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說着,老人眼淚又掉了下來“他們楚家來人了,你的女兒也長大了,性格隨你,剛烈要強,眼裏不揉沙,長得也很像你,每次看到她我都以爲是你回來了。這麼多年了,你怎麼不回家看看,難道不想我?不想奶奶?不想唐家祠的族人,和這裏的一草一木?你的母親在你離開第三年就孤獨而死,你的奶奶在你離開之後就閉關,最近纔出來。回來吧,回來看看吧,看看生你養你的土地。”

“女兒,你真真的好傻,就算你回來,我真的會殺了你麼?不,我不會,你是我唐雲風唯一的女兒,怎麼會捨得?百年古訓都是人定的,當然人能改,你怎麼就那麼倔強,從此一走杳無音訊。古訓,古訓,千百年來哪有不變的永恆呢?”

“我爲了你的女兒,私改了唐家古訓,我們要重出江湖,誰讓她是你唐語嫣的女兒?誰讓她身體內流淌的是我們唐家的血?現在在我眼裏,她就是你,你就是她。就算是敵人強大,但我們唐家也是不好惹的,就算是拼個血染山河,我也會保全你的女兒。”

“人的一生,親情最重,沒有了這些,我活着也沒什麼意義了。你若是還在塵世,回來吧,語嫣,我的女兒!”

唐雲天的眼淚一直掉,讓人看了有種悲痛欲絕的孤獨感。

吱呀一聲,門被打開,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婦女出現在門口。

唐雲天趕緊站了起來,抖着聲音喊了句“娘。”

那個婦人點了點頭,走進來。

若是有人在,一定會大吃一驚,這個婦人看起來很年輕,而這個唐雲天卻喊她娘!

她到底多少歲了?

“想語嫣了?”

婦人白衣嫋嫋走到牀邊坐下來“二十多的歲月,一晃而過。語嫣,奶奶很想你。”

“娘,我私改古訓,重出江湖了!”

唐雲天站在一旁開口說道:“語嫣的女兒有難,我不能不救。”

“唐家也快被人遺忘了。”

婦人輕輕的摸着牀上的畫像“該出來走動走動。誰要動她?”

“崑崙山古武玄門陸家。”

唐雲天把眼角的淚痕擦去,恢復到了以往的嚴肅。

“就他們?”

婦人臉上露出了一股漠然“讓他們家老王八蛋出來,我也能將他困死在湘西!”隨後話鋒一轉“楚家求到這份上,我想這兩家怨恨就此消失吧,讓楚家給我們語嫣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他們終究夫妻一場。”她站了起來,朝門外走去“百年浩劫將至,所有的怨恨都該化解了。”

楚家後山之上,楚菡獨自一人在看着遠處的山景。

她的背後有股死亡之氣在靠近,一個手腳並用的老乞丐慢慢的上了山。

楚菡猛然回頭,定定的看着熟悉的老乞丐,她怔了怔,不過卻還沒害怕的躲起來。

“呵呵。”

老乞丐率先笑了起來:“小姑娘,好久不見。”

楚菡也笑了笑“嗯,是的,你這是來找我的吧?”她想起了在巷子裏被這老乞丐差點害死的一幕,她沒想到這個老乞丐還是找來了。

“嗯,是來找你的。”

老乞丐上來之後,重重的出了口氣,而後身子卻站直了“放心,我不是來索你命的。”

楚菡有些不解,倒也沒在意,淡然笑笑:“反正我都要死了,死在誰手裏都無所謂。”

老乞丐搖搖頭“我是來告訴你,我曾在一個地方,見到過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那裏還有一個男人,我猜想他們和你應該有聯繫,這也是我在湘西看見你的背影會覺得是那麼的熟悉。”

他們?

楚菡心裏猛的一抽,心想難道是自己的父母?趕緊追問道:“在哪裏?”

“長江某處蘆葦蕩。”

乞丐呵呵的笑着“不過,他們死了,感謝他們幫助過我,而我又是這麼看重恩情,你,依然活下去。”說着說着身形陡然消失,等楚菡發現時,他已經手腳並用的離開了後山。

(本章完) 楚家後山的山路上,一個乞丐悠然的走着,不過他卻在自言自語:爲什麼要放她?

