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要不就還開酒樓?像九樓那樣的?」沉香看著墨九狸小心翼翼的問道。

顧琰和忘川也看向墨九狸,生怕提起九樓她會難過,看到三人小心翼翼的眼神,墨九狸心裡一暖,微微一笑道:「我沒事!」

「其實我是覺得,在浩天大陸我們需要一個落腳的地方!總不能一直住在墨族吧,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勢力,但是卻不必做大,不如做精!我們不缺人,但是缺乏強者的庇護,所以起步對我們來說很難,一旦站穩了腳跟,我們就有足夠的時間,去強大自己,浩天大陸,只是我暫時落腳的地方,也只是我到達目的地的一個站點而已……

寶寶的毒,浩天大陸兵沒有解藥,因此我早晚都會離開這裡!不會在這裡停留的太久,我需要一個勢力,做我在這裡的落腳點,所以,我不需要一個龐大的勢力,而是一個精英的勢力,能夠到時候跟著我一起離開的勢力,你們覺得呢?」墨九狸看著三人問道。

這是她才得知無法在這裡治好寶寶時,就已經做好的決定了!雖然她可以找一處隱蔽的地方,直接回到空間閉關修鍊,等到突破飛升了,再直接出來,飛升離去……

但是,她很清楚那不現實,世事沒有絕對,縱然知道這裡沒有解藥,無法給寶寶解毒,想要突破玄神七級離開,只是修鍊閉關,哪怕在空間中,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的時間……

而且,想就爹娘,她還要尋找七星碎片,如今她手裡已經有兩片了!還需要找齊其餘的五個碎片,七星碎片是打開黑暗世界大門的鑰匙,還能夠得知爹娘的消息……

這也是她上一次跟寶寶閉關時,無意中發現的!因為煉丹完,偶然間想到那七星碎片,她便直接將碎片拿過來研究了一下,卻不想她將碎片放在手裡,看著看著,一段信息湧入了她的腦海中…… 天力靈示:當內在有着"對立面"的時候,是最爲徹底的拒絕,拒絕任何人進入生命;"你是對的,我也是對的,我們都是對的。",在心裏給世界上的每個人一個位置,才能打開心靈,接受事情的存在,也包括自己的存在。

系統排列的核心是——歸位,調整序位迴歸平衡,愛的能量會自然的發生和流動;一人站對位置,即便是系統中能量和位階最小的孩子歸位,系統中的其他人會自動歸位;從能量強的父母開始歸位,流動自然就快些,如果全家人一起歸位,那效果就不用說了。

爲了更好地讓天地人身心靈合一會所的會員們瞭解什麼是家庭系統排列,天力請來了趙阿貞爲大家作了一個關於家排的講座。

趙阿貞導師,在系統排列業界,獨樹一幟,有着自己獨特的個性和人格魅力的導師。

趙阿貞:爲了讓更多從來沒有參加過系統排列的朋友對系統排列有一些感性認識,在工作坊起始之後,我決定邀請參加者一起玩一個“好大一棵樹”的遊戲,讓大家從身體感受和情緒反應來切身的體會一下何謂系統,何謂系統平衡和系統元素之間的驅動與影響。

假設前提:

1、蝴蝶效應原理

2、多米諾骨牌效應

3、其他:中醫的《一脈不合,周身不遂。》,《通則不痛,痛則不痛。》

4、哲學思考:萬物具有普遍性的聯繫。?

具體做法:

這個遊戲很簡單。

首先,我自確認一棵樹樹也是一個系統,與之賴以生存的元素有大地、樹根、樹幹、樹枝、樹葉……。

其次,我挑選一個參加者代表大地,一個參加者代表樹根,一個參加者代表樹幹,三個參加者代表樹枝。四個參加者代表樹葉。

接着,我讓這些參加者忘記自己的身份,清除掉在頭腦中的舊有畫面,想象自己所代表的角色——大地、樹根、樹幹、樹枝、樹葉……。然後在那個圈中。跟隨自己的感覺移動,當自己感覺到舒適而安全的時候,就立即停下來。

當這些代表停下來的時候,我們看到的一幕,讓人頗覺《訝異》——一棵樹的形狀自然排列出來。

爲了讓大家對系統之間的影響有一個清晰的身心感受。於是,我先微調大地的代表所面向的方位和角度。然後退離於外,並一旁觀察樹根、樹幹、樹枝和樹葉的代表的變化和感受。當我問及這些代表時,樹根的代表表示,感覺身體有被扭曲的感覺,同時有些胸悶的內在運動。然後。我讓除了大地的代表之外的其餘部分的代表自由調整自己的位置,於是在他們調整自己的位置之後,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身心的寧靜狀態。

第二次,我調整了樹根的方位和角度。樹幹的代表立即表示,他感覺到脖子似乎被扭轉了過去。胸悶的感覺特別嚴重。而樹枝則不得不被迫調整自己的位置和方位以適應自己的內在運動。樹葉的代表則更是不停的在圈子內四處走動。我再次讓大家可以自由移動自己的位置,系統再一次恢復內在的寧靜。、

第三次,我調整的是樹枝的代表的方位和角度。此次的調整,反應十分強烈的只有樹葉,而我採訪樹根和樹幹以及大地的代表時,這些代表表示說,感覺十分混亂。可是隻能看着這一切而又十分無奈。

第四次。我調整的是樹葉的方位和角度。當我將樹葉的方向調整180度之後,樹枝的代表明顯的感受到身體的被扭曲的感覺。然後我讓代表再一次在圈內跟隨自己的感覺移動自己的位置。當這些代表最後一次跟隨自己的感覺再次調整自己的位置之後,再次找到了內在的平靜。?

參與者分享:?

