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像現在這種情況,對方要保護費,給就是了,犯不着得罪這些混混。幫會什麼的就是靠收這個爲生,你給錢給他們就等於斷了他們的生路,讓他們吃什麼?玩什麼?

這樣的結果就是符泰君的酒店到最後肯定開不下去,幫會裏沒一個好說話的人。

不過這個幫會要收保護費,宋德華覺得不交是正確的。

向鳳蓮的那個幫會?

想不到我宋德華沒去找你們,你們倒是又出現在我面前。那也好,新賬舊賬一起算!

在什麼幫利用東門飛他們不斷給自己製造麻煩後也沉靜了一段時間,根據宋德華所知道的是向鳳蓮在發展勢力,在城市裏的勢力裏,十有八九已經混入他的人。

雖然宋德華不知道向鳳蓮究竟要做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做。但宋德華從沒打算原諒他。因爲他,自己整座宋家地盤差點都輝了。包括自己的女人。

宋德華不是不想報仇,只是在對方無法威脅自己的同時養肥了以後宰!比喻,就這個時候。

“符泰君,你就應該拒絕交保護費,交了的話交一次就有兩次,有三次了!”朱波天眼看着十三個混混開始向符泰君靠攏過去忙開口道。

宋德華一聽,楞了會。這朱波天也不省心點,這種時候可是插嘴的時候?只怕那十多人會把目標轉成朱波天了。

果然,朱波天的話一出,那幾個混混就有三個向朱波天走來。現在酒吧老闆不肯交保護費用,他們正愁着怎麼殺雞儆猴,好讓酒吧老闆知道厲害。

正好,有個傻瓜要當英雄,那麼混混們不介意拿他當雞。

因孫紹會有有些憐憫的看着朱波天,早不開口,晚不開口。現在開口可是找死呀!

“喂,是你剛剛插嘴嗎?”三個混混裏有總會有個小頭目,此時這個小頭目邪惡的看着朱波天道。

朱波天剛剛是仗着符泰君人好才插嘴的,怎麼會知道這些混混找到自己頭上。見他們過來,並惡狠狠看着自己,朱波天怕了。身子倒退,膽怯的看着來人。

“王八蛋,問你話呢!”混混一腳就對着朱波天的肚子飛來,眼看這下朱波天要慘了。

所有人都閉起了眼睛,生怕看到朱波天被踢中,然後翻滾在地,淒厲慘叫的樣子。但是衆人還是忍不住張開眼睛看,太刺激,此時他們也想知道朱波天到底會怎麼樣。

只是他們張眼看到卻是那個小頭目犀利的一腳卻被一個看起來斯文的青年用手拿住,並且斯文的青年還笑了,嘲笑。

“混蛋,放開我!”小頭目惱怒。原本想威風一下,好讓大家知道自己的厲害,但現在卻被一個人直接拿住自己的腳,現在他是出不了一點力,而且也抽不回。整個人就這樣被對方拿住,任由他擺佈了。

“你們老大叫向鳳蓮?”是時候算賬了,宋德華也不想浪費時間,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對方來找自己了。

“混賬!我們老大的名字又是你直接叫的!”因孫紹見自己手下被控,心裏正惱火,突然聽到對方居然直接喊他們老大鳳姐的名字。這不是找死?! “小子,你想死是不是?!”小頭目見自己老大開始怒目過來忙加把火,好讓眼前的小子放了自己。

可是,小頭目錯了!

只聽到咔嚓一聲,小頭目的腳硬是被宋德華直接折斷,然後整個人像玩具熊一樣被宋德華單手扔了出去。

砰!

隨着小頭目墜地聲,四周變的無比安靜。朱波天傻眼了,符泰君傻眼了,因孫紹也傻眼了。所有人都傻眼了!

誰會想到這個一個看起來不算壯並且看不到多少肌肉的人居然如此強橫?很輕鬆的就將小頭目的腿折斷,接着輕輕一提,小頭目整個人飛了出去,摔在地上昏迷不醒。

“你……你……”因孫紹無比恐懼的看着這個只是輕輕一送就把自己最得力的小弟送到地上昏死的人。

“上呀!”因孫紹醒悟,頓時大怒。對方再能打,能打贏自己那麼多人?

