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主人,你醒了!恭喜主人,賀喜主人。主人你……”

老鼠精剛剛爬到跟前兒,話還沒有說完,被那怪人一把掐住了脖子。緊接着……緊接着極其血腥的一幕演了。

這怪人單手拎起老鼠精,竟突然張開大嘴,一口咬住了這老鼠精的腦袋。然後,聽到“嘎吱嘎吱”的聲音,以及那老鼠精的慘叫聲同時響起。

怪人的牙齒也不知道爲何如此堅硬,竟能將這老鼠精的頭骨咬破。

童言本以爲這怪人是要吸食這老鼠精的腦髓或者血液,可是很快他發現自己錯了。這怪人並非只是吸食腦髓和血液,他真正要做的是……是吃!

這麼活生生的吃掉一隻成了精的大老鼠,這……這實在讓人難以忍受,這實在讓人頭皮發麻。

且不說這老鼠精的體積足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半大孩子大,單這麼殘忍的啃食和咀嚼,足以令人作嘔的了。

只嘆這老鼠精本是滿懷期待的奔向它的主人,沒成想卻落得被活活生吃的下場。

南宮雲眉頭緊皺的道:“沒想到這傢伙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看樣子,他並沒有真的得道成仙。”

童言聽此,滿是疑惑的道:“我怎麼覺得他好像變成殭屍了呢?”

南宮雲點了點頭道:“不錯,他的確很像殭屍,但他並非殭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把自己煉成妖獸了,而且還是擁有金剛不壞之身的妖獸!”

“金剛不壞之身?難道他身沒有半點弱點?”

南宮雲輕嘆一聲道:“也許有,但是很難發現。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傢伙煉了足有萬隻妖獸,可是那些妖獸都哪兒去了?按我推測,可能都被他給吃了。吃掉妖獸從而獲得妖獸的強悍肉身和妖力,吃的越多,他的實力越強。他苦心經營這煉妖洞天數百年,他的實力,只怕是神獸也很難匹敵了。”

聽南宮雲這麼一說,童言的臉露出了凝重之色。大千世界,無不有。旁門左道更是多不勝數,往往精通何道,會把自己變成什麼。如那些精通煉屍的人,最後爲了長生,也會把自己煉成屍體。而這龍陽陵精通煉妖之術,最後把自己煉成妖獸,其實也是意料之的事情。

只可惜,這樣的人偏偏生的歹毒噁心,不然的話,說不定也可以造福一方。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當務之急是必須想辦法打開大門。如若還是不行的話,那隻能跟這傢伙拼個你死我活了。

童言沒有繼續注視這怪人,而是收攝心情,再次開始尋找打開大門的機關。

而南宮雲和虯龍則是做出了應戰的準備,讓他們坐以待斃,當然不可能。

怪人仍舊在大口的啃食着老鼠精,老鼠精的大半截身子都被吃得乾乾淨淨,連骨頭都沒有留下。也不知道這怪人把老鼠精的身體都吃到哪裏去了,他的肚子竟然一點兒也沒有變大。

童言已經把注意力完全的放在打開大門,這大門的兩側其實並沒有什麼,但是在左右連接大門的牆壁,卻有兩塊刻着花紋的鐵磚。

這花紋有點兒像花瓣兒,但又像小孩塗鴉,根本毫無規律,而且兩者之間也並無相同之處。

盯着這兩塊鐵磚看了一會兒,童言決定從這兩塊特殊的鐵磚着手,也許這是控制鐵門的機關所在。

取出藍魄劍,他要將這兩塊鐵磚一塊一塊的撬下來,看看後面是否真的大有章。

然而在此刻,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他面前的這塊鐵磚之竟突然泛起了幽幽黑光,緊接着,一張詭異的臉竟在這鐵磚浮現出來…… 在如今這個年代,雖說死人已經是一件很平常了的事情,不過若是突然出現這麼一個頭頂插著兇器,而明顯是被謀殺的人,終究還是有些麻煩的。

