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煊澤無奈的笑了,這兩人到底都在說什麼啊?!

他怎麼會欺負自己的老婆?!

這時,盛夏拿着酒杯走了過來,她紅着眼睛,低着頭,聲音有些哽咽的道,“小澤哥,恭喜你……”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盛夏喜歡區煊澤,卻也知道她這種喜歡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結果,所以除了心疼她之外,再無其它想法。

區煊澤看着她,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謝謝小夏!”

這個動作雖然很平常,但對於盛夏來說,卻是他們之間最親密的接觸了。yuyV

所以,當區煊澤的手觸碰到她的髮絲時,盛夏的心不由隱隱的疼了一下。

雖然她知道區煊澤不喜歡她,至少不像男生喜歡女生那般的喜歡她,但她的心裏還是不由的升起一絲漣漪。

於是,她也顧不得衆人都在,有些激動的看着區煊澤,“小澤哥,不管什麼時候,我都等你……,”

其它人一聽,滿頭黑線,盛夏這是走火入魔了吧?!

凌島就更驚訝了,她看着盛夏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心裏不由在想,這丫頭是來踢館的吧?!

不過,她很清楚,這樣的告白甚至連垂死掙扎都不到,充其量是圓了對方的一個夢而已。

尤其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氛圍之下,凌島更不可能計較什麼了。

於是,她微微一笑,走到兩人面前,目光溫柔的望着比她矮了一些的盛夏,“小夏,你放心!哪天我不要你小澤哥了,第一時間會通知你接盤,到時候你可不要嫌棄他哦。”

聽到凌島這樣的回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開心的笑了。

盛夏愣了一下,隨即也跟着笑了起來。

事實上,她心裏早就放下了,只是有些捨不得自己追求了這麼多年的夢,更捨不得自己的男神,就這樣被別的女人擁有了。

所以纔會這麼難過。,

不過被凌島這麼一說,她心裏的那份負擔,那份沉重,不知怎麼便消失不見了。

反倒是區煊澤,聽到自己老婆這麼一說,眉頭不由收了一下,有些不悅的道,“不會有那天的!” 夜晚,卡瑟琳酒店。

大廳裏的燈光璀璨,紳士淑女、商人政客雲集,當艾曉寧和雲凱風來到這裏的時候,賓朋們已經來了大半。

“真的可以麼?”艾曉寧擡眸看向雲凱風,她從來都沒有參加過這類的活動,一時間有些緊張。

艾曉寧身穿一件鎏金拖尾的晚禮裙,質感極佳的金絲布料貼合着她那標誌的身材,小V領的設計,兩側則是恰到好處的露出了白皙的香肩,舉手投足之間透着一種典雅高貴的氣質。

而站在她身邊的雲凱風,則選擇穿了一套黑色的高級定製西服,十分紳士。

“很好。”站在艾曉寧身邊的雲凱風看向她,眼眸中透露出毫不掩飾的讚美。

兩人剛剛走近大廳不遠,邊有人主動前來打招呼。

“雲總,真是少見。”然後女人的目光又轉向了艾曉寧的身上:“這位女士是?”

“馮太太,這位是我的助理——艾曉寧女士。”雲凱風向馮太太介紹着。

“哈哈,我說雲總真是好福氣啊。這生意做的是順豐順水的,連身邊的助理和祕書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兒啊。”

“謝謝。”

說話間,傳來一個甜膩膩又帶點陰陽怪氣的聲音:“馮姨,還真是許久不見呢。”

馮寧轉過身來,露出一絲公式化的笑容:“我還當是誰叫我呢,這不是艾家的二小姐麼?別來無恙啊。”

“託您的福,過的還不錯。”說話間,艾子雨擡眸掃了一眼艾曉寧,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姐姐真是好興致啊,被男人拋棄了還能跟個沒事人兒是的來參加宴會,我可真是比不了呢。”

一旁的馮寧微微愣了一下,看了看艾曉寧,又看了看艾子雨,不解的問道:“姐姐?這位女士是你的姐姐?”看起來不太像啊。

“的確是姐姐,要不然說呢,這人歲數大了,臉皮也更厚了呢,姐姐你說是不是啊?”艾子雨因爲不是向家的人,又天生的膽子大,所以壓根也沒把向墨仁往日的叮嚀當回事。

“我臉皮厚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不然怎麼給你這個妹妹、外兼破壞人家庭的小三兒收拾爛攤子呢?所以也只好臉皮厚點了。”說完,艾曉寧還一副我也沒辦法的樣子,一臉的惋惜。

