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瞬間就感覺到了,那人是無影,此情此景下,我沒有推開他,反而無比的感謝,因爲我一個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萬傾,畢竟我離開了煞氣牀,就會掉下去!

萬傾的面具自動鼓了起來,他咧了一下嘴角,顯然不知道無影就在我的身後。

“原來你也是裝的。”說完之後,他便將鐵一般堅硬的手掌向我砍過來,他爲什麼要用‘也’這個詞,他口中那個一直在裝弱的人是誰?

我沒有時間去好奇,立馬用自己那條長了鱗片的胳膊抵擋住他的攻擊,然後,在他的手掌即將蓋過來的那一瞬間,我自主操控鱗片,使其立了起來,萬傾來不及收手,只能狠狠的拍打上去,以至於他的手掌上瞬間出來了好幾個口子。

雖然我的胳膊像碎了一般的疼,但一看到他掛彩了,瞬間就平衡了許多。

無影操控着我分飛了起來,一個側腳踢,踢到了萬傾的胳膊上,萬傾用手一擋,直接讓我整個人都飛了出去,但由於無影在我身後,所以我只是輕飄飄的落定,一點痛感的沒有。

這種感覺可比玩過山車要刺激多了,過了幾招之後,我不由的有些性質盎然,玩的特別開心。

然後我便聽到萬傾帶着低怒的聲音傳來:“你來勁了是吧?”

他話音一落,氣氛陡轉急下,如果方纔我們只能算作試招,那麼現在可就是來真的了,我彷彿都能聞到火藥的味道,萬傾一揚手臂,煞氣立即向我翻涌而來,我雙手擺成蓮花狀,腳跨成大字型,用來抵擋煞氣。

大概是因爲無影在我身後的緣故,我竟然頂住了!

萬傾有些頹敗,冷哼了一聲,雙手一揮,煞氣竟然凝聚成球,朝我飛滾而來,我明顯的感覺到這次萬傾的力量不同,不管我如何擋,都會被打得五臟俱裂吧。

然而就在那煞氣波即將到達我身邊的時候,身後的無影忽然和我換了位置,站到了我的前面,爲我抵擋住了萬傾的攻擊。

因爲衝擊力,無影忽地像我靠近,身體貼到了我的身上。

萬傾一愣,嘴中驚訝出聲,大概是在驚訝,我竟然會一點事都沒有,然而真正的情況,只有我才知道。

“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萬傾說道,嘴角冷冷的繃着。

“所以呢,你還覺得你能帶我走?”

“能不能不是你說的算。”萬傾忽地朝我飛奔過來,紅色的斗篷像是染血的旗幟,他想要扼住我的脖子,然而我見招拆招,沒讓他沾上什麼便宜。

然而我無比的清楚,無影在死撐,我不能再這樣消耗他,於是我伸出了鐵爪,金色的鱗片閃閃發光,因爲用裏,我手上的肌肉都隆了起來,變得非常可怖。

我一爪朝萬傾的胸膛上挖去,萬傾用手擰住了我的手腕,感覺我的筋骨都被扭曲了,我就勢轉了一圈,然後鱗片一縮,將手從他的手掌中縮了出來。

我用力的一揮爪,竟然將萬傾臉上的面具劃出了一個口子,有血從其中流了出來,萬傾忽然猛地停了下來,定定的看着我,我幾乎都能感覺到,他的目光鋒利的如同箭一般,幾乎都能把我刺穿。

萬傾粗重的喘息,就像是一個發怒的牛魔王。

就在這時,他緩緩的伸出了手,微微的上揚起來,目光所見之處,能看到他的掌間有一個漆黑的穴口,裏面似有龍捲風在旋轉。

萬傾用力一縮五指,我整個人便被吸了過去,身後的無影沒有抓住我,與我分開了,嚇得我不敢再亂動了,因爲我現在可是腳踩空氣,一不小心就會掉了下去。

我被吸了過去,身邊暗流涌動,如同即將來臨的黑色風暴一般的纏繞着我,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從我身體中漸漸被剝離,然後吸進萬傾的穴口之中。

“你要幹什麼!”我痛苦的繃緊身體,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話。

“我要吸走你的能力,看你還這樣囂張!”