頓時大聲對着身後的小弟們到。僅剩的十一個小弟對視一眼,頓時張嘴大聲吼起,全部衝向宋德華。在他們心中,羣毆永遠能把一個人的強人打的跪地喊媽媽。

衆人把心都提到喉嚨口,眼看着十多人拿凳子,那瓶子打向那個青年,心想這下青年再厲害也要遭殃了吧。

只是所有人想不到的是,青年就這樣站着任他們揍。不,他們看到的是那十多個小弟全被青年打飛,接着拋空,重重落地。

“哎呀”

“哎喲”

地上慘叫一片,全部小弟都捂着自己的胸口或大腿等在地上打滾。

一切發生的太快,所有人感覺自己的腦袋突然出現一段空白,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

“論到你了!”宋德華輕笑,走向已經雙腿顫抖的因孫紹。

因孫紹什麼時候見過這種打法?自己的小弟瞬間被對方打倒,此時還在滿地打滾和哀叫着。即便符泰君再自大也知道什麼叫好漢不吃眼前虧,留得青山在。

“大,大哥,大哥混那條道的?今天我什麼幫因孫紹有眼不識泰山,若是得罪來日定然造訪賠罪。但要是兄弟有錯在先,那麼……”

因孫紹好不容易纔擠出一點文化字,爲的就是不放低身份還要警告對方,自己是什麼幫的!

在城市就數他們幫最大,是城市的人都知道,第一幫。

“去把向鳳蓮請過來,就說故人有請。”宋德華纔不理會因孫紹的那一通鬼話。

因孫紹這次沒有前面的那般激動和憤怒。實力面前他不得不低頭,再說,自己要表現可是誰看得見?媽的自己被打了那就真的個個看的見了。這一打以後還有得混?

思索在三,因孫紹還是覺得把揹包丟給上級,而自己該做的也都做了,義氣那東西自己能搞的過對方就講義氣,搞不過不閃開還湊前去被對方打一巴掌?他傻?

“是,是!”因孫紹已經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軟硬不吃,乾脆也懶得動腦筋去講那些沒營養的話,直接拿出手機,弓着身體撥通號碼。

“喂,大哥,我是因孫紹,是這樣的……”因孫紹此時感覺自己就是孫子,兩面不是人。打不贏對方得低聲下氣,打電話給大哥包和東搬救兵自己又得低聲下氣,以免大哥聽了不爽不帶人來。

這不帶人來救自己,那麼以後那地上他唯一的十二個小弟都不會跟自己混了,他這個小頭目生涯到此爲止。

“大哥,我家頭很快就來了,你稍等。”因孫紹媚笑,內心暗罵自己真孫子。他多想一腳踩在凳子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宋德華就大聲道:你給我等着!媽的,老子剁了你!

但事實是……孫子了。

宋德華不說話,轉身看了眼朱波天,並對他微笑。

“兄弟,搞兩杯喝喝?”這次說好和朱波天來喝酒,自然要喝上。

朱波天沉默不語,臉上依舊還有畏懼之色,但還是向宋德華走來並拍了拍手對酒吧老闆道:“符泰君,上酒呀!”

早被這打架場面鎮住的符泰君頓時反應過來,諾諾應了句接着親自到櫃檯拿了兩瓶上等好酒,手中再拿兩個酒杯屁顛的向宋德華他們走去,並親自倒滿酒守候在一邊侍候着。

整個酒吧此時就只有宋德華和朱波天在喝着酒,酒間還不忘肆意吹牛。喝酒嘛,就得大氣,把腿放在凳子上,然後再大聲嚷幾句,最後朱波天似乎總感覺少了什麼的時候宋德華直接一打手指讓符泰君開音樂,這時朱波天才醒悟原來是太安靜了。

四周那些原本來喝酒的人此時那裏能和宋德華和朱波天那麼鎮定,剛剛他們親耳聽到因孫紹打電話喊人馬過來。雖然那樣子有點孫子,可是這混混們的事他們還是知道一點的。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召見。

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跟他們坐在一起喝酒?c!容不容易腦袋開花?

酒水好喝也得有命喝,酒癮再大也得看和誰喝。

酒徒都不敢上前,那圍觀的人更是不敢靠近。反正他們就是看熱鬧的,不想參與。多看點以後好吹牛,起碼能證實自己是看過大世面的,那裏像其他人那樣無知,每天只知道吃喝睡,連點風吹王八蛋動都不知道。

酒吧音樂響起來,而符泰君特意喊了幾個妹紙在宋德華和朱波天旁邊侍候着,自己則坐在一邊休息起來。剛剛發生的事他到現在還在害怕,雙腿顫抖。

等下還有人來!

