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每個人都送一個斷子絕孫腳,而且位置相當精準,包括老三在內的五個光頭全都一樣的下場!

這速度,這殘暴,著實讓人心累……

五個光頭全都弓著腰,一臉痛苦憋屈的樣子,看著都難受。這麼整齊銷魂的動作,倒是很少見。

唐宋始終帶著笑容,微微歪著頭輕聲道:「有醫保的話,用不了多少錢。沒醫保的,回頭一定要買。」

媽的,原來醫保是用來治蛋的……

老三幾人抽搐著嘴角,別提多痛恨。可是,蛋真的很疼,那種爆裂的感覺只有男人能體會!

倒吸了口涼氣,周海頭皮發麻往後退,都感覺自己下邊隱隱作痛。他不傻,看唐宋轉眼就將自己幾個小弟解決就知道,這小子不好惹。

緊咬著牙,周海低沉道:「我還真小瞧了你。」

唐宋聳了聳肩,目光卻落到周河身上,笑容越發迷人:「你剛才說什麼來著?來,重新說一遍。」

周河猛地咯噔一下,面色頓時慘白,哪顧得上疼痛,趕緊躲到周海身後:「你,你……別過來。」

黑了一臉,唐宋強烈鄙視:「你這麼慫,你媽知道嗎?」

周海綳著臉色:「唐宋,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從今往後,你我沒有任何瓜葛,如何?」

「那怎麼行。」唐宋卻皺著眉頭,很不樂意的樣子,「現在全國推行醫保,你都還沒買,我作為醫生,有義務給你推薦。」

日,都這份上了還裝逼,是人嗎!

周海心底暗罵,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真有點慫了。不是因為唐宋有多厲害,而是擔心等下自己也被踢,秘密就曝光了……

「你想怎樣?」

唐宋推開前邊一個光頭,笑眯眯的逼近:「我沒別的意思,你弟都親切感受醫保的重要性,你作為老大也應該感受一下,要不然怎麼同甘共苦,對吧?」

「你……」周海氣得說不出話來,緊咬著牙死死凝視著他,殺意毫不掩飾。

唐宋毫不理會,一步步逼近過去。周河嚇得不停往後退,雙腿踉蹌一下,竟然摔倒了。可他根本沒顧得上疼痛,連滾帶爬的趕緊跑。

實在是剛才那場面太刺激,是個男人都心痛。四個人都不到五秒,這速度實在太快,男人看了會羞愧,女人看了會憤恨!

眼見著唐宋走到周海跟前,陳英終於反應過來,張嘴喊著:「唐宋,夠……」

呼……

話沒說完,卻見周海迅猛轟出拳頭,陳英大驚失色。本以為唐宋肯定被打到,畢竟距離已經很短,而且周海出招非常突然。

可唐宋只是漫不經心的側頭,周海的拳頭就從他耳邊擦過。緊隨其後,嘭!

又是低沉悶響,依然是命中要害,說到做到!

周海疼痛的往後退,可他並沒可以跟老三等人一樣疼得失去行動能力,反而咬著牙繼續撲過去。

呼,呼……

攻擊相當迅猛,比剛才四個光頭不知道強悍多少倍。只可惜,不管他怎麼努力,愣是沒能碰到唐宋絲毫,連衣服都碰不到。

雙手自然垂下,唐宋一副慵懶的來回扭轉身子躲避,嘴角勾起了一道弧線:「實力不錯,下了不少功夫。呵,像你這麼狠的男人,真不多了。」

這話一出,周海的臉色更是難看,雙眸殺意尤為強烈。往後退開,猙獰冷哼:「你必須死!」

說話間,竟然從口袋掏出一把彈簧刀,然後繼續撲過去。

「周海,你住手!」陳英大驚失色的尖叫。

餮仙傳人在都市 周海卻像是發瘋一樣,根本沒有聽到她的叫喊,腦子裡就一個念頭:一定要殺了這小子,否則自己就麻煩了!

唐宋不停的往後退,始終沒有任何反擊的意思。周海練過,而且真的是下了苦功,他的實力要比幾個光頭加起來都強。如果是一般人,還真對付不了。

可惜的是,他碰到了唐宋這個妖孽!

