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陳志凡心中已經哈哈大笑了,不過還是忍住笑道:“那好,有顧主任親自帶領,我就放心多了!”

話剛說完,陳志凡就向着病房裏面走去。

顧長清看陳志凡絲毫沒有把雪茄給他的意思,愣住了。

不過,到底是六十多歲的人,吃的鹽都比陳志凡吃的飯多。顧長清叫住陳志凡道:“那個,小陳,病房裏面是不允許抽菸的,你把煙放在外面吧!”

陳志凡假裝纔想起來,驚訝的道:“對對對,你看我都忘了,這腦子!唉!”說完便把煙往自己的兜裏揣去。

這下子顧長清傻眼了,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陳志凡。他沒想到,陳志凡還有這一手。

陳志凡一邊裝腔作勢的要把煙裝回兜裏,一邊偷偷的看着顧長清。

看到老頭吹鬍子瞪眼睛的表情後,陳志凡的心裏樂開了花。

不過,玩笑玩笑,適可而止就行。這兩包煙,是他特地爲顧長清準備的。剛纔這樣做,只是爲了和這個較真的老頭開開玩笑。

老頭顧長清也還真的配合的上了一當。

估摸着差不多了,陳志凡拍了自己的腦袋一巴掌,假裝恍然大悟的樣子,回頭對着顧長清道:“我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一直忘記事情,這煙本來就是買回來給你的,你看剛纔都差點忘了。”

說完這句話,陳志凡又把煙遞到了顧長清的手裏。

顧長清看到煙,興奮的神色又回來了。他接過煙,愛不釋手的看着,要不是因爲還有事,看他現在就想拆開來抽他個天昏地暗。

看着顧長清小孩子般滿足的表情,陳志凡心中真是感慨萬千。這個世界上,容易滿足的人,永遠都是快樂的,就像現在的顧長清。

Wшw⊕тт kán⊕¢O

陳志凡看如果自己不叫他的話,顧長清只怕能把這兩包煙翻來覆去的看一上午。

陳志凡叫道:“顧主任,現在可以去看病人了嗎?”

“哦,可以可以,當然可以!這就走吧!”顧長清被陳志凡的聲音拉回了現實,順帶着熟練的把煙裝進了自己的兜裏。

“老師,你來了啊!”病牀前,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恭敬的說道。

顧長清淡淡的應了一句,便沒再理會他。轉頭對着陳志凡道:“這就是你們要看的那個病人!”

由於鄭齊的病是突然間發作的,一時之間就算是顧長清這個專家,也查不到原因。鄭齊是殺過人的,怕他會暴起傷人,醫院治好採取保守的辦法,將鄭齊五花大綁了起來。

鄭齊被五花大綁着,一動不動的躺在病牀上。 夜冰依冷冷的挑了挑眉,朝著四長老說道。

帝玄御也在背後得意一笑,這些傢伙真是瞎了他們的狗眼,居然說他弟弟是個煉造廢物!