參與者從家庭和組織的角度都有很好的分享,尤其是感官經驗和內在的情緒體驗比起那些說教式的感悟要深刻很多。

現節錄幾段以饗讀者:?

大地的代表:當颱風來臨的時候,大地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環境變化,我感覺十分混亂。而樹根和地表上的樹也十分凌亂。?

這讓我想到,一個家庭或者一個組織的外部經營環境突然發生劇烈變化的時候,有可能會給這個系統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樹根的代表:當大地劇烈變動的時候,我無所適從。同時,樹幹的不停走動。也讓我十分難受。特別是脖子和背部,感覺到被扭曲。有胸悶的感覺。?

這讓我想到,一個家庭或者一個企業的經營環境發生劇烈的變化的時候,首當其衝的是這個系統的領導者。他在這這個混亂的局面中要儘快理清哪裏狀況,抓住重點。並儘快要讓系統恢復到正確的秩序之中。事關重大。這就好像一個家庭中的家長和企業中的董事長一樣,要負責系統的方向性的決策一樣。如果,根部不穩固,那麼系統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

樹幹的代表:當樹根被扭曲的時候,身體感覺特別難受。同時也背部也有一種被扭曲的感覺,胸悶的感覺也很強烈。?

這讓我想到,在一個企業中或者一個家庭中,如果根部出了問題,也就是父母或者公司的高級管理層出了問題,那麼孩子或者中層幹部來講,那也是災難性的。這將會讓孩子們失去安全感,讓中層幹部找不到政策執行的方向。這也不可能很好的指導員工有強大的執行力。?

樹枝的代表:樹欲靜而風不止。當樹幹不停移動的時候,我和樹葉的代表是無所適從的。明顯的覺得自己的身體不知道站在哪裏是一個合適的位置。同時,內在情緒也覺得很亂。?

這讓我想到,在一個企業中,如果中層幹部方向不明,責任不清,對下屬的目標不清楚,下屬的是根本無所適從的。?在家庭中也是一樣,如果父母不和。孩子將是不知道該如何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棲身。這也可以看出,往往很多時候老闆總是說員工執行力不夠,說孩子很叛逆,實際上企業高層和家庭中的父母應該先要檢討自己的問題。?

樹葉的代表:當樹枝和樹幹不停移動的時候。我們覺得非常累,非常辛苦,因爲要不停的跟着移動。?

這讓我想到,在家庭中,孩子們就象那些樹葉。它們透過樹枝,樹幹與樹根和大地緊緊相連。無時無刻不受到來自大地與樹根的影響。正棵樹由根部發生的變化也會直接通過樹葉反應出來。一個家庭也是如此,如果孩子表現叛逆,尋找問題的根源,從根本來看,問題都不在孩子那裏。而是在父母那裏。?從一個企業來看,往往員工的問題,大部分應該是企業的問題,甚至是企業主和中層管理者的問題,尤其在所謂的執行力方面更是如此。?

結論:

萬物一體。《同體大悲》應該是一個普遍的事實。只是,我們往往很多時候忽略了這個現象。?

萬事萬物都是統一整體的各個不同的組成部分。往往很多貌似無關的事件,人物和細節,在細觀之下卻有其必然之聯繫。在系統中,我們事無鉅細,恰如一個鐘錶中的每一個組件,缺一不可。?

因此。我們看待問題,更應該先去從整體上去感覺這個問題的背後的原因的,包括局部和整體。並首先超越道德的判斷,而是抓住一些最主要的基本事實。並採取退讓而謙卑的態度,尊重系統中所發生的事情,因此我們或許能夠找到更多隱藏於更深層處的那些真相。

多數人無法理解"事業的成功。與母親的連結"相關,成功裏有媽媽的氣息,接納媽媽給予我們的一切,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透過母親,我們與祖先以及更多的人。在靈魂深處遭遇會合,步入圓滿和完整的寬闊領域。

活生生的靈魂,被禁錮在不能移動的軀殼裏時,絕望便會慢慢滋長;吸入是接受,呼出是付出,深深地吐氣!是一種讓愛流動的方法,多一點愛意,少一點恐懼;古老的印第安人有個習俗,當身體移動的太快的時,會停下腳步,耐心等待自己的靈魂。

活出自己,保持自律,遵循序位,以身示範,是給予孩子最大的支持,當孩子需要時,一個眼神,一個動作,足以體會到力量,讓孩子在不知不覺中意識到規則的存在,而又不被規則束縛。 放下系統動力,先從上修通與父母的關係,從平行修通伴侶、兄弟姊妹的關係,向下與小孩的關係不修自通;立足當下,審視關係,周遭如一面面鏡子,將我們內心的狀態,淋漓盡致的呈現出來,學會反轉,一一面對。

做事情的力量,來自媽媽的支持,想象着媽媽就在身後,不離不棄的在後面支持着,看向目標;等待,蓄積力量,會不由自主的朝目標移動,原來,媽媽是力量的源泉,媽媽是愛的支撐;當如是的接受生命的源頭時,才能夠從中獲取力量,從而改變命運。把上司投射成父親,把家庭關係的感覺投射到工作關係,家庭模式在企業翻版重現,有時也會把員工投射成孩子,不同的角色,不同的關係,在不同的系統中,會衝撞產生糾結;歸位,回到家庭系統釐清關係,處理好在家庭中的各種關係,纔會在組織中勝任自己的角色,分清界限,處理好關係。

拒絕父母,就是懲罰自己,拒絕得越厲害,懲罰也越嚴厲;生命經由父母流淌而來,是最珍貴的禮物,沒有生命,一切也都沒有了;很多問題的發生,都是"自我"對抗的結果,接受意味着融入,把"自我"融入身體,融入家庭和系統,最終將"自我"融入更大的領域。

