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連忙拉着秦嬌嬌跑出去,隨即跑到一顆樹後。

“轟轟轟……”

沖天火焰升起,林羽第一時間靈力護體,秦嬌嬌被嚇得小臉煞白,雖然她是美人豹,但是也禁不起這樣折騰啊。

林羽露出惱怒之色,這些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要殺人滅口!

剛剛這些火瓶要是被扔到,他和秦嬌嬌不死也得被燒成重傷,簡直太毒了。

www✿ ttκan✿ c o

車裏的人見沒搞定林羽,兩輛麪包車同時剎車,隨即走下來一羣着頭戴頭盔,手拿棒棍的男子,朝着林羽和秦嬌嬌衝去。

這些人很明顯就是衝着這兩人來的,也許就在別墅口子上等了很長時間,之前由於那裏人多不方便下手,現在見到兩人獨自出來,自然跟了上來。

這些人呈現扇形包圍狀,快速朝林羽和秦嬌嬌衝去,秦嬌嬌俏臉失色道:“這些是什麼人。”

“是對付我們的人,你躲在我後面。”林羽皺眉說道,說實話,雖然他不怕這些人,可是自己身邊跟着秦嬌嬌呢,對付這些人的同時要保護秦嬌嬌,這就比較困難了。

“不行,我們還是逃跑吧,你不會是他們對手的。”秦嬌嬌擔憂的說。

“你能跑的了嗎?”林羽苦笑的看了看秦嬌嬌的高跟鞋,心想跑你妹啊,你能跑得過這裏任何一人算我輸。

秦嬌嬌窘迫不已,不過還是擔憂道:“可是他們這麼多人……”

難得看到秦嬌嬌小女人的模樣,林羽此刻涌出萬丈豪情,顫抖吧美人豹,今天就是本少保護你的時刻。

於是很霸氣的摟着秦嬌嬌,然後退到自己身後,指着對面爲首一個戴着黑色頭盔的男子說道:“想要對付嬌嬌,就從我的身上踏過去。”

我去,這話一說出口,那個牛逼啊!秦嬌嬌俏臉果然紅了,美眸一直盯着林羽看,她怎麼也沒想到,在林羽這不是很健壯的身軀內,竟然有這樣一顆勇敢的心。

這些打手冷哼一聲,均都是認爲林羽是在美女面前裝比!

頓時,黑色頭盔那傢伙用棒球棍指着林羽喝道:“小子,裝比遭雷劈啊,現在給爺爺磕十個響頭,我放你一馬。”

其實這也是想戲弄林羽一下而已,背後的金主說了,要把這兩人都打殘廢,最好變成癡呆。

林羽一聽那個氣,居然要我給他磕頭,正欲動手,秦嬌嬌連忙拉着衝動的林羽說:“別衝動。”

“不用怕,我會保護你的。”林羽很霸氣的甩甩手。

秦嬌嬌嘆氣道:“小時候也有一個男生對我這樣說,後來義無反顧的替我和歹徒搏鬥!”

“後來呢?”

“他的墳頭草比我還高了……”

林羽:“……”

“哈哈哈……”幾個打手那個樂啊,黑色頭盔的打手囂張道:“小子,聽到了沒,還不跪下。”

秦嬌嬌說:“林羽,衝動是魔鬼,也許他們只是想要搶錢呢?”於是朝這些人說:“一千萬,夠不夠?”

“不好意思,你這錢我們可沒本事拿,動手!”

黑色頭盔男子不想再磨磨唧唧下去,一揮手,一羣人揮擊而上。

“啊……林羽你快跑吧……”秦嬌嬌着急大喊。

林羽兩隻手握拳,閃開一個人的棍子,與此同時出腿踢飛右邊的棍棒,右手一擺,迅速抓住一根棍子就砸了上去。

“砰……”

一個掃棍打出,一大羣人連忙後退。

雖然林羽對付這些人遊刃有餘,但是人數太多了,有好幾個人已經繞到了後面,很明顯想要對付秦嬌嬌。

“嘟嘟嘟……”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不遠處突然行駛來一輛車,副駕駛上居然坐着沈靜,她高喊道:“林羽,我來救你!”

開車的居然是謝婷婷,她也不甘示弱的喊道:“我們已經報警了,馬上住手!”