“你!”艾子雨顯然是沒想到她會當着別人的面這麼說她,一時間下不來臺。

氣氛一度尷尬了起來,馮寧在一旁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一臉的不可思議。這真的是姐妹麼?怎麼跟個仇人一樣,見面格外眼紅呢?剛想着說點別的話題,緩解下氣氛,就見到了人羣中的向墨仁。

“墨仁!”馮寧一邊揮手,一邊看向他。

向墨仁則是微笑着點了點頭,快步的走了過來:“馮姨還是不減當年的風采,越來越漂亮了啊。”

馮寧掩脣而笑,用手輕輕的拍了下向墨仁的肩膀:“哎呦,這張小嘴兒真是跟抹了蜜是的,越來越會說話了啊。”

說話間,向墨仁擡頭看向了艾曉寧,只是一眼,就被盛裝出席的艾曉寧所深深的吸引了。原來他怎麼就沒有發現艾曉寧能美得如此讓人念念不忘呢,對於離婚

一事,他都有些後悔了。

“曉寧?你怎麼會在這裏?”向墨仁先開了口。

“這位先生,我跟你很熟麼?”艾曉寧一臉嫌棄的看向向墨仁。

向墨仁顯然沒想到她會這麼不給面子,臉色頓時難看了很多:“你是我的老婆,我會跟你不熟?那還能跟誰熟?”

三個人的對話充滿了濃濃的火藥味,這倒是讓馮寧沒有想到。原本打算離開的她,索性站在了這裏看熱鬧。

“抱歉,向經理的未婚妻不就是站在我對面的妹妹麼?您這麼公然的當着妹妹的面子,說我是你老婆,不太好吧。”艾曉寧說完一番話,還破天荒的主動挽着雲凱風的胳膊。

“你們這是?”馮寧看着眼前的三人互動,簡直要看暈了。

“胡鬧!還嫌不夠丟臉?!”一直沒有開口的雲凱風一臉不悅的看向向墨仁。

“小叔我……”

“你什麼你!先是家庭暴力,然後又勾搭上了自己的小姨子。現在曉寧已經成全了你們,跟你離了婚,你還折騰什麼!”雲凱風也不等向墨仁解釋什麼,開口就是一頓訓斥。

“哦,這麼回事。”馮寧總算是弄明白了。

因爲自己的遭遇也是這樣的,辛苦掙了一輩子的積蓄,卻被老公公偷走跟小三逍遙快活去了,所以,她對向墨仁突然變得十分的反感,當即做出了終止合作的決定:“向經理,不好意思,看來我們之間的合作必須要終止了。”

向墨仁被馮寧突然說出來的話驚呆了,什麼?終止?他一想到上千萬的工程就這麼被突然終止了,瞬間氣血逆流,不自覺的退了兩步。

“馮、馮姨,您怎麼能突然說停止就停止了呢?我可是已經把錢都注資了啊!”向墨仁此時只覺得一個腦袋變成了兩個大。

“哼,我一向不喜歡私生活不檢點的人。既然有了老婆,就該好好的守住自己的家庭。如果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家庭都經營不好,我可不敢指着你能對我的項目負責,所以合同終止。”說完又轉頭看向雲凱風:“給貴公司帶來的不變實在不好意思,違約金我會如數給足,但是我有我做人的底線,還希望雲總諒解。”

“好說。”雲凱風沒有過多的說什麼,只是看向馮寧,點了點頭。

“告辭。”說完,馮寧轉身離開了這裏。

向墨仁一臉憤怒的看向艾曉寧,自己好不容易談下的生意,就因爲這個女人一句話黃了。

“艾曉寧,你給我適可而止!”向墨仁一臉憤怒的指責着她。

“我適可而止?可以,前提是你別再出現在我和孩子的面前噁心我們!”艾曉寧已經忍受夠了。

“哼,孩子你想都別想!我會讓你痛不欲生!艾曉寧,你給我等着!”氣瘋了的向墨仁也不顧雲凱風還在身邊,差點氣的跳腳,說完又不忘惡狠狠的瞪了艾曉寧一眼,轉頭離開了這裏。

艾子雨看到向墨仁已經轉身離開,自己也不想再在這裏呆着:“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好戲在後面。艾曉寧,咱們等着瞧。”說完,她也憤恨的離開,衝着向墨仁的背影追了上去。

