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的意思是,女方換了是任何一個女人,他都不會有這種感覺嗎?曲淺溪也是嗎?

連慕然感覺自己心口抽搐了下,不知道是痛的,還是感覺自己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所以太過高興了,一時間,真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而她又不是那種可以不停的說話,表達自己的想法的人,她只是咬脣笑了,將小安交給他後,伸手抱住他的腰。

凌彥楠笑了,讓小安抱住他的脖頸,他一手抱住小安,一手攬住她的腰,說:“所以,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我希望你能交給我一起分擔,或者是統統丟給我處理就可以了,知道嗎?”

連慕然點點頭,抱着他不說話。

凌彥楠擡起她的下巴,認真的說:“不光是要點頭,我是說真的,以後,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你都不是只有一個人撐着,你還有我,你難道不知道,像今天這樣子,你心裏負擔如此之重,將我的那份也一起擔心了,我在一邊毫無用武之地,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這樣不好。”

連慕然看着他,點點頭,聽到他後面的話,笑了,卻很快又頓住了,眼眸彎彎卻又笑不出來,心裏很矛盾。她知道凌彥楠是在安撫她,他這番用心,她感受到了。

凌彥楠頓了下,整理了下她被海風吹得有些亂的頭髮,“時間不早了,是想再玩一會兒,還是現在就回去?”

小臉被海風吹得有些幹了,她摸了摸小安的,說:“我們回去吧。”

凌彥楠點頭,抱着小安,牽着她的小手,回到了車子裏,駕車回去了。

…………………………………………………………

早上,凌彥楠早早就起chuang了,跟保姆交代了些事,讓她好好照顧連慕然跟小安後,就駕車離開了。

而範曼麗是看着他離開的,因爲昨天晚上她跟高臨瀧的疏忽,竟然沒有發現他們出去了,直到晚上開車回來,他們才發現。

爲此,範曼麗氣得牙癢癢的,因爲知道凌彥楠今天早上會早早的離開,所以早上早早的就起*了,只是見到凌彥楠這麼早就離開,她肚子裏憋了一肚子氣,凌彥楠爲了連慕然,起早貪黑,她看着心情能好得起來嗎?

就在這時,她的電話響了起來,見到自己父親的號碼,她立刻打起精神來,因爲她知道,她想要的結果出來了。

她接起電話,聽到金先生的話,她立刻笑了,跟金先生說了很多,連接下來該怎麼做,他們都想好了。

高臨瀧支着下巴,看着金曉倩得意興奮的模樣,眼眸陰深。

明天開始就走劇情了,今天先溫馨一下哈…… 金曉倩跟金先生的電話打了足足半個小時才結束。

高臨瀧見她聊完了電話後,淡淡的說:“我以爲你會去追凌彥楠呢。”

金曉倩看了他一眼,心情好,也就不大聲的跟他說話,或者是罵他了,只是輕哼一聲,說:“我本來是想追着彥楠過去的,但是現在知道彥楠在哪裏了,什麼時候去又有什麼關係?”

高臨瀧挑眉,“那你不大電話了?你不是要打電話告訴那個範什麼的懷了凌彥楠的孩子的女人嗎?”

金曉倩得意的太高下巴,說:“這個我自有安排,慢慢來也不急,反正我們在暗,想什麼時候開始不行?”

高臨瀧勾脣笑了下,看了金曉倩一眼,金曉倩覺得他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她不悅的問:“你那是什麼眼神?鄙視我嗎?哼,就憑你也配鄙視我?!”

高臨瀧微微的搖搖頭,一副好奇的模樣,說:“我只是想知道,那個範小姐,她真的懷孕了嗎?而且懷的孩子還是凌彥楠的?凌彥楠已經結婚了,聽你這麼說他不像是隨意跟女人亂來的男人,如果他們真的發生了什麼關係,你覺得凌彥楠會就這麼放任一個不是他老婆的女人懷他的孩子嗎?”

金曉倩頓了下,眼眸閃爍了幾次,最後冷了幾分,說:“你的意思是範曼麗她騙我?”

