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現在也沒心思知道方大師他們那邊發現了什麼,而是把這邊的事情一股腦的跟方大師說了。方大師聽完之後,也有些發愣,好半天才給我出了個看起來還算不錯的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還沒等我媽和小洛父母見面的時候,我們倆又把他們給分開了。

“葉子,有啥事情趕緊說,沒看我們還忙着嗎?”我媽一副嫌棄的樣子朝着我說道。

“媽,方大師昨晚給我打電話了,說我們老家剛挖出來幾個死人,這事情不吉利,要是現在談婚論嫁的,以後會有影響。你也知道這回挖出來的那棺材,是啥樣子的吧?”我略帶嚴肅的朝着我媽說道。

我爸媽他們當然知道,那正是七星續命棺。當年就是因爲七星續命棺被破壞,所以他們纔不得不讓我跟着範老頭這一走就是十多年。接下來就是上回七星續命棺被破壞我回來過一趟,那一趟也是讓沫寒家遭受了很大的災難。

我的話確實把我媽給嚇住了,趕緊點頭說再也不提這事兒了。不過這事情還得讓我去跟小洛父母說一聲,不然的話害怕人家家長誤會。

看到我爸媽轉身出去閉口不提此事,我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方大師的這個方法還真的挺管用的。

沒多久,小洛也出來了,給我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看來那邊也搞定了。

接下來我也去小洛父母那邊解釋了一番,不過小洛父母看我那眼神就略微帶着一些危險,好像我遲早會是他們的女婿,就算這次商量不好也不能在外邊亂來,不能做對不起小洛的事兒。

“怎麼樣,搞定了沒?”沫寒拉着我妹妹從房間裏出來,看到我和小洛在堂屋坐着,壓低聲音朝着我們問道。

聽到說搞定了之後,才從房間裏面鑽出來。

“葉子,你是不知道,昨天那架勢,我根本就勸不住,還是你們有辦法。”

這事情弄完之後,我和小洛並沒有在家裏多待,昨天晚上方大師說那邊有所發現,想讓我儘快過去一趟。現在我把家裏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完畢了,立刻就想帶着小洛一起過去。但是走的時候,小洛卻被我媽給留了下來。

我媽說這事兒是我的事兒,跟人家小洛有啥關係,而且小洛一個女孩兒子跟着我們做這一行肯定不行,說什麼也不讓小洛去。小洛媽媽這時候也跟我媽站在了同一條線上,把小洛強行留了下來。

無奈之下,最後只有我上了張叔的車。

“張叔,那邊到底發現了什麼?”上車之後,我立刻朝着張叔問道。

“情況有些複雜,去了那邊你就會知道了。而且葉子,說不定你的七星續命棺,只是人家佈置的一個棋子,這事兒,你得做好心理準備。”張叔說完話之後,又是一腳油門踩到底,車立刻衝了出去。

張叔的話讓我也是有些緊張,我的七星續命棺當時可是救了我的命的,怎麼會是佈置的一個棋子呢?難道那個高人那麼厲害,這個棋子一佈置下來,就是爲了二十年之後用的?

對於這些,張叔也不太清楚,所以只能去了那邊讓九爺和十三老頭他們來說了。當再次回到那個破道觀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還沒等我休息好呢,就被十三老頭一把抓過來扛在肩膀上,朝着樹林子裏跑過去。 乾雪抬起頭,她默默的看著樂天,好一會她才認出來樂天。

「小包子的哥哥?包子說你會驅鬼,你幫幫我……醫生說我懷孕了,可是我根本沒有男人!我怎麼會懷孕?你上次說我肚子里是個鬼胎,鬼胎到底是什麼東西?」她一把抓住樂天的褲子,連聲哀求。

樂天也在使勁的抓著自己的褲子,今天自己穿的可是運動褲,沒有褲腰帶啊……

「你先鬆手,我們好好說話……」

他無奈的和這個女人僵持著。

乾雪這才鬆開了手,樂天將她扶了起來。

「鬼胎這個東西……其實處理起來很簡單的,你現在的癥狀還不太明顯,如果等肚子徹底大起來,那就有點麻煩了,到時候即使鬼胎處理了,你的肚皮上也會留有妊娠紋……」樂天慢慢的說道。

乾雪吸了吸鼻子,聽到樂天說很簡單,她鬆了口氣。

「這樣……這裡是幼兒園,不太方便,你有沒有私人的地方?如果沒有的話,去我家也可以……」樂天問道。

乾雪的第一反應是樂天可能不懷好意,但是她看了看樂天的神色,她又覺得這個男人可能只是顧及自己的隱私。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我有地方住……我男友死後給我留了一套房子,我一直住著。」她小聲地說道。

