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一愣:“你怎麼……會知道?”

這雙鬼眼,只有我們很少圈子的人知道,連狗蛋和翠花都不知道。

“你的鬼眼散發出來的氣味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聞不到,但我天生對這些異樣邪惡的氣味很敏感,這雙鬼眼是第十九層惡魔之王的眼睛,能夠看到世界所有的東西,包括邪惡,但這雙眼睛在十九年前被偷走了,至今都是個爲破解的案子,我們到現在也沒有確切的司法途徑來收回你的眼睛,所以暫時放你在人間了。”

第十九層惡魔之王的眼睛?

被人偷盜……

十九年前被偷走?

是巧合嗎?我出生的那一年,鬼眼被偷走……

我第一次被冷陌強要的時候差點死亡,那時候遇到過一個來審判我的鬼差,那鬼差有說過,偷盜鬼眼,是要下第十九層地獄的。

“你們有查到是誰偷的嗎?”宋子清問道,他和魑魅都是第一次聽這件事。

秦筱搖搖頭:“我們懷疑是冷陌,不過直到目前也沒掌握到有利證據,冷陌心思深沉,很難找到他的把柄,我們還在調查當。待會兒進入第十九層地獄,你眼睛的氣味很有可能會引來惡魔之王,現在你們只能祈禱惡魔之王去其他地方串門了,否則一旦遇見,惡魔之王是連冥王都不願意與之交戰的,到時候你們知道有多恐怖了,我們,也不需要活着離開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我不能去第十九層地獄是因爲這個原因啊。

“那能不能這樣。”我想了想後,說道:“你們先走,我單獨走在後面,如果惡魔之王來了……”

“說什麼傻話!”不等我說後面的話,宋子清和魑魅同時打斷了我。

“死丫頭,既然能陪你一起來,要一起回去,你說你走在後面是什麼意思,啊?!”宋子清揪住我的衣領吼。

魑魅扯我另外一邊胳膊,賽誰聲音大似的也吼我:“你是打算把我們拋下嗎?!從跟你來冥界的時候開始,我們沒想過會活着離開!既然都一起來了,你現在想一個人去死嗎?!”

我的眼眶刷的紅了。

縱然這一仗敗的一塌糊塗,尊嚴和愛情盡失,但還有同伴陪在身邊,不是嗎?

“好,我們一起走。”

一起來,一起走,不管是生是死。

我童瞳這一生,沒做過什麼大事,沒什麼志向,也不是大善聖母附體的人,缺點很多,弱點很多,膽子又小,又沒本事,但我知道,情和義這兩個字,最不可辜負。

秦筱見我們已經做出決定了,便讓我們站傳送陣,這傳送陣閻王的大多了,那麼一大隊人馬都能站進來,秦筱念動咒語,我們一行人消失在了冥界。

最後一眼。

我看了冥界的天空,大地,最後一眼。

再見。

我希望這一輩子,都不要再來這個地方了。

*

傳送陣光芒晃過,再出現的地方,是個黑到看不到手指的地方。

秦筱早有準備,命士兵打開了手電筒,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塊光禿禿的土地,沒有草木,也沒有建築,更是見不到任何東西留下過的痕跡。

“這邊。”秦筱說着,帶我們走了另外一條岔路。

這條路明顯與其他的不同,路有路燈,地面是柏油鋪成的,路兩邊有護欄,周圍隱約有半透明的,像是保護罩一樣的東西。

“這是我之前跟你們說過的,司法官走的路,有保護罩,走吧。”秦筱率先走道路。

兩排士兵走在外側,我們走在間,跟在秦筱後面的是狗蛋屍體的擔架還有翠花,再後面是魑魅,魑魅傷的很重,由兩個士兵架着,我和宋子清與他們落了一段距離,在我和宋子清後面,還有士兵。

因爲有我的原因,大家都非常緊張,也非常警惕,我問宋子清第十九層地獄爲什麼會有惡魔,難道第十九層地獄不屬於地府管轄嗎?

