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祁景漣心裏咯噔了一下,幾乎是在瞬間就想到了冰衍那個畜生。

慕瀟瀟此刻將他臉上的這些表情,收攬眼底,冷哼一聲:“是我逼着他告訴我的,他爲了保命,當然什麼都和我說了。現在皇叔也找到我了,如果說皇叔之前是因爲擔心我的安危,沒有閒心管你自己,現在我就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皇叔是不是也該好好的找一找,解你身上毒的法子了?”

“還是說?皇叔你也沒有找到可你解你身上毒的方法?那你把你身上的毒再轉移到我的身上來,你本來就是從我的身上轉移走的。你再轉移回來!”

祁景漣無奈的抓住她的手,一臉的不知所謂,衝着她眨了眨眼睛:“你知道皇叔是怎麼將你身上的毒,轉移到自己身上的嗎?”

看到她搖頭,男人貼近她,曖昧的咬了咬她的耳垂,大手熟絡的遊離到她的腰身,摸上她胸前的柔軟。

他的手勢,與動作,還有輕佻的舉動,讓慕瀟瀟幾乎是在瞬間就想明白了,原來皇叔是這樣將毒轉移到他身上的,怪不得她怎麼沒有沒有察覺到他到底什麼時候轉移的毒。

想到這,慕瀟瀟不再猶豫,而是兇猛的伸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把將他扯着往屋裏進。

祁景漣被她突然的兇猛,扯的一個踉蹌,也震驚在她突然的哪來的那麼大的力氣,最後想到了什麼一般似的,他知足滿意的勾了勾脣,隨着她乖乖的進了屋。 “沒有。”葉繁星說:“就是之前,你離開,我以爲你是因爲我……”

以爲十七以後都不會再理她了。

畢竟她現在都在跟霍振東鬧離婚。

聽大叔說,霍振東和十七真的要離婚了。

葉繁星也不知道能夠說點什麼。

十七對葉繁星道:“跟你沒關係,你不要多想。只是我自己的問題。”

她很溫柔,對葉繁星還是跟以前一樣,葉繁星看着她,終於鬆了一口氣,“你沒有生我的氣就好。”

葉繁星是真的怕十七恨她。

這種無端躺槍的感覺,挺讓人鬱悶的。

十七看着她的模樣,笑了起來,“我幹嘛要生你的氣。”

“你這些日子過得好嗎?”葉繁星說:“不應該躲起來的,霍振東讓你不高興,我們教訓他就是了。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你和孩子,開始的那段時間,大家都在找你,傅總也在安排人找你。”

“……謝謝。”慕十七說:“讓你們擔心了。我只是想找個地方冷靜冷靜。”

“你跟霍振東是打算離婚了嗎?”葉繁星道:“我聽說,你想離婚,霍振東好像挺傷心的。”

“……”聽到葉繁星提起霍振東的事情,十七微微一愣,想起前兩天她跟霍振東見面時候的情形。

她笑道:“我要離婚,他當然傷心。只是,傷心過了不就好了嗎?”

每個人只要失去屬於自己的一切,都會傷心。

但那不表示,他就真的很愛她。

“不管你怎麼做,我都是支持你的。”葉繁星看着慕十七,“只要你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慕十七和霍振東之間,不存在誰對誰錯。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也不是非黑即白。

到現在葉繁星已經不想評論誰對誰錯了。

只要他們自己選擇之後,不覺得後悔就好了。

慕十七坐在對面,點頭,“嗯。”

兩人在餐廳裏吃着飯,談了一起日常的話題。慕十七對着葉繁星問道:“在我哥那裏上班,感覺還好吧?”

“挺好的。”葉繁星說:“就是忙,娛樂圈你知道的,事情多得很。你走後的有一段時間,童揚倒是一直在找你。”

“他找我做什麼?”

“知道你是因爲他的事情才離開的,他覺得挺愧疚的。”葉繁星說:“十七,下次不要再這樣了。你再這樣,我都會生氣了。”

霍振東不是她的全世界,她沒有必要爲了一個人,不顧大家的感受。

慕十七揚了揚脣,很受教的樣子,“知道了,下次不會了。你別這麼嚴肅好不好?怪嚇人的。”

葉繁星也跟着笑了起來。

……

吃過飯,慕十七去找她三哥,葉繁星正好也找慕南有點事,兩人就一起過去了。

慕十七回來之後,家裏人都很高興,不過,慕南硬是一直沒理她。

到了慕南的辦公室門口,祕書去通報,出來的時候,看着兩人,道:“慕總讓葉總進去。”

“那我呢?”慕十七問道。

祕書看着她,道:“慕總說不想見你。”

“……”慕十七挑了挑眉,知道她哥哥還在生氣。

葉繁星問道:“那怎麼辦?”