高臨瀧聳肩,“我不瞭解你口中的女人,我只是就事分析而已,所以我不知道。”

金曉倩思索了下,最後肯定的說:“範曼麗不敢騙我,她如果沒有懷孕的話,她怎麼敢拿這件事來騙我?所以,她肚子裏肯定是有了孩子的。至於你所說的那樣,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連慕然不是也跟範曼麗一樣才有了孩子的嗎?不同的是連慕然快範曼麗一步,才成爲了彥楠的老婆而已。”

高臨瀧倚在椅子上,分析得頭頭是道:“你說得對,但是今時不同往日,之前凌彥楠還是單身一人,現在他已經有了妻兒,不能同一而論,所以,換了任何一個男人,撇除其他的不說,他爲了日後不會有麻煩,他一定會做好措施。現在,這個女人說懷了他的孩子,就只有兩個可能。”

“哪兩個可能?”金曉倩本來是不想聽的,但是聽到後來,她發現他說的越來越有道理。

高臨瀧不着痕跡的勾脣,看了她一眼,說:“其一,那個女人說謊,她根本沒有懷孕,她圖謀不軌。其二,凌彥楠對那個懷孕的女人感情不一般,所以才會讓她懷孕。”

“不可能!你胡說!”金曉倩聽到最後,既咬牙看着他,說:“彥楠怎麼可能會喜歡那個踐人?她比連慕然還要賤,怎麼可能?而我也敢斷定,她是不敢對我說謊的,一定是你分析錯了!”

高臨瀧笑笑,攤手說:“好好好,你說錯了就錯了,我只是亂說的。”他怎麼會看不清楚,其實金曉倩是相信他的話,覺得他說得有道理的,但是她就是不敢相信,她只相信一個答案,那就是範曼麗懷了凌彥楠的孩子,連慕然跟凌彥楠的孩子是個智障兒,她要利用這一點來擊倒連慕然。

高臨瀧覺得,她本來該非常恨範曼麗懷了凌彥楠的孩子才對,但是她卻堅信這一點,所以說明她有自己的計劃,做自己想做的事,聽不進去別人的話。

想到這,他眼眸一深,笑了。

車子開回去了家那邊,但是金曉倩卻沒有下車,忽然拿出手機亂來,不知道找什麼,片刻之後才將手機遞給高臨瀧,高臨瀧一看,頓時就吹了一個口哨,說:“哪裏來的美女?簡直是人間絕色,世間極品啊。“

“讓你看看而已,哪裏來這麼多廢話!”聞言,金曉倩就翻臉的一把奪過自己的手機,輕哼了一聲,非常的不高興,頓了下,才抿着小嘴問:“這個女人真的這麼漂亮?讓你看了都心動?你……你不是喜歡我嗎?”

問這句話的時候,金曉倩是非常不爽的,雖然她從頭到尾都對高臨瀧的喜歡視而不見,但是當知道喜歡自己的男人忽然看上了別的女人,贊別的女人漂亮,她的心就是不舒服,這是女人典型的虛榮!

高臨瀧笑了笑,非常認真的說:“說真的,這樣的美女,真的很少見,她就像是古畫中走出來的絕代美人一樣,是男人看到都做不到無動於衷,即使那個男人已經有了心儀的女人也不例外,而且有的男人的心是多情的,很奇怪,能同時喜歡上幾個女人也不奇怪,還記得《天龍八部》裏,段譽他爹嗎?這就是最好的例子。或許,你的彥楠也一樣呢”!

“你!彥楠才不是這種人!別拿你跟他比!”說完,金曉倩就非常不愉快的進去了房子裏,將擔心隱藏在了心底裏,非常擔心真的像高臨瀧說的那樣,凌彥楠會真的喜歡上範曼麗,雖然那時候她確定凌彥楠不會喜歡你範曼麗才這麼做的,不過,喜不喜歡這種東西,很難說的,之前不喜歡,不代表以後不喜歡……

而她也知道,凌彥楠以前是不喜歡連慕然的,而且很討厭,但是現在看起來,他好像變得挺喜歡凌彥楠的嗎?想到這,她的心越來越亂了。

不過,不管凌彥楠的心裏是怎麼想的,範曼麗這個人,遲早都留不得!