該死的,萬傾竟然還有這一招,那我剛剛所做的一切反抗,豈不是在引狼入室?我讓萬傾覺的我有了強大的能力,導致他現在要將這種能力奪走,然後徹徹底底的把我變成一個廢物,便於他操控。

我一腳踹到他的膝蓋上,用力的往後撐,但是那種頭暈目眩的感覺讓我根本就使不上力氣,彷彿天旋地轉,轉的我是七暈八素。

就在這時,被黑色死死包裹的視線裏,忽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劍,用力的將我和萬傾之間的連接劈開,由於牽制力的猛然消失,我和萬傾同時朝後方退了出去。

萬傾只是微微踉蹌了一下,而我卻是被揉碎骨頭般的疼,還好有人接住了我,我看向那人,竟然是急色未定的孫遇玄,他一定是從可以聽到打鬥聲的距離處,飛奔而來的。

孫遇玄將我放到了‘牀’上,隨後又是一掌,劈向了萬傾,萬傾雖然沒有被這一掌傷到皮肉,但他的紅色斗篷卻被砍掉了一角,對於現在這種狀況,我是又驚又喜。

當看到白色的光芒時,我還以爲來着是無影,卻沒有料到竟然會是孫遇玄,那麼無影呢,他在剛剛那一下之後,去了哪裏。

我對孫遇玄大喊:“有一枚戒指被他給搶走了。”

孫遇玄聞言後,對萬傾陰陰一笑說:“不屬於你的東西,搶也沒用!”

話罷,孫遇玄便朝着萬傾張開五指,萬傾的斗篷微抖,戒指從其中飛了出來。 萬傾亡羊補牢般的摸向自己的口袋,不由的神色一驚,估計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到嘴的鴨子,竟然會被孫遇玄給攔截走了。

那麼,依然在萬傾腰間的那枚玉佩呢,它的主人又是誰,如果我向孫遇玄召喚陰陽戒那樣召喚它,它會不會也到我的手裏來?我如是想着,立馬便興沖沖的實驗了一下,結果可想而知,無疑是天方夜譚。

萬傾見狀,伸出帶有穴口的手,在空中一舞,便立即改變了周圍的氣流狀況,而孫遇玄所在的位置,無疑是風暴中心,稍有不慎,就會被萬傾吞噬的連渣都不剩,我看他這次是要動真格的了!

萬傾好像很着急,着急着把我帶回去,所以他一招比一招要狠,幾乎每一下都能要的了孫遇玄的命,但萬傾的每一招卻都有個微妙的度,那就是他看似招招斃命,但是卻沒有打到孫遇玄的身上。

如果他的心在狠一些,招式更猛一些,孫遇玄絕對是逃不過的。

糾纏了好一陣子,連山體都在嗡嗡的搖晃,可兩個人之間仍然是勝負難分,就算再打下去個一天一夜,也不會有什麼結果,於是萬傾冷哼了一聲,一腳踹開了孫遇玄的身體,隨後朝上飛了過去。

“你能護的了她一時,我就不行會還能護的了她一輩子。”萬傾撂下這麼一句話之後,斗篷忽地翻飛起來,然後他飛出了洞穴。

我還沒有來的及高興,孫遇玄便倒在了牀上,沒有動彈。

“你這是怎麼了?”

