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等快走到出口的時候,我終於看清楚了,這哪裏是亮光,而是十分耀眼的紅色!

心頭頓時一驚,我突然就想起來第一次撞見食人花的時候,在那個廢棄工廠子裏面,當時食人花也是紅的嚇人,就算是在黑夜中,也是十分的明顯!

難道,前面就是大日部落的入口了!?

老寨主和駱晉源頭一個衝了出去,緊接着,我的耳邊就傳來了駱晉源十分驚訝的聲音,“乾爹,這!”

來到這個地方的,看來就只有裴俊星和老寨主,駱晉源是沒有來過的,第一次見到驚訝也是在所難免的。

沒等老寨主說話,我們就已經跟着裴俊星走了出去,等看清楚眼前的場景時,我就忍不住往後猛地退了兩步,心裏驚訝的不得了!

饒是早已經想了個大概,但是乍一看到的時候,還是有點吃不消。

我們現在是在一個懸崖峭壁上,旁邊全都是峭壁,橫的着長長的一條小路,我而且還是個有點往下傾斜的山坡,也就裝的下一個人的樣子,我們四個並排着站在上面。

只要輕微動一動,都有可能跌下去,再往下,就是萬丈深淵,跌下去……恐怕就只有一個死!

腿忍不住微微發顫,楚珂攥住我的手,給了我一個安撫性的眼神,然後目光就落在了老寨主的身上。

很快我就鎮定了下來,也看向了旁邊的老寨主,只見他雙眼放光,興奮的看着頭頂。 解決了杜建和杜斌,紀凌風如同獻寶一樣地走到秦穆然的面前,呵呵地說道:「怎麼樣,然哥,我的表現滿意不?」

秦穆然看了看紀凌風,臉上滿是鄙視地說道:「小風,你現在真的是越來越兇殘了,俗話說打人不打臉,踢人不踢襠,你倒好,專門朝著人家臉上伺候了! 情根深種 這樣不好,很侮辱人格的!」

看到秦穆然義正言辭地說著,紀凌風也是笑著點了點頭道:「行,那我注意,下次直接踢襠!」

「.……」

聽到紀凌風的話,秦穆然算是無語了,這個傢伙,已經沒救了。

「胡先生,蕭先生,現在還有事嗎?」秦穆然將目光看向兩個已經嚇得傻不愣登的胡先生和蕭先生,打趣地問道。

「沒……沒有!」

胡先生和蕭先生回過神來,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既然沒有的話,那我們就離開了!胡先生,這件事就這麼結束了?」 轉角遇見你 秦穆然再次問道。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處理,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公道!」胡先生現在可算是知道秦穆然是一尊大佛了,連連討好地說道。

「嗯!」

說完,秦穆然便是帶著花朵朵和紀凌風離開了保安部。

看到秦穆然等人離開后,胡先生和蕭先生這才長長舒出了一口氣,全身放鬆了起來。

「好險!」

蕭先生不由自主地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得虧人家看不上我們這些小人物,要不然今天我們兩吃不了兜著走!」

胡先生仍是心有餘悸地說道。

「哎!真的是閻王打架,小鬼遭殃,咱們還是好好給這些大佛們擦屁股吧!」

蕭先生想了想說道。

「嗯!」

胡先生點了點頭,也沒有說什麼。

另一邊,秦穆然和紀凌風等人來到紀凌風的車旁,剛上車,紀凌風便是充當了開車小弟,問道:「然哥,時間不早了,咱們去吃夜宵吧?」

「好啊!好啊!正好我晚飯沒吃飽!」

不等秦穆然回話,坐在後面的花朵朵便是開心地狂點頭。

見到小姨子都這麼說了,秦穆然也只能答應了。

「然哥,你新把的妹子可以的,正點哦!」紀凌風上下打量了下花朵朵,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對著秦穆然說道。

