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本章完) 秦海,隱藏在劉少公司的鬼域A鬼,實力深不可測,並且是這次食人鬼事件的策劃者。

我在蕭晟的幻境中,將目前所知的一些線索和鬼怪做成了一個線索牆,秦海的這段介紹就是寫在紙上貼於牆面的。蕭晟站在我身後,安靜地看着這些信息,弄得我很難爲情,總會以爲他要提出反對的意見,或者是嫌棄我打亂了屋裏原有的佈局。

而我真的只是在蕭晟那間現代的書房中找到一面不太豐富的牆面,然後把紙片一張一張像拼圖一樣附在着在牆壁。稍稍用了一丁點精神力,既沒有用膠帶也沒用釘子,勉強能得個節能環保的稱號。

我還是不好意思地說:“事情太多總要這樣記下來,不然會忘記還會亂掉。你如果不高興我這樣用,我會想別的方式。”

蕭晟說:“沒關係,影響不大,你想這麼做就做吧,記得信息填的全一點。”

“蕭晟,你對食人鬼瞭解的多嗎?”我問。

“湊合吧,小莫和崇武不是解釋過了?基本就是那麼回事。”蕭晟道,“聽你下午的意思,你還想幫助劉少。”

我的確是這麼打算的,從小莫那裏一回來,我就想到製作線索牆,於是一頭扎進了幻境中,現在看看時間倒是快到直播時候了。

蕭晟推測道:“估計今天會有人在直播中提到劉少公司的事情,你做好應對的準備。還有,剛纔小盼就在樓下叫你,你去看看吧。”

誒?那你現在才說!我離開幻境,果然聽到樓下小盼在叫我。我三兩步走出去,下了樓,原本她正陪着包子看電視,現在竟然是在看新聞。再一看新聞的內容,我也驚訝。

有地方衛視說了劉少公司的事情,小盼就是看到這個才喊我下來。

“小童,這是劉少的公司誒,怎麼出了這麼嚴重的事情,你問他了嗎?他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危險?”

“嗯,我聽到林宇和大利說了這個事情,劉少他……沒事的。”

應該沒有事吧,具體的我並不清楚。

小盼察覺到異樣,但沒有繼續追問這個,而是說:“太慘了,總覺得最近不太平,小童你覺得呢?”

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包子看了看我,從沙發的一邊跑到我這裏,然後撲倒在我身上,有意撒嬌道:“小童我們上樓好不好。”

他眨巴着眼睛,我立刻會意,他是想替我解圍。我抱起他笑道:“你困了我們就上去睡覺。”

小盼說:“是該早點睡,剛纔看了好長時間的電視呢。”

我瞧着包子的臉:“以後要規定你每天看電視的時間了,才這麼小,可不能上癮。”

包子的眼中流露出不解:明明是幫你解圍,怎麼把我算進去了?

我淡笑着抱起他上樓,包子趴在我身上對小盼揮手:“小盼姐姐晚安。”

回到臥室,包子化成狐狸的模樣,衣服立刻鬆垮在地,他竄到牀上趴好:“小

童你剛纔怎麼了?”

“有些事情小盼還不瞭解,所以我不能說,剛纔多虧了你解圍,如果小盼繼續問下去,我就爲難了。”

“我能知道嗎?”

“能是能啦,但我已經不知道要從哪裏說起了,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沒辦法一一講給你聽,你就知道那個劉少是以前我們都認識的人,後來因爲一些事情我們把他的記憶抹除了,但這件事小盼不知道。”

包子努力理解了一下:“嗯,果然複雜,我還是別問了。反正你們記得遇到事情呼喚我,我也是可以幫上忙的,要不我怎麼會這麼小就能做上狐王的位置呢!”

我奇道:“狐王不是世襲的嗎?”

“當然不是,狐王是在同輩中選出天賦最高的!莫哥哥之前被選中就是因爲有一項天賦突出,後來莫哥哥跑掉,才重新進行選舉的。”

我好奇:“小莫的天賦是什麼?”

“莫哥哥的靈力很厲害的!”