總是錯誤的以爲,天下人需要被拯救,到頭來卻發現,原來拯救對象都是自己的化身,最需要拯救的不是別人,是自己;當自己歸位時,會發現天下"無人可幫,無事可忙。",天下太平,平安無事。 第411章

她在那枚碎片中,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只是比起前世,比起在凌天大陸的自己都要幸福,每天打扮的如同一直小蝴蝶似的,長得跟寶寶一樣精緻可愛,每天身邊都跟著幾個小獸和幾個小夥伴,其中並沒有小靈兒,只是卻無法掩飾那小女孩開心快樂的模樣,小小的自己一直很開心,很單純,什麼都不懂卻是真的快樂著……

墨九狸只看到那麼短短的幾個畫面,只是那幾個畫面也讓她感受到了,裡面的自己很幸福……

她想要再次看看的時候,卻被一聲碎片不足,無法開啟的聲音而拒絕了!因此,墨九狸才知道她必須找齊碎片,或許不但能夠知道自己的身份,也能找到爹娘的下落……

大概是因為自己的魂魄不全的關係,她除了對寶寶之外,對其餘人的感情,心裡明白卻是無法表達出來,總是淡淡的,她只會用對別人好,來表達那些人跟外人和自己之間的不同!在外人眼裡,還是非常冷情的……

之前在墨族,表哥就說過她幾次了,她也只能笑笑,卻不知道怎麼說!只能學習著,比如舅媽對著她笑,她也會在面對舅媽時盡量笑著……

只是那種學完反饋回去的,總會讓人感覺到疏離,所以表哥才說她的,對此,她也是真心沒有辦法……

心裡都懂,但是情感神經,似乎缺乏表達能力啊……

「主子,我們一定會跟你一起努力變強,無論你去那裡我們都會跟著你的!」沉香和忘川同時說道。

「九狸,我一直都跟寒在一起,他是寶寶的爹爹,你們一家早晚也會在一起的,不要嫌棄我,我也要跟著!」顧琰也可憐的說道。

「放心吧,我也沒說不讓你們跟著啊,不然就不會什麼都告訴你們了!你們有更好的去處我不會阻攔,沒有的話,我也希望能夠一直一起,我們一起變強,一起走的更遠……」墨九狸笑著道。

經歷過了墨府和九樓的變故,她真的很珍惜現在還留在身邊的每一個人!

「小姐,那你打算我們的凌天樓,是做什麼的勢力呢?」沉香問道。

既然他們有了大概的方向,但是畢竟是家族或者勢力,總得有個項目襯托起步!

「我知道這浩天大陸的家族,都分為三六九等,據說是根據比賽來排名的……」墨九狸想了想看著忘川說道。

沉香和忘川聞言,立即明白了。於是忘川開口道:「確實如此,浩天大陸最頂級的家族,那就是四大家族,為首的是軒轅家族,然後是東方家族,和水族,都位於浩天大陸的南部,只有最後的墨族位於北部,主要也是因為墨族雖然排在最末位,卻是曾經最為強悍的……

天外天的隠族除外,浩天大陸的其餘勢力,浩天城皇室,和四大家族屬於三流勢力,煉丹盟,煉器盟,馴獸盟屬於二流勢力,神醫門和已經隱世的暗毒殿屬於一流勢力!」 天力靈示: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過完全落單的經驗,你突然發現你跟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失去了關係 ——你完全被孤立了。你的心中沒有任何思想和情緒,它們全被封閉住了;你沒有任何出口,沒有任何人可以投靠;所有的神和天使都從雲端消失了,你感覺到徹頭徹尾的孤獨。

但寂然獨立是完全不同的一種狀態,寂然獨立之中自有美。你必須活在寂然獨立的狀態。人如果能徹底超脫社會結構裏的貪婪、羨慕、野心、傲慢、成就或地位 ——當他從這些東西解脫出來時——他就是徹底寂然獨立的。這種狀態跟孤獨截然不同,因爲裏面有活躍的能量和深刻的美感。

寂然獨立不是孤獨。雖然我們都是人,我們還是會透過國家主義、種族和種姓制度以及階級區分 ——會助長孤立和孤獨的方式 ——豎立起一道與鄰人之間的藩籬。

陷入孤立和孤獨中的心,永遠無法瞭解什麼是真正的宗教。它也許有信仰、理論、概念和公式,它也許試圖認同所謂的上帝,但是對我而言,宗教與信仰、僧侶、教會或所謂的經書都無關。只有當我們瞭解了什麼是美,才能體認什麼是真正的宗教;若想了解美,你就必須保持寂然獨立。只有當心處在徹底空寂的狀態時,才能明白什麼是美。

寂然獨立顯然不是孤立,也不是一種特殊的狀態。如果有特殊感,一定會渴望某種程度的卓越性,而寂然獨立卻需要高度的感受性、理解力和智慧。寂然獨立意味着心已經解除了所有形式的影響,因此不再受社會的染着。若想了解什麼是真正的宗教,就必須獨立於物外,也就是爲自己去發現那個超越時間的不朽境界。

認識孤獨。孤獨與寂然獨立是截然不同的。穿越了孤獨,才能進入寂然獨立的狀態。一個還認得出孤獨的人,不可能瞭解什麼是寂然獨立。你現在是不是處在孤獨的狀態?我們的心尚未完整到可以保持寂然獨立。因爲心智的整個過程都是四分五裂的。一個四分五裂的心是不可能認識空寂的。

空寂與集體無關,它不受集體的影響,也不是集體的產物。它不是像心智這樣的組合體,心智活動本是集體的產物。心智就是世世代代累積下來的一種產物。它永遠不可能寂然獨立,它永遠無法認識空寂。但心若是能覺察到孤獨的所有內涵,就會發現空寂的狀態,那時他才能體會超越度量的境界。不幸的是,大部分的人都在追求依靠,我們渴望有伴侶、有朋友,我們只想活在界分的狀態裏,而這個狀態裏一定有衝突矛盾。寂然獨立的狀態裏沒有任何衝突,但心智永遠無法覺知到它或瞭解它,心智只知道什麼是孤獨。

