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安然也不反對,正好她也想要去好好地散散心,實在是個再好不過的建議了。

紀峻看了狄陽炫一眼,“你現在怎樣?”

狄陽炫嘆嘆氣,“唉,這妮子可不好說。”

紀峻突然有種被治癒了的感覺。

安然沒有管身後的人在說什麼,由貝丹妮拉着就往前走,目的地不明確也無所謂了,反正她就是可以肯定,對方一定會給她一個不錯的體會的。

貝丹妮帶着安然就往自己最喜歡的地方走,路上,不斷地數總和自己這些日子的一些感受,看樣子是非常地開心,並沒有她自己所說的那些事情。

“對了,然然,你跟他怎樣了?”貝丹妮看了一眼身後跟着的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嘴角一直勾着一抹笑容,另外一個則是冰冷了一張臉,頓時覺得,其實自己的眼光還可以,至少那個男人不會整日都是一副冰山臉。

安然搖搖頭,“我們現在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或許,連普通朋友也算不上吧,她這樣想着。

貝丹妮看着她的神情,“你不想原諒他?”

安然笑了笑,帶着一絲苦澀的味道,“現在已經不是原諒不原諒的事情了,我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在這次比賽中獲勝了。其他的,也不是我現在能夠考慮的事情。”

“可是,他給我的感覺,似乎是不打算放棄你啊。你真的不在考慮考慮,就算是回頭草,那也是非常茂盛的。”自己朋友對這個男人當初有多麼執着,她可是依然記得清清楚楚的。

安然收了笑容,“算了吧,我還是考慮比賽的事情。”

貝丹妮見她一點都不想就這個事情再多說什麼,只能夠放棄了。

“那我們就去好好好地玩玩好

了。”說着,便將安然帶到了一家水上樂園的地方。

貝丹妮看着那些水,說道:“你看,這裏的環境是不是很有意思。”

安然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說的是什麼意思。

貝丹妮也不賣關子,接着說道:“這裏的東西都是最簡單的,但是同時也是最容易讓人迷失的。”說着,她指着眼前的那些環繞着的水道,說道。

安然仍然是有些聽不明白她到底在說什麼。

貝丹妮也不再多說,拉着她就走向了一個水上項目,“這個挺好玩兒的。”

安然跟了上去。

卻在入口之處,遇到了一對奇怪的情侶,說來,也是令人驚訝,對方竟然是華裔。在看到兩人過去之時,立刻衝着她們點頭微笑。

令安然驚訝的是,那個男人面色蒼白,隱隱的還透着一點點的奇怪的紅色,而且頭髮也是白色的。僅憑這一點,她就猜到了,這個男人一定是因爲什麼病,做了化療。

“他……”安然看着仍然在微笑的女孩兒,有些驚訝地看着她,但是立刻覺得自己唐突了,便又說道:“對不起,我只是……”

女孩兒臉上依然是掛着笑容的,似乎沒有半點因爲她的話而生氣,“沒關係,他也一點都不介意的,不過是癌症晚期而已。”

看着女孩兒如此輕易地說了出來,安然也實在是驚訝得不行了,沒想到對方竟然會這麼平靜地對待。

“是啊。”男孩兒也是滿臉的笑容,讓那慘白的臉色多了太多的光彩。

“那你們……”貝丹妮也是同樣的驚訝,在看到兩人如此的態度之時,便和安然有了同樣的想法。

“他本來是打算讓我離開的,可是我捨不得。”女孩攔着男孩的手臂,像個在熱戀中的人一樣,幸福得任何人看到都會嫉妒。 安然一愣,沒有明白她的話是什麼意思。網值得您收藏 。。

“既然我們相愛,又何必去想之後會發生什麼呢?把握住現在,不是最好的事情嗎?”女孩兒看着男孩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堅定,及時某一天你會離開,我也要守住那最後的美好。即使以後會難過到死,想到這麼幸福的時刻,終不會後悔。

安然依然睜在原地,等到再回過神來,就看到女孩和男孩已經幸福地靠在一起,享受着水花的衝擊。

貝丹妮看她走神,沒有叫她,直到工作人員開始催促了,她才拉着她,“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好好地玩玩兒吧。”