“哼,那隻狐狸的靈力能算得上厲害?”蕭晟忽然出現在我身旁,“或許莫玄在你們狐狸族中已經算厲害的了,那你們還真是弱啊。”

包子大爲不滿:“喂,別以爲我怕你!你這麼說我族人……”

蕭晟靠近他,勾起脣角:“你不怕我?”

狐王自覺往後挪一步:“你你你走遠點!”

蕭晟輕笑出聲:“你一屆狐王也這般膽小,如何統領下屬。”

我看不過去,制止蕭晟的作爲,把小狐王拎到一邊:“我要開始做直播,你乖乖在牀上待着,困了就睡。蕭晟,幫我做一些特殊效果吧。”

蕭晟眯起眼睛看着我:“你什麼時候開始學會指揮我了。”

我動作一僵,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那個,啊,有人問劉少公司的事情了!”

天助我也,關鍵時刻幫了我的忙。

“……”蕭晟默然無語,盯着電腦屏幕。

屏幕上有人說:剛看新聞報道我們公司發生的血案,你們看了沒?聽說了沒?微博熱搜榜應該出來了,但是好像聽說被我們老總買斷,就給掐了。今天我在公司親眼看到那個電梯裏的血,跟血漿噴濺似的,滿電梯都是,一整天空氣裏都是血腥味。

有人跟着說:那你怎麼能呆的下去的?

對方回道:工作嘛,不工作哪來的錢。

我想露面問問題,結果蕭晟按住我:“我追溯到那一頭去看看,你先準備直播。”眼看着蕭晟消失在我面前,並且有靈力鑽入電腦屏幕。

我正經開始今晚的直播,開場前照例簡單和大家討論一下這個事情,聽聽大家的看法,再整理好把我自己的看法說出來,基本無關痛癢,重點信息我全部都沒有說。

結束直播,我去網上搜索了這個事件的關鍵詞和前因後果之類,同時看到網友們的討論,他們猜測的更不靠譜,什麼魔鬼來襲,死神來了還有說報復的,總之沒什麼可信的,白白增加熱

議度。

從某種意義上,可能這也是好事,正因爲有了熱門度,受到了關注,這件事情在網絡上的曝光量反而很高,我看到一些只在小莫帶回來的監控中才能看到的畫面,雖然短短几秒,但都是監控裏的。

監控若是流出,也只可能在兩個層面,一是公司,而是警察內部。

警察內部估計不論,洛餘風那種的行事作風很少和網絡沾上邊。公司內部的話,問題就大了,比如個別保安或者是和保安關係好的。

我對着網上曝光的幾秒鐘畫面,有着想法,然而還需要分別證實,我把包子哄睡覺後,就在幻境中等蕭晟回來。

其實在看新聞的過程中,我還注意到一些媒體的報道,或真或假,吹噓地氣氛多麼多麼恐怖,就差真的找大師來超度亡魂了。這樣的媒體究竟是怎麼做到那個位置的,全靠這樣的博人眼球?

“你想的真多。”

是蕭晟!我擡頭看向前方,蕭晟出現。

“那個人是劉少公司的員工,我去掃過他這兩天的記憶,確實是看到了現場,別的就是譁衆取寵了,他和論壇裏發帖子的不是同一個。”蕭晟轉而笑道:“我甚至要懷疑,下一次在直播間說這類話的,可能就是劉少本人了。”

我愣住:“不會的。”

“人的記憶可以被封存,但是身體的記憶還在。如果有了一定的契機,那個劉少很可能會再次和你在直播間相會。”

我擰眉:“相會?你竟然能心平氣和的用這種詞,不可思議。”

蕭晟道:“哼,說不定他已經出現了,只是做個安靜的觀衆,一句話不說而已。”

這個可能性,不得不說,是存在的。我設想過在未來的某一天,劉少可能會在陰差陽錯間再次來到這個直播間,並且駐足觀看,不知道那時候會不會觸發他的記憶。現在來看,這個可能性要提前了。

