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然後站起身子,回過頭來瞟了我一眼問道:“張老太,那就是你外孫?”外婆點頭說是的,聽到外婆的回答,那白髮青年又打量了我一會,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很快又恢復了平靜,雖然不明顯,但我還是捕捉到了。

他轉過身之後,我似乎聽到他小聲說了一句。“有意思。”接着他看了一眼手上的銅幣,指向另一個方向。“這邊。”

白髮青年一路上不停的拋銅幣,撿銅幣,拋了又撿,撿了又拋,就這樣斷斷續續的走了好大一會。要不是外婆對他這麼敬重,叫他前輩,我都懷疑他是不是在故意耍我們。

突然這時,從前面不遠處傳來一陣陰氣,而且伴隨着奇怪的聲音,我有些擔心,深怕再出點什麼事。只見外婆和那白髮青年同時大喊了一聲不好,然後往前衝了出去,小黑貓也追了上去,我雖不知發生了什麼,也趕緊跟了過去。

還別說,這白髮青年倒是有些手段,沒跑多遠,我們就都跑出了樹林,從樹林裏出來時天還是亮着的,只是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

剛從樹林裏踏入荒墳這的一瞬間,我就感覺到這裏的陰寒之氣比之前還要重得多,原本就荒涼的荒墳此時更是一片狼藉。墳地四周處於最邊緣的那些墓碑都被人給砸碎了,地面散落着染血的米粒,還有其他一些我說不出名字的怪東西。

荒墳中央的地面上插着三根碗口粗的大木樁子,三根大木樁子布在三點上,形成一個三角形的形狀。三個大木樁子圍成三角形的地面被人給挖了一個很深的坑,只是裏面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糟了,我們還是來晚了,他們已經把那東西拿走了。”外婆臉色沉了下來,咬牙說道。“他們應該沒走遠,我們去追一定還能追上。”說完,就想動身去追,不過卻被一旁的白髮青年給拉住了。

外婆疑惑的看着他,問道:“前輩,你……”

“不用了,不管追不追得上,我們都要先把這裏的事情解決了再說,不然荒墳裏的這些東西跑出去,這裏的幾個村子都不用想着安寧了。”那白髮青年皺着眉頭,冷冷說道。

白髮青年都這麼說了,外婆只能無奈的嘆氣,放棄了想去追擊的打算。

我心裏納悶,荒墳這裏還有什麼,爲什麼要怕它們跑出去?鎮壓在荒墳這的邪物不是都被拿走了,這裏應該沒有用處了吧?

這時,小黑貓似乎發現了什麼,跑到一處被挖開的墳前大叫。“喵,喵……”聽它的叫聲,以及表現,能看出它十分焦急。

我們跑過去看,只見墳地裏就只剩下一副空蕩蕩的棺材,棺材裏的屍骨已經不見了。白髮青年蹲下身,在土堆下找到了被打碎的墓碑,他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不好,他們把道長的屍骨也盜走了。”白髮青年眼中帶着怒意,看起來很生氣。

外婆聽了大驚,十分疑惑。“他們拿走道長的屍體做什麼?”白髮青年搖了搖頭,說不清楚,總之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他看着被破壞後,越發荒涼破敗的荒墳,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現在荒墳這的風水陣被破,就連道長的屍骨也被拿走了,荒墳這的那些髒東西恐怕會更加肆無忌憚,我們一定要趁在天黑之前重新修補這個風水陣,也不用像之前的那麼厲害,只要能重新鎮壓住荒墳裏的髒東西就行。”

此時,太陽已經落山了,馬上天就要黑下來,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荒墳這裏越來越冷,而且我似乎聽到地底下傳來一陣陣詭異的,興奮的笑聲。

要不是外婆他們還在這裏,恐怕我早就撒丫子跑了。

白髮青年帶着外婆在荒墳四處走,觀察情況,想要找到重新補救荒墳風水陣的辦法。而小黑貓則一直在道長被挖開的墳前哀嚎,眼中竟然流下了淚水,我在一旁看得有些心疼。

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安慰它,外婆和白髮青年卻在不遠處叫我,讓我趕緊過去。沒辦法,我只好把話給憋回去,跑到外婆和白髮青年那。

“外婆怎麼了?”