(早安!) 慕瀟瀟將他甩在牀上。

“咚——”的一聲。

祁景漣的眼珠子有些暈。

頭頂好似閃出了無數個小金黃星星。

慕瀟瀟朝他壓過去,雙手胡亂的扯着他身上的衣服,在他的身上毫無規矩的親吻着。

他身上的衣服被她胡亂的扯下,露出裏面精美的雪肌,看的讓人血脈膨脹,只因爲這男人的身體,比女子的還要好看,勾引人。

慕瀟瀟起先,只是抱着讓他將毒再轉移到自己身上的念頭,反正她不許皇叔再因爲她,有什麼損失,和傷害。

可是現在,慕瀟瀟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鬼使神差的,對他,起了那種心思。

她猛地擡頭,男人單手枕在腦後,一雙鳳眸,正好整以暇的擡着看着她。

見她手上的動作驀地停了,有些不滿意的催促:“怎麼停了,你不想給皇叔解毒了?”

慕瀟瀟:“…..”

“皇叔,真的這樣就可以將毒轉移到我身上來了嗎?”

“嗯。”

男人勾脣笑了一聲,魅惑勾引人的嗓音,充滿了蠱惑。

慕瀟瀟還是覺得不對勁,擡起頭,帶有審視的看着他。

他的一雙鳳眸,微微半眯着,模樣慵懶,又不泛風情萬種。

甚至讓慕瀟瀟起了一種恍惚的挫敗感,那就是他比風塵的女子,還會懂得勾引人。

魅惑人的心神。

他的一瞥一笑,幾乎不用取悅旁人,光是單單的往那一站,就足以將人迷的神魂顛倒,不用他主動的去做什麼,就有成羣的人,朝他爭相的撲過來。

慕瀟瀟就是這其中之一。

在看到她精緻的眉頭緊促,像是對他的話,充滿猜忌和懷疑。

他低低出聲:“能將毒引到你身上一半,到時候我們每人身上有一半的毒。”

“一半的毒?”

慕瀟瀟更加覺得奇怪了,擡起頭看着他。

對他的懷疑,更加的深了。

不過也僅僅是懷疑,因爲慕瀟瀟對他,也確實起了反應,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以前的初經人事,在面對他的時候,她竟然迫切的也想要要,想要想了。

而且,她——

她臉發紅的將頭低下去,拉着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腰上,頭一低,蓋住他的脣瓣,朝他錯亂,沒有規章次序的吻了上去。

她的吻很亂,沒有章法,這點,在男人的這裏,自然是無法相比的。

“皇叔——”

不知不覺間,她身上的衣服被解了下去,她茫然的睜開眼,發現她身上的衣服已經空了,就剩下一層單薄的裙子罩在外面,而裏面的雪肌,卻是若隱若現。

祁景漣大掌劃過她,在她嬌嫩的肌膚上,輕輕的摩擦着。

慕瀟瀟堵着他的脣,細細的品嚐着她嘴裏的滋味,終於,他的大掌蓋了過來,將她身上礙眼的裙子給扯去。

她衣着寸縷,整個人半跪在他的身上,男人的身體起了反應。

這般僵持着,慕瀟瀟顫抖着身體,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男人也是忍的難受,從這個腳步,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光潔的額頭上,凝聚了一層細微的薄汗。 “沒事,你進去吧,我在這裏等你。”慕十七走到一旁坐了下來,吩咐祕書,“給我倒杯咖啡。”

很淡定從容的樣子,完全把她哥哥的祕書當傭人使喚了。

葉繁星看着她這樣,“那你等我一會兒。”

進了辦公室裏面,慕南坐在那裏,葉繁星說:“慕總。”

慕南拿着文件,檢查着,擡起頭禮貌地看了一眼葉繁星,“封言那邊怎麼樣了?”

“我上次去見他,也勸了他很久,他說他要考慮考慮。”

慕南看着葉繁星,說:“你之前處理其它藝人的事情時,做得挺好的。”

“謝謝慕總誇獎。”

“不過……這些事情,我們公司裏其它人也是可以做的。我叫你來我們公司,就是看中你有能力把封言請到我們公司來,你懂我的意思吧?”