「那行,我留個電話給你,晚上我們再聯繫!」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相互留了電話,樂天站起身。

「沒事,心情放鬆……順利的話明天你就可以恢復如初了。」他安慰了一句。

「謝謝你。」乾雪仰頭看著樂天。

樂天離開了,乾雪默默地在辦公室裡面站了很久,她的神色居然在不斷地變化,慢慢的她的臉色居然變得有些猙獰……

樂天找到樂包,這小子居然在和夏依一本正經的聊天,夏依看起來也很喜歡這個孩子的樣子。

「你也來啦?」夏依看到樂天就打了個招呼。

樂天點點頭。

「樂天哥你可以走了。」樂包說道。

樂天一愣,奇怪的看著樂包。

「我要跟著夏依阿姨回家!」樂包得意的說道。

樂天驚訝的看著他,這小子已經打入敵人內部了?

「我請小包子去我家做客,今晚就住在我家了……你不用擔心,明天早上我直接將兩個孩子一起送來。」夏依笑著說道。

樂天倒是無所謂,他就點了點頭。

「小晗……走了,帶著你小包子哥哥。」夏依喊道。

杜小晗跑了過來,她看到樂天就笑著撲上來。

「爸爸你回家嗎?」她問。

「唔……爸爸晚上還有點事,你先帶小包子哥回家。」樂天笑著回答。

「哦。」

小丫頭點點頭。

夏依帶著兩個孩子走了,樂天回頭看了看幼兒園的辦公室窗戶,也轉身離開了。

「咦?包子呢?」蘇紫萱奇怪的問。

「被夏依帶走了,這小子看來是真的認準了我干閨女了,居然一個勁的討好人家夏依,這不……已經成功打入人家內部了。」樂天笑著說道。

蘇紫萱愣了一下。

「這算不算得到你的真傳?」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樂天問。

「這應該是遺傳……我可沒這麼厚的臉皮。」樂天嚴肅地說道。

「你可拉倒吧……」蘇紫萱沒好氣的給了樂天一個白眼。

樂天的電話突然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施紫竹。

「喂?」樂天接起電話。

「小冷說要回家,可是我們現在沒法去接……」施紫竹說道。

「行了,我去吧。」樂天說道。

掛上了電話,樂天一腳油門,車子就直奔經濟大學。

顧小冷倒是蠻驚訝的看著樂天和蘇紫萱。

「你們怎麼一起來了?」她還有點受寵若驚。

「順路!」樂天回答。

蘇紫萱看了一眼樂天,這貨就是這麼不會說話的嘛?

「上車……小冷今晚想吃什麼?」她笑著問。

「唔……牛排?」顧小冷下意識的說道,她看了看蘇紫萱又補充了一句:「可以嗎?」

「當然可以……」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開著車去了超市,買了許多的食材,除了牛排之外,還買了一些蔬菜和其它肉食。

回到了海邊別墅,蘇紫萱剛下車就愣住了,因為別墅的門口赫然有一塊大石頭正在趴著一動不動。

「卧槽……你們怎麼跑來了?」樂天明顯也發現這個東西。

鍋蓋明顯不太想理會樂天,它跳到了蘇紫萱旁邊,用腦袋蹭了蹭她的手,蘇紫萱無語的看著鍋蓋。

「看到我們不用這麼驚訝吧?」

虯褫的聲音在蘇紫萱的腦海里響起。

「你們怎麼出來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這貨害怕那個女人,所以讓我出來的。」鍋蓋回答。

「滾!我會害怕?本大爺可是未來的蛟龍!我只是不想看到那個女人而已……」虯褫反駁。

蘇紫萱有點痛疼。

這兩個傢伙又在自己的腦子裡吵了起來,她直接屏蔽了兩個傢伙的聲音。

「怎麼回事?」樂天問。

「虯褫害怕高小秋,逼著鍋蓋跑了出來……」蘇紫萱無語的說道。

樂天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這個虯褫太聰明了。

顧小冷奇怪的看著這一男一女,這兩個人在嘟嘟囔囔說什麼呢。

她自顧自的往別墅裡面沖,卻不想直接就撞到了什麼東西的上面,被重重的彈了回來。

「什麼東西?」她驚聲問道。

「沒東西……」蘇紫萱趕緊示意鍋蓋到一邊去。

顧小冷摸了摸腦袋,沒東西?

