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漆警官詫異,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不是跟你開玩笑的麼?!收了你們納稅人的錢,我們當然要爲人民服務!”

第二天漆警官便是查了出來,那人名叫管志傑,以前是孟子赫的當兵時候的戰友,後來因爲這層關係介紹工作給孟子赫的,算得上孟子赫的伯樂!我有些想不明白,他既然是伯樂,和孟子赫也算是出生入死的關係,他沒理由現在聽到孟子赫的名字就掛了電話!

“管志傑,三十五歲,鑽石王老五,剛好蔣銘心也是單身,沒準就是孟子赫想要撮合他們倆纔給蔣銘心電話號碼的!”漆警官猜想。

我卻蹙眉,不!不是這樣的!如果孟子赫要介紹男人給蔣銘心認識,那麼蔣銘心的日記裏應該會記的,蔣銘心的日記本里對管志傑隻字未提,甚至將其電話號碼藏得那麼得深,事情肯定不像漆警官說得那麼簡單!

“有什麼不對的麼?!”漆警官又是點了一支菸。

我一把搶了他的煙扔到了地上,“如果你想高攀一個明顯,首先你還是照顧一下你自己的身體!”

漆警官詫異,我繼續說道,“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我會調查清楚的!”我看着資料上面管志傑的工作單位,心裏早就有了計劃!

漆警官上來拉着我,“你確定,非要刨根問底?!”

我無比堅定的點頭,正如我堅信孟子赫對我的愛一般,我也相信,我能找到殺害他的兇手!

漆警官拿我沒辦法,只是交代我幾句,也只能放任我胡來。

我找到了管志傑所在的公司,他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有魅力的男人,衣着不浮誇,卻說不出來的讓人想要探究的感覺。

他見我時,有些驚訝,“弟妹?”

他認識我?!

我坐了下來,盯着他桌子上的文件,他警惕地收了起來,讓人給我倒了一杯咖啡。

“子赫的死,你節哀順變,他留在公司裏的東西,你一會帶回家吧!”他沒有搞清楚我的來意。

我盯着速溶咖啡,咖啡杯口還有咖啡粉末,味道並不香郁。

“你認識蔣銘心麼?!”

管志傑表情有些突變,又很快恢復了正常,笑着看着我,“她不是坐牢了嗎?!你也別怪子赫,這男人要是有點能力,就是不少的女人往身上撲,有時候就是逢場作戲罷了!蔣銘心都坐牢了,你也別太計較這件事情,以後的路還要走,別耽誤了自己!”

管志傑的話是一套一套的,像是提前都做好了準備,打好了草稿。

“你跟蔣銘心很熟?!”我開始掃視他的辦公桌,桌上散落了一些名片,有一個格外顯眼——酒吧的宣傳名片!

見我視線留在那個位置,管志傑不着痕跡地收拾了那一沓名片,直接扔進了垃圾桶,似乎有些緊張,“這都是些宣傳的,都是公司業務上的合作伙伴!”

我抿嘴一笑,沒有直接拆穿,我心裏清楚,若是合作伙伴,是不會扔了別人名片的,他一定是不想讓我發現什麼! 第3599章

以後可是千萬要小心,別招惹到樓主,被罰在外面跑圈可就慘了,讓他們切磋或者殺人,他們都覺得沒什麼,但是現在看看外面的銀色護法都累成哪樣,想想就覺得恐怖啊!

銀色跑完五十圈后,直接攤在地上,起都起不來了,直接躺在一邊的地上,不斷的喘氣,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濕了!

而宮本千夏才剛跑完三十圈,還有二十圈,現在宮本千夏累的跟從水裡剛出來似的,速度也幾乎比走快不了多少,但是宮本千夏依舊咬牙堅持著!

心裡想著今天要是跑不完,就會被師父逐出師門,哪樣自己以後又稱為沒人要的了,宮本千夏的速度就慢慢快了一點,每一次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都在心裡想著不能被逐出師門,是師父給了她新生,讓她再也不用面對別人異樣的目光!

她不能讓師父失望,否則就對不起師父的幫助!

就這樣,終於在天色微亮的時候,宮本千夏跑完了五十圈,五十圈一到,宮本千夏就倒在地上累的差點昏死了過去,銀色起來急忙給她服下一顆丹藥,銀色知道宮本千夏真的是累慘了!

