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在我房裏了,你自己去叫吧。”

當小啞巴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我正在手忙腳亂的穿衣服。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半晌後,小臉一紅,低聲道,“展寧哥,你……”

我連忙解釋道,“小啞巴,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放心吧,展寧哥,我不會給小蠻姐說的。”

說完後,一溜煙的跑開了。

我靠!

此刻,我感覺心裏邊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啊!

酒會在一個非常高檔的私人會所舉行,我向門口的工作人員出示了邀請函之後,工作人員才把我領了進去。

裏面裝飾之奢華就不必多言,像這種頂級私人會所是不對外營業的,來的人非富即貴,都是社會的翹楚。

我現在雖然也貴爲“董事長”,但卻是頭一次參加這種高檔酒會,感覺挺不自在的。

放眼望去,裏面全是衣冠楚楚男男女女,一小堆一小堆的交談着什麼,偶爾還蹦出幾句英文。

我一個人覺得有些尷尬,就索性拿了杯酒坐在角落的一張桌子上喝了起來。

可能是我現在長得比較像吳彥祖的關係,沒一會兒,就連續有好幾個穿着禮服的女人過來主動和我搭訕。

這些女的都很漂亮,談吐和行爲舉止也大方得體,不過我卻一點興趣都沒。

我的身邊天天跟着三個絕世美女,對這些普通貨色早就免疫了,而且我現在還在對今天早上的事憂心忡忡,琢磨着回去該如何向龍小蠻解釋。

這個時候,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衝那幾個女人耳語幾句後,幾個女人便站起起身,衝我笑了笑然後離開。

“認識一下,我姓郭,不知這位小兄弟怎麼稱呼。”肥頭大耳的男人

衝我端起酒杯。

我舉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張哲寧,哲寧地產的負責人,剛來雲南發展,根基薄弱,以後還得仰仗前輩多多照顧。”

這些話是經過張雅對我培訓過的,她說在生意場上,就得戴着面具,是人都得敬他三分,做生意就講究個和氣生財。所以我雖然對這肥頭大耳的傢伙沒什麼好感,但任然小呵呵的和他說話。

經過一番交談後,我知道他在當地也是一個大品牌的地產公司老闆,而且在雲南發展了十幾年,算得上是當地地產圈的一號人物,綽號郭大頭,當地地產圈的人都知道這個名字。

“郭總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我抿了一口酒,衝他笑道。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帶着目的過來找我,否則像我這樣名不經傳的公司,是不可能引起他重視的。而且這裏那麼多社會名流,他卻偏偏要主動過來找我說話,還把那幾個女的都叫走。

郭大頭笑了笑,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問道,“張總可知道這次酒會目的?”

我看着他道,“當然是爲了增進地產圈的聯繫,實現資源共享嘛。”

郭大頭輕輕搖了搖頭,道,“舉辦這次酒會的,是一個非常神祕的人物,我在雲南混了十幾年,之前從來沒聽說過這號人物,但是他剛來雲南不到半年,就接連拿下了好幾個大項目,更爲恐怖的是,我甚至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噢?”我一聽就來了興趣,“那這樣說的話,這個人還真有幾分本事,連面都不用出,就能取得這樣的成就,想必此人應該是人中龍鳳吧。”

郭大頭搖搖頭道,“要是這樣的話,我今天也不會過來找你談話了,我就不賣關子了,這個人非常不簡單,所以想拉你進我們的圈子,和我們抱團,聯手對付此人。”

我道,“我剛來貴地,說得不好聽一些,還算是個不入流的小公司,郭總爲什麼會想到拉我入夥?”