……………………………………………………

連慕然早上起來後,凌彥楠自然已經不在了,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過難免的心裏還是會有些不舒服。

想起小安的奶粉,還有尿不溼已經沒有多少了,她吃午飯後,就出門給小安買一些,因爲小孩子的飲食喝穿着對孩子的成長都很重要,所以這些用品,一直都是她自己親手來辦理的,因爲阿姨要留在家裏照顧小安,就只有她一個人出門。

到了購物的超市,她剛要了一輛購物車,拖着購物車走時,發現拖不動,以爲購物車被什麼東西給絆住了,才回頭,眉頭就蹙了起來,看了他一眼後,淡淡的說:“你怎麼會來這裏?”

高臨瀧揚揚自己手中的飲料瓶,說:“渴了進來買瓶飲料喝,你呢?”

連慕然頭也不回的說:“給自己和小安買一些日常用品。”

高臨瀧笑笑,看了她一眼,發現近看她一眼,覺得她臉色紅潤了些,嘴角微勾,說:“你這兩天臉色看起來比前一陣子好多了,有愛情的滋潤就是不一樣啊。”

連慕然立刻的就頓住了腳步,小臉有些熱,立刻的就想起了凌彥楠,心情就變得好了些,不過很快的她又想起了另一件事,皺眉的回頭看他,說:“你知道彥楠過來了這邊?你——”

高臨瀧聳聳肩,“怎麼會不知道?大搖大擺的秀恩愛,誰會不知道? 商海爭鋒 報紙都上了。”

連慕然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說的是假話,他們住的不遠,他會知道凌彥楠過來這邊也不出奇,只是想起她跟凌彥楠在一起的時候,會被除了他們以外,不算熟悉,也不是陌生人的他多次碰到,心裏就不舒服,所以語氣都冷淡了些,“你水不是買好了嗎?怎麼還不走?”

高臨瀧被嫌棄了,難過的看了她一眼,似真若假的說:“哎呀,我還準備做好人,等眯埋單後,幫你想大包小包的東西搬上車呢。”

連慕然輕哼一聲,沒有說話,見到尿不溼後,才想伸手去拿,但是有人獻殷勤,“我來就好——”

他帶着笑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爲他的手後到,大掌正好覆上她的小手,將她小小的手掌握在了手心,他臉色一頓,就說不出話來了。

連慕然也頓了下,皺眉的看了他一眼,隨即的就將自己的小手從他的大掌裏抽出來。

高臨瀧嘴角沒有了之前輕挑的笑意,看了她一眼,見她還是那副臉色,頓了下,才想說話,但是一陣鈴聲打斷了他想要說的話,也打斷了連慕然準備要做的事情。

電話是連慕然的,連慕然看了下,是保姆打過來的,她剛接起來,就聽到保姆說:“少奶奶,不好了,剛纔那個,那個少爺的朋友金小姐過來了,她……她……”

連慕然心一緊,咬牙道:“她怎麼了?阿姨,您慢慢說,別急!”

保姆的聲音非常的慌張,她說:“她想要跟小少爺玩,我擔心,所以不給,她不聽,抱着小少爺,差點就讓小少爺從沙發上跌下來了,而且……而且我覺得她是故意的,少奶奶,您快回來吧。”

連慕然臉色倏地就變得冷如冰霜,“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去!”語畢,她丟下自己挑選好的商品,跑出除了商場,臉色陰沉的上車,丟下看着她的高臨瀧匆匆的離去。

因爲商場距離家不遠,不過是兩公裏左右的路程,所以她很快就到了家,正進入家裏,就看到金曉倩坐在沙發上,她身邊坐着的是哭着的小安,還有護着小安不讓金曉倩靠近的保姆。

保姆一見到連慕然,就像看到了救世主,忙叫,“少奶奶!”

連慕然微微的點點頭,還沒說話,保姆懷裏的小安見到了連慕然之後,哭聲越來越響亮,在連慕然還在門口的時候,小手就伸出來要她抱了。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金曉倩見連慕然回來了,也不繼續找小安的麻煩,因爲沒意思了,“喲,回來啦?速度挺快的啊。”

連慕然無視掉她,抱住了哽咽的小安,心疼的親了親小安的小鼻頭,讓他不要哭。

影帝你家廚房又炸啦 小安肉肉的小手抱住了連慕然之後,就將小臉埋進去了她的脖頸裏,哭聲也小了些。

金曉倩看着,諷刺的勾起嘴角,嗤笑道:“喲,還看不出來,你還挺寶貝他的嘛。”

連慕然看也不看她一眼,小安低聲的哽咽聲哭得連慕然眼睛也開始泛紅了,她咬牙,邊往樓上走邊說:“阿姨,出去外面保安庭叫保安過來,將這個瘋女人帶走!”