“這個墳是你們村那個叫劉明的人的嗎?”外婆沒說話,倒是那個白髮青年開口問道。

我點頭說沒錯,因爲按照村子裏的習俗,劉明不能葬在村子的墳地裏,村長就讓人把他葬在這。那白髮青年聽了竟然有些生氣,說我們簡直胡鬧,隨便把他埋在其他地方都行,唯獨這個地方不能埋。

“爲什麼?”我不解,荒墳裏埋個死人怎麼了。

這次倒是外婆先開口了。“這荒墳本就是個風水陣,你們把劉明葬在這裏,無疑是影響到了風水陣,給了那些惦記着荒墳裏邪物的人帶來了破會風水陣的機會。”外婆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自責道。“也怪我,竟然沒早點想到這個問題。”

“現在想要修復風水陣,必須把這墳挪走,你趕緊回村裏找人來幫忙,時間不多了。”白髮青年急忙說道。

我只好按照他兩的吩咐,跑回村裏找人來幫忙。回去的時候,樹林裏已經恢復了正常,所以我很快就回到村裏,把事情大概和村長說了一下,村長立馬找了五六個人跟我走。

沒一會,我就帶着那五六個人回到了荒墳那,在外婆的指揮下開始動手挖,那白髮青年不知道去哪了。

很快,劉明的墳就被我們挖開了,不過奇怪的是他的棺材上沾滿水珠,連埋着的土都被浸溼了不少。我們都感覺很奇怪,心裏納悶這是怎麼回事。白髮青年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看到棺材的情況頓時大驚。

“溼棺!”他說了一句,用手摸了一下棺材上的水,臉色沉了下來。 奧特時空傳奇 在聽到溼棺的一剎那,外婆的表情也變了,露出一絲恐懼。

我們都沒聽過這個詞,問他兩這溼棺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白髮青年解釋道,所謂的溼棺就是指埋屍地點溼氣太重,在棺材上形成了水珠。時間久了,這溼氣就會演變成陰溼之氣,影響到棺材裏的屍體,使屍體長時間不腐,嚴重的話會讓屍體變成殭屍。

我們大驚失色,這溼棺這麼邪性,都不敢再靠近劉明的棺材。

“從這水珠的密佈程度來看,棺材裏的屍體離變成殭屍已經不遠了。”白髮青年看着我們,冷冷說道。 轟!

坦克又劇烈晃動,唐宋差點沒撞死。沒有停下,依舊將油門加到最大,奮勇往前沖。

要是有個夥伴就好了,肯定把這幫孫子給轟死!

嘭,嘭……

坦克不斷地衝擊房屋,一棟一棟房子被撞出窟窿,好多人啊啊的叫個不停。對於那些被殃及的人,唐宋也只能說抱歉。

戰鬥永遠是這麼殘酷,生在這個地方,總要承受一些無妄之災……

也不知道開了多久,外邊火箭彈依然沒有停下,只是始終沒能將坦克的鏈條打掉。坦克衝過拐彎,終於看到前邊有一棟大樓。

那,才是唐宋的真正目標!

烈焰軍團的管轄區分為四個區域,甲乙丙丁。大多數人都認為,行政區是在甲區。實際上,甲區是富豪區。雖然也設立有行政,卻只是為了吸引注意力。真正的掌權者,在乙區……

坦克正往前碾壓,前方忽然出現兩輛同樣的坦克。唐宋嘴角一抽,趕緊放棄操控,推開蓋子快速跳出去。

咻!咻!