乞丐閉口,不過一個蒼老的聲音卻響了起來“她頗具靈根,但,卻身負厄運,我總感覺若是殺了她,我將會步入萬劫不復之地,就這樣吧,饒了一個她,給我們帶來了,很多頗具靈根的陸家人,不是挺好?

“諾。”

乞丐開口“若是沒有那對夫婦,我們還得在那個陰間鎖魂陣裏困一段時間,罷了,罷了。”

蘆葦蕩,小荒村。

我從一處深淵的黑洞墜落,以爲會逃出去,但等我昏沉沉的醒來,卻發現周圍還是一片的昏暗,我身上的所有氣息還是被禁錮着。

我根本就沒有逃出去。

站起身,看着周圍的環境,我現在是身處一片墳地,一股冰涼讓我渾身抖動。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遠處響起了腳步聲,震得墳頭處飛出了一些鳴叫的鳥類,還沒等我看清楚,就看到一個渾身血的人,跑了過來,並且一下子將我撞到在地。

這人從我身邊擦過去,隨後站住身子大叫起來“龍、龍空,你、你怎麼在這裏?”

吳超!

我聽聲音就知道來人是吳超,心裏也是又驚又喜“你咋個從那邊過來了?”

吳超身上散發着一股子血腥味,他喘着大氣靠近我,很恐懼的看着我,顫抖着嗓音說道:“你、你可來了。”

“怎麼了?”

我詢問道:“你怎麼從那邊過來?”

吳超抹了一把滿是血的臉“前面、前面是個村子別去,裏面超級恐怖。”他說着整個人癱軟在地上“血,滿地的鮮血,全部是死人!”

村子?

難道楚菡爸媽還沒讓我從這個荒村走出去?

吳超緊跟着點點頭:那個村子太恐怖了。

但是,我掃了一眼周圍環境,很陌生,我們除了朝前走,後面已經沒路了。

我猜測着,前面可能是另外一個村子,吳超眼神渙散,渾身顫抖的四下瞅着,似乎很懼怕什麼。

我知道他一定經歷了什麼?

“前面村子,你進去了?”

我趕緊詢問道。

吳超

卻搖搖頭“沒、沒,就到了村口。”他隨後閉上了口,不再說話。

我告訴他我們沒得選擇,必須往前走,隨後我扶着他謹慎的朝前面走去。

路上,吳超抖着嗓音告訴了我他進入這蘆葦蕩之後,發生的所有事兒。

他所說的話,再次印證了老漢所說的都是屬實情況,楚菡爸媽告訴我,進來這裏的人根本就別想出去。

我心裏也清楚,這麼多的陰兵在這裏很難有人能從這裏出去,但,讓我疑惑的是,那個老漢怎麼知道那麼多,這三個村子不能進,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老漢身上越來越多的謎團呈現了出來。

我心裏也是壓抑的要死,突然,我腦子想到了這是不是和齊雲山古壇廟一個樣,都被人佈置了迷魂陣法?

前面的村子已經在眼前,還是和第一個村子一樣都是荒無人煙,實實在在的小荒村。

裏面的情況並不像吳超所說,滿地鮮血和死人,這個村子也是破敗不堪。

吳超在面顫抖着拉着我“裏面恐怖的很,別過去。”

“我們已經沒路了,必須朝前走。”

我開口對他講,但他卻拉我拉的很緊。

步入其中,裏面靜悄悄的,除了我們倆人的腳步聲,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了。

村子裏有很多房屋倒塌了,院子里長滿了荒草,甚至藍磚瓦房上也長了一些青青的小草。

吳超猛地趴在我耳邊,把我嚇得要死,他慢慢開口:瞧見了沒,這裏靜得可怕,太靜了,連一點風聲都沒有。

就在吳超話音剛落,突然,旁邊兩處院子的破門猛地呼扇了幾下,我們兩人渾身一顫,汗毛都豎了起來。

緊跟着吳超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朝前跑去,並且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我顧不上其他,緊追過去。

他的後面還跟着單薄的青灰色的影子,僅僅一閃就跟着吳超拐了彎。

“不要,不要。”

吳超痛苦的哀嚎聲再次傳來!