沈飛回頭四下看了看,因為夜幕降臨,這周圍又有著許多的植被遮擋,所以這裡發生的事情,似乎並沒有什麼人發現,至少來說,並沒有引起什麼轟動。

楚洛洛自然不會將這件事情說出去,而唯一不確定的,那便只有跟著自己一起過來的婷雨了。

見著沈飛冰冷的目光望了過來,婷雨頓時感覺到全身一寒,她忍不住的想要後退,更甚至她還想轉身逃跑。不過一想到也就在不久前,沈飛也才救了自己,自己與他的關係,相比較於普通的陌生人明顯親近許多,所以婷雨強自鎮定,心中不斷地默念:「他應該不會將自己殺人滅口的。」

雖然婷雨心中覺得沈飛是不會殺人滅口的,不過她還是無比的犯虛,於是他連忙對著沈飛猛擺雙手,急速說道:「我不會說出去的,我不會說出去的!你放心。」

「嗯。」沈飛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便準備處理眼前的屍體了。

本來,沈飛也不打算將婷雨殺人滅口的,畢竟婷雨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罷了,她又沒有威脅到自己,自己當然不至於隨意去剝奪另外一個人的生命的,正如之前所說,自己還需要對生命抱有敬畏,若是連這都沒有了,那麼自己也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了。很顯然,沈飛並不想成為這樣的人。

至於婷雨會不會說出去,替自己隱瞞,她的回答,沈飛倒也沒有太過注重。畢竟如果她不說,那自然好,自己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就算他要將這件事情彙報給她的領導,那沈飛也是無所謂的,大不了今夜沈飛便帶著楚洛洛獨自離開。

等大部隊全部遷移到斷橋這邊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的十點多了,面對這麼大數量的遷移人群,其實這已經算是比較快了,畢竟誰都知道,在黑暗的森林中前進,一定是危險重重的,所以誰都不敢多有逗留。

深夜的十點,自然已經不適合在長途跋涉了,所以如此眾多的人,幾乎就在斷橋的這邊,安營紮寨了。好在斷橋的這邊是一片比較寬闊與平坦的土地,一千多萬的人群還是勉強能夠安放下的。

說道著,不得不說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

在開始遷移之初,人們似乎都默默的認同了一個社會的道德基準,比如說尊老愛幼!

前往西原的路上,因為會一直沿著高速路前進,所以說要是好走的路,自然便要屬通往西原的那幾條高速泊油路了。

最開始,大家都似乎很有默契,或者說迫於周圍環境的輿論壓力,將好走的路讓給老人或者小孩,或者婦女,等一些弱勢群體前進,而自己則要麼走山路,土地,田野等一些難走難行的路。

然而僅僅只是過了兩三天,沈飛發現一切都在悄然的發生著改變,就比如現在,整個隊伍原地安營紮寨。理想的位置自然便要屬於平整而又堅實的泊油路面了。可是此時在公路上休息的,幾乎全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至於那些老弱病殘的人員,竟然早已被排擠到了外圍,或潮濕,或危險的地方了。

沈飛將一切都看在眼中,但他卻也沒有任何力量去改變什麼,因為這是大自然給人類重新制定的法則。

第二天,天色剛露出一抹魚肚白,人們便開始收拾物品準備繼續朝前遷移了。

昨晚被沈飛所殺的那個男子,經過一晚上的時間自然是被人發現了,聽說是一個人去草叢中拉屎的時候發現的,不過雖然有人在大家的眼皮底下被殺害,但對於這種謀殺,卻並沒有在人群中引起什麼太大的轟動,因為僅僅是在昨晚的時間,位於紮營地的邊緣便遭受了幾次異獸的襲擊,其中死亡人數便已經達到了十幾人,甚至有一家三口,全部遇難。

其實從遷移之初,到現在,幾乎每天都在死人,所以突然出現一個謀殺案,其實還真的沒辦法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的。

今天已經算是遷移的第四天了,而在今天,整個隊伍都有著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必須要趕到下一個區縣城市進行補給。

