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能在朝堂上混的都是人精,聖上的旨意剛下。今日便有一批又一批的達官貴人上門拜訪恭賀。就連路途相隔較遠的,也是人不到禮到,生怕自己落後人前。

將軍府的前廳,已經擺開了宴席。清一色的綠衣婢女端着酒盞,機靈地幫需要續酒的客人添上。

柯子俊着一襲玄色的常服,含着淺而不淡的笑容穿行其中,與各位來賓一一致謝寒暄。

柯子俊少年時便跟隨父親行軍打仗,因而他的身形比起一般的江南男子要高大壯碩,他在一衆的官員儒士中,竟比別人要高出一個頭,頗有一種鶴立雞羣的感覺。

他的裝束隨性平淡,卻絲毫不掩器宇軒昂的氣質。臉部線條俊美硬朗,輪廓深刻猶如刀削。長眉星眸,鼻樑高挺,俊是俊,卻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不過長期在軍營浸潤的人,特別是上過戰場的柯子俊。有這種氣勢,也是無可厚非的。

宴廳中籌光交錯,滿屋子都是華服飄飄笑語晏晏。

有一身穿灰藍錦緞常服的中年男子起身,他面白鬚美,身材勻稱修長,約莫四十歲上下,頭戴黑色璞頭。看上去氣質儒雅,此人便是仙居府新上任的趙府尹。

趙府尹名傳,字玄之,昨日隨着聖上送召的天使一道赴任就職。

所謂天使,也就是天朝來的使節。

這次的天使是皇帝身邊一名資歷頗老的太監,滿頭銀霜。精神爍爍,此刻正坐在柯子俊的下首處。

趙傳舉杯向柯子俊敬酒,聲音如鳳竹朗朗,笑道:“下官敬將軍一杯!”他說完,仰頭一飲而盡。

柯子俊也是淡淡一笑。舉杯幹了。

有婢女上前,爲二人添酒。

趙傳又再次舉杯,向席上的衆人敬道:“某新官上任,初來乍到,對仙居府還尚未熟悉,還望各位多多支持!”

席位上衆人也紛紛起身敬酒,笑言趙大人言重了,自當全力配合趙大人執政云云。

趙傳對仙居府的權貴都不大熟悉,酒過三巡後,柯子俊也略盡地主之誼,爲他一一引見衆人。

陪同自家夫君前來祝賀的夫人們便在內堂那邊聚會,由柯子俊的母親柏氏親自招待着。

柯子俊的母親柏氏,是個氣韻俱佳的貴婦,黛眉如遠山,鳳眸若秋水,長得不算美,但那股由內而發的從容氣度,很是迷人。

堂內滿屋子都是華服琳琅,環佩叮噹,唯有柏氏還在熱孝,只着一襲純白素衣,墨發盤成一個圓髻,沒有多餘的配飾,相較旁人,反倒多了幾分飄然出塵的韻味。

蕙蘭郡主和柳夫人也在座,貴婦們不聊朝堂政事,只聊家長裏短,氣氛竟是比前廳還要熱絡。

“……郡主,您身上這襦裙是新品吧,妾身上次去毓秀莊,還未曾見過這個款式呢!”其中一名紫衣婦人一臉笑意,眼中神采閃爍,凝着蕙蘭郡主身上的月光稠襦裙,嘖嘖稱讚道:“這緞料定是極好的,襯得郡主您就像月宮仙子似的,真真是美得讓人移不開眼了……”

此話一出,衆人也紛紛開口附和着。

這些恭維的話,蕙蘭郡主沒少聽,讚美的話聽得多了,漸漸也就成了習慣。不管是真心的也好,虛假的也罷,只要聽着樂呵也就算了。

“這是我那丫頭新搗騰出來的,各位若是感興趣,下次也去我毓秀莊挑一挑!”蕙蘭郡主淡淡一笑。

衆人忙爭先恐後的應了。

坐在末席的是林氏,作爲縣丞金元的正室夫人,她自然也有資格跟着一道前來柯府祝賀。

不過林氏長途跋涉不辭辛苦前來的一半原因是她多日的等待和煎熬,都沒能等來柯府的回執,索性藉着這次上府祝賀的機會,探探將軍府的口風如何。

堂內的貴婦除了個別在郡主府見過的之外,林氏都不大認識。因着身份地位不同,她也不敢貿貿然就上去插話,這次講到衣飾的話題,又跟蕙蘭郡主見過幾次,相對比較熟悉了,林氏才壯着膽子插上幾句。

“呵呵,辰娘子當真是個心靈手巧的,上次小女妍珠及笄,欽哥兒也是在毓秀莊訂做了襦裙送與她妹妹做及笄禮,穿上身,當真是讓人覺得耳目一新呢!”

