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些強大的氣息朝着我壓來的瞬間,一聲龍吟,剎那之間打破了層層壓迫,讓我身子一下子便進入了大山之中。

在我身子進入大山的瞬間,我看到了無數的水象大手朝着我抓來,但是就在要靠近我的剎那之間,一股龐大的青色的光芒直接震開這些大手。

在我的身前出現了一個身影。

不是別人正是八兩叔。

不為凡人 “森兒,趕快進去!”

此刻的八兩叔早已改變了樣子,半邊身軀都佈滿了青色的符文,雙手之間更是有着有着一口三尺青峯長劍。

我的身軀剛剛進入大山的時候更是看到了若小伶被猛地震開,那滾滾水劍直接包裹住了她。

就在這一刻,一把黑色的戒尺一般的東西直接朝着太一天壓了下來。

氣勢磅礴,產生的水下波紋,幾乎是將周圍朝着我圍攻而來的屍皇直接震飛。

“盜天尺!竟然是傳說之中的盜天尺!”

太一天身軀猛地一顫,驚愕連連,飛快的後退……

(本章完) 關於天界遺失的道器,我是在後來才知道的。

法器也稱之爲靈器,乃是修煉者使用的最低等兵器,亦如之前我驅鬼之時使用的桃木劍,那只是最低級法器,而法器之上還有一些寶器,這些寶器區別便在於製作的材質之上,比如我用的龍蟒巨弓,便是寶器的一種。而在寶器之上纔是道器,天界之下,存在的最好兵器便是道器,如小蝶胸口的上古佛燈。

此刻的盜天尺。

盜天尺一出,瞬間整個水下空間都在這一尺下,爆炸而開。

我們直接被震出了足足百米之遠,好不容易纔站穩,我更是被直接徹底的打入了那山體之中。

我一進入那座高大的山脈之中,我便感覺到了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影子。

這個影子微微一閃,便飛入了我的眉心之中。

我微微一閉眼,在我的眼前便能夠看到無數的畫卷。

處處鳥語花香,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行人,這些行人男子高大威武,女子纖細嬌小,整座城池之中到處都是一股股的天地靈氣充盈整個空間。

而這個時候我能夠感覺到整個城池的視角,從遙遠的高空我能清晰的看到整個城池乃是一個八卦的形狀。

這難道就是最初的神廟之城的雛形?

我身子緩緩的掉落到了整個城池之中,到處都能看到祭拜的神像,只是如今這些神像的模樣都是一個樣子,個個身材高大魁梧,長髮披肩,腰間一口長劍,威武霸氣。

就在我感知到這一切畫面的瞬間,突然之間一聲巨響,將整個中心的大山震破。

這一片空間瞬間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柳先生就說過神廟之城不會消失,只是暫時的隱藏起來了,一旦有人觸動了神廟之城的開關,整個神廟之城便會再一次的出現,那個時候的神廟之城纔會是真正的剎那芳華。

嗡嗡!

悶響聲在我的耳邊不斷的炸響。

我身子猛地飛出了整個山峯。

在我身邊的小蝶、兒子、朱白和八兩叔此刻都是有些不解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而在不遠處若小伶被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抱着幾步踏空便來到了我的身邊,他的腳下踩着一把烏黑的戒尺,正是之前看到的盜天尺。

“北哥!”

看到這個魁梧男子走過來的時候,我的臉色驟然一喜,激動道。

北看到了我,也是微微一笑。

“楊森,趕快封閉整個神廟之城,不要讓這些屍皇進入,那太一天乃是天界下來的高手,我們只能剋制他,而不能擊殺他!”

我點點頭!

當即咬破中指,畫出一張張閉棺符古符,迎空打出。

這一刻原本是在水下,可是我們的四周卻是沒有一滴水。

在我們的眼前,有着一個巨大的旋轉的洞口,北哥和若小伶正是從這個洞口進入的。

就在我一張張古符打出的瞬間,洞口的旋轉力道不斷的加快,而就在洞口加快旋轉的時候,一個個殭屍飛快的飛入了洞口。

其中我赫然便看到了披頭散髮的太一天。

“走!”