「銀色大哥,我沒讓師父失望!」宮本千夏滿臉汗水的說道。

「恩,你先別動,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再起來!」銀色看著宮本千夏說道。

宮本千夏沒再說話,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直在地上躺了半個多時辰,宮本千夏才在銀色攙扶下起身回去,感覺自己的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宮本千夏回到自己的住處后,就看到墨九狸在院子內等她了!

「師父,我跑完了!」宮本千夏看著墨九狸道。

「恩,過來!」墨九狸看了眼宮本千夏道。

宮本千夏立即慢慢的走過去坐在墨九狸面前,墨九狸拿出銀針,在宮本千夏的腿上扎了幾下,瞬間宮本千夏就覺得舒服了很多,剛才走路都覺得自己的腿不是自己的了!

被師父扎了幾下后,瞬間就感覺好了很多!

「好了,回去洗個澡,然後修鍊!」墨九狸起身說道。

「是,師父!」宮本千夏起身說道。

「銀色大哥,謝謝你!」宮本千夏走到門口想起什麼,回頭對著銀色說道。

銀色笑了笑沒說話!

墨九狸看了眼銀色問道:「累?」

「回主子,不累!」銀色急忙說道。

「很好,不累晚上繼續陪她跑!」墨九狸聞言一笑的說道。

「啊……主子,晚上還跑啊?」銀色聞言驚呼道。

「你也可以罰別人陪著她跑的!」墨九狸丟下一句話離開道。

銀色聞言一愣,隨即眼神一亮,心裡有了主意!

墨九狸直接去了陸明翰的院子,沒過多久,白一就帶著雲博天兩人來到墨九狸面前!

雲博天直接拿出一張黑色的卡遞給墨九狸道:「姑娘,這是陸家還有我們幫忙明翰湊的兩百三十億仙靈石!」

陸明翰早就知道,因為他跟自己的父親聯繫過了,雖然被父親痛罵了一頓。 跟管志傑又是閒扯了幾句,我也就是拿着孟子赫生前的東西回了家裏。躲在房間裏,整理着他的東西,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在辦公室裏都放着我與他的照片!他對我感情是真的!我拿着照片,伸手去撫摸他的輪廓,卻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溫度。

子赫,你告訴我,到底是誰害了你,如果你在天之靈,一定要託夢給我!

我抱着與他的照片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夢裏是我們婚房。幽暗的燈光,孟子赫笑着扶着額頭,嘴裏唸唸有詞,“今生與你得以長相廝守,定不負你爲我不辭冰雪!來世也要與你白頭到老,知我愛我怨我如你。前世五百次回眸,換來今生一個你,上天待我不薄……”

滿口的花言巧語,聽得我是面紅耳赤。

我躺在牀上,想要上去抱他應他,可身體像是被捆綁着,絲毫動彈不得!

牀頭櫃上站着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背對着我,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只見那人端着水杯漸漸走向了孟子赫,孟子赫笑着接過杯子,盡是一口,不久後,便是癱軟無力,睡死過去。

我瞪大了眼睛,想要大喊,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只見那人漸漸回頭,我睜着眼睛,想要看清那人是誰。

猛地醒來,我在自己房間,一切如舊,夢裏的場景卻真實得不得了,驚得我是一身冷汗!

“叮……”手機響了。漆警官的電話。

“前幾天,管志傑去監獄申請探望蔣銘心,蔣銘心卻沒有見!”

我納悶,管志傑平時和蔣銘心走得很近嗎?!出了這種事情,管志傑應當主動找的人是我呀,並非蔣銘心!

“看吧,事情就如同我所說的,沒準就是孟子赫想戳撮合他們而已!”漆警官笑着說道。

我滿腦子都是自己與管志傑見面的時候的場景,如果他只是單純的被介紹與蔣銘心在一起,他的反應不太對!在我面前一副事不關己,極力與蔣銘心撇清關係,私下卻申請與蔣銘心見面!

“我想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你不覺得可能是你把事情想得複雜了!”漆警官反問。

我咋舌,“我怎麼覺得你現在也在阻止我去查這個案子?!”

漆警官的反應有些反常,難道……

我咬牙,掛了電話,心想,若是自己的猜想是對的,那麼我該如何才能撥開迷霧見真相呢?!

我去看了孟子赫,黑白照片裏的他是那麼的美好,溫文爾雅地笑着,我伸手摸着他的照片,“子赫,我該怎麼辦?我總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可身邊的人,似乎都相信了江真給的真相!”