“蔣二平那邊的開機也快了,這件事若處理不完,你就算陪着狐王去拍戲也會心神不寧,我們還要擔心對方可能會有的行動。總的來說,鮮奶吧,你的住處,在敵人眼中都是透明的,那麼問題來了,爲什麼對方到現在都沒有動手。他們在等什麼,還是故意把我們當做跳樑小醜,玩弄於鼓掌之中。”

我微微愣神,蕭晟提到的問題非常實際,關於這點,以前我也猜測過,畢竟我們的很多行動都不算隱蔽,目前除了我會精神力這一點,還沒被對方知道外,我們真的已經完全透明。

蕭晟看着我道:“所以,你是最後決勝的關鍵,即使之後被他們知道你會精神力,也不影響我們,畢竟他們情報短缺,哪怕是告訴對方精神力三個字,恐怕他也難找信息。當今世上會使用精神力的,只有崇武和你。”

我恍惚間有了一種自己似乎有些作用的感覺,蕭晟道:“崇武守口如瓶,其餘人說不準,但至少現在來看還屬於無害,我還是那句話,我們現在的一切行動都不允許告訴許盈盈。”

(本章完) 又來了,蕭晟一貫的鄙夷,以前我就察覺到蕭晟對許盈盈的態度有異,而且從來沒有真正信任過許盈盈,中間更是有很長一段時間,兩個人處於敵對狀態。

儘管我在感情上還不能接受對於許盈盈的懷疑,更何況同住一個屋檐下,大半年的感情不是說散就能散的。我還是會遵照蕭晟的要求對許盈盈隻字不提,所以吐槽歸吐槽,絕不耽誤正事。

第二天醒的很早,最起碼比包子醒的要早,這次換成我來把他鬧醒,不過,不知道昨晚什麼時候這隻小狐王從他的狐狸窩睡到了我的牀上。我想着蕭晟這次遲鈍了,並沒有發現,結果蕭晟在我耳邊立馬反駁:“我只是發現小小的滿足一下他,更利於把控他,他自己睡成一團,也不會做什麼事情了。”

我皺着眉瞪他:“所以說啊,你們到底是擔心他會做什麼!都跟你們說過好多次,包子還只是一個小孩子。”

蕭晟的聲音降低了兩度:“他就算是小孩,也是狐狸羣裏的幼崽,比人知道的多得多。”

“好好,就算這樣沒錯,又能說明什麼?包子喜歡和我相處,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爲我身體裏的血咒,這一點,我以爲你明白。”

“解決血咒的事情也刻不容緩。”蕭晟低語。

“喂,我沒有這個意思,剛纔也沒提到這個方向,你究竟是怎麼聯繫到要解決它的。”我說完又不甘心地補充:“知道你一直就想把血咒解除,上次還說有了眉目,別把我當傻瓜,我知道那有多難,我知道如果一件事情在你的記憶中都沒有存在過的痕跡,那還想追溯血咒源頭,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哼,瞭解的這麼清楚。”

“因爲我瞭解的不是這件事,也不是這個人,而是分析。”我說,“我忽然想到,血咒的事情可以問問包子,或許我們當局者迷,什麼都看不到,包子就不會這樣。”

包子在我們的對話中被吵醒,他蹭蹭自己的毛,睜開眼睛,我注視着他,看到他的眼睛中有霧氣,心說一定是還有睡意殘留,便伸手想要抱他。

ωωω● ttκan● ¢O

包子打了個哈欠:“我聽到了血咒,小童你要了解血咒做什麼?”

我不得不在心底問自己,同時更是問我和蕭晟兩個人:“血咒的事情,狐王知道血咒的本身,但對我和你的事情完全不瞭解,更不清楚我一開始和小莫的瓜葛,所以這件事我能對包子透露更多嗎?”