現在符泰君在想,剛剛是不是交了保護費會好點?來那麼多人還不把他場子砸了?

安靜的懷恩鎮從來沒有過十輛麪包車,三部小轎車,一輛公交車同時並排成直線來到鎮上的場面。

麪包車上載着五十多個青年,公交車上也擠滿了青年。全部下車的時候人數居然達到了百多個。全部流裏流氣的站着,橫七豎八,大腿還不忘抖幾下。

帶頭的小轎車上下來一個身穿黑色背心的中年男人,嘴上叼着煙。一出轎車就用無情冰冷的眼神看了看四周,接着在另一個撐傘小弟下走了出來,傲然站着看向四周,臉上露出鄙視的表情。

另外轎車上同時下來幾個人,直接有序的站在背心男四周,保護起來。咋一看上去卻是如領導一般。但當看到他背後站着一百多個頭發顏色不一,看東西都是斜視的人後。沒有人會想到他是領導。

“c!這個鬼地方,恐怕找妞都難!”包和東厭惡的看了眼簡陋的四周建築。自己坐車都坐了一個多小時,而且那路賊難走,從走在半路他就在想,這肯定不是好地方。如今一看,確實不是好地方。

“老大,因孫紹說的地點是叫宏基酒吧……”撐傘的小弟不忘提醒包和東。

“知道,還要你廢話?老子就想先看看有沒女人!”包和東最討厭就是那些惹他的人,明明自己想女人,這混蛋提打架,多沒意思。

但包和東還是讓小弟帶路想宏基酒吧走去。

打就打吧!先打完,然後搞幾個女人,不能白來呀!

包和東一動,後面百多個小弟也動了。如今的什麼幫隨便一招也是一堆人。現在包和東啥都不缺,就缺女人,漂亮的。

包和東一波人的動靜驚擾了整個安靜的懷恩鎮,許多人已經早早閃避,還有的躲在家中探頭觀望。

他們不知道爲什麼會來那麼多人,而且個個凶神惡煞,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但懷恩鎮是小鎮,什麼時候招惹了這些人?

陳包惱怒的走在路上,剛剛被那外地佬搞一下後,他現在心情非常的差。錢沒搞到,面子也沒了。自己以後就是想混都混不起來。因爲今天自己把臉都丟光了!

正當陳包惱怒非常用腳大力踹着路邊大樹的時候,驚呆着。在他前面走來百多號人,帶頭的背心男四周還有幾個彪悍的小弟保護着……

“包和東?!”陳包眼前一亮,他看到他表哥包和東,在什麼幫的表哥!

媽的!表哥來了剛好,自己剛被那外地佬下面子,這次就有機會報復了。陳包想到這裏笑了。

包和東正鬱悶着呢,卻見到陳包正興奮向他走來來並且喊着他的名字,更是叫他表哥。包和東遲疑少許纔想起自己確實有個遠房表弟,卻想不到在這裏碰到。

“表哥!”陳包已經屁顛來到他的面前,只不過被包和東身邊的兩個壯男攔在了外面。不過着掩飾不了陳包的一臉羨慕。

“陳包?”包和東擡頭想了很久纔想起,八九年沒見,本來就不怎麼親。再說,這年頭親戚都是利用的,若是沒權勢,鬼做你親戚。

“是呀,表哥!表哥,你現在混的好呀!”陳包用手推了推那兩個壯男攔截他的手,接着來到包和東面前,一臉恭維。

包和東皺眉,實話說,他不怎麼喜歡這個混蛋親戚這樣看着自己。正準備讓手下把陳包趕到一邊保持距離,但隨即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陳包,這個鬼地方那裏有美女?”包和東感覺特別鬱悶,沒有美女?這都什麼地方!他早就習慣每到一個地方就和當地的美女玩一玩,嚐遍各種女人的味道纔是真男人。

何況出來偷吃才安全,這家裏女人多了就是不好。 “有!”陳包頓時猥瑣看着表哥,腦海頓時浮現一個女人。這不剛剛纔得罪自己嗎?賤女人,看你這次和那個外地佬怎麼死!

宋德華又幹了一杯,不得不說四周氣氛不怎麼好,大家都在看着他們喝酒,楞是沒人敢上前。

“因孫紹,你的大哥呢?”宋德華有些不耐煩。來就早點來,不來就不要來,難道要自己在這裏等?