北哥抱着受傷的若小伶腳下一動,頓時踩着盜天尺朝着眼前那巨大的城池之中而去,而我則是腳下猛地一動,陰陽二氣匯聚成了陰陽大轉盤,將幾人完全的載着朝着城池之中飛去,而佛龍此刻早就已經飛入了古城之中。

……

東海海域深處,神廟之城。

就在我們一行人進入神廟之城的時候,太一天也是領着一大幫的殭屍追趕而來。

這一羣殭屍,基本都是屍皇強者,其中還有兩個是屍君級別的強者。

就實力而言,我們遠遠不是這一羣殭屍的對手,但是在神廟之城之中我們有着大庇護,那便是這些存活下來的神廟,柳先生通過閱讀古籍告訴我,當年追天一共修建了九百九十九座神廟,想要以此來煉成九天煉神大陣,但是沒有想到最後失敗了,爲了保存九陰八卦陣,讓九天煉神大陣不至於被破壞,追天便將整個大陣之中的神廟破碎了百分之九十,最後只留下了九十九座,組成了一個最核心的九天煉神大陣。

不過有傳聞,最終被那神祕的陰陽先生撿到了便宜,用這個最爲核心的九天煉神大陣來存放了神葬之棺。

ωwш ttκa n C〇

雖然這些都是前人的記載,當不得真,但既然有這樣的傳聞,那就不可能是毫無根據。

我將我知道的給大家都說了一遍。

北踩着盜天尺,直接衝入了一座高塔之中。

“老弟,你們先分開去尋找當初那九天煉神大陣,我先來擋住這些殭屍!”

“北哥!”

北站在高塔之上,突然揮手,在他的手下出現了一個古樸的大陣。

“起!”

聲落,在大陣之中出現了一口墨綠色的棺材,正是那冥王棺。

將若小伶放入棺材之中,北哥瞬間將棺材背在自己的背上。

踏空而立,長髮飄灑之間,我看到了北哥手上已經緩緩的凝出了一把巨大的黑色戒尺……

“父親,我們還是快去尋找吧!”

我點點頭。

嗷嗷……

佛龍也是嘶吼一聲,瞬間衝入了這座不知道大小的城池之中。

我一繞過城門口那座高大的神廟,進入城中,便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四周似乎突然之間有了很多雙眼睛朝着我看來。

這一刻兒子和小蝶也是停了下來。

佛龍仰天嘶吼一聲,渾身佛光肆意。

八兩叔站在我的身邊,輕聲道:“森兒,要小心了,我感覺這座水下古城並不是我們想象之中的那麼簡單!”

我點點頭。

朱白猛地一握長槍,一步步的朝着前走。

而我也是將龍蟒巨弓抓在了手上,龍蟒箭矢搭在弓箭之上,隨時準備鋒芒一擊。

“走吧!”

兒子飛離了我的身子,在前面爲我們帶路,小蝶眉心也是閃爍着道道佛光。

就在我們一步步走去古城的時候,四周都是古樸之氣,坍圮的房屋,青磚黛瓦。

嗡!

我心中那種召喚的感覺越發的清晰起來。

這個時候八兩叔提議我們分開尋找,一有發現就大叫!

我們都同意,分開尋找的瞬間,我便帶着小蝶和兒子,直奔那給我感覺的地方而去。

呆爺和朵朵這個時候也是化作了人形,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而去。

在這裏就如在地面是一模一樣的,只是處處都是屍骨,處處都是那種斑駁古樸的氣息,讓人望而生畏。

那種感覺此刻似乎牽扯着我識海之中的九葬天衣開始顯現出來。

類似於現代的導航一般,我跟隨着九葬天衣上面顯示的路線,不斷的深入。

我繞過了十幾個房屋之後,我便看到了眼前一座高大的宅院。

這座水下的宅院名字叫做冢。

只有一個“冢”字!

“相公,這裏是……”

我點點頭,然後一步步的朝着眼前的這個古宅子走去。

這個古宅子和當日見到若小伶時候,那個村子的古宅子十分的想象,但是眼前這個古宅子更加的破舊古老,似乎是一個數千年都沒有人居住一般。

但是那種對我呼喚的感覺卻就是來自這個古樸的宅子。

冢?

在我的心中正在不斷的琢磨着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已經走入了這古宅子。

當我推開門的瞬間,眼前的一切讓我幾乎剎那之間就要拔腿就跑。

就連一向鎮定的小蝶此刻都幾乎是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只有坐在我肩頭的兒子沒有出聲,但是我分明也是感覺到了兒子的緊張,因爲在我推開門的時候兒子抓住我頭髮的力量明顯的大了一分。

在我們的眼前,那原本寬闊的宅子之中竟然完完全全的堆滿了屍體,每一個屍體都已經在年輪的塵埃之中化作了乾屍,但是他們並沒有徹底的化作塵土!