一邊後退,唐宋一邊嘆道:「可惜啊,好好地男人不做,非要切……哎,欲練此功,必先自宮,沒想到這年頭真有人信。」

「去死吧!」周海暴怒大吼,彈簧刀不停來回穿插。可不管他怎麼努力,愣是沒碰到人,更別說傷害。

陳英幾人卻糊塗了,他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切了?自宮?

嘭!

唐宋終於還是忍不住,抓准機會一腳踹在周海的胸口,把人給踹飛出去。

沒有趁機繼續攻擊,深表同情的感慨,「有這麼好的一個老婆,卻不想做男人,也是絕望。校長,我建議你還是跟他離婚,要不然你跟寡婦沒什麼區別。」

「你他媽閉嘴!」周海激動大吼,彈簧刀憤恨的甩過來。

啪!

唐宋竟然抬起手抓住飛來的彈簧刀,毫不費力。看周海那激動地樣子,不由搖頭:「我從來不想多管閑事,只不過,是你先來找我麻煩。聲明一下,我叫唐宋,從今天開始是雲華高中的校醫。陳英校長,是我在這所學校的第一個病人。」

頓了頓,唐宋雙眸忽然迸發出冷光,「我這人有個壞毛病,護短!只要是我的病人,在沒有得到我的出院允許,任何人不得傷害!」

語氣變得極為強橫,讓陳英都愣了。略顯獃滯的看著這個小男人,腦子還是有點轉不過彎來。

到底什麼情況,他們在說……等會,自宮,不想做男人,難道……

猛地想到什麼,陳英面色頓時發白,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凝視周海,差點沒暈過去。

「希望你能活到明天,哼!」周海憤然輕哼,忍著疼痛轉身就走,像是逃跑一樣。

他越是這樣,陳英越發覺得自己的猜想是對的,身子不由搖晃起來。

雖說一直都在鬧離婚,可好歹也做了這麼多年夫妻,現在竟然有人告訴她,自己的丈夫已經變成,太監?!

就是太監,唐宋之所以不停的使用斷子絕孫腳,就是為了試探周海的反應。沒想到,這貨竟然真的,沒有蛋…… “這麼說我們遇到的還不算最頂級的忍者?”我徹底震驚了。

“如今忍者最頂級的三大流派其實就是伊賀流中的三族,服部半藏的五行天地攻、百地丹波守的式神流轉道、藤門長林的疾風千葉刀,我是沒見過他們,但我肯定知道這三族中隨便挑個垃圾出來,都比你們今天遇到的蜈蚣長老強百倍,所以真想打敗小鬼子可不是光靠口號和熱血的,你們還得好好修煉,否則就憑你們四個現在的能力,連初級忍者都對付不了。”

我想反駁他,告訴他我已經擊敗了信濃流的福田伊芙,不過轉念又想這姑娘尚未成年,而且道行尚淺,甭說服部半藏這樣的超級強忍,就是相比較一刀斬的蜈蚣長老也是遠遠不如,話到嘴邊還是咽回肚子裏。

“按照您的說法我們還有誰能與伊賀流的高手相匹敵?”我有些泄氣了。

“他有倚天劍,我有屠龍刀,忍者要沒吃過虧能在咱們地兒上如此低調?當然有能與之匹敵的高手,你們聽說過孝龍尉嗎?”

“沒有。”

“看在你們兩次任務圓滿完成的份上,我今天就滿足你們的好奇心,孝龍尉是秦王嬴政創立,漢武帝時期發揚光大的一個祕密團體,這兩位爲何武功無雙,主要就是依靠孝龍尉中那些無所不能的超級戰士,比如說秦將白起、漢將霍去病就是孝龍尉中的一員,只不過這二人強於用兵,本身戰鬥力並非所長,但孝龍尉最多的就是能力超強的人,比如說創建孝龍尉的道士百擒,據說他已經修煉到可以召喚九龍的境界,整個人已入地仙之境。而漢武帝時期最著名的孝龍尉是一個沒名字的寡婦,史書記載叫駱餘氏。”

“寡婦還能有這本事?”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寡婦怎麼了?聽說過白虎星嗎? 農家媳婦:富貴臨門 駱餘氏可是真正凶星下凡,她能呼喚一些邪魔妖祟,甚至是一些聞所未聞的妖獸爲其助陣,可怕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找來的那些幫手。”

“可她是兇星,和她有關聯的人能得好下場?”