因孫紹一直用手擦汗就是怕眼前這個殺神會問自己。他也搞不懂爲什麼自己的大哥會那麼晚,過去早該來了。正忐忑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讓開!滾遠點!”

剛好外面傳來幾句霸道的話,接着就是一連四五十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剛剛還空蕩的宏基酒吧頓時顯得狹小。

“因孫紹,人呢?!”帶頭說話的是個光頭,正摸着自己的腦袋猙獰看着四周圍觀的人,不忘露出兇悍的樣子嚇嚇他們。

“柳冠鬥,怎麼是你小子?!”眼前這人不是包和東,而是包和東的三把手,柳冠鬥。

“c,別講了!老大去搞女人了,路上遇到他什麼表弟,被他表弟帶着去搞女人!”柳冠斗大大咧咧道。

因孫紹臉上直流汗,混蛋柳冠鬥還說的那麼大聲!自己被人揍了呀,老大還去搞女人!

“所以讓我帶一半的人幫你砍人,砍誰?”說到這裏柳冠鬥張望起來。看來看去除了正中間有兩人喝酒外就沒有別人。肯定是那兩個人了。

“砍他們兩個!”柳冠鬥也不待因孫紹和他說多兩句,直接一揮手就讓自己身後五十多個小弟衝向那正在喝酒的兩人。

敢坐着喝酒並且無視他?而自己的兄弟因孫紹只是站着?肯定就是這兩個混蛋。

宋德華內心冷笑,來的也好,一次性解決。

朱波天在柳冠鬥等人進來的時候連忙向後退去,這場面可不是他玩的,酒會喝,打架可不行。所以朱波天幾乎在柳冠鬥進來的時候第一時間站了起來,向一邊躲去。

“衝呀!十個幹一個!”

“幹他!我們有五十個!”

“c蛋,捏碎他!”

五十多個小弟頓時狼叫起來,五十多人揍那兩個人?這不是口水都能吐死的事?這種場合傻子纔不上!

柳冠鬥一臉得意,雙手抱胸。

因孫紹張嘴正伸手想告訴柳冠鬥這傢伙很能打,要注意。

結果……。

“大,大哥,我錯了,你、你老就高擡貴手!”柳冠鬥一臉哭喪的看着宋德華,跪在地上的事那麼多年了他還是第一次。

輪不到他不跪呀!眼前這混蛋簡直就不是人,五十多人上去不到三分鐘,全部被他打趴了,現在柳冠斗的耳朵裏全是那些被揍的小弟哭喊聲,比死爹孃還要慘。

因孫紹跪在柳冠斗的另一邊,一樣哭喪着臉。要問他以後還敢不敢出來混?因孫紹肯定會說再也不混了。有混成他這樣的嗎?

而看熱鬧的人此時依舊呆滯着,沒有恢復過來。剛剛他們是眼花了?一拳頭能將四個人並排一起的人打飛兩三米?一腳能把凳子直接踢成粉末,然後那凳子的殘肢亂飛,所過之處碰上一個小弟倒一個?

他們感覺最近就是和老婆加班加多了,所以眼花,而且還是很嚴重。

“把你們大哥叫來吧。”宋德華皺眉喝了口酒,對着跪地的兩人道。

柳冠鬥苦着臉:“包和東大哥去搞女人了呀!”

誰都知道他大哥搞女人最不喜歡被人打攪,誰打攪誰遭殃。

“女人?鎮上什麼時候有漂亮女人我都不知道,你在挑釁我?”宋德華鬱悶,懷恩鎮纔多大,小鎮,比農村好一點而已。

因孫紹一臉憤怒的看着柳冠鬥,心道這混蛋都什麼時候了,還不把自己大哥給賣了?真的等這個殺神將自己兩人幹掉才行?