“他把我打傷了,我一直強忍着,沒有讓他看出來。”孫遇玄邊如是說着,邊捂住發痛的胸口說:“他現在的狀態很好,如果再打下去,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你被他帶走。”

“孫遇玄。”我握住了他冰涼的手,說:“下一次別再爲我死撐了,其實就算他帶走了我,我也有可能成功的自救。”

孫遇玄聞言,只說了一句話:“就算是魂飛魄散,我也會拼了命的爲你擋着,因爲你是我的女人。”

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笑着的同時,卻又不由得熱淚盈眶,正因爲如此,我才更不想成爲他的負擔。

我扶着他,讓他好好躺下,然後說:“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要繼續開始練了。”

“在我上來之前,他有沒有傷到你。”

“沒有。”說到這,我有些興奮的說:“你看到他面具上的那道挖痕了麼,那就是拜我所賜的,當時都快要把他給氣死了,不過幸好你在關鍵的時候出現了,要不然,我的能力就會被他給吸進穴口,現在想想還感覺膽戰心驚的呢。”

孫遇玄閉上眼睛,安靜的聽着,他的睫毛纖長,但卻是往下長的,以至於他的眼神看起來,總是迷離又深邃,帶着溫度的孫遇玄,一定曾迷倒過好多女孩子吧。

我看着他,像個白癡一樣傻傻的笑,隨後問道:“對了,你說那個萬傾爲什麼也會有穴口,而且比我厲害多了,如果有一天我能熟練的操控自己的穴口,是不是也能像他這麼厲害。不對,還是不行,他的穴口長在手心處,而且打開的時候,直接就成了黑洞,我跟他比,差的不止一星半點。”

孫遇玄嗯了一聲,說:“我也在好奇他爲什麼能有穴口這件事,畢竟穴口這個東西,不是誰都會有的,那個萬傾很有可能跟你有某種關聯,要不然也不會找上你。”

某種關聯,又是某種關聯,無影跟我有某種關聯,現在萬傾也和我有某種關聯,那麼這個某種關聯到底是什麼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孫遇玄說:“有些事情,是想不明白的,除非一波推着一波,真相纔會越來越清明,我們現在只用強化自己,順其自然。”

強化自己,順其自然,這纔是以不變應萬變的最好方法。

危險無處不在,我們必須有防禦危險的能力,這樣才能生存下去,並有機會翻身,由被動狀態轉變爲主動的狀態。

於是我不再和孫遇玄講話,以免打擾他的休息,然後在心裏默默的呼喚着陽戒,但這無疑是對牛彈琴,如果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的話,我一定會覺的我是個瘋子。

我伸手去抓它,準備和它磨合一下感情,可誰知我剛碰到它,手便被劃爛,隨即流出了鮮紅的血珠,血漸漸的浸滿整個戒指,戒指上的金光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刺眼,到最後,那傢伙吃飽喝足了,竟然緊緊的套到了我的中指上,並且自己變化了直徑,越箍越緊。

我看到這一幕之後,不由的有些驚慌,孫遇玄睜開了眼睛,喜笑顏開的說道:“你是它所認得最後一個主人,從此以後,它都會一直跟着你了。”

“啊?可這是你的東西啊。”

“什麼你的我的,再說它喜歡你血的味道,以後每月中旬,你都得給它喂點血,這樣它纔會一直聽你的話。”

我沒想到,我在心底呼喚了半天它都不爲所動,然而區區一滴血,便把它給搞定了,早知如此,我剛剛就不用這麼的費功夫了。

“陰陽戒不會認普通人做主人,所以你現在,已經脫離普通人的範疇了。”

如果拿我所經歷的東西做衡量的話,我早就不是普通人了,但孫遇玄口中的普通人帶着等級的含義,也就是說,我進階了,比之前強大了。

我猛地撲到了孫遇玄的身上,將他壓的有些微喘,我高興的大笑,嘴裏一個勁的說着太棒了,孫遇玄撐起眼裏,低低的瞧着我,潑了我一盆冷水:“現在別高興的太早,你還沒有學會怎麼使用呢。”

我聞言,怨恨的看着他,他挑挑眉頭,一臉輕笑。

我立馬坐了起來,一臉的嚴肅,看起來還真像那麼回事,我雙手抱拳,說:“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他被我逗得微微起了笑容,然後說:“你先學會感受它們,比如它們的形狀,以及喜怒哀樂。”

破戒指還有喜怒哀樂?別逗了,然而我剛這麼想完,手指上的那隻陽戒便狠狠的收緊了一下,我立馬便反應過來,它生氣了。

我便對孫遇玄反饋到:“果真可以感覺到,手上的這隻陽戒生氣了。”

