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完。)

ps:謝謝一路支持的親們,後面會寫些番外,還有,下篇文還是豪門總裁,至於寫哪個男主有三個選擇,大家在留言區勇躍留言投票吧:1,暗神2,千落3,另寫一個故事。

先看看別的吧 竹林這種,一片靜謐,連某個侍衛無聲的放了個屁,都驚的其他人如臨大敵般。竹林中是時不時的有幾隻鳥兒飛過,急着回巢。

似乎爲了襯托夜色,議論淺黃色的彎月緩緩的從雲後爬了出來,如同一個蹣跚的老太太,跟在雲朵的屁股後面,緩緩前行。

此時的馬車內,卻又是另外的一副光景。

楚小姐雙手環胸,警惕的看着穆澤羲“穆澤羲,你別過來啊!!”

這他麼的,不能亂來啊!!!

荒郊野外的,影響多不好!!

當然,如果你們覺得方纔兩人是在馬車內耳鬢廝磨,那就大錯特錯了。穆澤羲拎着楚嬙上了馬車後,首先爲了懲罰楚小姐,在她的嘴巴上狠狠的咬了好幾口,直到楚嬙都嚐到血腥味了,這廝才鬆口。緊接着,這廝竟是啪啪的打了幾下她的屁屁,他麼的幸好外頭沒人,否則她還要不要見人了

穆澤羲好笑的看着一臉警惕的楚嬙,偷掖道:“你退什麼?”

臥槽!!!你敢問?

楚嬙瞠目狠狠的剜了穆澤羲幾眼,“廢話!!你往前,小爺我可不得往後麼!!!”

難道還要把屁股送到你面前,柔聲的道一句:客官,屁股在此,您隨意才好麼?

穆澤羲挑眉,反問:“做賊心虛?”

“放屁!!我虛什麼?!”你才虛!!

後面這句話,楚嬙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她相信,她此時要是說了出來,穆王爺一定會十分溫柔的詢問,他哪裏虛,然後再身體力行一番,告訴她,他到底虛不虛。

不知爲何,再見楚嬙,失而復得的喜悅,卻突然被一股懊惱取代了,穆澤羲氣,穆元祈跟安言竟然在她身邊這麼久,他竟然只能遠遠的思念!!!這才懊惱,很快便化成了一灘醋,將穆澤羲瞬間淹沒。

穆澤羲瞥了眼楚嬙,開始給她算起來,她到底爲什麼應該虛了:“先棄幼子,其次翻牆而逃,楚嬙,你膽子不小啊?”

他都這麼明確的給她提示,不許走了,她竟是還敢耍脾氣?天知道穆澤羲在南夏時,聽聞楚嬙離家出走,心裏有多生氣,恨不得能立馬奔回楚嬙身邊。可穆澤羲也明白,如若,要給楚嬙一個安定的往後,有些事,該做的,便不能猶豫。所以,他忍了這麼許久。

膽子小不小,楚嬙還真沒法衡量。按理說,她這種女人,上能嗖嗖的幹了人不帶眨眼,可偏生一看見穆澤羲,就跟做了賊似得。

她也明白,這種感覺,是在乎。

可聽穆澤羲嘴裏說出來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楚嬙無端的就覺得,自己所犯的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心裏自然就不悅了,當即反駁道:“你不也是拋棄妻子,喜新厭舊,我憑什麼要給你守着偌大的王府?”

“胡說什麼!”

穆澤羲頓時又好氣又好笑,氣的是楚嬙明知道事情不是如此卻偏生氣他,笑的是,這個笨蛋,打從知道了自己有多在乎她之後,便開始無所顧忌了。

楚嬙癟癟嘴,嫌棄道:“我都聽說了,你要娶容淺,女皇!”

最後兩個字楚嬙還故意的咬重了音,故意的刺激穆澤羲。

果然,這一招,讓穆澤羲頓時臉沉了一截:“胡說!你明知道不可能的事!!”

何止是不可能,根本就是想都不用想的事!

“我不知道。我他麼的一解毒,就聽說你要娶別人!!”

原本沒見着穆澤羲的時候,楚嬙只是生悶氣,每日找點事做也就罷了。可如今,穆澤羲就在跟前,跟他說起這些事,她才知道,自己,也曾害怕。

她從未提起過,每日看着點着燭火的屋子,她擔心,當她看不見燭火的那一天,便是再也見不得任何人了日子。

她害怕,每當痛楚襲來,對穆澤羲的思念,依賴,淹沒了她有史以來的獨立,堅強。

她畏懼,不知道的那些事情,穆澤羲去南夏,會不會受傷?什麼時候回來?自己能不能等得到?

很多很多,她也曾害怕。

沒有人是堅強的,除非她故意想裝給你看。

穆澤羲明白楚嬙心裏的疙瘩,也明白,她執意離開,是因爲心裏委屈。更明白,她來瀘州,不過是想幫他開導穆元祈。

這樣的女子,他似乎,用一百份的寵愛,都不夠。

正是因爲懂,所以,近鄉情怯,穆澤羲緩緩移到楚嬙身邊,低聲問:“你想如何?“

想來,以楚嬙的性子,不給她出氣,她許是能悶個好幾天。

可他,不想讓她心裏不舒服。

楚嬙在穆澤羲的懷中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蹭了蹭,像極了一隻懶惰的小肥貓,有個舒服的窩就不管不顧了。

“穆澤羲,我要休夫!!”