寂然獨立之中自有純真。大部分的人從未嘗過寂然獨立的滋味。你或許會搬到山上過着遁世的生活。可是你雖然獨自一人,心中仍然充滿着經驗、概念以及你所學到的知識。基督教的隱修士即使住在洞穴裏,也無法寂然獨立,他仍然抱持着對耶穌的信仰,仍然受到各種的信念、教條和神學的制約。同樣地。印度的苦行僧雖然過着遺世獨立的生活,卻無法獨立於物外,因爲他還是活在記憶裏。我所謂的寂然獨立指的是徹底擺脫過去的一種心態,只有這樣的心纔是有美德的,只有這樣的心纔是純真的。或許你會說:“你的要求太高了。在目前的亂世裏,人怎麼可能過這樣的生活呢?我們每天都要上班,賺錢。養小孩,等等。”但是我認爲我剛纔所說的一切都是跟日常生活直接相關的,否則這些話就沒有什麼意義了。你知道,從寂然獨立的狀態裏會生出一種富有活力的美德,這種美德會帶來超乎想象的純真和溫柔的感覺。其實人是否犯錯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保持獨立。不受社會的染着。因爲只有這樣的心才能覺知到那個超越語言、名相及種種投射的境界。

寂然忘我的人才是純真的。導致痛苦的原因之一,就是那份壓倒性的孤獨感。你也許有人陪伴,也許對神有信仰,或者擁有淵博的知識,在社交上十分活躍。無止境地談論政治上的八卦 ——大部分的政客都喜歡談八卦 ——但這股壓倒性的孤獨感仍然存在。因此人才會去尋找生命的意義,並且發明出了各種意義。但孤獨仍然存在。因此你能不能在毫不比較的情況下如實地看着它,既不想逃避它,也不想掩蓋它?然後你就會發現那孤獨逐漸演變成一個截然不同的東西。

我們都是文化、宣傳、心理遺產和種種制約的產物。我們無法寂然無我,因此我們都是二手人類。當一個人寂然忘我時,他就不再屬於任何一個家庭、國家、文化背景或約定了,他會有一種局外人的感覺 ——活在所有的思想、造作、家庭和國家之外。這樣一個獨立於物外的人才是真正純真的。這份純真能夠使我們從痛苦之中徹底解脫出來。

創造出一個新世界。如果你想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新的文明、新的藝術形式,或任何一種不受傳統染指的新東西 ——亦即擺脫掉所有的恐懼和野心,創造出一個屬於你我的新社會,其中不再有你我之分,而只有“我們”——那麼心是不是得徹底變成一個無名氏,也就是處在寂然忘我的狀態裏?這是不是意味着心必須反叛那些想要臣服及獲得尊崇的慾望?因爲受到尊崇的人都是平庸之人,平庸之人一定有許多欲望。他的快樂必須仰賴他的鄰居、他的上師、他的《薄伽梵歌》、他的《聖經》或他的基督說了什麼。他的心從來無法獨立自主。他永遠有人或觀念陪伴着他。

因此我們必須弄清楚外境的影響和干擾是什麼,也就是去發現與無名氏相反的自我是什麼。如果認清了這一切,就會生起另一個問題:不受外境影響,也不受自己或他人經驗影響的無染之心,能不能在當下立即出現?只有當這樣的心境出現時,才能建立起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社會。

寂然獨立的狀態裏沒有任何恐懼。心若是能擺脫所有的影響和干擾,徹底保持寂然獨立,創造性就會產生。

現在越來越多的技術都在發展出來 ——透過各種宣傳、強制、模仿來影響人心……無數的著作都在教人如何解決問題、如何有效地思考、如何造房子、如何組裝機器,因此我們逐漸失去了開創的能力以及靠自己思考的原創性。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政府都在利用各種手段來影響我們,於是我們就變成了善於臣服和模仿的人。如果我們臣服於某種態度或影響力,自然會抗拒其他的影響力,在抗拒另一個影響力的過程中。不就等於在用負面的方式臣服於它嗎?

心應不應該隨時處在反叛的狀態,以便了解那隨時在干預、控制、塑造和不斷衝撞我們的外在影響力?平庸之心的元素之一就是永遠處在恐懼中,因爲有困惑,所以想得到秩序,想讓自我延續下去,想擁有一個能夠引領它的形式。然而這些形式和影響力都會製造出矛盾與衝突……任何一種揀擇性都屬於平庸的狀態。

心是不是必須擁有洞穿力 ——不去模仿,也不被模塑 ——而且能保持無懼?這樣的心能不能保持寂然獨立,並且擁有創造力?這份創造力不屬於你和我,它是不具名的。

從當下開始。有道心的人是不會去追尋上帝的,有道心的人只關懷社會的轉化。也就是自己的轉化。有道心的人不會去進行各種的宗教儀式,追尋傳統,活在老舊的文化裏,不斷地講解《聖經》或《薄伽梵歌》,無止境地誦唸或遁世。做這些事只是在逃避現實罷了。有道心的人所關切的就是社會的真相以及自己的真相,自己和社會並不是分開來的兩種東西。

爲自己帶來突變,意味着徹底止息貪婪、羨慕和野心,因此他不依賴外力,雖然他就是外力的產物 ——外力指的是他的食物、他的書籍、他的電影,或是宗教上的教條、信仰和儀式等東西。這些東西都是他創造出來的,因此他必須瞭解自己。他便是他所創造出來的社會。因此若想發現實相,他必須先探索自己,而不是去廟裏,或是去崇拜某個偶像 ——不論這個偶像是由雙手還是由頭腦製造出來的。否則他如何能發現那個嶄新的境界呢?