安然點點頭,卻也不直到在想些什麼,但是人已經順着水花流走。

刺激的船在穿過各個旋轉的通道之後,終於落入水中。

貝丹妮擦着一臉的水花,看向安然,“然然,你怎麼了,不是嚇傻了吧。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不過還真是刺激呢,我好想再玩一把。”

安然似乎是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徑自地從水中離開。

留下了貝丹妮在那她後面不斷地呼喊着,卻得不到半點地迴應。

等到上了岸,安然似乎才終於清醒了不少。

如果,她看着那波動着的湖面,忽然就在想着,如果還有可能,她們是不是可以給對方一個機會?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安然的心情也越來越高昂起來。貝丹妮看着安然,突然覺得她似乎真的改變了不少。

“然然,你是不是覺得你一定有把握得到名次啊?”對於安然突然轉換的心情,貝丹妮也有些疑惑的。

安然搖搖頭,“這個比賽不是我有把握就能夠做到的,但是我一定要去完成這樣的想法。”達到最頂端,這纔是她最想要得到的。

貝丹妮被她的話說得一動,有些不怎麼了解地看着她,“好吧,我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聽上去好像很不錯,加油哦。”

安然握了握拳頭,看向了出名次的公示板,很輕鬆地便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恭喜。”身旁想起了一個冷靜的聲音,聽上去跟那個人似乎有了很大的區別。

安然看了看對方,答道:“謝謝。”

紀峻看着她,忽然開口,“然然,若是比賽結束,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安然瞥了他一眼,“我爲什麼要答應你一件事?”

紀峻勾了勾脣角,“這個機會可是我給你的,難道不應該尋求一點報酬嗎?”

安然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雖然沒有明着表示答應,紀峻心裏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

比賽在結果公佈之後,第二天就開始進行了新的比賽項目,對於安然來說,絕對是輕鬆過關的。

決賽定在了一個月之後,安然依然是那樣寵辱不驚的態度,反倒是對她的比賽有了更好的幫助。

再一個月,就能夠從報紙上看到了安然的消息。第一屆國際性的比賽,安然以新晉設計師闖入了時裝週,用那最初設計的男裝,將她的能力展示給了所有人。

而最令人驚訝的,便是那個穿着衣服的模特,赫然就是國際性知名的設計大師紀峻!

不管外面如何的腥風血雨,因爲比賽之後緊接着的時裝週而搞得有些疲憊的安然則躺在牀上,昏昏欲睡起來。

就在她迷迷糊糊地打算睡着之時,一陣開門的聲音便將她驚醒了。

不過在聽到熟悉的腳步聲時,她依然沒有睜開眼睛,徑自地等待着對方的動作。

一陣溫柔的觸碰之後,安然有些意外地想着,紀峻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溫柔了?這也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吧。

不過,更令她驚訝的是,自己的手卻被擡了起來,接着冰涼的東西便從手指傳了過來。

安然一愣,猛地睜開眼睛,就發現了自己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怎麼樣,喜歡嗎?”紀峻看到她醒了,忽然開口問道。

安然看了看那閃耀的鑽石戒指,下意識地點點頭,之後又忍不住說道,“這個不是關鍵吧?難道求婚不應該是要經過我的同意?”

紀峻點點頭,“我又問你的意見,不過你不是默認了?”

安然無語地看着他,這麼霸道的思想,絕對是他纔會想得出來的。

三個月之後,時報上突然看出了一則消息,國際性新晉設計大師安然與gaston創立者紀峻喜結連理,新娘的婚紗便是很久不涉及的設計的設計師紀峻親手設計。婚禮空前盛大。

再之後,時裝週上除了那些原來的品牌,多了另外一個名字–安然。

“喂,你不覺得你有點過了嗎?”看着對自己動手動腳的,結婚證書另一位擁有者,安然有些憤怒起來,大白天的就動手動腳!