“不行!”

“你說的不算!!”

楚嬙一邊把玩着穆澤羲的頭髮,一邊嘚瑟道。

“你試試!!”

穆澤羲一把攬住楚嬙,一個翻身,將她緩緩壓在身下,環着她的胳膊,又恰好墊在了她身下,沒讓她磕着碰着一絲一毫,眼鏡一眨不眨的盯着楚嬙。

“穆澤羲,你個小人!!!你說好了的,騙了我就休——·”

“對不起。”

一聲呢喃,突然響起。

楚嬙猛地瞪大了眼睛,就跟活見鬼般,她方纔聽到了什麼?穆澤羲跟她說對不起?

這一定是自己在做夢,一定是。

楚嬙眨巴眨巴眼睛,半天沒緩過勁兒來。

“婚事,是父皇一手傳出來的,我從未有過,要娶除你之外任何人的想法。”

這應當是,穆澤羲從小到大,第一次與人說對不起。 影帝重回十八歲 即便是老皇帝,他也頂多一個眼神,可唯獨面對楚嬙心中的愧疚,心疼,就算是一萬個對不起,都不能彌補。

楚嬙愣了,乾巴巴的望着穆澤羲半天,這才道:“哼,小爺知道。”

她自然是知道穆澤羲不會娶容淺的。

“那你——”

穆澤羲想問,那你爲何遲遲不歸?可話說了一半,便被楚嬙打斷:“父皇就這麼擺了我一道,我是難道就這麼受着?”

說起來,這老皇帝也是運氣差,兒子兒媳都是能幹的,可惜都不是惹的。

從京城到瀘州,一來一回,少則半個多月,多則一個月,太子初立,想來真是應當爲君分憂的時候。

一心想要做個甩手掌櫃的老皇帝估計怎麼都沒料到,本想着有個能幹的兒子,結果卻發現,兒子能幹,但是幹不幹,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可你一走,吃苦的還不是我——”

穆澤羲哭笑連,楚嬙還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

“不會的!按照你的脾氣,一定會甩手罷工,好好的折騰一下的。“

楚嬙倒是將穆澤羲看的明白,這個主,根本就不是權勢所能控制的。穆澤羲這個人的脾氣,就是這樣,你要是沒惹到他的逆鱗,隨你鬧騰,不冒犯自己就好。你要是觸到了他的逆鱗,不管你是誰,沒什麼好說的了!

見楚嬙這般說,穆澤羲突然心情大好,拖長了語調道:“哦?這麼確定?”

不是確定,是肯定——

身下便是熟悉的體溫,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人,穆澤羲開始有些心猿意馬起來,低下頭在楚嬙的鼻尖蹭了蹭,問:”你是想出來玩了吧?“

楚嬙:“——·你可以裝作不知道。“

她既是出來,自然也是因爲想出來玩了!

“身子可徹底大好了?”

“沒有。“

穆澤羲一驚,腦子中的旖旎盡數化爲泡沫,緊張道:“還有哪裏不適?”

楚嬙可憐兮兮的盯着穆澤羲,委屈道:“一想到要回去,哪兒哪兒都不適了!”

京城哪有瀘州自在?

這不還有個好玩的太守府麼?

在瀘州這麼些日子,楚嬙倒是突然覺得,瀘州太守,人脈甚廣,財勢頗大啊!

聞言穆澤羲不禁啼笑皆非,白了楚嬙一眼,無奈道:“小野貓!”

此時,突然間馬車外傳來穆元祈的聲音:“嫂嫂,元祈餓了,院內渴了。”

這聲音,一聽就是心跳加速,過於緊張導致,既顫抖語速又快,還說的含含糊糊的。

想來自己與穆澤羲兩人呆在馬車裏也有些時間了,楚嬙不禁微微紅了臉,嬌嗔道:“哦——”

“一邊玩去!”

穆澤羲很是不給面子的冷冷道了句。

誰知,馬車外的穆元祈竟是愉悅的應道:“哦,好嘞!!!”

臥槽!!

就這麼,走了?

楚嬙驚呆了,穆元祈這貨的腦袋,是用什麼做的?海綿麼?容易進水麼?