林氏這話說得有技巧,這短短一句話裏包含着幾個信息。

其一稱讚蕙蘭郡主的女兒心靈手巧。

其二暗示蕙蘭郡主金妍珠已經行了及笄禮。初次見面時,蕙蘭郡主也曾誇讚過金妍珠,只是那時候金妍珠未曾及笄,自然不能提婚配之事。

其三,便是提及金昊欽這個名字,柯府既然派冰人上門提親,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欽哥兒這個名字。

林氏說完,眸光微不可察的掃過蕙蘭郡主和柏氏的面容,留意着二人的表情。

讓她失望的是,二人只是淡淡一笑,並無過多情緒。

貴婦們又聊了一會兒飾品衣物,不多時,便有婢女立在廊下,朝屋內的柏氏屈膝行禮,問道:“夫人,是否上菜?”

“上!”柏氏站起身來,揚了揚手。

立時,便有婢女端着菜品進來。

“各位夫人都不要客氣,快快起箸!”柏氏招呼道。

這小半晌的相處,至少已經混了個臉熟,衆人也便沒有拘着,紛紛拿起筷子,開始用膳。

循着內堂的長廊可直通後院。

後院有個半封閉的園子,園子建在池塘上,半凌於水。園內樹蔭冠蓋,草木芳華,奇石累累。

園內有個精緻的小閣,閣樓四面都掛着細密的竹簾,簾內隠見人影晃動,時不時傳來一陣陣女子的嬌笑聲。

今日前來祝賀的不乏氏族貴女,柯子萱和安娘便將一衆貴女引到後院,好生款待着。

柯子萱性格外向開朗,只稍片刻,就已經跟衆位娘子們相談甚歡了。

柳若涵恬靜的坐在一隅裏,五官精緻秀美,面上帶着淡柔的淺笑,一襲粉白相拼的齊胸襦裙,將她纖柔有致的身段完美的勾勒出來。及笄後的柳若涵,比起從前,更添了幾分成熟韻致,儼如一朵壓枝綻放的海棠花,美豔動人。

她的話不多,一直是安靜的喝着茶湯,只有在別人提問她的時候,才含笑應上一兩句。

柯子萱覺得柳若涵是她見過的貴女裏,最有氣質的一個了,談吐得宜,說話總是帶着三分笑,讓人一看就覺得舒服。

不知道她練習這些規矩,得下了多少苦功夫呢?

難道柳家想着將來給柳娘子配個王孫公子?

不過就柳娘子這通身的氣韻,就是配名門貴族,也是綽綽有餘的。

柯子萱多看了柳若涵幾眼,越發覺得有意思。

九哥常常說自己這裏不好,那裏不足的,所以,他鐵定不喜歡自己這種款的,跳脫的不喜歡,那就是喜歡恬靜的了。

既是配人,不若配給九哥!

柯子萱往柳若涵身邊挪坐過去,相對於柳若涵的淑女風範,柯子萱就顯得十分女漢子。

她一向喜歡穿勁裝,頭髮也不喜梳髻,只簡單的挽成一條馬尾。

柯子萱將手搭在柳若涵身後的靠背上,湊近問道:“柳娘子覺得悶麼?”

柳若涵淡淡一笑,搖頭道:“不會,十六娘怎會有此一問?”

“我見你不說話,以爲你悶壞了!”柯子萱大大咧咧的一笑,末了,忙壓低聲音問道:“柳娘子可婚配了?” 這話鋒轉得太快,柳若涵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怔怔的凝着柯子萱。

“看你這樣子就是還沒有!”柯子萱拍了拍手,又在柳若涵的耳邊低低問道:“柳娘子覺得我九哥如何?”

柳若涵這才明白過來,敢情柯娘子是要給她和柯子俊拉紅線?

她紅着臉,低聲道:“柯將軍很好,不過我……已經……”

柯子萱見狀蹙眉,嘆了一口氣,問道:“柳娘子不會是已經有了意中人了?”

這話讓柳若涵臉龐越發滾燙了起來,但她擔心柯十六娘子會幫她亂點鴛鴦譜,忙點點頭。

首富楊飛 柯子萱賊賊一笑,拉着柳若涵的手走出小閣,一面道:“我們出去走走……”

走在花間小徑上,柯子萱見柳若涵的臉蛋依然紅撲撲的,調笑道:“柳娘子真是容易害羞。這有心上人是好事啊,他也喜歡你麼?”

柯子萱一旦起了八卦的心思,根本就停不下來。 星宇世界傳奇公會 再加上她也是情竇初開的年華,剛剛開了竅,對男女情事充滿好奇,見柳若涵有了心上人的嬌羞模樣,竟有一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勁兒。

柳若涵纔剛認識柯子萱,自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心裏話跟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人吐露,因便微微一笑,應道:“是否喜歡這種話,作爲女子,怎好問出口?”