“第十九層不屬於地府,也不屬於冥界管轄,是個跳空隔開的地方,這裏怪獸橫行,甚至還有異族怪物,這些怪物大多數是冥、鬼界滋生出來的,也有人間鬼魂通過邪術煉化成怪物,無法消滅他們,鬼、冥界只能把他們趕到第十九層地獄,千百年來冥界會偶爾派兵來查探情況,好在雖然怪物橫行,但還算安穩。另外一說,有怪物的地方有寶物,這地方,寶物可多了。” 不過提到寶物,不知道爲啥,我會想到夜冥他爹:“宋子清,你說饕餮會不會來這個地方尋找寶物?我們會不會遇他啊?”

“誰知道。”宋子清聳聳肩。

“唉,也不知道夜冥會被怎樣。”

“不用擔心他,他可是冥王的兒子,頂多囚禁一兩個月,我敢保證,過後他又生龍活虎的來找你了。”

“哈哈,也是啊。”我笑笑,旋即又嘆口氣,望天:“一轉眼,冷陌即將要成爲夜冥後爹了,真想求夜冥的心理陰影面積。”

“噗。”宋子清忍不住笑出聲:“大概面積無窮大吧。”

大概吧……

我現在淡定許多了,感情徹底結束想通之後,再談起冷陌,已經沒多少反應了。

走了一段路都相安無事,秦筱站定從前面叫我們:“這次應該運氣不錯,惡魔之王去其他地方了,再走一段路程到傳送陣了,我們加快步伐吧。”

她話音都還沒落,兩邊路燈忽然猛地晃動了一下,原本是無風的,忽然颳起了大風,穿着鎧甲的士兵都被吹着歪歪斜斜退後,大風帶來一道詭異的聲音。

“喲,來了新人啊,看樣子地獄真是熱鬧,這年頭,誰都往這裏跑。”

“列陣!”秦筱反應無迅速,立馬拔出後背銀色巨弓。

慌亂的士兵有了主心骨的指揮,鎮定了下來,紛紛拔出武器,將我們圍繞成了一個圈,保護在內心。

在我們左前虛無黑暗的空冒出了一隻怪物,怪物漂浮在天空,渾身是紫色的,長相怪異,像個放大了版本的茄子,下面胖面細,挺着個大肚子,一雙小眼睛,有尖尖的耳朵。

怪物在空抱着手臂,懶洋洋瞅着我們:“司法閣的小姑娘,好久沒見,現在都長這麼大了呀。”

這隻怪物有一張像月牙的大嘴,彎起來笑的時候像個月亮,只是那嘴裏如同黑洞般,深不見底。

我看到秦筱耳背後面滴下一滴汗。

“這怪物是什麼?”我問。

秦筱定定盯着那怪物,說道:“惡魔之王。”

惡魔之王?這隻茄子是惡魔之王?!

想象的惡魔之王應該是那種巨大猙獰長着獠牙拖着鏈條的怪物,這反差有點大……

“惡魔之王,我們只想路過,並無意打擾。”秦筱望着他說。

“啊,我也不想與司法閣的人產生矛盾。”怪物緩悠悠的說完,話音一轉:“不過你們當有我失散多年的鬼眼氣息,我來拿回原本屬於我的東西,這不爲過吧。”

秦筱眸一收,退後兩步,站我們前面。

我張張口:“不如把我交出去吧,這雙眼睛,這怪物若想要拿走吧,不要白白犧牲了這麼多士兵,況且,你們司法閣不是不管我們的事情嗎?我和你之間也沒多少交情吧,你們不會要爲了我和這隻怪物戰鬥吧?”

“你說什麼呢。”秦筱回頭瞥我一眼:“既然說過要送你們離開,遇到只惡魔退縮留下你們幾個重傷的病人,是我司法閣的作風嗎?我秦筱也不是貪生怕死之人,豈能臨陣脫逃?”