而我快步朝前跑,但瞬間功夫,整個村子出現了滿地鮮血和屍體!

擔心着吳超,我只好在這些東西之間穿行了過去,發現這條街道地上滿是黑泥,土坯牆面上也

是黑泥,沒多想我順着一條被拉過的痕跡朝前走。

黑泥踩上去,就像是踩在了一堆軟軟的肥肉之上,我心裏吃了一緊。

這條街的盡頭是一處很大的院子,大門是黑色的鐵門,門口拴着一條已經化爲白骨的動物。

我推開門走了進去,這裏竟然是一個有着二層樓的倉房,大門就和我想的那樣,突然關上了!

我仔細看過之後,卻定在了原地,因爲這是一幢給死人燒過的紙房子,我現在所處的應該是一處紙紮陰宅!

不過,我還是慢慢的走了過去,推開門,裏面很黑,很靜,樓梯上卻是佈滿灰塵,充斥着一股子潮溼的發黴味兒。

突然,樓上再次傳來吳超嚎叫的聲音,來不及多想,我就衝了上去。

二樓樓道里黑洞洞,伸手不見五指,不時的充斥着一種咔吧的像是啃東西的聲音。

對於這裏,我是一抹黑,不瞭解這裏面的情況,我甚至想到了退縮!

但走廊右邊傳來一陣腳步聲和嬰兒像貓叫的啼哭聲,我趕緊扭頭過去,可這聲音卻停下了。

“吳超!”

我喊了一聲,想要確定下他的方位,但回答我的是空洞的迴音。

剛要擡腳走人,右邊又傳來了腳步聲,並且也是朝着樓梯這個方向快速奔來。

我大聲咳嗽了一聲,突然,頭頂有燈光閃爍了幾下,一閃閃燈光,讓我想起了殯儀館!

昏黃的燈光下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燈亮了一會兒滅下了,一片漆黑襲來,心裏抽的很緊!渾身猛然一涼,忍不住寒顫。

就在我站着猶豫的時候,突然,雙肩被人同時拍了一下!

一股血腥的涼意襲來,我這次脖子上直接起了一層冷疙瘩。

我朝四周巡視了下,沒有一個人!

我擡腳慢慢的朝走廊一端走去,這裏有六間對開的門,並且都上了鎖。

我走到頭又退回來,發現每個門口都出現了一雙腳印。

我是倒退着回來的,但,忽然我感覺身後有人,這次我猛然回頭,只見滿臉沒有皮肉和一身血的吳超瞪大眼珠子站在了我的面前,而他的身上卻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長衫!

(本章完) 看到吳超這一剎那,我整個人都是顫抖,吳超給我的感覺就如同行屍走肉。

整個空間靜悄悄的,深入紙紮陰宅的我渾身冰涼無比。

“吳隊長!”

我還與吳超保持着一段距離,我沒敢靠近,他現在的樣子就像一根立着的木樁,臉色蠟黃,眼圈深凹,印堂烏黑,嘴巴潰爛流着沾着黏條的血塊,他身上那件青灰色的長衫在沒有任何風的情況下,呼呼作響。

吳超像是沒有聽到我的話一般,而是目光呆滯的擡起頭,突然他渾身顫抖的蹲了下來,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伸手抓扯身上的衣服,昂頭大吼起來“滿地鮮血,滿地的屍體,我不穿它們就一個勁兒的打我,鬼,全是鬼,一堆堆肉泥,一顆顆頭顱……”

他的這些話就像是在向我抱怨,讓我感到深深地自責,是我帶他來的,但,他的話印證了我心裏一直猜疑的想法,那就是吳超在我之前一定來過這裏!