她看了看蘇紫萱的神色,傻子才會信呢,剛剛明明有東西撞到自己了。

她小心的挪動步伐,卻發現自己剛剛被撞的地方什麼也沒有……顧小冷也愣住了。

回到了別墅,晚飯有蘇紫萱做,施紫竹為了討好這位算是半個師娘的女人,也過來幫忙了。

顧小冷拉著樂天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幹嘛?我是個正經男人,對你這種小女孩沒興趣……有話不能在大廳說嗎?」樂天叫道。

「你閉嘴!你老實和我說……家裡是不是進來東西了?」顧小冷瞪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

「沒有……」他果斷的回答。 顧小冷根本不信,她使勁的盯著樂天。

「你就算是把眼珠子瞪出來,家裡沒東西就是沒東西……」樂天哼了一聲。

結果話音剛落,樓下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響動。

兩個人急忙跑過去一看,四號這傢伙居然將客廳的茶几給撞翻了。

「你幹嘛?」樂天驚訝的問。

「有東西……我撞到什麼東西了!」四號捂著鼻子。

剛剛那一下他狠狠的撞到了鼻子,現在鼻子酸澀無比,眼淚都要崩出來了。

顧小冷看了看四號,又看了看茶几,她哼了一聲。

「樂天哥……你現在還說別墅裡面沒東西?」她問。

樂天無奈……

「紫萱!你出來。」他喊道。

蘇紫萱還在廚房忙活呢,剛剛那巨大的動靜她就準備出來了,可是手上沾了許多麵粉,她正洗手呢,結果樂天又喊。

「喊什麼喊?」她跑出來。

「你解釋解釋唄……」樂天無奈說道。

其實鍋蓋就在旁邊,這傢伙的體型太大,別墅雖然不小,但是突然多了一個這玩意,總會是不方便的。

蘇紫萱一看,就知道是鍋蓋闖的禍。

「能說?」她疑惑的問。

樂天挑了挑眉。

「反正都是自家人……說了也無所謂的吧。」他模稜兩可的說了一句。

蘇紫萱看了看顧小冷,點了點頭。

很明顯樂天顧忌的人就是顧小冷。

「行了,你們先去忙吧……小冷你過來。」蘇紫萱招手。

顧小冷奇怪的走到蘇紫萱身邊。

「小冷啊,家裡的確多了一個東西,你如果實在想看,我可以讓你看看,但是有一點,必須要保密!任何人也不能說……」蘇紫萱嚴肅地說道。

顧小冷聽到這話神色都有點緊張了,什麼東西這麼謹慎?

「我不說……我保證。」她舉著手。

「好,我們是把你當一家人才告訴你的,千萬不要讓我們失望。」蘇紫萱點點頭。

顧小冷感動的看著蘇紫萱。

「你也跟我來。」

蘇紫萱拉著顧小冷的手,居然對著顧小冷的身後說了一句。

顧小冷嚇了一跳,她急忙扭頭向後看,卻什麼也看不到。

蘇紫萱拉著顧小冷來到了一樓一個空置的客房,顧小冷緊張的看著蘇紫萱。

「虯褫……把鍋蓋放出來。」蘇紫萱說道。

顧小冷奇怪的看著面前,鍋蓋?虯褫?什麼東西?

一個巨大的黃褐色生物突然出現在顧小冷的面前,蘇紫萱原本預料到的尖叫沒有出現,她奇怪的看著了看一臉驚詫的顧小冷。

這小丫頭的確有些特殊。

「這是……霸王蠑螈!我的天……滅絕品種啊。」顧小冷居然認識霸王蠑螈。

「沒錯,這個東西以後就跟我們家住了,鍋蓋你以後回到別墅就不用隱身了,除非是來了客人!」蘇紫萱說道。

鍋蓋一直看著顧小冷,彷彿在打量這個小丫頭一口能不能吞下去一般。

「紫萱姐……我能不能靠近點看看它?」顧小冷小心的問。

「可以的。」蘇紫萱點點頭。

顧小冷馬上走到鍋蓋的面前,她極其仔細的觀察著鍋蓋,這麼大的蛤蟆可真的是稀有啊,只是這蛤蟆的腦袋上是個什麼東西?

「紫萱姐……為什麼霸王蠑螈的頭頂有一根油條?」她奇怪的問。

鍋蓋的眼珠子突然瞪了起來,而它頭頂的虯褫身體突然挺得筆直。

蘇紫萱笑呵呵的看著顧小冷,虯褫和鍋蓋早就在自己的腦子裡吵翻了天,她也懶得去理會。

「行了,我還要去做飯,你想研究就自己研究吧,鍋蓋……你沒事的時候就呆在這裡吧,這個房間就給你了。」她說道。

顧小冷看著蘇紫萱離開,她小心地伸手摸了摸鍋蓋。

鍋蓋毫無反應,這個小丫頭的觸摸他沒有任何興趣。

「你叫鍋蓋?」顧小冷問。

鍋蓋連眼睛都閉上了,它趴在地上。

它沒工夫去理會顧小冷,它正在和虯褫打嘴仗,虯褫被顧小冷叫做油條,這是它根本無法容忍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