保姆之前也是見過金曉倩的,對她的印象也挺好的,但是自從聽說她任性的不顧性命安危要凌彥楠陪她去爬山後,她對她的印象就一落千丈,經過今天,她更加發現是她之前眼瞎了,否則,以前怎麼會覺得她挺可愛的呢?所以現在,她是怕金曉倩會做什麼繼續傷害小安的事,所以說:“是的,我現在就去。”

“喲,脾氣不小嘛。”金曉倩站起來,雙臂抱胸的看了眼連慕然,說:“我也不過是逗哭了你家兒子,你自己的兒子不堪逗,擠了兩滴眼淚而已,至於生這麼大的氣嗎?”

連慕然抿脣,回頭看了她一眼,“說吧,你來這裏幹什麼?”

“幹什麼?就是來看看你啊,看看你過得好不好,看看你的那個智力和身體都發育緩慢的孩子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我啊,從來未真正的見過真實的智障兒呢,現在身邊有了個,好奇嘛,你懂的……”

才一瞬間而已,連慕然抱着小安的手背,青筋就凸了起來,眼眸赤紅的低聲吼道:“金曉倩!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你他媽的給我滾出去!”連慕然活了二十多,差不多三十年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子,如此的生氣。

金曉倩冷笑一聲,“我只是說事實而已,你這麼生氣幹什麼?既然是了,還不讓人說了?”

從來不說髒話的她,今天破例的,出口成髒,“你他媽的給我閉嘴!我的小安不是!醫生也還沒下定論,你在這裏放什麼臭屁!”金曉倩可以說她,無論她怎麼說,她都可以面不改色,但是只要她說了小安一個字不是,她就受不了!

連慕然越是激動,金曉倩就越是興奮,高興得笑得牙齒都見不着了,“不正常已經擺在眼前的了,你說再多又有什麼用?既然事實已經不能改變了,那就只有接受了,我只是讓你先一步接受這總滋味而已,遲早你都要習慣的,現在先給你打一針,免得以後別人都這麼說的時候,你承受不了,大吼大叫的,像什麼樣?丟了凌家的臉可就不好了。”

連慕然冷笑一聲,沒有再說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了眼在她懷裏因爲沒有午睡,哭了一會兒後,已經累得睡着了的小安,他長如扇子的睫毛上,粘滿了淚水,她看着,心在隱隱的作疼。

她無視金曉倩,抱着小安上樓,金曉倩咬牙道:“連慕然,你就這點能耐,我說對了?所以傷心的跑回去,哭喪了?還是覺得給彥楠生了一個這樣的孩子,對不起凌家,對不起彥楠,所以沒臉見人,所以回去獨自傷心,後悔去了?”

保姆在一邊聽着,頓時都覺得提連慕然難過了,咬牙的對金曉倩說:“金小姐!這裏不是你的地方,你也不是少爺跟少奶奶的什麼人,你不覺得你這麼做,太過分了嗎?!”

金曉倩在沙發上坐下來,翹起二郎褪好不愜意的說:“你不是要找人來抓我嗎?人呢?”

她才說着,保安就進來了,眼看就過來要將金曉倩帶出去,但是連慕然這時候安置好了小安,下樓來了,勸說走了保安,在金曉倩對面坐了下來,保姆見她臉色不好,給她倒了一杯溫水。

金曉倩一點都不怕保安,但是非常不喜歡被人帶走的感覺而已,見到連慕然阻止了,輕哼一聲,說:“我以爲你有多大的能耐呢,說來說去,還是怕我,怕我們金——”

“嗯……嗯……連慕然,你在幹什麼?!”金曉倩還沒說完,就被連慕然潑了一杯水!

連慕然的臉色已經沒有了方纔的脆弱,冷聲道:“看你的口這麼臭,給你漱漱口,積點口德而已!”