道心是具有爆發性的。我們能不能爲自己去發現什麼是道心?在實驗室裏埋首工作的科學家是真正富有科學精神的,他並不是基於國家主義、恐懼、虛榮、野心或某部分的需求而去做這些事,他只是單純地在做研究。但是一出了實驗室。他就像任何人一樣充滿了偏見、野心、虛榮、忌妒等東西。這樣的心是無法與道心相應的。道心不是從某個權威的核心在運作的,不論這個核心是知識、傳統或經驗 ——一種延續不斷的制約。

道心不是從時間、立即的結果、社會模式裏的立即改革來進行思考……我們可以說道心不是一個注重儀式的心,它不屬於任何教會、組織或思維模式。道心是已經進入未知的心,除了向上一躍之外,你無法進入未知。你不能透過仔細地盤算而進入未知。道心是真正具有革命精神的心,而革命精神絕不是對已知的一種反應。道心是具有爆發性和創造性的 ——這裏指的創造性不是吟詩、設計、建築或音樂中的創造性——這種創造性是沒有對象的。

若想登高,必須從低處開始。如果能組成二十到二十五人的小團體,既不需要建立會員制度,也不需要繳會費,只要找個便利的場所一起溫和地探討證悟之道就夠了,這樣的做法是不是比較明智一些?爲了防止任何一個團體形成排外的現象,每一個成員都可以不時地鼓勵或加入其他的小團體,這樣就不會侷限在褊狹的心態裏了。若想登高,必須從低處開始。從這樣的小團體開始做起,或許能創造出一個比較清醒而快樂的世界。

真正的宗教是一種至善的境界,那份愛就像河水一般,不停地流動着。處在那種狀態裏,你會發現你的心已經不再追求任何事物,而停止追尋便是另一個東西的開端。那是一種徹底良善的感覺 ——但不是刻意培養出來的善行或謙卑,而是去發現超越心智的把戲與發明的某種境界。然而只有當你離開了自己挖掘的那個小池塘、真的進入生命之流中,才能辦得到。 第412章

「還有頂級勢力,指的是天外天的隠族,和一些不被世人知曉的古族!不過,根據我們一路上打聽到的消息來看,現在的浩天大陸勢力已經區分的不是這麼清楚了,主要是因為經過多年來的演變,幾乎這幾個勢力都是勢均力敵,也就說包括隠族在內,這些久遠的勢力,都可以成為一流實力了!因此,除了這九大勢力外,其餘的勢力也都屬於二流和三流的勢力!因此,每一次浩天大會結束之後,就會直接有一場浩天大陸所有勢力的比試,包括一流實力的神醫門九個勢力在內都會參加,從而排出勢力的排名,據說多年來墨族一直排名第九,神醫門一直排名第一名。因此,浩天大陸上現在神醫門是最強大的勢力了……」

「那這個勢力排名大會,是誰來舉辦的?」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原本是所有勢力一起舉辦的,但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這也已經是浩天大會的一部分了!據說在浩天大會的最後,會出現團體比試,每個家族派出各自勢力最強的十個人上去比試,最後剩餘的一百個勢力在擂台上,從新再開始比試,按照被淘汰下來的順序從100排到1,最後站在擂台上的勢力,便是第一名。據說過去幾千年都是神醫門的人站到最後成為第一名……」沉香解釋道。

「這方法倒是很簡單,既然如此,到了浩天城,直接選一處地方買下,我們也參加最後的比試!為了不給墨族熱麻煩,我們的家族就叫做凌天府吧!」墨九狸笑了笑說道,原本想叫凌天樓,但是既然是家族還是凌天府好聽一些。

「可是,我們不夠十個人啊!」沉香說道。

「十個人而已,我們有的是,先趕路吧,晚上帶你們去看!」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入夜,墨九狸心念一動,直接將沉香和忘川也帶到了空間中,沉香和忘川呆愣了好一會兒,才知道這裡是墨九狸的空間……

看到不怎麼震驚的顧琰,想來他是早就知道了!墨九狸這才告訴他們空間的事情,兩人都沒有在意,畢竟這樣的空間,換成是他們也不敢輕易帶人進來了……

在空間中吃了東西,他們又四處轉了轉,墨九狸這才帶著他們來到了雪狼族住的雪原……

看著雪原上到處可見的雪靈芝和雪蓮,顧琰三人也是呆愣了好一會兒,顧琰雖然早就進來墨九狸的空間,但是不是在閉關修鍊,就是跟墨九狸在外面,他也很少逛空間裡面的,因此知道雪狼族的領地,卻不怎麼來,所以這麼一看,他也是震驚不已的……

「主人,你們來了!」一襲紅衣的雲飛身來到墨九狸身邊道。

「雲,你不怕冷嗎?整天待在雪原?」墨九狸打趣的問道。

「主人,還好啦!主人,是有事嗎?帶我出去吧,我也沒什麼事情做!」雲被墨九狸問的,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叉開話題道。 小孩的世界簡單幹淨,沒有隱藏什麼,真實與鮮活就流淌在他們之內,只要沒有太多的干擾,他們就能書寫出一卷漂亮的成長史。小孩是奇蹟的再現,當他與大自然玩耍時,就已刪去了對與錯、美與醜的判別,一種融合的美會自然把他們帶入金色的未來,無須再添加什麼。真實與鮮活就流淌在小孩之內。?