林羽微微驚訝,沒想到這兩人這麼快追來了。

原來,林羽和秦嬌嬌逃離現場之後,沈靜就急急忙忙開車要追,謝婷婷爲了不甘示弱,就坐在了副駕駛,還對沈靜做着思想工作說林羽看來還有第三個女人,現在暫時摒棄前嫌,先追上林羽再說。

於是就沿着馬路追了過來,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車子很快衝了過來,把一羣人直接撞飛,沈靜也不心疼自己的新車,下車後一腳踢出,地上哀嚎的一個打手頓時又飛了出去。

謝婷婷微微挑眉,好哇,這個女的原來是練過的。

謝婷婷也不甘示弱,靈氣涌動,一拳揮出,這一拳可是能把牆砸凹下去啊,所以打在人身上自然不用說了,連續兩個打手打的頭盔都裂開了,捂着頭哀嚎後退……… 秦嬌嬌都看呆了,誰能想到,這兩個絲毫不比她容貌差的大美女,身手竟然這樣了得。

尤其是還有一個大明星,竟然會武功,關鍵還這麼厲害。

兩女共同擊退了各自的對手之後紛紛來到林羽面前。

這麼一小會的功夫,兩女俏臉上已經是汗珠密佈,雖然疲憊不堪,但是還是很關心的問林羽怎麼樣。

林羽朝兩女看去,只覺得這兩個女生此刻性感無比,渾身上下充滿了那種野性的美,給人以一種征服的慾望。

漂亮女生的心思都是很敏感的,察覺到林羽的目光,謝婷婷俏臉微紅,輕聲道:“林羽你看什麼呢,都已經把人家看光了,還看啊。”

這謝婷婷,絕對是故意的,故意說給沈靜她聽啊。

林羽都無語了,想不到這些女生這麼愛爭風吃醋,自己只不過就看了一眼,她就這麼說,不過說回來,這樣看也沒啥意思,沒衣服纔好看呢。

林羽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謝婷婷沒衣服的樣子,頓時心中激動,暗道晚上一定繼續雙修,!

呸!想什麼呢,人家這樣幫我,我竟然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林羽心中暗罵自己無恥,嘴上道:“你們沒事吧。”

沈靜說:“這些小嘍囉我不會放在眼裏的,倒是這位大明星,嘖嘖,看來不行了啊。”

雖然她這麼說,但是心中也是暗暗心驚,因爲她也沒想到,這謝婷婷實力竟然如此的高,讓她大開眼界。

謝婷婷輕哼道:“我可一點也沒有事,對了,林羽,晚上繼續教我練功哦。”

這話說得,太曖昧了,秦嬌嬌和沈靜都是面色一變,這種禍國殃民的存在完全是大敵啊,沈靜心中一冷,林羽竟然教她練功,不能忍!

“尼瑪的,給我扔火瓶,弄死他們。”戴黑色頭盔的男子終於爬了起來,眼見他們這邊兵敗如山倒,而對面這一男三女竟然開始打情罵俏,這如何能忍?

很快三個人衝向車裏,不過這時候林羽已經衝了出去,三下五除二便將兩人打飛。

倒是秦嬌嬌很擔憂的說道:“林羽被包圍了,不會有事吧?”

“放心吧,林羽可是很厲害的。”沈靜拍拍手一臉無所謂。

謝婷婷點點頭,難得的認同說:“不錯,我的功夫可都是他教的呢。”

說完朝沈靜示威性的看了一下,說道:“昨晚我們還一起睡了呢。”

“不要臉!”沈靜怒罵,“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勾引林羽。”

“切,勾引就勾引了,怎樣?”

“你……”沈靜深吸一口氣,說道:“這幾天我可是一直和林羽父母在一起呢,他們說了,就認我做兒媳婦,所以你……咯咯咯,沒戲!”

謝婷婷臉色一變,這女的好毒辣,追不到林羽竟然從他父母身上下手。

兩人又吵了起來,這時候沈靜看着一旁秦嬌嬌說:“你和林羽是什麼關係?”

“我們是……我以前是他上司。”秦嬌嬌很怪異的說道,現在她的心理很複雜,有種酸溜溜的感覺。

明明那時候假裝男女朋友的,那時候林羽是個大吊絲,可是轉眼間,林羽已經變成了被大明星都要追求的男神,劇情變得太快了,秦嬌嬌根本沒法反應過來。

聽了秦嬌嬌的話,謝婷婷和沈靜對視了一眼,那個得意啊,畢竟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很不錯。

這個時候打的也差不多了,有了沈靜和謝婷婷的支援,林羽沒了後顧之憂,三下五除二就讓這些人哭爹喊孃的,沒一會兒遠處幾輛黑色轎車開了過來,看到這些沈靜很得意的說道:“我們的幫手來了。”

這些車子車速很快,很快停在了不遠處,上面下來一個個黑衣大漢,爲首一人正是之前在別墅裏面等候沈靜的男子,只見他眼中露出怒色,吼道:“竟敢有人對付小姐,跟我上!”