NM區,這便是今天人們將要到達的城市。

NM區是位於西園高速路上,並且距離廣慶市最近的一個城市了。

而很顯然,人們想要達到一兩千公里之外的西原地區,如此漫長的路途,人們根本不可能帶上足夠多的食物與資源,所以在遷移之初便已經制定好了,需要在中途城市中進行補給。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來到NM區,眼前的景象依舊令人觸目驚心,空曠的道路上,看不見來往行駛的車輛,而停在路中間的,要麼是傾翻的轎車,或是已經被燒得只剩下鐵架子的汽車了。

路邊的店鋪一樣難逃劫難,大門殘破,玻璃碎裂,偌大的城市,竟然連人影都見不到一個,宛若死城。

後續的大部隊進入了NM區,瞬間便如同蝗蟲過境一般,瘋狂的湧入這個寂靜的城市中。頓時,似乎讓人產生了一種別樣的恍惚,好像原本那個繁華喧囂的城市場景又回來了。

但是這種繁華熱鬧註定是有區別的,闖入這座寂靜小城的人們,首先的第一步便是打砸,破窗破門,隨後都蜂擁的闖進撬開的門庭中,去搶奪裡面的食物或者什麼物物資。

按著原先的計劃,這次經過NM區,人們大概會在這個城市停留一兩天的時間,然後繼續西行趕路。所以人們在搶夠了足夠的物質之後,有的人便開始找尋夜晚安全的庇護所了。

NM區因為已經算是距離廣慶市比較遠了,而且經歷了之前的一波異獸潮,異獸也早已離去,所以此時的NM區城市,倒也算是比較平靜了。

不過,沈飛的目的並不是NM區,也不是西原,所以在簡單的補充了一些物質之後,沈飛並不打算在這個城市多做停留,而是隨時準備繼續趕路了。 鐵磚突然露出了臉,這讓童言不由得心頭一顫,接着二話不說,猛地是一劍。

但他這一劍卻沒能將鐵磚斬成兩半,僅僅只是在面留下了一點兒痕跡。

至於鐵磚的那張臉,非但沒有消失,反而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童言眉頭緊鎖着,心暗道:“這鐵磚怎麼會出現一張臉呢?如若不是障眼之法,該不會這鐵磚本身是一個活物吧?”

他暗想了一會兒,舉劍又向着那鐵磚邊的縫隙插去,如果這鐵磚與銅牆鐵壁並非一體,說不定可以直接將它撬下來。

可不曾想,他這一劍還未等插入縫隙,那露出怪臉的鐵磚竟突然自己脫離了牆體,直接向着他的臉砸了過來。

他距離鐵磚不足一米,鐵磚這麼突然砸來,他想躲避已是不及,不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還是條件反射般的做出了反應。腦袋瞬間一歪,鐵磚直接從他的臉邊擦了過去。

鐵磚砸來的力度很強,雖沒有正面砸他的臉,卻還是在他的臉頰留下了擦傷。

現在只有一臂,他想伸手去捂,也沒有手可用,僅存的右手還握着藍魄劍,根本抽不出手來。

好在這種疼痛還是能夠忍受,畢竟只是皮外傷,但從牆體脫離的鐵磚又豈會此善罷甘休呢?

鐵磚擦臉而過之後,在半空翻了幾下,轉而竟再次向童言砸了過來。

剛纔已經在鐵磚吃過了苦頭,童言當然不會重蹈覆轍。

他及時回頭去看,眼見鐵磚再次襲來,他趕忙將體內的星源之力注入藍魄劍,使出全力便狠狠一劍劈去。

這一劍雖沒有施展劍訣,但威力卻是不俗,藍魄劍紅光大盛,勢如雷霆,立刻重重的斬在了鐵磚之。

聽到“當”的一聲響,藍魄劍雖還是沒能將這鐵磚斬開,不過卻將鐵磚狠狠斬落掉地,算是化解了危機。

趁此機會,童言立刻將這鐵磚看個清清楚楚。遂才發現,這所謂的鐵磚其實根本不是磚,而是……而是一個小型的人面怪物。

這怪物到底是什麼,童言也說不清楚,不過這怪物卻長得十分怪。

簡單說來,這怪物像是一個長方形的黑色盒子。它的臉在“盒子”的面,而它的兩個爪子卻在這“盒子”的下面。“盒子”的下面呈凹陷狀,兩個爪子若是收回去,根本看不到。所以這怪物從外形來看,真的與鐵磚沒有多少分別。如果不是它自己把臉露了出來,童言是根本無法發現的。