剛跳出去,炮彈的聲音就傳來了,坦克被擊中鏈子,嘎啦一聲停下來。唐宋哪敢回頭看,死命往側面閃身飛奔,吃奶的力氣都給用上。

不出所料,剛衝出去也就十幾米,轟的一聲巨響,坦克炸起來了。強大的衝擊風浪,震得唐宋的身體不受控制往前沖。

媽蛋,這幫人下手真狠,炸彈不要錢啊!

沒敢停留,順著街道繼續往前飛奔。後方很快開始傳來槍聲,四面八方都是敵人。

一邊跑,唐宋一邊快速運轉丹田,天象之氣儘可能散發出來。

加速,拐彎,折返回去!

對面好幾輛車子剛過拐彎,唐宋轟的撞上去。巨大的能量衝擊,將前邊兩輛車撞翻,後邊的車子則是失去方向的往兩邊沖。

跳到一輛車子上,將士兵幹掉,隨後唐宋翻轉重機槍瘋狂狂掃起來……

慘烈!

後方一大群人根本沒有地方躲避,好幾輛車子瞬間被打成篩子炸起來。場面相當混亂,那些士兵趕緊往街道兩邊躲避,濃煙滾滾。

掃了大概二十秒,唐宋又放棄開槍,控制車子往中央大樓方向沖。只要衝到行政區,他們就不敢使用重武。只要沒有重武,他的勝算就大了……

剛沖了不到幾十米,前邊兩個火箭筒對準,嚇得唐宋棄車閃身離開。

啵,轟!

炸得相當銷魂,即便唐宋跑得夠快,火辣辣的空氣還是讓人很不自在。依舊沒有停下來,目標就鎖定在對面的大樓,竭盡所能繼續往前沖。

噠噠噠……

槍聲更加密集,子彈真是不要錢,好多士兵都被誤傷。衝出包圍圈,順勢從一個士兵手裡搶奪機關槍,唐宋一邊跑一邊胡亂掃射。

等到機關槍沒了子彈,唐宋也已經衝到大樓兩百米開外的空地。沒有繼續往前沖,反倒是停下來。

凝望著對面的大樓,一大批的士兵正在洶湧出來,正好周圍都比較空曠,特么怎麼過去?

子彈不停的掃射過來,唐宋躲到柱子後邊。稍稍喘息,腦子快速轉動。

不對勁,這個位置他們完全可以使用重武,可自從自己靠近之後,火箭彈都沒了,出去的兩輛坦克也沒有折返回來……

低頭看了一下地面,唐宋瞳孔驟然緊縮。剛才只顧著跑,一直都沒注意周圍的地面全都是水泥地,處理得非常好,跟其他地方完全不同。

要知道,剛到乙區的時候唐宋就注意到,路面雖然都是水泥地,卻弄得比較粗糙。可現在這一片,都跟國內的城市區差不多了……

不及細想,唐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做了個深呼吸,身子迅猛往空中飛竄。

正包圍過來的一群士兵看得傻眼了,這是拍科幻大片么?

「法克,殺了他,殺了他!」

一個軍官忽然想到什麼,驚駭的大叫。人群紛紛抬起槍,朝著空中嘟嘟掃射。

唐宋衝上去足足有五十米,周身環繞一個圓形能量球,翻轉身子開始落下來。

滋滋……

周遭空氣燃燒,分明就是一顆小彗星,還附帶旋轉!

「謝特,撤退撤退……」

轟!

還沒等周遭人群來得及跑開,唐宋已經砸中地面。水泥地被衝擊得破碎,碎石翻騰起來,朝著四面八方飛射。

這衝擊力,都跟得上導彈了!

不出唐宋所料,水泥地炸開之後,下邊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分明就是個地下室……

跟隨塵土落到地下室,唐宋也顧不得觀察,翻滾到一個安全區域,大口大口喘息。

逼是裝得挺完美,可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丹田都快被抽空了,渾身頓時一陣發軟。

碎石依舊掉落,塵土四處飛揚。唐宋用衣服捂著嘴巴喘息,同時警惕的四處張望。

這個地下室很深,而且面積應該跟大,有不少柱子支撐。 重生之瓶安是福 開著燈,雖然塵土遮蓋了大部分視線,但他還是看到一些貓膩。

是個實驗室,極為龐大的實驗室!