我們與秦筱僅僅一面之緣,秦筱也能如此仗義,可冷陌呢?我與冷陌那麼親密那麼久的關係,卻不抵他心王位,因爲我壞他所謂‘大事’,便不顧情義,出手傷我,虧我一心想着來見他,來看看他是否被冥王刁難,可笑,可笑……

“好,那我們一起並肩戰鬥吧。”我說。

“你們?”秦筱看看我,宋子清,魑魅:“算了吧,你們還是退後吧。”

可我們幾個人並沒有退後。

“寒羽的藥已經暫時恢復了一些我們的能力,要打起來,至少也能起到作用的,別小看傷殘人士好不好。”我說着,拿出腰間小劍,讓小劍變大,握着甩了甩:“雖然現在發揮不出在冥界紅色人形那麼大的能量,不過一拼還是可以的。”

宋子清也前,與我並肩,睨我一眼:“我可是宋家大陰陽師,區區小傷,怎麼能被你這樣的小丫頭片子下去。”

“靠,你們把老子放到何處了?!”魑魅來,一樣並肩而站:“封印珠雖然還沒與我身體融合,不過打這區區惡魔之王,用不到我弟弟,靠我行了。”

“你?”我和宋子清同時翻了個白眼。

魑魅臉一下子變成了茄子,和對面的惡魔之王一樣了。

“你們三人腦子肯定不正常。”秦筱說道:“傷成這樣還能逞能說大話,你們是不知道這惡魔之王的厲害之處吧?”

我們三人都沒說話。

確實,按照現在的戰鬥力來說,宋子清在冥界承擔了大部分的攻擊,雖然沒和冷陌,冥王有多少交戰,但擋下了冥王大將黎哲,還有無數士兵,特別是爲了救狗蛋時,被冥王一招重傷過,現在的他,不止身體佈滿傷痕,五臟六腑早傷的不清,只靠意念撐着了。

魑魅更別說,本帶着傷的戰鬥,被冷陌直接打,在冥界行刑臺的時候是直接昏迷奄奄一息的,現在能站在這裏,只能說他毅力強大了。

而我……

整個左邊肩膀是不能動的,至於紅色人形……

不管怎樣,必須再召喚一次!

“紅色人形。”我在心呼喚道。

經過在冥界我雙眼變紅與紅色人形完全合一了之後,我與她之間的交流也變強了。

“我不想出來。”紅色人形說。

第一次,紅色人形不想佔據我身體,可以想象,我現在傷的有多重。

“不行,你必須再幫我一次,否則我們真的死了。”我再次叫她。

“我可以哭嗎?”紅色人形愁眉苦臉的說。

難得紅色人形能那麼人性化,我忍不住笑起來:“可以哭,等我們打贏這一仗。”

紅色人形不說話了,但我看到我手的皮膚漸漸變的透明,血管能看到了,我知道,紅色人形來了。

“秦筱,宋子清,魑魅。”我叫他們。

三人均看向我。

我的雙眼,再次緩緩染成紅色,單手握劍,望向惡魔之王:“一起拼命活下去吧。” 縱然所有人都傷重,但爲了活下去,爲了身旁同伴,我們還是咬牙撐住自己,擠出最後的精力,來面對強大的惡魔之王。

“一言不合開戰,小朋友們,這真的好嗎?”惡魔之王彷彿看笑話似的看着我們。

“不管了!”秦筱說:“要打那打吧!”

我們四人同時發動了攻擊。

秦筱的箭射向惡魔之王,箭帶着銀色流光,劃破天際,空氣隨之顫了顫,伴隨着她的箭,宋子清和魑魅的法咒也飛了出去。

之前在冥界王城,我和紅色人形融合之後後背出現了翅膀,此時因爲精力嚴重不足,只出現了半張,紅色人形說只能用盡全力攻擊一次,只能賭這一次。

我點頭,雙手握劍,紅色人形將半張翅膀的速度提到最高,我從地瞬間彈射向了惡魔之王。

這是我們目前來說最強的攻擊了,鋪天蓋地密密麻麻的法咒和箭雨帶着我的紅色身形,砸向了惡魔之王。

但是,惡魔之王只是懶洋洋偏了偏身子,他身前出現了個影子形狀的東西,爲它擋下了法咒,我揮劍斬進了影子,可下一秒我倒飛衝了出來,狠狠砸在了地,哇的一口血吐出來。

這怎麼回事?

