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黑暗中,一個黑影隱約間出現在自己面前,不斷朝着自己招手。

趙小川眼神迷茫的看着對方,慢慢地向着對方靠近。

“你是誰?”

趙小川走到對方身前,停了下來,開口問道。

“我是…….你啊!”

聲音斷斷續續的傳出,趙小川一愣,沒反應過來對方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一層血色光芒大放,周圍的一切都變的清晰起來。

“啊!”

趙小川驚呼一聲,倒退五六步,六個血色漩渦浮現,眉心的一點綠芒顯現,黑色手爪瞬間出現在他的眼前。

“你是什麼人?”趙小川大聲喊道,滿臉驚恐。

扭曲的手腳被生鏽的鐵鏈懸掛着半空中,漆黑的血液已經在他的身上凝固,滿身的膿包中白色肉蟲緩緩蠕動着。

亂糟糟蓬亂的髮絲間一雙腥紅的眼睛,而他的半張臉已經風華,變爲慘白的骷髏,另外半張臉則潰爛不堪,一片粉色的肌肉。

眼前的人,不,他已經不能稱作人了。

當他聽到趙小川質問時,他咧嘴一笑,腥紅的眼睛緊緊的盯着趙小川,說道:“我就是你啊!”

話音剛落,被懸掛的他臉上的皮肉蠕動,逐漸的變成了趙小川的面孔。

趙小川微微一愣,正在好奇時,低頭一看,他的腳下出現了一片透明的湖水。

湖水中自己的面龐竟然變成了他……

“不,這不是我!”

趙小川慘呼一聲,跌落在地面,然後“嘩啦”一聲,從湖水中掉了下去。

同時湖水快速的渲染成一片血紅,不一會兒變成了一片血湖,而趙小川在湖底看到那變成自己的怪物不斷地仰天狂笑着,直至自己墜入湖底,眼前一片漆黑。

……

“趙小川,你醒醒,醒醒啊!”

蘇雨晴看着渾身顫抖,渾身虛汗的趙小川不斷地拍打着他的臉龐。

一旁蘇小礙、蘇小丁、蘇成微微皺眉看着蘇雨晴。

“姐姐,這傢伙是不是不行了?要不幹掉他得了,現在華夏各個勢力都在看着我們蘇家,而且軒轅家也好幾次來過了,我們在這麼拖下去不是辦法啊!”蘇小丁開口說道。

“沒錯,姐姐,很顯然他是靈魂受到了重創,根本無法恢復,我們把他交出去,別的勢力肯定是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不如殺了他,這樣我們和這傢伙也算是撇清了關係。”蘇小礙點頭附和道。

蘇雨晴手上一頓,轉頭看向房間中蘇成,道:“爸,你也是這個意思?”

蘇成微微皺眉,沉吟片刻,道:“雨晴,你要知道如果不是華夏御鬼盟幫忙,我們是不會成功在米國地盤上救出輪迴者,而且我們蘇家現在和軒轅家綁在一起,若是軒轅家的人來了,恐怕……”

“我不會把他交出去!”蘇雨晴斬釘截鐵道:“先不說趙小川本身就是輪迴者,我們研究他本身就有相當大的價值,單單是他身上的本源輪迴碎片就值得我們蘇家搏一搏了。”

幾人沉默,他們知道蘇雨晴說的是實話,但是現在的趙小川在靈魂方面傷的實在是太重了,而治療靈魂的藥草又相當珍貴。

“爸,我敢保證若是我們研究出了輪迴者的身體,那就相當於得到了一個寶庫,到時候我們蘇家一定會壓住軒轅家,成爲第一世家的,難道你不想讓蘇家成爲第一世家麼?”

蘇成聽到蘇雨晴的叫聲,眼前一亮,思考片刻,咬牙道:“晴兒,我最多在給你拖一天時間,到時候如果輪迴者還不醒過來,那就讓他死吧!我們蘇家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

蘇雨晴長長的出了口氣,露出心安的神情。

而就在此時,一個人影從外面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顧澄?不是讓你穩住外面的人麼?”蘇成問道:“是不是那些勢力又在搗亂了?不用管他們,現在雲南戰線這邊其他家族的主要人物還沒有趕來,他們最多也是喊喊,根本不能把我們蘇家怎麼樣的。”

顧澄搖搖頭,道:“家主,不是這樣的,而是之前你讓我找的人主動來這裏了。”

“我讓你找的人?什麼人?”蘇成皺眉道:“我有下過這樣的命令麼?”

