫破損。

沒有知道到底誰輸了。

也沒人敢問。

這是主宰命運的一次對擊!

秦羿贏了,紀大福相信這個獨闖龍潭的少年會把紀家掀個底朝天。

秦羿要是輸了,對賈小圇、常逍然等人來說,那就是噩夢!

這一刻大廳內,死一般的寂靜,每個人都瞪着眼,望着場中的三人。

“秦,秦羿!”

賈小圇鼓起勇氣,揪着心喊了他一聲。

秦羿微微一笑,揹着手往前邁了一步。

“等……等!”

白老嘴角蠕動了一下,沙啞出聲,這兩個字像是耗費了他畢生的氣力,說的極是艱難。

秦羿停了下來。

“你……你到底是誰?”

白老用最後的一絲生機,從牙縫中蹦出幾個字。

一旁的黑老早已說不出話來,在意識泯滅之前,他唯有用死氣森然的眼神,看着秦羿,想要知道答案。

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會死在一個少年之手!

更可怕的是這位少年還是位大宗師?武道界啥時候出過這等天才了,若不能得其名,死不瞑目。

“我姓秦!”

秦羿漠然道。

天下間有幾個姓秦的少年,能有如此修爲?

“是……是……你!”

白老臉上流露出一絲釋然苦笑,老哥倆互相望了最後一眼,轟隆,同時倒地氣絕。

秦羿面無表情的跨過屍體,眼皮都沒張一下,就像是地上死的是兩條狗!

黑白雙煞就這麼死了!

所有人都望着那個青衫少年,此刻他就像是一座移動的高山,令人只可仰視!

一招擊殺兩宗師,這是何等神人?

即便是賈小圇等人並非武道界修煉者,也爲秦羿身上那種肅殺的王者之氣所震懾。

紀大福父子一步步的往後退着。

原本身邊跟隨的打手、武道界高手,在二老慘死後,以捲毛爲首,全都嚇的跪在了地上,磕頭求饒!

“爸,爸你快想想辦法,他會殺了我們的。”

紀曉風嚇的面無人色,抖抖索索的哀求道。

“別,別慌!”

“咱們還有王牌!”

紀大福深吸了一口氣,知道是躲不過去了,猛地舉起大匾,哐噹一聲立在了身前。

“惡賊,睜大你的眼看清楚了,秦侯太公親賜大匾在此,休要猖狂。”

“你要再敢近前一步,便是與我江東侯爺爲敵。”

“難道你連侯爺都不放在眼裏嗎?”

紀大福指了指大匾上的題名,衝秦羿大喝道。

“這塊大匾或許能給你帶來榮華富貴,橫行兩江,令諸強俯首!”

“但它在我的眼裏,一文不值!”

秦羿冷冷一笑,一拂袖真氣掃在大匾上,咔擦!秦太公賜予紀家的大匾應聲成了碎片。

“你!”

“狂徒,你竟敢毀我大匾,敢辱侯爺,你這是在在找死啊。”

紀大福雙目睜的滾圓,痛聲慘叫,跪在地上,像瘋子一樣拼湊着大匾。

“羿哥,玩的太過了吧?”

魏威等人也是驚的站起了身。

秦侯何等人物,南方的神話,此刻那面象徵神話的大匾,就這麼生生被損毀了。

這分明是在打秦侯的臉啊!

狄風雲呆呆的望着秦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