“丫頭!”宋子清在那邊大喊:“別過去了,這怪物好像擁有反彈的能力!”

反彈?

“你用多少法力去攻擊他,他會返回你多少法力,你看!”宋子清又說。

我勉強看向他們的方向,在宋子清他們那邊,之前攻擊惡魔之王的法咒現在全部都返回去攻擊他們了,還有秦筱的箭矢也是,射死了好幾個士兵。

這是反彈嗎?這要怎麼打?

“撐不住了。”紅色人形說完後,我後背的半張血翅膀消失了。

我們把剩下僅有的所有力量聚集在這一次攻擊,卻沒想到,這一次強烈的攻擊卻返到了我們自己身,宋子清的法咒很強,不少士兵死在了宋子清法咒下,宋子清只能勉強開了個六芒星光盾,保護住秦筱和魑魅。

該死!這可怎麼辦?

www ¸ⓣⓣⓚⓐⓝ ¸¢ ○

“二貨小心!”魑魅突然大叫。

我一愣,下意識偏頭去找惡魔之王。

人呢?!

原本惡魔之王一直漂浮在空的,可現在卻消失了!

“小姑娘,我的眼睛,原來在你身。”幽魅的聲音自我身後響起。

我猛地回頭。

惡魔之王差點臉貼到我臉了,我驚的連忙退後了兩步,他卻手一伸,掐住了我的脖子。

“丫頭!”宋子清顧不什麼反彈不反彈了,法術盡數扔了過來。

惡魔之王隨手一揮,法術再次打偏,惡魔之王掐着我脖子帶着我飛到了空。

“唔……”我抓着住脖子的手,臉漸漸缺氧,雙腿使勁瞪着。

“這雙紅眼睛,是我的,你這個小偷。”他緊盯着我的眼睛說。

“不是我偷的!”我呼吸困難。

宋子清,魑魅,秦筱再次發動了攻擊。

“真煩。”惡魔之王說完之後,身體裏膨脹出一張巨大形狀的影子,眨眼睛速度跟子彈似的打向了宋子清他們那邊。

轟!

地面發出巨響,司法閣建起的透明結界被毀了,影子將宋子清,魑魅,秦筱困在了裏面,裏面伸出很多觸鬚似的東西,戳進了宋子清,魑魅,秦筱身體裏。

“不要!”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血濺滿整張,卻無能爲力。

“你的眼睛,是我的。”惡魔之王說着,另外一隻手朝着我的眼睛伸了過來。

“你要幹什麼!”我大吼,驚懼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如影子般的手距離我眼睛越來越近,然後,他的手指插進了我的雙眼裏。

“啊!”從未有這麼痛,我仰天大叫,眼睛什麼都看不見了,我能感覺到惡魔之王的手指挖出了我的眼珠,身體裏似乎有什麼東西也一同被拉扯了出去。

“不能讓他奪走你的眼睛!”紅色人形在我心急叫:“他要是拿走了你的眼睛,你什麼能力都沒有了!”

我也不想被挖瞎雙眼,可現在的我,能阻止嗎?

惡魔之王手指從我眼睛離開了,將我隨手一扔,我重重跌落,砸到地,一邊咳血一邊捂住雙眼,疼得在地打滾。

“我的寶貝鬼眼,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

我什麼都看不到,只聽見惡魔之王的聲音漸漸遠去。

再接着,我昏迷了過去。

……

眼睛……

我的眼睛……

*

“丫頭,丫頭!”

“二貨,你別嚇我們!”

“童姑娘,求求你快醒過來吧。”

我聽到了宋子清,魑魅,翠花的聲音。

漸漸有意識了,那股撕扯般的疼痛散了不少。

“紅色人形,還好嗎?”還說不出話來,我先在心呼喚了紅色人形。

然而沒有任何動靜。

“紅色人形?”我又喚道,但還是沒有動靜,彷彿紅色人形,已經不在我身體裏了。

腦袋好痛,身體也好痛。

對了,我的眼睛!

我下意識擡手去摸眼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