掉落下來的石頭砸中了不少人,還有一些正驚慌的跑開。可以看得到,他們都是穿著白大褂,分明就是研究人員。

巧了么這不是,竟然正好炸開烈焰的心臟!

吐了口氣,唐宋沒再停留,順著塵土穿梭。趁著混亂跑到一個實驗室內順手把門關上,可以轉身,唐宋就尷尬了。

裡邊四個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的研究人員正一愣一愣的看著他,場面不是一般的尷尬。

停滯了大概三秒,唐宋綳著臉色低沉道:「你們怎麼不撤離? 我的戒指太逆天 別動,否則……」

刷刷!

話沒說完,兩個研究人員掏出槍對準他,唐宋嘴角抽搐的停下腳步。

這下更尷尬了,特么研究人員居然也有槍!

臉頰僵硬的往後退,唐宋慢慢舉起手乾笑:「抱歉抱歉,打擾了……」

話音未落,雙手迅速往前甩,手術刀從衣袖飛射而出。雖然力道比不上巔峰狀態,可殺死兩個研究人員也是毫不費力。

見到兩人被擊中,唐宋快步衝過去。剛來得及搶奪過一把槍,另一個研究人員已經把槍對準他的腦門冷哼:「別動!」

唐宋一抽,不得不把槍舉起來。這就尷尬了,剛才裝逼消耗太大,他現在已經沒有力量反擊了…… 沒有絲毫意外,很快一幫士兵就衝進來了。唐宋沒有抗拒,被他們控制起來。

十分鐘后,還是地下實驗室內。

唐宋雙手雙腳帶著鐵鏈,周圍五個士兵拿著狙擊槍對準他的腦袋,外邊還有十幾個士兵包圍,場面不是一般的威嚴。

對面是三個穿著白大褂的男子,面色凝重的盯著唐宋,絲毫不敢放鬆警惕。

唐宋靠著椅子安靜坐著,漫不經心閉目養神。他現在需要時間恢復體力,剛才的轟擊消耗實在太大了……

人群很快騷動,腳步聲漸漸逼近,隨後耳畔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唐宋,你終於還是來了。」

唐宋這才睜開眼,跟前來了兩個中年男子,都是穿著軍裝,而且都是黃種人。

開口的是那個留了一點鬍子的中年人,雙眸迸射著冷意,帶著幾分不屑,「我還以為你有多大能耐,到頭來還是入坑了。」

「這麼說,你們是專門為了我才控制獵神分隊?」唐宋平淡的問道。

鬍子中年人搖頭冷笑:「不是,我們確實需要那個人。而且,兩天前我們已經拿到人。至於你們華夏的獵神分隊,呵呵……」

呵呵個卵,關鍵時候就不說了!

唐宋嘴角微微抽搐,扭頭四處張望:「這實驗室,充滿了力量的味道。看來,你們跟島國的合作項目,就在這吧。」

「你很聰明。」鬍子中年人勾著嘴角,「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其實你是這個實驗最重要的一環,嘎嘎……」

說話間,旁邊兩個研究員心領神會,趕忙走到唐宋身旁,手裡卻多了一把小針管。

唐宋想要掙扎,兩個士兵按住他的肩膀,幾把槍也按在他的頭上。很快,小針管扎在他的手臂上,慢慢推入。

「知道你很厲害,」鬍子中年人陰森的邪笑,「而且聽說你有很強的修復能力,所以給你注射一點好東西,免得你耍花招。」

「肌肉鬆弛?」唐宋皺著眉頭,渾身很明顯開始發軟,完全提不起力氣。

「嘿嘿,」鬍子中年人只是冷笑,沖著手下挑著下巴,「把他過去。」

唐宋面色越發陰霾,緊咬著牙不說話,任由著對方把自己拖走。

注射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連丹田都疲軟?