大自然是小孩最好的玩伴,它絕不會把小孩引向遲鈍或無聊。如果小孩出現了扭曲,大多跟長輩的扭曲有關。長輩們喜歡在小孩身上覆制他們的經驗,而在這些經驗裏摻雜着限制和恐懼,這容易把小孩引向封閉。盲目的關心和指導,會扭曲小孩的心靈,也會移走他們與自然交流的機會,這實際上是在把小孩推向生命的邊緣,而在邊緣中的人都是以機械的方式活着,他們很少有靈動性和獨特性,所以每一代人的狀況都差不多,我們很少能夠遇到一個超越人性的人。

小孩對自己的感覺是篤定的,因爲這種感覺離當下很近,所以他們不會違背當下所是的狀態,倘若這種狀態被阻擾,他們就會憤怒。小孩對能量的感應十分靈敏,也十分堅信,而正是這份堅信使得他們做什麼都很美,即使是哭泣或憤怒也很美,因爲他們是全心全意的。全心全意可以把每樣東西都變得的很美,而分心卻會把每樣東西都變得很醜。 只要心被分裂,美就會失去。小孩就活在當下所是的狀態裏。

小孩的健康源於對一切的敞開,他們就是一本敞開的書,而在這本書裏早已具足了一切,他們所需的就是自由與啓發。只要空間足夠,他們就能憶起和恢復宇宙賦予他們的創造力,而長輩們只需在旁邊觀賞就可以了。對小孩的過度干涉和溺愛會削弱他們的好奇心,而好奇心是大自然賦予小孩們去認識自己、發現規律的一種能力,目的是要讓小孩迴歸於自然。併成爲“道”一部分。我們不能習慣性的跟自然叫勁,部分是無法抗衡整體的,那樣會遏制愛的擴展。小孩所需要的是自由和啓發。

作爲長輩不能只成爲小孩的傭人,而要成爲小孩的觀察者與陪伴者:既要觀察小孩的真實流動;又要觀察自己的行爲舉止。這樣纔不會落入重複性的錯誤中。即便是偶有偏差,也能及時發現並糾正,這樣既減少了框架,也明確了方向,那麼雙方的互動就會輕鬆隨意,沒有強迫感。

父母不能只期盼小孩將來成龍成鳳後,能夠很好的愛他們、孝敬他們。如果這只是一廂情願的話,那麼這種愛與孝敬就會成爲一種負擔、一種枷鎖,它會變成一種不受歡迎的東西。我們需要了解,愛與孝敬是相互的。它們的根是連在一起的,這樣雙方的心才能夠交流,才能彼此互動和關照。如果只要求一方孝敬另一方的話,那麼平衡感 就會失去。而平衡感不是說:我過去服務了你很久,那麼現在就該輪到你來服務我了。這是在討價還價。是把感情當成了生意,在這之間是沒有愛的。而真實的平衡感只在當下,只要在當下感受到了愛與孝敬就已足夠了,這是最寶貴的,它超越了所有的回報。所以,不要把過去所做的事當作是討價的籌碼,那樣會損傷所有的連結。

愛不是一個膚淺的東西。它無法用物質來交換。如果小孩的心沒有打開,他就很容易在兩極的搖擺中變得非常的自我,而一個非常自我的人,怎麼會知道感恩與愛?他會誤以爲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或是世界的邊緣,還需要去感恩誰呢?這樣的小孩容易變得驕橫、浮躁和封閉。那麼他將來的坎坷自然不會少。

小孩的成長不僅指身體,更指心靈。而心靈的成長不是要增加什麼,而是要空掉什麼,這樣大自然就能愉快的流動在他們之內,並帶領他們一起揚升。所以。真正需要修煉和成長的人應該是父母。只有他們的心打開了,小孩的翅膀才容易展開。而這之後,小孩們就可以依照自己的能力飛翔了。?

對一個要投生的靈魂來說,在選取一個家庭時,所需考慮的最大重點是母親的靈性狀。這裏所指的靈性不是指一個人對宗教的熱忱,對信仰的虔誠或是上教堂的出席率。而指的是她靈性上、靈魂上頻率振動的品質。

每一個人所散發出的特定品質的頻率,像磁鐵般地吸引着類似的頻率,以及具有共同業力的人。一個在頻率上既不超凡入勝,也不頹廢,又是社會中間份子的女人,將提供給孩子一種正常的基礎文化。一個情緒易於激動,具火山型能量的女人,像藝術家,或一個狂躁沮喪的人,她們將提供給孩子一種大起大落,在靈感創造的高峯狀態,以及在情緒的封閉中夾帶着極度不穩定和寒霜般冷漠的磁場。一個支離破碎不穩定,而頻率很低的女人,例如:有毒癮對孩子不感興趣的女人,所提供給孩子的是一個冷漠、缺乏情感的童年時代。每一個人都不斷地從身上,尤其是從頭部向外散發着能量。當一個沒有形體的生命把焦點放在有形體的生命上時,便能偵測出在頻率上能產生共振的型態。

因此,你們常看到很多的家庭,父母與子女基本上有着相同的頻率,具有創造性的父母,培養出具有創造性的孩子;苛刻冷漠的父母所帶大的孩子,是一種在情緒上呈現出有許多壓抑感的孩子。然而,你們也會看到一些人,他們孩提時期的經歷是痛苦的,但他們卻奇蹟般地具備了愛、信任,以及健康完整的情緒。特意地選取與其型態相反的父母,可以加速一個靈魂的成長。一個人如果能在殘缺的孩提時期中成長,而又能脫穎而出,成爲一個情感豐富、活躍,具創造力的成人時,這個靈魂的成長是無可限量的。

相反的,一對情緒健康又具有愛心的夫婦,可能會有一個頑劣的孩子,一個初始而渾沌未開的靈魂。他無法與成熟的父母相互輝映。雖然這不符合物以類聚的法則,但這種關係是在父母與子女之間事先共同策劃下,而產生的狀況。父母選取在孩子的粗野、冷酷與無情的掙扎中,仍能經由愛來獲得自身的成長;而這初始的靈魂。也能在愛中引發最高的情緒潛能。