“我們已經錯過了寶寶一次,我們必須努力。”偏偏某人還是有那麼義正言辭的理由。

安然,沒骨氣地就範了……

好啦,安然和紀峻的愛情故事到此,下面是貝丹妮的兒子顧辰希的愛情故事:

暗沉的燈光,迷亂的氛圍,配上讓人眩暈的音樂,讓人輕易墮落!

顧辰希看向了一旁戰戰兢兢站立的負責人,“她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負責人聲音不自覺發抖,“纔來十分鐘!”

顧辰希眸色一沉,“扣十倍工資,記下!”

負責人即使心裏再怎麼不情願,也只能夠硬生生地撐了下來。

要知道她能夠有這麼多的事情,早在一開始就應該叫顧少過來。

顧辰希的眼神看向了舞臺正中的女人,眼裏閃過一抹莫名的光芒!

葉清凌此時沉醉的跟着音樂,擺動的身體,引發下面的人一陣暴動。緊握住麥克風,眼神有些迷離,“今夜就讓我們徹夜狂歡吧!”

“顧少,這……”看着在舞臺上不顧一切的女人,負責人有些猶豫地看向顧辰希。

下面舞動的人羣緊緊盯着舞臺上的女人,發出了起鬨的聲音,“美女,來一曲!”

葉清凌努力讓自己的思緒清醒,“好,唱一首!”

顧辰希站在下面,身上的氣場越來越冰冷。

負責人一臉冷汗,越加地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她愛的人不是你,你卻輕易沉迷……”低啞的聲音,配着慢搖的音樂,整場都沉入了一種悲傷的氛圍。

一個男人終於忍不住了,竟然爬上了舞臺,“美女,一晚多少錢?”

葉清凌此刻有些恍惚,“多少錢啊?我不知道呢……”

“十萬,夠不夠?”男人問道。

“滾!”只是男人還沒有等來回應,便聽到了身旁的厲喝!

“你誰啊?”男人很不爽地瞪回去!

其他人深吸了一口氣,這人也太沒眼色了,沒見到那個男人身旁還跟着酒吧的負責人麼!

“滾!”顧辰希走上前,又是一個單字,卻是直直看向了葉清凌,“跟我回去!”

“你誰啊?憑什麼管我?“葉瀾珊望着他,而後繼續望着下面的觀衆,一臉沉醉的模樣。

顧辰希沒有說話,直直地注視着她。

而葉瀾珊也不怕死地回瞪着他。

Wшw¸ tt kan¸ C○

“葉小姐,顧少是你的未婚夫,以他的身份,可以管你的!” 黴女的野獸世界 見場面僵持了下來,負責人立馬緩和氣氛。

之前的男人一聽,立刻灰溜溜地走了。

“聽到了?”顧辰希張開口,冷冷地看向葉清凌。

“不,我今天就要開心一點。”葉清凌心裏砰砰跳,但還是堅持着。未婚夫又怎樣,她最親的人都沒有了,他憑什麼還管着自己?

平日裏,他就被她媽媽吩咐,自己什麼事不能夠去做,現在好了,自己媽媽走了,他就沒必要再當什麼好學生了,何必再管自己呢?

顧辰希臉色一沉,伸出手臂,一下就將她抱了起來。

葉清凌立刻掙扎了起來,“你放開我,放開我!”

顧辰希只是徑自地往前走,根本不顧她的反抗。

等到走到車裏,顧辰希直接將她扔進了車裏,眸中閃現着慍怒的神色,“你怎麼能夠這麼墮落!”

葉清凌忽然就笑了,“是啊,就是墮落,我本來就不是乖乖女!告訴你,她現在管不了我了,你,也管不了我了!”

顧辰希怒視着她,只是在一剎那間,怒意消失了。該死,他竟然在聽到她出現在酒吧之時,沒有猶豫地就跟了過來,真是可笑至極!

葉清凌看着他沒有動手,越發笑得囂張起來,“呵呵,我就是想要她後悔,後悔離開了我!一定要讓她後悔!”

即使咬牙切齒地說出那樣兇狠的話,眼淚卻不自覺地掉落了下來!