“想要使用它們,首先得要讓它們心情愉悅,並且認可你的能力,不要把它們當作工具,而是要當作夥伴。”

於是我默默的跟兩枚戒指進行心靈上的交流,所有的好話都說盡了,但那陽戒還是一副臭脾氣。

孫遇玄聞言後說:“現在陽戒還沒有認可你的能力,只要你能運用自己體內的力量衝開它對你的束縛,它纔會服氣。”

足以見得,陰陽戒很遵循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的法則,只會被強者給征服。

於是我運起一股氣,試圖掙開手指上的戒指的束縛,然而所有的力量,在到達手指的那一刻,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忽地鬆弛了下來。

又試了幾次,結果一樣的慘淡收場。

“我不能幫你,這個過程,只有你自己能克服。”

我咬脣,嗯了一聲,堅定的點了點頭,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終究是硬件跟不上想法,以至於我最後累得滿頭大汗,恨不得把戒指鋸了扔掉。

“休息一會。”

我聞言,癱軟在牀上,總結自己爲什麼會失敗,總結了半天,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戒指小心眼,存心和我作對。

想起孫遇玄之前下去了好一陣,都沒有上來,我不由好奇的問道:“你下去的時候,看到了什麼?” “下到一百米的地方之後,便下不去了。”

“一百米?這坑有這麼深麼,你爲什麼下不去了,是不是因爲缺氧?”但轉念一想,孫遇玄是鬼,好像不存在缺氧這一說。

“這下面深不可測,遠遠不止一百米,我跟你說過關於薛家墓羣那一條道,我走到半中央的時候,就沒辦法走下去了,因爲有一種力量在抵抗我的進入,而剛剛在下面的時候,我也遇到了相似的狀況,所以沒辦法下去。”

我聽他這麼說,心下了然,然而瞭然的同時,不禁又一些懷疑,如果薛家墓羣有股阻擋外人入侵的力量的話,那爲什麼小十三還有無影卻可以進入?

想到這,我不由得開始骨骼發冷,難道說,小十三和無影也屬於薛家墓羣麼?!

所以說,無影總是救我,小十三無故出現在我身邊,然後拼盡全力的對待我,這一切都是因爲,我們很有可能是親戚?而小十三和無影歲數顯然比我大多了,那麼也就是說,他們是我的長輩?

不不不,哪裏有長輩會對我一句話不說,上來就親我的,還有小十三,嘴損的要死,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幼稚的長輩。

孫遇玄沒有在意我在想什麼,而是問道:“你休息好了嗎?”

我點了點頭,按常理來說,他不應該問我關於薛家墓羣的事麼,但是他卻好像避之不談,我起來後,繼續一鼓作氣的想要衝開指環的束縛,在我的再三努力下,戒指終於被我撐開一些了。

孫遇玄並沒有誇獎我,估計是怕我一洋洋自得之後,前功盡棄,於是我立即將心裏的那股小得意壓了下去,革命還未勝利,同志尚需努力。

“將手上的戒指,想象成你對討厭的人,那個人想要捆綁你,你現在要掙脫他的捆綁,否則你就會迎來無止境的折磨。”

孫遇玄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帶着回聲,我的眼前勾出了一副景象,一副我被捆綁起來的景象,我看見自己被捆綁在了一根木樁上,然後有人拿着鞭子,惡狠狠的抽打我,我努力的想要掙脫,卻無視於補。

我看見手持鞭子的人,竟然是年輕時候的白姑,姑姑站在我爸爸的旁邊,叫着他的小名說:“弟弟,這個孩子一定不能要,先不說是個孽障,就連是誰的種,都說不定呢。”

而我爸就站在姑姑的旁邊,冷眼看待着這一切,彷彿發生的事情與他無關一般。

我心裏痛的窒息,竭力的嘶吼着,我能感到這羣人給我帶來的痛,我恨不得變成魔鬼將他們全部殺個乾淨,我仰天大嘯,啪的一聲掙斷了繩索。

我虛無的掙開眼睛,滿身粘膩的冷汗,孫遇玄雙手抓住我得肩膀,對我說道:“薛燦,冷靜一點,你怎麼了?”