人類生命的目的是經由挑戰而獲得成長。因此父母子女的關係是建立在給予彼此挑戰與成長機會的關係基礎上。看着一個叛逆的,或一個殘疾的孩子,能發展呈現出他們的潛能,或單純地感受父母對孩子無可限量的柔情,都是令人感到敬畏的。

父母與孩子的聯繫,是在出生之前便已決定的。如果其間有因果的關係,其考慮的重點是一個母親當時的頻率型態,是否能提供這個靈魂在那一生中的成長目標。如果沒有因果關係,那麼它的衡量是基於那一個靈魂自身的需要。他們有的需要在一個情感封閉、冷漠的逆境中成長;有的需要在一個安詳的搖籃中,孕育他們那卓越、不同凡響的光輝。

人類生命的四大本質是身體、情緒、理性與靈性。每一個人把自己生命的焦點放在其中的一個主體上。其他的便成爲輔助的部分。運動員與舞蹈家選取把焦點放在身體的運作上;有人選取把家人和朋友的快樂作爲他們情緒的焦點;學者、教育家、作家,以及無可救藥的書蟲經由心識理念來過濾他們的生命。只有少數的人能夠享受着內在心靈和平的真正喜悅。能夠不執着於世間的權力、金錢和名利,完全生活在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之中。他們生命的焦點在精神上與靈性上。

每一個孩子的出生都帶着一個生命的目標,帶着一張靈魂的藍圖,渴望一種完整的成長經驗。並熱切地期望在歲月中激起層層浪花。母親經常在自己的頭腦中,爲孩子設計一個周密的理想計畫,其內容往往是一些他們自己年輕時未能完成的理想;有些人要孩子乖巧聽話、屈從管教、有良好的成績、進入最高的學府,那樣才能符合他們的理想,纔有資格獲得他們的愛。但,生命本身就自然而然地能使一個孩子在父母及社會的架構中,以個人的經驗編織出一幅美麗而豐富多彩的畫面。

幼童的心靈因爲還能與大自然的脈動相通。尚未受到經濟壓力的困擾,故而他們忙於將內在的思想感受用身體來表達。他們將自己的內心世界建立在遊戲、歌唱,以及與別人的交流中。父母的職責是爲孩子們提供一個安全的,有保障的探索環境,提供遊戲所需的物質,並支援他們。解答他們的疑問,然後站在一旁。父母必須尊重孩子,因爲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特的靈魂,有他們自己生命的目標。在他們靈魂中含藏的能力,將毫不費力地指引着他們踏上成長的路。任何想啓動孩子成爲父母所期望之理想的企圖。都會剝奪他們生命的目的。我們不是說父母不應當教導孩子基本的常識、禮貌與品德。而是指那種硬要改變孩子的本性、個性氣質,或以學術或運動等方面的成就來衡量孩子價值的那種扼殺孩子靈性的作風。

每一個人的頻率中,都散發着自身的資訊,含括個人的因果與儲存的記憶,未來的潛能,以及反映你們內在生命的文化體系。當別人來到周圍時,這種磁場能與他人的磁場溝通,靠得越近,交流則越真實。兩個人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分離之後,相互間一個長長的擁抱,能在頻率的層面上交換許多的訊息。這其間是沒有任何祕密可以保留的;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壓抑它,赤裸裸的實情在兩人的磁場間傳遞着。因此,即使以矯飾的謊言來爲你們自己畫一幅玫瑰般的圖畫,在較深的層面上,這些接近你們的人,知道你們所做的,以及你們所想的東西。

一個新生的嬰兒最需要做的是穩穩地札下這一世人生的根基。他們經常在睡眠中回顧前世的生活,以及投生之前的計劃;當他們醒來時,常哭着希望有人能把他們抱在懷裏,尤其是希望能在母親懷中重新感受母親的特質、思想,以及她的文化。缺乏愛的嬰兒,即使能充分的給予他們身體所需的營養,但他們仍常常表現出無力的感覺,無法成長與成熟。牛乳只是嬰兒所需的一部份,而充分的愛撫與情感,才能激發孩子情緒、理性與靈性的層面。現代的孩子們,所受到的愛撫與呵護,遠遠少於他們所需要的。因此,他們不但沒有學到如何與別人聯繫、溝通,如何給予別人溫暖;反而學到的是疏離、孤獨與冷漠。

在許多文明中,嬰兒與母親的接觸是不間斷的。當她們做家務事時,仍然揹着孩子。在初始的智能中,這是一種最高的表現。一個嬰兒需要穩定的感情接觸,能保持整天二十四小時是最理想的。在西方的文明中,嬰兒從出生的第一天開始,便受制於照顧他們的人的知識許可權之下,使得孩子的靈性逐漸萎縮,無法在完整的脈動中豐富生命的動力。致使他們無法煥發出生命所蘊藏的光輝,一生都生活在陰霾晦暗的感受之中。

這種傷害對男孩子們尤其嚴重。因爲一般人認爲向別人表達情感,或在別人懷中哭泣是有損男子氣的。男孩子被認定該把焦點放在物質的,理性的世界中;女孩子的焦點是精神靈性的。事實上爲了平衡,並防止男孩子過於把焦點放在物質層面上,男孩子的靈性本質中〝陰性〞的那一面必須先全面地引發出來。只有當一個男孩子經常被擁抱,並且從不曾被〝男孩子不可以哭〞,或〝要像個男人〞等言語所傷害時,纔能有這樣的平衡。最有效的能量交換方式,是與他們睡在一起,讓他們與父母分享一個晚上,或一個午睡。在睡眠中,當焦點從身體上移轉之後,你們成爲你們真實的自己。因此,靈氣磁場上訊息的交換便會更快速地進行。