一羣人一擁而上,而這個男子走到沈靜面前說道:“大小姐沒事吧。”

“秋叔我沒事,不過你們來晚了哦,這些人都被林羽打敗了。”沈靜笑道。

秋叔目光朝林羽看去,發現是一個小年輕,卻是在一堆打手中游刃有餘,這讓他眼中閃過驚訝,沒想到這個小年輕挺厲害的。

此刻有了秋叔手下的加入,一羣打手被打的哭爹喊娘,林羽從戰團中脫離了出來,對秋叔道了謝。

秋叔點點頭,朝已經被制服的一堆人走去,喝道:“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對付我們沈家。”

“我們……我們不是故意對付你們的,是秦玉山,秦玉山給我們讓我們對付秦嬌嬌和林羽。”

事到如今,這個打手也知道計劃已經失敗,爲了自保只能把幕後金主供了出來。

聞言,秦嬌嬌俏臉一冷,“這個秦玉山,狗急跳牆了麼。”

“這期間你的公司勢力發展太快,我又成了郭氏首席技術員,現在我們兩人的勢力已經比你三個舅舅加起來還要強大了,也難怪他會狗急跳牆。”林羽分析道。

隨後秋叔又把這些人教訓了一頓,罵罵咧咧道:“以後長點眼睛,再敢動我家大小姐,我打斷你們的狗腿……”

隨後這些人互相攙扶着離開了這裏。

等這些人一走,林羽又頭疼了,雖然在旁邊的一些男人看來,三花是如此多嬌,引無數男人盡折腰,可是關鍵是,這三朵都是霸王花啊!

戰鬥力強悍的沈靜;性感妖嬈的謝婷婷;一點都不省油的秦嬌嬌,哪一個都不好惹。

林羽朝秋叔等人看了一下,誠摯說謝謝。

沈靜笑了一下,嗔道:“都自己人,謝啥啊。”

林羽臉一紅,“別讓人誤會了。”

“切,怕什麼啊,怕哪個大明星嗎?”沈靜朝謝婷婷瞥了一眼,挑釁的意味很濃啊!

謝婷婷正欲反駁,林羽連忙說:“好了,不要吵了,大家都打累了吧,一起去吃飯唄。”

謝婷婷說:“行,就我們倆加一個秦小姐吧,她不是你以前上司嗎。”

沈靜不甘示弱說:“憑什麼啊,憑什麼啊,我也要去。”

眼看又要吵起來了,林羽連忙說道:“對對,一起去,咱們今天就吃火鍋,一醉方休……” 一聽這話,向來愛吃的沈靜就說去最近的晴川火鍋店吃飯,朝秋叔他們說道:“秋叔,你們先回去吧,我們去吃飯了。”

秋叔怪異的點點頭,暗道大小姐戀愛了,大新聞啊,大小姐終於有喜歡的人了,嗚嗚嗚,喜極而泣啊,終於有人管着她了。

於是激動的點點頭,一揮手,一羣人牛逼哄哄的離開,臨走的時候秋叔已經決定把大小姐戀愛的消息說給老大聽,讓他也高興一下,大小姐終於有人要了啊,嗚嗚嗚……不容易啊!

等秋叔他們一走,沈靜率把車子開了過來,然後說道:“秦小姐,林羽,上車吧,謝大明星,我的車不歡迎你。”

赤裸裸挑釁啊,謝婷婷現在也不是好惹的姑娘,頓時怒聲道:“有什麼了不起的,林羽,秦小姐,坐我車吧,就在小區裏。”

眼見又要吵架了,林羽無奈說:“就坐沈靜的車吧。”

謝婷婷這時候也在氣頭上,冷哼道:“反正我不坐。”

林羽那個無奈啊,秦嬌嬌嘆了口氣說:“要不這樣吧,你們兩人猜拳,誰贏了坐誰車走,另一個人自己開車。”

一聽這話,沈靜和謝婷婷眼睛一亮,都直誇着秦嬌嬌聰明,這個主意很棒。

因爲輸的人既不丟臉,贏的話兩個女生都有信心。

林羽在旁邊撓頭道:“這就猜拳了嗎?難道不需要我同意嗎?”

“不需要!”