“你!”金曉倩咬牙,頓時又輕哼一聲,說:“被我說中了心裏的痛,所以惱羞成怒了吧。”

金曉倩是如此的惡毒,在她的傷口上灑鹽,刺激她,連慕然在心裏冷笑,攥緊了小手,眼眸很冷,就因爲金曉倩今天所說的傷害小安的話,傷害小安的舉動,她以後,永遠都不會原諒她!

連慕然眼眸堅決的看了她一眼,冷聲道:“你除了逞一點口舌之快,你還還會什麼?”

金曉倩也冷笑,“我是只會逞一時口舌之快,你呢?我以爲你會做什麼呢,原來在商場上赫赫有名的連慕然,也就這點手段而已,嘖,我還以爲你有多厲害呢。”

連慕然輕抿了一小口保姆再度遞上來的水杯,“說完了?”

金曉倩輕哼一聲,說:“還有兩句話要說,要不要聽?”

連慕然挑眉。

“我敢打賭,你跟彥楠的婚姻即將劃傷句號了。而你的那個兒子……也會成爲凌家的棄兒,因爲日後凌家更優秀的繼承人,不會出自你,自然會有別的女人給彥楠生。”

連慕然眼眸一縮,抿着小嘴,輕哼一聲道:“哦?這麼有自信?”

“那當然,因爲我知道,這一天,很快就到來了。”

連慕然放下水杯,支着下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那範小姐敢不敢打賭?”

金曉倩笑了,“我金曉倩有什麼是賭不起的?所以何來的敢不敢?說吧,你要賭什麼?”

“現在你是賭得起,不過日後可就難說了。”連慕然說完,看了她一眼,說:“就賭誰會給凌家生下繼承人吧。不過我想,任何一個人都又可能,但是你金曉倩就不可能,任何女人給凌彥楠生孩子都是生,如果不是你的,又有什麼值得你高興的?還是你現在告訴我,你懷孕了?”

金曉倩咬牙,“你!你怎麼知道就不可能是我?!你又不是神仙,你知道什麼!”她的月經很正常,怎麼可能她生不出兒子?

“就你這副毒心腸,一個無辜的孩子你都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你配有孩子嗎?”

金曉倩抿脣,連慕然同樣一句話就將她氣得牙癢癢的,現在也不例外,她才想說話,連慕然口袋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皺眉,掏出手機一看,見到來電顯示,沒有接,將電話放在了茶几上,看着金曉倩”“怎麼停了,繼續說啊?”

金曉倩不說話,她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而已,就看到一串熟悉的號碼,雖然沒有任何的來電標註,但是她一看號碼就知道是凌彥楠的,她抿脣,“這是彥楠的電話,你怎麼不接?”凌彥楠已經很久沒有給她打過電話了,而他給連慕然打電話她竟然不接!這個女人真可恨,她知不知道,她多麼希望凌彥楠打電話的對象是她,而不是連慕然!

“既然金小姐沒有話說了,那就自便,我沒空陪你了。”

“你這個女人!”金曉倩咬牙,她說完,頓了下,看了眼斷了,又響起來的電話,又看了眼表情淡淡的連慕然,抿脣的說:“爲什麼彥楠的號碼你不標註?而且還不存號碼?你到底有沒有將彥楠放在心上?”

“金小姐好像越界了,這是我的事。”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想到凌彥楠這麼在意連慕然,而連慕然根本不拿他當回事,金曉倩心裏就非常的不舒服,“你既然不愛彥楠,那你霸佔着他幹什麼?”

“金小姐管得真寬啊。”說着,連慕然看了眼響了幾次後,已經不響的電話,不再說話,起身轉身上樓。

只是她才上樓,保姆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那一句少爺,就讓他們都知道,凌彥楠找不到連慕然,問保姆要連慕然的行蹤了。

保姆被他們兩人看着,而連慕然又沒有接電話,面對凌彥楠的問話,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連慕然也不管,上了樓後,就進去了小安的房間去了,留下金曉倩氣得牙癢癢的,但是卻不好出聲,只好牙癢癢的咬牙離開了。

保姆不知道說什麼話好的,但是見到她們散場後,就讓他再打連慕然的電話後,才掛了電話。

所以連慕然才回到房間,凌彥楠的電話就來了。

連慕然這次接了電話,但是沒有開口。

凌彥楠聽到保姆吱吱唔唔的話,覺得其中又可能另有隱情,所以也猜到了是連慕然不肯接電話了,他語氣很溫柔:“發生什麼事了嗎?”