“他倒是聰明了些。”

顯然,穆澤羲對穆元祈的這個反應很是滿意,點了點頭,得意的挑眉瞥了楚嬙一眼,似乎在說:這下沒人再來打擾咱們了。

楚嬙欲哭無淚,砸吧砸吧嘴,感慨道:“穆澤羲,元祈,一直都很聰明。”

這是他們都知道的。但是今日聽楚嬙這麼說,穆澤羲心中的石頭,緩緩的落地。既然楚嬙這麼說,那麼,想來他心中的心結,當是放下了。

如此,甚好。

他一直擔心的事情,楚嬙已經幫他解決了。

聰明,是個好事。不會讓自己成爲別人的麻煩,也不會,讓不該有的麻煩苦惱纏繞自己。穆元祈,應當是聰明的。

兩人相視一笑,有些話,不需要明說,都已經心知肚明了的。 我會帶她走,或者,給她找個更好的男人

對於慕彥沉來說,或許自己現在身邊擁有的,能讓他欣慰和開心的,就是面前站着的這個小女人了。

如果沒有她,他應該不會是現在的他,更或許,他的心態,會變得扭曲,因爲車禍的創傷,還因爲同住一屋檐下的家人的醜陋。

“姑父——”小家夥仰着頭,甜甜喊。

慕彥沉伸手揉揉他的小腦袋,笑對着雲汐:“怎麼,這是特意出來迎接我?洽”

“嗯。”雲汐點頭:“看不到你,童童就說要出來了,大家都等着你來開席呢。”

端詳他的神色,她感覺到有那麼一絲絲異樣。

既然慕彥沉習慣了深藏不露,但是也別忘了,她是心理醫師,而且,感覺力比很多人敏銳,敏`感。

杵着手杖,一手摟着她,“走吧,進去。 權門貴嫁 鈐”

雲童宇跟在身邊,一起往裏進,風格雅緻的包間裏,圓形的大餐桌前,衆人都已落座。

像是陶安,禾苗,甚至是岑津,都是慕彥沉見過的,唯一第一次見面的,算起來,就是那一位雲汐的導師byrne了。

慕彥沉客氣跟衆人微微點個頭,雲汐就趕緊說:“彥沉,我來跟你介紹,這就是我跟你提起過的我的導師,byrne先生。”

byrne站起來,高大的,跟慕彥沉不相上下,淺笑着先伸出了手:“慕先生,幸會。”

慕彥沉一手杵着手杖,一手也伸過去,與他相握,勾脣道:“之前聽小汐有提起過byrne先生的大名,小汐多蒙導師照顧,慕某在此先表示感謝。”

byrne淡然地笑笑,微微點個頭:“慕總客氣。”

“先坐下來吧,先坐下。”雲汐招呼。

慕悅然偷偷笑,同樣深藏不露的高手過招,氣場都變得不一樣了,感覺有好戲看。

商譽跟服務員交代了一些事情,轉身要出去,慕彥沉叫住他:“一起坐下吃。”

商譽猶豫,雲汐也說:“一起坐下吧,大家就是平常吃個飯,別太客氣。”

直播間的神豪 “商蜀黍,一起吃飯飯——”雲童宇在那邊喊。

商譽笑了,說好,隨意找了空位,落座在岑津身邊。

菜都已經上齊了,岑津先端了一杯酒,半開玩笑地對慕悅然:“悅然,很高興認識你這個朋友,我這個可以當你哥哥的人,先祝賀你要邁入新的人生階段了,以後生活多姿多彩,一直要快快樂樂的。”

慕悅然受寵若驚地,沒想到這第一杯酒是給自己,忙端起自己跟前的,遙舉着道:“謝謝你,岑——岑津,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叫習慣了岑醫生,喊個全名,都會心裏撲通跳。

“不會喝就少喝。”一旁的慕彥沉發話了。

“對的,悅然你女孩子家,隨意就好。”岑津笑着,先幹爲敬。

然後斟了第二杯,對着慕彥沉:“慕總,很高興能有那麼一天,我跟你能這樣平常的一起吃個飯,這杯我敬你,謝謝請客了。”

慕彥沉也笑:“岑先生客氣,小汐的朋友,我也當是自己的朋友,大家隨意就好,千萬別客氣。”

雲汐受不了他們這樣的,有點無奈道:“那大家就誰都別客氣了,今天是給悅然慶祝呢,讓我們一起跟她喝一杯,然後就開動吧!”

說着,舉起自己的那一杯,慕彥沉看,是橙汁,放心了。

慕悅然高興地接受大家的祝福,那種感覺沒有辦法形容,以往,只有哥哥對自己好,有時候過節家裏冷清,諾大的慕家,都只有自己跟哥哥兩個人吃飯,就算是再貴的食物,山珍海味,也吃不出什麼感覺來,也不及此刻這樣的氛圍溫暖。

碗裏多了一塊魚,慕彥沉轉頭看身邊,雲汐握着筷子,低聲說:“少喝點。”

剛纔他喝了兩小杯白的,她就開始擔心了。

慕彥沉心裏暖,淺淺笑着對她說:“沒事,別擔心。”

他的手,在桌下,牽着她的手,捏了捏。

大掌中溫暖的感覺傳遞到雲汐的手上,她感覺得到他的情緒就是有點不一樣,就算他極力掩飾,可是他似乎從下午就一直有點不一樣了,她在想,是不是跟那個突然發生意外的復健機子有關。

想問什麼,現在不是適合的時間,那就只有等回家再說了。

這邊無言中情意流轉,對面的人,都看在眼裏,岑津,還有byrne。

時不時的還有萌寶雲童宇說的話讓大家開心,一頓飯,氣氛算得融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