蕭晟回答道:“當然不可以,你把事情告訴他,不就相當於告訴了小莫,你依然在積極解決血咒的事情。”

“可是我現在真的覺得血咒的弊端大於它的利,如果血咒設在兩個心意相通的人身上,那它就是福氣,若是降臨在我和小莫身上,非但成不了福氣,還能成爲累贅,成爲一個巨大的心裏負擔。”我嘆了口氣,“我對小莫沒有男女之情。”

蕭晟盯着我的臉:“我知道。”

我一愣神:“你知道還每次都要和小莫爭風吃醋。”

蕭晟眯起眼睛:“

注意你的用詞。”

我撇嘴:“又沒說錯……你每次和小莫的針鋒相對,看起來就像是皇帝沒有寵愛好那個妃子,然後導致了後宮大亂。”我承認,我就是在逞一時的口舌之快。

“小童,你今天是不想出門了吧。”蕭晟的聲音危險低沉。

包子的尾巴掃了掃我的手背:“小童,你又走神了,是在和蕭晟說話嗎?”

我趕緊回過神:“啊,對,我們剛纔說到哪裏了?”

“我問你爲什麼要了解血咒。”

“爲什麼啊……因爲我對血咒瞭解越多,就能越學會如何控制它,我想讓我和小莫都擺脫血咒的控制。”我注視着小狐王的眼睛,認真地說。

他看着我,眨了眨眼睛:“我覺得莫哥哥還是很喜歡和你之間的這層羈絆,小童你不喜歡嗎?”

我點點頭,不打算騙他:“我希望和小莫之間是平等的朋友關係,而不希望因爲有血咒的緣故導致一些被動的情緒產生。”

“好深奧……聽不懂。”小狐王皺起鼻頭。

朱門毒後 我颳了一下他的鼻尖:“小傢伙,聽不懂就對了,你還是小孩子嘛。”

中午之前的小直播,我難得出現,因爲這個時間段已經交給蕭晟好長時間了,我似乎就沒再過問,偶爾想起來會進去看一看,比如今天。

也趕巧,我一上賬號,就看到頭像跳動,點開後,通過對方的頭像辨認,直覺沒見過,但是對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他打出了這麼一行字:我看到你直播室的置頂上寫着可以幫忙解決靈異事件,那你能解決靈異殺人的事情嗎?

我敲擊鍵盤:什麼事情?

很快,對方便回覆:電梯的安全事故,我的公司電梯裏死了兩天人了,一次比一次多,今天是第三天了,我不敢大意。

我愣住,反應過來這又是劉少公司的人:你是公司的員工嗎?這件事情我知道已經交由警方處理,我這個玄乎的人出面,對大家都不太好。

豪門霸愛:薄情總裁的逃妻 對方說:我明白的你的意思,但是我可以全程陪同你檢查我整棟大樓的情況,我是這個公司的老闆,你叫我劉少就可以。

此刻的畫面與多月之前,劉少第一次在直播間出現的畫面重疊,這一次我是清醒的那個,反而要再對方面前裝第一次見面。

我一下子就拿不定主意了,甚至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和劉少進行對話。

明明已經消除了他關於我的記憶,他怎麼還是找過來了。

我這麼想着,蕭晟已經代替我和對方聊天: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蕭晟這麼一問,反而讓我感覺他是在對我說:“看到了嗎?話要這麼問。”

霸情悍將 對方答覆:你是網上最熱門的靈異故事主播,而且傳聞你處理過許多這種事情,我也就是試試看並沒指望你真的過來,或是真的幫上忙。我那句話發出去的時候,其實自己還有些不敢相信。

從哪一秒開始,這些對話就往奇怪

的方向走了?

你看了我的直播嗎?蕭晟發出這麼一句話。

劉少過了片刻答覆:還沒有,昨晚沒時間,今天晚上若有空我會欣賞的。你下午有時間過來我的公司看一看嗎?我知道你就在本市,我們公司有很多你的粉絲,他們還詭異的產生錯覺,說你以前來過。

我一驚,對啊,前兩次去劉少公司就完全沒有喬裝打扮,所以員工中,有相當一部分看到我就在現場。我有些慌亂,明知道劉少不會因爲這個就想起什麼來,但人的大腦原本就潛藏着無限的可能性,說不定就會出岔子了。但是從劉少的口吻裏又看不出太多,彷彿大家不認識,真的那種不認識,完全陌生的交流。