「依依,我們進去吧,盟主大人和各位元老想必都已經久等了。」

帝玄胤沒有再搭理四長老這些人,牽著自己妻子的手,轉身率先朝裡面走過去。

帝玄御等人也趕緊跟在他的後面,陸續轉身走了進去。

今天的考核賽場,來的是有史以來最大陣容。

煉造門那些平日里在閉關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元老大人們,也都紛紛出現在這裡。

還有很有名望的煉造大師,也都齊齊出現在這裡,就是為了觀賞那傳說中有九級煉造大師的風範之人。

當帝玄胤邁入了考核會場之時,盟主大人主動笑呵呵的起身相迎。

這讓夜冰依等人都驚訝了一把。

試問盟主大人的身份有多麼尊貴,可是如今居然親自站起來迎接他們。

可見盟主對帝玄胤的重視。

夜冰依也覺得很有面子,為自己的男人自豪。

「這就是帝公子吧。」盟主大人走上前,一眼就瞧出了今日的主角就是帝玄胤。

因為他和小天才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而對方比他想象中的更要出眾的很多。

他的顏值,完全不低於他的兒子,他們父子兩人都很是英俊。

而且他身上還有著強者的風範,渾身的氣息內斂,深藏不露。

在他身旁的女子也是美艷驚人,眉宇之間充斥著自信和一股英氣,英姿颯爽。

「那麼這位便是帝夫人了吧?」

盟主大人也朝夜冰依微微頜首。

又看向兩人身後的幾個英年才俊,突然發現這些人哪一個都是長相英俊,走到哪裡,都是一條優美的風景線。

盟主大人見過的英俊男子和漂亮的女子也不少,但是像他們這麼多還是頭一回見。

不得不說,這一行隊伍當然是賺足了眼球。

心中也更加堅信,帝玄胤有著那樣的天賦。

在帝玄胤來之前,盟主還懷疑他究竟有沒有九級煉造大師的實力,可是看到了為人之後,他一點都不再懷疑了。

帝玄胤朝盟主大人微微頜首,道:「久聞盟主大名,在下正是帝玄胤,這位是我的妻子,聽說我兒子之前多虧了盟主大人的照顧,在此多謝。」

「呵呵,小公子聰天資聰穎,很是招人喜愛,我們大家也都很看好,喜歡他。

另外雲風雲老現在帶著小公子前往帝家治療他的獸寵,不日就會歸來跟你們一家人團聚了。」

雙方剛剛打過招呼,四長老一行人就從後面走了上來。

四長老看見盟主大人,親自上前說道,「盟主,這是我們帝三爺的兒子,帝豪華,今天是來參加五級煉造大師的考核的。」

「見過盟主大人。」帝豪華也趕緊上前立即朝盟主大人行了一禮。

盟主大人挑了挑眉,看了他一眼,突然皺了皺眉道:「你是來參加五級煉造大師的考核的?」

盟主大人又看向燕大師,「可是今天考核場地不接受任何學生的考核,燕大師你下去先帶著這兩位客人去好好休息,然後再另外給他改一個時間,再開始考核吧。」 被點名的燕大師是愣了愣,目瞪口呆

他答應好了四長老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問題,可是沒想到盟主大人居然臨時改變主意,說讓他再選個日子讓五少爺比賽,這豈不是在打他的臉嗎?

目瞪口呆的還有帝豪華,聽到盟主大人的話,帝豪華的一張臉當即就黑了下來。

他和帝玄胤都是一樣的人,憑什麼不一樣的對待?

憑什麼今天讓帝玄胤考核,卻讓他再選一個日子再考核?

更讓他生氣的是,而且還是因為帝玄胤,這個最看不順眼的人。

四長老眼眸微閃,上前說道:「盟主大人,你讓我們五少爺在選一個日子考核,就是因為帝玄胤嗎?

哼,盟主大人,我告訴你一個消息后你再下決定也不遲。」

四長老看著盟主大人以及各個元老大人,「大家千萬不要被這傢伙給欺騙了,他其實是一個煉造天賦為零的傢伙!他是故意欺騙你們。

盟主大人不信的話,可以隨便打聽打聽,我們帝家的每一個人,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情!」

「如此,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怎麼可以讓他參加九級煉造大師的考核?

何況他恐怕根本沒有那個實力吧,他滿嘴謊言,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他是我們帝家的罪人!

而如今我們的五少爺,他才是今天應該在這裡考核之人,還請盟主大人把帝玄胤快給趕出去,或者另安排時間,今天的考核主角應該是五少爺!」

「沒錯,盟主大人,帝五少爺他天賦異稟,很是出色,他也有意要加入我煉造門,我們今天應該先讓五少爺來考核才對。

至於帝玄胤這個來歷不明的人,又是滿嘴謊言的人,還是讓他趕緊離開我們煉造門為好。

燕大師說道。

聽著別人如詆毀自己的夫君,夜冰依早就看不下去了。

這些渣渣!居然敢這麼說她的夫君,是當她夜冰依不存在的么?

還說小胤胤是個廢物?呵呵,好,就讓他們看看誰才是個什麼廢物!