“所以這又帶出漢武帝身邊僅次於孝龍尉的另一大組織狼騎尉了,這個祕密組織裏彙集了世上法術最強的一幫巫師、陰陽師,這些人足可以剋制駱餘氏的怨念,協助她將自身能力發揮到極致,如今孝龍尉和狼騎尉可都是存在的,雖然不可能再有百擒道士和駱餘氏這樣的頂尖人物,但與忍者相抗衡的能力還是有的,所以你們就放心吧,還不至於風頭都讓這幫鬼子搶了去。”

說話間團部又來了一撥人接應裝備和戰友屍體,他們需要帶我們回去瞭解情況,並將意圖報告了馬晶田,他沒有絲毫反對,一口便答應了。

這爲我們去雷震家掃清了障礙,於是在部隊接受過繁複的調查後我們立刻前往雷震家所在的城市。

他家距離黃龍村確實不遠,直接打車前往也就花了四百多塊錢,雷震父母俱在,幸運的是他還有個妹妹,所以老兩口不至於膝下無子,我們謊稱是雷震的朋友,來此看望他們,留下了出路費外的所有錢,並依照雷震遺言做了滿滿一桌菜。

正準備吃門鈴響了,打開門打爛我腦袋也想不到居然會是馬晶田和羅慶,我們頓時呆若木雞,看來我們還是把禁區想的太簡單了,他們管理的全是身份消除的死刑犯,派出去執行任務肯定要採取監視措施,所以當我們偏離了“航道”,老大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我估計自己要倒大黴,因爲這點子就是我出的,他們都是從犯,只有我是主犯。

而且對於一名死囚而言,懲罰的方式只有一種,就是殺死。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不過能夠完成救命恩人的意願,也算值得了。

在老人家裏馬晶田什麼話都沒說,神色如常的做了自我介紹,也冒充是雷震的朋友,甚至臨走前還留下了一筆錢,下了樓我走到他身後低聲道:“頭兒,我知道……”

他扭頭對我噓了一聲道:“我正在聽郭德綱相聲,可招人笑了,你別打攪我,有什麼話回去再說。”

我們四人上了另一輛車,沒人知道他心裏到底怎麼想的,所以大家都是心有慼慼,這一路上我爲自己死法猜測了無數種版本,越想越害怕。

到軍區我們上直升機飛往禁區,這一路馬晶田也沒和我們說話,自顧自的聽着響聲,時不時爆發出一陣歡樂的笑聲,心情似乎非常不錯,我又產生了一點僥倖心理,說不定他能原諒我這次呢?畢竟是爲了戰友,而非純粹的跑出去休閒娛樂,人都是感情動物,甚至馬晶田還被我感動了。

想到這兒我心裏一陣放鬆,踏上禁區土地那一刻馬晶田還是沒有理睬我們,但羅慶卻板着臉道:“你們跟我來。”看他的表情,我原本抱着的僥倖心理頓時蕩然無存,心裏一陣陣發毛。

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 我們進了作戰區的會議室,羅慶關上門道:“坐吧。”

坐下後我嘆了口氣道:“對不起領導,我也是因爲兄弟的一句承諾,如果意味着觸犯了禁區的相關規定,我願意承擔一切責任。”

“看來你心裏已經有數了?”羅慶面無表情道,他一直就是這麼酷酷的,在禁區這麼些天我從沒見他笑過。

“我……唉,這事兒不怨天不怨地,全怪我一人,和他們三個沒關係,如果……”

“處理意見已經出來了,所以現在不是你表白的時候。”

