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算不喜歡,戰錚樺想也要學著接受,總不能為了女人,和最疼愛的兒子鬧翻。

「議長閣下不用客氣,我不僅僅是為了幫助你,更加想找出背後動手腳的小人。」

「幕後黑手找到了嗎?」

「說實話,我充滿了好奇,究竟是誰能夠有這麼大的本事,將陳讕都能收買。」

戰錚樺眸中泛著殺意說道。

「年輕的男人,目前只有這一條線索。」

也正是這條線索,又一次將松本青山的嫌疑洗乾淨。

「這條線索的可用性並不大,看來找到真兇還有段時間。」

「對了,司寒呢?」

「他去監獄看戰珉了。」

戰錚樺微愣,沒想到陸司寒居然也會有念及兄弟情誼的時候。

「也好,他們終究是親兄弟。」

「未來我老了,總該學會互相扶持的。」

姜南初沒有打斷戰錚樺,心中卻覺得陸司寒絕對不是溝通兄弟感情的人。

有這個時間,他纏著自己還來不及。

錦都監獄內,陸司寒暢通無阻的進入監獄,連著打了兩個噴嚏。

「陸先生,我們這邊環境空氣不好,請您見諒。」

總裁的抵債新娘:冰山不好惹 「沒事,安排戰珉與我單獨談談吧。」

「是。」

片刻功夫,陸司寒在談話室內見到半年未見的戰珉。

戰珉沒有從前的意氣風發,也沒有從前的囂張高傲,他平靜的坐在陸司寒對面,等待他的發問。

還記得當初宣判剛剛結束的時候,戰珉氣的跳腳,各種不服。

這次來談話,陸司寒原本以為會很不順利,想不到這麼和諧。

「你和我想象的變了很多。」

「人總是該長大,該成熟的,不是嗎?」

「而且依照我現在階下囚的地位,我有什麼資格敢對高高在上的繼承人大呼小叫呢?」

「我是嫌命太長嗎?」戰珉輕笑著說。

「我收回剛才的話,你還是一樣欠揍。」

「哈,讓我來猜猜你這次過來的目的吧,你被人針對了是嗎?」

「我從一開始就說過,當初雪花孩子根本和我沒有半點關係,但是誰都不肯信!」

「在我們的身邊隱藏著一個壞傢伙,他妄想除掉我,再除掉你!」

戰珉咬牙切齒道,這段時間在監獄,他想的最多的就是這件事。

「的確有人利用南初,試圖挑撥我和父親的關係。」

「根據目前所得到的的一條線索,是年輕的男人聲音。」

「我願意聽聽你的看法,你懷疑誰?」

「陸司寒,你別忘了,我們也是仇人,你奪走了我的父親,我憑什麼告訴你!」

「就憑只有找出真兇,父親才會將你從這四四方方的監獄中放出去。」

「這時候你就該和我聯手。」

陸司寒是最會談判的商人,他給出戰珉目前最想要的條件。

戰珉挑了挑眉,最終選擇妥協。

「隱藏在背後的黑手,權利很大。」

「但他還有一個特徵,那就是他很了解我,很了解你,甚至了解我們的父親。」

「他會模仿我作案,同樣也會抓住你和戰錚樺之間最敏感的一點。」

「這是我所能想到的,但沒有懷疑的人選。」

戰珉無奈道,光是這個點他想了整整半年才明白。

「戰材昱,你沒有懷疑過他嗎?」

陸司寒磁性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響起。

「嗤~」

「你在說什麼?」

「絕對不可能是材昱,他是最不愛權力地位的人。」

「而且他已經是殘廢,怎麼可能做這麼多事。」

「你怎麼看出他不愛權力地位的?目前只有他符合全部的條件!」

陸司寒冷冷開口說道,這是他昨天想了一夜誕生的念頭。

而戰珉是戰材昱的親哥哥,所以陸司寒才會過來打聽。

「材昱,原本該去國外留學,原本也該進入政壇。」

「材昱的記憶力,智力通通在我之上,他想要得到父親的寵愛太容易了。」

「但是幾年前為了一個女人他放棄所有,他成不了大事的。」 馮倫也是發現了李建峯的消失,頓時眉頭緊蹙。

“小八,李建峯跑了!估計不把他打服,他還會重來的!”

馮倫望着前面的方向,咬牙切齒道。

聽到這話,小八搖了搖頭,說道:“呵呵,算了。窮寇莫追,這種人成不了大氣候。”

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赫然發現,正前方門口的位置原本躺着的人全都一跑而光了。門口出的亮光無所遮攔的照射進來,看起來無比的美好。

小八看着那美麗的場景,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邁腿直指朝門口那邊走去。

“滴滴…”

“滴滴…”

這時,小八停住了腳步。赫然發現,自己的手機居然響了,小八從衣服裏掏出了手機。

那是一條短信。

“呵呵,小 B崽子,你給我記住了!我不死,早晚弄死你!李強,他也活不了多久!還有,順便告訴你一句,你的那個賤女人是我派人去抓的!聽說長得還不錯呢,你可千萬看好了哈!呵呵,你就等死吧你!”

來源人沒有備註名字。

但是小八從這字裏行間也能看的出是李建峯發來的!