夜冰依走上前一步,看著盟主大人說,「盟主大人,既然帝豪華一心想要跟我的夫君切磋一下,那麼便答應他的請求吧,否則他還以為他有多麼能耐呢。」

她的話音一落,幾人立即將頭轉向她。

夜冰依又挑了挑眉,繼續說道,「可是呢,既然是比賽打賭,那麼就得要有規矩。

如果是輸的那個人,那麼他就要發誓,永遠退出煉造這一行,他永遠不得再幹這一行,否則的話,就讓他喝水嗆死,吃飯噎死,走路摔死,睡覺睡死!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聽著她的話,幾人嘴角狠狠一抽,喝水嗆死,走路摔死,吃飯噎死也就算了,居然睡覺還能睡死?真是厲害了。

而她說的那個輸的人就得要退出煉造門,不得不說她下的這個賭注也真夠大的。

這個賭注,對一個煉造大師來說,那可是事關重要的。

「五少爺!」四長老冷冷的沉下臉,開始勸著帝豪華。

他不想讓五少爺跟帝玄胤打賭,因為萬一帝玄胤的背後真的有高人的話,那麼五少爺這一輩子豈不是都不得再碰這一門的技術了嗎? 陳志凡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鄭齊,心中着實吃了一驚。

剛開始,從葉詩瑜和廖漢的口中,陳志凡以爲這只是一起普通的兇殺案,只是死亡的人數有些大,身份有些特殊而已。

因爲這樣的原因,陳志凡一直把心思放在鄭齊有可能是一個職業殺手這樣的想法上。

陳志凡怎麼也沒想到,現在的鄭齊,會變成這個樣子。

現在的鄭齊,表面上看起來,和其他的精神病人並沒有什麼兩樣。

但陳志凡可是看了個清清楚楚。鄭齊的眼睛,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一如往常,以醫學手段也不會查出來什麼異常。

陳志凡看到,鄭齊的眼睛雖然睜着,眼睛裏卻一絲光芒都沒有。

這種眼神,陳志凡再熟悉不過了。不管是以前的博物館館長劉興文,還是盜取了丹靈引的那個黑衣人,他們都有着一樣的眼神。

陳志凡不敢大意,釋放出自己的修爲,又仔細的查看了一番。

在鄭齊的身體裏,存在着大量的屍毒。這種屍毒,是屍方的巫師特製出來的,名字叫做東夷屍毒。

至於提煉這種屍毒的方法,陳志凡不得而知,他也只是從盤古屍經裏面瞭解到這種屍毒。單就從這種屍毒的毒性來說,這種東西提煉的方法肯定兇殘無比。

這下子,陳志凡意識到,這件事遠不是這麼簡單。也正是因爲這樣,葉詩瑜他們雖然幾乎拼盡了全力,可仍然是一無所獲。

陳志凡的心中雖然驚訝萬分,但是臉上卻一點也沒有表現出來。

廖漢在一旁問道:“陳隊,這壞蛋和剛進來的時候一模一樣,你有什麼新的發現沒有?用不用看看他是不是整過容?”

陳志凡看了一眼廖漢,淡淡的說道:“整容的話咱們看也看不出什麼來,問問醫生吧!”

其實他的心裏,早就已經確定,鄭齊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是他們早上所想的那樣。

但是廖漢既然已經提出來了,何況說鄭齊有可能是殺手這個想法也是自己說出來的,現在已經站在了鄭齊面前,卻不調查的話,確實也會讓廖漢他們疑惑。

基於這樣的想法,陳志凡就說出了問醫生的意見。

顧長清不知道陳志凡的意思,茫然的道:“我是精神病的醫生,不是外科醫生,至於病人到底有沒有整過容,我就不清楚了!只能去三甲醫院的外科去查驗。不過,病人現在這種情況,還是不能輕易挪動。”

顧長清這句話是實話。在醫生的眼睛裏,只有病人和正常人的區別,沒有好人和壞人之分。

讓鄭齊住在精神病院,既是對病人負責,也是對其他可能會接觸到病人的人負責。

陳志凡聽完顧長清的話,點點頭道:“這個請顧主任放心,在病人沒有康復之前,我們也不會輕易的讓他離開這裏的。”

顧長清淡淡的點點頭道:“這樣最好!”

陳志凡已經瞭解清楚了鄭齊的狀況,留在病房已經沒有意義了。

他看着顧長清道:“顧主任,多謝你通融了!”