一處鬧劇終於

平息了。

“你還好吧。”雲凱風看向臉色有些發白的艾曉寧問道。

艾曉寧嘆了一口氣,微微的點了點頭。

“對了,一心今天也會來吧?聽說她剛剛回國了。”艾曉寧看向雲凱風。

“是,不過……想必現在她沒有功夫跟你閒聊。”說完,雲凱風伸出手指,指向了宴會的另一端。

……

自助區。

蘇一心剛剛入座,頭頂上就向起了一個低醇姓感的聲音:“好久不見。”

蘇一心聽着有些耳熟,下意識的擡頭看去,便看到了一張棱角分明且冷峻的臉。

男人挺括的西服沒有一絲褶皺,眼眸微微的眯着,菲薄的脣畔勾起一絲若有似無的笑容,讓人一時間移不開眼。

“是你?”蘇一心看到男人的眼神,瞬間就回憶起來了,心裏隱隱的痛了一下。

“是我,似乎蘇小姐對於我們的再次見面並不高興。”嘴裏的話雖然這麼說着,可是卻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將手中盛滿的一盤水果放到了蘇一心的面前:“希望你喜歡。”

蘇一心看向盤子中的水果,只覺得頭皮發麻,後背涼颼颼的。這個男人是上次在機場無意中撞到的那個人,想必他們應該是才第二次見面,可是爲什麼他會知道盤子裏的水果都是她最愛吃的?

“所以先生不打算離開麼?”蘇一心從來不會刻意的去討好誰。

男人的眼神一直盯着蘇一心:“因爲最近碰到了不喜歡的人或者事情,所以連帶的把我也算進去了?”

“你說什麼?!”蘇一心猛然間轉頭看向那個死皮賴臉坐在了她身旁的男人,一臉驚訝,他怎麼會知道前不久發生的事情。

這種被人看了個透徹的感覺實在是很不好。

“如果蘇小姐不希望回憶起不開心的事情,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

男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一隻手拿過高腳杯,悠閒的晃動着杯子,紅色的液體隨着他的節奏舞動着。

待杯中的液體平穩之後,緩緩的品了一口,眼眸中透着讚許:“酒不錯。蘇小姐,大廳的音樂已經響起,是否可以賞個臉共舞一曲?”男人話畢站了起來,微微欠身,伸出手等着她的決定。

一時間蘇一心十分的尷尬,因爲男人的行爲引起了周圍人的圍觀。而他似乎是存心故意一般,只要她不做迴應,他就一直做着邀請的動作,紋絲不動。

“你……”

“蘇小姐,不會這麼不給面子吧?”男人的話直接將蘇一心拒絕的可能堵了回去。

蘇一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擡眸時,露出一絲公式化的笑容:“怎麼會,能受到您的邀請,我很高興。”隨後,她將手伸了出去。

男人的大手溫暖而又乾燥,自然而然的將她包裹住,然後技巧的微微一個用力,將蘇一心摟入懷中,一隻胳膊順勢摟住了蘇一心的腰部,隨着音樂的節奏,轉了幾個圈,便將蘇一心帶入了大廳的正中央位置。

兩人的距離近的很,男人的大手就那麼自然而然的貼在她的蝴蝶骨上,蘇一心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

(本章完) 兩人吃過飯,窩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林雨霏靠在秦慕抉懷中,卻突然又想到了今天秦慕抉說於倩倩的那句話。

林雨霏擡頭看着秦慕抉道:“我和倩倩和好了。”

秦慕抉挑眉,表示知道了。

林雨霏微微皺眉,似乎是在思考,片刻才開口道:“但是我感覺我和倩倩好像有什麼東西變了。”

秦慕抉卻沒有答話,只是盯着林雨霏看着,直到看着林雨霏有些惱了,秦慕抉才朗聲一笑開口道:“哎呀,我們家的小白兔終於長大了。”

林雨霏惱羞成怒的去掐他,秦慕抉就將她摟在懷中。

兩人又鬧了會,林雨霏開口道:“我覺得我和倩倩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了。或許你說得是對的,她可能並沒有拿我當朋友。”