兩女異口同聲!這一次出奇的齊心,隨後看着臉色怪異的林羽,均都是發出悅耳的嬌笑聲。

很快石頭剪刀布,沈靜直接贏了,贏了之後那個得意啊,炫耀的說:“謝大明星,我贏了呢。”

“哼,有什麼了不起,走着瞧!”謝婷婷扭頭走去,秦嬌嬌眼珠子一轉,說道:“我和謝小姐一起走吧。”說完不等林羽回話就追了過去。

秦嬌嬌心思縝密,眼前的情景讓她心中很是疑惑,因此她決定和謝婷婷一起走,趁林羽不在旁邊,親自問問林羽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讓這個大明星這麼愛林羽。

看到秦嬌嬌不在,沈靜直接樂了,我擦,天賜良機啊,居然讓我和林羽單獨在一起。

隨後上了車,林羽挺尷尬的,違心說道:“沈靜,其實你是個好女孩,又溫柔又漂亮,性格也好,爲什麼一直追着我呢。”

沈靜卻是沒開車出去,而是含情脈脈的說:“因爲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雖然我們剛剛見面的時候,有些誤會,我一直認爲你是個弱不禁風的男人,可是自從見識到了你的厲害之後,我心中已經決定,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說完就發出殺手鐗,頭靠了過去,喃喃道:“我知道謝婷婷作爲一個明星,對你的誘惑是挺大的,可是你得明白,現在演藝圈可是很亂的,你也不希望自己以後戴綠帽子吧。”

這個很毒啊,先是說自己很愛林羽,緊接着貶低對手,果然,林羽摸了摸頭,覺得綠帽子這不是個好東西。

此刻兩人靠的很近,林羽臉都紅了,沒辦法,穿着旗袍的沈靜格外迷人,身上又有着淡淡的香味,讓人迷醉。

沈靜突然擡頭看着林羽,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趁謝婷婷不在這,自己一定要拿下林羽。

於是眼睛含着水的看着林羽,林羽卻是目光躲閃着,沒辦法啊,有時候女孩子太主動了給男人的壓力反而大。

“你怎麼不敢看我啊。”沈靜調笑了一下,突然噘着嘴說:“我知道,在你印象中我是男人婆,愛打架,不講理,是不是。”

“不……不是……”林羽下意識說。

“那你怎麼看我的。”

“你很漂亮,就是有點兇……”

“我保證,以後對你不兇。”沈靜依靠了上去,“謝婷婷的功夫真的是你教的嗎?”

說話的時候兩人更近了,林羽頭下意識的向下看,頓時眼睛都差點瞪出來。

溝很深啊,沒想到這個沈靜這麼有料。

察覺到林羽目光,沈靜很是得意,喃喃道:“你可以摸摸看哦。”

我擦,還有這個好事。

林羽內心激動,卻是搖頭說:“算了,男女授受不親。”

果然是個好男人啊,沈靜已經把林羽完全當成了那種剛正不阿的人了,主動抱着林羽說道:“林羽,你也教謝婷婷功夫的,我也要學,我要當你背後的女人。”

“可是,這……”

林羽有些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完全沒經驗啊。

不過,被一個大美女主動抱着,這滋味很不錯,林羽感受着沈靜的鼓脹,暗道她的資本一點都不輸於謝婷婷,甚至有過之。

爲了穩住沈靜,林羽只能同意說:“那行吧,我以後可以嘗試着教教你。”

得到林羽的應諾,沈靜樂呵起來,一踩油門,射了出去。

另一輛車內,秦嬌嬌一直旁敲側擊問謝婷婷和林羽的關係,不過謝婷婷也明白,修真這種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此她也沒實話實說,只是說林羽有一次救了她,所以她愛上了林羽。

至於跟着林羽學功夫,就是普通的功夫,防身用的。

秦嬌嬌心思聰明,自然不會全信,不過她也沒說破,隨後到了飯店,林羽和沈靜早已經到了,衆人落座,謝婷婷看着林羽說道:“林羽,這女的沒欺負你吧。”

“什麼這女的,我叫沈靜!”沈靜冷哼道。

“好了別吵了,點菜吧。”林羽都有些頭疼了,隨後衆人一致讓秦嬌嬌點菜,理由是大家都信任她。

秦嬌嬌無奈搖頭,最後點了一些菜,服務員爲衆人倒了茶水之後就下去了。

等菜的時候,謝婷婷朝秦嬌嬌說道:“今天這夥人到底是誰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對付你和林羽。”

“秦小姐,是誰要對付你們?說吧,我回去和我老爸說一下,讓他們都完蛋。”沈靜說道。

謝婷婷鄙夷看去,說道:“你能不能安靜一點,整天打打殺殺的,要知道現在是法治社會。”

“切,你還管的真是寬類。”沈靜說。

秦嬌嬌這時候把她家的事情說了一下,聞言,謝婷婷和沈靜都大呼意外,沒想到對付秦嬌嬌的人竟然是秦嬌嬌的一家人,爲了爭奪遺產,竟然開始手足相殘! 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沈靜噗嗤一聲笑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那就找個機會嚇唬嚇唬那秦玉山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