葉清凌努力地想要擦乾臉上的淚水,眼睛不斷地睜開又閉上,卻根本沒有辦法止住。

命運的軌跡之守護者 “我恨她,爲什麼,爲什麼要把我一個人丟下?她是我唯一的親人啊!爲什麼……”葉清凌的聲音變得嗚咽起來。 婚姻宣誓書 她緊緊地抱着自己手臂,頭無力地垂下。

氣氛變得凝固起來,只剩下偶爾傳來嗚咽的聲音。

顧辰希冷冷地看着她,心裏的疼痛亦不亞於她!當聽到老師葬身火海時,之前所有的堅持都付諸一炬,幸好,他還算理智,沒有一下子崩潰了!

他回過頭去看了眼葉清凌,他不管她的,老師都不在了,她跟他也算是沒有半點關係了吧。餘光看向了手上的戒指,他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訂婚,不過是爲了讓老師放心而已!

“少爺?”鍾離碎恭敬地勾着頭,詢問着他的意思。

“走吧。”顧辰希用力地將車門關上,走向了副駕駛座。

也許是哭累了,葉清凌的聲音慢慢消失了,除了偶爾傳來的哽咽聲,訴說着她的存在。

“媽,別離開我,我一定聽話,乖乖地聽話……”抱着葉清凌的顧辰希聽到她傳出的話語,沉默了一瞬,又邁出堅定的步伐,進入了別墅。

“少爺,要不要讓人做點醒酒湯?葉小姐這樣子……”鍾離碎詢問道。

顧辰希擺了擺手,示意他出去。

鍾離碎頷首,退了出去,關上了門。

“媽!”葉清凌睜開眼,雙眼有些模糊,似乎又看到了自己的母親。

“既然醒了,也該知道振作了!”顧辰希冷冷地開口道。

葉清凌向着聲音看了過去,喃喃着,“知道啊,知道啊……”頭卻深深地埋了下去。

顧辰希皺起了眉,站起身,卻一下子被拉住了。

“辰希哥,別走……”葉清凌擡眼,看向顧辰希,淚水盈滿眶。

顧辰希沒有接話,沉默地看着她。

“辰希哥,媽媽,她怎麼會離開我呢?爲什麼?“葉清凌的淚水落了下來,眼神飄忽,似乎在看着他,又似乎在看向別處。

“老師她……“顧辰希張開口,似乎想說什麼。

Wωω ▪Tтkд n ▪¢ ○

葉清凌卻伸出了手指,“噓!“眼神看向了四周,就像是在觀察是否有別的人在一般。

“別說話,我媽媽說不定就在呢,別讓她聽到了……”葉清凌小心翼翼地張口,聲音小的讓人心疼。

顧辰希皺着眉頭,看來她根本沒有醒,否則就不會說胡話了!

“辰希哥,還好,我還有你!“葉清凌擠出一個笑容來,緊緊地抓住顧辰希,就像是溺水的人緊緊抓住一根稻草!

“你休息吧。“分明還處於酒醉之中,顧辰希想要掰開她的手指,卻引來了更大的反應。

“辰希哥,別離開我,求你!“淚水再次抑制不住地落了下來,一雙淚眼朦朧的眼,直直地注視着他。葉清凌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做什麼,就那樣地,順着自己的心意。

顧辰希看着那熟悉的容顏,似乎又想起了那個溫柔的女人,鬼使神差的,他吻向了沾滿淚水的脣!

一切變得這麼地自然,水到渠成。

葉清凌順着他,任他不斷地侵略着自己。

炙熱的雙脣像是終於嘗夠了美味,終於放開了她。

葉清凌雙眼朦朧地看向顧辰希,似乎不明白他爲什麼就那樣停止了?明明剛剛的感覺很舒服啊,讓她可以忘了一切,忘記了那些難過的事情……

“辰希哥……”張開脣,葉清凌有些迷茫了。

顧辰希皺着眉頭,似乎是在掙扎,剛剛,怎麼就那樣地衝動?

“辰希哥!”葉清凌像是看到了顧辰希的變化,開始不顧一切地緊緊抱緊他,似乎這樣,才能夠讓自己忘記那難受的感覺!

顧辰希看了看她,終於再一次埋下頭,就算不是她又怎樣?她已經死了,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