聽了這話我心頓時沉到了谷底,看來我必死無疑。

羅慶挨個看了我們一番道:“也可以算是機會,禁區需要補充一個人,所以必須有人死騰出份額,這次你們和猛虎戰隊犯了相同的錯誤,所以各自出一人對打,活着的留下。”

這是禁區最慣常使用的手段,我們也見過幾次死囚的殊死相搏,非常殘忍,人性中屬於野獸的一面會在這場戰鬥中凸顯的淋漓盡致,萬沒想到這種懲罰居然會落在我的身上。

羅慶繼續道:“參與這場戰鬥的人也已選好,猛虎那邊是李琴,你們四人苟長青出戰。”

一句話我們所有人都愣了,我立刻起身道:“不行,這件事是我做錯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去替我受過。”

“我不是與你們商量結果,我是通知你們這件事的處理結果。”

“可是結果不公平。”我憤怒的吼道。

“這裏有公平嗎?”羅慶一句話問的我啞口無言。

沉吟不語的苟長青緩緩起身道:“別吵了,我承擔所有責任,因爲我是隊長,無論戰隊出了什麼問題,我都是第一責任人。”

“既然如此,猛虎戰隊爲什麼不由李欣出戰。”我繼續怒吼道。

“我和你一樣想知道這個答案,但我不知道該去問誰?總之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你們準備一下,明天上午九點半準時開打。”說完他出屋而去。

我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愧疚、惶恐、懊悔……真有自殺的心思。

苟長青很鎮定他笑道:“老二你也別難過,這件事錯的不是你,只能怪咱沒能管好自己,到了這種地方,可就不由自己說了算了。”

“老大,我對不起你。”

“千萬別這麼說,傻子都能看出來馬晶田是故意這麼安排的,爲什麼這樣?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與你沒有任何關係。”

李琴可不像他名字那樣文縐縐的,他號稱禁區之王,因爲從小在少林寺長大,一身橫練的金鐘罩功夫,即便在這樣一個死囚組成的地方,也是無人敢惹的狠角色。 回頭看著周海飛速跑開,周河跟老三等人懵逼了。

什麼鬼情況,老大竟然嚇跑了?

不對啊,老大也被踢了,為什麼他不酸爽,反而還能跑?

再聯想唐宋剛才的話,幾人隱約明白了什麼,嘴角不停抽搐,眼神變得相當怪異。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不……不可能。」陳英面色慘白的搖頭呢喃,身子搖搖晃晃的往後退。

唐宋沒有上前攙扶,深表同情的聳肩:「要不然,哪個男人會對自己的女人這麼心狠手辣?只要不是心理變態,又怎麼會讓親弟弟做這種事?」

不得不說,周海這貨確實奇葩。讓周河給自己的老婆下那種葯,真正的目的估計不是為了讓陳英出軌,更重要的是,讓陳英被周河上!

沒有蛋的男人,草原果然很寬廣……

陳英煞白的蹲在地上,眼淚不受控制的洶湧而出,嘴裡依舊呢喃著:「不可能,他……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看她那樣子,老三等人更加傻眼。老大竟然真是,活太監?

卧槽,難怪老大實力這麼強橫,原來代價是,切了……

我滴媽呀,這也太狠了點吧。才四十多,那方面的要求不可能消失,竟然切了!

一時間,老三等人背後發涼。下邊疼,上邊涼,這刺激可真是,一輩子都別想忘記……

抬頭看到楊寬頻著一幫老師還有保安過來,唐宋才轉身撿起掃把,慢悠悠走回到校醫院裡邊,繼續打掃衛生。

周海的實力確實不一般,應該是有人教他武功。只可惜,只不過是皮毛,跟真正的武功差遠了。

可讓人納悶的是,周海為什麼非要切了?

難道真的跟傳手中的葵花寶典一樣?