郭大頭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意,“話可不能這樣說,那個神祕人物,當初也是初來雲南,誰也沒把他放在眼裏,可是他接連出手,讓我們這些在當地混了十幾年的老傢伙吃了大虧。”

“剛纔我看到小兄弟是生面孔,暗中打探了一下,知道你們公司也是剛進駐雲南不久,所以就想拉攏你,我們這幾個老傢伙,已經暗中聯繫了十幾家公司,到時候我們聯手,一同對付那個神祕人物。”

我想了想,覺得這事兒對我來說是件好事,我剛來雲南,正愁在此地沒有人脈,能夠融進當地的一個圈子,也是好事一件,所以就一口應承了下來。

接着,郭大頭四處看了看,然後衝我低聲道,“你知道那個神祕人,是如何拿下這些項目的?”

說着,他突然沉聲道,“這幾天,連續有幾個圈內的大亨暴斃,這件事肯定和他脫不了干係。”

我問,“你爲什麼這麼肯定?”

郭大頭面上浮起一絲恐懼,道,“因爲前幾個項目也是一樣,凡是潛在的競爭對手,都會以同樣的方式離奇死亡!”

我一愣,連忙問,“神祕人的這家公司叫什麼名字?”

“唐氏地產!”

我聽完後,連酒杯都差點沒端穩,因爲我突然想起四個字:唐七公子!

(本章完) 那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看到我的反應後,問我怎麼了。

我隨口說沒事,只是腦袋有點疼,然後就藉口上衛生間從位置上離開。

我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掏出手機給龍小蠻打了個電話,並把這個猜測告訴她。

她本來還和我鬧着彆扭,說話愛搭不理的,不過當聽到唐七公子四個字時,語氣頓時就嚴肅起來,“你先穩住,我馬上過來!”

我連忙說你彆着急,我現在身份和模樣都已經改變了,而且這裏那麼多人,就算他真是唐七公子,也不能把我怎麼着,我想他的膽子還沒有大到把這裏幾百號房產界的老闆一網打盡。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兒,估計是龍小蠻在思考,半晌後,才傳來一個聲音,“那行,不過我們幾個現在會立刻趕到你的附近,你在裏邊自己見機行事,摸一摸唐七的真實意圖,如果有什麼事,我們會第一時間衝進來的。”

掛掉電話後,我裝作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看見那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正在另一些人說着什麼,估計說着相同的話。

半個小時以後,酒會正式開始,一個身材欣長,面貌清秀,瘦瘦高高的男人走到主席臺上,一頭暗紫色的頭髮特別顯眼,整個人身上充斥着一股古代公子哥的氣質。

正如我猜想的一樣,此人正是唐七公子!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心裏邊依然哆嗦了一下,當初我可是吃過他大虧的,那次他不動聲色就差點要了我的命。

而且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把生意做到了雲南,看來北派唐門的野心特別大,按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其財力將不可估量。

“歡迎各位賞光,我叫唐七,今天來的大多數都是我的前輩,以後叫我小唐就行,今天呢我把大家叫到這裏來,主要是……”

一番客套之後,唐七走下來挨桌敬酒,到我這桌的時候,我儘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加上我的容貌和往日已經大不一樣,所以我並不擔心他認出我。

只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此時那個肥頭大耳的男人也跟在他身邊,並朝他諂媚的笑着,看了我一眼後,對唐七耳語了幾句。

唐七看了我一眼,“你叫張哲寧?”

我心裏邊一哆嗦,但面上卻絲毫沒有露出什麼來,笑道,“唐總認識我?”

唐七笑着搖了搖頭,“現在不就認識了嘛,我剛纔聽小郭說張總剛來雲南,且年少有爲,所以我想請張總待會兒酒會結束後,到後廳一敘,不知道張總是否肯賞光”

我笑着點點頭,“萬分榮幸。”

等唐七他們離開後,我藉口上衛生間迅速起身,然後趁人不注意,準備偷偷從後門溜出去。

這個時候,我再不跑就是傻逼了。

剛纔我被郭大頭擺了一道,那小子明顯就是和唐七一夥的,名義上想拉攏一幫人一起對付唐七,可目的卻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要反對唐七。

唐七讓我們這些人待會兒去後廳一敘,按照他那心狠手辣的性格,能做出啥事兒來,只有天知道,反正不會是單單找我們聊天那麼簡單。

“先生,請問你要去哪兒。”

我剛靠近後門,便突

然出現兩個黑衣讓將我攔住,我說我有點事得出去一下。

“不好意思先生,我家公司交代過了,要招呼好每一個客人,如果在酒會結束之前讓人離開的話,那將是我們的失職。”

這話說得客套,可是說白了就是不讓人離開。

我就說我有點急事,處理完了馬上就回來。

“不好意思先生,請配合我們的工作!”黑衣人不依不饒。

“少廢話,給老子讓開!”