文明社會中的一些問題,如:成年人的孤寂;年輕人對性愛的混淆,無法與性產生真正的聯繫;與大自然的疏離;殘忍暴力的運動;爲了個人權益而犧牲羣體的利益等現象,很多是起因於他們在嬰兒時期,所獲得的擁抱不足,及哭泣時被嚇阻的緣故。當你們放眼世界,對這個世界怎麼會變得這樣,產生疑惑時,只要看看許多嬰兒與成年人之間,因感情的疏離所造成溝通與聯繫上的障礙;以及不成熟與缺乏愛所造成的永久性傷害,便知道是爲什麼會這樣了。

父母與孩子之間的聯繫是最神聖的。當父母給予孩子足夠的關愛與尊重時,父母散發給孩子的是一個溫暖的,可以安全地去探索的磁場。要治癒你們的世界,治癒你們的地球,就必須從培養快樂而具活力的孩子們開始,讓他們對大自然與人類具有安全感,使他們有愛的能力,以及有完整的感覺。從這些新一代的孩子們中,自然會孕育出你們所渴望的理想世界。 第413章

墨九狸也沒有繼續打趣雲,自從跟雲契約后,不需要飛行的時候,雲都待在空間裡面,她無意中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雲從喜歡往雪原跑,好奇之下就問小書……

結果小書說不知道為什麼雲很喜歡雪狼族的五長老雪祁,墨九狸依舊記得當時小書那猥瑣的表情道:「主人,你說雲要是撲到了雪祁,雲雀和雪狼生下的寶寶,到底是雪狼還是雲雀,還是一半雪狼一半雲雀啊!」

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瞪著小書,沒發現它還學會八卦了呢……

不過,對於自家獸獸的戀愛,墨九狸是不會幹涉的!她是學醫的,自然知道這樣不同種族的交配,生下的獸獸是無法預測的……

但是,這個世界跟21世紀不同,這個世界有很多地方不如前世的21世紀先進,卻也有很多事情,是發達的21世紀也無法解釋的!因此,雲和雪祁的事情,她並不會幹涉……

因為可能有些事情她不了解,但是雲和雪祁他們都是了解的!不能做的事情,他們自然不會去逆天而行的……

「走吧,我們進去再說!」墨九狸笑著對雲說道。

來到雪原,剛出關的雪景就看到墨九狸走來,立即飛奔過來道:「主人!」

「不錯嘛,又晉級了呢!」墨九狸笑著道。

「是啊,我要快點突破超神獸,這樣就能更好的保護主人了!」雪景說道。

「嗯,過些日子我到了浩天城以後,會建立一個家族,暫時不準備招收外人,所以這段時間,你有空的時候,把雪狼族實力最強的前百人,都召集一下,我會讓寶寶和小書,教會你們人族的規矩,和大概的事情,到時候跟我一起出去生活!你安排好之後帶著兩人告訴我一聲,我帶你們出去,跟在我身邊歷練……」墨九狸看著雪景說道。

「我知道了主人,你放心吧,我這就去!」雪景聞言開心的道,跟主人契約后,他們幾乎就在空間修鍊了,雖然空間裡面非常好,但是他清楚所有的雪狼都十分感激墨九狸,也都很想跟她親近。

但是大家都知道,主人是從下界剛來這裡的,實力不強又沒有背景,因此才不帶他們出去,不是嫌棄他們,而是不想惹麻煩……

現在,主人終於有用到他們的時候了,這讓雪景自然是開心無比的!墨九狸交代完畢,讓顧琰幾人隨意,自己便準備回去煉丹了……

顧琰帶著沉香和忘川去參觀空間了……

墨九狸帶著寶寶來到小書身邊,看著一人一獸道:「寶寶,娘親的話你聽到了吧!娘親到了浩天城,需要建立我們自己的家族,可是雪狼族不僅是獸族,還常年被困在之前的雪原獸族,他們不但對人類世界一無所知,就連對獸族都一無所知,他們除了知道彼此外,可以說簡單的如同白紙,所以娘親交給你和小書一個任務,在娘親參加完浩天大會後的這段時間裡,娘親希望你和小書,將雪狼族人全體訓練成精明能幹的精英隊伍,寶寶有信心嗎?」 夢靈接待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李女士,這位女士是這樣描述自己的:我感到自己的人生很不自在,總是會受到別人的言行的干擾,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或是想做什麼,總是感到一種無力感和無助感。

夢靈讓她舉一個最近發生的事例來詳細描述一下她的狀態,李女士就給夢靈描述了這樣的一件事,通過這件事,可以看出李女士的性格和交往模式。

李女士因爲工作上的需要,經常會出席一些重大的場合,這樣的場合需要李女士在個人的形象上非常講究,於是,李女士經常會去一些美容機構做護理,她只要去做服務,對那些美容機構的美容顧問在護理期間所做的推銷都沒法拒絕,一次又一次地買各種各樣的產品,家裏堆了一大堆她一年兩年都不會用到的美容護膚品,還經常送給親戚朋友。

她對於自己的這種不會說不,不會拒絕的性格感到無奈。

夢靈通過她對這件事的描述,大概知道了李女士的潛意識的觀念,在李女士的潛意識裏,認爲拒絕別人就會讓人生氣,讓人不舒服,別人就不會對她好,不再接納她,她自己也會內疚自責。她與人交往的主要模式就是討好別人,哪怕討好別人讓她花費很大的代價。

在做護理不斷地接受推銷這件事上,可以看出李女士的這種討好模式已經根深蒂固,連爲她做美容服務的人員也不敢拒絕。夢靈又問了她幾個問題,更確信她的交往模式存在着極大的問題。

心理學家薩提亞將人的人格特點分爲五類:討好型、指責型、超理智型、打岔型、和表裏一致型。

討好型人的內心潛意識語言往往是這樣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