孟子赫只是安靜地躺在照片裏,不曾回答我半分。

不知道跟孟子赫一起呆了多久,我終於起身開車去了監獄,我要見蔣銘心,同樣是女人,我想從她的嘴裏得知,會更有把握一點!

蔣銘心還是肯見我,這一點我還是比較欣慰。

她消瘦了許多,臉色越漸蒼白。

“是不是不太好?!”我擔心地看着她。

她沒有反應,我這才發現,她的目光有些呆滯!

“你怎麼了?!”我發現她不太對勁。

她擡眼望我,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嚇得起身往後縮,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捂頭大喊,“不要!不要!人不是我殺的!”

獄警過來拉她回去,她卻更加恐慌了起來,抓着柵欄,竟對我庫苦苦哀求,“救救我!救救我!”

她像是變了一個人,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她便是掙脫獄警跪了下來,淚流滿面,“我真的沒有殺人!”

我忙是跟獄警交代了幾句,他們才得以讓蔣銘心繼續見我。

我從手機裏翻出電話號碼數字的照片放在蔣銘心的眼前,“你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嗎?!”

蔣銘心頭腦搖晃地盯着我手機看,忽然大喊了起來,“子赫讓我聯繫他!是子赫讓我聯繫他的!”她瘋狂地拍打着柵欄,獄警再也不能讓她見我,帶她回去了。

我有些驚訝地看着她被帶走,難道真如漆警官所說,孟子赫只是想撮合蔣銘心和管志傑! 第3600章

但是父親也說了以現在陸家的內憂的情況來說,他只能私下挪動兩百億仙靈石,不被其餘陸家人發現,多了也是沒辦法了!

至於那三十億是自己和雲博天三人湊的,他雖然是陸家少主,但是真正的朋友也就眼前兩人,其餘人他看不上!

墨九狸接過無名的黑卡,神識一探,裡面果然有兩百三十億的仙靈石!

墨九狸滿意的點頭道:「可以,這個我收下了,現在來說說其餘的六百七十億你們如何還吧!」

「只要姑娘放明翰離開,我們一定會想辦法到處收集罕見的藥材,來給姑娘還債的,這個戒指裡面是一些我們身上的藥材,姑娘看看可行?」雲博天又拿出一枚無主的空間戒指遞給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接過之後,把裡面的藥材心念一動,全部帶出來放到了眼前的桌子上面,大概有一百多株不同的藥材,其中讓墨九狸覺得難得大概十幾種!

其餘的雖然不算是特別罕見的,但也不是隨處都能買到的!

「白一,讓翡翠樓負責藥材鑒定的長老來一趟!」墨九狸對著身邊的白一說道。

白一離開后沒多久,就帶著一名灰袍長老走了進來,看到墨九狸后微微點頭,剛才白一路上交代了,樓主不想身份被陸家少主幾人知道,所以不用給樓主行禮!

這個灰袍老者是翡翠樓的鑒定藥材的車長老,剛好白一去的時候遇到車長老沒事,就帶車長老過來了!

車長老按照墨九狸的意思,把桌上的藥材都鑒定了一遍,然後緩緩開口道:「這裡的藥材品質都不錯,這一株伏地蘭價值三十萬仙靈石……」

車長老把每一株的藥材價格,都直接給爆了出來,而且車長老給出的價格,比一般的藥店和拍賣行給的都高,他們翡翠樓向來東西質量好,價格貴!

再說這些藥材確實是雲博天幾人自己的珍藏,並非隨便找來糊弄墨九狸的,因為雲博天知道,墨九狸是翡翠樓的人,想糊弄也沒用!

現在聽到車長老報出來的價格,雲博天三人的臉上都很詫異,因為他們沒想到對方報出來的價格這麼高,還以為對方會故意為難他們,把價格壓低呢,看起來自己等人有些想多了!

雲博天和陸明翰三人對視一眼,都沒說話!

最後車長老總結道:「這裡的一百零八株藥材,如果按照我們剛才我說出來的翡翠樓的價格,一共是三億九千萬仙靈石!」

「我給你們算四億仙靈石如何?」墨九狸看向陸明翰三人問道。

「多謝!」陸明翰三人聞言點頭說道。

「白一,兩百三十四億仙靈石已還,記上!」墨九狸說道。

「是,主子!」白一道。

「其餘的,你們打算何時還清呢?」墨九狸看向陸明翰三人問道。

「六百多億仙靈石對我來說不是小數目,不知道姑娘能給我多久的時間?」陸明翰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個期限我也沒想好,」 “查到了,蔣銘心原來有個母親,肝癌晚期,這幾天有人給她辦理了護照,馬上出國!”漆警官的電話來的真是及時。

果然是被收買了嗎?!