衡量再三後,我打算硬闖出去,留在這裏可不是什麼好的選擇,按照唐七的狠辣作風,趁此機會把我們這些反對他的人下個毒什麼的,然後不明不白的掛掉也說不一定。

我剛準備動手,突然傳來一陣蒼老的咳嗽聲,“客人,既然來了,就好好把酒喝了,到時候,也讓我們這下做下人的,對主子有個好的交代。”

我一看,發現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蹲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老頭,頭髮亂糟糟的,一張臉滿是污漬,就像個乞丐一樣。

老乞丐說着,突然朝我拋了個東西過來,我順手一接,突然感覺一股大力撞在我的手上,直接把我震得向後踉蹌了幾步。

當我看清手上的東西時,我整個人都傻了。

竟然只是一根普通的香菸,能夠將一根香菸扔出如此力道,而且還讓香菸完好無損,可想而知此人的玄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境界,反正至少比我高出許多。

我連忙識趣的離開,心裏邊卻焦急不已,看來唐七早料到可能有人會走,已經安排了高手在門口守着。

而且我發現,並非每一個人都不許離開,大部分人都可以隨意的進進出出,唯有少部分人被那些黑衣人攔着。

看來,唐七已經刻意交代過,對於我們這些反對他的人,一個也不許離開。

我暗暗後悔自己剛纔沒有多長個心眼兒,如此輕易的就進了別人的圈套,看來張雅說得一點不錯,商場上的套路和玄術界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別人看似不經意的一言一行,可能都是一個致命的陷阱。

剛纔那麼一鬧,也把我想要離開的心態暴露,接着有走過來一個黑衣人,找了個藉口把我手機也給沒收了,我瞬間就變得孤立無援,和外界徹底斷了聯繫。

事已至此,我只能既來之則安之,索性留下來,看看唐七到底想耍什麼花樣。

這麼想着,我也就沒那麼緊張了,不知不覺中,已成爲別人的籠中之鳥,再怎麼折騰,也在別人手心。

酒會結束後,包括我在內,剩下的十幾個人被幾個黑衣人“請”進了後廳。

唐七已經在那裏等候多時,坐在一張足夠容納二十幾個人的大圓桌旁邊,看見我們以後,立刻起身道,“歡迎歡迎,剛纔看大家喝得不盡興,所以略備了些酒菜,請各位繼續開懷暢飲。”

碩大的圓桌上擺滿了個各式各樣的美味珍饈,酒也是上了年份的好酒。

可是一桌子人,卻沒一個有心思動筷,這些人都是老油條了,被請到這裏的原因心裏邊都十分清楚。

郭大頭也站在唐七身後,並朝着我們露出個玩味的笑容。

桌上的十來個人都怒視着郭大頭,恨不

得將他生吞活剝了。

唐七對於正事隻字不提,只是一個勁兒的說客套話,就跟把我們叫到這裏,真是隻想請客吃飯一樣。

郭大頭笑嘻嘻的挨個敬酒,當敬道一個帶着金項鍊的光頭男面前時,那光頭男突然一把將酒杯砸在地上,衝着郭大頭怒身道,“郭大腦袋,你他媽在這個圈子裏也算是一號人物,今天竟然爲了一個毛頭小子擺我們一道,你是幾個意思?”