「我把你大爺的妹!哥是那種泡學生妹的人嗎!」秦穆然直接一巴掌拍在了紀凌風的後腦勺上。

「那她是誰?不會是你見義勇為吧!」

紀凌風不解地問道。

「滾犢子!這是我小姨子,要不然我幫她幹嘛,我有那麼閑的沒事嗎?」秦穆然給了紀凌風一個大大的白眼。

「啊?原來是大嫂的妹妹啊!哈哈,小美女,你有男朋友嗎?」紀凌風打趣地說道。

「沒有!」

花朵朵看到紀凌風那猥瑣的神情,便是很冷漠地說道。

「那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啊,你看你姐和我然哥結婚了,你再和我在一起,那不就是親上加親了嗎?」

紀凌風撩花朵朵道。

「額……」花朵朵面對紀凌風這樣的尬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好好的開你的車!朵朵還在上學呢!再說了,你紀大少缺女人嘛!小心你嫂子弄死你!」

秦穆然立刻化解尷尬道。

「嘿嘿,我就是開個玩笑,妹子,別尷尬,哥哥帶你去吃好的串串!」

紀凌風尷尬笑了笑后,便是發動了汽車,然後向著一家燒烤店開了過去。

車停下,三人便是徒步向著馬路邊的一家小店走了過去。

「然哥,朵朵,今天帶你們吃一家中海我認為最好吃的燒烤店!」

紀凌風如同獻寶一般地說道。

「最好吃的燒烤店?真有這麼好吃?」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問道,因為在中海,紀凌風什麼樣的山珍海味沒有吃過,但是他卻說這麼一家路邊攤很好吃,定然有他獨特的味道。

「那是!一會兒你吃過就知道了!」

紀凌風賣了個關子說道。

「快走吧!我肚子都餓扁了!」花朵朵嘟著嘴說道。

「哈哈!行!一會兒讓你吃個夠!」

說完,紀凌風便是帶著花朵朵和秦穆然走到了路邊的那家看起來很是普通的燒烤攤。

此時已經是晚上八九點,還沒有真正到燒烤攤的黃金時間,但是此時燒烤攤門口已經坐了很多人,看起來生意異常的火爆。

紀凌風他們坐到了一個桌子邊,對著正在忙碌的老闆道:「老闆,點單!」

老闆正在忙著烤制串串,聽到紀凌風的聲音后,只是應了一聲,隨後店內便是出來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她拿著菜單輕快地走了過來。