“啊?那你是不明他的心意?”柯子萱有些驚訝,旋即一副情感專家的模樣,開始支招:“你不好意思開口問,便尋個冰人去問問唄。這是最直接的方式,乾脆利落,多好?”

柳若涵微微咋舌,之前便曾耳聞將軍府出了個無比彪悍的娘子。這柯子萱的大膽率直,顯然已經超過了她的想象。

直到這一刻,柳若涵才真正明白過來。什麼叫做:聞名不如見面!

“多謝十六孃的提議,兒會好好考慮!”柳若涵只能如此回答了。

“哈哈,那本娘子祝你和心上人修成正果!”柯子萱笑意豪爽,言語誠摯。

柳若涵露出羞澀的笑。低低的應道:“借十六娘吉言!”

說起修成正果這個問題,柯子萱又想起了腦海中那個讓她魂牽夢縈的金護衛。

也不知道他回來了沒有?

柯子萱眨了眨眼,心想着金護衛定然是回州府來了。

新任的府尹大人趙傳已經上任,他不可能還在桃源縣沐休不歸。

衙門裏一定有很多交接的庶務要處理,他或許很忙吧?

要不要尋個時間,再去衙門口看看他呢?

柳若涵見柯子萱一個人怔怔出神,脣角掛着抑制不住的笑意,也調笑道:“十六娘在想念誰?”

“沒有沒有……”柯子萱哈哈一笑,掩飾過去。

正談笑間,安娘循着花間小徑尋了過來。

奮斗在蒸汽時代 “娘子……”隔着幾丈。安娘見着柯子萱的身影,忙開口喚道。

柯子萱回頭,見安娘扭着豐滿圓滾的身體過來,氣喘吁吁道:“娘子,大夫人。大夫人請你過去呢!”

柳若涵禮貌的朝安娘微微欠身,安娘忙含着笑,屈膝道:“見過柳娘子!”

柯子萱一時弄不清楚狀況,也不知道大伯孃喚自己過去,是什麼事情,因便低聲問道:“安娘,大伯孃找我什麼事兒?”

“這個奴婢也不知道。剛剛是大夫人身邊的瓊脂過來,也沒說啥吩咐,就說夫人請你過去!”安娘應道。

柯子萱哦了一聲,吩咐安娘好生招待柳娘子等人,便與柳若涵辭別,往內堂走去。

內堂那邊。飲宴已經結束,膳食碗盞已經撤退,一衆夫人在堂內喝着茶,聊着天兒。

柯子萱在廊下退下屐履,便徑直入內。

“大伯孃。您找我麼?”柯子萱聲音清亮,猶如啼鶯婉轉。

柏氏擡眸掃了柯子萱一眼,臉色並不大好。

“都已經是及了笄的娘子了,怎麼還一點兒規矩都沒有?”這話說得淡淡的,沒有多少情緒的起伏,但任誰都看得出,柏氏對柯子萱的無禮很生氣。

柯子萱自覺失禮,她剛剛只顧着想大伯孃有可能找自己過來的原因,竟忘了向堂內的衆貴婦請安,的確是她的錯。

“十六向各位夫人請安,剛剛十六顧着想事,失了禮數,還望各位夫人見諒海涵!”柯子萱忙環着堂內衆人恭敬的欠身施禮,言語誠摯之餘,又帶着一絲調皮,讓人覺得十分有趣。

“十六娘個性率真,剛剛許真是顧着想事情,給忘了呢!”柳夫人含着笑意,出來打圓場。

其他夫人也紛紛說是,又恰到好處的稱讚了柯子萱一番,讓她心底不由一陣飄飄然,還道是大伯孃特意請她過來,讓衆人誇讚的呢。

林氏不動聲色的凝着柯子萱,雖說相貌一般般,但氣質極好,自信滿滿的模樣,頗有柏氏的風範,就是少了一份沉穩。

說了幾句話之後,柏氏就請林氏和柯子萱進入一側的偏廳。

原來是剛剛林氏藉着敬茶的當口,私下問了柏氏關於柯府上門提親的事兒。

柏氏當即一怔,不明所以的凝了林氏兩息,想問金夫人你是不是頭腦發熱搞錯了?

撇開門當戶對之說,就是目前老將軍屍骨未寒,柯府又怎可能尚在守孝之期便着冰人上金府提親?

倘若是男方向女方提親還說得過去,此番林氏所問,竟是柯子萱反其道而行,向金府的嫡子金昊欽提親,怎能讓柏氏不震驚?