唐宋還真好奇了,畢竟在這個時代,會武功的人少之又少。按照師父所說,能練到出現內力已經算頂天,他這種能凝聚內力的絕對是唯一……

外邊吵吵鬧鬧,估計是安排老三等人去醫院。唐宋始終沒有出去看,也不理會陳英是否能接受。有些真相就是這麼殘酷,他只不過是提前把謎團解開而已。

中午十一點半,唐宋收拾好葯櫃,這才走出校醫院。學生已經下課吃午飯,校園變得非常熱鬧,也很安逸。

走到校門口,老劉屁顛屁顛跑過來,還是有點怕怕的樣子:「嘿嘿,唐校醫,你真牛。」

回想起來,老劉都有點發毛。五個光頭全都被送到醫院男科,偏偏醫生都說沒裂,疼幾天就沒事。

「哎,沒想到,校長的老公竟然……不是男人。」老劉由衷的感慨著。

唐宋斜了一眼:「老劉,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你這張嘴可要注意。」

老劉立即反應過來,趕忙點頭:「對對,我懂,嘿嘿……」

唐宋沒說什麼,繼續走出校門。其實,他有點後悔,總覺得這事會給陳英帶來很大的麻煩。但事情已經發生,他就不會去想那麼多……

剛到校門口,一輛奧迪停靠過來。車窗拉下,司機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很和善的輕聲道:「唐先生,我是方老安排過來接你的。」

唐宋一怔,老爺子怎麼知道自己在這?

仔細打量著司機,唐宋的嘴角勾起玩味的邪笑。方老爺子的做事風格他還是了解的,這個青年雖然笑容很溫順,可眼睛不會騙人。而且,他染了頭髮,方老絕對不會容忍這樣的人!

沒有揭穿,唐宋點頭應了一聲,拉開車門上車。上車之後,直接靠在後邊閉目養神,顯得很疲憊的樣子。

當然,他可不會真睡過去,雙眼始終保持一條縫隙,看那司機的舉動,還有車子的方向。

不出所料,車子並不是開往方家別墅,而是往郊外。

車速越來越快,周圍車輛也越來越少,看樣子是打算,綁架!

依然沒有揭穿,反倒更加心安理得。只要不是劫色,唐宋還真不怕……

約莫二十分鐘后,車子終於停下來,司機的聲音傳來:「到了。」

唐宋故作迷糊的睜開眼:「這麼久,我都睡著了。」一邊打哈欠一邊推開車門下去,完全不知情的樣子。

果不其然,剛下車,兩個青年立即拿著西瓜刀湊過來。 天驕戰紀 唐宋嚇了一跳,腦子瞬間清醒過來,露出一副懼怕的樣子:「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小子,別廢話,跟我們走!」左邊的粗壯男子陰冷輕哼,眼神里充滿了輕蔑。

唐宋嚇得渾身哆嗦,緊張的縮著脖子不敢有絲毫抗拒,畏懼的跟著。

四周圍很荒涼,不過還能看得到遠處的城市,應該是郊外某個準備開發的地段……

三人帶著他走了大概五分鐘,總算在裡邊的果園見到房子。倒是個休閑的好地方,竟然在果園裡弄了一棟小樓。雖然不是很大,但空氣特別好。

唐宋被帶到門口,司機先進去,兩個青年則是將西瓜刀抵在他身上。唐宋始終沒有反抗,就是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過了一會,司機又走出來,輕蔑冷哼:「小子,算你命大,今天我們老大心情好,不想要你的命。不過,有人買你的命,你得出雙倍價錢才能走。」

唐宋戰戰兢兢的應道:「我……我沒錢。」

「少他媽跟我裝。」司機狠狠瞪眼,「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跟方家有關係。」

這就有意思了,知道他跟方家有關係還敢綁架,證明這夥人膽子很大!

唐宋滿是委屈的哭喪著臉:「我真沒錢,我跟方家也不是很熟,他們也不給我錢啊。」

「丫的,廢話少說,三百萬,否則今天就把你埋在果園裡,明年開春,果子就是你的肉!」司機兇惡的威脅著,「小子,別怪我沒提醒你,這果園下邊可是埋了不少人。」

「你……你們別這樣。」唐宋艱難的咽下口水,滿臉的單純,「我……我真沒那麼多錢。」

司機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問道:「那你有多少?」

唐宋沒有回答,而是伸手摸了摸口袋,隨後露出尷尬的表情:「不是很多,不過,應該夠你們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