“咳咳……”

突然一個蒼老的咳嗽聲,從不遠處的閣樓上響起……

(本章完) 咳咳……

就在我以爲是幻覺的時候,這個蒼老的咳嗽聲又一次響起了。

我們三人幾乎同時朝着那閣樓上望去。

在我們的眼前有着無數的屍體,這些屍體有些殘破不全,有些只剩下白骨,讓我畏懼的不是這些,而是剛剛那從不遠處閣樓上傳出來的一聲咳嗽。

但是這個時候我並沒有看到人。

而將看向小蝶的時候,小蝶也是搖搖頭,兒子坐在我的肩頭上輕聲道:“父親,你看那裏!”

聽着兒子的話,我頓時朝着兒子指的方向望去。

兒子指的方向,我一眼便看到了一個拿着掃帚一步步從一個角落走下的老人。

這個老人,白髮蒼蒼,佝僂着身軀,一身寬大的淡黃色袍子,整個人平凡至極,讓人在他的身上看不出半點的玄妙之處。

但是這會兒說這個老人只是一個平凡人,傻子都不會相信。

而他走一步,便開始打掃起來,地面上有些灰塵又一次被他掃乾淨,那些碎亂的白骨被他一掃帚一掃帚的掃到一邊,掃幾掃帚便弓着原本就已經佝僂的身子不住的咳嗽。

“咳咳……”

這個聲音,就是這個聲音。

我心中一時之間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油然而生。

老人並不和我們說話,也不看我們,就這樣在那裏一掃帚一掃帚的清掃着整個院落。

我一直看着老人的動作,一時之間那每一掃帚似乎都掃在了我的身上,把我所有的煩憂和愁緒都打掃得乾乾淨淨。

站在那裏,看着眼前這個老人的動作,我不禁心中思索。

爲什麼此刻那種對我呼喚的感覺消失了,難道就是因爲這個老人的出現?

神廟之城之中,這麼多年了,竟然還有活物,這個老人究竟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又或者是神?

老人的動作依舊不緩不急,似乎在考驗我們的耐心一般。

兒子坐在我的肩頭,沒有絲毫的動作,我猜想着兒子肯定也和我一樣在思索着什麼吧,而一邊的小蝶眉頭緊鎖,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那老人的動作。

在我們眼前的老人悠閒的掃着地,一步步的朝着我們走來。

我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四周。

整個院落的結構應該原本十分的空曠,在兩邊都應該有着一個閣樓,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一邊的閣樓已經風化了,而原本空曠的空間早已經被一具具的屍體填滿了。

這裏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屍體數不勝數,一眼掃過去,我身子看到了在正中央的大廳之中,十幾扇門敞開着,堆滿了一具具的屍體,這些屍體個個都是血肉飽滿,就如剛死之人一般。

而就在這一刻,我看到了一個讓我心中泛起驚濤駭浪的東西。

一口棺材,通體雪白。

沒有任何華麗的成分,就如

眼前的這個老者一般,一身樸素的土黃色袍子,動作雲淡風輕,卻蘊含深意。

我進來的時候也四處掃過了,卻根本就沒有看到這一口棺材,可是這一刻這裏卻是有着這麼一口棺材,這是爲什麼?

而且當我看都這口雪白的棺材的時候,那種心底的召喚瞬間又一次滋生。

這是爲什麼?

這口棺材就是傳說之中的神葬之棺?

識海之中九葬天衣嗡的一聲,化作了道道雪白的光芒,交織成了一口棺材,與眼前這口棺材一模一樣。

神葬之棺?

我簡直難以相信,而就在這個時候,這個佝僂的老人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然後輕聲道:“你就是古楊家的後人?”

我本能的點點頭。

老者沒有說話,而是微微點頭,然後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是讓我去取棺材的手勢。

看樣子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老人就如天龍八部之中少林藏經閣的掃地僧一般,心無雜念,一心向佛。

就在我一步踏出的瞬間。

兒子飛離了我的身軀,臉上略顯擔憂道:“父親,要當心呀!”

我點點頭,小蝶也是一臉擔憂的看着我。

我對着小蝶微微一笑,便一步踏出,從老人的面前,走入了院落之中。

要是你以爲眼前這個院落就是想象之中那般簡單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當我走過這個老者的瞬間,眼前的世界剎那之間變了。

不在是什麼古宅子,不在是什麼神廟古城,更不是什麼東海海底。

而是一個遠古的戰場。

處處硝煙四起,血腥彌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