我雙眼空洞的看着孫遇玄,完全沒有掙脫束縛後的喜悅,我看着他,睜的老大的眼眶裏,流出了蒼涼的眼淚。

孫遇玄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一邊用手指擦去我的冷汗,一邊拍着我的背,極力的安慰我:“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什麼,一切都已經過去了,都過去了。”

“孫遇玄。”我在叫出他名字的那一瞬間,眼淚忽然滾滾落了下來:“我看到我媽了,我沒有看到她的臉,我在她的肚子裏,我看到白姑用鞭子抽打我媽,我看到我姑姑一直在謾罵,我還看到我爸爸,他一直冷眼旁觀着這一切……”

“我感覺特別的疼,像是有無數條的鞭子,把我抽的皮開肉綻,疼的撕心裂肺……”

我說着,說着,哽咽的說不下去,因爲我那素未謀面卻受此磨難的媽媽,因爲我那看着自己妻兒被打卻無動於衷的爸爸。

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媽,怎麼可以這樣對一個懷了孕的女人,我能清晰的感受到我媽的痛,還有她的怨恨!

“你看到了你出生前的景象?”孫遇玄有些驚訝的問道,顯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但我總有一種預感,我似乎並不是只能看到我出生前的景象,我好像還能夠看更久遠,當然,這一切都要拜小柔這份先知能力所賜,而且這種能夠預知的情況越來越平凡,是不是說明,這項能力,正被我越來越熟知?

我點點頭,仍然哽咽的說:“這一切應該是我在我媽的肚皮裏看到的,她們應該是要將我媽給打流產。”

然而我能活到現在,對姑姑以及白姑來說,無疑是一個意外吧。

我本以爲姑姑和白姑是因爲要抓孫遇玄,所以才結實到一起的,然而沒有想到,沒有想到她們兩個老早就認識了,並且勾結起來,陷害我媽媽!

我恨的咬牙切齒,那種來源於我媽媽的痛,比我自己所經歷的要痛上百倍,我氣的渾身發抖,一個勁的咬着自己的嘴脣,這是人在憤怒無法被抒發的情況下,最直接得反應。

孫遇玄見狀,捏住了我的下頜,以阻止我再繼續自殘。

他說:“那個年代,農村有很多神婆用鞭刑的方法來驅趕鬼神,所以好多人都會被陷害,到最後被活活打死。”

如果不是姑姑從中唆使,我爸也不會露出那種表情,我一定要問姑姑,問她到底爲什麼要這樣做!

“那你說,我媽媽被他們打死了嗎?”我哽咽着,眼淚汪汪的看着他。

他輕聲說:“當然沒有,要不然你怎麼會出生。”

“可我覺得,可我覺的她死了,如果她還活着,爲什麼都沒有來看過我?”

“或許,她在生下你以後,不想再呆在這個傷心的地方,就走了呢?”

一直以來,我對媽媽的感情,由期盼轉變爲失望最後到絕望,絕望過後,是深深的恨,然而,當怨恨持續的時間長了,我便對一切都淡然了。

但我從沒想過,媽媽在生我之前,竟然會遭受如此的迫害,放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都會堅持不下去吧!

“我要替我媽報仇!”我咬着牙,發自心底的怒氣如波濤一般,滾滾而來。

“想要報仇,就讓自己變強,否則只是去送死。”

孫遇玄的雙眸一陣暗淡,我知道一定是我的這句話勾起了他的傷心往事,我的媽媽被抽了鞭子都會讓我這麼的恨,更何況是孫遇玄呢,他媽媽可是被人扒了皮!