媽蛋,這回有點玩大了。本來只是想著將計就計,沒想到對方的藥物這麼厲害。可千萬不要陰溝裡翻船,那可就麻煩了……

很快唐宋被拖到另一個寬敞的實驗室裡邊,到處都是儀器,中間有個透明的圓形玻璃罩。唐宋被扔到玻璃罩裡邊,雙手雙腳卡在鐐銬上,完全動彈不得。

戰場合同工 外邊一幫研究人員開始忙活,唐宋大口大口喘息,保持冷靜的四處張望。

還真是在研究能量,不過很奇怪,唐宋所在的這個圓形玻璃罩跟遠處一個圓球聯通。那圓球裡邊似乎藏著什麼東西,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是能量體。

而且唐宋發現,在自己後邊還有好多個小的玻璃罩,裡邊翻騰著的似乎是,能量體!

這場景,怎麼跟科幻片里的有點像?

嗡!

沒等唐宋來得及多想,玻璃罩上方傳來超聲衝擊波,震得他腦子瞬間一陣眩暈。緊隨其後,身體開始出現膨脹,體內的力量跟著翻騰起來。

唐宋的意識有些模糊,緊咬著牙關儘可能讓自己保持清醒,兩眼微微泛白。

好神奇的裝置,只是利用衝擊波怎麼會造成他體內的力量翻騰?

不對,是能量失控!

天象之氣不受控制的往外邊洶湧,飛竄到上空,從上面的防護罩溜走……

而且唐宋看到,那些防護罩內的能量體也都在顫動,所有的力量都在往上方集中,然後流動到對面的圓球上。

啵!

圓球忽然發出白色光芒,宛若白熾燈一般。唐宋痛苦的閉上眼,渾身肌肉不停的顫動,別提多難受。

這下就坑爹了,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更別說掙脫出去。這防護罩明顯是使用加強鋼化玻璃,想砸開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力量。

滋滋……

大腿上忽然傳來一股暖流,讓唐宋的意識忽然清醒過來。是那個三叉,也就是三片龍鱗變化而成的大奔車標!

剛才已經被搜身,不過他們肯定不會想到,唐宋將這三叉藏在自己的肉里。不為別的,就因為這三叉擁有很強的修復能力,是他的秘密武器!

衝擊波依舊,體內的力量依舊在潰散出去,丹田完全不受控制。唐宋也沒有抗拒,只是感受著大腿上傳來的溫暖,腦子徹底清醒過來。

身體依舊疲軟,所以他也沒有抗拒,假裝很痛苦的扭轉身子,趁機四處張望。

圓球發出的光芒漸漸消退,圓球裡邊絕對是有什麼東西,嗡嗡作響。外邊那些研究人員手忙腳亂的到處跑,那鬍子中年人則是帶人在不遠處守著。

周圍所有的能量體都已經被抽空,似乎是把所有的力量都傳送到那個圓球裡邊。可圓球也就跟人頭一樣大,不可能是造人吧?

嘭!

圓球忽然炸了一下,側面一個儀器忽然炸開,上方的衝擊波也停下來,唐宋鬆了口氣,渾身無力地掛在鐐銬上。眼睛閉上,卻留了一條縫,偷看外邊的情況。

場面有些混亂,一幫研究人員嘰嘰喳喳的喊著什麼,好像是說沒成功。鬍子中年人臉色陰霾的跑過去看了一下,惱火的罵了幾句,又咕嚕著什麼。

好一會,鬍子中年人走到玻璃罩跟前,打量了一眼唐宋,陰沉冷哼:「鬼,希望你儘快恢復,否則……你會死得很慘。」

唐宋吃力的抬起頭來,渾身都是冷汗。虛弱的擠出笑容,低聲呢喃:「你們想要我體內的力量,有本事就拿去,呵呵……」

「放心,我會拿走!」

鬍子中年人冷哼一聲,回頭沖著後邊的研究人員低聲說了幾句,然後急匆匆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