連慕然聞言,就頓了下,想起昨晚他說過的話,她好久後才說:“金曉倩剛纔來了,而且……我不知道她從哪裏知道小安的事的。”

凌彥楠語氣頓時就沉了,“她說了什麼?”

連慕然沒有說話。

“小然!”凌彥楠急了,頓時也坐不住了,起身走來走去的。

連慕然眼眸紅紅的,“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說不出來。”

凌彥楠聞言,心口一真頓疼,似乎也明白了什麼,說:“連慕然……”

連慕然沒有回答,頓了下,反而問他:“凌彥楠,我想問你,你認真的回答我,你喜歡小安嗎?”

凌彥楠笑了,“說什麼傻話?他是我兒子,我怎麼會不喜歡?”

連慕然沒有笑,咬着牙齒繼續問他:“自從知道小安又可能是智障兒後,有沒有一刻覺得,小安讓你臉上蒙羞了?”雖然凌母沒有說其他,但是從小安一歲生日宴那次,她的反映她就知道,她曾經覺得小安這個孫子,其實讓他們蒙羞了,所以才會作出那樣的決定。

如果是她,她一個人能做決定的話,她二話不說,肯定給小安辦這個生日宴,因爲小安是她的心肝,一點委屈都捨不得讓他受。歸根下來,到底還是不是從自己肚子裏掉下來的肉,所以,即使流着她的血,都還是不一樣的。

凌彥楠臉色立刻的就變了,她問這句話,就說明事情嚴重了,但是他立刻就說:“沒有!從來沒有,我說過,無論怎麼樣,他都是我的兒子,流着我凌彥楠的血。“說着,他頓了下,皺眉道:“你怎麼會想到這些事?是不是小倩跟你說了什麼?”

連慕然知道他說這句話是真的,所以,她笑了。

她頓了下,將手機從耳邊移開,吸了一口氣,整頓了下情緒後,沒有問他,卻繼續問:“聽說凌家跟金家關係很好,對嗎?”

她不回答,凌彥楠也不逼她,由着她來,而且語氣一直都很溫柔,“還可以。”

“如果我想要掰倒金家,你怎麼說?”

凌彥楠頓了下,良久才問:“因爲什麼?”雖然從上一次之後,他對金曉倩的態度就變了,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將金家掰倒這一點上,要是真的,那是一場戰爭,很多時候,商場上的戰爭,都會演變成爲家庭戰爭,到最後還有可能會有悲劇發生,所以,他還是於心不忍。 連慕然沉吟了下,說:“他們金家早就聯合維特先生這麼做了,我想你也是知道的,他們兩家聯手這麼久都沒有可能動我們連家一根頭髮,所以才一直沒有消息出來而已!”他們一直處於被動,是不想動手,要是他們真的想要到動手,絕對能玩得過金家跟維特先生!

凌彥楠聞言,知道她的話說得有一定的道理,而她這麼說,應該是不想跟他們起正面的衝突的,而她剛纔這麼說,好像金曉倩是真的惹到她了。

連慕然聽他沒有說話,她眼眸變得清明起來,語氣也冷淡了兩分,說:“要是我真的這麼做的話,你會站在哪一邊?或者……你會置身事外嗎?”

連慕然知道,凌家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就算她是凌家的媳婦,很大程度上來說,這個身份,這個地位,在商業競爭上來說,往往都沒有什麼作用力,也阻止不了什麼,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決策者的立場也不會變。

就像古代妄想以和親來摒息戰爭一樣,其實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因爲根本起不來作用。

而且她也知道,在凌父凌母的心裏,小安或許也沒有這麼重要了,畢竟,他可能做不成凌家的繼承人,或許……還會覺得小安讓凌家蒙羞……

想到這,她要緊了下脣。

凌彥楠頓了下,才說:“就我個人而言,我會站在你這邊,我也會讓其他人站在你這邊,這樣,可以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