要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忍住胸口的這團惡意。

是的,我跟孫遇玄都一樣,我們的能力,相當於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如果和強權硬碰硬,無疑是送死,我們只有不斷的積澱,不斷的蟄伏,纔有可能反敗爲勝。

我相信,我們會成功的,因爲我們胸口盤旋着的那口氣,註定了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

周圍彷彿擂起了振奮人心的戰鼓,我一掃先前的陰霾,整個人煥然一新,充滿着鬥志,想把壞人踩在腳底碾壓,唯一的捷徑就是不斷努力,不斷的克服!

孫遇玄看到我嶄新的狀態,似乎很滿意,相比於能力的提升,我們此刻更加需要得是士氣,失敗不算什麼,怕的是沉迷失敗,畏懼失敗。

想要做成一件事,最先需要得是勇氣!

我對孫遇玄肯定的說道:“我一定會操控好陰陽戒。”

孫遇玄見我如此,露出了一個嶄新的笑容:“其實陰陽戒還有一個作用,可以擺脫肉體的侷限性。”

“也就是說……”他頓了一下,故意吊我得胃口:“你可以利用它們,飛起來,類似於吊了威壓。”

我一聽,不由得兩眼放光,忙問道:“快告訴我,下一步該怎麼做?” “這種能力很玄妙,大部分得靠意念支撐,所以你現在最主要得是能控制你意念的走向,你現在能夠很好的集中注意力,但是集中力還不是很強,因爲在嘈雜的環境中,你就沒辦法很好的集中念力,也就不能在短時間內給戒指下達指令。”

他指着我的手指說:“不過現在比較樂觀的是,陰陽戒已經認了你當主人,你的進展速度,可比當時的我要快多了,這爲我們省去不少麻煩,因爲我們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耽擱。”

“我知道,我也理解,放心吧,我撐的住。”

接下來,孫遇玄爲我製造了許多場幻境,有人聲鼎沸的集市,有野獸遍野的草原,還有橫屍遍野的亂葬崗,每一處場景,都會對我集中念力這件事產生極大的干擾,而孫遇玄的目的就是爲了讓我剋制住這種干擾。

可我壓根就不能集中注意力,因爲那場景實在是太逼真了,如同身臨其境,尤其是那野獸張開血盆大口的時候,我連猶豫都沒猶豫,撒腿就跑,我沒被嚇破膽就已經很不錯了!

一場幻境環遊玩之後,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長進,孫遇玄臉黑的像包公,大概是在說:你前一秒的信誓旦旦被你吃了嗎?

我囧着一張臉,不敢正眼看他,孫遇玄這麼連番的給我製造幻境,體力消耗非常大,本以爲他會把我一頓罵,卻沒想到,他只是說:“別被其他事情給打擾,專心做你自己該做的,你在心裏要給自己暗示,這些東西傷不到你,你不害怕。”

雖然不知道所謂得心理暗示有沒有用,但是總得試試。

孫遇玄說道:“我的靈力使用的已經差不多了,現在只能爲你製造出最後一個幻境,你要抓緊機會,否則我不知道我下一次能製造幻境是什麼時候。”

我聞言,點了點頭,頗有點英勇就義之感。

我一定要珍惜這次機會,不能再拿它當兒戲了,孫遇玄見我點頭,雙手在空中畫了個大圓,於是我身邊的場景迅速發生了轉變。

只見這次得場景是沙場,有兩撥人馬在血鬥,而我就在兩隊人馬的中間,並且雙方的主將在我兩旁站開,手持長槍,兩杆長槍與我的胸口相距不到一釐米,只要在前進一點,我就會被長槍從兩面刺穿心臟。

雖說是幻境,可這也太真實了,就連冷兵器所冒出的絲絲縷縷的涼氣都無比真實,嚇得我差點沒骨氣的腿軟,於是我一個勁的給自己心裏暗示,死不了,死不了,都是假的……

於是我開始集中注意力,孫遇玄跟我說過,只有我精神高度集中了之後,我纔可以成功走出幻境,爲了減少孫遇玄靈力的消耗,我最好早點完成訓練。

我閉上的眼睛,幻想着自己是在一片花香鳥語之中,可花香鳥語還沒有幻想出來,兩隻長矛就戳進了我的心口,不是說都是假的嗎,爲什麼我會感覺這麼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