“你這毛猴子,跟我還客氣什麼,我也是看在…,看在你是警察的份上,爲人民羣衆做了不少好事,才幫你的!”顧長清大義凌然的這樣說着。

陳志凡自然知道顧長清剛纔結巴的那句話裏面的含義。這個老狐狸一定是想說“看在古巴雪茄的份上”,但見這會人多,就繞到了大義和人民的話題上。

陳志凡淡淡的笑着道:“我先替警察謝謝你!”

廖漢也識時務的跟着道:“是啊顧主任,這次調查還要感謝你的配合!”

顧長清只和陳志凡說話,對於廖漢的話,他理都沒理。廖漢看顧長清不理自己,尷尬的縮到了陳志凡的身後。

顧長清對着陳志凡道:“和我就別客氣了,說這些屁話沒什麼用,還不如有空的時候,來看看我這個糟老頭子!”

陳志凡苦笑道:“我也想啊,可不是工作忙嘛!以後我一定多抽空來看你!”

就這樣,陳志凡告別了顧長清。

一路上,廖漢看到陳志凡一直在低頭苦思,便沒有開口打擾他。

這會的陳志凡,一直在想幾件事:這個鄭齊,前面的這段時間一直在家裏,究竟是怎麼招惹上屍方的?屍方如果想要殺掉鄭齊的話,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爲什麼只是給他下毒,讓他自己去殺自己的家人呢?

這些問題,一直到回到香都市公安局,陳志凡也沒有想明白。

看來,還得跟葉詩瑜一樣,老老實實的去查看監控錄像。

陳志凡等於是浪費了大半天的時間,又回到了原點。

別說廖漢和小王小劉他們,陳志凡這會也感覺到有些氣餒。

陳志凡漫不經心的道:“去找葉隊吧!”

廖漢茫然的道:“我們不再追查鄭齊了嗎?”

“不查了,先去找葉隊,看看她們哪裏有沒有新的發現!”

廖漢不再說話,直接調轉車頭,一直開到了鄭齊家裏。

鄭齊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單單這座別墅,就花了不少錢。

陳志凡隨便看了一下,就使出意念,來查看周圍的環境,看看有沒有屍方的痕跡。

不知道是應該慶幸還是應該遺憾,鄭齊家的別墅以及周圍,都沒有發現關於屍方的哪怕一絲絲的痕跡。

陳志凡心中非常納悶。他在想,如果曾經有屍方的人給鄭齊下屍毒,那麼起碼應該會有一些氣息。依着陳志凡的修爲,當能輕鬆的感覺到。

可陳志凡查看了一圈,竟然沒有絲毫髮現。

這就只能說明一點,給鄭齊下屍毒的人,不是屍方的人。

鄭齊在出事的那段時間一直在家裏,和妻子孩子享天倫之樂,到底誰能把屍毒下只給他一個人呢?

陳志凡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可能就出現在這個保姆身上。

前面,因爲保姆也是受害者,所以葉詩瑜和陳志凡都沒有想到可能會有問題。

但是現在看來,和外界有接觸的,只有鄭齊家的這個保姆。 要知道,在這個大陸,只要一旦發了那種是在見證之下的誓言,並還有這麼多的煉造高手都看著,到時候他們想賴都賴不掉。

「忽然!比試就比試,難道我會怕了你嗎?」帝豪華冷冷道,眼中滿是自信。

就算之前的那場煉造測試天賦有問題,就算帝玄胤他不是一個人煉造廢材,可是,難道他自己就會比他差嗎?

難道說帝玄胤如今會有五級?會比他高嗎?那怎麼可能呢?

他多年這麼努力,他不相信有人會超過他。

帝玄胤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盟主大人見他們當事人都這麼說定了,他自然也不會再阻攔什麼,很快就令人再準備一件亮煉造器材。

然後他們紛紛坐在了一旁,留下帝玄胤和帝豪華兩個人在那裡等待著考核。

在兩人的眼前,帝豪華跟前是一個普通的煉造鼎爐,帝玄胤的身前卻是一個黑色,通體散發的古樸神聖氣息的鼎爐。

這個不一般的鼎爐正是他們煉造門的鎮門之寶,神宵盟鼎。

望著眼前的東西,帝玄胤的心中也有著小小的震撼,伸手摸了摸它,作為一名煉造大師,他所夢寐以求的,也只不過是眼前這個鼎爐。

如今他終於有幸見到,心情很是愉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