“蔣銘心的收入不是很高,根本就支付不起出國的費用,我在去機場的路上,你趕緊過來!”漆警官很快掛了電話。

我是立馬開車去了機場。

在漆警官的幫助下,我們很快找到了蔣銘心的母親,身材佝僂,面色蒼白,連拿點東西都感覺費力!

我走了過去,“伯母,您好,我是蔣銘心的朋友。”

她揉了揉眼睛打量了我好久,十分警惕地問道,“朋友?你知道銘心去哪裏了嗎?!這段時間她都不來看我!”

她完全不知道蔣銘心的事情?!

漆警官走了過來,正要跟她說明情況,卻被我制止了。她其實不知道最好,不然這輩子大概也會愧疚。

“多虧了小管,他對銘心可算是好的了,可銘心這孩子,總是不聽話!人影都找不着!”老太太放下了防備,說起蔣銘心,總是擔心的。

我拉着她坐了下來,“小管是誰?!”

“喏!是他!”老太太值了前方。

我順着她的手忘了過去,管志傑正是拿着水走過來。

見到我時有些詫異,“弟妹,你怎麼在這裏?!”

我捋了捋頭髮,“子赫走了,我想出去散散心,過來看看去哪兒比較好!”我撒了謊,管志傑有問題,我不能讓他看出來我在查他。

管志傑將水遞給老太太,照顧他小心翼翼喝下。背影看來,他就如同我夢囈中的那個背影!但是他的作案動機呢?!

“小管啊,我這去美國治療,也不見銘心,她有什麼好忙的!”老太太始終放心不下蔣銘心。

管志傑笑着安慰,“她忙,說一會就過來!要實在趕不過來,不是還有我陪您麼?!”

老太太雖然笑着,眉眼中還是抹不去擔心。

管志傑安慰了老太太,便是將我拉到一邊,“伯母不知道蔣銘心的事情,你可別說漏了嘴。”

我點了點頭,之前在我面前表現得和蔣銘心絲毫不熟的管志傑居然照顧起蔣銘心的母親來,總是讓我心生疑惑。

“爲什麼撒謊?”我看着管志傑。

管志傑手揣進了褲兜,站直了,苦笑,“難道我還能像你一樣豁達?!蔣銘心是我女朋友,她卻跟你的老公開房,還殺了你老公,你覺得我還會承認她是我女朋友麼?!”

我詫異地盯着他的眼睛,沒有半絲的不穩定,他的樣子不像是撒謊。

“好了,事情都過去了。”管志傑拍了拍我肩膀,“我也不該再提,她們都在這場戀愛中付出了代價,我們也不該有什麼好抱怨的!”

原本勸慰我的話瞬間也用來安慰了他自己,一切都好像理所當然,越是這樣發展,事情越是顯得不對勁。

“你能這樣對她和她的家人,她應該感到欣慰!”我回以微笑。

“你也一樣!”管志傑結束了話題,往老太太的地方走去。

我跟在他的身邊,小聲問道,“你知不知道蔣銘心有寫日記的習慣?!”我故意這樣說道,就是要看看管志傑的反應。

管志傑停了下來,不到一秒,微笑,“可能是她根本沒把我放在心上吧,這些事情從來不跟我說!”

真的是不放在心上,還是他有所圖呢?! 第3601章

「這個期限我也沒想好,看陸少主償還的能力了,如果陸少主一年也還不上多少的話,可能就會讓我覺得沒誠意想賴賬……」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放心,我陸明翰還不是那種賴賬的小人!」陸明翰聞言道。

「既然如此,那就每月來翡翠樓還一次吧,如果有事的話,也可以順延,這樣對陸少主和我們翡翠樓都好!陸少主覺得呢?」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可以,如果我閉關,或者趕不回來,會主動告知翡翠樓的!」陸明翰聞言想了想說道。

「那陸少主發誓吧!」墨九狸聞言看著陸明翰說道。

「發誓?為什麼要發誓?」陸明翰皺眉道。

「陸少主該不會覺得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吧?」墨九狸諷刺一笑的看著陸明翰問道。

「你……我身為陸家少主,怎麼可能言而無信?還有,這債分明就是你翡翠樓獅子大開口,你竟然還讓我發誓?不可能!」陸明翰憤怒的瞪著墨九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