我清醒過來後,朝吳超走過來,並且伸手開始撕扯他身上的那件青灰色長衫“脫了,趕緊脫了!”我想起了老漢的話,他的太爺爺就是穿着青灰色長衫死掉的!

吳超在我走過來撕扯青灰色長衫的時候,渾身開始顫動,並且面目變得猙獰起來,臉上的皮肉開始一陣扭曲。

“吼!”

吳超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吼叫聲,不過他的聲音是痛苦的“對不起,龍空,我勸過你,但我們都沒退路……”

我過去想要扶着吳超,誰知道,他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勒着了脖子,朝後跑去。

“咳咳……”

吳超像是出不來氣以一樣,雙手捂着脖子,而他的脖子上什麼也沒有。

他雙腿蹬地發出了嗚嗚的吼叫,他渾身顫抖而扭曲的身子,像是在向我求救,但他的身影慢慢的變得模糊。

“吳超!”

我看到吳超的臉憋的通紅,脖子上開始出現紅色的很深的印痕,並且流出了鮮血,快速的跑過去。

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一張恐怖猙獰的臉出現在我的面前,並且揮手朝我襲來!

我只感覺眼前一黑,就癱軟了下去.……

等我再次迷迷糊糊的

醒來,一股子陰涼血腥刺鼻的氣味兒鑽進鼻孔裏。

我晃動了下,發現自己被鎖在一根高聳的石柱之上,並且身上纏了好多根黑色鏈條,眼前的一幕將我的神經繃緊到了最大程度。

滿地鮮血、一堆堆屍骨,一顆顆人頭堆積成的小山,發着臭味的人肉,一聲聲痛徹心扉的哀嚎,這是沾血鮮血的屠宰場,這真的是幽冥地獄!

我渾身發涼而顫抖,這裏環境幽暗,像是一個不着邊際的山洞墓穴,又像是一座沾滿鮮血的城堡。

忽然,遠處出現了一隊哀嚎不斷的孤魂野鬼,他們都被一條鏈條綁着朝前努力的走,而後面則是一大羣拿着哭喪棒的鬼差,不停的啊啊憤怒的亂叫,趕着這些孤魂野鬼朝遠處的一處石橋上走。

我腦子嗡的一下,奈何橋、孟婆湯?難道這裏是陰間地府?

就在我思索的時候,一批身穿盔甲的拿着索命鎖的陰兵像是巡邏一樣在周圍轉着圈。

突然,我看到了劉浩,還沒等我吃驚完,就看到了他身後的三個喇嘛怪人,他們幾人被幾個鬼差拉着,後面是幾個拿着索魂鎖不停照着他們身上用力抽打的陰兵,而他們身上已經是滿身血跡,血肉模糊。

蛇鼠,我看到了他們的蛇鼠!

它正在一處冥火四溢的爐子裏慘叫,那些跑出來護主的灰色老鼠,頃刻間就化爲了菸灰。

“把他也拉走!”

石柱地下忽然傳來了一聲厲吼“來這裏幾天了也不見融化,這個人類竟然沒有魂魄,拉他下來熔化了!”

我低頭一看赫然是一個陰兵,它渾身泛着藍光,指揮着身後的鬼差前來放我下來。

“啊!”

劉浩等人發出了慘叫,因爲他們被投進了一口架着的油鍋之內。

聽着他們的聲音,我渾身顫抖起來,若是這裏就是陰間地府,那麼我渾身氣息和鬼類被禁錮,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三個鬼差把我給拉了下來,惡狠狠的看着我“在這裏竟然還死不了?”

雖然我深感疲憊,但我身上並無大礙,開口詢問道:“這是哪裏?”

“廢話少說,去了你就知道!”

那個陰兵指揮鬼差將我

拖着帶走,我眼睛朝周圍看着,希望能看到吳超,但他始終都沒出現在我視野裏。

走了一段路,抓着我這幾個鬼差停了下來,好像在跟前面過來的鬼差說着什麼,隨後,我被他們交接過去。

我依舊面朝後邊被他們拖着走,在途中這兩個鬼差竟然開口說話了,並且是我能聽懂的話:你怎麼在這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