「風大哥,你來了啊!」

年輕的女孩看到紀凌風后熱情的打招呼道。

「小緣,今天我帶了朋友來,先來五十串肉串,三個雞全翅,二十串掌中寶……」

紀凌風熟練地點了些道。

「然哥,你?算了,還是問朵朵吧!」

紀凌風看了眼秦穆然後便是搖了搖頭,接著將目光移向了花朵朵道:「朵朵你還想吃什麼?」

原本秦穆然還想開口,可是聽到紀凌風的話,瞬間便是又將話給憋了回去,額頭上冒出無數的黑線。

這個混蛋簡直就是典型的重色輕友。

「我要烤茄子和烤金針菇,燒烤必備!」

花朵朵看到秦穆然吃癟,整個人都樂了道。

「行,那就再來兩個烤茄子,六串烤金針菇!」

洪主 紀凌風又補充道。

「好的風大哥,酒水你們還要嗎?」

小緣問道。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今天我們就來點雪碧吧!」

紀凌風想了想說道。

「好的,風大哥,稍等一會兒哦,我個人送你一份花生米和涼拌黃瓜!」

小緣對著紀凌風偷偷眨了眼,道。

「那感情好!」

紀凌風笑了笑,然後小緣便是走進店內去準備食材了。

燒烤烤的很快,沒過多久,紀凌風點的便是齊齊上桌了,紀凌風拿了一個烤串吃了起來道:「來嘗嘗,絕對的美味!」

秦穆然和花朵朵各拿了一串后,嘗了起來,很快便是被這燒烤的美味所征服了。

觥籌交錯間,耳邊卻是傳來了一個嘈雜的聲音。

「老闆,你家女兒呢!」

聲音聽起來很是豪放,聽起來喝了不少的酒。

「這位兄弟,小女正在裡面忙呢,有什麼事情嗎?」

老闆見狀,立刻走過來說道。

「有事情跟你說有什麼用!我就是要找你女兒!」

聽到老闆的話,當即那人便是不悅地說道。

「這位兄弟,你喝醉了!」

老闆看這架勢,如何不知道這人心裡打的什麼算盤,當即冷聲道。

「我沒醉!你給我把你女兒喊過來陪酒,要不然,我今天砸了你的店!」

說完,這個男子便是將桌上的酒瓶扔了出去,可是這不扔不要緊,一扔卻是扔到了秦穆然他們的桌子旁邊,玻璃酒瓶碎裂,玻璃渣濺射到了他們的桌上。 我下意識的擡起腦袋往上看去,然後就看到了一片刺眼的紅,那是……成片成片的食人花!

心頭一驚,猛地低下頭看了看,然後又看了看上面,心裏一個想法已經確定,看來就是這裏沒錯了,這就是大日部落的入口!當初楚成掉下來的地方,沒想到這個老寨主當真找到了這裏!

上面的食人花全都是活的,看起來比康珊珊寨子裏面那顆,甚至比之前我在駱晉源寨子裏面操作的那些看起來還可怕不少!

一個個幾乎有兩人多高的樣子,比那些大了一倍不止,無數的藤蔓纏繞在一起,數不清的血紅色大腿一張一合的,將入口密不透風的擋了起來。

雖說在夢裏見到過很多次,但是怎麼也沒有這次親眼看到來的震撼。就是駱晉源,此時臉色也已經微微發白。

這些食人花看起來已經不像是死物了,它們就好像是活的一般,就好像是有了思想的一樣,所有的花骨朵都朝着我們一張一合的,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衝上來,將我們吞個乾淨!

我手有點發軟,下意識的摸住放在兜裏面的口琴,想着這些食人花一旦有動作,就立刻吹動口琴。

前幾次的經驗告訴我,這些食人花其實也並不是時刻都能隨着我的口琴而動作的,就像是上次跟凌歡在大牢裏的那一刻,我突然之間就多了一股力量,接着,就好像變得不是我自己了,這些食人花纔開始聽從我的指揮。

那種感覺,就好像,好像是有人在冥冥之中,控制着我一般!

“長生不老,這個天下都是我的!”老寨主突然發瘋一樣大笑出聲,滿臉貪婪的看着頭頂上的食人花。

我轉過腦袋,看了老寨主一眼,心頭一陣冷笑,沒想到這個老頭野心還真的不小。更加確定了我剛剛的想法,只能成功不許失敗!不然後果,當真是不堪設。

“裴俊星!”就在這個時候,老寨主突然大喝一聲。

“屬下在!”裴俊星應了一聲,然後就轉過腦袋看向我,我緊緊的捏着手裏的口琴,下意識的轉過腦袋看向楚珂。

楚珂拉着我往後退了一步,將我推到了山洞裏面站着,然後自己站在我的身前,也就是山洞的門口,眯眼盯着眼前的三個人。

駱晉源的臉色一沉,頓時怒道,“楚珂,你什麼意思?”

楚珂淡淡一笑,“在打開入口之前,我想確認一件事情。”

“什麼事?”駱晉源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納悶的看了楚珂的背影一眼,一時之間也猜不透他現在是打的什麼主意。

只見楚珂的目光在駱晉源裴俊星和老寨主三個人身上轉了一圈,然後才緩緩的開口,“這長生不老的寶物就只有一個,到時候我們進了大日部落,我到底是應該助誰得到呢?”

說着話,目光直接就落在了駱晉源的身上,脣角帶着略有深意的笑。

言下之意,這次去大日部落,那長生不老的神藥到底是給駱晉源,還是老寨主的,其實這件事兒毫無懸念,老寨主在這個地兒守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一直跟裴俊星在祕密的謀劃着,駱晉源一次都沒有來過,結果顯而易見。

老寨主明顯就是在防着駱晉源。

“當然是乾爹!”駱晉源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說着話,目光還看向了老寨主,我緊緊的盯着駱晉源的臉,很明顯的就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不甘。