劉少打過幾行字之後,開始和我發語音:“美女主播,你下午能應邀來我的公司PARTY嗎?我們大家都非常想再看一遍那個。”

我知道他說的就是在篝火晚會時候,和白子晗玩的一招大變活人,因爲劉少的表情十分微妙,在屏幕上向我展示了一張圖片,圖片上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定格在那個時間。女孩比男孩大好兩歲,看起來成熟得多。

想必照片上的人他認識。

“這是我和青梅竹馬的照片。”

我隱隱覺得劉少喝了酒,可這個時間喝酒豈不是很奇怪嗎?

的確奇怪,沒有人會在上午喝酒,還一個人喝了半天,我心中有些不忍心,在心中問道:“蕭晟,你說他爲什麼這麼做?”

蕭晟冷道:“大概你和他的青梅竹馬有關聯吧,誰知道呢,暫時扔一邊好了。”

意亂情迷 我回復劉少:“下午的派對我可以過去的。”

蕭晟道:“你真的要去?”

我說:“多正常的一個見面,而且你們都跟着我去,總該放心了吧。但是,明明公司剛發生了這種事情,到底是哪來的時間精力還有心情要搞這個的。”

蕭晟說:“既然有疑惑就直接發過去問,有什麼好顧忌的。”

蕭晟說的沒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沒必要顧慮一些有的沒的。

我問:“公司剛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劉少回道:“就是因爲發生了這個事情所以想邀請你前來查詢真相,你放心,你們的信息我不會透露給警方。至於剛纔說的派對,開玩笑的,我再冷血也不至於在員工屍骨未寒人心惶惶的時候搞這些。”

我心中有些說不出的感覺,沒有人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結合我之前對劉少的認識,這種可能性更是爲零。

我問蕭晟:“你覺不覺得這個劉少怪怪的。”

小包子在樓下吃飽喝足了爬上來,正好聽到我在房間裏的這句問話,立刻跑到我面前說:“奇怪的人就要當面看一看,到底有多奇怪,這是我們家族的古訓。”

“誒?”我疑惑。

包子說:“好奇心要在實踐面前低頭。你覺得他奇怪,我們就一起上門看一看。”

我說:“他也邀請我過去了。”

(本章完) “小童,今天來店裏,給你一個驚喜。”

這是小莫一大早打電話給我時,說的第一句話。這時候我還沒想到是什麼,本來應該脫口而出的事情,結果愣是想不起來。肯定是最近被事情折騰的,把一些到嘴邊,在眼面前的事情給忽略了去。

我和狐王原本計劃今天去劉少的公司,現在剛剛來到小莫的鮮奶吧。

不,不能再叫鮮奶吧了,需要改口爲狐王甜品店。鮮奶吧的裝修完全竣工,今天是新店面開業的第一天。

門口撐起了宣傳海報,擺放了寫着喜慶標語的花籃,拱門豎立,非常熱鬧。新的店面有原先的三倍大,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集甜品休閒爲一體的地方,有書架和座椅沙發,整體的裝修風格,低調寧靜,是一個非常適合與朋友小聚的地方,並且還設立了小包間,隔音效果非常好。

我簡直是欣喜地看着這個新店,小莫雙手環胸笑意滿滿:“怎麼樣?是不是很驚喜啊?我帶你看看——”

我跟着小莫的引領,把整個店的格局全部瞭解了一下,最後他還神祕兮兮的把我帶到後廚。

“我修了地下室,直接從三樓拉下了通道,這個地方,已經和上邊都打通了,正式成爲我們的小基地。”小莫說,“而且在幾個角的位置,我事先和崇武師傅商量,埋下了結界符咒,這次是實體的,安全可靠,用水泥封在每一個角落的地下和頂上,樓上幾個房間的裝修也完成了,之後你完全可以住到這裏來。”

“這裏變化太大了,沒想到你已經安排地這麼好。”

“那當然了,之後的形式還不好判定,我必須得準備充足,你住的位置非常不安全,我很希望你能儘快搬過來住。”

“……以後再說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