這樣的怪物真的十分少見,童言更是從未在古籍看到有過類似的記載。可一想到龍陽陵本是個煉妖大師,說不定這怪物是龍陽陵煉造出來的產物。

小怪物的突然出現,也引起了南宮雲和虯龍的注意。

但現在更大的危機已經慢慢來臨,那怪人已經將老鼠精吃得乾乾淨淨,連一塊骨頭都沒有剩下。此刻,他將目光再次鎖定了童言他們,並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

這裏有一個堅硬難催的小怪物,那邊又來了金剛不壞之身的怪人,童言他們三個處境也隨之變得越發的艱難起來。

逃無可逃,似乎唯有放手一搏了。

但沒想到的是,在這危急關頭,南宮雲竟然發揚出作爲前輩高人應有的風格來。

他直接向童言說道:“童言,你繼續想辦法把門打開,我去拖住龍陽陵!”

聞聽此言,童言不由得一愣。南宮雲雖然在南海水府幫過他一把,可並不見得會突然轉性。也許南宮雲有他自己的考慮,童言對此倒是有些意外,但一想,又何嘗不是意料之的呢?

這種時候,如果還不聯手,到最後只會被那龍陽陵所化的怪人逐一擊破,唯有擰成一股繩,或許纔會有一線生機。

南宮雲既然這麼說了,童言當然不會拒絕,於是立刻開口答道:“好,那多辛苦南宮閣主了,我一定全力將門打開!”

南宮雲沒有多言,手持黑棍便迎向了龍陽陵。

虯龍本想幫忙,可一看到童言這邊被一個小怪物給纏住了,當即前一步道:“恩公,這小怪物交給我。你去開門吧!”

有這小怪物在這裏搗亂,童言還真的有點兒麻煩,現在虯龍主動幫忙,童言倒也落得輕鬆。

“虯龍,那我把它交給你了。這小東西實力平平,但是身體堅硬如鐵。你幫我拖住它好,不用多費心神。”

虯龍點頭應道:“是,我記住了!”說着,他猛地衝前去,伸手便直取那小怪物。

小怪物一看他向自己出手,也不逃離,一躍而起便衝了去。

趁此機會,童言不再耽擱,趕忙回身奔向那小怪物之前所嵌入的牆體前。

小怪物本是牆壁的一塊鐵磚,現在磚沒了,這牆自然留下了一個方形的洞。

可是童言向這洞裏看了看,沒想到竟被他看到了第二塊鐵磚。同樣的,這第二塊鐵磚之也慢慢浮現出一張醜陋的臉。看的童言是怒火燒,氣憤不已。

“我還不信了,難道這整整一圈牆壁之,難道都是這些怪物嗎?”

話聲剛落,他猛地一劍刺出。既然這第二個怪物已經出現,不把它弄出來,自然也不知道下面還有什麼。但他隱隱覺得,這怪物佈置在這兒,守門是一方面,恐怕還跟控制這大門開啓和關閉有關。

想離開這裏,想開啓大門,恐怕只有從這種小型的怪物身着手,如果能搞清楚它們在此的用意,或許開啓大門這件事也容易的多了。

他將藍魄劍這麼一插,裏面的小怪物竟然老老實實的一動不動。這倒是跟一個小怪物有所不同。也不知道是它們性格不一樣,還是另有他因。

童言連續刺了好幾劍,裏面的小怪物都死活不肯出來。而它越是不出來,反而越讓童言有些激動。

面對童言這樣的挑釁,它都能老實的忍着,不是心裏有鬼又是什麼?說不定打開這大門的機關,藏於它的身後。

可在童言正打算將它生拉硬撬出來之際,纏住龍陽陵的南宮雲竟然已命懸一線了。

這龍陽陵當真如此厲害? 經過了這幾天的趕路,整個隊伍因為人數眾多,所以導致了行動緩慢。不過,過了這麼多天,沈飛跟隨大部隊也已經走了距離自己家一半的距離了。

這最後一半的距離,沈飛並不打算再繼續跟隨大部隊一起走了,畢竟這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而且已經走了一半的距離之後,剩下的一半距離,依靠自己的紅霧化翼然後飛行,應該也能在自己化翼時間結束的時候趕回到自己的家中。