“大哥,我柳冠斗真的沒騙你呀,包和東大哥遇見他的表弟,然後由他表弟帶着去的。”柳冠鬥一臉哭喪,自己是在說實話。

“表弟?”宋德華聽到這個詞後腦子浮現出陳包的身影。早就聽說他外面有個什麼親戚是混幫會的,還挺厲害的。“旅館?”宋德華接着我問。

朱波天在此時真一臉得意,因爲宋德華的強大,朱波天沾光覺得自己也是了不得。尤其酒吧有幾個小妞還不錯的,正向他看來拋媚眼。

朱波天正無限浮現美女在前的感覺,突然聽到宋德華的話後,朱波天卻呆滯了下。原本安靜的眼神頓時有了絲殺意。這和陳包完全不一樣的氣質,頓時浮現,但也瞬間消失。

“恩?”宋德華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但當他再去感覺的時候卻是發現一切正常。

柳冠鬥點頭,心想他怎麼知道。而因孫紹也茫然,一臉疑惑。

但下一刻兩人卻直接暈了過去,宋德華在閃身出去的時候一人一腳,直接踢飛,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出去。

“哈哈,我就打算霸佔了這個小寡婦,你們能怎麼滴?”包和東一臉得意的看着旅館裏突然竄出來的十多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剛剛他在表弟陳包帶領下來找女人,果然這個叫詹珠月的老闆娘小寡婦美的出水,正調戲着,似乎是詹珠月的尖叫聲把旅館裏的十多人引出來了,居然一出來就指責他是禽獸是王八蛋。

可笑!這年頭講的是實力,罵算個叼?

“王八蛋!你跟我滾出去!懷恩鎮不歡迎你這種人!”詹珠月對所有人都好,在旅館裏很多人像朱波天一樣都受到她的關照和恩惠。見到詹珠月正被一個陌生男人捉緊着手準備撕衣服,衆人紛紛出聲責罵。

“你再不走我們就報警了!”見眼前這個男人不但不害怕反而嘲笑看着他們,大家憤怒道。

“哈哈……”笑話,報警有用?誰不知道現在什麼幫背後勢力就有警察?包和東冷笑看着這十多個無知的人。

管他呢,自己要幹什麼那裏能輪到這些小市民管?繼續做,大不了讓他們免費看就是了。

想到這裏包和東步步逼近那已經手上瘀傷正嚇的有些蒙的詹珠月走去。

詹珠月從沒想過這些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並且是那麼的真實,剛剛那混蛋真的捉住她並且用力的揉虐着自己身體四處,疼痛和羞辱讓詹珠月頓時有死的想法。

“美女,寡婦有什麼好做的,來,陪包和東哥哥爽一把,哥哥有錢,從了我讓我爽我包你如何?”包和東最喜歡這種感覺了,就是要女人反抗,越是反抗越好。當然,半推半就也好,配合自己的也好。

反正能讓自己爽一把,比起自己風裏來風裏去什麼都沒搞到的好。

“不要,不要……”詹珠月頭髮凌亂,眼神潰散,邊退着身子邊喃喃道。突然間她感覺自己的美好世界瞬間奔潰。

她只想好好的生活下去,帶着小紋在鎮上過安靜的生活,等小紋長大讓她讀書,而自己把家庭經營好,看着小紋從小學到中學,從中學到大學……

甚至看到她結婚。詹珠月這一生沒別的要求,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小紋身上,希望她長大。對於其他的任何一切,詹珠月早就看淡了。可是,現在發生的事情卻讓詹珠月有種不想活的感覺。

她不希望自己是爛女人,也不希望自己是髒女人。這樣只會讓小紋以後擡不起頭。因爲她的媽媽是個被人上過的髒女人。

詹珠月的第一個男人口口聲聲說娶她,結果在他十七歲的時候就奪走了詹珠月的第一次,結果一夜醒來後就再也找不到人。結果她離開了學校,獨自出來工作,賺錢。

詹珠月的第二個男人就是她的老闆,灌她喝酒,趁她醉了的時候佔有了她,最後依舊拋棄了她,給了她一筆錢算了事。

從此詹珠月就不再相信男人,只想過安靜的生活。後來,後來……詹珠月又認識了小紋的爸爸,是個很陽光的男孩,比她大一歲,很會關心人,也體貼。

四年裏兩人就這樣相親相愛,並且詹珠月懷上小紋。原本以爲這是詹珠月的最後幸福,但誰想到就在小紋出生的那一天,就再也找不到小紋的爸爸……沒有音訊,沒有任何消息。

詹珠月從此絕望。

五年後去了,小紋成了詹珠月活着的最後希望,還有的就是自己的尊嚴。爲小紋保留着的尊嚴。希望她有個好媽媽,值得她驕傲的媽媽。

可是如今……自己將成爲鎮上的笑話了吧?被人茶前飯後講的那個女人,被人強暴的女人。連死,都沒尊嚴的女人。更別說讓小紋爲自己是他媽媽而驕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