“……”葉繁星之前就在猜慕南是不是打着這個主意,沒想到他現在竟然直接說出來了。

葉繁星望着慕南,“所以,慕總的意思是……”

“反正不管你想什麼辦法,我要看到封言過來。你別渾水摸魚。”

葉繁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來,想要矇混過去,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啊!

拿人手短,吃人手軟。

葉繁星開口道:“好的,我會盡力的。”

“封言今晚過來,有個活動,你過去看一下吧。”

慕南對封言很在意,對他的行蹤,比自己公司藝人的行蹤還要瞭解。

葉繁星看着慕南,讓她去挖封言,她可以努力。不過……

“童揚那邊怎麼弄?他之前來找我,說如果封言過來了,他就會走。”

這兩個都是當前很火的兩個藝人,如果爲了封言,而把童揚逼走,也是得不償失。

“沒事,童揚那裏我會處理,你只要負責封言的事情就行了。”提到封言,慕南的眼神,明顯不一樣。

葉繁星看着他,說:“好吧。”

慕南這麼說了,她心裏壓力也沒那麼大了。

上次童揚來找她,葉繁星還擔心了兩天。

談完封言的事情,葉繁星準備出去,想起剛剛跟一起來的十七,問道:“十七還在外面,您真的不見一見?”

提起十七,慕南的臉沉了下來,“讓她回去吧。”

雖然慕十七回來,慕南其實也很高興,但冷靜想想,十七消失這麼久,讓家裏人擔心這麼久,慕南還是很生氣的。

所以就想冷冷她,給她點教訓。

話剛說完,門就推開,慕十七在門口,探着個腦袋,“哥。”

慕南白了她一眼,轉着椅子,背對着她。

慕十七看着他這樣,笑了笑,走了過來,站在他身邊,幫他按着肩,“你就別生我氣了嘛!你生氣,大哥也生我氣,現在哥哥們都不想理我了?我就這麼討人厭嘛?”

“爲什麼生氣你心裏清楚。”幾個哥哥就跟聯合起來抵制她似的,現在誰也不想理她。

十七望着慕南,知道三哥看起來最冷,但其實是最好說話的,“我真的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這樣了。”

“……” 他依舊保持着那個半枕着胳膊的慵懶姿勢。

另一只閒着的手,不會忘了在她的身上,給她慰藉的撫摸。

就在這個時候,隨着門外“砰——”的一聲響聲,那道雪白的身影進來的飛快,也是消失的飛快,僅讓人看到冰山一角。

門被敞開着,這讓慕瀟瀟沒有感覺到錯覺,方纔,確實有人來過了,而且,她扭頭,去看那地上破碎成無數倍的藥碗。

腦袋有些發懵,反應過來後,就是慌張的去扯牀上的衣服,想要將自己蓋上。

門還在敞開着,若是被外面的人看到,儘管她現在的模樣,已經讓人看到了,想到這,她的臉更加的通紅了。

然而還沒有等她的手,去扯上自己的衣服,男人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又是背對着他的姿勢。

慕瀟瀟莫名的害怕背對着他。

因爲皇叔若是背對她,他的整個都進入了自己,儘管和他在一起了這麼多次,她還是會疼,疼的有些接受不了。

“皇叔….皇叔….”

她喃喃的叫着他。

祁景漣低頭咬住她的耳垂,儘量讓自己放溫柔的動作。

“乖,不是說要替皇叔解毒嗎?你跑了皇叔可怎麼辦?”

哪裏是解什麼毒,他分明是在勾引她。

而慕瀟瀟被他勾引的,差點失去了方向。

現在她才想起來,皇叔既然將毒從自己的身上引到他的身上,就說明他根本就不捨得讓自己受到傷害,而自己還傻兮兮的被他迷的,相信了他的話,自以爲這樣就可以將毒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到現在慕瀟瀟才知道自己被他騙的有多明顯,而自己還相信了她,又有多麼的傻。

可是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明知道他故意這樣逗弄她,就是爲了佔她的便宜,慕瀟瀟還傻兮兮的上了當。

如今還被他….

一想到這,慕瀟瀟就生氣了,被他壓在身下動不得。

就這樣任由他壓着自己,吃盡了豆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