“家主,湘西趕屍人!你忘了麼?當初你讓我一直在找他啊!”顧澄說道。

“什麼?找到湘西趕屍人了?”蘇成驚訝道,周圍蘇小丁、蘇小礙、蘇雨晴驚喜地看着顧澄。

蘇成一愣之後,哈哈大笑起來:“雨晴,這輪迴者可這是好運氣啊!要知道每一代湘西趕屍人在靈魂上的造詣可是非常深厚的,這小子有救了!”

…….

依然是房間中,一個身穿黑袍,馬臉青年坐在牀邊,正在爲昏迷的趙小川把脈。

蘇小丁、蘇小礙、蘇雨晴、蘇成、顧澄五人站在房間中,皺眉看着眼前的場景,彼此私下的小聲討論着。

“爸,你確定這人就是當年的那位老前輩?他看起來大不了我們幾歲啊,而且長得還這麼醜!”蘇小礙出口說道。

“別胡說!”蘇成恨恨瞪了蘇小礙一眼,低聲道:“別看對方年紀不大,但實際上年齡至少已經有一百多歲了。”

“怎麼可能?”蘇小礙震驚道,周圍幾人驚訝地看着馬臉青年,滿臉不可思議。

“湘西趕屍人一脈是御鬼界中的異類,在靈魂研究上遠超其他御鬼師。當年華夏和霓虹國大戰,華夏御鬼師和霓虹的術士之間大戰中流傳着一句話——‘湘西趕屍一人,可抵萬人大軍’。”

“萬人大軍?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蘇雨晴低聲道。

“萬人?哼,你知道一個生死境的御鬼師可以控制多少屍體麼?整整十萬!”蘇成不屑道:“想一想,十萬屍山屍海齊齊想你壓來,哪怕是涅槃境的強者都要膽寒,況且兩軍廝殺後,那些屍體會被對方控制,攻擊更是不知道會從什麼地方出現,你說那有多恐怖?”

“嘶~”幾人倒吸一口涼氣。

“當然這也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還是他們的祕法。”蘇成道:“傳說中修煉到涅槃境的湘西趕屍人可以達到不死不滅的境界。”

“不死不滅,這怎麼可能?”幾人繃大眼睛,齊齊地聲驚呼一聲。

牀邊的馬臉青年似乎聽到了這邊的動靜,轉頭向着這邊看來,幾人連忙分開,不過餘光都不由自主偷偷地打量着對方。 格蘭塞堡城,日出東方,晴空萬里。

維特大酒店,格蘭塞堡城最負有盛名的酒店之一,也是維特家族的支柱產業。

今天,這裡有些熱鬧,氣氛喜慶,鮮花密布,一場盛大的婚禮,正在拉開序幕。

酒店大門外,停滿了一排排的豪車,貴賓環繞。

秦穆然悠然度步,朝維特大酒店走去,手指間夾著一根燃燒過半的香煙。

秦穆然整理衣裝,淡然朝酒店大門走了進去。

剛進到大廳,兩旁幾名西裝革履的西方人,便立刻上前攔截。

「這位先生,你的請帖呢?」

一人問道。

「請帖,沒有。」

秦穆然風輕雲淡說道。

兩名西裝大漢,互視一眼,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沒有請帖,就請離開這裡。」

一名大漢語氣一轉,聲音瞬間冰冷道。

「我來這裡,是想和你們維特家族的當家人談點兒事情,好狗不擋道,讓開!」

秦穆然淡然笑說。

幾名西裝大漢眉頭一皺,立刻感覺秦穆然來者不善,嘴角都揚起一絲不屑的笑意。

維特酒店!

這裡畢竟是維特家族的地盤兒,而今天,又是維特家族大少爺的維特克欽的大喜日子,一般人,誰敢來找茬兒?

「你說什麼?好狗不擋道?呵呵……」

「這小子腦袋被門擠了吧!他以為自己是誰?」

「哈哈……」

四周響起一片嘲諷的笑聲,在他們看來,秦穆然站在維特家族的地盤兒說這話,有些自不量力。

就在這個時候,酒店內,維特克斯走了出來。

「出什麼事情了?」

維特克斯冷聲問道。

幾名西裝大漢回身,立刻收斂態度,畢恭畢敬。

「二少爺,這裡有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沒有請柬,想硬闖咱們維特大酒店。」

一名西裝人問道。

維特克斯眉頭一皺,目光看向秦穆然,神情一愣,眼球中彷彿都要迸射出火花兒來。

「是你?」

維特克斯驚訝道。

昨天在火車上,秦穆然差點兒害的自己斷子絕孫,這個仇,他正愁沒地兒找人,想不到秦穆然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啊呦,好巧,咱們又見面了,你的小兄弟還好嗎?」