不過柏氏也是經歷過風浪之人,這等事情,她就算心裏有多麼驚訝,多麼不滿,面上也是清清淡淡,不會顯露一絲情緒。她安撫林氏莫急,更不要將此事與其他貴婦提及,她一會兒便讓柯子萱過來,當面問個清楚明白。

林氏隨着柏氏進入偏廳。心頭隱隱有不祥的預感。剛剛瞧柏氏的神情,不像是裝的。難道這其中真是有什麼誤會麼?

“金夫人請坐!”柏氏在上首處落座,隨後信手一揚,邀林氏入席。

林氏道了一聲是。便在一側的蒲團上跽坐下來。

柯子萱不必柏氏開口,自覺的在另一張矮几後面坐下。

“十六,今日之前,大伯孃當真不知道你竟能做出讓我如此刮目相看的事情來!”柏氏的聲音依然是寡淡的,一雙眸子於說話間盈盈閃爍,猶如湖光湛湛,甚是好看。

柯子萱微鄂,見一側的被稱爲金夫人的林氏也看着自己,旋即明白了過來。

那是金護衛的母親?

喲,長得還挺好看的!

柯子萱開起了小差。細細打量了林氏幾眼,直到柏氏輕咳了幾聲,纔回過神來。

“你有什麼話說?”柏氏冷冷問道。

柯子萱縮了縮脖子,吐着舌頭應道:“是兒乾的!”

“你倒是承認得快!”柏氏嘆了一口氣,續道:“大將軍屍骨未寒。柯府孝期未過,你一個姑娘家,怎能做出這等事情?你說傳出去,讓別人如何取笑咱們將軍府?”

林氏聽柏氏如此說,心中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聽這意思,是想作罷麼?

“夫人……”林氏含笑喚道。

柏氏睨了林氏一眼,淡笑道:“金夫人稍安勿躁。我自會還你們金府一個公道!”

這話讓林氏越發不安,但她卻不得不住口,低低應了一句:“妾身謝過夫人!”

柯子萱聽柏氏如此質問,也深知自己這事情做得欠缺考慮,忙從席上起身,走到廳堂正中。行了稽首之禮,伏在地上,聲音悶悶的:“是兒太過沖動,讓將軍府蒙羞了,兒願意接受任何懲罰。但兒喜歡金護衛這是事實。兒只是先提親將金護衛定下而已,先有婚約,兒便不必擔心金護衛被別的娘子搶走。至於婚期,兒自然是等守孝期滿才嫁人的!”

這話差點讓一向自持沉穩端莊的柏氏和林氏眼珠子掉了一地。

這是一個女孩子能說得出口的話麼?

林氏終於可以確定,這柯府的娘子,比傳聞中的更加彪悍,連嫁人這種一般娘子羞以啓齒的話題,都能當談論天氣一般自然隨意,真真是長見識了。

柏氏真覺得將軍府的臉面,都快要讓柯子萱給丟盡了。

這事情要處理好,還真是有些棘手了。這十六將話都說到這份兒了,連着人家金夫人也在場,若是自己跳出來指手畫腳,難免會被人詬病。

只不過,將軍府的閨女配一個小小的護衛,這怎麼看,都是件傷體面的事情。

柏氏思前想後,覺着這事情,有必要跟九郎(柯子俊)和二叔(柯越昭)說一說。

“金夫人,雖然我是十六的伯孃,但十六的婚事,還得我二叔才能做主。都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十六上金府提親的事兒,本就是欠缺考慮的行爲,且是瞞着府中衆人,若不是金夫人你提及,我等尚且被這妮子矇在鼓裏呢!”柏氏望向林氏,一臉和氣的說道。

林氏卻是心中一顫,敢情這冰人上門提親,整個柯府都是不知情的?

那這門親事,還算不算了?

“夫人,那這親事……”林氏是一臉被涮了的尷尬表情,心中是大大的不甘吶。

ps:

感謝飄過的浪花打賞寶貴的和氏璧和財神罐禮物!

感謝紫如妍、練兒、地獄先生、夜雪初霽0407、千年戀打賞平安符!

感謝浪花和櫻桃小妹妹寶貴的粉紅票!

推薦一本書:

作品:《窈窕醫女》

簡介:醫術在手,鬥破奇葩~ “這親事自然是作數的!”柯子萱搶道。

柏氏一泓如秋水的瞳眸裏彷彿有氣焰升騰,她眸光如利刃一般掃了柯子萱一眼。

她盡力地在爲將軍府扳回幾分臉面,可偏偏這個不長眼的丫頭又說出如此打臉的話來,這怎能讓她不怒?

“作不作數讓你父親來說!”柏氏聲音冷厲清寡,她說完,命身邊伺候的丫頭瓊脂,去前廳請二老爺和九郎過來。

瓊脂應聲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