先前自己用手機給他的打電話,看來他是用這個反饋回來的短信。

見到這兒,小八嘴角上揚,冷哼一聲笑了。

“怎麼了?”馮倫見小八發笑,疑惑的問道。

小八笑着把手機遞給了馮倫,馮倫見到後直接愣住了。

小八笑着說道:“呵呵,小倫,你說的沒錯!這個人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重生閣主有病 “那,這,這怎麼辦啊?”

馮倫愣着說道。

這時小八輕笑一聲,說道:“來!”

說完拉起了馮倫的胳膊,原地一個閃滅消失了…

這時外面的警察衝進了玩具廠。

“別動!!”

十多個人,拿着槍,左顧右看小心翼翼的探查着。

然而,此時玩具廠裏面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玩具廠北邊,麥田裏。

李建峯蹲在麥田裏,咬牙切齒的看着手機,“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氣,笑着。

暮然,這時小八帶着馮倫一個閃滅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李建峯渾然不知,仍然盯着手機的屏幕,陶醉在自己發出去的那條短信中。

小八伸頭望去,發現李建峯仍然在盯着那條短信發笑,就感覺好像他勝利了一般。

“哼”

小八心裏冷笑一聲,站直了身體。傲然地俯瞰着他。

“你還真是不死心啊!”

“嗚哇~!”

聽到小八的一句話,李建峯如同驚弓之鳥,蹲在地上一個彈跳就跳飛了出去。

躺在地上,腳瞪着麥田裏的土連連後退。

“你,你是人是鬼!你,你要幹什麼?!”

李建峯嚇得連連後退,面色扭曲,寫滿了驚恐。

小八見狀,冷冷一笑,看來李建峯已經徹底被嚇破膽了。

笑着,逼了上去。

“呵呵,你剛纔短信裏說話不是挺硬氣的嗎?本來爸爸看你傻,想放你一條生路,你居然這麼有骨氣,這麼渴望捱揍哈?!”

小八邊走邊笑着說道。

“你,你別過來!別過來!!”

李建峯瘋狂的後退着,嘶吼着。

隨即,他猛地一下子爬了起來。連滾帶爬的在這麥田裏狂奔。

小八見狀,原地一個閃滅再次突兀的出現在了李建峯的面前。

“嗚哇~!”

李建峯大叫一聲,再次摔倒在地。

“呼呼呼呼~”

李建峯喘着大氣,再次爬起來,再次狂奔。

小八輕笑,再次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李建峯“咚”的一聲撞在了小八的身上,看起來瘦瘦弱弱的小八屹立在原地,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反觀那健壯無比的李建峯如同撞擊在了一塊鋼板上一樣,此時已經躺在了地上。

翻起了白眼,渾身驚恐的不斷地抽搐着。

“哼!”

小八冷笑一聲,蹲下身子,一把揪起了李建峯的衣領如同抓住一隻死兔子一樣,拎在手中。

“呵呵,我本來想放了你。但是,沒想到你居然說夢妍是你派人去的!我再告訴你一次,欺負我可以,欺負我女人,你只有死路一條!”

“砰!”

小八二話沒說,剛猛的一拳揮出,一拳打在了李建峯的褲襠上。

“嗚哦~”

李建峯痛苦的低吼了一聲,頓時昏死了過去。

“哼!”

小八冷哼一聲,將李建峯如同丟一隻死雞一般丟在了地上,轉身離去了。

小八和馮倫打算直接去醫院,再看看李強的情況。

在路上,沒想到在前面小八發現了兩個熟悉的人。

是指甲泥和青哥。

“草擬嗎,誰讓你惹那個小 B崽子的!”

“不是,偉哥,我女朋友被那小崽子欺負了。”

青哥畏懼的抵擋住偉哥的大耳瓜子,一臉冤枉的說着。

“我告訴你,老大要是完了,咱們紅手黨也就完了!紅手黨完了,咱們都得死!”

“是是是,偉哥,小弟再也不敢了~”

小八遙遙望着指甲泥欺負偉哥的場景,心裏早已經是樂開了花。

馮倫對着小八也是面面相覷。

小八見狀,拉着馮倫原地一個閃滅就突兀的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嗚哇~”

“我擦!”

兩人驚叫一聲差點摔在地上。

“特碼的,是…”

正在氣頭上的指甲泥正要謾罵,這時發現了小八的臉的時候頓時把話生生吞回去了。

“嗚哇~大哥,我再也不敢了~”

指甲泥頓時淚流滿面,“撲通”一聲跪在了小八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小八的大腿,哭得死去活來。

青哥則是愣住了,再看指甲泥這個樣子,頓時不知所措。前一秒還對自己飛揚跋扈,現在就如同一隻狗一樣趴在了小八的面前苦苦求饒,甚至對方還沒說話。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小八見到指甲泥這幅奴才樣,再看青哥那副想笑又想哭的樣子,自己頓時笑了出來。

他一腳將那指甲泥踢了開,走到了青哥的面前。

“別人都叫你青哥是吧?上次你欺負我女人的時候,跟我說你只跟自己人講道義。呵呵,這種人,值得你跟他講道義嗎?呵呵….”

小八冷笑一聲,瞥了跪在地上的指甲泥一眼,轉身離去了….

馮倫跟在身後,越過兩人時還回頭看了看兩人,嘴角勾起也是勾勒起了一個不懈的微笑。 醫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