郭大頭不怒反笑,“哎喲喲,鄭哥看您這話說的,我們都是生意人,小弟怎能擺你的道呢,我這樣做,都是爲了大家好啊!”

“你他媽就是這樣爲我們好的?”這個時候,那光頭男旁邊的另一個人也拍着桌子朝郭大頭罵了一聲。

一桌子人早就壓着一腔怒火,有了人帶頭,便紛紛朝郭大頭罵罵咧咧了起來。

郭大頭笑呵呵道,“各位請息怒,我想你們是誤會我過某人了,我今天這樣做,確實是爲了各位好,有句老話叫什麼來着?識時務者爲俊傑。”

說着,他用一個恭敬的手勢指了指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唐七道,“如今的地產界行業低迷,我們這些老傢伙那是一年不如一年。可是唐總就不一樣了,年輕有爲,剛進雲南市場不到一年,便接連拿下好幾個項目,我今天把大家叫到這裏來,是想把各位引薦給唐總,以後我們爲唐總馬首是瞻,大家抱團發展,相信各位的生意會越來越大……”

“放你孃的狗臭屁!”

光頭男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怒聲道,“老子關起門來做自己的生意,憑什麼要給一個毛頭小子當走狗,你以爲我們都像你一樣啊!”

郭大頭被這光頭男連續頂了幾次,也不樂意了,板着個臉陰陽怪氣道,“鄭禿子,你可別不是擡舉啊,前邊那些個人是怎麼死的,相信你心裏很清楚。”

光頭男不屑的冷笑一聲,道,“不就是殺個人嘛,鄭爺我當初就是靠着兩把砍刀起家的,真要動起手來,就算天王老子下來我也不給面子!”

說完之後,厲聲道,“告辭,愛怎麼着怎麼着,要是對我鄭某人不滿,歡迎隨時來找我!”

說完之後,就準備拂手離去,可是剛剛走到門口,就被幾個黑衣人給攔了下來。

“給老子讓開,否則別怪老子不客!”

說着,回頭怒視着唐七道,“姓唐的,你別太過分,當年老子混社會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要是真的撕破臉皮,我鄭某人的名號,在江湖上還是有點臉面的,大不了拼個魚死網破!”

唐七一點沒有動怒,微微笑道,“鄭總言重了,我這裏來去自由,只不過看到你動怒了,我心裏邊實在過意不去,想爲你做點事而已。”

“不必了!”光頭男冷哼一聲。

突然之間,只聽噗通一聲,循聲一看,發現郭大頭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一頭栽倒在地,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張臉,瞬間就變成駭人的死灰色,竟然已經沒氣兒了!

唐七輕輕捏着一個酒杯,淡淡道,“這個人惹各位生氣了,所以我給他一點小小的懲戒,所以還望各位不要爲剛纔的事動怒,要離開的,現在就可以走,不過我希望大家都能留下來,陪我好好喝兩杯。”

(本章完) 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我心裏邊也狠狠顫了一下,雖然早已知道唐七爲人狠辣,但卻沒料到,他竟然敢在衆目睽睽之下,出手便殺死一個人。

而其餘不明真相的人就更不用說了,因爲唐七殺人的時候,沒人看清他是怎麼出手的,這對於不屬於玄術界的人來說,絕對是一件恐怖至極的事。

所有人都不吭聲兒了,自然也沒人真的敢從這裏離開,唐七的那句客套話,要是當真了,才真的是不要命了。

兩個黑衣人進來,像拖死狗一樣把郭大頭的屍體拖了出去,唐七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下,端起酒杯道,“不好意思,這人不懂事兒,擾了各位的雅興,這種人死有餘辜,我們繼續喝酒。”

旁人哪敢不從,連忙端起酒杯,有幾個膽子稍微小點的人,連酒杯都端不穩,灑得一桌子都是。

那光頭男雖然也被嚇得不清,但還算相對鎮定,舉着酒杯道,“剛纔我莽撞了點兒,還望唐總多多海涵,郭大腦袋這種人,死有餘辜,我鄭某人保證,以後一定唯唐總馬首是瞻,這杯酒我幹了!”