秦穆然笑道,目光不禁朝著維特克斯雙腿間看了一眼。

維特克斯兩拳一握,瞬間怒從心生。

「本少爺正愁找不到你,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你可真是個愚蠢至極的傢伙。」

維特克斯冷笑說道。

「哦?找我,你是嫌我昨天用力小了,想讓我再給你補一腳嗎?」

秦穆然笑道。

「哼哼……東方人,你以為這裡,還是在列車上嗎?」

維特克斯冷聲說道。

在列車上,他確實奈何不了秦穆然,可在自己家地盤兒上,他認為自己佔據絕對的主場地位。

秦穆然神情悠然,面帶笑意。

「這裡確實不是列車上,不過,那又如何?」

秦穆然笑道。

維特克斯並未多言,只是冷冷一笑,身後立刻衝出十幾名西方大漢,戴著墨鏡,渾身殺氣,將秦穆然團團圍了起來,於此同時,引來無數過客看熱鬧。

「我說過,好狗不擋道,可想不到,維特家族居然沒養一條好狗,我只是來找你們家主談點兒事情,你們就這麼迎接客人,嘖嘖……」

秦穆然戲謔笑道。

他的話,無疑徹底激怒了四周所有保鏢。

「想見我父親,呵呵……可笑,就憑你,還沒有資格進入我們維特家一步。」

維特克斯冷聲笑道。

「是嗎?」

「如果我非要進去的話,你們能攔住嗎?」

秦穆然說道。

抵死纏綿·馴服小妻子 「你可以試試,不過,我可以提醒你一句,他們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下手沒有輕重,萬一打死你了,你可別怪本少爺沒有提醒你。」

維特克斯得意說道。

話音落下,兩名黑衣大漢,率先左右齊出,快步朝秦穆然踏步而來,身影帶風,速度極快,渾身都閃過一絲絲的寒氣,在靠近秦穆然五步之內,雙雙出拳,左右夾擊而來。

秦穆然目光淡然,神情不變。

就在兩人拳頭靠近自己瞬間,秦穆然身影快速一閃,瞬間消失在兩人視線當中。

「人呢?」

「不知道,剛才還明明在這裡的,怎麼莫名消失了?」

就在兩名大漢驚疑之時,兩人身後,身影一閃。

「Hello!你們是在找我嗎?」

聽到聲音,兩人回身,看到的卻是秦穆然迎面打來的拳頭!

「啊!」

兩聲慘叫后,兩名一米八九的西裝大漢,瞬間雙雙倒地,動彈不得。

秦穆然活動手骨,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目光看向維特克斯。

「這兩個貨色,還不如昨天在火車上那幾個貨色,你們維特家族,難道真的就沒有幾個能打的嗎?」

秦穆然笑道。

伴隨著兩名保鏢的倒下,維特克斯並未驚慌。

這裡是維特家族的酒店,自己有的是人,不過倒下兩個小嘍嘍而已,還不足以讓他感覺到驚恐。

「你似乎很能打,那就讓他們一起上去陪你玩玩兒吧。」

維特克斯言罷,朝其餘十餘名高手使個眼神,剩餘十幾人,立刻隨身甩出一根根甩棍,一擁而上。

秦穆然眉頭不禁搖頭,冷冷一笑。

像這種貨色,放在夏國,不過就是一群普通高手,對付一般人,確實有用,可是在實力達到化勁大圓滿的東皇面前,連宗師和古武強者,都不過是螻蟻而已。

高手算些什麼東西?連東西都算不上!

秦穆然身影帶風,四下一閃,速度極快,猶如閃電,穿梭在十幾名維特家族的高手之間,拳腳起處,橫掃一片。

短短几秒鐘后,十幾名高手,已經全部倒在地上,痛叫聲一片。

因為速度太快,圍觀的人,甚至都沒有看清楚,秦穆然到底是如何出手做到的?

等秦穆然再次站定,已經是站在維特克斯面前,兩人僅幾步之遙。

「現在,我有資格進你們維特酒店了吧!」

秦穆然笑道。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

維特克斯驚恐道。

「我說過,我只是想見見你們家當家人,和他談點兒事情,沒別的意思。」

秦穆然笑道。

「想見我父親有什麼事情,跟我說也一樣。」

維特克斯說道。

秦穆然目光打量一眼維特克斯,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緩緩抬手,露出手腕上的蓮花金手鐲。

「我只是想問問你們,這個手鐲的主人,現在在哪兒?」

秦穆然臉色一轉,語氣瞬間冰冷起來。 “你們去給我尋找這些藥材來!”馬臉男子淡淡說道,然後說出一連串藥材的名稱。

蘇家人面面相覷,眼中充滿疑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