不過此時,來到了NM區,時間已經是下午的五六點了,天色也逐漸開始昏暗了起來。

沈飛並不打算現在走,因為現在天色也不會太暗,如果自己化翼之後飛到天中,說不定還是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同樣他也不打算天色完全黑了之後再走,畢竟黑暗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了,而且天色黑暗,自己也不好判定方向,若是飛錯了方向南轅北轍,那不就神經了嗎。

思前想後,沈飛決定還是在凌晨,天空拂曉的時候出發。

這個時候,大部分的人還在睡眠,定然減少了被發現的可能。而早晨也正是陽氣上升的時候,天空會越來越明亮,這不僅會驅散一些陰晦之物,讓自己更加的安全,而逐漸明亮的天空也會讓自己更加容易的辨別方向。

既然決定了,那麼今天,以至於今晚,兩人便打算好好地在NM區休息一晚了,打算明天天空剛一拂曉然後便出發了。

NM區,雖不及廣慶市那麼大,不過這個城市,卻也不小。只不過如今這座曾經繁華的城市更像是一座死城了。

異獸入侵,NM區的原著人口大多殞命與這些突然出現的異獸口中。偌大的一個城市,雖然有著倖存的人口,不過這裡的倖存人口可能還不到百分之一了。

廣慶市作為異獸入侵的發源地,以及重災區,九千多萬人口損失三分之二,這數量已經算大了。不過相比較於NM區損失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口數,這其中的數據差別也著實讓人不解了。

有人認為,是因為這裡周邊荒林眾多,所以異獸出沒頻繁與兇悍,還有認為,那些分散出去的異獸之所以在廣慶市只獵殺了三分之二的,那會因為廣慶市人口眾多,異獸的獵殺程度達到飽和,而這NM區突然面對幾倍於人口數量的異獸,所以自然情況比身為重災區的廣慶市還要慘烈。

但無論怎麼說這些都只是猜測罷了,誰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了。

雖然最開始的異獸潮已經經過了NM區,但這並不妨礙人們小心謹慎的在城市周邊布置防禦工事。

有著特管局以及軍隊的經驗與幫助,人們很快就在NM區的一塊中心城市用著各種障礙物,築起了一道簡易的障礙物防線。

由於,暫時會先在NM區休整兩三天,所以剛剛進入NM區的遷移部隊,並沒有著急開始輻射整個城市搜尋物質。

連續的趕了四五天得路程,說實在的大夥也都是比較疲倦了,好不容易能夠在城市中休整,不用露宿荒郊野外。並且在這裡還有軍隊築起的防線,有軍力保護,人們終於能夠安心的好好地睡一個好覺了。

第二天一早,沈飛便已早早的起來了,叫醒了睡熟中的楚洛洛,兩人便出了軍隊與特管局所構建的安全區中。

此時時間不過凌晨的五點多,雖然大多數的人們還在熟睡之中,不過沈飛發現,還是有著不少的人竟然已經醒來然後同樣出了安全區了。

想必這些人也定是打著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想法,想第一批出門先行搜刮一圈食物。

其實在昨晚軍隊中便已經給出了消息,也就是在今天九點中的時候,軍隊會專門組成幾個保護支隊然後會送人員去各個區域尋找食物,然後帶回來。

沈飛看著這些著急出門的『鳥兒』不僅有點惡趣味的想到:「不知道他們到底是鳥兒,還是蟲子呢。」

畢竟天空還是一片黑色,天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

沈飛自然沒有這方面的擔憂,因為隨著自己對紅霧力量的掌握,自己的身體同樣被這種神奇的力量改造的。若只是一些普通的異獸,沈飛超強的感知能力,便能夠提前發現它們,也就是說,在危險來臨之前,沈飛便能夠率先發現危險了。