說着,林雨霏擡眸看了一眼秦慕抉,但是秦慕抉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聽着。林雨霏嘆了口氣,接着說道:“可是雖然她沒有拿我當朋友,但是我一直拿她當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以後或許會變,但是現在我是不希望她因爲我沒有工作,所以,”林雨霏一頓,擡眸看着秦慕抉,神色認真中帶着幾分討好:“所以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秦慕抉一笑,翻身起來,將林雨霏抱了起來向臥室走去:“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週一一早,秦慕抉將林雨霏帶到公司,就搭上了去歐洲的班機。昊天集團最近想打開歐洲市場的大門,作爲總裁的秦慕抉自然是需要出面的。

秦慕抉走後,林雨霏就在公司看到了於倩倩。於倩倩是來辦交接手續的,之前總裁辦公室的鑰匙資料等,都要歸還。

或許是因爲在公司的緣故,於倩倩沒有了平時的熱情,只是對着林雨霏點了點頭。

但是到了中午,林雨霏卻接到了於倩倩的電話,說是反正來了公司,想約林雨霏一起吃個飯。

林雨霏收拾一下,就去了於倩倩說的餐廳。但是兩人剛見面,於倩倩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於倩倩接起了電話,神色焦慮:“你讓我去接你,我也沒有車啊,這過去該多麻煩啊。”

林雨霏喝了一口檸檬水,開口問道:“怎麼了?”

於倩倩愁眉苦臉道:“一個朋友從國外回來,現在想讓我去機場接她,可是現在又不好打車。”

“我送你過去吧。”林雨霏揚了揚手中的車鑰匙站了起來,“我們先不吃飯了,去機場接了你的朋友再一起吃吧。”

於倩倩的眼中光芒一閃,連連點頭:“好的,雨霏,太謝謝你了。”

林雨霏一笑:“小事一樁嘛。”

兩人進了候車室,還沒有等到於倩倩的朋友,於倩倩卻開始肚子疼。於倩倩大致說了下自己朋友的衣着樣貌,讓林雨霏幫她等着,然後自己就匆匆跑去了洗手間。

進了洗手間內,原本肚子疼得厲害的於倩倩卻突然恢復了常態。於倩倩站在門口看着尚且在等候的林雨霏,脣間勾起一抹冷笑。她自包中掏出手機,按下了一串號碼。

片刻,電話接通,於倩倩一笑:“人我已經給你帶到機場了,至於能不能帶走,就看你自己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略帶沙啞的男聲:“我自然有辦法。”

於倩倩勾脣一笑,掛斷了電話。 “酒。放心,只有這一杯,你不會醉的。”

平白無故的,唐若甜爲什麼要給他喝酒?

顧雲擎的手繼續掙扎,想要掙開那領帶。

唐若甜見到了顧雲擎的動作,她微微嘆息了一口氣,把酒倒進了自己的口中,然後低下頭封住了顧雲擎的脣,把口中的酒哺進了顧雲擎的口中。

她並沒有離開他的脣瓣,而是探進去,用力的吻住了他。

她的吻雖然青澀,卻足夠熱情,這熱情的吻幾乎讓顧雲擎立刻就有了感覺。

唐若甜捧着他的臉,吻得非常深,隨後熱情的吻順着他的下頜向下移去,尖尖的牙齒輕咬着他的喉結,顧雲擎的臉色通紅。

他總覺得像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突然腦海中閃過她在書房裏說的那句話。

“我這兩天都是危險期。”

他幾乎一下子明白了唐若甜想要做什麼!

“唐若甜!你放開我!”他怒吼道。她和他馬上就要結束了,怎麼可以再有孩子!

更何況,如果真的有了孩子的話,他一定會貪心的捨不得和她分手!

唐若甜果然如他所說的那樣放開了他,只是他的心還沒有放回肚子裏面,耳邊傳來悉悉索索脫衣服的聲音,而勉強掛在他身上的襯衫也被唐若甜給全部解開了。

“不放。就是你心中想的那樣,你不是因爲孩子,才考慮和我在一起麼。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懷一個孩子。”唐若甜微微氣喘,但是她的口氣非常平靜。

彷彿不是再說製造孩子的問題,而是再說晚餐吃些什麼。

只是,顧雲擎不知道她現在小臉鮮紅,解顧雲擎衣服的手抖的不像話。

“你瘋了?我們都要離婚了要什麼孩子!”顧雲擎大吼道。

他的額頭上青筋跳動着,如果不是唐若甜綁着他的話,他絕對會跳起來揍唐若甜一頓。

“我們不會離婚的。”唐若甜斬釘截鐵道,“我已經問過青山城了,你現在身體情況已經很穩定了,要孩子不會有問題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