看來剛剛楚珂話裏的意思,他也全部都聽出來了,長生不老又能得到強大的力量,這種誘惑,像是駱晉源這種人,根本就抵擋不了,只要心中有了縫隙,分裂也就在一瞬之間。

這會兒,我終於明白了楚珂話裏的意思,原來他是想離間老寨主和駱晉源。

雖然現在駱晉源表面上是支持老寨主的,但若是真的到了關鍵時刻,恐怕就不是現在的情形了。

眼瞅着,老寨主的臉上的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看向駱晉源的目光中也充滿了讚賞,直接朝着我和楚珂擡了擡下巴到,“既然現在已經確定,還不快動手。”

“哦?”楚珂尾音微微輕揚,目光還是緊緊的鎖住駱晉源,“我倒是覺得,老寨主一把年紀了,這個大好的機會,還不如給了寨主。老寨主和寨主父子情深,寨主日後能獨霸一方,也肯定不會虧待了老寨主的。”

說完話,楚珂又看向了老寨主,低聲問道,“您說是不是?”

楚珂這話一落,我就看到駱晉源的臉上閃過一抹狂喜,然後猛地轉過腦袋,滿臉期盼的看着看着老寨主,明顯是將楚珂的話聽進去了。

“乾爹……”

駱晉源剛說完了話,老寨主臉色突然就是一沉,一巴掌用力的甩在了駱晉源的臉上,怒喝道,“滾開,也不看看你是什麼東西,你現在擁有的,全都是我施捨給你的,你憑什麼跟我爭?”

裴俊星意味深長的看了楚珂一眼,臉上掛着吊兒郎當的笑,卻並沒有說什麼。

“嘖嘖……”楚珂搖了搖頭,不贊同的說,“兩位何必爲了這個反目成仇呢。”

我順勢接道,“說的也是,不過就是個長生不老的藥物而已,就算得到了能夠力量無邊,天下第一,那也抵不過老寨主和寨主的父子感情啊。”

我說完這句話,果然就看到駱晉源本來憤怒的臉上更加猙獰了,捂着臉看着老寨主,眼神帶着怨毒,眼瞅着就要真的反目成仇了。

成了!

我跟楚珂對視一眼,看到楚珂嘴角幾不可聞的笑意,我也忍不住咧起嘴笑了笑,然後朝着那一對父子道,“不知道兩位可確定好了?確定好了支會我一聲,我們定會盡全力相助。”說着話,我就將口琴拿了出來,在兩個人的眼前輕輕揚了揚。

老寨主的臉色變得鐵青,興許是沒有想到駱晉源竟然會公然跟他對抗,看向我和楚珂的眼神中,也充滿了殺意。

“乾爹,孩兒若是能拿到這個長生不老藥,定然不會虧待您的》”駱晉源終究是不甘心,往前走了兩步看着老寨主出聲道。

“狗東西,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你了!”老寨主怒吼一聲,然後朝着裴俊星道,“裴俊星,給我殺了他!”

裴俊星聽了後,聳聳肩膀,笑道,“老主人,很不巧,我和這兩位的意見,也是不謀而合呢。”

說着話,就往後退了兩步,直接湊到了楚珂身邊,然後一躋身,就進了洞裏面,進來以後還順勢拽着楚珂的胳膊,將他給拉了進來。

楚珂垂眸掃了裴俊星的手一眼,將胳膊抽了出來。

裴俊星臉上掛着笑,也沒尷尬,只是攤了攤手,將手插進了褲兜裏面。

我狐疑的看了裴俊星一眼,實在是想不通他這個時候又是打的什麼主意。

而外面的老寨主聽了裴俊星的話以後明顯是十分的憤怒,臉都氣的泛青了,眼帶殺意的看了我們一眼,冷笑道,“看來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

反觀駱晉源,聽了裴俊星的話以後臉色頓時就是一喜,明顯底氣更加足了的樣子,朝着老寨主笑道,“乾爹,您老人家已經活了這麼多年,算是夠本了,還不如把這次機會讓給孩兒。”

老寨主冷笑一聲,“放屁!”

緊接着,連個人一言不合,已經打了起來。我們趕緊往洞裏又走了幾步,以防止殃及到我們就得不償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