說完,仰頭將酒一飲而盡,剛把被子放在桌上,突然噗通一下向後栽倒,身上的皮膚同樣瞬間變成了死灰色。

所有人都嚇得呆了,沒人在敢喝手裏的酒,一個個哆嗦着看着唐七。

唐七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將手裏的酒一飲而盡,淡淡道,“晚輩先乾爲敬,還望各位賞臉。”

衆人端着手裏的酒,哪裏敢喝,只不過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一個個的嚇的手直哆嗦。

我心裏邊倒是一點也不擔心酒裏有毒,唐七要是想下毒害人,根本不用費這個勁兒,只不過我也裝作很害怕的樣子,並沒有把酒喝下去,這種時候,最忌諱的就是做出頭鳥,以我現在的這點修爲,根本不是唐七的對手。

唐七笑看着衆人道,“各位放心,我喝的酒和你們喝的是一樣的,只不過我這種酒有點獨特,它能夠讀出一個人的內心。”

說着,衝門外招了招手,又進來兩個黑衣人把光禿男的屍體脫了出去。

唐七才接着道,“酒是同樣的酒,只不過有些人心懷不軌,想着離開這裏以後召集人馬,然後回來找我報仇,所以這酒就變成了毒藥,讓心懷不軌的人自嘗惡果。”

說着,他環視了衆人一圈,繼續道:“我相信在做的各位都是真心歸順我唐某人,所以這酒就是珍饈,只要不是心懷不軌,喝下去就沒事。”

看着衆人還是不肯喝手裏的酒,唐七面色一變,冷冷道,“看來各位是不打算給晚輩這個面子了?”

這句話讓所有人一哆嗦,相互對視一眼後,終於鼓起勇氣把酒喝了下去,發現沒事兒以後,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我心裏邊則對這個唐七公子的恐懼更上了一個層次。

此人不僅玄毒術厲害,而且城府極深,剛纔所做的那些,只不過是一種攻心戰而已,經過這麼一鬧,我相信在座的所有人以後都不敢再與唐七爲敵。

能夠讀心的酒?

佩服,佩服,這種佩服,讓我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想着以後我將要和這樣的對手爲敵,心裏邊便不由得發怵。

唐七很會做人,將這些人一頓大棒以後,立刻塞出一顆蜜棗。

他親自端着酒,挨個的向在座的人每人敬了一杯,態度非常恭敬,一口一個晚輩的自稱。

就連在我這個年齡看起來比他還小上一些的人面前,也是恭恭敬敬。

喝過酒之後,唐七又招呼衆人去了了一家當地頂級的娛樂城,叫了一大羣穿着暴露的美女陪酒,然後又帶着衆人去了一家開在地下的賭場豪賭。

唐七在賭場上一直輸,所有人都看的出他是故意的,這一系列活動折騰完了以後,唐七纔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最近晚輩看上個項目,不過經驗不足,還請各位前輩幫晚輩參考一下。”

說完,他就接着把那個項目的名稱說了一遍,正好就是我們打算競爭的那個項目。

這句話纔是今天的重點,棒子也打了,棗子也給了,該怎麼做,相信在座的所有人心裏已經有了個底。

我在這個過程中爲了不引人注意,所以一直保持着低調,折騰完以後,已經是後半夜了。

而唐七這才把手機歸還,我拿到手機,走出門口第一時間給龍小蠻打了個電話。

她在那邊都快急瘋了,連忙問我發生什麼事了,電話一直關機。

我怕周圍有唐七的耳目,所以什麼也沒說,只說是待會兒見面再說。

龍小蠻三人把車停在附近,並且一直在車上等我,這已經是後半夜了,看着三女一臉擔心的表情,讓我暗暗感動。

三女見我完好無損,這纔鬆下一口氣。

回去的路上,張雅說要是我再晚點兒出現,她們已經決定硬闖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