走出了障礙物構建的安全區,沈飛與楚洛洛開始沿著東北的方向前行了,因為沈飛家的大致方向便是在東北的方向。

沈飛並不打算就在安全區的周圍化翼飛行,安全區里畢竟人多眼雜,雖然現在時間很早,因為數量基數的龐大,其實已經有許多的人醒過來了。

而且如果面對蕾娜以及馬天宇這種倍級的異人,沈飛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在自己化翼的過程中,他們會感知到周圍的異常。以著自己和他們之間的關係,沈飛料想,他們也不會對自己不利。

不過沈飛身上這種奇特的能力,沈飛還是並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了。

於是沈飛與楚洛洛沿著東非方向,在城市的大道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與著軍隊構建的安全區已經有著不小的距離了,而此時剛好天空開始拂曉,周圍的物體在拂曉的光亮中漸漸變得明亮了起來,沈飛估摸著,差不多也可以了。

剛好此時兩人也走到了一個廢棄大樓的背後,這裡顯然鮮有人跡,並且離著安全區的距離也足夠的遠了在這裡變身是再適合不過了。

沈飛脫掉了前天手臂受傷而綁上的繃帶,過了兩天的時間,沈飛的患處已經基本快痊癒了。

站在空曠地坪的沈飛,開始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然後開始靜下心來仔細的感受著紅霧的能量。

經過這麼多次的運用,沈飛早已對紅霧的運用有了獨特的技藝。

閉上眼睛的他,不斷地感受著從黑色隕石中散發出來的那絲絲的紅霧,緊接著沈飛的意念便開始如同『抓住』這些紅色的絲線。在意念的作用下,沈飛彷彿是在用紅色的絲線作畫!

他不斷地將一條條紅色的絲線,或是拼接,或是排編,或是穿插,或是收勒……

沈飛的動作很快,一念之間便有億萬個念頭竄動。

隨著『嘩』的一聲出現,赫然之間,一雙潔白的巨大羽翼便已經出現在了沈飛的身後了。 邪王盛寵之名門嫡女 只聽到一聲慘叫突然響起,讓童言不得不回頭去看。 可是這一看之下,他卻猛地瞪大了雙眼。南宮雲的實力有多強,他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雖然南宮雲一直是以知曉天下事而聞名江湖,但作爲麒麟閣的閣主,肯定不會是尋常之輩。

但誰曾想,這剛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南宮雲竟然敗了。不僅如此,他身的傷勢還極重,那龍陽陵的一隻手幾乎將他的右胸穿透,鮮血直接向外噴灑而出。

好在他及時退出了戰局,這纔沒有讓自己當場斃命。

可是聞到了鮮血的腥味,這龍陽陵如同發狂了一般,竟尾隨着狂奔而來。

童言現在忙着打開大門,南宮雲竟又這麼快敗下陣來,無奈之下,他只能選擇出手相助,回頭再想辦法離開了。

一個移形換位,他直接出現在南宮雲的身前。

眼見那龍陽陵所化的怪人瘋狂衝來,他將藍魄劍收起,二話不說是一招霹靂掌。他當然不指望霹靂掌能對這有着金剛不壞之身的龍陽陵造成多少傷害,但他卻希望以此可以將龍陽陵擊退,進而爲救治南宮雲爭取時間。

所幸的是,這龍陽陵明顯神志大亂,竟也不躲閃,反而悶頭撞向了童言拍出的霹靂掌。

只聽到“啪”的一聲響,童言打出的掌印重重的拍在了龍陽陵的身,後者雖然力量不小,可在霹靂掌的衝擊下,直接被推出了二十多米外。

童言見此,不敢遲疑,五指神劍瞬間打出。他要做的是儘可能的拖住這龍陽陵,而五指神劍所佈的五行劍陣,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單手結出一個五角星法印,他立刻高聲念道:“五行之力,相生相剋;分則爲孤,合則爲強;劍訣有道,劍神爲尊;以心御劍,遂生劍魂;五行爲劍,劍爲五行;攻守兼備,劍陣自成。困!”

“困”字一出,五指神劍很快化爲一張劍,直接將這龍陽陵困在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